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輩子普通人是一種怎樣的生活體驗?

問題描述:我所說的普通,更多的是指己對於自己的一種定義,也許在有些人眼裡你算成功,但是只要你真心覺得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你就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 1.簡單介紹一下自己,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認識到自己很普通?(請一定要介紹自己,畢竟每個人對普通的定義不一樣) 2.你如何和普通的自己一起生活下去? 3.你有沒有經歷一個時間節點(也可以是一段時間),從這個節點開始你不再憂愁,每天都可以過的很開心?
, , , ,
yao:

我就是個普通人,有什麼生活體驗


匿名用戶:
「普通」這個詞差不多穿插在我二十多年的人生中

還沒開始讀書的時候,我被周圍的人喊「叻仔」「神童」「天才」。因為幼稚園 就已經懂得寫很多字,會寫簡單的英文單詞,算數(乘除法也懂),記憶力還很好(我媽很喜歡帶我一起去買菜,我能記住哪個攤的菜比較便宜),而且我記憶中我很少哭喊。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自我感覺良好,自己就是天才、主角,人都要圍繞著我轉。
==================================================================
到了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就突然發現一些關於「自我」的想法:樣子不是特別出眾(帥/丑都算不上),成績不是很突出,朋友中不是最活躍的。在一個小小的腦袋中,這個想法纏繞了好幾個月,在某天經過一塊全身鏡(檢查儀容用的),看了一看自己穿著校服,背著背包的樣子,又再看看周圍的同學。我回想起困擾很久的問題,又想起一段段生活中的片段:被父母叫錯其他兄弟的名字;上課點名的時候老師叫不出我名字;全班幾乎都有過替各位慶祝生日,但是自己卻沒有過;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專長和愛好,自己卻幾乎沒有等等。才發現自己不是這個宇宙中的中心,世界的主角,原來自己只是個普通人,特普通的那種。
===================================================================
這樣的沖擊來得來快也太猛了,幾乎顛覆了我小時候的價值觀。國中的時候成績一落千丈,更令我深深地明白到自己是個配角、「茄呢啡「(粵語跑龍套的意思)。國小很喜歡看書,不玩遊戲的我更是開始跑網咖玩起網游。
直到初三開始,本以為成績中下的自己應該連好的高中都考不上,可能就直接讀中專的了。這個時候卻發生了一個轉折:同學借給我一本雜志,裡面有篇雞湯文(當時候不知道什麼是雞湯文……),說的是人腦的差異很少,後天培養很重要,一位美國教授blabla……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這篇雞湯文對當時的我又是種沖擊,於是我又陷入人生的思考(……),IQ是腦決定的,不同個體的腦差異這么小,按道理應該大家都差不多,只要努力應該個個人都是天才才對(真想把當時的自己拿棍子抽回正常人)。懷抱如此中二的我,成績很奇蹟的上升很快,高中入學還拿了一等的獎學金。
====================================================================
高中的時候我剛好跟我大姐和二哥是同個學校,我大姐是第一個另我重新出現」普通「想法的人。她對於我來說就是一個偶像,成績很差,卻深得同學老師的歡迎。
口條很好,父母和老師都能辯贏(她甚至說服我幫她做了很長時間的英語和數學的作用……現在想來也是醉了),入了學校的辯論隊,家裡人都在想她將來會成為律師;
運氣極佳(我目睹她太多次各種中獎,生意上的幾次危機也有貴人相助);
野性的直覺很准(初高中的時候就已經發現她有這樣的才能,幾次都說中家裡生意的一些問題/方向,家裡能支撐到現在我覺得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我大姐在);
商業意識很強(高中已經賺到第一桶金,幾個兄弟(包括我)的大學學費幾乎都是她在大學掙得的)
畢業的第一年已經自己買了房子,她公司的幾個合夥人都是她說服過來的。
她在我心目中成功人士的排位不亞於馬雲。

我二哥也是很出眾:
長得高,帥
體育成績很好(本來是體育班的)
畫畫超好(拿過幾次獎,現在是做獨立設計)

