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麻醉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
, , , ,
匿名用戶:
自小體弱多病,做過多次手術,但都是局麻的。最後一次做的是全麻手術,至於感受,可以堪稱是刻骨銘心的痛苦。即便幾年過去了,我對於那段經歷,依然是思之色變,心有餘悸。

童年時得了某病,去一小醫院做了手術,可是由於醫生責任心有限,導致數年後復發,不得不做再次做全麻手術。由於是在原創傷處進行二次手術,並且手術的部位特殊,手術的風險高了很多,醫生告知若出現意外,會出現無法復原的傷痛,但若任其發展,可能嚴重影響生活質量,甚至危及生命,因此還是毅然決然在協議書上簽字。

若說心裡未有忐忑不安,那是不可能的。但也許是因為對挫折已然麻木,倒也沒有太大的畏懼。

我有咽炎,容易口渴,但醫生告知手術日0點後便不能飲水。早上起床後便感覺有些口渴,但能夠忍受。後來我便穿著病號服,躺在醫用推車上,被推進手術室。看著天花板不斷從視野中掃過的樣子,不禁感嘆,這種電視劇中才能見到的畫面,竟然出現在了我的身上,真是哭笑不得。手術室里很冷,我便與醫生護士調侃轉移注意力。麻醉師打了一針後,我只感覺頭蒙蒙的,並沒有睡著。麻醉師詢問了我的酒量,我如實告知,他便加大了麻醉量,也許過了兩三分鐘後,我便失去了知覺。

等我有了意識,第一感覺睜不開眼,且極度的渴,十分想喝水。張嘴說要喝水,卻發現嗓子嘶啞無力,根本發不出聲音。就像電視劇里,要斷氣的人,想說話說不出一樣。那種感覺用心急如焚來形容再貼切不過。

後來拼盡全力發出了聲音,旁邊的母親似乎正準備為我倒水,護士卻說了一聲:「不能喝!」

這一聲猶如晴天霹靂一般!我當時明明知道她不讓喝水是事出有因,但是還是想跳起來,將她當場大卸八塊。後來母親用棉簽沾了水濕潤了我的嘴唇和嗓子。雖然水量只有一點點,但是卻對我來說卻猶如救命的雨露,萬分珍貴。

剛剛緩解了渴,發現自己身體發燙,全身酸脹,躺在床上,哪個部位挨著床,哪裡就痛(也許是因為背部有肌筋膜炎的緣故),於是不斷翻轉身體以調整接觸面。後來發現已經全身疼痛,無處可換,只有默默的忍受。一次次問母親幾點了,換來的答案卻是幾分鐘,十幾分鐘。度日如年已經無法形容我當時的感覺,也許「度秒如世紀」才能把我內心的感受表達出來。

不知道問了多少次,就這樣熬,終於到了晚上十點,我可以坐起來了,。急著讓母親問護士是否可以喝水,答案是肯定的,當時的喜悅之情,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與此同時,我也知道,手術成功了。喝水之後,看了看手機,有朋友發來的簡訊。我甚感安慰內心痛苦的得以緩解。

ICU里很熱,我要求回到病房,護士告知,我現在體征依然不穩定,需要繼續觀察,我便在床上坐了一夜。

後來在病房中經歷了不遜於此的痛苦,並且見到了痛苦甚於我數倍的病友。康復過程中出現了意外,本來計劃8天出院的計劃也最終被延期到14天,體重減了14斤,但這些都與本題無關,就不多家贅述了。


CC仕:

「來,呼吸五次」

呼~
吸~

呼~
吸~

呼~
吸~
.
.
.
.

「醒醒,做完了,先別動」


Aorqu用戶:
經過幾位的指點……誒,這個是半麻……請大家看個熱鬧好了
—————————————
15年前
背後脊柱里,一針刺痛,不是很疼。但是是從裡面發出的痛感,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話說,我現在想起來,還是全身發涼,哆嗦了好幾次;然後是一股涼意進來了……接著,醫生會不停的問你:有感覺么……感覺么……覺么……么……接著就動刀子了,誒,應該是,反正我不知道了

中途我醒了一次,洗我腸子的時候,囸!!!!


