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麻醉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
, , , ,
崔煊赫:

這個全麻只能有麻前麻後的體驗,中間有體驗那就粗大事啦!

10歲的時候來北京看過一段時間的病,在病房觀察治療了10多天,終於要進行大手術了,主治醫生早上早早的來看我,並陪我下了一局象棋(媽蛋1個月只贏過他這一次!)就出去了,安排護士阿姨來幫我打麻藥。

麻藥是朝屁股上注射一大針管的麻藥,針管有我手腕那麼粗!尼瑪我看到之後死活不讓打針,在父母、醫務人員、病友的合力勸說和控制之下,終於把葯注射進了我可憐的小屁股。

打完除了屁股略疼其他沒任何感覺,大概20分鐘後我被推到手術室,我見到了我的主治醫生還有主刀的主任。因為仰躺著,光線有些刺眼,還沒來得及適應醫生就拿一個氧氣罩扣在我嘴上,送氧壓力大,風有點沖。
– 「小朋友幾歲了?」
-「10歲了」
-「這么大啦,上幾年級了?」
-「3年級」
-「噢~你最喜歡什麼動畫片?」
-「光能使者」
……
這是我能記住的全部,就幾句話的功夫我就「睡著」了,整個手術時間進行了9個小時,當我被推出手術室的時候剛好被叫醒,有一點意識,聽著媽媽擔心的呼喚,我只是含著眼淚迷迷糊糊的在重複「媽媽我沒事,一點也不疼」( ¯ ¨̯ ¯̥̥ )

術後一周我就活蹦亂跳了,最難受的就是那個萬惡的尿管!!媽蛋疼的要死,好幾天都不能開心的尿尿(。•ˇ‸ˇ•。)。


栗子粒:

我是在紐約西奈山醫院做的一個小手術,今天是做完第一次全麻手術的晚上,害怕自己以後忘了,上來記錄一下。。。其實感覺現在記憶已經有點模糊了。。

手術時間是中午12點,帶著我爸媽和眾多親戚浩浩蕩蕩的一堆人提前一個小時到手術室。

西奈山的手術室外的等待區非常溫馨,有超大的落地窗,遠眺可以看到中央公園,沙發,鮮花點心飲料,還有電視里放著胖胖的川普的各種新聞。。。

圖是我從網上盜的——>>>>>>>>>>>>>>

沒有拍照片,找的網上類似的圖。。。。

神馬,所以我在做手術的時候他們就在外面吃小吃喝飲料?。。說好的焦急搓手不停踱步呢。。。

沒有人拍等待區,只有我媽拍了一下她手邊的茶幾。。。。

登記完以後,一個護士帶我去了一個更衣室,更衣室裡面有儲物櫃,廁所,綠植,大概是為了穩定病人情緒吧,還有一個小型的人工噴泉發出潺潺的流水。。。然後還有悠揚的鋼琴曲。。。。

護士給了我一套更換的手術服讓我脫光換上。。。手術服居然好時髦,是薰衣草紫的顏色,然後是側邊系帶。。。手術襪子,也是紫色,很厚,上面有防滑的保護,圖案是兩個可愛的熊互相摟抱在一起——>>>>>>想看的直接拉到最後~

換完衣服進去後,護士把我帶到一個軟皮椅子坐下,給我綁好血壓計,還搬來一個腳蹬讓我把腿也擱上去,聽到我說冷給我加了層毯子就開始問問術前問題,打完IV後人超好的護士姐姐害怕我第一次手術緊張,就把我爸媽也都喊進來了。。

身上的大衣就是我媽來過的痕跡。。。

護士姐姐走了以後,麻醉師,助理醫生,醫生本生都按順序進來打招呼,每個人都問了基本上一樣的術前問題。。。最後醫生笑眯眯的指著手術室說好了,我們一起走吧~

哎?說好的手術床呢,我還期待著跟電視上一樣被推進去然後在手術床上微笑轉頭和家屬告別呢。。。。

和醫生肩並肩走進手術室以後,醫生給我介紹了本次手術的與術人員,然後讓我自己爬到手術床上,囑咐我記得一定要把屁股對准手術床上的一個凹洞(我邪惡的猜想是不是這個手術室還順便可以做痔瘡手術 。。。)比較囧的是,醫生讓我爬上手術床之前把手術服解開,我以為是要全脫光了。。。勇猛地揭開衣服。。一瞬間手術室的四個醫生立刻一致做出爾康的手勢。。。不,不是讓你脫光。。。。

等我爬上手術床並且對准屁股凹洞後發現手術床居然是加熱的,助理醫生笑眯眯的說對啊,你難道不知道我們今天其實是來做massage的嘛;醫生抓住我被五花大綁的手說放心啊,很簡單的手術,一定會很順利的,現在快想想你就在你最想去度假的海邊;麻醉醫生一邊給我鼻子裡面放氧氣管,一邊問你平時能喝幾杯瑪格麗特酒?我說我酒量很淺,最多一杯。。「那放心,我們今天這個量就大概半杯。。。」

