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孩子臨走時帶走幾只玩具,我的孩子抗拒並一直哭,要怎麼開導?

問題描述:同學帶孩子來家裡玩,臨走的時候同學的孩子帶走幾只玩具,我的孩子表示非常不同意並一直哭,怎麼開導孩子?
, , , ,
想飛:

我女朋友的親身經歷,我女朋友的故事。
看了你們的答案頓時回憶起我媽跟我說過的一個關於我的故事

小的時候大概三四歲吧,爸媽在街上做小生意,當時日子過得很苦,我的玩具自然也就很少,所以我每個玩具我都當寶貝一樣。有一天,我家的一個親戚叔叔帶著他家的孩子來我家玩,這個叔叔家當時比我家有錢。

那個孩子比我大一歲,據我媽回憶說,那個孩子跟我一起玩,我玩什麼他就跟著我要什麼,我沒想多,他要也都給他,要了好幾次我就不和他玩了,就跑到一邊拿著另一件我喜歡的玩具自己玩,他就跑過來要搶,他以為我會給他,像剛剛那樣,但是當時我可能不高興了,小孩子雖小也是有脾氣的好不啦!所以當時我也就沒給他,他一直追著我,我就一直不給,怎麼要都不給,最後他就坐在地上哭。叔叔哄不好就問我媽媽說,給他吧,一個玩具而已,回頭再買給小雪。我媽心裡不想給,因為是親戚,面子上過不去,就跑來問我,小雪,你把玩具給他好不好,他都哭了,你讓著點好不好。我心裡不想給,誰勸都不給,結果那個孩子就哭的更厲害了,哭的聲音都變了(肯定很難聽)

後來看我不給,又上來搶,我實在忍無可忍,我媽說,當時我就看著外面下著的大雨,思考了一會,然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把玩具扔進了雨里,最後玩具掉進了水溝里……

所有人都被我的舉動驚呆了,他們可能沒想到一個那麼小的孩子居然也會反抗?後來那個孩子也不哭了,可能是我的行為惹怒了那個叔叔,他跟我媽說,扔了都不給,你家孩子脾氣挺大啊,然後就帶著他家孩子走了。

後來我媽跟我說,你知道么,你當時做的太好了!記住了,以後遇到這樣的人,就應該這樣做。

我沒覺得自己脾氣大或者不懂得分享,我只知道我媽想告訴我,如果我一味的忍讓,得到的只能是對方無盡的得寸進尺,所以忍無可忍的話就該亮出自己的態度!

所以我小時候真霸氣╮( ̄▽ ̄)╭

我是分界線,看了你們的評論後她想補充一些。

~~~~~~~~~~~~~~~~~~~~

希望評論區不要糾結於這些。其實這只是一個瞬間,媽媽的行為沒有傷害到我,礙於面子是合理的,正常的傳統家庭大多也是這樣吧,而且媽媽在事後肯定了我的態度以及做法而不是去責怪我耍脾氣,也表達了歉意,我覺得這才是一個媽媽需要教導孩子的,要以溝通的方式讓他們自己明辨是非。而且我相信,媽媽既然可以一直記著這件事並且印象深刻,說明她也從這件事,以及我的反應中懂得了什麼對吧
所以對於媽媽和孩子,最好的方式還是溝通,學會以孩子的角度去思考。


匿名用戶:
我想從中國文化和認知心理的角度淺顯的談談我的看法。

看到這個問題,一下子想到我小時候的情景,歷歷在目。

說出我的故事前,想發表一個個人觀點,就是,孩童時候的記憶可能十分清晰地刻印在心智上,並對以後的人生觀念產生極大的影響。關於這個論點,我以後會找出相關的文獻和理論來支持。

國小的時候我玩滑板車。就那種有握桿,然後你站在上面單腳蹬地就能滑的那種。我那時候幾乎天天玩兒,玩了能有兩年。特別特別喜歡那輛車。

每次滑在上面,什麼事情都能拋開。那個時候整天被爸媽逼著學習,玩滑板是唯一的消遣途徑。那時候哪有什麼iPad (我90後)

後來有一天去到我媽娘家拜年。我也把我的滑板車帶了回去,放在車上也不佔地方,就是覺得離不開這輛滑板車。

有一個親戚的小孩兒,不會玩滑板車,但又想玩,然後我作為他的兄長,覺得自己有義務照顧弟弟。就帶他一起玩。我踩在車上,中間站著他,然後就載著他在我外家的後花園裡面慢慢滑。

挺溫馨的,對吧。

結果臨走的時候,我找不到我的滑板車了。我問我媽,我媽說,你長大了,那個滑板車我拿去給弟弟了,你作為一個哥哥,讓著點人家。

我當時眼淚一下子流下來了。哭著喊著找到我弟弟和他媽媽,要奪回我的車我那個弟弟也不是省油的燈,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發瘋,看著他媽和我媽如何教育我,如何罵我不懂事,然後心安理得地把大人們從我手裡搶回來的車佔為己有。

我永遠忘不了我坐在後車座,透過車窗看著他抱著我的滑板車。滿臉竊喜。

我當時狠狠瞪著他,瞪得我眼睛乾澀,閉上眼都是虛幻的星。

後來一年後,我也長大了,我再一次回到外家。裝作無意地問問那輛車的情況。