幾經相會得知夙願:

在實習期的時候得了闌尾炎,做了腹腔鏡手術。
醫生:大口呼吸,馬上推麻藥了有點不舒服啊。
我:啥。然後我就睡了三個小時
醫生:***把眼睛睜開,自己大口呼吸。
我:手術成功不。
醫生:成功,自主呼吸啊。
我:你是不是給我插管了,我喉嚨痛。
醫生:不插管能行嗎,你大口呼吸。
我:…………….
再次醒來我已經到病房,家人打我臉不讓我睡,我在半睡半醒中過了兩小時,兩小時後特別清醒,麻醉應該還在身上,反正感覺不到痛當時都感覺自己能下床了,再兩個小時我感覺切口的疼痛,痛的難受還惡心嘔吐,然後又睡過去。到第二天醫生讓我下床多走走,我傻的跑到內科樓去找朋友玩,當時手機也沒帶醫生護士家人都在找我,回來就被罵了。


魚廢射:

不要轉載!不要轉載!不要轉載!

我發現我的回答在電腦上看好正常手機上看別扭的要死ˊ_>ˋ

大前天剛做過全麻的人來答…

其實全麻並沒有什麼體驗

打麻藥的時候和醒了之後比較煩躁

然而我比較慘的是本來是說給我打局部麻醉麻一條胳膊的

於是我被麻了兩次…

先說第一次局麻好惹

許多年前做過腰麻 本以為這一次也差不多

不就是從脖子上扎針進去找胳膊的神經然後麻掉它嘛!

然而並沒有這么簡單!

麻醉師吐槽我為什麼臉上沒肉身上那麼多肉他都摸不到我的肌肉也找不到我的鎖骨所以摸不到神經應該在的那個地方!

他邊摸邊念叨肌肉的名稱的時候我好想跟他說哥哥我來幫你!

我也知道那些肌肉在哪裡!

後來他拿針進去探,這個過程需要我配合找到「一戳胳膊就會麻掉」的那根神經可是根本找不到因為戳哪裡都好痛!

麻醉師又吐槽了他說你怎麼哪裡都痛!

旁邊的醫生說那是因為人家年輕!
這是我疼痛的青春!

(心疼麻醉師..那個麻醉師也好年輕的…

那個時候我簡直心如死灰好想跟他們說不要找了我們全麻吧!

然後這個過程中可能是碰到血管了於是有些出血然後就腫了還非常疼

麻醉師和另外一個醫生就拿著紗布摁著腫的那裡 一邊用力摁一邊問我疼不疼

當然疼啊!

我知道你們得一直這么按著才能止住出血並且消腫!

可是真的好痛啊!

手術是請另外一個城市做這個手術非常厲害的教授過來做

可是他走錯了路於是晚到了兩個多小時

我在手術台上躺了一個小時之後被護士姐姐問要不要下去上廁所

然後她就幫我把機器都撤掉了讓我下來玩…

於是我就呆在醫生辦公室玩手機…期間脖子還不能動一動就疼…

然後教授來了我又回到了手術台上

麻藥是從右手手背的留置針推進去 麻醉師跟我說可能會十分痛

結果真的十分痛…不是五分也不是八分是十分痛…酸脹然後麻

有點像提很重的東西 鬆手之後 手很酸 那樣的感覺

麻醉師跟我說 你數五下就睡著了

可是我數了十下!

當時心裡還想說哈哈哈麻醉師你騙人你看我數了十下還氵…

據說我是手術完幾分鐘就醒了

醒之後看到的第一個場景是護士姐姐的臉

然後一路迷迷瞪瞪的被運回了病房

麻藥退了之後…所有感覺突然就被打開了

首先是傷口非常痛

然後是因為插了胃管所以喉嚨非常難受

一直到今天我都還在咳嗽…

再來是吐酸水(進手術室之前我還在看這個問題底下的回答來著 吐酸水是意料之中的 感謝那個告訴我會吐酸水的答主)

其實整個過程中我覺得最難過的是要禁食

我是手術當天0點開始不能吃東西 也就是我前一天晚上吃完晚飯就沒再吃

一直到手術完說要放屁拉粑粑了才可以吃東西喝水

所以我一整天沒喝水沒吃東西打了兩瓶葡萄糖一袋營養液…

第二天醒來餓成狗

然後還一直非常想睡覺…

差不多就這樣的過程吧…並沒有什麼特別

數十下就睡過去了呢!


匿名用戶:
放著我來呀233333333333

前幾個月我剛好做了場手術……是在臉上的但不是整容_(:з」∠)_

真的不是整容!!

