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遇過的最溫暖的瞬間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遇过的最温暖的瞬间是什么?
, , , ,
小轟:

過年回去,吃到非常好吃的雞肉,問我媽是哪裡買的這么好吃,我媽說是一個好心人送的。原來前陣子我媽出去辦事,遇到一個老人問路,要去什麼辦證廳辦事但找了很久找不到。我媽剛好知道那辦證廳搬遷了,而且很遠,老人年紀很大腿腳不利索,我媽放下手上的事情就打車帶老人去了辦證廳,幫他排隊取號,花了一下午陪他在幾個窗口辦完了所有手續,末了還把老人送上公車。這還沒完,證件需要一周才取,我媽問到老人家沒什麼人,怕他到時不會取證件,特意約好了取證那天在辦證廳一樓等他,留了電話號碼,找不到就打她電話,她去接。後來事情辦完,我媽還幫老人打車給了車費。一天前我媽接到老人電話,說帶了一隻土雞給她,一定謝謝她幫忙。雞大老遠帶來我媽非常感動,她沒有拒絕,塞錢給老人,那老人堅決不收,我媽轉身跑去買了一堆年貨給他送他上車。我媽很省,自己幾乎不打車的。
吃著雞,想到兩個老人(我媽也不年輕了)一個熱心幫助一個心懷感激,當時的感覺就是你要問的那溫暖的瞬間。

我父母一直是這樣的人,比如冬天看賣菜的可憐把別人菜買光的事就是他們干出來的。

還有件事我記得特別深刻,我很小的時候家住四樓,有天傍晚,我們一家在陽台看花,樓下有個人騎著單車就摔倒了爬不起來。我父母趕緊跑下樓去扶人,一會我媽還沖上來跟我說,讓我自己在家乖點他們晚點才回。原來那個摔倒的人喝多了,我爸扶著他,我媽推著單車硬是走路把他送了回去。回來都不知道晚上幾點了,因為我那天一個人呆了很久特別害怕所以一直記得。哎,希望他們也可以有這么多溫暖的善待。


六層樓:

一個蘋果讓我溫暖了整個夜班。

醫院是個挺神奇的地方,白天的時候大家都有各自的分工,醫生是醫生,病人是病人,大家基本上沒有功夫進行什麼交流,溝通也都局限於病情的交流。但是到了晚上就不一樣了,尤其是從吃晚飯開始,病房裡有家屬探視的嘈雜聲,有飯菜飄出來的香氣,只有這個時候才能感覺到病房裡的煙火氣,我也會跟大家聊聊天。

一般我值夜班的話,都會在吃晚飯之前到病房裡轉一圈,跟大家說一下今天是我值夜班,有什麼問題盡管來找我,有時候患者不好意思找醫生,我還得強調一下:值班醫生就是處理夜裡出現的各種問題的,所以你們別客氣,我晚上都在醫院,隨時可以來找我。

這樣一來,病房的情況我了如指掌,就可以專心關注急診那邊的情況情況了,是的,值夜班的時候除了要看著病房,還要盯著急診,一晚上基本上不可能睡覺的……所以,很多時候你們看到的科普文章是我大半夜寫出來的,有些人的答疑也是半夜回復的,畢竟,與其醒醒睡睡地折騰,還不如直接熬整宿,等下夜班了再回家睡覺。

這其實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你們會覺得我好像很閑的樣子,其實大多數回答也都是我提前寫好,等到白天的時候發出來的……

有一天晚上,我在婦科辦公室值班,眼瞅已經12點多了,我又去病房裡溜達了一圈,病人基本上都已經睡了,有幾個白天剛剛做完手術的病人疼的睡不著,在床上尋找舒服的姿勢,伴隨著監護儀的曲線和聲音也基本可以眯上一會兒……看完我跟護士溝通幾個重要病人的情況。

辦公室坐著個人,嚇了我一跳。

聽到我進來,她就站了起來轉向我,一臉歉意的笑容,說:不好意思,六醫生,我睡不著,想找你聊聊。

-哦,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哪兒不舒服。

-沒有,我就是覺得明天下午要做手術,有點兒緊張。

-沒事的,今天下午王主任不是也跟你講這個手術的情況了嗎?手術應該做,拖著會耽誤事兒,而且王主任和我一起給你做這個手術,您放心吧!

-嗯,我是農村來的,啥也不懂,就相信你們,可是我這是第一次住院,啥也不知道,誰也不認識……

-阿姨,您別擔心,不管您是哪兒來的,只要住院了,就是我們的病人,肯定會好好做手術的,術後您好好配合治療和恢復肯定沒問題的,放心吧,我們每年做好幾百台這種多發子宮肌瘤的手術的,很成熟的。

-嗯,我相信你和王主任,就是害怕萬一做不好……我們家大兒子年底就要結婚了,你看我這又得了這病……

-哈哈,沒事的,您這個手術恢復很快,肯定能趕上你家大兒子結婚,放心,手術風險是存在,我們會竭盡所能的保證降低手術風險,我們也希望可以安安穩穩的做下來的,最後皆大歡喜。

-是,我也知道你們醫術肯定沒問題,但是在我們老家都得給醫生紅包的……

-阿姨,您是因為這個事兒睡不好啊?那您真的是沒必要擔心了,紅包是肯定不會收的,您放心,收不收紅包,我們都得把手術做好,這事兒不能開玩笑。

-哦,要不我把這兩個紅包給你吧,一個給你,一個給王主任(說著往我白大褂里塞)……

-阿姨,您這樣我可就不讓您在這里坐著了,這個我們不能拿,我們知道你們家的情況,真的沒必要這樣,放心,手術我們肯定全力以赴。

(推推搡搡中,我白大衣的口袋都撕扯了。)

最後阿姨還是被我勸回病房了。

……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雙手背在背後,走進來。

-阿姨,剛剛不是跟您說了嘛!紅包肯定不能拿,我今天拿了,明天就當不了醫生了,您這是讓我提前結束職業生涯啊!