麻醉醫生笑眯眯的臉是我手術記憶的最後一個畫面。。。

再次醒來,已經是被推出去了,護士拿來一個目錄讓我點一下飲料和小吃,問我痛不痛,需不需要吃止痛藥,我說感覺有點冷,她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了一個暖寶寶給我塞上。。。。

接著就是親屬被叫進來了,恩。。。我身上層層疊疊的毯子是我媽來過的痕跡。。。

大概觀察了一個小時以後,沒有嘔吐,沒有不適,也沒有我期待中的high的感覺。。。護士給了一個小禮包然後說批准出院啦

由於害怕有全麻後遺症,最後是被護士推著輪椅一直推到上車的地方,坐著輪椅出院感覺自己好威風,哈哈哈~~

以上是我第一次全麻的經歷,之前做手術前也很害怕,在Aorqu上面搜了不少,感謝各位大神貢獻的的答案,真正經歷下來一點也不可怕,分享下自己的經歷,希望對大家有一定的幫助~~

最後,我把可愛的熊寶寶襪子帶回家留作紀念啦


大楊:

前幾天剛剛經歷了一場全麻手術,為啥手術就不表了,都是自己作的。

手術中沒體驗,斷片了。

手術室里人好多,都忙活我一個,受寵若驚啊,一個年輕護士過來給我上置留針,上完針就要麻醉我,我主刀還沒來呢,我還有一肚子的話要叮囑他呢,哎,我說..(⌒▽⌒)

……

一片白光,有人在搓我的手,有人耳邊說,醒了醒了。我睜不開眼睛,就感覺特別特別冷,特別困,護士還不讓我睡,把我推回病房後,我就進入了嘔吐模式,家人動一下,我哇……,護士來測體溫,我哇……,隔壁床咳嗽一聲,我哇…… 管你是大夫還是護士,誰來我吐誰一身,那一夜給整個病房的病人帶來了不小的陰影,第二天我緩過來後,我旁邊床看我都這個眼神。

第二天醒來好多了,被護士拎下床,怕血栓,讓溜達去,拎著尿袋、拄著輸液架、佝僂著腰,像一隻孤單的老鷹。

沒住幾天,我就晃晃悠悠的上班了,但每天只有上午清醒,下午腦子完全是渾的,郵件都看不懂,就是覺得一團一團的數據進了腦子又一團一團的滾出去了,連和老公吵架嘴都沒那麼利索,難道全麻真的影響智力了?這不科學啊!姐姐我靠機智吃飯的。

好在這個狀態只維持了幾天,隨著身體一點點恢復,智力也一點點恢復正常,短期智力下降應該是身體比較虛的原因,我現在又恢復成了那個奸懶饞滑的小姐姐。

進過一次醫院,做過一次全麻手術,醒過來的那一刻體會最深的就是除了身體是自己的,其他一切都是浮雲……


基因庫辛吉斯:

高二之前的暑假做了一個腹腔鏡手術,全麻
在醫院等了兩天之後,剛插完導尿管就被推上手術台了!
媽蛋,當時大夏天啊,為啥手術室那麼冷啊!
逗我,啥也沒穿啊!逗我,旁邊還有人在閑聊啊! (其實是主刀醫生和副手)在我內心咆哮的時候,有個眼睛很好看的醫生過來(其實啥也看不見,半瞎),直接幫我推了針。
媽蛋,勞資還沒準備好啊!
什麼情況!眼皮好重!「別睡啊,別睡著了啊!」媽蛋,勞資困成狗了,其實我是拒絕的!突然,眼前一黑,斷片了!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就聽見護士姐姐一直說 別哭了別哭了,已經結束了!
我蒙圈了,誰在哭,我怎麼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沒哭啊!
慢慢睜眼之後,卧槽,我真的在哭,一抽一抽的,什麼鬼,剛想張嘴問護士,就覺得喉嚨很黏 (可能是因為剛拔了管子),「我什麼時候開始哭的啊?」 (聲音就跟破風箱一樣)「一閉眼就開始了,醫生特地給你配了個擦眼淚的護士!」
實力蒙圈,我啥也不知道啊!出了手術室之後,精神振奮啊,就跟打雞血一樣,隔壁床跟我同樣的手術,躺在床上虛的不得了啊,看我術後第二天活動自如眼睛都綠了啊!
我只想說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哭!


大樹下的小孩子:

就是各種耍流氓…………本人,女,自幼傳統封建,有幸做過兩次全麻手術,第一次,就記得手術之後睜不開眼,被推著周圍的人都在喊我,還是睜不開眼,然後被推到了ICU,輸液的時候嘴裡各種碎碎念,有個護士姐姐過來看看我,我突然說,哇塞,你好香啊,護士姐姐說,你要是喜歡這款擦臉油,回頭我就推薦給你,突然,我睜開了一隻眼,瞥了一下,說了一句,你長得還挺俊…………………………第二次,一點印象都沒有,聽後來的護士說,我做完手術,在手術室里,不停地給我的主治醫生說,以後我就天天給你買麻花,買各種麻花,買好吃的,給你錢花……………………
其實,這些事都是聽護士們說的,我也納悶,為什麼全麻以後會胡言亂語呢?這些話反正我正常情況下不會說,有專業人士能解答一下嗎?