我依舊記得之前那個副主任拿他的手摸了摸我耳朵幾下就跟我麻麻說去辦住院手續這個要動手術的

彼時我的表情是醬紫的╭(°A°`)╮

天吶擼!不過是一個小腫塊你給我開點葯就好啦為什麼還要動刀子呀呀呀呀!為什麼還要在臉上開個口子啊嚶嚶嚶!人家本來就不好看你想讓我嫁不出去是不是呀!(╯‵皿′)╯︵┻━┻

但我還是領著我媽繳費去了(。•́__ก̀。)

btw這之間的都不重要……

手術前一天,有一個帥帥的脾氣很好的醫生哥哥來給我麻麻簽術前協議(๑•́ ₃ •̀๑)

聽著帥氣醫生哥哥的溫柔聲音我就讓我麻麻簽下了她的大名!

呀!哪裡不對呀!明明我腫的地方大概只有2cm²為什麼要全麻呀我摔(╯‵皿′)╯︵┻━┻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呀!

溫柔的哥哥用溫柔的聲音告訴我因為擔心可能會導致窒息所以就要全麻的

好的哥哥!我媽簽辣!

之後前一天很開心的把我排好第一個手術的副主任又把我放到了最後說是因為有老人有小孩看起來我比較能挨餓……

我竟然無言以對_(:з」∠)_

於是乎,我大概餓了二十個小時左右中間都沒有喝水…….等的我那個小心臟好焦急喲……

可愛的護士姐姐終於來辣~(~o ̄▽ ̄)~o ~。。。

ヾ(❀撒花╹◡╹)ノ~ ✿.。.・:*✿*゚¨゚✎・✿.。.✿*゚¨゚✎・✿。

可愛的護士姐姐告訴我換好病號服並且裡面什麼都不要穿

什麼!!

啥都不要穿!我可是一個害羞的女孩紙吖⁄(⁄ ⁄•⁄ω⁄•⁄ ⁄)⁄

君讓臣脫臣不得不脫

好的小姐姐……

可愛的小姐姐又把我領到了手術室開始以新的一瓶點滴(微笑臉)

我等啊等等啊等

終於有一個長相酷似梁邊妖的醫生把我領進了手術室(梁編我是你的粉!!! @梁邊妖(づ ̄ 3 ̄)づ

他一路上跟我談笑風生簡直excited!他覺得我如此淡定那一定是裝的佩服我的好演技吖

我想像中的手術室是一群戴口罩醫生表情嚴肅的圍著手術台,可是!!為什麼我進去看到的是一群靠著牆七歪八歪的醫生23333333333333

看多年電視劇的經驗告訴我,這個畫風不對吖!!

這些小哥哥竟然還跟我聊上了2333333333

可是高(sha)冷(que)如我,他們問一句答一句,現在想來他們是不是想勾搭我呢,或者我多聊兩句就可以要到微信號了呢o(` · ~ · ′。)o

藍後一個小姐姐過來給我打了一針我就啥也不知道了

整個人睡死過去了…….

(此處省略一萬字血腥描寫

醒來我就躺在病床上辣…….

動是能動,可是我就是昏昏沉沉的想睡覺(o-ωq)).oO

現在我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術後我跟 @SimonS吐槽的時候他說的「那你要掉智商了呀」那幾近歡快的語氣我一直記著(ノ`Д)ノ

(╯‵□′)╯︵┻━┻
(\#-_-)\┯━┯[桌子放好]
(╯‵皿′)╯︵┻━┻
┬─┬ ノ( ‘ – ‘ノ) {擺好擺好)
┻━┻︵╰(‵□′)╯︵┻━┻

其實全麻並沒有什麼感覺,就好像是睡了一覺(╯‵□′)╯︵┻━┻

其實我也很擔心會不會變笨啊我摔


bromleylove:

雖然答的人很多,但是還是來答一個,有爆照!(也是拼)

【先說一段廢話】
大一的時候,長智齒。
我曾經看過閨蜜發了一條朋友圈,說長智齒才是女孩變成女人的蛻變,當時不懂,後來懂了。

拍了個全口片,發現四顆都長了,上面兩顆是正常的,左下橫向阻生,右下倒著阻生( ゚д゚),還有個囊腫!(╯°□°)╯︵ ┻━┻

醫生說,這個門診沒法拔了,要住院!
我(╯°□°)╯︵ ┻━┻

因為我大姨96年的時候在香港工作,打了個全麻拔了四顆智齒,我就問醫生,能不能給我乾脆打全麻全都拔了,反正都要上手術台了……
醫生說,好噠!

