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哪些概率極小的事?

問題描述:你遇过哪些概率极小的事?
, , ,
Aorqu用戶:
【坐等Aorqu管里圓和諧】極小概率?題主要多小概率呢?小到人民教育出版社開車行不行!!!!嗚嗚嗚嗚嗚……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學過這本書!考全國卷的應該都學這本,我記得是高二語文教材吧。 接下來翻到第15頁,別哆嗦。仔細看最最後一行的網址,寫的是《歷朝歷代詠武侯詩詞大全》網址。(搜的電子版截圖,原圖不打碼被強制修改)放大看就是這個,我就不輸到答案里了,自己用瀏覽器打開,只需要輸入前半部分的域名就行,「/」後面就不用打了,記得用UC上車,自帶瀏覽器不行。18歲以下請在父母陪同下打開,為了學習復雜的專業知識。






。正確打開網址是內容這樣的。

【圖片已刪請自行想像內容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最新影片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亂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人妻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彼女の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A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亞洲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激情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最新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校園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視訊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線上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克馬賽友情鏈接馬】

天吶!!!
我還是個寶寶!!!
我還要學習呢! !!
感覺人民教育出版社這次發車有點猛!!!
估計此次上車人次趕上春運了!!!
我明明只是想進網站查資料學習的啊!!!
啊咧咧啊咧咧啊咧啊咧咧~
————————————分割線—————————
2017.02.18更新:已經有新聞報道了,而且還有人舉報截圖,珍惜最後學習的機會吧,別天天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笑了聯考就加分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支持凈網計劃哈哈哈哈

————————————分割線—————————
有Aorquer說我是抄的新聞…… 表示很無辜,Aorquer可以看下創建日期再說我,對我溫柔一點啊, 雖然我比所有的媒體只早一天,但也是早啊,哭瞎。還有啊,這個東西老早就有同學知道的,只是沒人上載吧。


栗大壯:

前方預警,前方疑似邪門事件,反正我快要被評論區的小夥伴嚇到不能自理
講真,你們難道真的不像我這樣天天發生在別人眼裡看來很難發生的事嘛?
雖然我的盆友們對於我身上發生什麼都見怪不怪了ฅ(๑ ̀ㅅ ́๑)
感覺我完全可以每天來更新的好嘛Σ( ̄。 ̄ノ)ノ
碰到各種小概率事件簡直太多,多到我已經習以為常。
栗子隨便舉:
——————
有一次跟朋友出去玩,在公交站台等公交。有一輛公車停了,司機開門扯著大嗓門問我(因為我站的位置正好是門口),”小姑娘某某地方怎麼走啊”他問的地方正好是我們將要去的地方。
於是我也扯著嗓子說”我正好要去那裡,我給你帶路吧!”
司機很開心。
於是我就扯著我朋友上了車。
車上就我們倆人,司機一路大嗓門跟我們聊天,我們到了目的地他也到了,於是放我們下來跟我們揮手道別。
我的盆友驚呆了,一路上都在說”卧槽這也可以??”
——————
我們高三時的歷史老師是位非常牛逼的大神。
為什麼這么說呢?
江蘇聯考的應該知道,如果選擇歷史政治兩門課程,最終能否拿A或者A+是非常重要的,直接決定你是否能進入985,211,清華北大都要求雙A+,所以對於我們來說歷史政治的復習也非常重要,我們政治都是幾乎整本書整本書的背。但是歷史就不一樣了。
像普通的復習一樣,這位老師簡簡單單講完一輪復習後,二輪復習也是按照慣例做各省試卷,然後就是距離聯考還有幾個月了。
平時歷史政治我都是帶著看,他也鼓勵我們把精力不要太放在歷史上,我水準一般,三模時還只能考七八十分。
高潮來了。
有一天老師非常鄭重地說:
我知道你們平時語數外花的多,歷史精力少,現在我只告訴你們,歷史書第幾章幾章你們聯考前看看。聯考後面大題一定考這幾個,其他的就不要浪費時間看了。
我很乖,他強調的我都仔細看了。
然後就是聯考試卷上後面所有的大題全部命中!不多不少!
我妥妥地考了A+
這位老師姓陳,希望後來讀高中的小朋友可以像我一樣幸運在他們班。
————分割————

國中開始地理就很差了,永遠搞不懂書上的那些東西,加上各種地圖氣流亂七八糟的在腦子里亂成一團,中考時在家裡都嚇哭了。
高中還要學地理,經常不及格,還考過個位數。高二時小聯考,我們這一屆是3+2模式,江蘇省只考語數外,兩門看級別,A當然最好,我當時選擇的是歷史政治。其他四門地理生物化學物理必須考到C以上,也就是每門必須60分以上。
可是我地理什麼都不會啊什麼都不會啊什麼都不會啊哭 最後一次模擬考還沒考到60分!
然後就考試了,我都是蒙的,選擇題60分,一題一分,填空題也是蒙的。
最後我竟然地理考了A!A你造嗎?就是90分以上啊。
我真的不知道中間出了什麼事。我們班平時地理很好的一個同學都沒考到A。
————分割線————

