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麻醉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
, , , ,
萬陽:

割闌尾時給我全麻了,夢里就感覺肚皮被咔吱咔吱剪開,很難受,但不疼。昏睡時淺時深,徹底醒來時已經躺在病房了,我媽在床邊握著我的手,眼裡盡是心疼。


小方塊:

啊~經歷了兩次全麻,一定要來回答一下。

不幸,得了某種病(我就是不告訴你們),需要做手術需要全麻,然後就有了人生中第一次生不如死的經歷,和第二次開心快樂的經歷。

( *・ω・)✄╰ひ╯

15年10月,在住了一天院做準備工作後,老大爺來叫我,然後躺在一個綠色 冰涼 比我還短的床上。我蜷在上面,啊…一下子就想起來港劇台劇裡面的場景:一群人圍著這個床,叫著主角的名字,哭著喊著,然後被推進一個攔住所有人的房間。
然而現實是:因為離家遠,父母還沒趕到,只有兩個同學剛好來醫院看我,於是,他們跟著大爺推著床,一路笑著,開開心心地把我推進了手術室。
霧草我好緊張的好嗎!看著天花板的燈一個一個的往後過去,心跳越來越快。

進了手術室,大爺把我往正中間一放,走了,接著去推下一個人了,啊大爺你憋走,親人啊快來溫暖我啊,我好冷啊!
過了一會會,過來兩個戴口罩的人,把我平移到了另一個床上,然後……又走了。

能不能快一點啊,快來人啊,我害怕,偷偷仰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像小廣場一樣的地方……

欸是不是跑題了,到現在還沒有麻醉。

然後就被推進了另一個小房間,聽到各種剪刀碰撞的聲音,然後……醫生說:你自己爬到這個檯子上來……

我…自己…爬過去…到手術台上…

手術室里非常冷,上了手術台我就開始發抖,可能也是因為害怕。然後有兩個男護士過來給我左右胳膊戴綁帶、扎針,順便問我多大了 有沒有女票 在哪上學……
然後就感覺右手突然好涼,轉過頭發現,正在給我打好大一袋無色透明的液體,然後護士給我套上面罩,我還以為是氧氣罩。
啊開心,用力吸一口~啊……什麼都不知道了……

真的是,我只記得帶面罩的時候,之後的一切都不記得。

直到過了6個小時以後,在ICU醒來,先是感覺到呼吸機的氣管插管很難受,頂著嗓子,然後我就開始蹬床,然後護士姐姐就來救我啦~

真的是生不如死。

然後又很不幸,5個月後又復發,然後又住進醫院,準備手術。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次簡直就是資深玩家:啊阿公要來推我了耶,啊要到手術室了耶,啊馬上要給我扎針打麻藥了耶……
然後……碰到了5個月前的那兩個男護士……
醫院這么多人為啥要安排他們兩個…
然後,他倆說,欸你去年是不是來過,我說…是,他倆:欸熟人啊…

一臉的尷尬

於是回到了這個話題:找到女票了嗎?

求求你快給我打麻藥吧哥哥…

然後就是一股清流,流進我的身體,吸了一點「氧氣」,然後,同上次。

經過兩次全麻我覺得我的智商應該下降了不少。
感覺寫跑題了……寫的好像是做手術的體驗……

不管了ヽ(『ー`)ノ


高穎:

今年已經進行了三次全麻手術,我想來說一點感受…

最後一眼真的就是望著戴著口罩的手術醫生以及各種手術室明亮亮的燈,下一秒醒來已經回到自己的病床,並且痛。不僅是傷口處,身體其他地方也不太舒服,整個人昏昏噩噩。因為身體不舒服也下不了病床所以整個人會很暴躁十分暴躁,但是沒有力氣發脾氣。上個月我全麻手術的那個夜裡,爬起來吐了七次,即使我那天什麼也沒吃(因為要求手術前以及術後六小時不允許進食)。

打全麻自醒來後的一天內都會痛苦得生不如死,如果在這個時候你去看望這樣一位病人,請原諒TA的冷眼相待與暴脾氣…

但是通常一天後就沒什麼事了,我每次第二天都可以活蹦亂跳地找護士聊天去了,與第一天判若兩人……


櫻野大圓子:

最大的感受是,全麻沒有說得那麼不痛苦!