他媽很無所謂地說,拿回來不懂騎,丟了。

我媽附和,哈哈你看這就是小孩子。

我當時的憤怒和無奈化作了粘稠的濃漿溢上喉口,卻怎麼也噴涌不出來。他們就像是觸發了那個水位的報警器,在我的腦海里魔鬼般喧囂。

我到現在都對那個小孩心懷芥蒂。盡管他是跟我有血緣關系的堂弟。

更別說我媽了。類似的事多了去了。

現在人生觀也是有相當的變化,我就像一頭守住疆域的獅子一般,死死地守住自己的東西,不允許別人輕易佔用。

對於這件事,從法律的所有權角度上來說,我對這輛車享有完全排他的所有權,他人不可擅自佔有。

從經濟的角度上來說,這輛車如果給我用而不是給他一個玩不到三天就丟掉的人用,我可以實現福利和價值的最大化。

但我們別這么Aorqu腔,我們來聊聊孩子作為一個完整的個體所應當具備的自我意識。

自我意識的形成大約是在三四歲的時候。這個時候的孩子,能通過鏡子辨認出”自我”,能懂我”自我”和”他人”的區別,懂得親戚和陌生人的區別,也懂得“自己的東西”這個概念。

自我意識需要從小培養的,讓孩子們自己做家務,不隨便進入孩子們的房間,尊重孩子用品的所有權……這些隨處的細節恰恰是尊重孩子,培養孩子自我意識的最佳體現。

那麼為什麼要培養孩子的自我意識?

首先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他們認識到他們本身是”人”這種觀點,讓他們懂得作為一個人他們從小培養起來的底線是什麼,告訴他們,你是一個人,

而一個人,應當有自己的空間和隱私。

孫隆基先生的《中國社會的深層結構》,費孝通先生的《鄉土中國》讓我十分受用。孫老認為,中國的人情世故,首先就寫在了”仁”這個字里。正所謂”仁者,人也。”中國定義人的觀點是通過第二人視角來定義的。正如費老先生在書里舉的例子一般,在中國農村,我們介紹人都不會說,這是王二狗。相反,我們會說,這是你爸爸的哥哥的兒子。

我們通過他人的關系內化成自身的認知系統。

而孫老認為,為了遵守好中國的”二人認知系統”,在平日的打交道中,我們就要學會”自我貶低”,以表示我對你的尊重。

這不難理解。比如我們常說的犬子,寒舍…等等。

我說了這么多,是想分析你為什麼把你兒子的玩具給鄰家孩子。你想通過這種方式來表示對鄰居的尊重。我甚至相信你在做出這種決定時一定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

而這無形中就損害了孩子的自我認知過程。

如果你真的想開導他,我認為,你在一開始就不應該給鄰家小孩你兒子的玩具。即使真的要給,你應該跟你兒子商量好,你看你有這么多玩具,拿出來一個跟大家分享是不是很好?這樣你不僅收穫了友誼,別人的孩子也高興……而不是直接就奪走你孩子的玩具,給了鄰家小孩,在事後竟然還要說,你要聽話,你都長大了。

沒有自我意識的形成,談什麼長大?

尊重孩子,從我做起,拒絕道德綁架。

以上。


行走的花兒:

小時候一元錢硬幣還沒有那麼常見,那時候,我的強迫癥狀已經初露頭角。我每天腆著臉用所有的東西和身邊的人交換,收集了一豬肚子一塊錢硬幣,小金豬沉墊墊的,那是我的寶藏,珍貴無比。有次我媽的乾兒子來我家,把我硬幣裝了滿滿的兩口袋,我要他還時,他躲在我媽懷里裝睡。我氣的嚎啕大哭,他媽笑著罵他,我媽趁機教育我「女孩子要大氣」。
我當時覺得十分無力,只能嚎啕大哭。有人拿走了我的寶貝,我爸媽,我在這個世上惟一能依靠的人,並不會讓我依靠,他們不會幫我,我不知道還能向誰求助。那一刻,世界在我的記憶里,大而蒼涼。
而更可怕的是,每當憶起這件事,那種無力感都會重演。多年前憋悶的心情,多年後仍會在回憶里慪到你。

我應該算是那種所謂家教嚴格的小孩,和別人起沖突時被責備的從來都是自己,自己小小的利益被侵犯時從來都要讓步。

這很可怕,長大之後,我成為一個看上去很溫和的人。
有次說起一個略奇葩的同學,我說她從沒冒犯過我哎,朋友說「因為你看上去不像個好惹的人」。我很吃驚,也反思良久。 我很溫和,很怕冒犯別人。然而一旦被冒犯,我就變成警覺而苛薄。像一個沒有安全感又無力的小狗,在威脅來臨時,不安地低吼,露出鋒利的牙齒。

也許因為我曾在心裡曾一遍遍的幻想,怎麼靠自己的力量去打敗那個搶我東西的哥哥,去打敗那些冒犯我的人。所以我無法成為一個真正溫和的人。

而題主,我覺得你應該做到的是:有人會侵犯他的利益,但也有人會維護他,他可以不必那麼不安。這樣他才能成為一個安詳的人。


張天壹:

你家孩子將你的化妝品,包包,飾品私自送給了他同學的媽媽你怎麼想?