我國中時暗戀過班裡的一個少年,看到他就臉紅被一群小夥伴嘲笑。
但是還是很想碰到他。ꉂ ೭(˵¯̴͒ꇴ¯̴͒˵)౨」
有一天上課講話被班導抓到了,結果有個小夥伴大喊:老師,讓她跟xx坐她就不會講話了!
這簡直太合我心了,但我表面上卻是惱羞成怒,特別不願意的樣子。
結果,班導同意了!
我就搬去跟男神做同桌了ꉂ ೭(˵¯̴͒ꇴ¯̴͒˵)౨」
你以為這是高潮嗎?
當然不!
這件事情不到兩星期,我們家那邊的小區因為拆遷的問題搬家。
嗯,你猜的沒錯,我們家搬到男神家的對門了!
我在自己家打開門如果他們家也正好開門的話,我能看到男神房間的床頭的周杰倫海報。
後來呢?
點贊就告訴你
更新:
你問後來呢?
後來就轉學了沒聯系過也沒在一起過
嗯,這是一個不太美好的故事。
完。

——————分割線——————
高中喜歡一本雜志,買了幾個月,投過一次稿,沒有迴音。
大學後就再也沒看到過這種雜志。
有一年過年回家,陪麻麻上街買年貨,街上各種小攤販,有一個賣舊書舊雜志的書攤,偶然看到一本高中時一直看的那本雜志,只有一本,一塊錢,買了。
回家之後扔到一邊了。
隔了一年左右,在家收拾房間,發現了這本雜志,隨便翻了一下,
看到了我的名字!!
多年以前投過的那篇稿子!
編輯太不負責任了,後來竟然也沒聯系我,也可能是後來再也沒找到我吧。
作為高中時代結束的註腳掩藏在歲月里,該出現還是要出現。

——————分割線——————
高中。
有一天晚上在操場跑步,
看到圍牆上站著兩個少年,估計在看星星,我也想上去。他們倆就把我弄上去了。
然後聊了一會兒天他們還問了我的名字,我說了,估計他們也沒聽清。
然後我就回去了,也沒放在心上。
高中畢業後各種各奔東西。
然後大學時的某一天,有個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小夥伴給了我一個QQ號讓我加。
加了。
竟然是當年高中時圍牆上問我名字的少年。說是找了我三四年了。有一天把那件事在空間里寫了一篇日誌,被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夥伴看到了。
他們倆是非常好的朋友,少年跟他講過很多次我,只是沒有提名字,記得不是很清楚就沒提,導致這么久都沒找到。
這個少年家距離我小時候的家走路只有10分鐘距離。
中間我國小就搬家全家去了另一個城市。那個城市高中也很多。
後來呢?
後來就沒有後來了呀
有小夥伴表示遇到的兩個少年都沒有在一起好失望的說,哎呀生活不是校園小說,哪裡會如我們想像的辣么美好。就像其中一個少年曾經跟我說過:
我能遇見你,已是不可思議。
所以能遇見,也許就已經是小概率了。
————分割線————
還是高中,
口語考試,十人一組,輪流進去,因為不嚴格,所以後進去的人可以通過先進去的人手機保持通話狀態得知這一組題目。
然而第一個進去的會比較吃虧,沒有參考,我一個朋友跟我一組,她是1號,我是10號,她緊張的要死,口語參考書也沒背完,在我耳邊一直說緊張緊張怎麼辦怎麼辦,我為了安慰她就說:現在我隨便翻一頁,翻到哪個題目就考哪個題目,你要相信我,肯定會考到!
我表情超嚴肅超認真。
她信了。
我就隨便翻了一頁。
她只背了那一頁的題目,
沒錯,我們考試的題目就是那題。
考完出來被熊抱稱為小神。
——————分割線——————
還是高中。
有一次期末考試,上午考數學。
早上我還賴在被窩里做夢就被舍友扯著起床,我一邊恍恍惚惚地穿衣服,一邊說話。我夢到了一張數學卷子,其他的記不清楚了。最後一道大題還記得,解題步驟和答案都清清楚楚,於是就說給他們聽。大家都覺得有點偏,不大可能會考,還嘲笑了我一通就沒放在心上了。
然後去考試。
最後一題,跟夢中一模一樣,連題目中涉及的數字也一模一樣!我照著記憶中的步驟和答案寫的,完全正確!數學卷子最後一題一般會比較難。
考完回來舍友們大呼我講話時她們應該認真聽才對。
從此每到考試舍友們都叮囑我早點睡覺,好好睡,早上醒來她們就眼巴巴問我夢到啥題目了。
然而從此再也沒有過那樣的夢。
————分割線————

聽我媽說我出生那天特別冷,麻麻在醫院待產,被子帶的不夠。
隔壁床剛好生了個女兒,他們家就把被子留給了我們。
不久,我出生了,等於是兩個女孩子同年同月同日。
麻麻一直很感激,多方打聽才找到那家人。希望兩個女孩子能夠成為朋友。這個時候我已經十幾歲了。
然而,那個女孩子在9歲那年落水死了,她媽媽瘋了。
麻麻打聽了女孩落水的時間後驚出一身冷汗。
同樣是在我9歲的時候,時間也差不多,同樣我也落水,可是我在周圍沒有大人的情況下,自己拽著水裡的樹根水草爬了出來。
不要問我掉在水裡為什麼能夠清晰地看到水裡的樹根水草以及小魚。
我自己也不知道。