Aorqu用戶:
躺在手術台上, 我只覺得左臂開始麻木,麻木感快速從手臂向身體襲來,不到一秒,我眼前一黑,失去意識。

再次醒來,我只覺得好睏,好睏,好睏。不要打擾我睡覺,tmd,好生氣。


午夜酒神老司機:

我來說一下自己在法國做手術的經歷。
今年1月底,跟小夥伴打球,沒有任何沖撞的情況下,右跟腱啪的一聲,斷了。
然後朋友開車送我去醫院,5小時確診,不提。
轉天大夫給我預約病床,然後又說,今天就不做手術了,我太累了。
我說好,然後住院開始。中間有麻醉師問我,全麻半麻?
我說不知道啊。麻醉師說:全的吧,對我更好。

翌日,倆男護士推著我病床就給我送手術室了。
一路我這個擔心啊,畢竟異國他鄉一個人做手術,萬一丟了個腎,女朋友咋整?
然後到了手術室,胳膊上插著點滴呢。
我還客氣一下,問大夫:
用不用我自己趴上手術台?畢竟我還是比較沉的。
大夫說:不用,安心躺著,麻醉完了我們都給你抬過去。
我說:好。

我一直不知道是點滴的作用啊,還是氣體的作用。
大夫給我扣上一個面罩,讓我自然呼吸,我就照做。
趁著還清醒,我心想,試試自己毅力有多強,看看能清醒多久。同時注意著身體的感受。
慢慢的,胸感覺有點悶,有點喘不上來氣。
越來越悶。越來越不上氣。
然後突然一下,眼前一黑,腦袋一歪,胳膊一松,自己就懵逼過去了。

醒來以後大概兩個小時,看東西依然懵逼中。
意識很清醒,但是身體不受控制。
看著自己右腿綁好了,腰上沒有傷口,一切都正常。

哎,這只是小手術。大手術啥的,希望大家趕不上吧。


紫霞仙子:

扁桃體手術,我膽小,選的全麻。

躺在手術台上,麻醉醫生把面罩往我臉上一放,說句「麻醉了哈」就站旁邊去了。。我想著「面罩居然不用固定?蓋在臉上就可以了??好吧,我數數,數一百個數應該可以吧?1,2,3沒了……」

醒之後覺得很舒服,就像睡了一場好覺,連夢都沒有,感謝麻醉哥哥!!


Maggie Ma:

前段時間,毫無預兆地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住院、第一次手術、第一次全麻的經歷。

大概是無知者無畏,聽到要做全麻手術我並沒有太過害怕,反而是前一夜的術前準備,包括動脈抽血、靜脈留置針,甚至是灌腸什麼的更讓我緊張。

被推往手術室的路上,我覺得路過的人看我的眼神讓我想起了電視劇里各種急救的場景,但因為自己實際上沒有那麼痛苦,所以面對他們的眼神反而會有一種十分愧疚的尷尬,於是索性閉上眼睛,想像全麻手術的過程。於是,對全麻產生了兩個好奇:

一是會不會有「順性遺忘」現象,之前覺得如果有的話應該還蠻神奇的,是不是跟那些喝酒「斷片」的人差不多,可以在別人的提醒下補完自己的一小段「人生」

二是全麻還會做夢么?我是那種幾乎天天都會做不止一個夢,並常常以能回想起前夜的夢為追求的人,所以很好奇自己在全麻的狀態下會不會做夢,會做怎樣的夢。

被推進手術室後先在外間輸液,我認真地記了一下當時的時間,以防自己真的「失憶」麻醉師過來跟我又確認了身份、病症、病史等,後來還出去和家屬交流了一下,隔著門我還能聽見男友跟醫生說「拜託您了「的聲音……後來就被推進真正做手術的地方了。

之前就在Aorqu上看過一些關於醫生工作狀態的問題,所以被推入手術室後聽到醫生之間各種調侃閑聊,感覺心態似乎還沒有我們做pre前緊張的時候,我的心態也還比較平靜,堅定了自己要做一個理智冷靜、配合治療的優秀病號的信念,甚至還主動加入了他們關於「田朴珺在甄嬛傳中飾演了一個怎樣的角色以及她到底好不好看身材胖不胖」的討論。

就在我暗暗感慨自己良好的心理貭素的時候,手腕上突然一陣劇痛,我差點嗷一嗓子喊出來——麻醉師毫無預兆地打了第一針,這一針真的是我經歷過最疼的一次注射,威力之大以致我手腕直到術後一周還在疼,很長一段時間右手都不太能使勁兒,如今大概一個月過去了,手腕上的淤青還沒有完全吸收。(到現在都不知道這一針到底是啥)

就在我哼哼唧唧喊疼的時候,麻醉師一邊跟我說「沒事沒事,馬上不疼了,恩,應該不疼了呀」(我當時還本著應該把自己的感受如實反映給醫生的原則不斷地重複「可是還是挺疼的」,術後再想這大概是「心裡麻醉」吧==)一邊把呼吸面罩戴到我臉上,還很溫柔地說「深呼吸,姑娘,困了就睡吧。」

同樣是之前在本問題下看到有好幾位答主都提到自己在麻醉作用下突然感到很困,並試圖與麻醉作用抗爭以證明自己的意志力的故事,我毅然決然地決定:

服從安排!只要困了就投降,絕不做無謂地鬥爭!

