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哪些概率極小的事?

問題描述:你遇过哪些概率极小的事?
, , ,
Aorqu用戶:
國小四年級,一個同學拿著用彈弓,在教室內向著教室門發射老式發卡製作的飛釘,我正好進門,結果釘到我的左眼,差點瞎了,被迫留了一級。

發卡

原理圖


Aorqu用戶:
回想兩年前,剛來茶樓時作為一個小小茶藝師助理,是沒有資格上班隨身攜帶手機的!因為不僅沒有工作需要,還會影響上班狀態,所以作為一個手機重度依賴患者就會藏!起!來!偷偷去洗手間~玩一會~

然後,我的好朋友是當班的領班!特別公!私!分!明!

第一次藏手機是別在腰上,我們工服是上下一套裙裝,然後在去洗手間的路上,她習慣性的打招呼,摟住我的腰……時間在那一刻靜止了。

「第一次,就算了!」手機沒收!

第二次,我想,腰上已經暴露了,就把手機放在了內衣那個位置(用的是lg的,大概IP4那麼大吧~

然後……她迎面走來,襲我的胸,對!沒錯,一把抓的那種!!!都怪我平時太輕浮太不規矩T_T喜歡輕薄妹子T_T這次暴露了!罰錢了,但不是特別多~就幾十……

死性不改啊!死性不改~第三次我把它塞進袖子里,上臂跟衣服貼的比較緊,靠身體內測的話,是不容易被發現的!
可是T_T
可是→_→這次她挽了我的胳膊,對,由於我的個子較高,所以她恰好就……

重罰,從那以後我就老實了!不是因為錢罰的多,是因為命運就是如此巧合,我一共藏三回手機,還沒開始玩就被發現,而且都是在她事先沒有知情的情況下,我覺得佛菩薩看著我呢⊙_⊙

後來我做了領班就老拿這事兒給小姑娘們說!不要!冒險!畢竟在佛教茶樓!!!舉頭三尺!!!


九如:

2013年的夏天我騎行了川藏線,從拉薩回去的時候坐的綠皮火車,上車之後倍感無聊,就和旁邊的小夥子聊了起來,知道他也是剛騎完川藏線,和我還是一個省的,當時倍感親切。他說路上女孩子挺少的,你能堅持下來很不錯。我說我在隊里都是吊車尾的,都是隊友等我我才能騎下去的。話鋒一轉,他說:「有的女孩子很厲害的,在從理塘到巴塘那一段路的時候,有個女孩子一會兒就超過我了,我不服氣,使勁騎,然後超過她,不一會兒她又超過我了,反反覆復五六次。」他打開了手機,說:「你看,我還拍了照片呢!」我湊過腦袋一看,這背影這么面熟,那就是我啊!我打開了隨身背包,跟他說:「照片里的背影就是我的」他露出了驚呆的眼神。「我那天穿的衣服就是這件」,我從包里扯出了那件衣服。


李鑫鑫:

必須說一件非常奇妙的事。人偶爾會把自己最怕的事情通過夢境表現出來,比如我精神壓力一大就會夢到自己手一滑把剛出生的孩子掉地上,每次都是嚇出一身冷汗醒過來。某次了解到居然很多同事都做過同樣的夢,可見嬰兒掉地上這在婦產科是多麼恐怖的事故……沒想到的是有一天它居然真的發生了!

我們醫院的孩子出生後都睡在一種特製的嬰兒床上。日本進口,不鏽鋼帶車輪的架子圍成長方形,裡面放著塑料嬰兒床,靈活又輕便。用了好多年(中間包括淘汰換新)睡過無數個嬰兒,從來沒發生過什麼事,連輪子卡住脫落也沒有過,大家都叫這種車為奔馳,說比奔馳還耐用,無形中立了好大個flag。某月黑風高夜,新生兒區的護士把孩子統一推到嬰兒房排隊洗澡,忽然,某架奔馳莫名其妙地,在周圍無人的情況下直接垮了……垮了……了。裡面睡著的孩子當然墜地,還被塑料嬰兒床和被子小枕頭一股腦兒地倒扣在身上……在場的人呆了。我雖然沒有親見,但想想那場景都怕得要死。

當班護士嚇得眼淚汪汪,趕緊把孩子抱起來,讓旁邊顫抖著手的兒科醫生檢查,在場的人個個心如死灰,都在想自己會不會坐牢了。

於是連夜叫回兒科主任各種檢查,發現那孩子除了頭上長了個雞蛋外倒是一切正常,然而大家還是生無可戀,家長肯定不會放過醫院,賠款那都是小事,報紙電視廣播一陣宣傳,醫院吃不了兜著走,以後孩子有個三長兩短那都是得我們負責的,不過眼下最關鍵的問題是怎麼對家長開口說,對不起你家孩子掉地上了呵呵……兒科主任頓時很頭大,思前想後覺得這鍋不能我一個人背,於是連夜喊回了婦產科主任。