以上。

你們這么嚇我真的好嘛,最後一個的確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很多幾率小的事可不就是邪門嘛,我還遇到過其他邪門的事呢,可是這道題也不是你曾經遇到過什麼邪門的事?
感謝評論區大家的指點,最後一個也許真的跟命有關也許只不過是巧合,然而那個跟我一起出生的女孩子真的離開了,說什麼都是多餘,而我能活著確實也是奇蹟,那時候是冬天,我穿著厚厚的棉襖,一進水就變得很重,而且那時候9歲,什麼都不懂,周圍幾個同齡的小夥伴見我掉下去都嚇傻了,那塊地方我們那邊的話叫做”沙塘”,意思是很滑很深的水域,容易淹死人,但我懵懵懂懂卻抓住水中一根長樹根爬了出來,跑回家把家人嚇得要死(感謝那棵長歪了一半樹根在水裡的樹哈)。我從來沒有見過她,但是有時候會感覺自己就是她(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y),所以我會努力生活,代她體驗這個世界。代她哈哈大笑。


林鳶:

一下子炸出這么多做過這套題的童鞋,好雞凍\(≧▽≦)/
原來有這么多人陪我一起變老!

關於初戀。
後來我終於知道 , 她並不是我的花 ,我只是恰好途徑了她的綻放。

。。。。。。。。歌。。。。。。。。。

高中的時候,我英語很渣,但是我總成績很好。英語老師是班導,喜歡提問我,還把課代表配給我當同桌,也就是我的初戀,按下不表。

一次課堂測驗,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做過一個叫做英語周報的東西?我們課堂測驗就是做那個,我實在不想做,就拿出一份理科的卷子做,年代久遠忘了是哪一門課了。

做了半節課,開始講卷子,老師一般都會叫一個人起來先念答案。而我沉浸在我的卷子上根本就沒聽到她說什麼,只感覺我同桌站起來又坐下了,具體她答的什麼情況我也忘了。只記得她後來戳我一下,我茫然抬頭一看,我就知道被點了,我心裡根本不慌。從來都是70分,她也知道我就這尿性,蒙的水準。

高潮來了!我把書牆後面的理科卷子一按,直接讀上面我的答案,ABCDABCDA.…………卧槽!怎麼都是ABCD!這尼瑪和買彩票選1234567一樣么?不行我要改改,但是當年的我可是重度中二患者,卷子一翻接著念,結果20道題,就是五個ABCD!下面的同學爆炸了。

哥頭一揚,對!哥當年就是這么瀟灑。我以為是五個ABCD挑戰老師的壯舉被膜拜了,於是擺出這個動作(ง •̀_•́)ง,你感受下!

結果,老師說,做的不錯么!嗯,全對!

卧槽!神馬情況?

哥這個逼居然裝了滿分?

然後一看周圍同學,完全忽略了哥的壯舉,都在感嘆出卷子的太不走心了,答案也太敷衍了。我戳!我的心情根本沒有全對的喜悅,而是陷入了裝逼失敗的深深的悲痛當中!!┻━┻︵╰(‵□′)╯︵┻━┻什麼破卷子!

然後我對了一下理科卷子的答案,WQNMLGB!居然也是全對!五個ABCD!

我一怒之下,下課我就把理科那套卷子送給我初戀了!


張牧羊:

沒想到大家這么喜聞樂見我這段悲慘,本寶寶都嚇壞了。結局當然是分手啦,而且立即生效。

———————— 分割線 ——————————

前年前男友博士課題太忙沒空陪我去日本玩,我臨時改變主意去瑞士滑雪,因為他酷愛滑雪,我想拍照給他個驚喜。

在滑雪場山腳下的火車站,是的那裡唯一的火車站里。我坐在二樓候車室的椅子上,偶然抬頭,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緊擁著一個女孩子,說說笑笑的順著樓梯走了上來。是的就是那種地平線上一點一點冒出來那種畫面。

我看了一會,給他發了個微信: 親愛的幹嘛呢,項目順利嗎?

我看他掏出手機飛快的回復我: 現在頭疼躺著呢,一會好點回復你,么么噠。

我回復: 好心疼你哦,但是千萬記得頭疼也要戴套,注意安全哦,么么噠。

他看著手機愣了五秒鐘,猛然回頭看到了我。


vczh:

我在MSRA的時候,組里有一個人叫楊帆。這個楊帆說他當年來MSRA面試成為實習生的時候,我們給他安排了三個楊帆做面試官。


喬維里:

高三畢業那年暑假,查完分數報完學校,我一個人跟團去了內蒙玩。
那個團里大多數是比我年紀大的人,除了一個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跟著她父母。聽他們講話的口音我完全不懂,而且感覺地方應該相差很遠。
我們一路上雖然跟著一個導游,但十幾天沒講過一句話,
最後一天我們去了一個風情街,午飯之後,我蹲在街角啃冰棍,
然後忽然那個姑娘走過來,說,「你是跟我一個團的吧?」
「什麼團?」我沒反應過來。
她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一個貼紙,「旅遊團啊。」
「哦哦,是的。」我點點頭,撓屁股,因為我經常把那個導游每天發的貼紙貼在褲子屁股口袋上。
「你身上有零錢嗎?那邊有賣手繩的,可他說找不開整錢。十幾塊就好。」
我從兜里翻出來兩張一張二十一張十塊給她。
「謝啦,」她說,「晚飯的時候我還給你。」
過了一會她走過來遞給我一個手繩,黑色跟青色編織在一起,「送你的,錢晚飯的時候還你哦。」
「沒事沒事,」我說。
然後我把那個手繩系在了自己書包的拉鏈上。

