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輩子普通人是一種怎樣的生活體驗?

問題描述:我所說的普通,更多的是指己對於自己的一種定義,也許在有些人眼裡你算成功,但是只要你真心覺得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你就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1.簡單介紹一下自己,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認識到自己很普通?(請一定要介紹自己,畢竟每個人對普通的定義不一樣) 2.你如何和普通的自己一起生活下去? 3.你有沒有經歷一個時間節點(也可以是一段時間),從這個節點開始你不再憂愁,每天都可以過的很開心?
, , , ,
絲卡蒂:
第一次答題。

我就說我的經歷吧。

我一直覺自己還算是聰明,長的還算是看的過去,所以小時候一直都覺得自己是挺特別的一個人的。

直到後來有一次和爸爸去看棒球賽,跟爸爸在退場的時候被人流沖散,迷失在人群中。我被人山人海的觀眾所震撼,想到這個運動場里的人不過只是這個城市裡的一小部分人,更別說在整個國家乃至世界中更是不值一提。

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對整個人生的看法也發生了變化,於是我開始嘗試改變自己,也做出過許多在別人看來怪異的舉動。我嘗試過聯系外星生命而在學校操場上畫過那卡斯線條,也試過每天換不同發型,加入各種社團,或者交各種類型的男朋友。可是這些從來沒改變我對作為一個普通人對平凡渺小的絕望,直到我上了大學,遇到了那個人–我就叫他S吧。

我倆本來不是一個高中的但是是一個城市的,以前沒見過,大學剛開學開班會的時候他在我後座,還主動跟我搭訕,本來我對這種普普通通的男生沒有什麼興趣,不過我總感覺他的聲音似曾相識,所以偶爾會跟他講講話,聊著聊著就熟了。後來有一次我抱怨現在的社團都太無聊了,他就鼓勵我建個社團。然後他幫忙跑教務處啊,找輔導員簽字什麼的各種跑來跑去。於是,我們一起辦了一個社團,我們社團的口號是讓世界變得更加熱鬧不再那麼平凡。

社團有了得有人吧,後來我們加了個喜歡看書不怎麼說話的小萌妹子,小雪,然後我又從高年級拉來一個大胸正妹阿奈學姐,後來還有一個自己來申請的,說話有點娘炮的古大叔。話說別看小雪不怎麼愛說話,遊戲打的可好了,連那倆男生都不是她對手。而奈學姐,絕對是那種童顏巨乳類型的

(贊到100我就發奈學姐的照片。)

哎,總之大學這幾年,跟他們的故事太多了,我下次有時間再詳細的寫,我還是回答題主問題吧。

我們一直都在做不讓生活那麼無聊的事情,我們搭了自己的網站,建過樂隊,拍過電影,一起去國外畢業旅行。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慢慢的我也發現對S有了一些微妙的感覺,而後來在一起做的更多的事情,已經不那麼單純的是為了讓生活不無聊讓自己不普通了,而是單純的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快樂。有時候我在想S就是我這個世界上唯一想在一起的人吧。

————-
回來一看居然真的上一百了,這禍闖大了…
好吧,按照約定上圖,我們的一張合影


不鳥萬如一:


匿名用戶:
人都會經歷這樣的階段——從一開始因為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到明白自己的天賦其實只夠自己做一個不錯的普通人,然後人就長大了。 ——笛安 《姐姐的叢林》

現在我理解了這句話。

從命理的角度來看,不普通的命指的是入格、有吉、無煞、有運,算是萬里挑一;從世界的角度來看,不普通的人指的是站在各行業、各地區、各領域的頂尖的人,至少是值得寫入正史的歷史人物,算是十萬里挑一。
以三國時期來算,總人口不過數千萬,名垂青史的不過數百;民國時期四億國民,大師雲集將星如雨,能在史書中有一席之地的,也不過數千。