但令我不解的是……

吸了好幾口我都毫無困意……

作為立志要積極主動配合醫生治療的優秀病號,我感到了深深的自責和焦慮……

但這並不影響我覺得自己神志依然十分清醒……

下一秒鐘……

醫生突然叫我的名字,眼前復雜的畫面一下子變成空白,有一個管子從我嘴裡突然拔出來,喉嚨里是乾渴被撕裂的疼,體側是傷口刀割般的疼,手腕是一陣陣漲痛……

手術做完了……

我醒了……

說好的抵抗不住的困意呢!說好的眼皮會很重思維會渙散呢!為什麼我上一秒種還很清醒,下一秒鐘手術就做完了(/”≡ _ ≡)/~┴┴

我就這樣懷著「好疼好疼好疼、好神奇剛才真的沒感覺、誒我剛才那個夢到底夢的是啥就說醒來太突然會忘嘛」的復雜心情,被醫生推出了手術室,爸媽和男友都在門口等著,男友站在離我最近的位置(其實那時候看不太清),醫生問認識這是誰么?依然是本著要積極配合醫生的原則,我「迅速」反應過來這是看我麻醉後意識恢復的情況,所以我不能只回答認識,而是應該準確地叫出他的名字!(ง •̀_•́)ง

但我剛說了「認識」兩個字,醫生就說「好,挺好的,你們慢慢推回去吧!」我心裡翻了一個大大大的白眼:萬一我認錯了呢!腫么能這么「不負責」!不過想想也是……難道還有別人來認領我不成==

之後就是被推回病房,我還不忘問了一下時間,又斷斷續續睡了幾覺(之後據媽媽講我真正睡著的時間不太長)進入了「漫長而疼痛」的恢復期……恩我想說如果恢復期能像麻醉時候一樣睡過去就好了……

所以對於我來說,全麻的體驗大概是「嗷好疼……嗷好神奇……嗷我想繼續睡」這樣……

關於全麻,我自己之前的兩個好奇,這次也得到了解答。

一是【記憶的問題】

很遺憾,事實證明我大多數事情我都記得……不過這是不是也說明我並沒有被「麻傻了「

二是【做夢的問題】

我很確認我一定做夢了!而且就在醫生把我叫醒前的一秒鐘,我夢中的畫面都是很豐富的!但就在我醒的那一瞬間,畫面坍縮了!我現在只記得我的視野里一片空白,在左下方有一行黑體字,大概是:

「李**李**李**找杜甫杜甫」

「李**」在夢里是一個詩人的名字,但很確認不是李白……所以你問我夢見了什麼到底……我也真的很想知道……sign……

以上如此絮叨,就當我給自己做個記錄,省得以後哪天真忘了。

全麻不可怕,尤其應當算是難得的高質量睡眠……

但我也不想再來一次了 ╮(╯▽╰)╭


Aorqu用戶:
兩年前在美國出了一次事故進了急診室,需要全麻處理。最開始會先吸氧打生理鹽水啊讓你放鬆, 然後開始靜脈注射麻藥,我當時還很傻很天真的問護士:”Will I pass out?”,護士姐姐很淡定的答到:”Just relax dear.” 在旁邊的另一位護士姐姐好像是做好了麻醉之後隨時準備搶救我的準備。ORZ

然後就看到插到胳膊上的注射管裡面開始有乳白色的麻藥打進來,我當時想麻醉到底什麼感覺啊我要慢慢感受下,結果白色液體進入體內不到兩秒,就感覺到後腦特別的沉,很像困到極限的感覺,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往後倒,只來得及說了一聲”Wow”之後就失去意識了。

然後不知過了多久醒來,看到的第一個畫面是屋頂的燈和兩位護士姐姐的臉在看我,就和美劇裡面主角受重傷被推進手術室的路上最後記得的畫面一模一樣。感覺像喝斷片了一樣,發生了什麼完全都記不得了。

最後還是女朋友告訴我,說我被麻醉的過程一直在用英語調戲護士姐姐。。。

==============================================================
廢話不多說還是上圖吧


王icey:

昨天剛做完全麻手術,腫著臉怒答一發。

起初是準備懷孕,就聽姐妹的去醫院拔一下智齒。

本人原本是有一顆智齒的,為保險起見,聽醫生的拍了個口腔CT(注意:拍完口腔CT,一個月後才能懷孕喲!)