然後我就住到了口腔外科。

【以下講手術經歷】
全麻前一天晚上九點以後不能吃東西和喝水,我真的是ಥ_ಥ我做手術的那個醫院在我小時候生活了好幾年的一條街上,好多好吃的!!前一天晚上我媽帶我去醫院,走在那條路上,燒烤啊宵夜啊甚至小超市裡的酸奶啊ಥ_ಥ…躺在病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手術是早上八點四十進手術室,六點半被抓起來打了一針凝血的葯,然後我當然就爬回床上繼續眠啊,然而七點半的護士姐姐來換班的時候嘲笑我,還在睡懶覺嗎!!我我我………

穿著手病號服,護士姐姐專門叮囑不要穿內衣,然後被領進了手術室,反正是拔牙,我並不羞澀!因為全麻手術親屬要全程在外面等著,所以我麻麻就在外面的好幾排長板凳上等著…

一個很年輕的醫生?還是護士?姐姐給我通鼻子,因為要保證呼吸暢通,拿棉簽和一種有點苦的葯水捅了我兩邊的鼻子半天。(我都覺得被捅到喉嚨口了好嗎!她還說這邊不是很通要換一邊!!然後接著捅)
此時我的左手被埋了針…我發誓我從小身體倍棒到上大學都沒打過任何一次吊針啊!第一次打就埋針辣!!(╯°□°)╯︵ ┻━┻

通了以後另一個醫生(應該是麻醉師吧,上手術台之前把眼鏡給我媽了,根本看不清是醫生還是護士),就在給我輸的液體里加東西,記不清是另一個還是就是他,問我在哪上學,哪個學校,哪個高中畢業的……問完這三個我已經沒意識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還在手術室,但是旁邊只有兩個綠衣服的醫生再收拾東西了(喂!我睡著之前連主刀醫生都沒看見哇!!)
醒過來感覺自己滿嘴都是血,第一句話是「給我點紙」

然後被推到了一個似乎是專門醒麻醉的區域。
左右兩邊似乎都是老太婆,臉疼,沒眼鏡,沒法看,聽旁邊的醫生跟她們說話好像是插了導尿管還是做了手術不舒服,反正她們一直在「哎喲,哎喲,哎喲,哎喲……」
我當時腦子都快被哎喲炸了,而且我覺得我已經很清醒了,然而旁邊的老太婆一直哎喲哎喲,那兩個觀察的醫生並沒有功夫注意到我…此時我又是滿嘴血了(╯°□°)╯︵ ┻━┻
然後我舉了個手,跟醫生說「給我點紙」……

我滿腦子都是「卧槽趕緊把我推出去啊我媽還在外面等著呢那個凳子好硬的!!」雖然不知道幾點,但是我感覺已經好幾個小時了。

又過了大概十多分鐘,好像他們覺得我醒了,把我推出去了。

我看見我媽,我閨蜜,我媽一個朋友一起湊上來。
我跟我媽說,給我點紙……

後來回到病房,上了24小時心電圖和48小時冰敷,被告知六小時平躺不能動
(╯°□°)╯︵ ┻━┻

我媽把手機給我以後我懷著悲憤的心情自拍了一發:

輸液不可能不尿尿,但是全麻以後要平躺,然後我媽給我拿了個盆墊在pp下面,然而並尿不出來
(╯°□°)╯︵ ┻━┻

然後就是關於「一次拔四顆智齒是一種怎樣的體驗」了…


老寇:

山東省立醫院,手術室等待區好大,一排排的等待手術的病人,一眼看上去好像洗撥好了待宰的^(oo)^。
進手術室後,主刀大夫還沒來,就跟護士和助手聊天,手上有留置針,打入各種葯,然後往鼻孔里插管,因為鼻孔小,一直沒插進去,最後拿了兒童用的。
主刀進來後,簡單聊了下,然後開始各種準備,吩咐打這個打那個,
然後我看見一個面罩拿到了我的鼻子上,兩秒後我感覺手腳有點異樣感覺,想開口問是不是開始麻醉了,然後所有的記憶停留在這個想法。下個鏡頭就是在手術室外被護士叫醒。


Aorqu用戶:
作為被全麻的患者,我就把我全麻的經歷說下吧。
因為血小板天生就比較低,所以我生小孩時醫生建議全麻剖腹產的。
地點是浙一醫院。時間是去年十月初。

1、自己進的手術室,人生第一次進手術室的感覺怎麼說呢,怪怪的。然後也終於看到電視劇里呈現的進進出出穿著綠色大褂和口罩的醫生和護士們。感覺好高比格啊!
開始他們有人問我的名字,然後讓我坐在一個凳子上等。
我是從小就怕疼的,打針都嚷嚷個沒完,但想到小寶寶要出生了,突然就不感覺害怕了。

2、進去之後,就有人喊我的名字讓我躺在一個非常窄的小床上。
真心非常窄,我120斤的身體,手是完全放不下的,不過是耷拉在一個可移動的平板上,我猜測是拿來放手的,手上會輸血以及輸液什麼的。有個護士跑來給我插尿管,那感覺至今難忘啊!