那天晚飯的時候,我迷路了。(答主是個完全不分東南西北的路痴)
等到導游找到我已經是晚上10點了,
我草草吃了點東西就回房睡覺了。
第二天一大早還沒睡醒,導游挨個敲門,旅遊團被分成三小隊,被三輛小巴車送到車站,大家坐不同方向的車回家。

大二的某一天,
我從市區坐過江的公交班車回學校。
車上人很多,我上去的比較早,有一個位子。
過了會兒我前面站了一個妹子,
我低頭玩了會手機,忽然猛地一驚,腦子跟過電流一樣,
我抬頭,看到一個黑色的書包上,系了一個黑色跟青色編織在一起的手繩,
跟我書包上系的一模一樣,連拉鏈的位置都是一樣的。
我在想好巧啊,說不定這個人也去過內蒙,那條我現在完全不記得在哪兒的犄角旮旯的風情街。
然後車到站,我下車。
我感覺到有人用手指戳我肩膀。
一個陌生的女孩,帶個鴨舌帽,
那晚天已經特別黑了,站在路燈下,鴨舌帽的陰影遮擋了她半張臉,我只能看到她的鼻尖和嘴巴。
「有事?」我一頭霧水。
「給你。」她遞給我一張十塊的,一張二十的。


DEE-dh:

時隔一年半再編輯一發…

今天早上…手機…又丟了…粉色iphone7+…

但是!!找回來了!!

滴滴打車,丟車上了…然後用我媽的手機聯系客服,客服聯系司機師傅…從丟到找回,就兩小時…

感謝師傅!!鞠躬!!

———————–
擦!!吐槽老娘胸小!!老娘75c!75c!!放開頭!!看!仔!細!!

幾天沒上Aorqu,已破千…謝謝大家…

—————————————————
原文:大學四年被偷十一個手機…

4000+的偷,3000+的偷,2000+的偷,1000+的偷,他媽699的藍屏諾基亞你還偷!!!

放單肩包被偷,雙肩包背偷,大衣口袋被偷,褲子口袋被偷,插著耳機聽歌被偷,媽個雞胸口裡側口袋被偷(被刀劃開,幸好胸胸沒被割掉…)…什麼!!拿手上!!老娘在杭州武林門被搶過一個好嗎!!!

和任何一個小夥伴出去嗨每隔幾分鐘就會被問,你手機在不在……小夥伴再怎麼爛醉都會噴著酒氣問我手機在嗎……

———————————————

第一次破百竟然是因為手機被偷…好心累…

評論有人問插著耳機聽歌是怎麼偷的…

事情是醬的…那天放假回家…趕公交去市區坐機場大巴…公車人很多啊…上車的時候拚命擠啊…好不容易擠上車…誒!?耳機里怎麼沒歌了!?誒!?手機咧!?…馬上看窗外…發現一可疑人員…然後車開走了……

—————————

竟然破500贊了…誠惶誠恐……

一、謝謝大家關心…手機還在…如果又偷了…一定及時通知各位!!凸^-^凸

二、至於好奇我長了一張如此吸引小偷的臉的朋友們…本人並不美啊{(-_-)}…機電系妹子的顏值你們懂的…還是不爆照了…

三、再次謝各位關心手機!!

——————————

看了個尋龍訣…………好心累……………

破千贊就靠這圖了


葛文:

高二
那時候是兩周一休的。中間的周末用來上自習。

某個自習的周末按耐不住,想去看女朋友(她在另一個學校)。

結果,剛溜出教學樓就跟在門口抽煙的班導撞上了。
於是又灰溜溜的回到教室。。。

在教室,越想越憋屈,越想越難受,覺得自己應該再試一次。。。

推著單車沖出校門,還沒上車呢,又跟買菜回來的班導撞上了。。。那感覺,我真想死。。。

好吧。。。

眼睜睜的看著班導騎著車子回家了,心想這下總沒問題了吧?!

然後真就去了女朋友的學校。說了一會兒話,她非要去逛商場,看圍巾。禁不住,就陪她去了。。。

然後。。。
電梯上,班導臉色鐵青的看著我,問我是不是一直在跟蹤他。。。


楊嘉煜:

如果一個醫生犯錯的概率是1/2000,而這個概率被你遇上了,你會如何反應?

某日門診,一姑娘趕早兒掛號看病

「體檢發現乳腺結節,偶有疼痛」,我給開了B超檢查——請注意是乳腺(請忽略我的丑字)

然後,第二天她又趕早兒掛號排隊

進診室後,姑娘對我說:「楊醫生,我看的是乳腺,你怎麼給我照脖子啊?」——脖子?我記得開的是乳腺B超啊!趕緊翻看門診系統里的電子申請單——我了個大擦!我怎麼開了個甲狀腺彩超!!!兩個檢查項目挨得很近,一定是手忙腳亂按錯了!請問哪裡有賣後悔葯的?

趕緊道歉,告之馬上聯系超聲科免費給她補做彩超,不會讓她再掏錢

姑娘微微一笑,知道你很忙,我能理解。不用免費了,我有醫保能報銷大部分。你就快給我開個申請單吧,我好趕緊去做,現在人還比較少。

我真的差點哭出來

趕緊重新開了個乳腺彩超,列印機吭哧吭哧列印申請單的時候,一邊想著怎麼給超聲科打電話請他們退掉一部分檢查費,一邊習慣性順手點開門診系統里病人已經做完的檢查單——姑娘錯做的甲狀腺超聲——我看到了什麼?