自已做錯了還要開導對方,開導你妹啊!
認個錯會死啊?


夏殤:

小孩視角。

小時候有一件印象相當深刻的事情。大概是中預初一那時候,我超級喜歡看F1,自己又是個很喜歡寫東西的小孩子,所以有一本本子,裡面都是比賽的觀後感&對各種周邊新聞的感慨。那時候那本本子大概是我最重要的東西,不管去哪裡都會帶著(我認真地想過如果某一天家裡發生火災/地震的話,我第一樣救得肯定是那本本子)。粑粑麻麻也經常會把我寫的那本東西給來的客人看。

有一次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麻麻把那本本子給她一個同事帶走了。我知道後整個人都懵蔽了(那本本子那時候幾乎是24小時在我身邊的,我也忘記為什麼會有那麼一段時間,能讓我娘把它偷偷拿走了……)。反應過來就是又哭又鬧(我麻麻也是像很多其他家長一樣,說類似於「這有什麼關系啦」,「又不是不還給你了」這樣的),但沒來得及走到上吊的地步就被送去上新概念英語補習班了。那晚上我一整晚都沒聽課,3個小時都在打腹稿,回家怎麼樣對粑粑麻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或者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想著想著自己都被感動了。隨著下課鈴聲響起,我的感覺就像是馬上要赴最後的戰場的士兵(我的腹稿里真的有一句:你不把它馬上拿回來我就去死!)

然後出校門看到粑粑麻麻,我還沒來得及開口,媽媽就掏出本子說,他們已經快馬加鞭地去把我的本子拿回來了。

後來想想,我對粑粑麻麻的信任就是從那件事情開始建立的。到現在已經10多年過去,那本本子也已經被我扔到箱底去。可是一想到當時願意大晚上的幫我去拿下午才送出去的本子的爹娘,我覺得他們是願意來理解什麼東西對我會很重要的人。或許盡管有些東西他們並不很理解或者很懂他們有很多很多為什麼和很多很多疑惑的眼神,但在合理的範圍內他們願意尊重一個小孩子的獨立的精神世界。他們願意去珍重我所珍重的東西,就像是珍重他們自己寶貴的東西一樣。我覺得很多父母跟孩子的關系像是敵人一樣,我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把父母當做敵人。但在這樣的事情之後,以及過後10多年每當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我都會願意去與他們交流。盡管很多時候交流到後來也會變成大吵大鬧哭喊不絕,但至少我知道爹娘不是敵人——他們只是「懂不了」,而不是「不願意去懂」。


米波:

國小時流行玩《遊戲王》紙牌,黑魔導、黑暗大法師、青眼白龍……那時真是把所有零花錢都拿去買紙牌,有時為了某一張比較強大的紙牌會整套牌一起買,並以湊齊強大高級的牌為樂,當時去同學家玩他為了跟我要一張牌我不給,就把我鎖在他的房間里不讓我回家,到最後我還是沒給他。後來這遊戲不流行了牌也就扔一邊了但還是好好保存著,再後來的後來我們都長大了玩上了手機、遊戲機,許多人都把曾經最愛的紙牌扔了或是送給弟弟侄兒。而我,牌多而又多,大部分都送人了,只留下兩套精品中的精品,當然,不是為了日後再玩,當時就很清楚的知道這是一種回憶,或許等到幾十年後再拿出來細細讀著每張牌的解說,那該多麼地美好。至此之後那兩套牌就被我一層一層的箱子保護著,放在我的床底下,有時隔上幾個月就會拿出來看看,偶爾有侄兒來要我也絕不會給,哪怕再去找找買套新的給他。
就這樣的情懷,有一次回家發現地上有散落的幾張牌,頓時心慌了,結果當然就是我的小侄子來家裡玩到我房間翻出了這套牌,當時在國小生裡面又在流行這遊戲,我媽知道我很喜歡這套牌但還是給了他。那種心情我真是難以復述,當晚飯我也吃不下了,堅持讓我媽去他家解釋了一下把牌給我拿了回來。
那套牌現在也有十年以上了,我在離家四千公里的地方工作,一年一次假,半年前回家我記得又翻出了看了一下,從箱子從床底下翻出了打開後,我就能抱著牌在地下坐著一坐一小時…
如果不出意外,我希望我今年回家還能依舊從床底下找到那歡樂。
——————
真誠感謝各位的支持,能勾起各位童年美好的回憶我也感到很高興和榮幸。