我大哥和二姐也是牛人,就不逐一說了(說多都是淚…)

高中剛入學的時候,延續了國中時中二的思想。目睹我大姐和二哥的成績,我在想自己只要努力一定也不比他們差,我花了幾乎一年的時候,學畫畫,練口條(國中的時候我還會結巴…..而且很內向),鍛煉,去看各種關於商業的書。
很可惜的是,我花了一年還沒明白,人與人的差異不是單單硬體上的;天才之所以是天才,有時候不是單單努力而已(當然努力是必須的)
期間剛好看了一部法國的老電影《舞出我人生/Billy Elliot》,Billy的天賦遭遇和決定,彷彿在諷刺著當時的我,我希望自己擁有天賦,有自己的特色。
我,渴望自己「不普通」。

我記得高二選方向,分班的時候。老師把我拉到辦公室談,他說整個班裡面,你是最難推薦方向。我高一的期末考考得不錯,是「每一科」都很不錯,成績都很平均,80-90分的分段(100滿分哈)。老師看不出我專長,直接問我希望入文還是理。最後老師評價了一下我:你的優點就是什麼都懂,但是你的缺點就是什麼都懂。我當時就懵了,但是幾秒後我就懂了,我安靜地關上辦公室的門,走廊上到課室的路我彷彿走了很長的路,我想了很多很多,下午的課我也請假了。

大姐和二哥都準備畢業了,二哥去考美術專業考時,我特意做了炒麵,餃子,熱粥和湯,偷偷跟著去(帶隊老師是我們學校的,和我熟,好說話)。
當時是廣州的一月,冷,特冷。天上的雲有點厚,四周的雲都是黑的,只有我頭頂一大片是白的,我還記得當時看見是考水龍頭和草帽,人很多,四周都是廣州畫室的加油團和廣告橫幅。
考生進場後,到處一片死寂,我們學校的老師和其他畫室的老師都聚起來聊天。內容很雜,但是我很記得說得最多的是:「我當年也是怎麼怎麼考啊,最後成績如何如何」
我靜靜的聽,最後我插口問了一句:「老師你們不是都是學畫畫的嗎,怎麼最後教書了呢?」
老師們都靜了下來,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說錯話了。
負責帶隊的老師拍了我的肩一下:舞台有人做主角、配角、跑龍套和導演,你以後工作就懂了。

二哥考完出來,看見我拿著吃的,他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和圍巾,把自己裹起來。他淚點特低,我就知道他感動死了哈哈哈哈。
「家裡除了老媽以外就你最會弄吃的。皮蛋粥加多一碗!這味道不普通啊。」
「嗯……」
「家裡人就你最特別了,沒人去學這廚藝。」
「嗯……」
「平時姐(大姐)跟哥都常常吵架,哎沒你在都不知道咋樣了」
「嗯……」
「現在我們幾個都考大學往外跑了,你二姐又特別不靠譜,家裡都靠你看著了。」
「嗯……」
我把臉別過去,我知道我自己淚點也是特低的了。


不萬能青年:
我認為題主所說的普通就是無非就是我們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還有很多現實的因素讓我們看起跟別人沒有什麼不同,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或者天天加班,嘿。。你看其實我跟隔壁老張一樣,努力掙錢娶妻養家。。
但是你應該知道每一個個體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們有著自己的思想,有著自己的愛好。興許有一天你突然發現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聽到自己心裡的聲音,縱使現實再無奈,你也想改變下試試對不?這些事在別人眼裡看來也許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或者別人信手拈來就能辦到的事情,但它對你來說很重要不是嗎?當你開始嘗試的時候,它能滿足你內心的躁動,就算你還過著重複的生活。
在我看來,當題主真正了解到自己最嚮往的生活狀態,最想扮演的社會角色,最愛的人就不會再問如何和普通的自己一起生活下去這樣的問題了,因為你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每個人可能都會有這么一天: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廈崩塌,一萬匹脫韁的馬在他腦海中奔跑。。我認為的失敗就是一個人忙忙碌碌一輩子,根本不知道他想要什麼
是誰來自山川湖海,卻囿於晝夜 廚房與愛