高度懷疑甲狀腺癌!!!

於是就有了下面的結果

請注意結節只有0.7*0.5cm大小,靠常規觸診體檢基本是不可能發現的。還好是惡性程度比較低的癌,這么早期發現,治療效果會非常非常好
……
……
……
這應該算是小概率事件了吧?可為什麼是1/2000呢?

那時候門診的病人真多呀,我這5塊錢的普通門診都有號販子搗亂(MD死號販子居然賣到50塊!)

這是某日中午休息時隨手拍的掛號數,請注意只是上午半天看過的病人。如果4個小時不喝水不上廁所,那麼一個小時需要看15個病人,一個病人平均4分鐘(為什麼我會知道號販子黑心賣到50塊一個號呢?因為經常有病人抱怨「我這花了50塊才從黃牛手裡買的號,你幾分鐘就把我打發了?」)

還有這樣的時候

那時我出常門診,每周一到周五加周六上午,一周11個半天門診,每個月光是收到的掛號條就超過2000(還有不少病人臨時加號、復診不掛號或者乾脆弄丟掛號條的),而這種開錯檢查單之類的低級錯誤,我那個月只犯過這一次

雖然所有人都明白「人畢竟不是機器,總有出錯的時候」,可一旦自己的權益受到損害,許多人會由理性的聖母變成憤怒的公牛,他們會破口大罵,會詛咒造謠,會插隊加塞得理不饒人,會要求減免費用賠償精神損失……

可也有許多許多人,他們遵守秩序安靜排隊,耐心交流配合治療,他們相信醫生不會故意開錯葯開錯檢查、不會故意延誤治療、不會故意漏診誤診延後手術……他們相信醫生和病人絕不是爾虞我詐的死敵而是共抗病魔的戰友,他們總會給我小小的感動和溫暖,也給了我繼續保持熱情的動力和勇氣作為醫生,在火車上聽見廣播里說有一名旅客需要診治,你會怎麼做? – 楊嘉煜的回答

開錯了檢查單,卻意外發現了早期癌症,難得是醫患之間相互理解、溝通順暢,你說這概率有多小?

————————————————————————
醫療本就是為大眾服務的,絕不應該高高在上、曲高和寡。再給大家分享幾個我寫的醫療段子,普及醫療常識的同時也可以側面了解一下我們的日常工作生活。謝謝關注。

Aorqu專欄:Aorqu專欄 醫乃仁術

新浪微博:Aorqu楊嘉煜

微信公眾號:楊嘉煜

有哪些如「女性突然把手伸進領子,多半是在撈胸罩肩帶」的小秘密?

楊嘉煜:女生被外科男醫生檢查肛門,覺得難堪心裡過不去坎怎麼辦?

你見過最土的土豪有多土?

在你的專業里,有哪些情況外行人聽起來情況很嚴重,而實際上卻沒什麼大不了? – 楊嘉煜的回答

是什麼行為讓你一不小心暴露了身份? – 楊嘉煜的回答

作為醫生,在火車上聽見廣播里說有一名旅客需要診治,你會怎麼做? – 楊嘉煜的回答

什麼時候你會感覺到「卧槽,這都能裝逼!?」? – 楊嘉煜的回答

有哪些小病不及時治療,發展到最後難以挽救的病例? – 楊嘉煜的回答

你都遇到過哪些披著高大上外衣的騙局? – 楊嘉煜的回答

你遇過哪些概率極小的事? – 楊嘉煜的回答

學醫後你覺得最恐怖的事情是什麼? – 楊嘉煜的回答

生活中有哪些普遍存在、易被忽略而十分危險的兒童安全隱患?如何避免? – 楊嘉煜的回答

醫生遇到過哪些「這居然都能死」的病人? – 楊嘉煜的回答

急診室里都遇到過哪些有趣的怪事? – 楊嘉煜的回答

農葯「百草枯」到底是一種什麼原理,不是應該只是除草嗎?為什麼喝一口就救不過來? – 楊嘉煜的回答


飛翔的和道一文字:

國中的時候有一次下課我跟同學在班裡上演粉筆大戰,我們各拿了一盒粉筆頭,雙方你來我往,場面何其激烈,一邊扔還一邊「biubiubiu」的配音。

由於太過投入沒有注意到化學老師進來了,他剛準備大聲呵斥我們,我一個粉筆頭「biu」進了他嘴裡。

結果阿,結果就是我們兩分別坐在班裡的兩個對角,我坐在垃圾桶旁邊,他坐在門口一個人坐,打掃了一個月的班級衛生。


蜉蝣:

最後一更 分手一年多了

慶祝滿六千九的贊,上個合照吧

剛剛流行用微信那會跟他搖一搖認識,網戀了一段時間,因為手機掉了,不記得微信密碼,失去了聯系三年後我們在貼吧又相遇了,見面,開始追我~~~哈哈哈啊哈哈沒錯,我們在一起很久了,贊的人結婚了給你們寄喜糖!到付


李澤遠:

以前班裡有倆人一個叫張帆,另一個叫張順! 一直以來我們都以為這倆貨是兄弟倆! 後來這倆貨打了一次架!鬧得挺嚴重的! 結果就把雙方父母叫來。
然後,然後,然後
張順被要求下跪認錯! 原來,張帆是張順的母親的四舅阿公
⊙﹏⊙


寇孔雲:

有一次在粵語吧,看到一個貼子,有人問「有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歌」,點進去一看,樓主不知道歌手、不知道歌名、不知道歌詞。只知道是粵語歌,女歌手唱的,記得旋律,關鍵是他還不會專業表述,只會用啦啦啦啦啦啦表示旋律。果然,下面的評論全是「樓主,女歌手唱的粵語歌,就這兩個條件,不是大海撈針么,猜得出來就神了」。我也覺得不可能猜得出來。但是前幾天聽了幾首粵語歌,突然感覺內心有個聲音說就是前幾天聽的鄭欣宜的《上心》,《上心》一直是小眾歌,也不是剛發布或剛獲獎的歌,不可能那陣子很多人聽以至於樓主和我都有很大幾率聽到。我當時內心感覺有兩種聲音,強烈的直覺告訴我就是《上心》,但是理性告訴我太扯淡了。但路過也是路過,就回復了「鄭欣宜《上心》」,第二天一看消息提醒,卧槽,居然樓主回復謝謝我,就是《上心》。還有很多人回復「大神,給跪了」、「這都可以」……以至於都有人懷疑我是用小號提問自問自答……

剛上大學時暗戀一妹子,看見什麼測試都喜歡測測自己和她。有一回在空間看到一個動態,線上塔羅牌,可以測出你和你心裡所想之人的發展(就是空間常見的中二狀態),我就好奇點進去測試。隨便選了幾張牌開始測試。誰知塔羅牌還在轉的時候,熒幕中的水晶球突然閃過一個網址。w(Aorqu)w(居然)w.xxx.c(自動)o(生成)m(超鏈接),xxx是我暗戀的妹子的名字拼音首字母縮寫。當時嚇得我直接關掉了頁面,大熱天瘮的慌。後來想想那應該是打廣告的網站,只是恰好和她名字縮寫相同而已。

有一次在圖書館隨便坐了一個座位,發現對面的人和我在看同一本書。看了會書,發現我們喝的飲料一模一樣,那飲料算較小眾的,居然連容量規格都一樣。快到飯點時,對面的人掏出一袋零食吃,那零食恰好是我進圖書館之前吃的,一樣的牌子,一樣的口味,一樣的容量,一樣的包裝。

PS:2016.3.24號修改刪去了第四個故事,因為評論區全部跑偏了,忽略了本來想介紹的第三個故事。現在點贊評論熱潮過去了,可以加回來了。
原文:
在圖書館二樓自習,二樓自習室整層是連通的大概可以容納800人。一個月有超一半時間坐到同一個妹子旁邊。圖書館座位是不準佔座的,每天都隨機坐的。那妹子也不是喜歡每天坐固定區域的人,她每天去的比較早,基本每天隨機坐,每天換座位。我去的晚一點,基本上哪有空座位就隨便坐,也不是專門找她。就是這樣隨機坐,經常坐到跟她同桌或相鄰桌子,對,今天又坐到她旁邊桌子了。(PS:11.28更新,昨天坐到她旁邊桌子,今天我沒去圖書館自習室,就在閱覽室看書,閱覽室和圖書館是分開的樓,中間有樓梯連接,居然我從閱覽室到圖書館時正好碰見她從圖書館出來,我從圖書館到閱覽室時正好碰見她回圖書館。我從閱覽室這邊洗手間出來,正好碰見她到閱覽室洗手間,因為圖書館女洗手間可能在打掃衛生。我去,再這樣我都感覺像在編小說了。)
pps:11.28日之後一直到12.2之間只去了一次圖書館,沒碰到。12.3開始繼續去圖書館,沒碰到。感覺終於消停了。誰知道12.4去圖書館又坐到她旁邊桌子。今天12.5去圖書館坐在了第一個門邊的桌子,12.4和她都在第四個門邊的桌子。回頭一看,今天和昨天的座位之間隔了20多張桌子。從第一個門一眼都望不到第四個門。心想今天跟昨天隔這么遠肯定碰不到了哈哈。書才翻了一頁,從第一個門外走進來一個熟悉的身影,坐在了我同一張桌子的斜對面。嗯,她比我先來。我來的時候她出去了,不知道她坐旁邊。一開始本來經過第三個門時那裡有一個空位,本來想坐那的。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就走到了第一個門,恰好有一個人離開,我就坐了過去。只能說,書中的那些巧合啊,藝術往往來源於生活,但還真不一定高於生活!

pps:評論區大家都覺得可能沒那麼巧,只是因為心裡有想法所以才會覺得巧。也都樂於看到網上各種邂逅巧合最後有結果的故事。可能從數學上計算也未必會真有多麼小概率。更多的還是因為在圖書館一個人自習無聊,會留意一些專心學習留意不到的東西。本來是想側重前三個答案,第四個也就有些為賦新詞強說愁,故意通過主觀描述,以及語氣的運用,使得讀者也被代入,不小概率也被描述為似乎小概率。對於評論區的好意呢,謝謝大家。我想說的是,如果真的對一個人有意思,就肯定不會只想走廊見到笑一笑。而是無論多陌生,都會去弄到ta的聯系方式了解ta。無論多害羞,都會找機會鼓起勇氣去說上話去認識ta。無論多遠,都會去見ta。感謝閱讀~


愚人:

20161025、今天必須要更新一下!就在剛剛在這個問題下面我遇到了和我同一天捐獻的口腔系的同學@後知後覺xin,2011年捐獻完後再也沒有聯系過,沒想到在Aorqu上再次遇見了,世界好小。等我回去找我倆的合照 。
—————
合照找著了@後知後覺xin,變化都好大啊