做什麼手術不講了,總之是全麻,而且是上身胸頸到頭部位的手術。

所以術前準備就有很多,不僅有常規的,還做了喉鏡(超惡心),b超等等一系列檢查,然後我住院時還緊張得發燒了……於是又打了很多很多天的針。

終於退燒後,醫生告訴我明天早上我是他第一台手術,讓我從晚上開始不要吃東西,不要喝水。

晚上睡得還行,隔壁床的那個化療老阿么一直跟
我說沒關係,眼一睜一閉就做完了,我心想:好嘞!

第二天6點,護士就進病房說給我剃毛…… (。ì _ í。) ,因為我的手術位置特殊,她淡定的把閑雜人等趕出去,淡定的扒光了我,給我剃了腋毛,頭發邊邊的雜毛(直接變成了朋克風),我全程手足無措,後來發現是我太天真了……手足無措的還在後面

她給我插了尿管!疼死我了

然後這位護士就讓我躺下,說要打個留置針,我還把手伸出來了,她說不用,打腳上。

腳上安了個留置針之後我就躺在病床上,護士就直接把我推出去了,這之後我全程都只能看到天花板……

到了手術等待室,不讓家長進,等著手術的人就躺在一個一個可推動的病床上大眼瞪小眼,等著人把你推進去。

進去之後,兩個護士在聊天,一個男醫生過來,直接把我衣服掀開!!!在我胸上粘了幾個查心電圖的東西。他看我一臉驚慌,問我了一些無關痛癢吸引注意力的問題,我用餘光瞄到有人在給留置針里接麻醉,然後我就沒有知覺了。

再醒來的時候,迷迷糊糊眼睛睜不開,臉上蒙了塊布,嘴裡塞了個東西,把我的嘴撐開,所以我也說不了話。隱隱約約聽到醫生在說話,好像手術已經是收尾階段。

接著我的記憶又模糊了,再次有記憶是像電視上一樣好多人圍著我,大白燈打著我,護士和麻醉醫生的臉的沖著我,問我:醒了嗎?有感覺了嗎?
可是我實在沒力氣,只能嗯嗯嗯幾句,嗓子也好啞。

那個給我窩心電圖的醫生過來把我推了出去,我也分不清是哪,只能感覺他貼到我耳邊說了句:在這里等等,馬上就送出去見家長。

我很想回應一下,但他媽的真是一點力氣沒有。聽到應該也有幾個跟我一樣做完手術的人,發出聲音,但他們說話也沒什麼力氣。

然後痛苦就來了,我難受得要死,想吐,感覺頭特別沉特別暈,護士過來湊我耳邊問是不是不舒服,我嗚嗚嗚表示認同,她就給我手裡塞了個泵,是麻醉泵,讓我難受的不行了就泵一下。我剛開始沒按,因為暈暈乎乎的實在太難受了。

接著主刀醫生過來說:「小丫頭,良性的,放心吧。」
我就被推回病房了

在病床上是更加痛苦的經歷
我一動也不能動,一動就感覺引流瓶的管子在往我傷口裡插,左手扎著留置針和測心率的,右手血壓器,身體里插著引流瓶,下面插著尿管,耳邊全是心電圖滴滴的聲音,血壓器一直在運作。

