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科研的人自己覺得幸福嗎?

問題描述:Aorqu上許多人大談科研之苦,後悔當初踏上科研之路。我不敢否認科研並不輕松的現實,但我更希望聽聽在這條路子上堅持下來了的人對科研的感覺到底是怎樣的。
, , ,
fei feifei:

以前聽說 博士生以下三樣有兩樣會活的很好很開心:錢 對象 文章;只有一樣會比較難過;一樣都米有是地獄。
———–
雖然不像地獄 但是總歸感覺沒有太大趣味


核聚:

謝邀。個人認為,人生有三件大事。第一,活下來,不負生命;第二,竭盡全力保護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不負有情;第三,發展興趣愛好、探索內在與外在的世界,不負天地宇宙。任何一項沒做到位,都是巨大的缺憾。任何一項做好,都絕非易事。忽略、忽視和輕視,都會給人生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這是我過去多年的體悟,包含博士和博士後期間的科研經歷。

從這個角度上看,做科研的人可以很幸福,也可以很不幸福,全都視自己的具體情況而定。這個判據就是在何種程度上實現上面的三點。

偶爾的幸福體驗,相信許多人會有。而經常的、持續的幸福體驗,需要成就來支持。這需要許多條件。比如:

1.很早就對科學探索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和熱情;

多看一些科學家的人物傳記就會發現這個規律,許多(不是全部)科學大家很早就對科學探索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和熱情。

愛因斯坦說「在12歲時,我……在歐幾里得平面幾何小書經歷了第二次奇蹟……」對歐幾里得神往的不只是愛因斯坦,大哲學家羅素在他的《自傳》第一卷中也談到,在11、12歲時,心情十分抑鬱,甚至想到自殺,但學習歐幾里得幾何的狂喜使他從這種境地擺脫了出來。接著愛因斯坦說,「在12-16歲時,我自學包括微積分基礎在內的數學基本知識……」

對於費曼,微積分是在高中物理課上學到的。他那時總在課堂上搗亂,於是他的物理老師給了他一本大學三四年級才用到的書:Woods的高等微積分。費曼自稱這本書讓他在以後的學習工作中一路平趟,包括在MIT也完全不用再學這門課。

費米十四歲的時候就在義大利的集市上賣數學物理方法回去自學。

在我看來人生是一場打怪升級,有些人很早就選定了遊戲,而且已經進入了很高的段位。

扎克伯格童年的愛好與比爾·蓋茲很相似,也是編程。他12歲時就為父親的牙醫診所創建了一個資訊傳遞程序。

馬斯克擁有第一台電腦的時候,他才10歲。12歲時,他以500美元出售了自己的第一個名為Blastar(一個太空小遊戲)的商業軟體。

微軟創始人的中學時代是在西雅圖著名的湖畔預備學校度過的。在那裡,比爾·蓋茨編寫了一種井字棋遊戲的計算機代碼,並從中發現了他對電腦的熱愛。

例子太多。關鍵的原理是。如果你已經把科研當成打遊戲了,那麼「做科研的人字句覺得幸福嗎」,這樣的問題根本不會存在。

2.很早就具有科研優勢;

比如十三四歲就造出核反應堆的。

美國少年Taylor Wilson在2008年,製造出一個核融合爐時年僅14歲。他曾經尋求核實驗室和大學研究室的支持,不過沒什麼人將他的請求當一回事。於是在保證自己的實驗並不會將學校炸飛以後,他以大量資料說服了所在學校Penwortham Priory Academy的校長,並獲得了3000英鎊的實驗經費。

Jamie Edwards受到美國人Taylor Wilson的文章鼓舞,萌生了自己製作一個核融合爐的想法。

13歲的英國小朋友Jamie Edwards成功地在學校教室內搭建起一個核聚變反應堆,並且將兩個氫原子聚變生成了氦。他是迄今為止完成核聚變實驗的年齡最小的人。

在比如,我在大學的時候有位同學,在物理學院,他高中時期已經把大學的全部物理學課程學完了,大學一年級一起上自習的時候,他讀的是《高等量子力學》,是研究所的內容。大學沒畢業就出國了,MIT。

3.進入了合適的平台;

比如很年輕的時候就進入很牛的科研圈或者研究機構的。這個不用解釋。

4.有明確的目的、目標、價值觀;

即便沒有上面這些也不是不可能。例如,錢偉長考清華大學的時候,數學和物理都是零分。但是,他有科學技術救國的強烈願望,也能成為一代大家。

細節的資料我就不補充了。讀個100來位科學家的傳記,應該能總結出規律。比如阿西莫夫寫了1000多個科學家的傳記Asimov』s Biographical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總體來說,科研研究的工作分為兩類,一類是科學技術探索者;一類是科研工作者,