———————–2016年9月28更

突然我的回答又得到大家的好多贊,很感謝大家,我也沒做什麼偉大的事情,只是跟隨了內心而已。有評論說醫院會不會轉手就把我的血賣了,說實話我不知道,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病房的條幅現在看來是有點尷尬 ,希望這樣的方式能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幫助那些在絕望邊緣的患者,拯救一個家庭。相信大多數人都是善良的,也希望需要幫助的人都能得到幫助。
—————————————

受寵若驚得到辣么多贊,慚愧!我覺得這種事情發生在你們身上,你也會這樣做的!
—————————————

08年上學那會學校組織捐獻造血幹細胞采血入庫,心想這么低的概率能輪到我我才不信,結果10年就和一個幾千公里外的白血病病人匹配成功了,這個概率,也就30萬分之一吧。
評論區有朋友想知道捐獻的過程,我就和大家說一下。
配型成功後如果同意捐獻,先是去全面體檢,然後住院,每天兩針的幹細胞動員劑,讓幹細胞的密度提升上來,這幾天身體不會有什麼異常感覺,我只覺得有點腰酸背痛,第五天去血液病醫采血,采血過程比較長,和受捐者需求有關,一般采200到400cc幹細胞,一次到兩次採集,我採集了一次,一共大概4個半小時,採集完沒啥感覺,走路有點輕飄飄,一兩天後就恢復啦。
對於捐獻幹細胞對身體的損害,從我個人感覺不明顯,也不會影響生育什麼的,和救人一命相比,真是微乎其微,我聽到配型成功的時候我是沒什麼猶豫,我只是想,我不捐,他就死了,我捐了,他還有可能活。


話說那個接受移植的人現在咋樣了?
哥只能幫你到這了。


匿名用戶:
聯考前,班裡同學有兩道題搞不定,來問我,我作為年級第一的學霸,一一解答了,還好心地把答案告訴了別的同學。

聯考時,我發現這兩道題分別是物理的最後一道選擇題和最後一道大題。

然而對標準答案時,我才發現,我當初告訴同學們的兩個答案都是錯的。


獨釣寒江雪:

國小的時候,學校有發起那個給貧困山區捐書活動,也沒有說捐去哪裡。
然後我捐了幾本書,我以為捐完後就沒我的事了。
兩年前和朋友去了一個同省但是沒去過的山區看那邊的教學環境(因為我是師范專業所以想看看)然後在一個破舊的閱覽室里意外的看到了我的書,雖然已經很舊了但是保管的還是可以的。上面還歪歪扭扭的寫了我的名字,我當年的筆跡。
那時候超級驚喜~搖著朋友肩膀說啊啊啊這書是我的啊啊啊啊我小時候捐的!!我的!朋友不相信~說同名同姓的人那麼多,你怎麼知道這本書是你的。我說這本書小時候翻了那麼多遍,哪頁有什麼塗鴉我都知道(。・ω・。)ノ♡


匿名用戶:
我查了下,當年本市人口460萬人,也是爽利
結婚當天,一晚沒睡的我精神抖擻的在陽台上走來走去等我的新郎,發現對門的大爺也穿的格外隆重,他問我「今天結婚啊?」我說「是啊,您呢?」他說「今天我侄孫結婚」,於是我兩互嘆「哈哈,今天是個好日子」相互點點頭,再嘆一句「普天同慶普天同慶」
等我的新郎姍姍來遲的時候,他一臉驚恐的說,那個圍觀的老頭好像是他二舅姥爺!我說哪兒呢哪兒呢?他說就那個……好吧,就是對門老頭。
這還不算幾率小對不對?頂多算我秀恩愛是不是?
接下來,到了酒店,迎賓的時候我媽問我「那個男人是不是姓高?是誰啊?」我說「是老公的小姨夫」我媽說「哦,那就是了,他當年追過你小姨,還是我去擋掉的。」
我還沒反應過來,我爸又來問「那個胖子是誰啊?」我說「是老公的二姨夫」我爸繼續問「是不是住在某某橋?」不等我回答,他自言自語道「嗯,就是他,以前念書時候跟我打過架,他還有兩個小弟也被我收拾過!」
我和老公對視一眼,交換了「你們家都什麼人啊」的眼神。
敬酒環節,老公的大姨夫突然發難,說「小星星啊,去把你媽媽叫過來敬我一杯酒」我靠,這又是怎麼了?我覺得有點兒暈,公婆也問他怎麼了?他就是笑而不語,還一臉得意。
我問我媽到底什麼情況,我媽扭扭捏捏的說「那個是我剛進廠時候帶我的師傅……」我爸板著臉冷哼一聲「又不是什麼好人,讓他過來敬我!」呃……當時只想piu的一下閃到外太空去!
最後嘛,就是說開了,婚禮成了同學會老鄉會舊情侶會以及憶苦思甜會,沒有人在乎新娘和新郎是誰,雖然他們嘴裡都在說「今天是個好日子」可我知道肯定不是說給我的!