我把人簡單的分為七個等級:(本來做了圖,但是Excel自殘兩次,遂放棄)
傳奇:十萬分之一
優秀:千分之一
聰明:百分之二十
平凡:百分之六十
庸碌:百分之二十
愚蠢:千分之一
奇葩:十萬分之一

我有機會接受大學部教育,能夠衣食無憂的在這里上網,還有機會去探索自己是否普通,我個人覺得這已經是幸福。我沒有淪落成這樣:待富者 非洲_百度圖片搜索,就已經不是最慘的一批了。我還僥幸算是伶俐,聯考能排在全省百名之內,能在北京紮根,能有自己苦逼的職業追求,雖然普通,但是我很知足。

我也曾經希望我是個天才,也曾經抱著吉他睡著希望翌日能獲得「音樂」技能;但後來我認識到上天賜予我的天賦更多在於搜集、記憶、邏輯、靈感、鼓舞、執著、溝通,於是我便慢慢放棄了那些不切實際的美夢。

我很不幸,在校期間雖然學業上被碾壓,但是其他項目上也碾壓了別人,給我一種虛幻的成就感。直到工作兩三年以後,我才認識到我很普通,才開始腳踏實地的做工作,而不是夢想獲得主角光環。

當然,夢想還是要有的,好好練一兩門本事,萬一不小心實現了呢?上天慷慨的給了每個人一些天賦,但是很多人就把天賦浪費了,從此甘於平凡;有人幾十年如一日堅持下去,驀然成就自身。


不洗頭發:
首先聲明,我真的是一個普通人,長象普通,家境普通,生活普通,普普通通的活著,等著普普通通的死亡。
對於你的問題我倒是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作為一個普通的人,我本來很有資格回答的。但就好像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你心裡想法會不會改變。也許別人的幾句奉承或者虛偽的客套都會讓我覺得高人一等,在這一刻,我已經不在普通,我的心,波動,不停。
我依然還是那個我,普普通通,我會看著小狗傻笑,我會抱怨父母的嘮叨,我會猜測對面的你的想法,我會討好陌生人,我會給老人讓座,我會對著手機屏保發呆,我會傻傻的等著qq對面的人回復。我想,你也許不同,但此時,我與你同在。


酋長薩爾:
覺得未來的自己會很屌,
但是這一天始終沒有來。


二爺和軟妹:

公司樓下的健身房,幾乎每個工作日早上5點到6點,科比都會來健身。

對,就是看盡凌晨四點洛杉磯的科比。

也是,被媒體拍到說退役後發福的科比。

健身房裡其實有個小籃球場,

經常會有肌肉在陽關下熠熠發著光的男生們在球場上揮汗如雨。

從來沒有見過科比上過這個場。

理由也許跟乒乓界大魔王張怡寧退役後說的一樣,

跟他們打球,我都出不了汗。

科比固然強大,但他在NBA球場上也不再打球。

不管他是不是選擇急流勇退,

歲月總歸是無情,

面對比他年輕十歲的庫里這樣的新生代們他力不從心。

現在,健身房裡的他和很多健身房裡別的健壯美國人一樣。

每天早起,來健身房跟著教練健身。

不管他之前在球場上是如何榮耀加身,

甚至現在仍然靠著絕頂的商業頭腦,掙著數不過來的鈔票。

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美國中年男人,

大部分時間也許仍然過著大部分普通人能過的生活。

我很開心,為他,也為我自己。

為他開心,因為他能從聚光燈下回歸普通人的生活,看起來過得很安逸。

為我自己開心,因為我是個普通人,正過著所有人最後都會過並且都必須過的生活。

小時候,有一句話經常被父母和老師提起。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所以,從小到大,我們吃苦,為了去贏。

考試的分數太容易給我們一個贏的標准。

去比去贏也許曾是我們生命很大一部分甚至是所有的價值。

可是我們從來不問去贏的究竟是什麼以及為什麼要贏。

就這樣跟人比,贏過他們,

跟更優秀的人比,贏過他們,

這樣來獲得來自於外界的認可和對自己的估值。

在過去人生的某一小段路,

也許你曾是國小班上的學習委員或者班代,

也許你曾經考試班級第一年級第一,

隨著你當時的越來越優秀,

你能去到更好的國中高中,

也許你甚至接著考學校縣里市裡省里第一,

也許你去到非常好的大學,

也許你甚至到大學里仍然非常優秀,

接著讀研究所又抑或進入職場。

總有一天或者甚至在這很早以前,

你也許已經發現自己其實就是普通人。

或者你的輝煌只存在於曾經。

你是怎麼想的?