其實現在對這種事的承受力也高了一些了,入伍後第一次打靶的幾個彈殼一直珍藏著,後來寄回家讓我媽好好收著,結果還是給送給了我兩個侄女,就因為她們來我家做客然後我媽把我寄回來的一些東西拿出來顯擺……就被要走了。回家找不到後知道了這事,雖然心裡有點小不爽,過去也就過去了。
值得回憶和珍藏的事物很多,同時未來更值得我們期待。


匿名用戶:
你們都別逼逼。讓開我來。

題主,你說,你把你娃啥玩具送人了?一個一個說,我買了快遞到你家行不行。
別在這問他們。
私信哥,這錢我出,也不用你跑腿。

//——————————————————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最近好幾個人贊這條,學大家割一下再匿個名說一下我的經歷。

我爸媽都在一個不太怎麼樣一本大學教書,也勉強算知識分子吧。

自由也不是沒有。我的國中高中大學出國去哪都是我自己選的。這些選擇,謝謝我爸媽給的尊重。

如你們說的,你的東西還不是我買的?這種話我也聽過不少。
我還是個一根筋的人,可惜天資聰穎。從很小的時候就能說的我媽無力反駁,抬手就是一巴掌。巴掌挨了不少依舊一根筋。幸好也就我媽打我,我爸能幫我的時候都幫我。

我阿公八十歲上下,西安交大畢業。他們那個年代,算知識分子吧。我爸這么蔫p不愛說話的人,我只聽我阿么說當年也是被棍棒底下出孝子打出來的。講什麼人權?

大學大學部時候有幸跟我崇拜的更為機智的小哥哥上了一所學校。可惜那時已離我媽太遠,她也不咋能打著我了。但是經過小哥哥的指點,我意識到經濟獨立是擁有自主權的第一要素。

我現在不在大陸。碩士。有獎學金。每月一萬多點人民幣吧,但是限制打工。我在的這個地方消費不低,交完學費也就夠租房吃喝。沒閑錢出去玩。
雖然現在每次回國家人也給我卡上打兩三萬塊錢。但我真是不太想花。能不花盡量不花,都買成東西給他們帶回國。
為什麼?一年多這五六萬完全可以過的輕松自在…想吃啥吃啥…放假就可以出去玩…
我想要。我想要我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我說說我印象特別深兩件事
我媽工作後學會打麻將,不賭但是跟現在有年輕人愛玩桌游一樣,興致微微大。大概是我上國小低年級的時候,有次幾家一起吃過飯,幾個女人就說打會麻將吧……那時候我家一室兩廳廚衛獨立七八十平不小吧,廚房不能打客廳能打吧?……也不知道她們咋就那麼可憐少個凳子非要坐我床上在我房子打。剛說過我天資聰穎很小就有人權的概念加上一根筋…哼哼唧唧在床上抗議開著燈旁邊還擠了另一個小孩床邊還坐了我媽特別不舒服…果不其然,挨了一巴掌。不過感謝我媽這一巴掌把大家弄的也沒了興致。麻將攤就散了。

2014年發生一些事情。求不問。
開始思考人生。人首先滿足的是自己的慾望,維護的是自己的利益。

這句話如果題主還能注意的到請好好思考一下。
一個人,首先他是一個人,才是一個丈夫、妻子、母親、孩子…首先他是一個人,才擁有了他的社會角色。不管你們是什麼樣的社會關系,請首先尊重他是一個人。

//…………………………………………
補一個第三件事吧

跟大學部同學去北韓邊境玩。帶了一個牛奶瓶回來。做了個口把大學到處玩的車票投進去,像郵筒。圖不是全部車票,塞進家裡存的票滿一些。高中前跟爸媽旅遊,大學自己東逛西逛,雖然挑的都是窮鄉僻壤的邊境路線,包括買這個牛奶。花的的還是爸媽的錢,也不算是我自己的東西吧?

第一次回國的時候發現瓶子被剪開了,票也沒剩幾張了。

問我媽說是學生實習沒把車票收好丟了
用我的車票幫他們報銷實習經費去了。

//————————————————————
跟男朋友對比一下吧。就不說哪個國家的了。
再說他們家也並不能代表他們國家的普適性。
最開始我沒答這個題,就是看大家答,想起自己經歷的一些事,跟男朋友吐槽。
A:他表示非常不理解。。說怎麼會有人要別人家的東西呢。。。
你看。。這個要別人的東西的能力應該不是先天的吧。。不知道大人怎麼教的。。
之前說過我這人有點一根筋
於是我擴大假設繼續提問
Q:(因為我知道他國小養了好多甲蟲送過同學)如果你的小朋友跟你玩覺得你的東西特別好特別贊呢。。
A:so what, 那有什麼。。那也是我的東西呢。。
Q:那如果你的朋友表示出來了。正好媽媽在場不會讓你給他嗎?
