你遇过哪些概率极小的事?

问题描述:你遇过哪些概率极小的事?
, , ,
羽小团:

三年前 大学部毕业论文强制查重…
现在 研究僧毕业论文强制双盲评…
送教育部外审…

现在大把大把的掉头发憋论文中
ε(┬┬﹏┬┬)3


王宝来:

我有个朋友,他的同学读博士的时候跟一个教授,然后,教授死了。他还没毕业就跟另一个教授读,然后又死了。一直到毕业,一共死了4个。


万俟铃:

高中的时候考noip初赛,学校为了把分数线拉下来特意给三个班没学过编程的同学报了名,但因为考试成绩零分的话是不算有效成绩的,于是乎我就像向三个班的同学宣传骗分技巧,最后多嘴说了句真的不会的话就全选c,因为考试有复选嘛,只要有一题有c就有分了……

对你没猜错,卷子下来后二十道单选复选没一个c
qwq


洋芋饭ECHO:

联考的时侯,在我的学校 我的教室 我的位置 我的桌椅。
没错,感觉跟平时月考一样,差点睡着。


大脸怪:

大一刚开学,认识了一个学长,浅浅接触后对他有好感,不到一个星期,他就交了女朋友。

大三刚开学,认识了一个学弟,浅浅接触后觉得挺不错的,不到一个星期,他想追的妹子跟他在一起了。

大学唯二两次动过心思,就这么结束了。

蓝瘦,香菇。


安子芸:

就就就在今天!我去参观一个思明区青少年宫的书画展!!我竟然发现了这个!!!

这什么情况啊!!!
和我同名同姓啊!!还特么同区!
我深深地被震惊了!虽然我是练过书法可是我真心没写过《登鹳雀楼》啊!!!
而且这位小朋友也经历了和我一模一样的悲剧——
看到右下角小小的作者姓名没有!那个“奕”字也被打错成了“逸”字啊!
你们难道都没学过神采奕奕这个词么!多花点时间找正确的字会死啊!
这个和我同名同姓还似乎是同年的苏奕轩小朋友!你看到没有!!
我想认识你啊!!!
以上。这大概是我从生下来至今十二年中发生的最一克赛艇的事了吧(´・ω・`)


东田雨:

差一分没进某重点学校的事儿居然真的发生在我身上过。


匿名用户:
今年五月份的时候,暗恋一个自习室的男生。两个人每天都去同一个教室自习,不是同一个学院也不是同一个专业,偷偷翻了他的课本才知道他的名字,没想过要他联系方式,也从没想过有天可以认识他。只想单纯的喜欢著。

但是两个人却很神奇的经历了相遇相识相知相拥。

如今,他已经在墨尔本了,昨天还给我打了越洋电话。

从没想过能认识他,最后却可以拥抱他,以为自己一个人的一厢情愿却好像是两个人的惺惺相惜。就是我遇到概率最小的事情。


wolfccb:

过年,在空地里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看人家放炮,一个威力巨大的、五十响的连排二踢脚突然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姿势倒了下来,炮口正对着我。

你们想像一下我当时的表情!

第一炮就在我胳肢窝里爆炸了!后面每一炮它都会变换一个角度紧追着满世界逃跑的我!当时的台词是:哎卧槽,哎,哎呀卧槽,哎我,哎我曹操曹!

我被炸得满小区都是羽毛,不知道的还以为天上掉下个养鸡场!

旁边的围观民众笑得非常开心!

以上。
大过节满世界买衣服的老狼


Hawl Liu:

大一来报道的路上,火车经过驻马店时上来一小伙坐我对面,后来到了学校发现他住我隔壁寝。


桔年:

国中放学大扫除,一男同学玩抹布,从门里扔出去,刚好把路过的年级主任假发打下来……


Raketenfaust:

有一次测试新的宝箱系统。
数值策划随手一抽,0.2%概率的极品——同事纷纷表示哎呦你丫运气真好
再抽,又一个0.2%概率的极品——他表示这概率演算法是不是有BUG
一边说一边抽第三次,0.5%概率的极品——他青著脸找程序算账去了

程序当着他的面开了个10000次模拟,产出率一切正常。
他还不放心,发动所有同事做了每人100次的手动测试,产出率还是一切正常

最后的结论就是他在一次内部测试里遭遇了五千万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拿这运气买双色球够中3次大奖的。


Aorqu用户:
小鸟一边飞一边尿一边拉屎在我的头顶上(我是在跑动,不是静止不动,那也不是家养的鸟)。

去了五明佛学院观光,心里想着期盼天空有彩虹。但一连多少天都不下雨了,一丝机会也没有。随手拍的照片,里面竟然清晰的有很大的彩虹。


Aorqu用户:
我初二的时候换了一个刚刚从师范毕业的政治老师。

初三我被分到重点班,所有的老师都换了,只有他因为教的好,也到重点班,继续教我政治。

中考我考上了镇上的重点中学,到新学校上课时发现,那位政治老师也被调动过来,还是教我政治课。

由于不适应高中生活,高一我决定留级,第二年报名时,发现我被分到了这位政治老师的班上,他没有去教高二,而是留下了继续教高一,还是我的班导!

高二分文理科,我报了理科,进了重点班,依然是所有的老师都换了,只有这位政治老师还是继续担任我们班的政治老师。

高三上学期期末,我参加会考,完成了政治课的全部学业,这时这位政治老师已经教了我五年半。


郑捕头:

前几天晚上在某饭店吃饭,结账的时候听老板娘跟旁边人小声说,你看这人像小郑儿吗?我马上说,我也姓郑。后来一打听,这人认识我弟,亲弟弟。
但已经结完账了,所以没有打折。


王大牙食堂:

回老家的时候,到济南火车站转车,在候车室座位上捡到一个类似工作证的证件——“某某学校学生会某某部干事”——就随手塞进电脑包里。
回老家后在临近的城市找了份工作。半年后,公司招了一批形象岗新人。其中有一个小帅哥我老看着很面熟,似曾相识。不知道是梦里还是前世见过……这么浪漫的事情,自然是后来就和他好上了。
再后来,几个处的比较好的同事去我家聚餐。其中一个一边翻着我书架上的书一边喊——真受不了,你是多喜欢xx啊?把他照片夹书里看书的时候还能看得进去吗?
我过去一看——当年捡到的那个证件一直被我当书签用。后来夹在某一本书里了。现在被翻出来才发现,证件上的人就是那谁谁谁。
难怪当初第一眼见他觉得那么眼熟。敢情自己曾经看过他很多次。


呵呵就叫这个吧:

高中上体育课打篮球,在中场持球,防守人突然开玩笑说,你在这投进了我把球吃了,结果我瞬间出手了,球空刷。。
====分割线===
其实后续还有故事,我们在打球,场边就站着年级组长,我球进了之后,防守的同学直接来了句wocao的脏话,特别大声,被年级组长听见了,就被叫到一边说教了一番。。


文俊威:

昨天晚上我宿舍外面有个垃圾场着火了,消防队很快就灭火了
我发现的原因是我室友在看电视剧,剧里火警警报响了……无意中往外一看真的着火了……
这个时候我正在微博看@李天飞大话西游 的文章,正在介绍什么叫三昧真火……


吴巨华:

老爸早老妈两年念同一所师范,老爸刚毕业,老妈刚入学。

老爸那栋宿舍楼在老爸毕业就改成了女生宿舍楼,老妈入校之后分配的床铺是老爸刚刚搬走的那张。

他们在结婚纪念日的餐桌上回忆以前的时候却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个,我本来是他们最亲近的人,彼刻却像一颗最闪亮的电灯泡……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