探索者把探索、發明作為一項事業,那就需要許多支撐條件。如果不具備,只有一樣也行,那就把科學探索當做愛好、信仰。就像張益唐那樣,無論多麼坎坷曲折,我樂意。大器晚成、大器早成,都不重要,反正我在做我願意做的事情。

對於科研工作者來說,科研跟其他任何行業沒有多少分別,僅僅是一個技術工種。

回顧人生的三件大事。

第一,活下來,活好,不負生命;

第二,竭盡全力保護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不負有情;

第三,發展興趣愛好、探索內在與外在的世界,不負天地宇宙。

如果對科研特別感興趣。那就要盡早拿到相關的資源,學術地位、待遇,使得前兩項能夠沒問題。這就需要非常細致的了解,科研的遊戲規則。如果做到了,就可以踏踏實實把科研當做興趣做了。否則,壓力會是巨大的。即便對於愛因斯坦都是如此。愛因斯坦曾經說他寧願當個管子工,把科學當做業餘興趣。因為沒有工作壓力,而且還不耽誤思考。

如果對科研的興趣一般、也沒有什麼優勢。最好,還是把前兩項做好。可以把科研當做業余愛好。一旦財富自由了,或者資源到位了,對科研的興趣大增,仍然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科學探索之中。這樣的例子也很多。

總之,故事太多。人生路徑可以有許多種,關鍵是對於你而言最優化的路徑是什麼,只能自己判定。所謂最優路徑,就是幸福感最強、更高產。

對這個問題困惑的人,最大的原因是,故事(案例)看的太少。

在認知上解決這個問題最便捷的方法是,了解許多人物故事,尤其是近期的人物故事,包括身邊人的故事。研究100個左右的案例,基本上可以消除這方面的困惑了。

這篇文章遠不是鼓勵,更不是反對做科研。而是試圖弄出一個坐標系。把自己的優勢、資源、生存處境,看得更明晰。

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Aorqu用戶:
5月20日補充。很感謝大家的評論。可能之前寫得有點悲觀低潮,不過確實是在讀博過程中可能遇到的糟糕的心情。可能有時候也沒那麼難過,如果不想文章,不想實驗,只想著發工資的時候,哇,那是最開心的有木有。不過拿人錢呢,多少還得干點事吧。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從自己出發,能夠有豐富自己內心的動力。只是目前還在修鍊中。本人雖然學分子病毒學,只是我的方向,但可能做的還是差得有點遠,不做機制,做流感抗體結構相關。有興趣可以私聊。很多正在奮戰和掙扎的同胞一起加油吧,歡迎分享和吐槽。人生也就是做完一件事,又做完一件事,時間到了就去做。不想太多了。
——————————————————————————————————————————————
大陸985生物博士在讀。女。單身。
被讀博這個事情煎熬了好久。現在仍是猶豫不決,經常周期性陷入低谷中。
覺得自己不適合讀博,缺乏激情,越來越沒有鬥志。當初讀研純粹為了以後多掙點錢,碩士階段還是蠻拼的。所以為老闆看上了。現在博士階段信念不夠,意志薄弱。覺得自己以後並不想做科研。在這一行的同學也很少,有時候真找不到人說話。生活真的是單調乏味。
實驗室工資尚可。但每天規定十幾個小時,一周休一天。研一到先在過了快三年,覺得自己快崩潰。
導師比較忙,交流的時間也很少。自己也不善交流。有時候憋得很難受,難以發泄。本人又比較自卑,做科研真的不適合自卑的人,很容易越做越沒信心,因為經常都是不順利的結果。幸福感或許只有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才有,因為可以不用去實驗室。
想到還有三年的時間,學校規定生物博士生需4年畢業。不知道怎麼熬下去。想想自己快三十歲了,連人生小山包都還沒看見。辛酸。


王元龍:

有人幸福,有人不幸。

但令我印象最深的是某次在網上看到的某個諾獎得主的一句話:科學家的不快樂/不幸福其實幾乎都來自科研之外的東西。科研本身是不會令你不快的。


xia Hai:

幸福的時刻有:自已的report在學術會議上被大牛肯定;冒險投牛逼雜志,經小修後Accept;拍到好的實驗照片;聽到學生/老闆對自己的崇拜/贊賞;自己有了好的結果,老公/老婆和我一起開心。

還有,既然是七月里答題,就不得不說那個有可能即將到來的超級幸福的時刻:你的本子中了。

其餘的時刻基本處於苦逼狀態。

但怎麼說呢,巨大的幸福往往是熬過一個個的苦逼時刻,就像登四川的牛背山一樣,各種危險、各種顛簸,但是當你登上山頂,遠處幾座雪山一字排開,展現在你視野里時,你會覺得這是值得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