視限:

「不可能事件概率為0,必然事件概率為1。」
高中,概率課,數學老師在台上指著銀幕上的這句話問大家:
「那麼反過來推,概率為0的事件一定是不可能事件嗎?」

「是!」
台下同學異口同聲。

老師用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個點,問:
「我往黑板上扔這根粉筆,粉筆恰好落到黑板上這個點的概率是多少?」

「兩個點要完全重合」
見同學們面面相覷,數學老師補充說道。

「零」
有幾個同學答道,畢竟黑板上有無限個點,兩點距離也是任意的。

「回答正確」
老師揮舞手臂,將粉筆擲向黑板。

一陣響亮的「咚」的一聲,粉筆正好在原來那個點上,留下了粉筆灰的印記。

「所以,概率為0不一定是不可能事件」
同理,概率為1的也不一定是必然事件。」
老師理了理袖子,慎慎地說。

從此數學課上再也不敢有同學在下面做小動作。

順便科普一個, 避免爭論:

  1. 此概率為0,不是無限接近於零,也不是無限小,就是大家所認識的0,和部分人的直覺所違背,然而數學里直覺是最靠不住的,評論里很多人花時間爭這個,不如去學一下測度論,它是實變函數論、微積分的基礎。
  2. “粉筆畫的圖形有大小, 面積不為0, 不是數學意義的點”——— 圖形的中心點是不是數學意義的點?
  3. 概率為0的事件是可以發生的, 只要其取值空間集合無窮大,詳見:
    概率為 0 的事件,必然不能發生嗎?概率為 1 的事件,必然能發生嗎? – Aorqu
    比如說你剛好在看完文章的5秒(或任意一個時間段)後點贊, 那麼事件概率=0, 但確實可以發生, 不信可以試試啊(逃

張暢SuperSing:

我認識一個大我好幾歲的哥們,

沒有血緣關系,是我高中時打籃球認識的,關系很好。

他和他的女朋友高中是隔壁班,一個是高一三十班,一個是高二一班。他高她一級。

互相,怎麼說呢,屬於那種臉熟,但不認識的狀態。

女孩成績優秀,又漂亮文靜,有挺多人追。

可是最後,她也喜歡上了她的一個追求者,很好看的一個男孩子。

他們準備在一起了。

可是這個好看的男孩子在他們在一起的第二天,上學的時候就被我那哥們騎車發呆不小心撞斷了腿…….

哥們賠了幾千醫葯費…

男孩住院後,家裡人為了不耽誤學習,把他轉到了離家更近的二中。

於是男孩女孩的愛情就這樣被我哥們的電動車撞散了…………

然後,哥們上了高三,臨近聯考,都進入了緊張的復習中。

可是愛神不會閑著,因為牽線搭橋就是她的本職工作。

女孩的父親在學校周邊開了個小餐館,聯考那天,哥們陰差陽錯進了這家餐館。

剛巧這天大廚孩子也聯考,接送孩子入考場請了假。於是女孩父親親自下廚給我哥們做了黑暗料理。

哥們吃完考試不幸腹瀉難忍,聯考報廢……

其實這個時候哥們也有女朋友,可是要復讀,女朋友又去了很遠的地方上大學,無奈之下也分開了。

第二年,女孩兒聯考,哥們二戰…

這回輪到女孩不幸了…

哥們父親是出租車司機,聯考那天女孩剛好坐上男孩父親的車。

女孩對哥們父親說,叔叔快點,我去聯考。

哥們父親說,丫頭放心吧,我帶你抄近道…

結果顯然別的司機也是這么想的,他們卡在了衚衕里…

不過萬幸,最後女孩趕上了考試,但是可能是心緒亂了,發揮得很不理想。

晚上哥們父親拿著一個小本筆記告訴他,今天有個丫頭坐我車把這本子落車里了,你們學校的,看看認識么?

哥們看了看,沒有印象(他們倆只是臉熟,還真不知道姓名)

可是哥們翻了翻筆記,獲益良多,第二天考試如有神助,發揮出色…

本來女孩成績好,哥們差點,這么一高一低,他們聯考只差一分!

然後要上大學了。

哥們父親送他去學校,可是沒買到卧鋪,就想著上車補票。

然後列車員告訴他們,有位乘客沒有上車退票了,你們可以過去。

然後他們過去了,看到了女孩父女。當時哥們看到去年讓他拉肚子的老闆,心中還挺酸…

女孩母親單位臨時有事,退了票…

哥們看到女孩,小聲打了招呼。

倆父親大眼瞪小眼…

突然,哥們父親說:大陳子,是你么…

女孩父親說:你不是老劉吧…

……………..

特么倆父親居然是高中室友,見了面差點沒哭出來…

然後話匣子就打開了,

哥們說了這叔叔就是去年讓他拉肚子那個老闆….

女孩也說這叔叔就是送我聯考的倒霉司機…

然後再聊,發現報的同一所大學。

細問,同專業。

原來,當時,女孩坐車的時候,看到了車里的一些關於報考的資料,專門是介紹xx大學xx專業的。本來女孩可以考更好的,可惜發揮不好,彷徨之際就想到了這個學校。

而男孩一開始就準備報考這所學校,自然早就做好了準備…

然後到了目的地四人就在一起吃飯,倆父親特別開心,就說給孩子們買新衣服吧…

然後硬是要給對方孩子買,

結果倆父親不愧是高中室友,審美幾乎完全一致,買出來穿上跟情侶裝似的…

然後,他們買上大學的第一天,由於這件詭異的情侶裝,

他們就已經被默認成情侶了……

這就是我哥們的故事,有時候想想,上帝真的有一雙臭腳,一腳把你踹到你愛的人身旁。

公眾號:只有茶的咖啡店(我寫小暖文的地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