A:不會阿
Q:如果他的媽媽正好是你的媽媽的朋友,他的媽媽也在場呢。。你媽媽不會說要給他嗎
A:為什麼啊!我媽媽會說「這是這個房子的東西啊,屬於這個家」
。。。
沒必要繼續問下去了吧。。他完全理解不了「為了大人的面子,你要把你的東西送人」這個命題阿。。
個人所有的屬性明白的很透徹么。。。

突然想到他用爸媽給的錢給自己買的東西,得申請他同意他弟弟才可以用阿!親弟弟啊!


蘇簌:

幸好,我小時候根本就沒有玩具。
╮( ̄⊿ ̄)╭


王天元:

下次你同學來把你老公勾引走了,你可不要哭,跟孩子聊聊天,讓孩子開導你下就好了。。。


緋裊:

提到這個話題,我就特別想感謝我媽媽。我媽媽是國中老師,所以特別明白孩子的心理感受。

小時候我媽媽花了300多給我買了一套樂高的積木,我特別喜歡,我媽也沒事就擺出來給我玩,當然玩完了之後我也會小心的收拾起來放進櫃子里。長大了以後,我媽跟我說,我姥姥跟她說過好幾次,想把那套積木要去給我表妹玩,一直到我上國中我媽也沒答應,說是我喜歡,不能送人。

就是因為這個,我姥姥從來沒能拿走我的玩具給我表妹,都是我自己覺得可以不玩了,我表妹也還喜歡,拿來送給我表妹的。

我爸就屬於那種他覺得無所謂可以送人就拿去送人的。我有一個心形的夜燈,一個卡通搖擺鍾還有一套蝴蝶標本,就因為我姑姑說喜歡,我爸就讓她拿走了。我媽知道以後,跟我爸大吵了一架,說我那麼喜歡的東西怎麼可以隨便送人。那個時候我已經不小了,雖然心疼,但是因為有我媽媽這一句話,我就不那麼委屈了,我爸也不是故意要傷我的心,他只是無法體會我的感受。然而,我至今仍記得住拿走的那三樣東西是什麼,長什麼樣子。不過後來去我姑姑家,發現它們都還好好的,都被擺在櫃子上,也稍稍有些安慰。

我的孩子還有三個月就出生了,對於這方面的問題,我也一定要向我媽媽學習,誰都不可以在我兒子不同意的情況下拿走他的玩具,我也不會逼他同意,我一定要給他表達自己意願的自由。


匿名用戶:
不知道是什麼玩具。

我媽最近把我94年買的樂高送給了家裡鍾點工阿姨的女兒。

我當時的心情就像是被抽空了。

我已經26歲了。
絕版的樂高。

除了「呵呵」不知道還能表達什麼。

憤怒么?好像為了玩具和老媽大吵一架很傻。
傷心嗎?傷心有個屁用。
執意要回來嗎?那我媽的面子往哪擱。

呵呵。
你看,結果都是小孩在為家長考慮。

你們這些做家長的,能不能長點心。
雖然只是小事, 真的只是小事,但就是因為這種「大吵大鬧沒必要,小打小敲沒影響」的小事,才讓人生充滿了憋屈。

還開導孩子,為什麼要開導,他為什麼就要心甘情願的被幾句話打發,然後莫名其妙沒有徵得同意的丟了自己的東西。
千萬不要說什麼錢是父母出的,東西的所有權屬於父母這種愚蠢至極的混帳話。

孩子因為丟了玩具不高興為什麼不去把玩具要回來?
拉不下來臉吧。
還不是要面子。
開心了別人委屈了自己的孩子,這種爹媽真棒。

真是不配為人父母。
我呸。


Alex waker:

說一個你們在成長歲月里,無數次會被爸媽義憤填膺說起來形容你的大逆不道的話: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這句話被當成女子對父母忤逆的最終判定,在我的少年時代盤旋了太多年,待我成年後,我和我父親深情的回憶起這一段:
我說,你聊聊吧,你當年說這話,有沒有問題?
父親顯得很扭捏,說也不知道當時怎麼想的,好像如果你不聽我的,天就塌了一樣,主要是我是你爸啊,你不聽我的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我說,那現在你什麼事兒都聽我的,你豈不是更沒面子?
父親陷入了沉思。良久他說,你是我兒子,我不聽你的聽誰的?
我是你爸,你不聽我的聽誰的?
你是我兒子,我不聽你的聽誰的?