清晨,倆主任跟孫子似的跟孩兒爹解釋,各種道歉各種小心翼翼,倆主任一夜未眠抱著頭商量的結果是先賠5萬,當然家長必須是不滿意的,到時候再酌情加吧,能用錢解決咱就別捅到媒體那去……萬萬沒想到,孩兒爹居然沒有任何不滿,還謝絕了倆主任提出的免費讓孩子住院觀察的請求,直接要帶老婆孩子出院。

這必須不科學啊!主任們的三觀受到了沖擊,哪個家長會這么輕易放過醫院?大家一臉懵逼。

真相只有一個,最後揭開謎底的是一個產科小護士,她優秀的記憶力回憶起一年前似乎曾經見過孩子爹,當時好像是陪著另一個女人來生過孩子。根據孩子爹留下的證件資訊,很快核實了這件事,原來這次孩子爹是帶自己的小三來生孩子的,因為怕事情鬧大了被大奶發現,於是開槍地不要,靜靜地米西米西了。所以那麼輕易地放過我們,帶著小三孩子跑路了……

要問這件事的後續嘛,還真是皆大歡喜,這么大事就這樣有驚無險地過了,我們醫院一分錢沒賠,倆主任喜上眉梢,儼然成共患難的好兄弟了,約出去喝得醉醺醺的,渾然忘了平時互看不慣的事。當值醫護大難不死,一起去觀音廟燒香還願,感謝菩薩保佑。小三的孩子回來檢查過,幾年了都一切正常,看來真沒摔出什麼事。醫院喊了維修人員把嬰兒房所有的奔馳都檢查了一遍,嗯,除了那架莫名其妙散架的,其他都穩如泰山,毫無質量問題,以後再也沒出過事。

然而就是那一天,一架穩當的嬰兒床垮了,剛好唯一一個小三的孩子掉地上了,你說這算不算概率極小的事情?


匿名用戶:
高三那年,教室在五樓,側對操場。
午間打完球從操場回來,大概三十米開外抬頭看見她站在五樓陽台吃著零食看著我,
她抬手使勁兒朝我丟了一顆,我抬頭張嘴,舌頭告訴我,魚皮花生。
沒捨得嚼啊,叼著沖上樓去邀功,可惜沒尾巴,不然我就起飛了。


兔子會飛:

哈哈哈哈哈哈讓我想起了我讀高中的時候,那時每個月都要進行一次月考,有次進行語文考試,時間結束該交卷了,有個女童鞋爭分奪秒的瞄了前桌的答案,然後改了一道選擇題選項 (語文標准卷共十道選擇題)。

萬萬沒想到的是,就那樣的一改 竟然把自己唯一正確的選擇題給改錯了(,,•́ . •̀,,) , 導致月考試捲髮下來的時候 落了個語文選擇題全錯的結局, 欲哭無淚呀~ 恰巧我們語文老師就是班導,因為就她選擇題全錯,老班特意把她叫到辦公室語重心長的教育了一番後 說道 「不知道怎麼在做題,我就是亂選 也不可能全錯嘛!!」 說著就亂寫了十個選項到另外一張紙上, 一對答案,正確了三道題。 然後讓那個女同學也胡亂寫十個選項 那個女生胡亂寫完了後對答案,還是十個全錯。哈哈哈哈哈哈最後老師默默地讓她回了教室。(最後那位可愛的女同學給我們講噠)

這就是我見過概率最小的事了(≧∀≦) 只是沒發生在我身上。


Dr豆芽:

出生在2月29日


Kelsey:

當時我就蒙B了……


Aorqu用戶:
小的時候去離我家相隔幾百米的一個操場去放風箏,雖然直線距離很近,但是中間全都是房子,想過去還得繞一大圈從大路上過去。大概就是這樣一個構造。那天天氣不錯,我發揮的也不錯,風箏放的老高。
然而快樂總是短暫的。正當我開心的時候,線斷了。。。在被同行的小夥伴們嘲笑了一番之後,我踏上了回家的路,一邊走一邊琢磨回家之後要怎麼跟我媽說風箏飛跑了這件事(新買的風箏,弄丟了估計會被批評)。
當我打開我家大門,踏進院子的一剎那,我眼前一亮:院子地上有一個風箏!
我心想:莫非是隔壁的小夥伴不小心落在我家了?
但是機智的我發現這個風箏是斷了線的,這說明不是別人落在我家的,而是飄到我家的!
我的內心:哈哈哈,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這回可以跟我媽有個交代了。