喬一樵:
為什麼萬物之靈的我們,
  遭遇還比不上一棵小樹?
  今天你搖搖它,優越地微笑,
  明天就化為根下的泥土。
  為什麼由手寫出的這些字,
  竟比這只手更長久,健壯?
  它們會把腐爛的手拋開,
  而默默生存在一張破紙上。
  因此,我傲然生活了幾十年,
  彷彿曾做著萬物的導演,
  實則在它們長久的秩序下
  我只當一會小小的演員。

    2

  把生命的突泉捧在我手裡,
  我只覺得它來得新鮮,
  是濃烈的酒,清新的泡沫,
  注入我的奔波、勞作、冒險。
  彷彿前人從未經臨的園地
  就要展現在我的面前。
  但如今,突然面對著墳墓,
  我冷眼向過去稍稍回顧,
  只見它曲折灌溉的悲喜
  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
  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
  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穆旦 1976年5月


匿名用戶:
作為一個普通人,我連回答問題都普通的沒有勇氣實名,自己的答案埋沒於潮水般的答案之中,這就是普通人的體驗….


Aorqu用戶:
一輩子還沒完。
是英雄,是狗熊,老天還沒定。


溫馨:
前20年一直都覺得自己很特別,一定是個不普通的人,覺得活著一定就要改變世界。
直到看到這樣一句話,

Nothing is so common as the wish to be remarkable.

媽呀當時覺得說的好有道理!
全世界的人都覺得自己很特別,活得很不普通,但正是這種「我一定是獨一無二的我」反而是最common的。
從此覺得,大千世界裡一個普通又平凡的我,活得開心就好~


匿名用戶:
說的跟你不是普通人似的!
切~

別點贊了,我只是覺得題主這個問題問的很那啥,我以為沒人關注的,結果還這么多人來關注了,慚愧,對不起Aorqu。


Aorqu用戶:
再沒有比追求不凡更平凡的事情。


細腰: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冬日清晨,我向窗檯的窗子外面望著。我穿著浴衣赤著腳蹬蹬蹬跑去客廳,我的媽媽端著盤子大叫:「哎呀,你怎麼又光著那個腳!你怎麼就那麼急!」我聽她哎呀哎呀的狂笑著又跑回來穿上拖鞋。

我戴著我漂亮的新項鏈,我有一條漂亮的小銀項鏈,項墜是最我喜歡的象徵—一棵象徵愛、和平、寬恕的Mistletoe。我穿著一件有花的浴衣,蓬鬆的頭發亂糟糟的頂在頭上。還滴著小水珠,我總是懶得把它吹乾。盯著它讓陽光蒸發掉非常有意思。紅色的帆布背包放在我身邊,背包里裝著我的衣服和CD-我坐在小餐桌旁,喝著加了冰塊的橙汁兒。媽媽坐在我對面,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喝著紅茶.

媽媽看起來既年輕又漂亮,她微卷的頭發,白皙的臉龐,挺拔的鼻子是任何化妝品都遮不住的。我總是希望自己長大能像她.她總是那樣充滿朝氣和活力,她的堅強總能讓我大吃一驚.她不變的天真與樂觀更讓我覺得羨慕.我們像往常一樣聊天.聊我們經常聊的話題—-友誼 壓力 和愛.

她又在重複跟我說了無數遍的話題,她討厭我耳朵上面的小銀耳釘.我咬著麵包嬉皮笑臉不回答,她說你聽到沒有,氣氛很快劍拔弩張,但很快又得到緩解,因為我最擅長轉移話題。

她笑我跟我的朋友們所做的事,但又說我的生活又因為有了他們才豐富多彩。她因為我的自白宣言而開懷大笑。她說她很了解我因為我是她女兒。

她說我不聽話,懶得跟貓一樣,吃東西也太挑剔,她說別以為她不知道我昨晚跟弟弟一起偷吃魚乾和蛋糕,還看動漫看到很晚。但我知道她心裡一定在笑,她固執己見又瘋瘋癲癲的女兒,我想她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而且現在我也能看見她當年的影子。