3、接著他們就在我身上放各種東西,又是布又是器具什麼的。布是和醫生身上的綠大褂一個顏色。當時覺得挺好看,挺專業的顏色,噗,關注點有點好笑。

4、接著,我看到我的主治醫生也就是當時的產科女主任帶著口罩進來了。其實在進去之前我一直以為是男醫生開刀的,感覺羞羞,沒想到是主任自己。當時在想,咦,每月產檢都是她給我看的,她總在產科門診,感覺並沒有卵本事,沒想到她是親自操刀的,還有點懷疑她的能力。

5、邊想,她就開始在我的大肚上用什麼針一樣的東西往裡邊扎,是的,還沒有用任何麻藥的時候。我開始還能忍受,後來越來越疼,他媽的這也太疼了,我終於喊出來好疼這兩個字。大概終於戳了六七針還是幾針,我也忘了。

6、然後跑來一個中年大叔,很壯實那種,但並不黑,很儒雅的那種。他告訴我說你這個血小板太低啊,不能半麻,一定要全麻,我點點頭說好。然後他又說,但生小孩一下子全麻對小孩不好,可能會導致窒息啥後遺症什麼的,所以要先下身半麻,把小孩取出後再全麻醉,我一聽對小孩不好,不管什麼麻不麻,立即就回答說好。

7、之後就有一個罩子罩著我的鼻孔,然後可能罩子里已經弄了麻藥吧,一隻大手瞬間將罩子把我蓋住,我瞬間沒了任何意識。

8、手術中。。不知道到哪個進度了。。。.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擠來擠去,現在想想應該是要把小孩擠出來。有說法是小孩順產好,經過擠壓了,剖腹產沒有這個環境,所以現在剖腹產都是模擬擠壓什麼的以便達到可能那種效果。

9、折騰完後不多久,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喉嚨很不舒服,好像有東西往裡面戳,戳得我好難受,好想吐,之後就沒覺察到任何意識了。

10、也不知過了好久,我聽到有人在聊天,應該是看守的護士什麼的。接著我睜開了眼睛,媽的,我終於睜開了眼睛,我還活著,太好了!!一直以為會出什麼大問題,嚶嚶嚶,我沒死啊!當然,這些都是我腦子里在想的,眼睛並不能轉動,我只是知道自己還活著而已。

11、然後聽見有人喊我名字,喊了兩遍,接著問我你聽得見嗎你聽得見嗎,聽得見就點下頭,神奇的是我還可以點頭。

12、之後就是被推出去手術室了,感覺到自己躺的車子被撞得咚咚咚的,快速地往前行進,然後看到我老公在我面前比劃啥,用大拇指沖我說好樣的,太勇敢了什麼的話,我聽見了,只是沒辦法回應,甚至眼珠子都動彈不得,就那麼虛無地看著眼前模糊的快速移動的畫面。

13、快進電梯時,有人問推車的護工,這么快做好了啊,是男孩女孩啊,然後他說千金。那時我終於知道了自己生了小孩,然後還是女孩。
全程我都沒聽見我小孩生出來大哭的那一剎那啊,也沒有人告訴我說是男孩女孩,而這貨居然在我沒完全醒的時候就說了!其實真的很想等我完全醒後,老公告訴我,嚶嚶嚶。不過都不重要了,至少,醫生說的血小板太低可能導致大出血的情況還是遏制了,並且成功把我的第一個孩子剖出來了,我真心覺得我很偉大很偉大!

ps.在我聽見他們聊天的時候,聽見有人說這個女孩真的很堅強,全程都很堅強,命硬氣足!說真的,我有被自己感動到。。。哈哈哈。。。

還有,剖腹產真心很可憐,要經受的不僅僅是這些,還有術後的傷口痛,以及宮縮痛,以及日後肚皮上的難堪的刀疤和奇癢。
男生們,一個願意嫁給你,讓你當上爸爸的女生太不容易了,一定要好好珍惜她,包括順產也是,順產真心也不是人能忍的!好好珍惜,好好愛護她!生完小孩,要一輩子對她好,不要對她發脾氣。做母親不易,接下來數年的帶孩子更有你想像不到的辛苦。