然而當我高興了沒幾秒鐘,我突然發現。。這個風箏怎麼那麼眼熟?。。。
好吧,你們猜對了。。這個就是我弄丟的那個風箏。。當天的風恰好是操場刮向我家的方向。。。


匿名用戶:
大概是國小二年級的時候,寒假回農村老家過年。
當時主要的一個玩伴是鄰居家的孩子W。
那天我和W在田地里放炮玩,突然有一條狗跑到我們身邊趴在那裡看著我們。那條狗通體黑色,只有右眼有一圈白色的毛,特別溫順,趴在那裡任我們摸他逗它。
我們逗了那狗一會兒,覺得很無聊,W就說不如我們把炮綁到它的腿上嚇它吧!我出於貪玩的心理也同意了……
我們一共綁了五個火柴炮在它的右後退上,一起點燃,然後趕緊跑開,它一開始還跟著我們跑,但是一會兒伴隨著炮聲它就倒下了……在地上狂吠……我和W突然覺得很害怕,就趕緊離開了……

幾年過去,我初三的時候,有一天爸爸回到家跟我說W的父親去世了。
狂犬病。
他父親幾天前的一個晚上喝完酒正在走夜路,突然竄出來一隻狗咬著他的右腿不放……
我當時聽完後還沒有多想,可是那周末我回老家參加W父親的葬禮時,W把我拉到一邊神情惶恐地跟我說,咬他爸的那條狗通體黑色只有右眼有一圈白色的毛,而且右後退是瘸的……

這件事我們倆至今沒有敢對任何人說。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


白澤:

大四期末考的時候,和我姬友一起選了門現代數學,其實就是學校為了考研的學生系統復習專門開的一門課。然而我的學渣姬友根本不考研,她選這門課就是為了湊學分,這個傻逼覺得自己高中學過數學就能上天了。

我平時忙著考研復習不去上課,她也不去,就算去了也是埋頭畫畫或者擺龍門陣,一心指望期末的時候我幫她復習。考試前兩天我替她著急,抱著本復習全書要給她講題,她自己完全聽不進去,沒過一會兒就能帶著我一起刷新番…

考試前夕上教務處查了座位號,按學號排的,然而我倆不是一個專業,學號差得很遠,不在一個考場。她抱著我哀傷得不行不行,感嘆人生為何如此艱辛,老師何苦為難學生,但就是不看書…整整計劃了一晚上怎麼給她傳答案,還給她整理了一堆可能用得上的公式定理讓她早點去抄桌子上…

結果第二天九點考試,我們睡到八點半才起床,我去了考場一看講台上鬧哄哄的,助教臨時隨機改了座位號,她就在我正前方……


李阿平:

最近五次微博轉發抽獎…都中獎了
在這之前從來沒有中獎過…

雖然是很小的東西

兩張電影票
一個行李箱
一個畫手大大畫的頭像
一個日代店鋪優惠機會
人民幣一百

2016.1.12
又中獎了 一本書


子書忱:

高中的時候喜歡一個男生,另外一個女生也喜歡。我和她互相是朋友的朋友,也互相知道對方喜歡那個男生。後來朋友一起出來玩就認識了,慢慢地兩個人就會一起討論那個男生,那女生和他在一起過兩個星期,一下子忘不掉。我們就說來說去說東說西還一起給他買過聖誕禮物。。。噢噢噢學生時代我們真的好善良哈哈哈。。當然啦這一切那個男生都知道。。但他不喜歡我們

高潮來了。有一個國慶我表哥結婚,我去接親,下來的新娘子旁邊那個女生。。。你沒有猜錯她是和我喜歡同一個男生的那個女生,我們都驚呆了,新娘子是她表姐,她去送親。。說實話我表哥常年在外面打拚的和她表姐遇到的幾率確實小。難道我和這個妹子才是真愛??nonononono。。。反正當時我們身邊的朋友們都震驚了好一陣子


葉淺淺:

我大三那年一個人去蘇州玩,正在逛拙政園的時候突然聽到好像有人叫我,一回頭然後我看到了我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兩個人瞬間熊抱了,她的小夥伴都在感慨怎麼會這么巧~