-不是,六醫生,我把這個給你。

阿姨攤開手,一個蘋果,看樣子是剛剛洗完。

-六醫生,知道你值夜班辛苦,我也沒啥好吃的,家屬下午探視給我拿的家裡的蘋果,我給你送一個過來,你們熬夜顧不上吃東西,吃個水果休息休息,我們家大兒子以後上學那會兒晚上我都給他吃個蘋果補充體力……你雖然是醫生,說到底也是個孩子,正該孝敬爸媽的時候卻在這里熬夜照顧我們,不知道你爸媽多大歲數了,有你這樣的兒子,他們得挺自豪吧……哈哈,我要有你這樣的兒子就好了,行了,不耽誤你工作了。

-謝謝阿姨,您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明天咱們好做手術。

-行,聽你的,蘋果記得吃了啊!

……

我拿著蘋果,看著是挺好吃的,確實也有點兒餓了,剛開始吃還不覺得怎樣……

吃著吃著,鼻子一酸,眼淚就流下來了。

是啊,專業上我是醫生,可是生活里我也是晚輩,她們是病人,也是長輩,若不是因為生病,怎麼能相遇呢?我出於專業要求,想方設法治好患者的病,她們出於人性的溫暖,希望我能好,這種溫暖,現在想來也還是一陣陣暖流湧上心頭。

想起,過去念書那會兒,每次熬夜,我媽都會陪著熬夜,怎麼勸都不聽,一會兒給我倒水,一會兒又給我削蘋果的。

後來那位病人手術很成功,很快恢復好了,就出院了。

臨出院前還借了針線包幫我把白大褂的撕扯的口袋縫好了。

那件白大褂,我一直穿到現在。

——————完——————

我是六層樓,我愛這個世界。


周雲歌:

看了所有的答案,想了想自己遇見的最溫暖的瞬間,想寫下來,算是一種紀念吧。

我的最溫暖的瞬間,出現在母親的遺體告別儀式前。

去年七月,我媽在過馬路時被汽車撞飛,直接ICU昏迷不醒,大約是從來沒有再醒來過。
家裡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已經到了只能靠機器支撐的地步,我人生中第一次買了高鐵商務座,一路止不住的流淚,就這樣到醫院。

之後的事,如同電影中見慣的那種,生死兩隔了

在去世之後,我根本沒有任何時間來痛苦和痛哭,立馬要辦理各種手續,特別是交通事故出現亡人事故後,案件要重新上交上一級交警隊,再重新調查。每天,我就是在交警隊、家裡、醫院三邊跑。沒有時間靜下心來體味,因為自己不給自己這個時間,來想想究竟發生了什麼。

所以,眾人面前,我冷靜理智,談話自然,彷彿已經把最大的悲痛,這么迅速的消化掉了。暗自一人時,我也沒有痛哭流涕,依然很正常的吃飯睡覺,甚至還可以刷微博。

直到2015年9月9日那天遺體告別。

很早就醒了,忽然很想出去在院子里走一走,這個時間幾乎沒有人,特別的安靜。走到一個小岔路,忽然很想跟一個人說句話,也不知道想說什麼,更不知道應該打給誰。早晨五點,正常的上班族都在睡夢中。

最後,還是撥通了高中好友的電話。有些忐忑,有些不明所以的緊張。

她老公接的電話,一聽就是睡眼朦朧,沒有任何的詫異,也沒有任何的責怪,他溫柔的對我說,你等一下,我給你叫她去。好友接了電話,她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雖然說話的口氣一聽就是剛從睡夢中被忽然叫醒,但是卻很堅定和溫柔。

她說,zyh,今天就是你重生的一天。從今天開始,好好跟過去的自己告別,不要再犯過去生活中屢屢出現的錯誤,就當是把阿姨的人生一起再過一次。今天就是最嶄新的一天。跟阿姨告別後,重新開始你的生活。

就這樣,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嚎啕大哭,在清晨五點的家屬院里。有早起的人,看到我,不明所以。可是,這個時候,我無法控制的把過去一段時間內積累的情緒徹底爆發出來。
好友沒有陪著哭,只是靜靜在電話那邊等著我。

然後我掛掉電話,回去換好黑裙子,招呼來的親朋好友吃飯、上車,一起去殯儀館進行最後的告別。然後,一滴眼淚再也沒有掉過。

我能想到的最溫暖的瞬間,就是在這天清晨,我好朋友和她老公溫柔的對待我,陪伴我,說了我至今難忘的話。在人生這個最大的漩渦口上,她給了我一個可以痛哭失聲的機會,給了我一個人釋放情緒的瞬間,也給了我最最溫暖的陪伴。

凌晨五點的電話,我永生難忘。


胖達:

來自北京的一個陌生的出租車司機。

多年前,在北京一個網際網路公司上班。

晚上九點以後下班,打車是可以報銷的,所以公司樓下總是停著很多師傅,聊著天,出來一個要回XXX的,有的人說不拉,有的人說那我就開走咯。
司機和乘客都特別好說話的,路上遇到堵車啥的,通常打車的我們也不會生氣或者著急,反正車費報銷的。