因為手術位置特殊,醫生讓我不能說話,不能吃東西,渴了就讓親人用棉棒蘸點水擦在嘴唇上。

我就像一個腐敗的肉,每次呼吸都很痛,我不敢咳嗽,而這樣的狀態要保持12小時!六個小時後才能把量血壓的和心率的去掉。

下午4點,我身上只剩尿管,引流管,留置針,吊針,和麻醉泵了。

之後夜裡就一直流眼淚,因為也不能說話,也不能動彈,我感覺自己像癱瘓了很多年的人,渾身好癢好疼,但又不能碰,不能呻吟。後來媽媽看我難受就一直給我講笑話

這樣持續到了凌晨四點,我還剩最後一瓶吊針,留置針才能去掉,但我實在撐不住,趁我媽不注意,使勁坐起來吐了

我媽嚇了一跳,引流瓶里血多了好多,她趕緊叫護士,護士說把這點打完吧,我媽就生氣了:她都難受成這樣,最後一點能不能不打了……

然後我終於睡過去了,睡著了真幸福啊

熬過第一個晚上就好了,醫生說我可以吃流食,去掉尿管,慢慢尿……還問我有沒有放屁……

就是這樣,全麻手術感覺就是這樣

做完之後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匿名用戶:
我之前手術,其實可以不用全麻開刀部位是腿,我怕我太慫,手術過程中嚇到自己,堅決要求全麻。

還有一個原因是德國的麻醉醫生,他拿著一段脊椎模型跟我講麻醉的原理,我一想那麼可怕一根針要扎進我背上就害怕的想燒了醫院。

選擇全麻之後其實我還是不知道全麻到底是怎樣的,二貨缺心眼的二傻子男朋友某天奸笑著神神秘秘的跟我說,你知道嗎,全麻過程如果麻藥效力不夠你中途會醒來喔。

卧槽?!

那不會痛死嗎?我醒來看著寄幾滿身是血豈不是要嚇尿

我一臉驚恐的看著那個露出滿意笑容的男朋友,忘了揍他。

他繼續興奮的笑著跟我說,你知道嗎?全麻劑量太大你就永遠都醒不來了。而且有的人還會靈魂出竅,做手術過程中你的靈魂會飄出來看著醫生給你開刀….

這次我終於反應過來打爆了他的頭。

你特么嚇死我了啊!這男朋友一定是假冒的,他一種嘿嘿嘿有好戲看了你現在就是只小白鼠的感覺。

然後他捂著被敲腫的腦袋,用委屈的小眼神瞟著我說,其實我是想告訴你,如果你手術過程中真的靈魂出竅了,你不用害怕,我一直就在外面等著你。

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的情話,那天我下定決心要嫁他。

不知道為啥,被一個二狗子男朋友猛然間科普了全麻的可怕之後,又被他強力寵溺了一波,我反而不怎麼害怕了。

手術那天被餵了鎮定劑,我在敬老院工作的時候也一天三頓要喂老人們服下的。吃過之後醫生讓我躺好不要動了。
真的就變得鈍鈍的。

我換上了手術穿的衣服,操,被剝光光的感覺真不好。外面一個罩衣。

德國的醫院真心的布局很可怕,沒有大陸醫院的人山人海,因為小病在醫生診所大病才進醫院,而且基本除了急診都要預約,醫院其實有點冷清。

手術室在一樓,閑人免進。我被推進去的時候,安靜又暗暗的走廊看起來很像恐怖片里的場景。

尼瑪豬頭男朋友已經被關在外面我好害怕。總覺得像….太平間一樣詭異。

我被他們從一個房間推到另一個房間,從一個床滾上另一個台字。覺得自己就像等待被宰的豬。

醫生先給我輸液,測各項數據。最後麻醉醫生來了,是一個黑人不是給我講原理那個帥大叔啊卧槽。
黑人醫生極其面善,眼睛很大嘴唇厚厚的看著就是極靠譜的老實人。

他笑著說,我是您的麻醉師,接下來請您深吸一口氣。

我驚恐的問,要打麻醉了嗎?你們要幹什麼?

護士姐姐說是的,不用害怕。

我堅決不從,問她,是什麼感覺我會痛嗎?