這一拍片兒不要緊,發現下頜有兩顆阻生智齒。而且左下阻生智齒處還有囊腫。

由於這個囊腫包著神經管,如果在外科進行刮治,很可能造成神經管斷裂,也就是唇下永久性麻木。因此,醫生建議我做全麻日間手術。

什麼?

全麻?

一個從來沒有上過手術台的人,對「全麻」有天生的恐懼感。沒忍住,我就嚇哭了。。。

醫生趕快安慰我,你放心,現在全麻手術都很安全的,沒有副作用。

我當然沒有全信。回到家,就開始各種拜託父母、同學問一下,我拔智齒到底要不要全麻拔?

在網上、Aorqu上搜,全麻到底有沒有危險?

後來發現,果然是我才疏學淺,「全麻」技術已經很先進了,同時不會對記憶力造成什麼損傷。是醫療手段上一種積極配合治療的手段。

因此,我就按照醫生說的,準備全麻手術了

首先,要驗血(包括艾滋病、乙肝、血常規等等),這估計是做手術前的例行工作吧。

之後,拿著驗血結果,約麻醉醫生評估麻醉風險。

之後,再拿著麻醉評估表及驗血結果去住院部建病歷,約手術時間。

口腔醫院那兒約日間全麻手術的人真多,一排隊,把我排到了2周之後。

不過,也正是因為做日間全麻人多,讓我對我這個手術更放心啦。

兩周後,也就是昨天,我就來體驗全麻了。

第一次做日間手術,而且還是第一次住院,興奮不行。

居然有自己的病床和病人服,病人服的顏色搭配還挺好看的,讓老公給我拍了好多張。。。

(請不要嘲笑一個從沒住過院的雞血少婦。。。。)

11點半的時候,護士來叫我去做手術,讓我把內衣、內褲脫乾淨,只穿病人服,說實話還挺害羞的。

躺在手術台上,小護士就開始給我輸吊瓶。

這時一個年紀挺大的麻醉醫生(女)開始一邊兒指示著小護士,**加2支,**加1支之類的。一邊兒給我裝上監控儀器。一邊兒又跟我很輕松得聊天,哪的人啊?多少斤啊?多高啊?誰跟你來的?

我就一一回答,感覺自己心態還輕松的。

大約聊了十幾句之後。。。

我就被人拍臉,「醒醒醒醒」,「這個醒了,推回病床吧」

我才迷迷糊糊意識到手術做完了。。。

之後,我被推回了病房,變成了這個狗樣子。

根據我老公的講述。

大約11點50,我開始手術

13點半的時候,醫生出來把拔出來的牙齒交給了他,說手術順利,我在蘇醒。

14點半的時候,我被推出來了。

全程大概3個小時,我蘇醒了1個小時。。。

但是,我感覺自己和麻醉醫生聊天和後面清醒是前後秒的事情。。。。

中間的3個小時完全沒有做夢,也沒有睡一覺的感覺。。。

推回病床後,我就開始了長時間的蘇醒,需要平躺6個小時。

關於疼不疼,我告訴你!

牙不疼。。。喉嚨巨疼,沒有辦法說話的疼,咽口水都疼。。。

這是因為,全麻過程中為了防止嗆到氣管,要從喉痛插個管子進去。。

我現在邊打字,依舊是這種疼法兒。

好了,我不說了,我去躺躺了。。。。

—————————————-

應小夥伴們的要求,特放我的口腔全景片供各位鑒賞!

這次拔的紅圈圈的兩顆牙。

圖中左下那顆下面那團黑黑的是囊腫,包著神經管。

細心的夥伴們可能看出來了,你這不是3顆智齒嗎?為啥拔這兩顆,為啥不都一起拔了?

那是因為,醫生說,下面的兩顆牙一起拔術後反應會很大,因此只給拔一個。

另外,右下那顆因為沒有囊腫,而且通過一個更貴的CBCT看,這顆牙離四周都很遠,醫生說是可以不用拔,或者是可以在外科門診局麻拔。


紅莓婆婆:

生老大的時候,在港安醫院,剖腹產,醫生給我打的是全麻。全部脫光被送進手術室,穿的是類似做飯時穿的圍裙,靜脈注射麻藥,針管和我小指頭差不多粗了…插進手裡的時候真是驚心動魄。
接著被推進手術室,手上東西全部夾好,帶上氧氣罩,麻醉師說我數到三,你的喉嚨會不舒服哦,我會捏住你的喉嚨
「1,2…….」還沒數到三我已經睡著了
….
接著我就隱隱約約聽到護士和醫生一起數著1,2,3,用力,他們合力把我從手術台抗上移動擔架…那時候我173斤還是178斤來著…..(真是辛苦他們了)
還是昏睡著…
醫生過來打我「耳光」…「喂,醒醒,生了女女,6斤八兩,很健康…」我再次昏睡….