我當時剛入職,半年試用期。
我每天兢兢業業,有時候十點十一點才下班。因為我回去的地方其實也就人民幣二三十,很多想拉大活的師傅其實不喜歡我這種客人,畢竟等了那麼久,還是想接個大活。

以上是前提。

然後在轉正前幾天,我的領導把我叫到了一邊,暗示我,覺得我低於面試時她對我的期待,意思是我沒有轉正。
其他人往往都是很順利轉正的,我根本沒想到有這么一遭,這么多年回憶起來,我當年雖然工作認真,但是性子很倔,稜角太分明,和領導以及帶我的人有過幾次不愉快,所以不被轉正,也算認命了。
我很淡定地維持著自己最後的尊嚴,問她我哪天得走。她說了之後,我說好的,我會認真交接工作的。

努力不哭,努力不表現出失落,我還是正常吃飯幹活,一直到離職日的頭一天。

那幾年北京夏天總是有很大的雨,那一晚也是,我打著傘狼狽地問了好幾個師傅,都不太想拉我。這時候有個師傅說,這么晚還下著雨,小姑娘我帶你走。

為了早點到,他選擇了快路,而不是近路,上五環。
而我一直緊緊地抱著包和傘,跟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話,而且眼睛一直偷偷瞄那個計價器。
師傅很敏感,意識到了我的飄忽的眼神。
他說:姑娘你好像對打車費很介意啊。
我小聲點了點頭:是的,我被公司開除了,明天就得離職了。今天的打車費是沒法報銷的,我得自付。而我還沒有找到新工作。

師傅聽了我這些話,默默地問了一句:你平時打車多少錢到家?
我說:28
表到了28的時候,那個師傅把計價器抬了起來,錶停了,從28開始到我家門口,師傅相當於沒打表,空跑。

我感覺嗓子開始哽,特別難受,師傅嘆了口氣說:姑娘你還這么小,一個人在外面闖盪,什麼坎都可能遇到,但是你別怕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下了車,我打著傘,在那個陌生的城市喧鬧的雨夜裡,一邊走回家,一邊嚎啕大哭。

再後來我離開了北京,那個師傅給我的打車票,我卻一直留著,過了這么多年,字已經看不清了。我卻期待著有一天可以回北京,去當面謝謝他,那麼多年前,他用了自己微薄的力量,維護了一個小姑娘的自尊,也讓我再艱難也熬了過去。

事情過去了這么多年,打上面這段話時我還是哭了出來,也希望那個陌生的司機師傅,好人一生平安。

補充於20171012
沒有想到會收到這么多贊,謝謝大家。

首先想對每一個留言的朋友說一聲謝謝,但是因為留言數越來越多,沒法一一回復,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相信你們曾經或者正在經歷著某個低谷,這個時候哪怕陌生人的一個關心,親人朋友的一個抱抱,都能給你們很大的力量。我是圓滾滾的胖達(panda),不介意的話,給你們每一個人一個遠程的熊抱。

關於那件事之後我的現狀:
被炒之後,我也認真反省了自己在工作中的不成熟,也知道自己的確存在一些需要改正的毛病。這些毛病不至於把一個人在試用期炒掉,可我知道改掉這些毛病起碼可以讓我做得更好。雖然現在依然存在不少壞毛病,但是能感受到的,或者能被旁人提及的,我都會努力改正,變成更好的自己。
現在我一切都過得挺好,工作穩定,生活幸福,遇到一些艱難的坎兒,因為有父母愛人朋友陪我分擔,也算是可以堅強地堅持過去。

另外被叫小姐姐有點慚愧哈,其實我已經要30啦,是大姐姐甚至阿姨了。當年之所以被司機叫小姑娘,是從他的視角看(手動笑哭臉)。

補充幾個小故事:
1 我爸媽有次開車去郊區玩,回家路上看見一對學生模樣的年輕人在走路,回市裡還得有個十幾公里,也不知道他們為何會走在公路上(非高速)。這時候我爸媽說:如果是咱閨女在外面,肯定希望有人可以搭她一程啊,於是停下來讓他們上車。一開始他們還有所提防,結果聊了幾句發現男生居然是我大學部同校的學弟,雖然年級差太多彼此並不認識,但是距離感一下子拉近。後半程他們四個人有說有笑好不熱鬧。

2 我現在人在日本。有天暴雨(是的,故事總是發生在雨天),我參加完一個會議,從大樓出來,這時候一個50多歲模樣的阿姨,沒有打傘,拿著一個已經快打濕的紙,試探性地跟我說了一句英語,但是很生硬,我看到她的紙上日文中文都有,試探性地用中文說:您會說中文嗎。她一聽特別高興,沒想到問路問到了同胞。她說女兒嫁了日本人,剛生完孩子,她來照顧女兒,女兒給了她一個賓館地址。結果下著雨,她也不會說日語和英語,在路邊淋了好久雨了。我當時心想,如果我媽媽在外面,肯定希望有人可以幫她一下啊。於是我雖然穿著很不舒適的正裝和高跟鞋,依然撐著傘走了小一公里把她送到了賓館。

3 我爸媽來日本找我玩,我們在商場購物。現在日本的商場和餐廳幾乎都有中文服務,國人來可以說是非常便利了。可是日本人的英語服務卻沒有這么好,可以說大部分日本售貨員都沒法說英語,尤其是帶有口音的英語。於是一個拿著某國護照說英語的阿姨,和日本售貨員費勁地交流,卻依然沒法理解彼此想說什麼。我給我爸媽說你們稍等一下,於是我幫她們倆做了英語和日語的互翻,前後也就兩分鐘不到的時間。後來媽媽給我說,當時她特別驕傲,覺得自己女兒好棒,讓我以後沒事多幫助別人,不管是同胞,日本人,還是其他國家的人。