這老頭太可愛了,把我鼻子都笑歪了。

我現在還沒有成為父親,所以我只說我作為子女時的感受。
在我體驗和觀察視野內,似乎大部分中國父母對於子女,尤其在子女年幼時,只懂得對他們的愛護,而缺失了同樣重要的,尊重。

而另外一個非常嚴肅的邏輯是,對孩子的尊重,其實是對他們愛護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對他們人格塑造方面異常重要的一個環節。
而這個幾乎被當做是常態的社會家庭現象的產生原因,我猜測有以下幾點原因:
1.中國乃至亞洲文化中,對於傳統里長幼尊卑近乎偏執的恪守,導致父母會本能的忽視對孩子的尊重。
2.在過去數十年內,物質和經濟基礎的過分薄弱導致「尊重」變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在生活艱難的年代,為人父母要第一保證的是,一家人如何生存下去,而不是去講什麼尊重,也就是說物質條件先決滿足「填飽肚子」「活下去」,對於子女精神世界的塑造和培養根本不會當做剛需。
3.公民意識的缺失,導致過去幾十年內每一個家庭內部其實就是一個小的「極權社會」,父母在家庭中集中了絕大部分權利(包括話語權)。

這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無數個類似題主描述中的例子,也就是父母會替孩子做決定,也就是說孩子被高度物化了。

在過去很漫長的時間里,一個讓我從不屑到困惑,從疑問到深思的現象是,不論是電影、美劇還是少部分現實生活,我接觸的歐洲和美國父母都會表現出對於孩子極大的尊重,如果是家庭行為的話會徵詢孩子的意見,如果是孩子自己的行為,會在絕大多範圍里里讓他自己做決定。
一開始看電影我會覺得」真特么能裝孫子「(這是犬儒主義的遺毒),後來我發現他們一連裝了十幾年的孫子都不累,這讓我陷入了深深的憂桑,所以最終我來說結論吧,我成為父親後一定不會發生題主身上這樣腦抽的事情,但如果我像題主一樣腦抽,事後我會和孩子道歉,真正的道歉而不是簡單的哄騙,因為這個歉意,有很大一部分是作為父親,對自己的自省。

最後說一點和題目沒有關系的,我做了父親後,我一定會每一天都對孩子說愛你,我要他從小就知道,TA的爸爸媽媽有多麼愛TA。


Aorqu用戶:

我小時候爸爸給買了一套凡爾納小說集,環游地球80天,神秘島什麼的。我看的真的是手不釋卷,真是打開了人生的新世界。

後來,舅舅家小哥哥來家裡玩,也看上這套書了,臨走時候小表哥非要借走,爸爸媽媽非常爽快的就答應了,而我則是一直哭。

舅舅和小表哥走後,爸爸媽媽看我還是哭,就一起說我:舅舅一家來一趟不容易,就是幾本書,你還這么摳,這么不願意。

當時我一邊哭一邊說:「我是怕哪天你們也像送書一樣把我送人了,不要我了!」

現在想起來爸媽那表情,真是尷尬了。

後來,他們再也沒拿我的東西送人過,有的小朋友跟家長來家裡做客,臨走時候小朋友想要我的玩具的時候,我爸媽就會講我當時的那句話。


玄黃天:

我小時候喜歡收集漂亮封面的本子和超好看的橡皮(然後其實我也不用,就是收藏然後拿出來看看、結果有一年過年我的整整鉛筆盒的漂亮的各種味道的橡皮被一群親戚的孩子瓜分(我當時去外婆家拜年)),回來時候只有兩塊不好看但是好用的土黃色橡皮了。
當時真的哭瞎了。你不知道那些橡皮有些是絕版,有些是味道超級好聞,有些事我攢了好幾天零花錢才買到的。
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收集橡皮了,我覺得整個人的小愛好被人打碎了以後很難再重新組建起來了。
可能在你看來只是幾個玩具,但是那是你孩子為數不多的以後無論哪個年齡段想起來都會默默微笑的小愛好啊。
就像是一個玩得很好的遊戲賬號,被盜號了以後,裝備坐騎寵物被洗劫一空,從此再也不想再玩這個號了,徒增傷悲。
就像是一個Aorqu大V的賬號被盜,所有答案徹底刪除沒有備份,贊和感謝一清而空,那種失落,大概以後看到Aorqu這個圖標都難受一整天吧。

好在橡皮只是我小小的愛好,我從小愛看玄幻小說和漫畫,全套的哆啦A夢,百變小櫻,老夫子,烏龍院,灌籃高手;全套的誅仙,天魔神譚,小時代,搜神記和仙楚等,三年量的【奇幻】那個雜志,才是我真正構建起來的精神世界。
我爸媽對我看小說看漫畫深惡痛絕,沒少因為偷偷看玄幻小說挨打,但是我的書就是我的書,來的熊孩子就算再喜歡再愛看,我爸媽都不會讓他們帶走,有次我的百變小櫻被(在我同意的情況下)撕掉了好多頁(特別好看的打鬥的環節!!!),我失落得不得了因為那個熊孩子的媽媽是我媽媽的好姐妹我所以就不發表什麼意見,我媽知道後,第二天偷偷就買了那兩本被撕掉的新書替換了被撕掉的。
你知道我之後再看那集的時候翻開了完好無缺的時候多開心嗎!