總結:全麻的體驗就是….沒感覺…..
當時照片沒了,補充一張我生老三的圖片吧…吸的麻藥,吸完後好像喝醉了一樣…


魚弋魚:

我來回答!哈哈哈新鮮出爐的全麻經歷啊!
三天前闌尾炎復發,目前正在備孕,擔心懷孕期間再次復發不好處理於是痛下決心割掉。腹腔鏡微創手術,於是就有了這醉人的全麻經歷啊!
術前各種諸如備皮啊插尿管啊的慘痛經歷暫且按下不表(仨護士給我插了二十分鐘尿管,說我尿道比嬰兒還細小,硬生生把我插到哭啊),且說我進入手術室之後的歷程。不同於電影電視劇里看到的那種病人躺在手術車上身邊一群親人圍著拉著手摸著臉依依惜別的情景,我是自己提溜個尿袋走進手術室的~內心也是充滿了待遇怎麼這么低的不滿感。。。
進去手術室後,主刀醫生遲遲不來,於是一群醫生護士只好讓我躺上手術台,給我輸上生理鹽水。然後開始對我品頭論足,什麼腳這么大難怪身高這么高之類的,聽得我也是呵呵噠了~不過也是比較nice比較詼諧的那種,我跟他們嘻嘻哈哈的也慢慢放鬆下來。
主刀醫生終於到了。麻醉醫師開始緊鑼密鼓了,先是啟動了某種儀器,然後遞給我一個類似於氧氣罩的東東,讓我吸氣,我心想這打麻醉針之前還先讓我吸夠氧啊,然後聽話地吸了一口,吸入的瞬間雙眼皮就沉得睜不開了,我用盡全部意志擠出一句「這就把我麻醉了啊」然後就不醒人事。可能後幾個字都沒說出來。。
我以前的經驗里,麻醉不都是打針的么!這個麻醉方式是啥!感覺跟不法分子毒害少女的手段那麼像呢!從此之後我願意相信武俠世界裡拿塊黑布往你嘴上一捂就能把你放倒的情景了!

我從人事不知的狀態中有了知覺,是覺得有人在搖我的腦袋說醒醒醒醒別睡啦。我這個人平時是沒什麼起床氣的,鬧鍾響了就響了,誰吵醒我就吵醒吧,我不發脾氣。但這一回,不知哪個觸霉頭的醫生把我從全麻中拉回現實的這一回,我爆發了大規模的起床氣!我在眼皮子還睜不開口齒還不清晰的半朦朧狀態下大喊大叫:是誰把我弄醒的?我還沒睡夠呢憑什麼叫醒我?不是應該等我自行醒來再推我出來的嗎!如此這些個話來回喊,身邊所有醫生,我家先森還有婆婆姐姐等等一堆人全在哈哈大笑。有個醫生跟我家先森說你快給她錄下來回頭羞死她。。。。
譴責完搖醒我的醫生之後我又開始大喊,我的闌尾吶,切哪兒啦?拿來給我看看!
。。。。。。。。。
主刀醫生說我也割了這么多闌尾了,沒見過誰麻藥勁還沒過就要看闌尾的。
但是他還是帶我家先森去病理室拍了我的闌尾回來給我看,下圖,重口味預警!


我大呼一聲真好看啊又長又美隨主人就再也沒勁喊叫了。。。。終於消停了下來。。。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手術,第一次全麻經歷。割掉的那截闌尾,我想我會好好保存,她曾經是我的一部分。想到自己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完整的人了,不免感傷。。。。


Low Low:

前一陣因為乳腺癌做了全麻手術。

手術前一天被醫生告知了各種事項,然後簽字,因為我是第二天早上第一台手術,所以前天晚上10點開始就不能吃喝了。然後手術前一天的下午有個護士來給我備皮,就是把手術區域及周邊的毛都剃光,我身上寒毛挺多的,而且都是特別細小的毛,那個小護士給我備了估計有40多分鐘,最後累的都蹲在地上備了。

早上7點多護士就來病房通知我準備好等人來接我進手術室,我因為害怕打針還哭了一鼻子。。。沒錯,我一個快30歲的人了還是特別害怕打針。。。

進手術室之後,在手術室門口等著,護士過來確認我的名字和具體手術方案。她看我臉色不對,就問我怎麼了,我說我害怕打針,她告訴我靜脈注射的針肯定得清醒的時候打,動脈穿刺測壓的針可以問問麻醉師可不可以等麻醉之後再扎。

然後我就進手術室了,脫掉上衣躺上手術台之後,護士來給我扎針,我屬於血管特別不明顯的人,先看了腳和手背都不行,最後扎在了手肘內彎的地方。護士幫我跟麻醉師說我害怕打針,問動脈穿刺能不能麻醉後再扎,麻醉師說等會兒看吧,但是等要穿刺的時候,我驚恐的說不能麻醉後扎嗎,麻醉師冷漠的說,不測壓我怎麼給你麻醉。

然後就有一個小哥來給我扎針,我沒敢看,但是能感覺到那個針很長,他穿的很慢,但是超級疼,我感覺過了好久,他停下來了,我問穿好了嗎,護士說沒穿成功,還得再穿一次,當時我的內心是無比崩潰的,因為那個針真的比靜脈注射或者抽血疼100倍,手術過後右邊小臂靠近手腕的那半邊整個紅紫還疼,一個多禮拜才消。