我們翻以前的相冊,媽媽年輕時燙的梨花捲讓我嘖嘖出聲.爸爸頂著一頭泡麵卷穿著緊身服彈吉他.我坐在碰碰車里.我坐在輪船上.我跟青梅竹馬勾肩搭背.我的第一條小獅子狗白白,那時它小的只能趴在我手心。

我起身往杯子里倒果汁兒,走近冰箱的時候,我停下來看媽媽,她穿著睡衣和拖鞋,咯咯的看著電視笑。

我感到如此的安寧 信任 和快樂,在每個這樣普通的早晨里。


Aorqu用戶:
最近越來越發覺自己是個普通人。

於是我慢慢認了。

不做賺大錢的夢了,努力工作,結婚需要的幾十萬不是那麼好賺的,感情的事也沒法勉強,以前覺得可以慢慢打動一個人,現在覺得不可能的就是不可能。我只是凡人。


施星光:
鎧甲和軟肋時有時無,時光和精力模稜兩可地耗費著。


劉培吖:
以前,剛畢業的時候,在一個單位實習,單位里有個帥哥追我,怎麼帥呢,帥的級別就和李易峰差不多,他的眼睛自帶放電技能。當時公司十幾個新來的應屆生女孩都喜歡他,好多跟他表白的。
他居然喜歡的人是我,我整個人就飄離地面了,這么帥的男生喜歡我,我一定不是個普通人,我一定很特別。

後來另一個同事離職後追我,我看他的感覺就是,他很普通,身高不高,長相普通,但是我們是老鄉,兩個人家裡距離不超過5公里,在另一個城市相識就感覺是一種緣分,了解了一段時間,哇塞他居然是個富二代,雖然老家和我一樣在一個不知名的小縣城,但是人家打小就住進了北京二環內的四合院,家宴吃的都是釣魚台飯店,剛出生坐的都是奔馳車而且牌子是77777這種吊炸天的牌照(話說真的不嫌太浮誇么)。人家老爸的生意都是幾千萬上億的。原諒我都不知道我們哪個縣城居然有很多很多這種人~~
他居然喜歡我,我整個人又飄起來了,我一定不是個普通人,我一定很特別。

現在,恩現在我依然一個人,只交過一個普通男朋友(不是以上二人),結果男朋友媽媽不喜歡我,所以婚事作罷,現在ex後悔繼續回頭在追我。他媽媽的原因其實我很理解,他媽媽覺得我是個普通女孩,結婚帶來的利益不大,所以打算讓他娶一個關系圈裡很有地位的家族的女孩。也怪我當時年輕,沒把婆媳關系當回事,所以根本沒考慮過對象家裡這種思想問題。

但是這件事情讓我回到了地面。高顏值和高財富值都是別人的,不管因為什麼原因,我吸引了他們,但是對自己的評價還是要客觀,我是一個普通的女孩,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父母皆是農民和工人,盡管高中之前在縣城裡上學一路學霸,但是到了省會城市上了一個普通的大學,畢業有了一份普通的工作,父母祖輩也是普通人。接受自己的普通是一件一開始很痛苦的事情,但是接受了之後反而可以活的更加坦然。

但是盡管我是一個普通人,卻希望自己可以做一些不那麼普通的事情,我是做設計的,網頁設計,自學ui,雖然現在網上大神一片,這也是我的志向,我很喜歡設計,也許我很普通,但是當我面對設計和藝術的時候,我看到我的生命在發光,內心充滿了能量。承認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並不應該成為自暴自棄的借口,讓自己變得更好更優秀也許很累很困難,畢竟自製力不是人人都有的事情,可是變得優秀絕對是一件值得付出精力和時間的事情。不說什麼為了孩子為了父母那些大而空的道理,生而為人,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高層次的取悅自己難道不是根本么。