有一天我和我班的妹紙聊天,她提到她男神是我們學校七年制的,當時我還開玩笑求照片來著。第二天晚上我上自習到很晚去廁所(我們學校自習室過了十一點開水房和廁所的燈就會關掉,開水房和廁所在一塊),出廁所看到有個男生在打水,就順手開了手機手電筒給他照明,然後就很自然的聊了幾句,男生問哪個專業的啊,我說**,又回問了他,男生說我七年制的,我有個同學和你一個專業誒,當時心裡就想次奧,不會這么巧吧,然後男生就說叫***啦,於是秒速偷拍了男生的照片發給小夥伴求確認。。。果然是的。。

還是自習室故事,我所在的自習室基本算固定自習室,每個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所以自習室里的人基本也比較固定,然後有天我去自習突然看到自習室黑板上有首詩,哎呀寫的真的太好太貼切了,我也就只是在心裡暗贊了會連拍照發朋友圈的心思都沒有(那首詩後面被人發出去大火)。
當天晚上我最好的朋友來問我知道上面的詩是誰寫的嗎,我怎麼會知道呢,小夥伴就拜託我給她找下,她有個小夥伴極其仰慕這個作者想認識,哎這特么不是為難我嗎?但是小夥伴之命不可違啊,於是我馬上發動各種資源去調查了,當然我肯定是查到了,然後我又驚呆了,這個人是我舍友的同桌,我還天天調侃我舍友來著。。。

我經常丟東西,某天下午和小夥伴約看電影,然後想去取錢,結果發現剛辦的銀行卡又不見了!急死本寶寶了,後面仔細想想昨天剛取過錢今天咋就不見了呢,想到一種可怕的可能,我可能取錢後忘記拔卡了。。。懷著一絲絲希望去ATM機看果然有人貼了個條說撿到了卡並且留了電話,給那人電話,新卡我表示記不得卡號約那個人拿卡過來驗密碼,那個人說他在大學城上課要晚上才能趕回來,於是我就和小夥伴愉快的去看電影了,在公交上和小夥伴隨口說了下這事,突然腦袋一閃搬過來老校區還去大學城上課的好像就只有我小夥伴的專業了,這人該不會是我小夥伴的同學吧,掏出手機找到我剛打的電話讓小夥伴搜通訊錄,竟然是她玩的很好的朋友!

我有次在醫院下去門診買奶喝被一個病人家屬攔著問路四樓怎麼走,那會門診四樓已經關門了,住院部有三個四樓。。。內心是無比崩潰的問她去四樓幹嘛她說她老公住院了,她來看她老公,對了她講話還帶著濃濃的方音我表示很難理解她在講什麼。。。在那裡跟她揪心的對了十來分鐘的話我表示溝通無能,她就說讓我給她打個電話,然後就拿出了小白條上面寫著***12345678910,我一看,次奧這怎麼和我有個病人同名同姓,可是我們是十樓啊,又和她對了下病情,確認她要找的就是我的病人了,當時心裡就在吐槽尼瑪怎麼這么巧!而且我剛好和她兒子一起坐電梯下來,而且我那麼晚還在醫院就是因為她老公傷口滲液!!!

。。。
碰上這種類似的真的是舉不勝舉,我一直都感慨世界好少。。


張歸家:

暑假時和同學去成都實習,中途抽空去了樂山玩耍,當然主要是為了去看大佛。

從成都到樂山的動車上,五個無所事事、被旅行折磨得差不多的男人們都在閉目養神,而坐在窗邊高貴的我自然是憑窗遠眺,45度仰望天空。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驚鴻一瞥,把目光從窗外收回來的時候,從前排座位和車窗的間隙中看到了坐在前面的妹子(因為那裡座位在車廂前部,是兩兩相對的)。這妹子是我的菜!出於對美好事物的愛護,於是那一趟一個多小時的旅程基本上是在時不時的偷瞥中度過(為了不被發現我還選擇利用前面玻璃的反射去看),怕她也在偷窺我,還調整了一下自己遠眺的姿勢,讓自己看上去像是憂郁美少男,哈哈哈哈哈哈哈。當時並沒想過要號碼,就當作了旅途中的美色 遠觀就好 不可褻玩。

下車的時候,又狠狠的看了幾眼,看人又不要錢是不是。

之後就是奔向住處放行李-樂山看大佛,這些可以不表。

當我們坐在樂山山頂吟詩作對,把酒言歡的時候,我又不小心的四處亂瞄,就在我的2點鍾方向,我又看到那個女生!!!因為下車前那狠狠的幾眼,對她的衣著打扮印象比較深刻。這時候心裡已經有點驚訝,因為這種相遇的概率,雖然我閱人無數,但也確實是屈指可數,寥寥無幾,幾乎沒有。當我還在糾結要不要要號碼的時候,妹子已經沒了蹤影,留給我的是更加靚麗的倩影。心裡竟然有種失落的感覺=_=