我也期待這些小的舉手之勞可以一直傳遞下去。

最後,祝每一個人都能被世界溫柔對待。


小堵車:

一個人在外地工作生活,常會遇到一些溫暖的陌生人。今天剛碰到一樁。

打車去外灘,司機不熟路,下車的時候傘掉車上了,離目的地大概1千米,只能冒著雨步行。走到一半突然發現雨停了,抬頭看原來是一個保安小哥在我頭頂撐了把傘。

我說謝謝,他說:出門帶把傘就少點人世薄涼,關鍵是生病了沒人照顧。

走到福州路口的時候他說:只能送你到這里了。然後就轉身去值班了。


楊小悅:

有一次我們家母上在炸湯圓,我站在旁邊和她聊天,突然一個湯圓炸開了,油花四濺⊙﹏⊙ 我媽立刻一隻手擋在我身前很緊張的大喊:快跑!!!當時我就愣住了,不知道我媽在幹嘛,然後就是爆笑,哎呦我滴親娘啊,太可愛了~
笑著笑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附上剛剛做的油炸湯圓,技術有點差(>﹏
更新2016年8月12:
今天在家腦袋抽風炸地瓜丸子~不要太成功~事實證明,油太熱,火太大,翻身不及時,妥妥糊 已經看不出來本來面目了 廚藝和人生一樣,總有起伏~~~


喬維里:

想起幾年前過年時候的一件事。

年三十,年夜飯。
那年我們家人聚得特別多特別齊,大人小孩,在酒店裡擺了兩桌。

熱鬧又熱乎。
酒過三巡,菜入五味。
燒菜冒著騰騰的熱氣,
兩個空調開了特別足的暖氣,
還有大人們的酒氣,喧嘩聲,
我脫了大衣,毛衣,捲起襯衫袖子,還是感覺鼻孔有透不過氣的乾燥。

阿么不停地給我夾著菜,
我又幹掉了一塊羊排。
嘴裡特別辛辣。

我仰頭想,好想喝酸奶啊。

然後扭頭跟我阿么說,空調太悶了,我想出去透透風。
我媽一邊跟大伯聊著今年的生意如何如何,一邊叮囑我不要走遠,穿件大衣。

樓下酒店大廳的電視已經放起了春晚,
那時候應該晚上9點多了。

我走到路中間把外套拉鏈拉到頂。
那是片挺熱鬧的商業區,
但那時路上幾乎沒有什麼人了。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那麼空曠的商業區。

好想喝一杯酸奶啊。
還是這個念頭。

我四處搜尋著便利店。
四處的便利店都關著門。

終於,我走到了那條路的十字路口,
對面有一個便利店亮著燈,開著門。

我趕忙推門進去。
看到便利店的一側,幾張供人休息或者吃點速食的桌子上,坐了一個穿著駝色毛衣的姑娘,在撐著下巴盯著玻璃外發呆。

那個姑娘我認識,
中學同學。

我拿著買好的酸奶往桌子旁走去,叫她的名字。
她扭頭回來,看到我,發笑。

這么巧啊,她說。
我說是啊,你在這幹嘛。

「在旁邊餐廳吃年夜飯,我覺得太悶了,就想出門買個酸奶喝。你呢?」

我笑著晃了晃手裡的酸奶,說,「一樣。」

她又笑,酒窩比以前當同學的時候深了。

那個便利店在那片商業區的一個十字路口,
她在對面那條街的某個餐廳吃年夜飯。

我們都苦於太悶熱的包間而逃逸到那個小便利店來。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我體會到了這幾年來最寧靜的時刻。

便利店有兩個店員在收銀台嗑著瓜子,
一個小電視里也放著熱鬧的春晚節目。

忽然不遠處放起了煙花,
我說,看,那邊放花了。
她說,我這邊被一個電線桿擋住了。
然後她慢慢把身體往前傾,靠近桌對面的我。

她看煙花的時候一直在笑,
拿出手機抓拍了幾張,給我看,問我拍的好不好。
我指了指她脖子上有一片紅點,問,怎麼了?
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剛才吃羊排,過敏了。

我笑著捲起袖子給她看手腕,「一樣,癢死了。」

她從拎包里掏出一管葯膏,遞給我說,「你試試這個。」

然後我們倆又在便利店裡待了一會兒。

期間,又有幾處,我們那個視線範圍內能看到的夜空,放起了煙花。

期間便利店的小電視機里有小品的笑聲和團圓的歌聲。
期間她接了一個電話我接了一個電話,都是在催著我們快回去,多吃點菜。

期間她給我聽了一首我以前沒聽過的歌。

期間我誇了她那天戴的項鏈真好看。

然後我們酸奶慢吞吞地喝光了,準備離開便利店。

店員對我們說,新年快樂啊。
我們回他們說,新年快樂啊。

她往那條街走,我往對面一條街走。

她叫住我,說,新年快樂啊。
我說,你也是啊。

熱鬧里的安逸。

從那之後我還沒有見過她。

前幾天下大雪,
我刷朋友圈看到她發的照片,
她在英國了,雪下的比這邊大很多,今年她爸爸媽媽去英國陪她過年,一家三口要比試一下誰包的餃子比較好看。

我評論她:哈哈,記得喝酸奶哦。
她回我:嘿嘿,記得少吃點羊排喲。

這是我想到的最溫暖的瞬間,
不算瞬間,是一段時間,

我們在喧鬧的大年夜裡,於寂靜的街道和便利店裡的偶遇,
然後共享了那一段時刻,和幾簇煙花。

其實也算瞬間,很多瞬間,
我叫她她笑,
她看煙花用手機拍照,
她撓著脖子上過敏的紅點,
她撩著額前的頭發喝酸奶,
她遞給我葯膏,
她說新年快樂。

還有那晚沒有月亮的天空,被煙花偶爾點亮的天空,
寂靜的街道,
便利店裡的酸奶和瓜子,
出門呵出的暖氣,
商鋪門口的福字與春聯,
路上小孩兒放的炮竹碎屑。

不知道今年年夜飯的中途,
我會不會接著想喝酸奶。

.