以上。


韋廉:

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麻醉的


Aorqu用戶北京科技大學 材料科學與工程博士在讀:
有一次氣胸,需要全麻
心裡特別緊張
做手術之前就要洗乾淨,然後還有個姐姐專門來剃毛
我沒記錯的話是都剃了
…………
剃完就更緊張了啊

然後戰戰兢兢到了手術室
因為知道是全麻,對手術的壓力不大
反正這手術沒風險啊

大哥把我推進去之後就走了
讓我等一會兒
手上不是有量脈搏的東西么
然後我就看著旁邊的示數
100
110
120
130
…………
我就告訴自己
表緊張,表緊張
…………
130
120
110
120
130
…………
沒壓住,又反彈了
再告訴自己表緊張
誒,又下去了

就這么玩了一會兒
主治醫師過來了
問我可以開始了么?
我說,行
然後跐溜就沒感覺了
再一睜眼就到了病房
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也不知道幾點了
麻藥的勁還沒緩過來
有點困,還不是那麼疼

體側插著管子,因為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不是太緊張
第一次局部麻醉給我保守治療的時候暈過去了
第二次第三次就跟玩兒似的,看著醫生在我身上做完的

護士姐姐看我醒了,就過來把我尿管拔了
我才發現有尿管
卧……

真正體驗了一回麻翻了的感覺。


Aorqu用戶:
睡眠質量最好的一次睡眠體驗,要不是因為這是一個手術其實體驗很美妙。

但是盡管美妙,也希望以後的人生不要再遇到了。

手術室真冷,冷得我發抖,醫生調侃說不用緊張害怕沒事的,連我一直反駁真心冷都不相信我。
然後就是被綁住,留置針上接上管子,胸前貼上各種檢測東西。

麻醉過程就是聊天(被誇贊腿好長你多高啊手指修長沒做過家務吧眼睫毛真長為什麼你是男生),然後上面罩,視線逐漸模糊,接著完全閉上眼睛眼前一黑(黑了之後一秒內還是有知覺的,知道是黑了,在宇宙的感覺),下一秒鐘就已經是被喊我名字的聲音喊醒了。醒來之後感官聽覺視覺都很模糊,整個人動彈不了,但是一切問題都能夠快速清晰地回答,思維跟麻醉前是能接上的,而手術前一直惦記的「醫生會不會好心順手把兩顆智齒給拔了」這個問題,當即就被我想起來,用舌頭一舔,沒有附送啊,下回又要拔牙受苦了。然後再用舌頭舔了下手術創口區域的上頜骨,嗯縫上了。。。。。


Aorqu用戶:
啥感覺也沒有,進手術室就麻醉出手術室就醒,完全沒有惡心嘔吐記憶力降低等等癥狀,簡直象是特意配合醫生一樣。倒是麻醉醒了以後很痛,呼吸困難。不過總體來說愈後良好。


孑蟲:

那是一個炎熱的盛夏。
剛國小畢業的我盤腿坐在床上,玩著新到手的pad,密室逃脫遊戲還沒逃出來,我就聽見一個聲音,「xxx,到你了,爬到床上來。」
我抬頭看了小護士一眼,不做聲地爬到床上,摘下手錶,沉默著遞給我媽,彷彿一個即將放大招的boss。
然後
「哇,這床真的可以推著跑誒!」
「超平穩誒!」
「哎呀呀,進電梯了誒!」
然而高冷如我是不會把這些台詞說出來的。
叮咚一聲,我知道我到了。
從電梯里出來的時候我只能看見一個倒置的世界。
那一整層應該都是手術室,走廊不太亮,不知道是燈沒全開還是怎樣,但手術室裡面很亮堂。我的手術室並不在十分裡面,所以我只路過了大概兩三間手術室,有的關著,有的開著,開著的裡面都是空無一人。
然後我被晾在了手術室門口的走廊里,有護士跑來給我掛水,當時年輕,也沒問掛的是什麼。不過我估計是葡萄糖一類的東西,畢竟從前一天晚上灌腸過後到上午十點多我都沒有吃過任何東西,而且早上有護士來問我餓不餓,要不要輸點葡萄糖。小護士還往我床上擱了一疊東西,後來聽病友姐姐說那是手術明細什麼的。【我也是後來才知道原來我是可以坐起來四處張望一下的,果然當時年紀小,太聽話了】
走廊里只有一個可愛年輕的小護士負責看著我,她在俯視我幾秒鐘後,突然輕輕地說了句:「你好可愛呀~」
年少無知的我羞地縮進了被子里。
順帶一說,那被子真的超舒服的,空調也超舒服,感覺就跟五星級賓館似的。
然後我還沒嬌羞完,一個漢子就把我推進亮堂堂的手術室了。然後我就看見了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麻醉師,戴著白口罩和紅色金屬框眼鏡,反正一看就知道是很厲害的人。
她讓我爬到手術床上來,這時我才有機會坐起來環視一下四周,其實跟電視劇里差不多,綠牆綠地無影燈還有一大堆儀器。
最關鍵是手術床窄得可憐。
我一個小朋友都只能恰好躺在上面,腦洞大如我陷入了「胖子躺在上面肉會不會從床兩邊溢出來」以及「我背部開刀為什麼不是趴著他們給我翻身萬一我掉下去了怎麼辦」的沉思中。
我還沒想完麻醉師就給我下達了指令,「動你的腳趾。」
我當時覺得這是一件超累的事情,因為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錯,我以為她是要我把大腳趾和其他四個分開來動。於是年幼的我開始全身心投入到動腳趾中。
然後?
面罩一戴,我還在一根筋地想腳趾的事情,我就啪唧一下斷電睡過去了。
再清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在病房了。
據說是要麻醉醒了才能出來,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對前面那一段沒有任何印象,反正醒來就是病房。
又是聽那個病友姐姐說她在手術室那層被晾了好久才有人給運到病房,全過程都是清醒的。
我一定有特殊的賴床技能才能在腦子沒醒的時候給醫生一種「這孩子醒了」的錯覺。
然後正真的痛苦開始了。
不靠譜的護士一會兒說兩個小時後才能睡,一會兒說三個小時後才能睡,更有甚者說四個小時後才能睡。
然後我真的是困得眼睛睜開都覺得難受,還不斷被各種呼喚不能睡,病房電視里還愉快地放著還珠格格。・゜・(ノД`)・゜・。我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我還稍微有點副作用,有點頭暈想吐,心臟還各種一會兒快一會兒慢……
總之麻醉的過程很爽,醒來了比較慘……
總之還算是很有意思的體驗(●°u°●)​ 」


Miracle:

強烈的反感,厭惡感和無力感

今年做了個全麻的小手術,進手術室時正好趕上中午,因為頭一次進,很好奇,不斷用腦海中的形象和現實情況做對比。
被推進屋之後,先閑聊幾句,然後開始往胳膊身上貼片,弄好後一個呼吸罩扣在了嘴上,以為還要等一會才麻醉,可是第一口吸完感覺視線有些模糊,腦袋裡立刻反應過來,麻醉開始了。
第二口不自覺的吸完,人已經徹底沒了意識,再醒來之後,手術已做完,刀口並不覺得疼痛,反倒是感覺自己的褲子肯定被動過了,不過很釋然,進醫院後也不是第一次被看光了
最後說說幾個特殊的感覺,都說全麻對腦袋有損傷,但當晚由於太過疼痛,幾乎沒睡覺,倒頭腦清醒異常,自己有意識的進行一些思考,正常如初。
而且因為麻醉在手術快結束前,就已經停止,所以手術後很快就可以蘇醒,刀口的疼痛感覺還是很清晰,並不會因為麻醉後很長時間沒有感覺。
總得來說全麻是在病人無意識的情況下開始,正常情況不會有身體不適或大腦受損的情況出現,而且麻藥的持續時間並不長,很快就會代謝出體內。
但人失去意識,確實是一種極差的體驗感,身體和意識的喪失,會有一種強烈得無力感,在這個過程中,自己只能任人擺布,極為不爽。
這也是為什麼自己在病好之後,以一種自己都不理解的方式開始強烈鍛煉,可能還是希望讓身體更強,自己的身體自己主宰


堂吉斯基:

有過幾次全麻經歷。

第一次很緊張,問醫生做手術什麼體驗。他說別怕,就是睡過去了,不會有任何感覺。

睡過去?萬一失眠了怎麼破??