她說不會痛沒什麼感覺。

我說那你們要幹啥?

可憐的護士姐姐內心一定很無語

她說就是一種氣體,你吸了之後會有點怪怪的感覺但是你會很開心。

我….只想叫外面的傻蛋男朋友進來帶我回家,這些人在說什麼我好害怕。

她笑著說怪怪的感覺的時候勞資都要跳起來了,因為她表情雖然極其熱情友好在我看來就是怪異!

我想走走不了了好絕望……

說著一個面罩摁在我臉上,護士姐姐笑眯眯的看著我說睡吧睡吧,做個好夢,比如去度假什麼的。

然後我很乖的吸了一口氣……她說著去度假⛱️我就失去了意識。

過程極其快,那個氣體也沒有啥味道。我多慮了真丟人啊。

但是醒來的時候我的傻子男朋友在拿著手機對我狂拍。他錄了視訊發給我爸媽。他說我剛剛丟死人了。

我特么好虛弱沒力氣罵人我又怎麼了。

他說我被推出手術室的時候,迷迷糊糊的跟醫生說謝謝,一邊說一邊不停的伸出大拇指,醫生護士們的忍著不笑他超囧的。

好吧我都不記得了,只是發現我不是脫光光了的嗎除了罩衣什麼都沒有,怎麼現在穿了衣服了。

我好擔心是醫生幫我穿的…

男朋友再次開啟嘲笑模式,他們把你移到病床的時候你的奶子露出來了哈哈哈。是我好心幫你穿的衣服。
胸大的煩惱就是手術服遮不住的大。

這么屈辱的歷史幸好我自己一點都不記得就當沒有發生啦。

醒來覺得很虛弱,還暈乎乎的。二狗子男友拚命找話題跟我聊天,要麼笑話我要麼逗我玩。後來我才知道他在外面等了好幾個小時了,他說他很擔心。後面故意逗我是為了幫我早點清醒。

全麻整個過程就像好好睡了一覺,除了前期會害怕得不行。

看新聞有女生做雙眼皮手術全麻死在了手術台上。好像是麻醉的鍋。

我雖然現在對全麻沒那麼恐懼了,還是期望這輩子都不要再被拖進手術室了。


請叫我張克漢姆:

沒機會試過全麻啊,做手術的時候是半麻。
光溜溜的躺在病床上,然後脊柱來了一下。
然後大夫說讓我趕緊躺好不然一會自己動不了了。
然後就插了尿管,當時沒感覺啊無所謂啊!但是拔的時候。。。。我勒個擦擦擦現在說起來感覺都一陣酥爽。
然後大夫說要開始手術了,還一直和我聊天。之後呢就是電轉開始了打眼,不得不說真帶勁頭蓋骨都跟著一起搖擺。
接下來呢就是錘子啦,框框的訂了兩個釘子。然後大夫說嗯好接上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Aorqu用戶沒感覺。反正事後我對我那消失的時間感覺很詭異,我覺得我莫名的一眨眼就過了快一個鍾,不爽啊。