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後來從樂山下來,不知疲倦,悶聲作大死的我們決定放棄擁擠的公車,選擇偉大的11路,往美食集聚地進發。表情剛開始是☆*:.。. o(≧▽≦)o .。.:*☆的,後來就是(−_−;)的,最後變成了((((;゚Д゚)))))))。為了不讓自己俊美的臉龐再遭受毒害,我毅然決然的放棄了不行,帶領小的們走向了最近的公交站台。

對,沒錯,你猜對了。遠遠的就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宕機的大腦選擇重新上線,腎上腺素急速上升,一步兩步,一步兩步,走到了那個命運的公交站台。啊,是她,就是她,我的菜!在夕陽中,我緩緩而又堅定的走向了她,她好像也有所察覺,沖我微微一笑。

所以現在我們幸福地在一起了。

當然,故事的劇本不是這么寫的,畢竟這不是偶像劇,在我還沒想好怎麼搭訕之前(所以說學會怎麼搭訕真的很重要!),她等的公車來了,上車,轉身,落座,在我的目送中,走遠了。

說說我覺得概率很小的原因吧
1.我們當時住的地方和車站,大佛,基本處於三角形的三個頂點上,從到達車站到登頂樂山大佛頂部,中途還有吃飯等等一些活動,所以和妹子第二次能夠相遇就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2.我們在山頂休息的地方就比較偏,在那休息的人並不多,大多人都選擇排隊下到大佛腳部。所以第二次遇見她心裡已經比較驚訝。

3.從山下下來基本沒有多少人會選擇走出去,都會在門口排隊等車,我們步行已經用時挺久,或許是她在那個車站中轉,但是就是那麼巧,再次相遇。

中間還有許許多多的波折,如果沒有這些事情的疊加效應,可能她也會被我淡忘,在一次並不算長的旅途中的陌生人能相遇三次實屬不易。佛說,前世五百次回眸換來今世的一次擦肩而過,或許,我和那個沒有說得上話的她,是不是緣定三生?在一次旅行中,能有這樣的體驗,雖然有遺憾,但還是讓人覺得很美好。


二狗同志:

恩,似乎是一次浪漫的小概率事件。

本人在東莞創業。談了一個老家的女友。
女友來廣東找我,我順便帶她在廣州吃喝玩樂一下。目的地自然定了什麼北京路,長隆歡樂世界,動物園什麼的。 在長隆玩了一天,已經極度睏乏。晚飯她又不願意好好吃,結果長隆酒店附近找不到像樣吃飯的地方,走了好遠看到捷運口。就決定隨便上一趟車,找個感覺是大地方的車站下車。想想自然有好吃的東西。
記得很清楚,雖然忘記上的哪趟車,但是終點站選擇的是番禺廣場。
可以想像走了一天極度睏乏的情況下,被女友拉著走好遠還坐捷運找吃的。心情已經低落加不耐煩了。她拉著我走著,這時剛剛走到大廣場。
明顯的她看出我狀態不好,想哄我開心。她說:你給我唱首歌吧。 我說:我唱歌跑調兒啊
她說:唱一首你會的吧,我來廣東那你唱一首粵語的好不好。
好啊,我說。 「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 我剛剛唱出口。
這時廣場上的大音箱響起了旋律。
沒錯。
就是我唱的那首”真的愛你”
你們知道的,這首歌的旋律很帶勁。那會感覺天空都亮了。
聽著黃家駒的聲音
兩人開心的笑,停不下來。


匿名用戶:
說個我們國中班導的故事吧。

我們國中班導結婚的那一天是2008年5月12號。


包咪咪:

額~咳咳~和相親的妹子同名算不算?

當時場面十分尷尬~~

妹子你和我名字一樣額~
說不定五百年前是一家。。。
額,現在貌似不適合說這個。。。
哈哈哈哈。。。
不好笑哦。。。

後來妹子就沒有再理我了~
虧我還擔心了幾天,
以後結婚證看著像是寫錯了該怎麼辦?


Aorqu用戶:
在英國讀書,學校附近中餐火鍋店老闆和中大陸工作時的老闆是大學室友。前年我去清邁大學旅遊時和他們法學院的老師聊了聊泰國法律體系並合了影,去年我們班的泰國小哥看到照片說這是他班導和系主任。

圈子小,經常發現「啊原來XXX你也認識」,有個學長搞了一個行業內人士的微信群,一共400人,其中包括了我從大學部畢業開始工作到出國讀碩士這七年間因工作和讀書認識的所有人。

今天在倫敦偶遇我爸的一個朋友,是該行業內的知名教授,聊了以後發現英國上過我課的老師他全都見過面……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