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的最溫暖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遇过的最温暖的瞬间是什么?
, , , ,
匿名用戶:
我的阿公已經去世十個月了。
如今種種還歷歷在目。想起來很難過。

小時候,家人教我,夾菜只能夾自己面前的,不能越過碟子夾菜。
很喜歡吃鰻魚,吃完了我面前的,我想越過碟子夾菜。
然後被姑姑喊停了「哎,不是說只能吃面前的嗎」
這個時候,阿公就把有鰻魚的那一邊轉了過來我這里。
想起來還是很溫暖,很想哭。

我上國小,覺得下雨撐傘很麻煩。
阿公去海邊打漁的人那裡,買了一把怪怪的傘。
就是可以像安全帽一樣戴起來,撐在腦袋上的傘。
我嫌棄它丑,沒有戴過一次,已經不知道丟到哪裡了。
現在想起阿公那時候很高興的把它戴在頭上擺弄的樣子,會痛哭。

可能有很多很多很多這樣的事情吧。
我想不起來了。
突然想起阿公病的這幾年都沒有怎麼笑過了。他以前看起來就像個淘氣的大孩子。

以上。
對不起,好像跑題了。
但是想起那個場面,還是很溫暖。

想說的是
遇到溫暖,遇到給自己溫暖的人,要好好珍惜,好好對待,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要等以後再後悔。


匿名用戶:
在以前抑鬱症的時候,會半夜把自己藏到衣櫃里哭。

我阿么總會找到我,然後緊緊地抱著。


豆吖豆幾:

一直舉著DV拍景區里笑著的你,一起雖易,到老不易,願我能伴你左右無論青春豆蔻還是白髮垂暮。

是在青城山,大爺到一個好看的地方就舉著DV拍大媽,還讓大媽擺造型…莫名覺得感動


半卷書生:

四五歲吧,去公園玩時候,跑來跑去太熱了,把厚外套給我媽了

玩著玩著。。。找不見家長了。。。凍的急的嗷嗷哭

一個大叔把他的軍大衣掛我身上了,領著我去了廣播站

找到了我那差點被拐賣的父母 哼!!

過年買點東西看這叔叔去


陳碩二: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的兩張圖,一群被別人拋棄的娃娃卻被環衛工小心翼翼的掛在了車上,然後看了看評論區,也好多人貼出了類似的照片,突然就覺得好暖心。

你不是沒有人愛,而是還沒找到那個愛你的小心呵護你的人


Crescent 桑柔:

今天聽人彈吉他突然有感覺,決定分享一下

一年前,我還是學生會主席的時候,系裡有幾個風評奇異的老頭子。有一個是教經濟學史的,口頭語就是”You are wrong” 今年剛剛退休,另一個出中級微觀題特別愛出微積分,我當時經常收到系裡學生大段大段的抱怨。
九月底的時候系裡幾個老師突然說要去一家酒吧聚餐,說的如此一本正經,讓我以為是什麼正兒八經的活動,還穿了正裝(裙子)。

結果是露天燒烤酒吧。

我當時就想說臟話了,所以為什麼要正兒八經的發郵件通知我,是不是有病。
然後,那個經常說”you are wrong”的老師把西裝外套給了我,還說了句,還得一會。
我就徹底懵逼了,玩的什麼套路???

後來來了一個駐唱歌手,是這幾個老師二十年前的學生,年紀起碼有個四五十,介紹了一下他的坎坷經歷。這些年畢業了以後怎麼找工作,怎麼創業,怎麼破產,怎麼回來的,然後就開始唱歌。
他唱了一會,老頭子們每個人都上去擁抱了他一下,往他口袋裡塞了40刀,還說了”proud of you ” 我也塞了一張,說了”always part of us”

不知道別人怎麼覺得的,起碼我覺得很溫暖


然九西子:

那年高三寒冬的早自習,外面的天還是黑蒙蒙的沒有亮,伴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哆哆嗦嗦的我走到教室看到自己的課桌上放著一份被毛茸茸的帽子包裹起來的燒麥,現在想想當時打開帽子拿起燒麥還是熱的時候那種暖暖的感覺就已經在我心底生根發芽再也無法忘記了。

是後桌的同學給帶的早餐,她為了讓燒麥不會那麼快的冷掉,毫不猶豫的把自己騎單車上學用的帽子給包住燒麥。我說她傻,她還不以為然的說:冷了吃壞肚子怎麼辦?後來直到中午放學她的帽子里還有一股濃濃的香菇燒麥加入香油和醋混合的味道,後來的日子裡身邊雖然再也沒有千葉君的陪伴,可每一次看到燒麥二字也會想起她,想起加入香油和醋的燒麥味道,想起那年那天那個別致的高三早自習……

四年未見,講真的饃王想你了千葉君,你說不考上北外的研究所就不會再見我,所以祈禱明年我們如約而至~


衛賢:

我剛實習畢業那時候給老闆做助理,是一個接近五十很紳士的德國人,和他一起出差,各種餐費酒店費動輒上千,我是助理肯定是我去買單,我剛畢業沒有信用卡,老闆總是主動把他的卡給我去買單,雖然事後也是我來做銷工作。

後來我辦了信用卡,有一次去長春出差我就用自己的卡直接付賬了,老闆接電話回來後發現我沒向他要卡,主動問我怎麼付賬的,還很正式地告訴我:凱麗,如果你沒有錢,一定要告訴我來付賬,沒關系的,然後還把他西裝里的錢夾拿出來告訴我他常用的信用卡在哪個夾層,告訴我以後如果他有事在接電話或者其他,我可以直接拿他的卡結賬。

我已經離職了現在,坐在這個冷漠的新公司里,想起前老闆的好。


匿名用戶:
(一個人在國外工作)有一天從歐洲回來,累了一天,落地已經是當地時間晚上九點了,在機場打了一輛uber回公寓,uber小哥幫我把行李箱搬下來以後我們就在公寓樓下相互道別了。可是剛一轉身發現自己的hand bag 還在車上,裡面有我所有的travel documents, 一想沒有了護照我大後天出不了國,就把行李箱放在原地,嘗試去追uber小哥(當時他還在離我7、8米遠的小區拐角處)。
我一路揮手,但是跑了800米出了小區也沒有追到他。後來小區門口恰好有一輛出租車,我就上了出租車去追之前的uber,謝天謝地我最後拿到了我的包。
半個小時後,我又回到公寓,發現有一對散步的夫妻和一個小哥一直幫我看著我留在公寓樓下的行李箱,他們說:「主人一定有很緊急的事才會把箱子放在這里,我們就在這里幫你看著,等你回來。」
跑得滿頭大汗的我一邊擦眼淚,一邊說 Thank you…

一個人在外面,生活真的從來沒有容易這么一說。只是感謝所有不經意間的小溫暖。


Christy Kirkland:

小透明偷偷答一下。
大概是我國小或者是國中的時候吧,和父母一起回鄉下的阿公阿么家。我和父母在省會住,阿公阿么在省內另一個城市裡的鄉下,也就是我的祖籍地住,所以兩三年才能回一次老家。大家一起團聚都很開心,趁著爹媽和阿公阿么聊天的時候我就去茶幾上的糖果盤找東西吃。
那個時候有一種小零食,叫[星球杯],只有食指和拇指圈起來的大小,一個透明的塑料包裝,裡面是朱古力醬和餅干粒,用小勺子挖來吃,簡直天堂。
也許阿公阿么是知道我要來特地準備了一些這樣的小零食,糖果盤里有挺多[星球杯],都風卷殘雲般被我搜刮完了,我還意猶未盡,想著回家以後一定也要買多點屯著吃。
那個時候正值暑假,在鄉下待了兩周的幼小的我還是有些厭倦的,沒有空調,還要忍受時不時騷擾的蚊子,與我而言兩周已經是極限了。再加上我的生日臨近,我更想回到家裡和小夥伴一起過。阿公阿么多次想要說服我多留幾天,陪我一起過生日。那個時候我太小,又固執,死活不願意,就連父母來勸,我也始終不鬆口。最後四個大人拗不過我,只好答應按時回去,讓我可以跟朋友一起過生日。
我們準備走的前一天下午,阿公阿么去縣城採購。這里說明一下,我們所處的村子很偏遠,即使坐車到縣城也要兩三個小時,並且還加上出到村口的一個多小時,非常消耗體力。
傍晚時分他們終於趕著回來了,又急著給我們做飯。我和媽媽想幫忙,阿么卻又始終推著說,你們用煤氣灶的用不習慣我們生柴火的,等著吃飯就好了,我來做。
那天晚上的飯菜非常美味,我食慾大增,一連添了好多碗飯,不停地稱贊阿么的手藝。飯飽過後我就開始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吃完飯的阿么馬上回了房間關燈躺下了,只留我一個人在客廳,阿公和父母在院子里談話。
第二天臨走前阿么特意把我拉到房間里,讓我自己打開一個櫃子。櫃子里有一個袋子,裝的鼓鼓囊囊,再仔細一看,都是星球杯。我當時開心得一蹦三尺高,連連說謝謝阿么謝謝阿么,隨後開心地跑出去給我爹媽看。

這就是我所經歷過的最溫暖的事情,一直全心全意愛著你的人,會永遠注意得到你的喜好、你的心情,甚至會不惜一切辛苦只為了讓你開心。
我不知道阿公阿么那天在集市上找了多久才買到這么多的星球杯,我現在只覺得後悔多於溫暖,後悔那個夏天我沒有答應留在阿公阿么身邊,後悔那個晚上我沒有進房裡陪陪阿么說話,我很後悔那個時候我不懂得體諒他們,感受他們對我的笨拙的愛。


不覺:

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動脈導管未閉,肺動脈高壓,和 @era Eth 的哥哥差不多的病情,大概三歲半左右查出疾病,壓力已經非常高了,奔赴各大醫院都束手無策,最後在阜外醫院進行治療。

因為壓力已經很高,錯過了手術期,所以要先進行控制降壓等治療。

那個時候,每天的日程就是,早晨起床去做高壓氧治療,一直到中午回到病房吃午餐,然後開始注射前列腺素E,一種降壓和擴張血管的葯物,是那種很粗的推管,以毫升為計量單位的機器緩慢的推入人體,速度過快會引起心悸不適,但是量又很多,所以基本是吃完飯匆匆開始注射,甚至是沒來得及吃飯就先開始注射,然後一直到晚上九點左右才能注射完。

這種治療方法是極其痛苦的,葯物會擴張全身所有的血管,所以當晚上注射完之後,整個人基本是動彈不得,稍稍一動全身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甚至腦袋裡的血管都在痛,還伴隨著全身的僵硬和麻木。

但是每天都要這樣,半天在做高壓氧,半天注射葯物,可能當時也習慣了麻木了,疼也不會哭,只是日復一日覺得很枯燥,於是就在想啊,有什麼事情能夠解悶。

因為是兒童病房,所以全是孩子,大家都在做各種治療(不過這個葯物只有我一個人在注射,因為我的病情比較嚴重),可是該調皮跑跳的年紀怎麼耐得住性子呢?更何況那個時候也沒有智能手機或者平板電腦,於是大家就發明了一種遊戲。

在我們的病房外的走廊盡頭放置著一輛輪椅,但是每天也沒人使用,我們就坐上去,然後讓大人推著我們快速的在走廊里飛馳,說來好笑,那個時候真的覺得這就是唯一的樂趣了,三五個孩子坐在一輛輪椅上,都是那麼大的年紀,個頭小小的,中間位置坐一個,把手上各坐一個,靠背上坐一個,然後由每個孩子的爸爸輪流推。有的爸爸很擔心我們摔著磕著,所以就不敢推太快。我們可不樂意啊,一個勁喊加速,要是誰的爸爸推太慢,孩子還會不高興。