細說一下,是今年五一後去做無痛腸鏡時全麻的。術前準備表示累愛,太難喝了,明年誰都別想讓我去復查。
等了很久才進準備室,準備室輸液,輸了多久我也不記得了,可能兩個鍾。中間看著一個大哥局麻出來講自己年紀輕輕就被爆菊也是笑了好久。
到自己進去,幾個護士一路推自己進去,感覺還蠻酸爽的。進去又聊了幾句,一帥哥就給我帶上了那個呼吸器,叫啥我也不知道。媽蛋我當時還以為那是氧氣,真是no more me.對了,為什麼還有男護士啊,我真的感覺很心塞。我啥都沒來得及想,沒準備好呢,我眼皮突然一沉,我又睜了次眼,反應過來麻藥起作用了,於是就安心的閉眼了。閉了眼,感覺兩秒後我又有意識了,醒了。聽到那帥哥說,起床啦,做完了。就這樣,沒了?出去後我深深質疑了我世界觀就是因為這個,真的感覺就是一閉一睜的事。
還有,我那麼猝不及防是因為,我以為是什麼靜脈注射的。很莫名啊,我手上就拔了吊水沒扎針啊,怎麼就麻了。我了個大槽。帶不帶這樣啊,術前跟我說一聲嘛,我還沒來得及怕怕就完了。要不是還取樣了我真不敢相信近一個鍾就這樣過了,我覺得告訴我世界上所有計時器都調了點還比較好接受。嚶嚶嚶,大腦這個騙人的壞人。
見我醒了,過了下就把我推出去了。外面天都黑了,七點了。從前一天晚上我就沒吃東西,除了那堆葯水。我倒是恢復得很快,大概趟了十分鐘不到,打了個電話就起來了。到椅子上坐了下,就沒什麼事了。
剛醒時頭真的很痛,手也有點軟。不過躺躺就好了。起來的時候,腳是穩的,不過感覺也是略暈,不過總體還好。之前沒進去的時候,看一大爺呆了快一個鍾才走,我還擔心嘞。不過真的沒多大事,真的就是幾秒的感覺。死了估計也就這樣,還是比較人道的。


Brian Luo:

國中運動會,100米短跑,當時我可是在11秒左右波動的男人啊。可是,樹大招風啊。決賽的時候,跑到邊全站滿人。
那時候是初秋,空氣中還彌散著久久不願離去的夏的氣息。微風拂過球場旁的楊樹後,裁判一聲槍響,我們就跟脫韁的野狗,哦不,是脫韁的野馬一樣奔向終點。
這時候你以為我會保持11秒秒殺當年的小國中生們的時候,那我可能就不會出現在這里了┻━┻︵╰(‵□′)╯︵┻━┻
當我在起跑不久後就建立的極大的優勢,然後,在距離終點還有20米的時候,我覺得是時候加大力量,來個終極沖刺。
可是這時候我發現在終點隱約有一個巨大的身影在我跑到的終點,而且在這么短的距離內,反應過來並停下已經晚了。對的,你們沒猜錯,我跑道終點是一位手裡拿著剛在M記餐車那裡買來的可樂和漢堡的大美妞(°ー°〃),
然後,就如教科書里寫的一般,一顆子彈以每秒xx米的速度射向滑塊中,問子彈死得有多慘。〒_〒。
奇葩的我在終點的動作是抱住了(準確的說是貼住)大美妞,然後我順勢一轉,自己和她一起飛出去了,然後結局由瘦猴男上豐滿女下瞬間轉變成瘦猴男下豐滿女上了。再然後我就感覺一聲悶響後左手失去知覺了,胸口被壓的喘不過氣。大概過了幾秒吧(同學當時說是幾秒,但是我感覺過去了幾個世紀),我被人扶起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左手一點知覺都木有了。我嘗試把它抬起來的時候發現它自己彎!!了??!!
然後我發現那個大美妞一臉驚恐的看著我的手,我也獃獃的看著我那彎了的手臂。老師這時候過來看到後說:怎麼骨折了!!
當時我看不到我的表情,但是事後同學描述的是我先是目光獃滯的看著自己的手臂,老師說完後我先是笑了一下說我的手斷了,再然後是眼淚鼻涕具下。大喊:我!靠!我!的!手!斷!啦!!!
一番折騰後我來到醫院上手術台後一番檢查,說我的情況不適合用半身麻醉,用全麻。問完年齡體重和一些東西後,先是吸了點東西,又打了點東西。然後一群穿著藍色衣服的怪蜀黍們就圍著我,一個看上去年紀大點的居!然!在!給!旁!邊!的!人!講!課!!!
我的記憶中是這樣的。。。這孩子情況特殊,一般這種情況採取局麻或者半身麻醉就可以了。但是這次我們採用的是全身麻醉來完成這次手術,大家注意觀察麻醉的全過程啊。。。少年,你的手在幹嘛。。。
講到一半,那位大叔把頭轉向我然後問我。我說手不疼了,有點癢,我扣一下。是的,我在他們的觀察下,麻醉過去了快5分鐘的時候抬起右手去撓了一下左手。
然後那位醫生大叔按了按我的手,再然後回頭淡淡說了句。。護士,再來一針@( ̄- ̄)@
護士那了一隻比較小的針又來了一針後,我聽到的談話內容是。
嗯,這孩子情況特殊,剛才的量顯然不足,手術中可能有醒來的風險,我們要盡可能避免這樣的事發生(聽到這我當時內心是崩潰的)。。。後面的內容不太記得了。反正醒來後就在病房裡了。
葯散的過程就是疼痛一點點找你的過程。。。