整個世界都是明亮的!超愛我媽!跑到廚房對著我媽大喊媽我好愛你啊!!我媽說我有毛病哈哈。
(好想我媽啊,隔著4489公里呢哎)

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我爸媽對我看小說看漫畫深惡痛絕,但是又對我的精神世界和私有財產保護的特別好,一方面是他們都是教育界的,對書很看重,多看書,看什麼風格都行;另一方面是他們尊重我的愛好吧。

要尊重你的孩子,玩具是他的私有財產,是他的興趣愛好,是當時的他的整個世界,沒有誰能夠破壞你孩子的世界,不要等到孩子受傷了的時候你終於反應過來你才是他的第一道防護牆。
[ 分享PM Artist Sessions Project的單曲《Lotus Pond》http://music.163.com/song/31273478?userid=90758958 (@網易雲音樂)
BGM來了 ]

引用故事:
評論區 聞人西決

想說下,在Aorqu的第一次發言。
我真的覺得父母應該問一下孩子的意見。
我小的時候有一個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他送給了我一樣玩具,小時候的情誼我覺得最珍貴了那時候,所以真的是備加珍惜。
有一次一個院子住的一個小朋友來我家玩(當時我沒在家)看上了那件玩具,我媽媽也沒問過我就直接拿給他了。等我回家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是一天之後了,盡管真的是很捨不得但是我媽媽說孩子東西送都送出去了往回要咱們不好看(我是沒覺得),一直都還是很聽媽媽話的我盡管難過也答應了。
直到有一天我下樓找小夥伴玩的時候看到那個小朋友拆壞了我的那個玩具還隨隨便便扔掉了。
國小五年級的我,打破了那個孩子的眉骨,不過我自己也掉了顆兩顆牙就是了。
我失去了一個小夥伴,或者說一群小夥伴,一個小時候最珍視的朋友留給我的紀念品,並且第一次母子關系產生了不和諧的地方,一直爹媽說啥是啥的我第一次跟媽媽發了火,真的哭了很久很久。但是我媽媽當時就跟我說是媽做錯了,下次再不會這樣,果然以後哪怕別人看上了我本連環畫我媽都會讓我決定。
現在大了,我自認為還算是孝順的 但是就這件事上,我還是堅定的認為是我媽媽做錯了。
我不該打人,但那實在是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紀念品,那個小朋友不該毀壞我的玩具,但是確實當時已經是人家的東西了,可是要是媽媽當時說等我回來或者允許我之後要回來,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大了之後我也問過媽媽:媽,阿浩(我那位很重要的朋友)要是有朝一日再遇到我,問我賽車去哪了我咋說?我媽也笑了,說:讓他找媽來吧,這事怨媽了。
盡管這點小摩擦沒有影響我們母子的感情,也沒有怎麼改變我的人生軌跡,不過我覺得,能給孩子的尊重,要給,讓他們自立,也能避免這些本不該發生的不愉快不是么?


Aorqu用戶:
開導個屁。趕緊道歉。
別不服氣,對孩子而言,玩具比你親多了。你每天陪他幾個小時?玩具陪他幾個小時?玩具更不會某一天突然莫名其妙地把孩子的爹媽送人。
這就是孩子的道理。
覺得這沒道理?放心,你老了以後會更不講理的~


Aorqu用戶:
不是孩子遇到這種情況一樣會非!常!生!氣!非!常!難!過!非常!!!

過生日朋友送了兩瓶葡萄酒,拿回家裡放著準備有時間有心情的時候開了喝。

結果:
第一瓶。
某天下班回家發現已經開了,喝了大半。
詢問了一下,答曰那天中午家裡有親戚來訪,吃飯不能沒有酒,順便就開了。這還有點,你要不要嘗嘗?
第二瓶。
當某天覺得心情狀態特別好想來一杯的時候,找遍全家都沒找到。
詢問了一下,答曰前幾天上次來家裡吃飯的親戚邀請我家父母大人去做客,空手去多不好,順便就把酒帶過去做伴手禮了。

跟老媽吵了半天,憑什麼未經我同意用我的東西請客送人。
得到的答覆是,這個有什麼好計較的,不就兩瓶酒嗎,我養你這么大,拿你兩瓶酒怎麼了。
好吧,我認了,請把我的酒賠給我。
我養你這么大,拿你兩瓶酒你還要賠啊,有沒有良心。

不知道你們怎麼看,反正一個多月過去了,只要一想起這件事,我都特別特別特別難過。


Aorqu用戶:

謝邀。

感覺各位答主的回答都非常中肯,不過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我就來寫寫題主現在應該怎麼處理吧。

首先,我需要假設您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如果您看了這么多熱心答主的回答還堅持自己是正確的話,請摺疊我的答案,因為不會對您有任何用處。

我認為您現在需要做三件事:

1.誠摯的向孩子承認自己的錯誤。