東曦:

看完吧這個世界真的很溫暖


六了個哥:

2017.1.17修改。
看了很多答案,忽然想起來兩年前秋天的一個夜晚,那是我當兵的第二個年頭。
那天下了一場小雨,晚上很冷,我站21-24的夜崗。連隊門口修路,地面被挖的坑坑窪窪的,還有很多積水,沒有路燈。
連隊前面是家屬樓,人們晚上回家都要從我們門口進來。
因為站夜崗是不能開燈的,周圍漆黑一片,而且站崗很無聊的,所以每當有人走過來的時候,我都會用強光手電幫著照一下路面。
就這么陸陸續續過去好多人,當我為一個三十齣頭的女人照完路之後,她過來站在我面前在包里翻出一包女士香煙,塞到我手裡說:「同志,謝謝你的照明,我身上也沒帶什麼東西,這包煙你拿著抽。」
我受寵若驚,連忙說:「您千萬別這樣,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我們部隊有紀律,不能拿民眾的東西。」
「沒事沒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一包煙不算什麼,沒人會和你們領導說的。」那女人把煙往我崗亭里一扔就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我摸了摸胸前的國防服役章,忽然覺得這個夜晚好像沒有那麼冷了。


魚魚:

小時候,我在城裡上學,過年時回鄉下阿公家過年。
大年初一,按風俗是要挨家挨戶地去拜年,小孩子還能要糖。那時,糖分好多種,有最便宜的硬糖,有大白兔之類的奶糖,再好點還有金幣和花生狀的朱古力。過年發的糖是臉面,村裡各家都會盡力買好的,一把把抓給登門的孩子,來的孩子越多福氣越多。
新年一大早,我就跟著鄰居哥哥和姐姐出門拜年(要糖)。一家家走過來,糖要了一大包。走到一家特別矮的房子那裡,哥哥說,「這家不去拜年了,窮死了,年年拿幾分錢的硬糖給我們。」
我好奇地張望,這個房子特別矮,進家門需要往下走幾個土台階,磚牆只有一人多高,上面用很差的板子做屋頂。一個老阿公和老阿么站在門里,只有半個身子露外面,他們臉上帶著一種討好的怯怯的微笑,說,「孩子,來呀,來呀!」哥哥拉著我就走,「不給好糖,還想沾我們福氣,走!」一大群人就一起走開了。
我被拉遠了,回頭張望,看阿公阿么臉上露出失落的神情。我突然想哭,甩開哥哥,跑回到阿公那去,特別認真地跟他說,「阿公阿么新年好,祝你們家興隆發達!」
阿公開心地把我抱進家,怕我走台階會摔。進去後,大概窗子被稻草塞住的原因,家裡特別暗,一個像樣的傢具也沒,黑乎乎的桌子上散著一包硬糖。阿么把硬糖倒了一半給我,手抓不下,就塞到我棉服的帽子里。
我正在拒絕,突然被一個小男孩拉了一下,把幾顆糖塞進我手心,「好糖,給你!」我嚇了一跳,太黑,都沒看見角落裡的他。我攤開手仔細看,是兩顆大白兔和一個金幣朱古力。男孩對我說,「我就這么多,都給你了。是姑姑給的,別人家我不稀罕去要。」
男孩的眼睛在昏暗的屋裡亮晶晶的,我再看阿公阿么慈祥的笑臉,覺得矮矮的小屋子暖洋洋的,獃著很舒服。
回家後,說起這件事,媽媽了解到這男孩的父親去世了,母親有天走了就沒回來,是阿公阿么獨自帶著小孫子。媽媽給我裝了一袋奶糖和朱古力,還在裡面埋了一張50元,疊得小小的藏在袋子里,叫我送過去。我那年寒假就和男孩玩得挺好。
再後來,我上學時還跟男孩通過信,外地上大學後就慢慢失去聯系。希望他一切都好,希望阿公阿么還健康。我會永遠記得,昏暗的房子里,相依為命的一家人露出的溫暖的笑容。

看到有人評論說,城市裡人情缺乏。是的,我們在巨大的城市裡,因孤獨而焦慮。缺乏信任的時代,對陌生人釋放善意確實不容易,但小時候我能擺脫阻攔的手,成年的我也希望自己一直有勇氣表達善意。


阿寶:

很多年前的一天早晨,我被父母小聲爭論的聲音吵醒
「你怎麼不給孩子熱好的包子,全是這些面發的不好的!你看看這個!這么小!」
「你知道什麼,孩子愛吃半發面的!」
「放著這些好包子不給孩子吃!」
「她就愛吃這樣的,我不比你懂啊!」
兩個人因為給我做早飯就這么吵了起來,我爸想把那些好看的,又大又白的包子熱給我吃,而我媽知道我愛吃面發的不好的,最好是油已經透在包子皮上的那種看上去不怎麼好看的包子
他們怕把我吵醒,在廚房裡壓低了聲音吵了一架,而我躺在床上,忽然感覺無比的幸福