你要怎麼辦?

記得在清華讀大三的時候,

有一天在六教上完晚自習,準備回宿舍。

剛出教學樓,突然間身後是重物狠狠撞擊地面的聲響和液體噴濺的聲音。

就在離我不到五十米處,

一個年輕的生命,就在那一瞬間,走了。

很多優秀的大學里,這樣的事並不是異常罕見。

其實還有很多人,雖然沒有放棄生命,

但懷疑人生,抑鬱寡歡。

在來到這里之前,

他們也許一路披荊斬棘,

所有比試他們都是勝者。

他們帶著榮耀來到更大的斗場,

終於發現自己並不能永恆地贏下去。

可是贏就是他們此前生命的全部意義啊。

不能贏了,那生命的意義在哪裡?

不管你發現自己普普通通的那一刻發生在什麼時候,

是在你的國小、中學還是大學,

甚至你已帶著聖光進入職場,

甚至像科比,你已指點江山,叱吒風雲,

甚至你覺得你已吃夠了苦,成為人上之人,

但總有一天,你總會發現,你還是一個普通人。

之前一直被身邊親人和同伴的浪潮推著走,

被世界的眼光推著走,

被自己好勝的自尊心推著走。

就這樣走著走著,

一直和身邊的人比著比著,

有一天要麼發現沒什麼可以比的了,

要麼發現比不過了。

最終,你所需要過的生活,歸根到底,

仍舊是一個普通人過的生活。

於是,

有人輕輕放棄了自己的生命,

有人如行屍走肉般苟活著,

有人覺得自己到了大家所說的中年危機。

什麼是中年危機?

其實有中年危機的人其實已經在危機中很多年了,

就像溫水裡的青蛙,

只是終於到了水沸騰才發現自己的危機。

這一刻之前其實並不太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

或者自己對自己的預期遠高於現實,

終被現實打了臉。

可有人仍然想緊抓住身邊任何可以抓住的東西,

來證明自己尚有價值。

有些人可能通過婚外戀去證明自己魅力猶存。

有些人可能將這種想要贏的慾望加到子女身上,

子女的贏似乎通過血緣關系能將新的價值傳遞回父母身上。

可是沒有任何一樣是持久的,

終究終究,

你還是會回歸一個普通人。

在斯坦福念書的時候,偶爾會遇到扎克伯格。

在校園附近的壽司店、拉麵店、中餐店,

或者周末火爆排隊吃brunch的咖啡小館。

身價幾百億美金的小扎,帶著老婆推著嬰兒車,

和大家一起在店外排隊,等著店員叫號進去。

真的非常非常欽佩小扎。

他一直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才華、財富沒有成為他的累贅和束縛。

生活的本質其實很簡單。

做自己愛做和擅長做的事,

陪伴自己愛和愛自己的人,

莫問前程。

很要好的朋友Sam斯坦福畢業之後在紐約創業,

優秀又追求生活品質的她,

在創業初期,不得不繫緊褲腰帶,省吃儉用。

剛去紐約的前一個月,跟好朋友們吐苦水,

生活品質嚴重下降,心裡不太開心。

昨天又和她聊天,

她說呀,省吃儉用,簡化生活後,

然後發現,其實不需要太多就能開心。

這讓我想起顏回。

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賢哉,Sam也!