過了一會兒換了一個女護士來給我穿,另一個護士過來握著我的手,她說害怕的話就和他們聊天轉移注意力,她還和大家聊天說她想隆胸。這個護士特別溫柔,我覺得我捏的特使勁,肯定都把她捏疼了,等我穿刺完之後,她給旁邊人看說手都紅了。

全部準備工作做完之後,我問護士什麼時候給我麻醉,麻醉師在我後面說現在就麻,我看見護士拿著一小支乳白色的液體給我加進靜脈注射的管里,一瞬間就失去意識了。

期間好像是做了一個夢一樣,或者像睡了一覺,但是睡的特別安穩,醒來後,我已經穿好衣服在手術室外面了,沒有答案里有些人說的,醒過來之後又睡過去。我醒了之後就完全清醒了,因為我做的是保乳手術,所以醒來第一反應就是趕緊問護士我的胸還在不在=。=,護士說當然在啦,手術很成功,我就安心了。回病房後,一個醫生來還核磁的片子,當時我爸媽和老公都沒反應過來,我就說出來是什麼片子一共幾張,第二天早上護士來問術後一共排尿多少毫升, 我也能報出來一共排尿幾次,分別每次的量是多少,可見對反應和記憶應該是沒什麼影響的。

可能是輸了很多液體,醒來就特別想尿尿,我跟護士說,護士說底下墊的有尿墊,可以幫我把褲子脫了就這么躺著尿在床上。。。我說算了,這么尿不出來,還是憋會兒回病房去吧,然後就被推出去回病房裡了。

然而回到病房也不能去用廁所坐馬桶上尿,我老公給我把便盆放在屁股底下,我就這樣躺在床上上了一天廁所,還拉了一次肚子。。。難為了我老公還一次次給我洗便盆。幸好的住的還是單人間,如果旁邊還有陌生人那簡直是尷尬到死。

術後6個小時是不能下床的,也不能吃喝,一直在輸液,剛回病房的時候,腿上還綁了一個按摩的東西,護士也讓自己多活動活動腿,避免血栓。但是因為一隻手還輸著液,另一邊身體剛動了刀,鼻子里掛著氧氣管,身上還貼了好多監測的東西,頭還暈,並不怎麼能動彈,不能換姿勢的躺著還是很難受的。但是可能是醫生手術做的好?手術之後並沒怎麼感覺到傷口疼,術前簽字的時候醫生把用止疼泵的那一頁收走了,我還怕手術後疼得受不了,自己想用來著,醫生說不是全切的不需要用止疼泵。

輸液到最後一袋的時候,我突然血壓下降,心跳過速,感覺眼睛一閉就過去了,把我和我老公都嚇個半死,我老公叫著我別閉眼睛,然後趕緊叫護士,護士來一看馬上去叫了醫生來。醫生過來說因為我早上11點多從手術室出來,到那會兒已經6個小時了,再加上頭天晚上10點之後就沒吃喝,輸液供不上身體消耗的,於是把輸液的開關調到最大,讓液體最快輸進我身體里,又讓我老公給我喂水,這才緩過來。

這時候我已經能吃喝了,但是還只能吃流食,頭依然很暈,好在可以把床稍微抬起來,不用平躺著,對我這個平時能在床上躺一天的好漢都覺得煎熬。

第二天早上可以下地了,第一件事就是自己去廁所,畢竟躺著床上干這事兒也是個高難度活兒。爸媽來給我送了飯,吃過飯,護士來測過各種體征都沒問題之後,給我撤了所有的監測設備。

一次全麻手術到此才算完全結束。

因為手術前因為害怕和緊張,把這個問題下的答案看了個遍,心裡才有了底,希望我的經歷對以後還要全麻的人也有幫助。


全麻的這次其實是第二次手術了,第一次是還沒確診乳腺癌的時候在另一個醫院做的局麻,索性把局麻的經歷也給大家分享一下。

局麻的手術是中午做的,到時候就有護士帶我去手術區外面和電梯口隔開的一個區域,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做手術,我眼巴巴的看著一道門隔開我和我老公,就像許仙和白娘子被一眾僧人拉開的感覺一樣,都快哭了。

沒有輸液,直接在手術區域打了兩支麻藥,打麻藥也很疼啊,然後就開始了,感覺緊張、害怕,而且雖然打了麻藥還是很疼。手術過程中能感覺到刀割皮膚和肉,也能感覺腫瘤被拉扯出來的感覺,還能聞見電刀割肉的糊味兒,和烙豬蹄一個味兒=。=

手術中特別疼,後面縫針也特別疼,我一直在嗷嗷大喊。。。疼到我想如果病理出來是惡性的話,我就寧願不治了的程度。縫完針我躺在那,想著自己這么年輕偏偏得了這種病,受這么多罪,感覺特別委屈,就開始哭起來,醫生扶著我坐起來,說別哭啦,再苦把傷口的崩開了。我問醫生要了切出來的腫瘤看,裝在一個透明的袋子里,有點像成串的葡萄一樣的豬肥肉。。。伸手捏了一下,有點硬硬的,我自己表示非常嫌棄。