您的問題主要在於,一沒有尊重孩子的意願,二沒有維護孩子的權利。請讓孩子知道您已經認識到了這方面的錯誤,並告訴他您會盡力改正。哪怕是已經過去了兩年,哪怕您的孩子都不記得了,還是請您認錯。這個行為不是為了求得孩子的原諒,而是向孩子表明您對他的態度。

2.請您務必思考有沒有必要再和同學家深交。

自己的孩子拿了別人家的玩具,而自己面對別人家傷心痛哭的孩子竟然沒有制止,不客氣的講我認為您的同學無論是人品還是育兒方式都有問題。現在成年人都在追求高質量的社交,孩子又何嘗不是呢。一直讓您的孩子和沒有被正確引導的孩子玩耍,只會讓他一次次的被同樣的方式傷害,更何況小孩子的三觀還沒有成型,如果價值觀被熊孩子影響,後果更是不堪設想。當然因為問題中給出的細節太少,我對您同學的判斷可能不準確,所以她是不是真的「有毒」,也請您自行定奪。

另外從您的表述來看,您和熊孩子家長只是同學而已,不是領導或親戚這類比較復雜的關系。這是一件好事,說明您家和同學家的交往並不是必須的。如果下次同學家再相邀,您可以以自己很忙或孩子很忙為借口推卻,時間長了他們就不會再找您們了。

3.請您教給孩子一些自保和反擊的小技巧

請讓孩子知道哭鬧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但有其他的方式能解決。在下一次熊孩子到來之前,請帶著孩子把他最喜歡的玩具藏起來。如果再次遇到熊孩子執意拿走玩具的情況,我在這里分享一個談判的小技巧:

首先,一定要冷靜,千萬不要哭。在很多家長的意識里,如果一個孩子哭了,他就是在「鬧脾氣」,這樣孩子說出的話就會變得沒分量。

第二,不要跟熊孩子理論,立刻在他的家長中鎖定「最可能幫你」的對象。選擇對象的方式是:優先選擇男性親戚,如果沒有男性優先選擇說話少的。(這個不絕對,我也見過反例,但是總體而言理智,或者說要面子的父親多一些。)

最後,禮貌又有邏輯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你越禮貌,對方就越難堪。你可以說:「叔叔,我知道XX喜歡這個玩具,但是這個玩具對我很重要,(理由XXX),我知道您人特別好,所以能不能把這個玩具留下?「

一般做完這三步,講道理或者是不講道理但要面子的家長肯定就會勸孩子放棄了。如果連這樣的請求都拒絕,那請您再一次閱讀第二條,判斷這樣的家庭還有沒有必要再交往下去了。

以上就是我對您的建議。我不是教育學方面的人士,但是我的母親是一名學教育心理學的高校教師。以上三點都是她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實踐過的,我分享的小技巧也是她教給我的,希望能對您有幫助。也希望您的孩子順利成長。


國樂joker:

非常正常。

要是你兒子非常大度地說,沒事,給他吧,不就幾個玩具么,你倒要留神。

這種人可以成大事,但是有一天你老了需要照顧,他能扭頭一走,連眼都不帶眨的。


無問西東:

我小時候比較乖,年年六一都能得獎狀,得到獎品,書包,鉛筆文具之類什麼的很多,有時候參加什麼的比賽也會贏得很多獎品,然後加上平時爸媽如果考試考的 好的獎品,所以文具什麼的有很多,經常有閑置的慢慢的就喜歡把那些文具攢起來,放在那裡看著,覺得特別驕傲,很有榮譽感,四年級的六一三好學生的獎品是一個印有米妮圖案的粉色書包,我真的超級超級喜歡,因為爸媽之前給我買的書包都是什麼黑色啊,暗紅色,那種耐臟的顏色,但我也是一個有少女夢的女孩子,粉色什麼的,多好看,然後我超級開心的帶回家,把我那些嶄新的文具,全部放在裡面,和我媽媽說好,這個書包,我下半學年開學,五年級的時候的時候背。那個時候真的是開心,每天就想著馬上自己也是有新書包的人啦!!!每天都美滋滋,可是!!!!!!!!世界上總有些許討厭的人,不懂得君子不奪人所好,這種小人,統稱為親戚家的熊孩子,我只是出去玩了一個下午,我放在書桌上的新書包就不見了????????????當時真的是氣死了,然後問我媽,我媽說她送給姨姨的女兒了,她想要很喜歡我就給她了,我聽完了我很生氣真的非常生氣,我就問我媽,你不知道書包里有我那麼久以來攢的獎品,你不是答應我說我下個學期就能背,你憑什麼把我的東西送走,你有沒有想過我就她喜歡我就不喜歡,然後我哭了,我媽還在旁邊罵我,那個時候真的是委屈,你送了我的東西,你還罵我小氣自私???????
然後!!!!!!我媽越罵,我越生氣於是,我擦乾眼淚,拿起我的舊書包,氣勢沖沖的去姨姨家,一進門我就把書包扔在地上,說把我的新書包還給我,這個給你,那個還給我,我姨姨她們一家全部都特別尷尬看著我,然後我媽來了,我姨姨和她說了,我媽給了我一巴掌,我捂著臉說,那是我的東西,憑什麼要給她,我也喜歡,拿我的東西問過我沒有,你今天要是不給我,自己看著辦吧,今天要是不還給我我見一次這個書包,我就打她一次,然後?????當是是書包與我雙雙把家還啦。
嗯,我媽下手挺狠,屁股挺疼,
但是,我的東西,我媽再也沒有不問過我就送給別人了。我的就是我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