以普通人的心態生活,並不代表我們就一定是平庸的人。

真正自信的人,對自己價值的判斷並不是來自於外界對他的評價。

只是要誠懇看清自己,透徹看清生活。

這也讓我想起竇唯。

大家都在說他市井騎電動車,發福謝頂擠捷運。

可是我反而覺得他的才華在平淡生活的細節里愈發顯得發光。

音樂才華,藝術造詣,並不會被普通人的生活所掩埋。

生活的本質,其實很簡單。

記得斯坦福有一名離諾貝爾經濟學獎很近的一位教授,

在給我們上最後一節課的時候說,

你們以後不管有多優秀,

成為公司的CEO也好,

成為成功的投資者也好,

在外人眼裡不管多光鮮,

你說一個字,就能驚動股票市場也好,

你回到家,

不管你說什麼,

不重複個三五遍,

老婆和孩子是不會聽的。

就像現在,你們交很貴的學費,

睜大眼睛,豎起耳朵聽我上課,

我回到家,

我說的話是最沒人聽的。

家裡,也是要聽老婆和孩子的。

對啊,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

做自己愛做和擅長做的事,

陪伴自己愛和愛自己的人。

過著普通人的生活,但卻真真切切是一個發著光的屬於自己的靈魂。

PS.

落筆處有點難過。

科比現在仍舊每天早上5點來健身。

我入職一個月了,一次都沒真的見過他。

因為我真的從來沒能這么早起來去健身房。

想要科比靚照,請大家點贊!

並悄悄關注微信公眾號「二爺和軟妹」。

軟妹爭取在接下來一個月早起健身,去跟科比合個影,以饗讀者。


山璺:
還是原來的老話,普通大學理科研究所一枚,成績普通,長相普通,家庭也普通不松不緊,生活狀態和大多數實驗型理科研究所一個樣,就是以做實驗為中心安排生活,只不過我心不太在上面(比如現在不去寫報告來玩Aorqu),只是當做應該好好完成的工作來進行的,但不覺得它應該佔用我的私人時間。閑暇時候讀書,聽音樂,旅行,泡博物館,逛美術館也比較忙,但是總體也沒搞出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來,永遠都在業余的水準上,屬於不高不低的層次。且可以預想到未來也必然是普通上班族一枚,以後上班要是忙一點就少做一點閑事,現在就是一個在人群中基本不起波瀾的普通人。

意識到自己普通大概分兩個階段吧,第一階段是在剛上大學到圖書館借書的時候。因為高中是很不錯的一所學校,高中生本來就比較天真,而且本校學生都相對比較自負,所謂的課外書讀得都相對多一點,嘴上不說其實心裡都覺得自己很與眾不同,頗有點高人一等的意思。剛上大學的時候其實學校圖書館很小,大概只有一間大教室這么大吧,新館正在建設,很多書都沒有拿出來,但是在那個昏暗的只能叫小藏書室的地方我才第一次真正感覺到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我沒有看過的好書,那麼多我甚至連皮毛都不懂的領域,我們學校的當時的可借書真的不算很多,我也只是偏好於人文學科,就算這樣於我都有那麼多未知的世界,那麼多可以去閱讀的知識,那麼多可以去領略的情趣,那麼超越學校超越圖書館這個小小的範圍,這個世界真是大得不敢想像,真正感覺到我真的只是很普通的一個學生。於是大學在上課作業復習之餘大部分的空閑都拿來讀書了,在人文領域內各種書多多少少都看了一點,哲學,政治經濟,武俠,散文,歷史,戲曲詩歌……越讀越覺得自己知道地太少,就算四年都在讀書還是感覺自己在這些領域都是淺嘗而已,「略領略領略滋味」而已,從沒能登堂入室,包括旅行、待在博物館美術館都覺得自己看得太少,想得太少,經歷得太少,越感到其實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個人而已。

