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哪些概率極小的事?

問題描述:你遇过哪些概率极小的事?
, , ,
薛定諤的懂:

高中畢業之後去同學家做視訊,做的累了看他家有那種特別輕的皮球,然後門框上還掛著籃筐,我就在那踢,想把球踢進去,但是我又沒有梅球王的腳法,所以通常不知道偏到哪裡去了,我同學看我踢,就掏出手機給我錄視訊,然而!就在他剛剛打開錄像!那個球就那麼進了!


包包肉包包:

幼稚園 被同一個男人嘗試拐賣兩次算嗎?
第一次 爸媽晚來接 我留在班上 有老師陪著我 然後一個陌生的男人走過來 和我老師說我是他女兒 老師也沒問我 也沒有要求那個男人出示接送證件 就叫我跟他走 幸好我賴死不肯走
第二次 中午回家吃飯 人很多 因為幼稚園 所以孩子們可以自己走出去或者家長進來接 然後混亂中有人抓著我的手 我抬頭一看又是那個男人 也是幸好人多混亂 我死命踩了他一腳 掙開 跑了出去
現在想想也是後怕
要是真的被拐了
後果不堪設想


匿名用戶:
我的現男友在外國遇見了我的前男友
兩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 相見恨晚 成功發展為很要好的朋友
反正後來的情況就是他倆先知道的怎麼個情況。
然後我最後知道的
但是最後的結果是我們分手了 他倆成了好基友


楊鉛鉛:

高三同學,H。畢業後我去了黑龍江,他去了南京。而且,毫無聯系。
2014年清明節放假,我和朋友去大連玩。跟團車去旅順那個有白塔的山上的時候,半路有兩個人搭我們的車。到達目的地後,其中一個男生突然用安徽話叫出了我的名字……
你猜的沒錯,就是H。
然後就被這種巧合嚇壞了。
遠離家鄉2000餘里,大街上遇見故人,也真的是,太巧了。
哈哈哈,我朋友問我有沒有後續故事。遺憾的是,除了那晚一起黑石礁吃了頓火鍋,再無交集。


不外如是:

工作的很平常的一天,突然覺得一陣耳鳴沒起意,依然下午去參加比賽,隨後嘔吐頭暈不止,打車回家,已經不能獨立直線行走,我爸說哪有那麼嬌弱,在家打了三天吊瓶,去醫院暈了吧唧的,我爸也說我矯情不扶著我,最後確診突發性耳聾,而且是最重的內種,住院一個月,去北京301看過,終究沒有治好。失去一個耳朵聽力,這個病也是比較少見的吧,曾經也是崩潰要死,現在還在活著。生活中總有不完美,我爸也是一提起就自責不已。還好,活著。


April為什麼:

國中一年級的時候隨學校去香港參加童子軍大露營,回程的時候老師讓我們順便在廣州的一條記得叫做北京街的商業步行街瞎轉轉,走到一個路口,同學突然說:你看,路口那女的不是袁立么?演《黑洞》里的蕾蕾。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見一個瘦瘦的女孩站在路口,面無表情,四下張望,像是等人,然後我說,誰是袁立我咋不認識。
然後初三在家跟著電視台成天追陸毅主演的《浮華背後》,看到袁立扮演的女主角作誘餌幫警察在鬧市區緝捕女主的男朋友那集,我突然一個激靈想起過了都快兩年的事,袁立就那麼站在廣州步行街鬧市的路口,面無表情地四下張望,連街對面的廣告牌都一樣。
好吧。。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我當年恰巧誤入了《浮華背後》這場鏡的拍攝現場。。那女的真是袁立啊。。。而當年很少看劇的我為啥又恰巧在兩年後追了這部劇(那個年代網路是不發達,看電視劇只能靠電視台播放)


岐山鳳鳴:

數學一次小考,前兩道大題(四個小題)都寫錯位了…恰好答案全都算錯了…結果剛好又跟正確答案一致……老師剛好也沒看過程,於是兩個大勾………


縣城撕裂者:

我國小同學因強奸罪被捕,起訴他的檢察官是我高中同學,他請的辯護律師是我國中同學,而且我們全都相互認識╭(°A°`)╮


麥大丙:

到尼泊爾剛出口岸,和一個澳門的妹子搭了同一趟車去加都,一路聊的還不錯。
三天後在博卡拉的費瓦湖邊又相遇了,嗯這應該是旅遊線路差不多概率不算很小。
三年後我在蘭州玩,坐公交去看話劇,拍了拍車門口一個妹子的背問是否這一站下車,妹子回頭說應該吧我不是本地人是來玩的,然後妹子盯著我說,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我兩對視了五秒一起一起想起來,全中國14億人口960萬公里河山,一個澳門人和一個西安人又這么在一趟車里再遇了……

妹子那天也是和我一樣在正寧路吃完夜市,坐車去看話劇。


貓咪:

國小的時候坐在我後面的男生,王*,父親突然去世了。
國中的時候,跟我隔著一條過道的男生,楊*,後來才知道他喜歡我,上著課被叫走,後來知道,他爸在廠里出了事,去世了。
國中,跟我同桌的男生,偷偷喜歡我,劉*,初二的時候,他爸爸車禍去世了。
高中的時候,國中坐我後位,一見面就開始暗戀我,後來也成為我老公的男同學,高二有段時間沒見他,才知道,他爸爸也就是我沒見過面的公公,出車禍去世了。
同齡人中,爸爸去世的特別多,說明,當父親是辛苦的,愛爸爸


匿名用戶:
六年前我初到法國在一個小地方讀書,我喜歡過的那個人在巴黎,那時我默默做各種準備去巴黎讀書。就在我被學校錄取房子也找好的時候得知他有了女朋友。

於是我留在了小城市,這些年和他基本沒有什麼聯系。去年我終於決定來巴黎讀在職研究所,算是為前程計也為了卻心中一個未完成。我曾想過多種在巴黎巧遇他時的我的反應,又覺得我是庸人自擾因為巧遇在人海茫茫的巴黎基本不可能。

結果到巴黎第三天,我在捷運站坐著等車,他突然就出現在我眼前。

之後沒多久,收到他的微信說在葯店看到我。(其實我也看到他了)

再之後大約一周,他在超市拍下我的背影發給了我。

有一次我在教室里拍了一張窗外風景發到朋友圈,他說我就在他家對面上課。。

我覺得這些都是小概率事件吧。


Aorqu用戶:
小時候爸媽工作比較折騰,我在河北出生,分別在河北、西安和瀋陽上過幾個月幼稚園 ,然後跳過剩下的課程直接到深圳念國小。到了深圳還是折騰,我前後轉過三次國小,終於通過犧牲住房條件買學區房進了一個非常好的國小,順利升到了國中部
我們國中基本是不收轉學生的,但初二的時候班上來了一個從廣州來的轉學生。我轉學的次數比較多,看到她很親切,慢慢熟了以後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
五年以後才知道我們在西安讀過同一個幼稚園 ,她在一班我在三班。幼稚園 畢業後她被爸媽帶到了廣州。她本來會被父母送回西安讀國中,但因為當時她爸爸業務上偶然幫了一個大牛的忙,就進了我們學校
我在幼稚園 的運動會上拍過一張照片,她就站在照片的背景里
人生何處不相逢


貞元:

中學上視唱課(就是那種給你幾行譜子,看著自己唱出來的課),每次老師都會有幾條要求背。因為我視唱好,對旋律記憶也很快,每次都是上課聽大家唱的時候順便背的。

直到那天,有一首,貌似有5行,是D大調,好多連續16分音符。大家就唱了一遍,然後老師就第一個點我了。當時我覺得葯丸,我視唱練耳這么好,當眾背不下來豈不形象全毀。

我只能硬著頭皮站起來,憑著剛剛一丟丟的記憶,也不知道結構對不對,每個音是否正確,十分流暢地、稀里糊塗地編了一段,還不確定是否已經結束,頓了一會兒。。。。。。

老師「嗯,不錯」

我(=゚Д゚=)