說說那兩個同事的事情,當時我們三個是在同一個公司認識的,a是公司里顏值最高的,他陪朋友去買別墅,結果售樓小姐別墅不賣了,非要收了他。
但是他因為自己的高顏值,放任自己做了一個懶蛋,長年lol,甚至lol到公司里。可是長得帥就是運氣好,沒辦法,再懶也有人給他飯吃,但是顯然我和a不是一路人。
c是富二代,但是說實話我們同事半年多,我都不知道這件事,他很低調,卻很勤奮,自製力非常強,後來他接了他父親的公司,我才知道他原來是富二代,雖然我們在一起上班做了同事,但是壓根不在一個階級,他去我們那個單位純粹是去體驗人生的,後來他進了自己家公司,全年365天無休的上班(自己家公司,周末也不帶休息的,我已經醉了),我曾勸他正式和公司結婚領證得了,根本就是一個工作狂。

但是認識他們,我也覺得很開心,因為自己太普通,有時候非常希望認識一些特別的好玩的朋友。並非利益使然,而是一直不甘於平凡致死的好奇心吧。因為一直在平凡和普通裡面,生活真的好沒意思,不知道更好的生活什麼樣,也不知道不好的生活什麼樣,不知道外星人的生活什麼樣。人一直在自己舒適區裡面,時間就會過的飛快,好像每天都是同一天。有時候你一不留神,就這樣滑進了時間的縫隙里,滑到了生命的終點。
現在的我25歲,已經接受了自己十分普通的事實,開始尋求改變和突破。任何的問題問出來的那一刻都不是終點,而恰好是一個起點,想必題主亦是這樣子的,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是因為想要變得不普通。


Jane:
內心的慾望/(自身能力+貼身環境)的match值越高,快樂&幸福指數越高。
我們常常被教育的,要麼是成功學,要麼是知足論,於是爬得越高和混得不好都有一套自圓其說,但其實沒有真正去解釋奮斗之外,幸福是什麼。我可以接受一輩子是個普通人這個事實,但不認為「普通人」等於忽視個體差異、盲目從眾的標簽黨。
再說有一輩子的時間,不去努力伸手夠天花板,怎麼知道是哪裡普通哪裡不普通呢。
一輩子無論做什麼樣的人,本來就是一次身心體驗之旅,人山人海,邊走邊愛。


匿名用戶:
前年得了一場大病,非常非常大,預計壽命最長不過兩年

當時感覺與世界有個隔膜,一個不再屬於我的世界。每次看到其他人就想,能活到老,真好

復旦女教師於娟離開人世之前曾經說過:
我願像一個乞丐——或者乾脆就是一個乞丐匍匐在國泰路邊,只要能活著看我爸媽帶土豆經過。

你可以體會一下就是這個感覺:

活著和不再活著–區別真大
怎麼樣活著–區別其實不大

現在我的病情好轉,陽光照在身上都會充滿滿懷喜悅的感覺

所以我想說的是,做一輩子普通人,很難得,很幸運

不管怎麼活著都有類似的酸甜苦辣,享受一樣的輕風陽光


Aorqu用戶:
為什麼我去遊樂場反而覺得去做那些高空遊戲,過山車的人是花錢找罪受,當我抱著大家都去我也去一次的想法去了以後,我的人生暗淡了,在過山車上我覺得上車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錯誤的決定,等下來以後留給我的只有陣陣的惡心,一點快感也沒有,想必之下我更願意去享受美食帶給我的樂趣,而不是極限帶來的刺激,中國的應試教育把所有人的目光都放的非常的短淺,所說的人生像同一個遊樂場,玩的項目越多越好這樣的看法,和大家同做一張卷子作出來的題目越多越好時一個道理,其實遊樂場還可以有旋轉木馬阿,還可以後快餐棉花糖阿,還可以有4d電影可以看啊,同樣的時間,我更願意把它放在能給我帶來更多樂趣的地方,是的那些刺激的設施是在那裡,但誰說過我一定要去坐啊?而且為什麼做過了就是好的?我知道我坐了一遍以後只會讓我想吐,如果我也向那些人一樣挨個做一遍,不僅要飽受排隊之苦,在遊樂場里的時間也會變陳一種煎熬,提住你說是不是呢?