等到考上研究所以後,生活安排就要圍繞實驗進行,一開始很不適應,覺得可以自己安排的時間少了,自己讀書的時間少了很多,尤其是哲學和政治經濟讀得少很多,因為沒有精力和時間了,有一種好像要被世界落下的感覺。在適應了半年以後感覺到了作普通人的第二個階段,還是那句話,我其實只是一個普通人,可能這項工作這個專業我並不喜歡,但我仍然盡力做好,一方面我必須給自己掙飯錢,另一方面盡管工作不大但總應該認真盡責吧,一個普通人也不可能一輩子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大部分其實都是不喜歡的事情,這么想想心裡就舒暢多了。覺得不再被讀書旅行這些綁架著,不再感覺被世界落下,既然我的時間精力有限,少讀一點哲學就多讀一點小說,看書的時間少了我就抽空多聽一點音樂,沒有遠行的時間我就抽空在本市活動,半天可以去聽聽崑曲,可以說是在研究所期間才開始真正接觸美術和古典樂,因為實驗間歇不長不短,十幾分鐘,看書很容易打斷思路所以就用來看各種美術的圖片和聽音樂。覺得無論讀書還是旅行還是其他的事情,都是生活的一部分而已,是讓我開心充實地過日子的事情,沒有必要特別為難自己,要求自己一定做到什麼,也許有這樣對自己要求嚴格的人,但我這樣晃蕩的普通人,應該就是這樣普通的一生,該工作就工作,能看書就看書,能幹什麼就幹什麼,真的沒有必要逼迫自己,順其自然就挺好的了。

這就是我和普通的自己愉快生活下來的過程了,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其中一些美好的回憶想必其他人也都有。

只是普通的自己難道就不值得珍視了嗎,不值得讓每一天都愉快充實,不值得讓一輩子擁有一些幸福美滿的經歷嗎,不值得自信滿足地生活嗎。我在做的工作,我在做的正事閑事從不是為了不普通而做,安於自己普通人的位置反而讓我覺得很鬆弛,愛好娛樂空閑不必糾結於他人的眼光,不必要考慮什麼格調境界,只需要我內心安寧滿足就好。

一直普通,所以覺得普通人鬆弛自在的狀態非常適合自己,好好生活,繼續普通就好。


一隻橘子:
我很想問個問題啊,什麼叫做普通人呢?

首先我連人都沒生過,我實在是沒法在這討論我的人生,所以我就說說我媽的人生。

實在慚愧,我們家祖上呢就沒有什麼有頭有臉的人,我媽媽的祖父是一個私塾教授,在那個年代至少也算是小有文化的人,至少有文化到在別人還吃不上飯的時候,他能一天娶兩房姨太太。我媽的父親是庶出,很小就出來做的學徒,這種家庭環境,讓我姥爺成為一個大字不識一個,但是知道子女不好好讀書就往死里打的人。在我姥爺的棍棒下,我媽至少憑著不錯的大學文憑再加上讀的是那個年代稀缺的計算機專業,出來工作起薪就拿到了800rmb。其實我一直覺得憑我媽的長相加上學歷,她能找一個比我爸更好的人。我爸是一個祖上窮了三代的貧貧農啊,國中學歷,但是和他們那個年代的大多數男人一樣,忠厚老實到死都會對我媽好。活生生的一個大學生就這么被我爸熬成了黃臉婆。

我媽的閨蜜們,一個定居美國,一個年薪百萬,說白了,就我家窮。我一直很好奇,我媽心裡就不會有落差感。再看看我媽平時在微信上分享給我的東西,什麼再不瘋狂就老了,靈魂高處,男人的帥有很多種有一種叫帶孩子,我簡直就快給跪了,這么白痴+雞湯+無聊的東西就是我媽的日常生活。我媽最愛看的電視劇就是那些家長里短的婆媳大戰國產電視劇,我家一櫃一櫃的書,她就沒翻過一本,計算機出身的人連電腦當機了都不知道重啟,因為褲腿針腳不齊能做4個小時的公交往返去討價還價,能把在我家屋後私搭停車場的潑婦罵走,這就是我媽。知道怎麼把大閘蟹蒸的最好吃,知道江南的河豚什麼味道,知道上海外灘的沙子有多軟,知道陝西哪家的羊肉泡饃正宗,知道海南的天有多熱,在三峽劃過船,品得出X.O的味道,欣賞的了梵高的星空,這也是我媽。前者生我之後,後者生我之前。我很好奇啊,怎麼生了我了就不知道出去玩了,用我媽的話說,她玩去了,誰養我啊。