手術後是坐在輪椅上被推回病房的,局麻完了之後沒有輸液,但是疼得一直哭,護士說醫生開始做下一台手術了,沒法出來給我開止疼葯,她就給了我一顆她自己的布洛芬,才讓我能睡一會兒。


匿名用戶:
兩年前聯考,那年5月初肚子疼的厲害,去做檢查,聯系醫院,再做檢查,確診,住院,聯系可靠的醫生來開刀。

術前整個人都是懵的,躺在手術台上,旁邊年輕一些的護士醫生看我還小,一直跟我說些輕松的話,然後主刀醫生來了,我還沒有來得及看清這個傳說中多6的醫生長什麼樣,一個面罩就罩在了臉上。我正準備按指令來吸一口時,突然麻醉師說:

“哎呦,她還要聯考,麻醉可能會損傷記憶……”

WWWWHAT???我文科生……我呼吸一滯,心裡千萬個念頭閃過,然而下一秒就昏過去了……

手術成功後,麻醉的葯效消退還要有一段時間,我大概是因為提前恢復知覺了,感覺隱隱作痛,心裡又有亂七八糟的念頭,百感交集之下,突然就哭出來了……麻醉師本來在旁邊等我醒,結果嚇他一跳:「怎麼了怎麼了?!」……

我一句話說不出來,只能默默流淚,其實我當時最想說的應該是:

能給我吃點東西嗎?我術前餓了好久了……


Aorqu用戶:
大夫:給你打一針啊,會有點疼。
我:哦。
(不到兩分鐘吧)
我:我怎麼覺得昏昏沉沉的,天昏地暗的……?
大夫:對的。
(我的記憶就到這兒)
手術完成後,聽說我是醒了之後才把我推回來。
我沒有印象。
只記得回病房後我很興奮,不停的說話,但完全不記得說了什麼。
聽我爸說:從一回病房你嘴就沒停!上下牙打著架喊著「啊啊啊我好冷」「疼啊!!!」「頭疼!!」「我要枕頭!!」
大家都讓我趕緊睡覺,我還在不停地說。。。「我要說話!!!」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又睡著了。
↑這段時間我完全沒印象,斷片了。
大夫說:這就像喝醉了一樣的。
我:那我估計我喝醉了也是興奮的類型。。。


我無所畏懼啊啊啊:

好了,可以開了。


Catsoul喵魂: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
大概是要做個膽管掰直手術(有一節比較彎窄,要加個支撐進去)。
吸入葯之後,醫生一直在問哎呀你叫什麼名字你媽媽叫什麼你爸爸叫什麼的弱智問題,暈的很快,我拿出了吃奶的力氣強撐著拚命說話,特別特別害怕在我還沒蒙圈的時候醫生就開始切我了,那特么得多疼啊!
我勢必要靠我自身的意志讓自己免受磨難。

事實上,手術過程是:
醫生把我切開之後發現霧了個大草誤診了
把我晾在那緊急召開了個小會修改方案
原定1個小時的手術做了6個小時
膽啊闌尾啊膽管啊什麼的雜七雜八切下去好多
我也沒有醒過來接受人生的磨難

PS:手術結束輕了五斤,好想看看我切掉的那些組織,夠不夠做一鍋人雜湯。

——————————回答的分割線——————————————

關於評論里提到的很多關於誤診的問題:
病情最終應該是先天性膽管彎曲
十多年過去了現在肚子上依舊有10厘米長並且凸起的傷疤(疤痕體質擴長了如同大蜈蚣畫面很美就不特寫了)。

雖然這個醫院以膽管擴張的誤診開刀,是當地誤診的最接近的醫院……中醫院給我診斷的是胃寒,每天都疼炸了還吃很久的中藥……雖然八成是當時醫生醫術不夠,但是小時候留下的心理陰影到現在我都對中醫沒法信任得起來。


Aorqu用戶:
自己從平車上爬到手術台上

然後在一片嫌棄的糾正聲中努力把自己放在窄窄的手術台正中間

(沒有扎輸液的胳膊放到檯子上去不要掉下來!
往左挪挪你屁股還有半個在檯子外面!
往上挪一挪你的腦袋面罩夠不到!)

四仰八叉的伸出胳膊腿兒把靜脈通路給人家用上

一個面罩扣到你臉上,努力呼吸。。。
然後就睡過去了。。。。

然後再醒過來就是護士猛拍你臉說
不許睡不許睡不許睡!

被推回病房之後被老公和護工大爺搬到床上繼續可怕的不許睡過程
(一旦睡著監護就開始尖叫!)

3小時後機器被撤掉就可以幸福的開睡了。。。
但是一動換傷口就開始疼 %>_<%
3天後拔掉全部的管子不發燒就會被放回家歇著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