我家有個肥蟲蟲:

阿公已經八十多了
阿么去世快三十年了
以往家裡聚餐的時候 阿公總會爬到桌子上 把阿么唯一的照片從牆上摘下來 認真的擦乾凈 擺在身旁一起吃飯

前年過年 阿公現在年紀大了沒法爬高 大家都在忙 我有點恐高不敢上矮梯
阿公喊哥哥幫他 哥哥說忙呢 一會兒
吃飯的時候 阿公說他不餓 勸了好幾次他都不肯吃 只好給他剩了一點等他餓了吃
大家吃得差不多時阿公拄著拐棍過來小心翼翼地說 「能幫我摘一下照片嗎」
哥哥幫阿公摘了下來
阿公開心地挺直了自己的駝背 抱著照片 端著兩個碗回了房間
他把阿么的照片放在桌上 一個碗放在照片前 對阿么說 「孩子們都長大了 有他們的日子要過 不過你放心 我一直陪著你呢」

一夜之間多了好多贊
解釋一下
以前都是阿公自己摘或者大爺幫忙 那年大爺生病卧床 本來三個人的活只剩了兩個人做 我們這邊大年三十那天要做很多事 而且都得按點 什麼十二點貼春聯兩點放鞭炮之類的 如果摘照片要先去房頂搬來梯子然後摘 摘完放回去梯子 實在沒時間顧


健康中國:

照片中的這個男孩患有先天性青光眼,從小到大他做了很多次手術,然而他才八歲。

一般來說,青光眼的孩子,真的很不容易,從小就可能會很內向,或者脾氣很暴躁。因為青光眼患者需要一直使用降眼壓的眼藥水,因此他們的配合度也是很重要的。青光眼患者幾乎每隔半個小時就需要滴一次眼藥水。降眼壓的眼藥水至少有三種,一天滴眼藥水的次數可能在12~16次甚至更多。

這個孩子在中山眼科中心就醫,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來了,但是,對於這位護士卻是第一次見。可能是因為難受,術前術後用眼藥水,男孩都非常不配合。科室的其他護士來滴眼藥水的時候,也都是一場大戰。每次滴進去眼藥水,孩子又哭出來了,既很浪費,也沒有效果。

照片中的護士,把自己也當成一個孩子去跟他交流,對於男孩的刁難與取鬧,她完全不放在心上。她和男孩分享自己家的小侄子小侄女的照片,尤其是那些她跟孩子們一起刷牙吃飯的合照,開心,溫暖。上下班都來和男孩玩一下,就這樣,男孩和她一點一點親近了起來。之後,每次這位護士下班,男孩都特別不捨得。

小孩出院那一天,護士去跟他和家屬做宣教,趁機和小男孩說:「一定要聽爸爸媽媽的話,按時配合滴眼藥水,要吃多點飯,快快長大。」說完,摸摸他的頭,便趕著忙去了。

過了一會兒,當護士路過男孩的病房時,男孩把她拉進了病房,一臉神秘地說有悄悄話要告訴她,他俏皮的招招手,示意她彎腰,趁她不在意,男孩抱住她的臉,深深的吻在了她的臉上。

感謝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陳慧清護士帶來的溫暖小故事~


Aligirl:

1.做高鐵時旁邊一個小男孩哭得好厲害,我沖他一笑,結果小傢伙立馬不哭,咧嘴就笑,下車的時候還揮著小手跟我說拜拜;

2.去支教的時候冬天特別冷,渾身哆嗦手凍得通紅,結果我教班上的一個小姑娘立馬把手套摘下來遞給我;

3.周末去銀行辦事,因為不清楚路況,找了好久走進銀行都快下班了。工作人員就問了下我要辦什麼業務,然後一直強調快要下班了。我嘟囔了一句:「啊,剛好下班了啊,我跑好遠才找到的呢。」旁邊保安大叔聽見之後趕緊走到櫃台然後沖我揮手喊:「小姑娘快到2號窗口來,我跟她說了,這邊可以辦!」

4.初二的時候為了給我爸過生日,自己特意攢了零花錢,買了一個蛋糕寫了一封信,因為實在不好意思當面跟我爸說矯情話。結果聯考之後整理東西,不小心翻到我家的戶口本,才發現我爸一直留著那封信,打開還是當年稚嫩的幾個大字:老爸生日快樂,女兒永遠愛您;

5.高三暑假參加夏令營認識了一個女生,說有一姐們跟我考到了同一所大學。後來聯系並相見了,雙方父母在火車站送別,突然聊到生日,才發現我倆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有種煙花在夜空中「嘣」地一聲綻放的感覺;

6.前任是體育生,訓練完一天之後特別累。那段時間是期末考,我會經常背很重的書,他也會在晚上訓練完之後來圖書館找我,他看見我之後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掂我書包,然後立馬搶下來背自己肩上,加上他自己也背雙肩包,有次他舍友看見了還嘲笑他怎麼那麼背,但是每次回憶起路燈下前一個書包後一個書包背著的他時,都覺得心暖得要化了;

7.啊,還有好多溫暖的瞬間,比如你們看到這個答案被溫暖了然後還點贊的時候~ ◉‿◉


張兆傑:

1,

國中時,學生們興起上網咖,紅警半條命,我亦不能免俗,省下飯錢去干。

我見過好幾次,學生家長找到網咖上演虎毒亦食子的,相信假如他們手裡有刀,一定會把兒子當場閹了。

我的飯錢不多,攢起來也不夠上多會,於是找父親要,他問是不是去網咖啊,我說是啊,他就給我錢,末了跟一句——「別告訴你媽」。

很簡單的一句話,在我聽來卻震耳發聵,從此以後……當然還是會去網咖,還是會要錢,但不玩的時候,會比過去更認真勤奮的學習。

十年後。

父親打了一輩子麻將,他為人正直善良,樂於助人,一輩子只有朋友對不起他,他沒負過朋友,不曉得為什麼街坊因為他愛打麻將就背後嚼舌根,無非就是沒錢么。

母親不讓我給父親錢,說給多少全輸了,但我總是偷偷給,每次給了,都跟一句——「別告訴我媽」。

每當這時候,我都開心極了,心中溫暖的像開出一朵花。

2,

小時候,因為一些歷史遺留問題,我和弟弟分居兩地,只有寒暑假能在一塊,平日里媽媽管的嚴,上班時會把我鎖在家裡,所以陪伴我的,只有遊戲機。

那是個86合1的遊戲帶,先帶大家感受下遊戲的名稱。

  • 決戰
  • 大決戰
  • 末日決戰
  • 未來大決戰
  • 鐵血決戰
  • 決戰吧
  • 決戰Ⅱ

是不是看的熱血沸騰,準備開幹了,但坑爹的是,所以這些名字點進去,都是《魂斗羅》啊!!!

而且都是一代啊!!!

你妹啊!!!


那時候,握著紅白色的手柄,點開遊戲,我只能選擇1。


進入到遊戲,我孤零零的一個人,面對著壞蛋和強敵。

而且,有心的人會看到左上角,是的,還特么是三條命,當時幼稚如我,還不懂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BAB這種逆天黑科技。


我早已忘了當時在想些什麼,命運嗎?不是,那時哪懂什麼命運。

下面穿紅色衣服的是個LOW逼,只會發小米粒一樣的子彈,速度極慢,我根本不瞧在眼裡。

但我沒有很快乾掉他,因為後面的路太難,我還沒做好準備。

他就那麼傻傻的開著槍,一槍又一槍,有一瞬間,我忽然覺得他可憐,因為沒有同伴來支援他,他和我一樣。

也是一個人。

有時候我會故意跳下去,左右跳著挑逗他,但不開槍。

我時而在草叢上,時而跳進水裡,看他被我捉弄的像個傻瓜,有時候玩三分鐘,有時候玩三十分鐘,到了最後的最後,我竟然對他生出感情,捨不得殺他。

再見了,朋友,不過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然後,就是我一個人的冒險,手氣好時,就走得遠些,手氣差了,就很快掛掉。

反反覆復,一次又一次。

我不斷的閃轉騰挪,練著技術,憧憬暑假到來,可以和弟弟雙打,然後保護他,讓他看到從來也沒有見過的第三關,運氣好了,還能看看第四關,甚至第五關。

我就那麼跳啊跳,跳啊跳,不知疲倦。

可是人跳的快,時間卻慢的很,暑假老也不來。

我總是祈禱,時間你快些走啊,好不好,好和弟弟在一起,等爸爸經商回來。


後來我的技術越來越好,已經可以三條命挑四關。

可是在我心裡面,卻開心不起來,因為無人見證,只是一個人的華麗。

生日蛋糕雖好,但只有一個人吃,又有什麼意思。


終於,我遇上了強敵。

是個體型比我大好幾倍的壞蛋。

壞蛋是弟弟的專用語,他總結出一條規律,遊戲里所有體型比我們大兩倍以上的,都是壞蛋。

我以為總結的很好。


這一次,我恐怕不能全身而退。

我按下了暫停鍵。

胸裡面那個小東西通通跳著,手心裡滿是汗,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倒在這里,因為只剩了一條命。

我一點都不怕死,因為還可以重來,可是這時候,多麼希望,弟弟會在身邊,那時候我應該還有五六條命,而他早掛掉了,他會可憐兮兮地看著我,想借一條,我必然不會輕易給予,因為……他的技術實在太臭了。

「只准借一條喔!」

弟弟得了准許,開心萬分地按一下,DUANG一下從天而降。

可惜啊可惜,他還是很快掛掉了。

他很聽話,再不吱聲了,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幽怨,怪那個殺掉他的壞蛋。

每當這時候,我都會盯著電視,目不轉睛的說:

「等一下,等他閃起來快死的時候,再讓你出來。」

一聽到這話,弟弟準會激動地點起頭來,似乎少點一個,我就要反悔,然後脫口而出:

「等會我給你洗碗。」

還是弟弟最了解我,從小到大,我最討厭洗碗。

前兩天還和朋友聊天,我說最喜歡夏天和冬天,也說不出太具體的理由,剛剛忽然想到,大概是因為夏天有暑假,冬天有寒假,而鎖在了春天和秋天的我,會迎來弟弟,開開心心的打遊戲機。

我最喜歡並肩作戰,不管能走多遠,能走多遠都好。


哪怕並肩受傷,能和兄弟一塊,也是好的。

我會說,剛剛你要是能吃上那個散彈就好了,幹嘛非要吃棉花彈。

弟弟說,棉花彈好看啊。

然後我就會一陣無語。


時隔這么多年,玩了那麼多遊戲,有刺激的,有心動的,有恐怖的,有太難的,但要我選一款最印象深刻的出來,我還是想回到二十多年前的那個夏季。

那一天,蟬叫的人心煩,太陽曬的濃烈,我和弟弟剛吃完冰棍,他拿著黏糊糊的手要去碰手柄,我說先洗手去,他就聽話的去洗。

然後我們打開遊戲,那是他第一次玩。


我拿著主手柄,是藍色的那個,他是紅色。

開始遊戲後,他始終愣著不動,我說你走啊,你怎麼不走。

他說:

「你是哥哥,你應該走在前面。」

關於你的Aorqu昵稱,有哪些寓意、由來或故事? – 張兆傑的回答


七七:

那天我走進教室的時候很安靜很安靜,我在邊翻書邊準備問一下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的時候一個孩子蹭蹭蹭的跑上了講台:

「老師,送給你。」


Feifeimao:

溫暖的往往都是細微小事。

沒有親身在那個氛圍里,很難想像一些生活中的小細節也能直擊記憶深處。

比如那時候還和初戀在一起。

有天她打電話給我,我那時因為某事很煩悶,不想多說話。她聽出來了,問我是不是心煩。

我說是。

她說那你不用說話了,我彈個曲子給你聽。

然後她把手機擱在鋼琴上開始彈,我就拿著手機,站在車流滾滾的馬路上聽完了整首曲子。

時隔那麼多年了,什麼曲子我都忘了,但這一刻的感覺好像永遠也忘不掉。

還有一次是也是念書的時候, 上董茂雲教授的比較法的課。

因為早上睡懶覺起的晚,去教室的時候已經遲到了,就在路邊攤隨便買了個煎餅果子帶進去坐在後排。

不好明著吃,就等老師寫黑板的時候撕兩口。

這樣花了半節課,把餅吃完了。

下課的時候,董老師突然走到我桌前,拍拍我肩膀說:以後早飯要好好吃。

說完就走了。

到現在還記得那天陽光撒進冬天的階梯教室,細小的顆粒在陽光里懶懶得飄著,很溫暖。

這么小的事,怕是他自己早就記不得了。


蘇佩里:

前不久有個旅行團在駛往西雙版納的途中大巴發生側翻,車內二十多位老人無一例外都受了大小不一的傷。傷得最重的一位已經截肢,還有躺在重症監護室里,至今昏迷不醒。

我那天跟領導前去慰問傷員,我負責採訪。

院長將我們接上二樓,醫院病房住不下,許多白髮蒼蒼的老人都躺在過道的簡易擔架上,有些只是擦傷……這時候有個老阿么,看樣子已經年過古稀,滿頭銀發,臉上一塊青色的淤斑很明顯,手還包紮著。她看見我們,將我們攔了下來,然後喃喃地問:「你們是電視台的嗎?可以幫我找一個電腦包嗎?沒人幫我了,你們一定要幫幫我……」我很好奇那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包,但院長說:「昨天消防大隊的已經把所有的包裹都拿出來了,一共找出四個黑色的電腦包,都讓她來認了,卻沒有一個是她的。估計是撞到了腦袋,頭腦發昏,不用管她,她已經變得神經兮兮,沒遇到一個人都讓人家幫她找電腦包……」

領導走了之後,那個老人還跟著我,不肯離去。

我認真地問她:「你要找一個什麼包?」

老人突然間哇哇地哭了起來,她說那是她閨蜜的電腦包,現在她閨蜜還在昏迷中,她還有高血壓,醫生也不讓她去重症監護室看她,這次外出旅行也是她出的主意,因為這個老閨蜜的女兒一年前癌症去世了,她整天只是對著女兒的相片哭泣,這次好不容易說服她一起外出旅行,帶她散散心,卻不想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個電腦包里有個ipad,存著她女兒所有的照片,所以務必要幫她找到那個電腦包。

聽完老人的傾訴,我的心瞬間被擊痛。

我說我盡力吧,我讓老人對著鏡頭說了幾句話,盡量減輕她的痛苦。

對於能不能找到她的包,我想根本沒什麼用處,走出醫院,我當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卻沒想到,過了幾天,同事說外面有個人找我,我走到門外一看,竟然就是那天那個銀發老人,她顯得神采奕奕,臉上的淤青早就好了,她抱著一大束玫瑰花,一看到我就把花送了過來……

她說她是特地來謝謝我的,電腦包終於找到了,她的閨蜜也醒了過來,現在一切都好轉了。

我接過老人的玫瑰花,我從來沒收到過玫瑰,也沒告訴老人,也許我根本沒幫上忙……但一瞬間,我突然明白,所謂的浪漫不就是這么一回事嗎,雖然已年過半百,但她們心靈的那種友誼毫不褪色,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愈發芬芳……有多少人能無怨無悔地為自己的朋友四處奔走忙碌呢?

那一瞬間,有一股暖流從心頭流過,那足以溫暖我的一生。

抑鬱症患者都在想些什麼?他們的心態是怎樣的?​图标


瀟峰學長:

昨天廣州有位姑娘想要輕生

發了一條告別微博

「努力過了,撐不下去了」

有時候

絕望無助

生命的隕落

可能就在一瞬間

在這樣的時刻

你總能發現

世界上有好多人在大聲愛你

網友們不僅在網上給予她溫暖

這種善意也延續到了現實里

故事的最後不是世界向你說了拜拜

而是

當善意如潮水般湧來時

再殘酷的世界也能被一顆顆溫暖的心融化

人生總有不如意的事

但我們都愛你

小小安利一下我關於語言學習方面的千贊和萬贊回答:

自學考雅思 7.0,要做到些什麼? 怎麼學?​图标有什麼相見恨晚的背單詞方法?​图标怎樣才能從英語很糟糕的人變成英語很厲害的人?​图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