過自己的人生,讓別人去體會吧,我覺得我想要的是美食,那麼我就會好好計劃我要去吃什麼,怎麼走,如果你想要的是刺激,同樣你就要研究,怎麼排隊最快完成,人生本沒有什麼平庸不平庸,在我看來,只要能夠知足常樂, 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人,都是美好的人生,因為他選擇放棄了他不在乎的事情(例如放棄做過山車)所謂的不平庸,也僅僅只是另一種生活方式而已。那些所謂的高端生活,也是通過放棄一些其他的事情來達到的(類似沒時間吃東西,不能看電影)。個人有個人不同的生活方式罷了,關鍵不在於怎麼生活,關鍵在於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只不知道自己能達到什麼高度,往往是那些明明能力不夠卻還總是不知足嚮往著不切實際的生活的人,才會總抱怨自己的生活太平庸,其實都是無知惹的禍。


十三:
剛看到樓上某位回答,最後的一句話是一切都不可挽回的走向平庸。

26歲,以前高中時候全校地理單科no.1,文科優等生,填詞寫詩,自負才華。喜好歷史,地理,軍事!政治,為求得自己的世界觀了解種種大神說以及哲學學說。私以為我所想就是正確的思想。

畢業四年,泯然眾人矣。
從事低端設備銷售。時日良久之後茫然於心,毫無熱情。關注網際網路,新科技,國際時政,哲學,文學但不到專業從事里給不了你柴米油鹽醬醋茶。我得生活還是得沉浸下來,一日一日的從事一份只是為了活著的工作。
患類風濕性關節炎多年,依舊要強忍一切無力,背負一個男人對家庭的責任。然後你的思想,你的哲學,見鬼去吧。

普通人是什麼?於我,是跳不出生存生活生命中前兩者的人。跳了出來,人就可以任性的享受生命,享受自由。前兩者,無力反抗便安心淪落到工蟻吧。

所以,物質基礎決定上層腦洞。昂,便如此,那便如此。


楊倩:

  1. 我現在還在讀大學,大四,一直很熱衷於學習。
  2. 從小,雖然成績不拔尖,但是總是有一種驕傲,覺得大人也沒有很厲害這樣。然後到了大學,依舊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並且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比較封閉,無法認識到別人的真正的優點。到大二大三的時候,發現身邊的人做了很多我不去嘗試的事情,他們用他們獨特的學習方法,遠遠超過我了,而我只是花費很多的時間,仍舊無法高效地追趕。
  3. 在我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並且真心認同他們的時候我反而鬆了一口氣,因為知道到底是什麼讓我恐懼了。真正地直面它。
  4. 之後的很多事情,我都發現引刃而解了,看到身邊的人做了一些不恰當的事,會很快反應過來自己當時為什麼諸事不順。要是以前的話估計只是一直在懊悔吧,沒有精力去糾正自己。
  5. 現在想想,就覺得自己其實一直很普通,之前覺得自己不普通,說不定事實上還是落後於這個社會群體了呢。。(有點不通順。。)

詹寧靜:
二本師范院校里的一枚大一(開學大二)學生。
和絕大多數的大一的學生一樣,沒有很耀眼的家世,沒有很出眾的外表,沒有很突出的個格。不知道將來會是什麼樣子。
不會讓父母老師操心;
成績不是特別好,但是沒有要被當掉的。偶爾無傷大雅地逃一兩節課;
不是積極分子、班幹部、藝文骨幹 ,學校里組織的什麼大大小小的活動也不怎麼熱心積極;
不算孤僻,但也不是什麼交際花,有自己的小圈子,是很小;
在寫簡歷的時候特長欄是空白;
不會抽煙,不會喝酒,不會化妝,長得不醜,但是沒有人會驚艷;
偶爾認識一兩個男生,但沒有興趣繼續交往,所以單身;
好像很忙,又好像整天都無所事事
就是這樣,平凡得普通,普通得可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