坐下一看譜子,特么真全蒙對了

現在想起來,那天應該去買彩票的


高鑫迪:

國中的時候英語課老師聽寫單詞,我心裡默念一個,老師就說那個,一直到聽寫完,我記得特別清楚,一共二十個單詞,所有的順序都和我心裡默念的一樣,但從來沒告訴過別人,自己都有點不相信的感覺。但還是好奇妙。

對了,再講一個我和閨蜜的事情,我們聯考一個考場,做前後桌,而且到了考場門口侯考的時候才發現,但並沒啥卵用,同是學渣,倆人一個復讀,一個專科。
還是這個閨蜜,我大二放暑假回家,去西安站轉車,(她那個時候在西安上班),坐在候車區,發現一個特別像她的側臉,那時候已經三年沒見面了,沒敢去認,結果一會去廁所又看見她,這次特別近,倆人都驚住了,原來她去車站送她媽媽,然後就特別驚奇和她之間的緣分。


蘇諾:

我學生時代的初戀「就是拉拉手的那種,你們不要亂想。」的老婆,是我舅媽的堂妹妹的姑娘,也就是我的一個遠房表妹,不知道這種算不算?

媽的我反正是驚呆了。


Aorqu用戶:
大學和室友跑去白堤放風箏,風箏往寶石山上飛,從山上迎面飛來一群野鴨子,有一隻撞到我們的風箏線,掉到湖中,潛了一陣水,拍拍翅膀又飛走了。


Aorqu用戶:
幾年前去寺廟抽籤,抽到中吉,沒去解,簽面自己寫了些白話文。
當時就覺得那個字裡行間的語氣有點奇怪,上網查了一下,這是日本清水寺的簽文。
朋友說大概簽文是全世界通用吧。
後來錢包換了幾個,每次都記得把簽和錢和卡一起換過去。
今年去了趟日本關西,在清水寺抽籤,打開一開,怎麼感覺蠻熟悉。。。。
馬上翻開錢包找到幾年前那張簽文,竟然是一模一樣的。
只不過,一張是日文,一張是中文。
當時在清水寺大殿門口百感交集,差點落淚。。。。


Aorqu用戶:
突然想起來了一個!一顆賽艇!

小時候和我媽在小區院子里打羽毛球,天黑了轉戰在路燈下打。這時候羽毛球飛過來了,我用力一揮。右手一瞬間感受到了沉重的力量,隨之一個黑影直接落了下來。我定睛一看,瞬間嚇尿,是一隻跟球拍差不多大的蝙蝠。

我媽走過來看了一眼,淡定地把它撥到了一邊,接著玩……但是我已經木有心情了……

說好的蝙蝠能躲開呢!超聲波是什麼鬼。


9804DC:


常染色體隱性遺傳病,家族內只有我。
左耳時常會有突發性耳聾,十天左右恢復。
一隻重度耳聾的耳朵做過耳蝸植入手術。
感謝我的家庭屬於中產階級。
耳科檢查中百分之一的人患有此病。
幾年前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上輩子做錯了什麼,這是給我的懲罰?
「有時候,我也忍不住想問:為什麼要選擇我來承擔這一切呢?可是沒有人能夠給我一個答案。我只能說,不幸和幸運一樣,都需要有人去承擔。」
——程浩

現在很少再想這些問題,因為並沒有答案。只是偶爾會羨慕。
有時還會想起:「世上每個人都是被上帝咬過一口的蘋果,都是有缺陷的人。有的人缺陷比較大,是因為上帝特別喜愛他,所以咬的深了一些。」
近來在讀史鐵生先生的書,很喜歡那篇《我的夢想》。
希望我的夢想被我實現。
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