現在想想當時的畫面真的是啼笑皆非,根本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玩的,可是那個時候的那份溫暖的感覺,只覺得那就是最純粹的歡樂了。


顧悅:

大概很多小事還是和媽媽有關。小時候一下雪就特別激動跑到屋外去看雪,她就說太冷了,別出去。可是我不聽,就自己玩雪。之後她也出來,遞給我一副手套,說別凍著了。
有次寫完作業無聊,看雲。她也在邊上,我指著天空說那雲像什麼什麼的,她也笑著附和。這么無聊的事,能有人和你一起,真是幸福。
她會織衣服,手套什麼的。所以她一有空就會織,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還能記得晚上她在燈下織東西,打著哈欠,莫名會有點鼻酸。
過年去買年貨,最後她看見超市門口有賣一小把的那種煙花,問我要不要買。說我之前一直提到。其實也就是說著玩。我爸就不一樣了,說這么大人了還買小孩子玩的。我媽就說給我買,兩人就說不停,感覺夾在中間,我說算了不買了。可我媽特別堅定,後來還是買了。她就是把你的小事記得很牢,可能你自己都沒注意的小事。
還有次是我爸。 我媽對他說嘗嘗女兒煮的綠豆湯,他說快吃晚飯了喝什麼綠豆湯。我正好在他身後,看他直接用勺子從鍋里舀了幾口吃,(沒放糖)吃得很快(像在偷吃)。簡直笑噴,看完轉身就去和我媽講。兩人笑不停,發現我們倆經常有共同笑點,越笑越停不下來,我爸就說有什麼好笑的,大概心裡不爽


祭心:

大二的時候過年回家…

從高中出去上學以後,感覺父親的就是那種讓我能不回來就不回來的態度,省路費省開支,外加給人感覺他也不想你,回不回沒有所謂的那種感覺。

大學上學在昆明,很遠,每年就過年才回去一次。這次是和哥哥一起回,先是到烏魯木齊哥哥家,然後再開上車回喀什。計劃是一天開回去,早上6點就出發,但是還是跑到晚上12點還沒到,還開始下起了雪。

早就打了電話告訴爸媽讓她們別等了,先睡。也想得到他們肯定會等。差不多凌晨2點,快到家的時候,父親又通電話問我們到哪兒了,說要出來接我們,怕我們不認識路(那年家裡搬到了鎮上小區里的新房子,我不知道房子在哪兒,但是哥哥還是知道大概的)。我們明確說了知道的,然後父親就沒說了。

我們繼續開著車往回趕,到了要進小區的時候,車燈一晃而過發現路口邊站著一個人,帽子上積了一層雪,邊跺腳邊來回踱步(北方人都知道冬天晚上下著雪外面有多冷)。仔細一看,就是父親,給我們擺手指路。我們停下車讓他到車上來,他怎麼都不願意上來,一直揮手讓我們往前走。

車停到家門口,我又跑回去和父親一起走回家,聊著嘴邊的話,雖然父親說話還是和平時通電話一樣,但是仔細感覺又能感覺到透著高興,激動,問我冷不冷,讓我趕快回屋子裡去,有暖氣。

到了家裡,桌上果然是冒著熱氣的飯菜,媽媽穿著圍裙還在從廚房往外端菜…

最溫暖的瞬間就是,無論什麼時候回家,都有等著你的人,都有準備好的熱騰騰的飯菜…


back:

去年初三住宿,說是什麼病毒(我忘了)要進行全體消毒,周五放學把宿舍都搬空進行清洗消毒。
轉眼兩天假過去,周一開學,我家由於一些特殊原因無法送我,我抱著被子褥子墊子枕頭(卷在一起抱著)背著書包,沒有車。哪怕是單車電動車都沒有,在路上特別無助,當時急得快哭了。看見人就問「您好,請問您有車嗎?送我一下可以嗎?什麼車都行,求您了。」我不會說話,就生硬地問著過去的一個個陌生人,當時就想著不能遲到,一定不能遲到。
一邊朝學校的方向走,一邊問,只要能快一點。
讓後一個阿公說,我沒車啊,你往那邊走,近。
其實我是想走另一條路的,在路口糾結了一下,那個阿公就在我後邊,想著不走阿公指的那條路不太好,還是走的指的那條路。
(前邊廢話有點多,後面是重點哈)
走了兩棟樓的距離,看見一個哥哥(或許是叔叔,看著還挺年輕的。)。雖然當時基本上是死心了,但還是上去問了一下。
「你有車嗎?我快遲到了,能不能送我一下?什麼車都行。拜託您了!」當時感覺我都快哭了。
那哥哥一聽,一點沒猶豫,把沒吸完的煙掐滅,指著旁邊一個小汽車,「上車。」
這兩個字,真的,倍兒帥!
那哥哥幫我把抱著的那堆放車上,然後準備開車。
一路上我不停的對他說謝謝謝謝,謝謝。
那哥哥還一直安慰我,沒事啊,遲不了到。有時間。
到學校門口,幫我把東西拿出來,特別暖。
當時真的,我已經說不出什麼了,滿滿的感謝就在嘴邊。
雖然我已經不記得他長什麼樣了,但特別感謝這位素不相識就幫助我的好人。
助人為樂也是我一直實行的,要堅信自己做的不管是多麼渺小,卻也會溫暖別人。
再次,感謝。好人一生平安。


伽羅:

阿公跟爸爸說
好像舌頭有什麼東西在刮著一下
爸爸一看,嚇一跳
於是,立馬,推著輪椅
找附近最近的牙科
因為是小診所,不敢動
想著,叫120,因為阿公行動不便
可是醫院晚上沒有牙科啊
然後,爸爸聯系朋友的親戚
也有在開一家醫院
於是,叫車過去
醫生九點下班,幫忙讓他等等
滴滴,叫了一輛車,車型很小
可能是看到一個老人不願意
而且還有輪椅後備箱放不下
想讓我們重新叫車
如果是換做平時
我爸看到司機這個臉色是肯定讓他直接走
不坐這輛破車
但是我爸一直好聲好氣的跟司機說
然後才送,而且,我們也趕時間
因為,人家醫生也要下班
然後,抬阿公上車,可能是弄到手
阿公疼,上車的光線有點暗
我看到阿公擦掉了眼淚,可能弄到了
我爸也著急
然後司機全程黑著臉送我們到目的地。
到的時候,司機下車了
我以為司機好心下來幫忙
結果
是看車門有沒有給我們弄壞
或者是把皮座弄壞
然後,司機站在副駕駛這邊看著
我爸在幫我阿公下車的時候
有沒有把門或者座位搞壞
然後,黑著臉走了
但是我跟我爸還是對司機說了謝謝
司機也擺了擺手
到的時候,剛剛好九點
阿公的牙齒有幾個掉了
之前補牙的地方
老人家,有幾顆不鏽鋼的牙齒
掉的牙齒剛好在銜接的地方
有個鋒利的不鏽鋼小塊
有個男醫生,女醫生
男醫生看起來也才二十幾歲這樣
可能是剛出來實習
看到這個情況可能有點不敢下手
女醫生看到了
說,這個很簡單的,小事情
然後,開始動手操作
在剛開始前,他們問我阿公今年多少
說是有八十二了
然後阿公用潮州話問我們說
人家醫生是不是說我今年有八十歲了
我爸就打笑著說居然還聽得懂
我爸在醫生操作的過程中
一直弄著我阿公的頭
中間空隙,換機器操作的時候阿公
還責怪我爸把他頭弄得好酸
最終,搞定
醫生弄完立即下班
來不及謝謝,願意等我們
然後叫車回家,本田的車,夠大
於是,很鮮明的對比
司機看到是一個老人
在我開門的瞬間
跟我說,先把門關上
他把車開得靠近一點
然後,上車
在回家的過程中好幾次叫我扶好老人
我說會的,然後在後面就跟阿公聊天
爸爸照樣還是跟司機聊天
原來,司機問了我爸說阿公是怎麼回事
然後才得知
原來司機的媽媽也是跟我阿公是同一個病狀
所以特別能理解行動不便,然後
接著有談到車
我們也想要有自己的一輛車
只是缺了塊鐵牌。。。
到家門口,爸爸叫司機把後備箱開一下
然後,司機打開後備箱,然後下車
幫忙把輪椅拿出來,然後在後方扶穩
爸爸去抱阿公,因為車的空間大
所以一下子就搞定了
然後司機,再自己上車走了
其實那天晚上
如果我弟在家的話是不會叫我的
因為來說男生體力還是會比女生力氣大些
只是他剛好出去打籃球
如果不是我跟著去
我想我也遇不見這么溫暖人心的一瞬間
然後我爸說這種司機給多幾十塊都不算多
因為司機特能理解我爸的心情
然後晚上聊天的時候
我責怪我爸為什麼在
上車的時候對阿公那麼大的力氣
阿公都被你弄疼了
爸爸說如果不用力阿公是直接摔地上了
這個天氣又那麼冷
於是,瞬間理解
總歸,一切順利
就在剛剛,我讓旁邊的同事
順便幫我接一杯水
我也不知為何這段時間深圳
突然降溫降得這么厲害
我怕冷,身上兩件大衣
可以說是「行動不便」了
這是我來這個公司這么久
第一次讓同事幫忙接水
也許這兩件對你們來說是生活中小小的事,
但是,很暖心,我很滿足。