我媽這樣的就是70-80年代廣大知識分子的寫真,那個年代造就出來的,最普通的一代人。他們就像茶葉,在生活一遍遍的沖泡下,慢慢變得無味,我們這一代人沒有機會品嘗到第一遍泡出來的茶的香濃,我們看到的只是現在如白水一般瞭然無味的他們。但是怎麼能說這茶不香呢?

我:」媽,你的樂趣是什麼「
媽:「我最大的樂趣就是看著我卡里的錢越多越好」
我:「媽,你能不能培養點除了掙錢以外的樂趣啊」
媽:「好啊,等你工作了我就去培養培養花你錢的樂趣」
我:」您還是保持現在的樂趣吧。。。「


匿名用戶:
帝都某理科學校的文科生,徹頭徹尾的普通人。每天的生活僅限於上課下課,回寢室吃外賣,玩電腦加熬夜。沒有女朋友,沒有參加任何學生會社團之類的組織,除了同班同學不認識幾個人,社交圈子狹隘,活動基本拒絕,聚會屈指可數,考試只能不掛,沒有任何特殊才能。應該很普通了吧。
我覺得剛上大學的人一般來說都會覺得自己很屌,有一股傲氣,畢竟原先都是母校里數得上的人物,但是後來稜角都慢慢給生活磨平了。我也有過,曾經想轟轟烈烈干一番大事,但是現在過著很普通的生活,簡單到重複,悠閑到無聊,沒人關注我,我也不太多的關注別人。有一段時間自己也挺迷茫,不知道這樣走下去是否正確,是否會失去很多東西,但是慢慢的也就習慣了。的確會錯過很多,比如你會失去很多鍛煉自己能力的機會,失去很多結交新的朋友的機會,失去很多體驗新生活的機會,好在我不後悔。我發現普通人反而有更多空間,有足夠多的時間和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讀書,寫文章,看電影,做視訊,和老朋友聊天,參加一些自己真正喜歡的活動,我覺得很快樂很滿足。
是啊,我是普通人,但是普通並不代表平庸,普通也並不代表從未被人看重。其實呢,每個人都不普通,你覺得普通,不過是因為沒有看到出彩的一面罷了。別人如是,你也如是。


梁迪:
奇怪了,今天年30晚,既然看到很多地府才能看到的答案


Aorqu用戶:
我十分好奇本問的各位答主:最近地府的wifi信號改善了?


匿名用戶:
排名第一那位姑娘的答案,還真是充分地體現了這個時代的典型的貪婪。當然,這種貪婪如果運用得好,也不失為一種上進的動力。

當你羨慕那些玩了好多項目的同學時,他們當中也許有一個在羨慕你,羨慕你感受到了歐風街的閑散,羨慕你增加了在路邊吃冰淇淋的經歷。啊,你不知道在逛完街滿身疲乏的時候,停下來舔一口冰淇淋是多麼美妙的體驗。

你羨慕他們沒有放棄玩遍了所有娛樂項目,他們卻可能在慨嘆瘋狂只是短暫,平淡才是常態,接二連三的驚險刺激讓心臟差點受不了,還不如安安靜靜的和喜歡的人拉著手散散步聊聊天。

你覺得排隊中途放棄是件多麼可惜的事,那是因為你把自己放在了「讓別人做主」的場景中,那個場景里,別人在興奮的談論著玩了多少新奇的項目,而你完全插不上嘴,只能默默微笑或暗暗後悔。你沒有想過那個「自己做主」的場景中,和你一塊排隊然後放棄的人是別人的男神/女神,他多麼想和她一起排隊然後放棄,然後將之作為向他人誇耀或在心中暗爽的源泉。這不是靠近不了才迫不得已去找那些娛樂項目嗎?!