帶著點好奇我被推進手術室,接上各種儀器和管子。在與麻醉師故作輕松而清醒的閑聊中,我不知怎的就突然斷了記憶,鏡頭直接從手術室切換到清醒室,沒有絲毫過渡。然後在一片混沌朦朧和隱隱疼痛中,天邊遠遠傳來聲響:「醒了嗎?」……

而後的幾次全麻手術前,我都暗暗懷揣任務:「這次我要好好感受下入睡的過程,看自己能撐多久。」

然並卵。根本意識不到「入睡」的朦朧過程,就像插頭被拔下,意識瞬間斷電一樣。等重新有了電流,已經是身處另外一番場景了。

也是個奇妙的體驗。我想,死亡的感覺大概就是如此吧。


趙兄香笙:

一個字!好舒服!【……】

之前做闌尾炎手術,醫生給我做了下半身麻,後來我一直覺得腳部不舒服,麻癢,讓醫生給我撓,醫生鄙視的看了我一眼幫我搬了下腳,然而怎樣都很難受,後來我求醫生給我全麻
沒一會兒睡著了,醒來已經回到病房


程鈺:

噗,看到好多人都是被叫醒的啊。
國中的時候耳朵做了一個小手術,打的全麻。側身躺在手術台上,護士姐姐往我的側臉蓋了張紙,把耳朵暴露出來,然後我看著一個男的往我的滴管里(不太清楚那個叫啥,就是打點滴的時候葯瓶到針之間有段比較粗的小管子)加了一針東西,不到三秒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不是被叫醒的,睡了很長的時間就自然醒了,醒的時候已經在自己的病床上了,具體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醒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木的,不知道是因為麻藥還是睡太久了,耳朵隱隱作其他就沒什麼感覺了。醒來的時候好像是深夜,於是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
剛醒的時候看到旁邊有台機器大概是檢測心跳啊之類的,當時很想看看那機器上自己的心跳是怎樣的,可惜怕牽扯到傷口,沒敢動。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那個機器好像已經關掉了,至今沒能看到自己的心電圖hhh
麻醉的時候真的是一瞬間就失去意識了,眼前一黑,當時年紀小,不知道害怕全麻,失去意識的瞬間內心大概閃過一個念頭”卧槽?不秒。”然後馬上就睡過去了,完全沒有”昏昏欲睡”這一過程。有時候想想自己年輕的肉體在手術台上毫無知覺的被人擺弄了那麼久,還真是蠻可怕的Orz


Aorqu用戶:
小時候兩次全麻經歷。
98年8月 骨折 11歲
家裡怕我害怕,產生陰影,和叔叔(主刀醫師,爸爸表弟)決定給我全麻。
記個大概是早晨9點,叔叔把我帶到手術室,然後脫衣服只剩下內褲(還是很害羞的)
量了個體重,44斤,這個數字記得很清晰,雖然當時沒概念。也不知道為啥,是不是麻醉劑量有關?
之後躺在手術台上,對著手術燈,叔叔說別害怕哦,沒事的,你數到10,我給你打一針,不疼。
然後我數1、2、3、4….就啥也不知道
醒來之後下午6點鍾,醒來就是覺得口渴,用吸管(就是打吊針的心拆封的拔掉針頭)喝了好多水,媽媽逼迫我喝點小米粥,直接睡到第二天。似乎記憶好像不多了。
對了胳膊肩膀處第二天發現三個針孔。整個腫起來很高。幾天才消下去。應該是麻醉針的孔。。。

第二次手術,因為第一次沒有完全成功,去了更大的一家醫院。依然全麻。
我清楚地記得手術前一天晚上看了《還珠格格》第1-2集
第一次手術時候那叫無知無畏並沒有想什麼,這次是發自內心有些害怕,那滋味很酸爽,又不想看到爸媽為自己擔心,也裝作沒什麼事的樣子。手術前一天8點後就不可以進食。然後就被迫睡覺了。
第二天手術,早八點進手術室,和第一次一樣,但是我沒有什麼記憶了。過程還是什麼也不知道。
醒來下午4點(比之前要早點)
一位我的國小X老師(爸爸同事)女兒家在醫院附近,他來探親,就來看我,買了吃的和自己家包的餃子(當時已是臘月快過年的時候,當天應該是小年臘月23)
媽媽看我醒來就說X老師來看你,我迷迷糊糊的看著他看著我,他的眼睛有四隻,眨了眨眼睛看還是四隻,我打聲招呼,跟我媽講好睏,又睡過去了。再次醒來是幾小時後,我和媽媽說我看X老師眼睛有四隻。媽媽也笑了。
後來記得就是 手術後的疼,還有關於醫院關於病痛,還有為了看《還珠格格》某個患者家屬搬到醫院一台電視機,大家擠在一個屋子看電視…….

其實那段想想就很心酸,覺得給家裡添了很多麻煩,也看到了很多生活中陰暗並陽光的一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