方言:

上周末下午六點左右,我帶家人出門遊玩返程,途徑文錦中路,車流暢通,我在左側第二車道,車速70KM/H左右。最左側一條車道前面突然行駛非常緩慢,約20KM/H左右,我心想前面可能有事故,當我車超過左側的擁堵的車隊,看到車隊前面有輛白色奔馳在龜行(下面這輛車,圖截單車記錄儀)

我心想,這人有問題吧,佔著快速車道開這么慢,這個點大家正趕著回家休息吃飯,這么龜行不是浪費大家時間嗎,而是非常不安全,唉,雖然開著豪車,卻這么自私狹隘…………

後面的很多車在瘋狂按喇叭,有些等不及便變道了。

一會兒我便超過他的車了,我側臉看了下,此時我看到的情景讓我心理瞬間反轉了:這絕對是一個非常有愛的人!

如上圖,在奔馳車的前方道路偏左,有隻小狗(我不算愛狗人士,不知道品種,但是非常小巧可愛)在狂奔,看上去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但是腿太短,相對旁邊飛速駛過的汽車來說,算是龜速了,而且小狗非常執著,一直沿著那條道直線前進。

如果奔馳車變道徑自走了,後面的車很有可能沒注意到或者來不及制動,而碾過小狗。

於是奔馳車一直跟小狗保持著同樣的速度以及安全距離,護送著……奔馳車主可能也意識到了這樣可能給後面的車造成不便,而且後面的車也根本看不到前面的情況,便打開了雙閃示意後面的車換道行駛。

生活中處處都有陽光,只是有時候我們剛好從背陰處啟程。


大聖歸來:

阿公去世一年後父親去世,他隨身帶著的錢包里沒有錢。全是阿公帶有照片的證件。


Aorqu用戶:
成都華陽的一家蒼蠅麵館


不讓梨子:

最印象深刻的是”倒車 請注意~” “倒車 請注意~” 這是我們學校夜晚保衛科巡邏車的聲音

一次夜晚睡不著,看著窗外漆黑一片,突然聽到這聲音,真感覺世間充滿了溫暖

還有一次是中考,找到座位,居然看見牆上寫著”Good luck!”然後極開心地回了”Thank you!”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