說這些倒不是說你這樣想是不對的,畢竟一個年齡有一個年齡的想法。而雖然我說的看起來超脫瀟灑,我也有我貪婪的地方,我也希望值回人生的票價。

我只是希望你在保持這種貪婪的同時也記住一點,「芸芸遊客那麼多,誰也沒有特權」,當他在一個地方有所得的時候,在另一個地方也必有所失。倘若你真的什麼都不曾失去,那你真的是上天眷顧一般幸運,我希望你能如此。

===
回答題主:
1、差不多兩三年間逐漸認識到的吧,具體的懶得說。
2、柴米油鹽、老婆孩子熱炕頭。該掙錢掙錢,累了就休息,無聊了去娛樂,傷心了哭一場。
3、我還沒到那個境界。

如果可以做到隨遇而安(好吧,真正的普通人根本做不到),做一輩子普通人的體驗就與你每天的日子一樣,白開水一樣,沒有滋味,但細細品嘗下來,有無限的滋味。
如果做不到(這幾乎是肯定的),如果你運氣好,不會遇到太多令人為難的場合,那你也會過的很愉快;但一般來說,你會遇到很多無能為力的情景,你會因此而憋屈一段時間,這個時間可長可短,運氣不好的話,就是憋屈一輩子。


圖美醬:
我一直都想做超人,但我媽說內褲外穿沒教養。


匿名用戶:
坂田銀時的願望很簡單,他只想有足夠吃到草莓牛奶和冰激凌的錢就夠了,偶爾走在大街上曬著陽光挖挖鼻孔,看著四周孩子們的歡笑打鬧。

新八的願望很高尚,想著振興自己的武道場,可最終還是跟著銀時一天一天的過著插科打諢的日子,甚至沒有存在感到變成一副普通到沒有人會多看第二眼的眼鏡。

神樂的願望很簡單,每天都有飯吃到飽就好了,飯後來幾條醋昆布足矣。

他們沒有四六級,沒有法務考試,沒有研究所,沒有他媽的期中期末。
就像他們不用因為結個婚而準備席夢思床墊,海爾冰箱,照結婚照的攝影師,還有他媽的大彩電啊。

可是他們的生命也是普通的啊,困在熒幕里,還得一季一季一集一集的出現。

我們所有人都是普通的。
明星光鮮亮麗也不能一輩子,你看到過藍潔瑛的嬌媚十三娘,你不知道她前段時間在大街上宛似路人甲大媽。
商人叱吒風雲也終究會退居幕後,再過二十年,馬雲的事跡將只是舊聞,曾經的君臨天下,最後定會被後來的傳說創造者掩蓋。

一如木心說的那句「生命好在無意義,才容得下各自賦予意義,假如生命是有意義的,這個意義卻不符合我的志趣,那才尷尬狼狽。」

生命也是普通的,才容的你去努力打造不普通的自己啊。


歐得普拉斯紐:

天下之車,莫不由轍,而言車之功者,轍不與焉。雖然,車仆馬斃,而患亦不及轍,是轍者,善處乎禍福之間也。

——宋 · 蘇洵 《名二子說》


容傑文:
其實你會發覺,能完整活一輩子的人,已經是不普通人了


Aorqu用戶:
作為資深普通人,我覺得人生中至少有一個奮斗目標:一定不要活成自己曾經討厭的那種人。
既然我已經這么普通了。


秦南琴:
從小就是意識到了自己很普通,家庭普通,個人資質普通。
上學後,學習一般,長相一般,人緣一般。基本上默默無聞 ,於是翹課十分方便 (๑´ω`๑)
長大後,依舊如此。比如我在Aorqu回答問題,一般都石沉大海→_→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