柳藝芝:

小時候做的手術
忘記是幾歲做的了= =
躺在手術台上護士說要全麻
我就想woc我這么牛逼怎麼可能被麻醉
事後發現自己不僅圖樣還naive┑( ̄Д  ̄)┍
然後呼吸器罩上來
啊啊啊啊啊啊好睏! (╯°Д°)╯︵ ┻━┻
但是我要醒著我一定要醒著!∑(°口°๑)❢❢
然後就像死豬一樣睡了╮( •́ω•̀ )╭
手術結束在電梯裡面醒來的
嗓子又干又熱醫生說要降溫
然後那天吃了兩大盒冰激凌(๑´∀`๑)
爹媽表示你不能這樣吃會吃壞肚子的不許再吃了!(งᵒ̌皿ᵒ̌)ง
護士小姐姐:住口!


半天雲 西那麼大:

上了全麻身體就不是你自己的了,麻醉師讓你什麼時候睡你就什麼時候睡,一點都不帶遲疑,睡得時候保證不做夢,睡眠質量特別好。


阿喵:

剛做完手術的來回答~
做無痛胃鏡的時候麻了一次,雖然程度很淺我大概二十多分鐘(?)就醒來了,但之間確實沒啥感覺。 當時很緊張,護士說給你推葯了你深呼吸,我就一邊深呼吸一邊含著淚說,媽呀我看不清了,看不清了!眼前的東西很戲劇的越來越模糊,眼淚都沒來得及掉下來就啥也不知道了。。
醒來的時候很暈,天旋地轉的,不過並不很難受。
手術的時候其實差不多,眼前的東西越來越模糊,被麻的過程很快。我大概一共麻了四個小時左右,但是蘇醒的那一瞬間此生難忘,睜開眼睛就是疼疼疼!雖然麻藥勁還沒過但是可能是恢復了意識和昏迷狀態產生了對比,術後最疼的一瞬間就是那會兒了TUT 麻醉導致的術後頭暈惡心嘔吐那都是熬過來的了hing~


葉詩劍:

因為膽結石做了膽切除手術。

醫生問我做全麻還是半麻?我問有什麼區別?醫生說全麻效果好,就是給你打個針,你就睡過去了。我說那就全麻吧。醫生接著說全麻xx元,半麻xx元。忘了具體金額了,總之全麻比半麻貴多了……見我猶豫醫生繼續說半麻也是能讓你睡下去,不會發覺手術過程……我說那就半麻吧。

然後進了手術室,讓我躺在一個中間有洞的床上脫掉了我的褲子……然後讓我側身子,那幾個醫生還一直有說有笑的。然後後背一涼……用酒精擦我腰部,然後告訴我這里要打針……好擔心。然後用針刺穿了皮膚,我聽到呲一聲,感覺到針頭從脊椎關節得縫隙往裡伸進去,那種隱隱的酸痛感,又一聲呲,感覺捅破了什麼東西。然後醫生讓我面朝上躺著,我的腰部帶著針在床上那個洞里暴露著。

然後推過來一個車,上頭有個飲水機一樣的東西,醫生說給你注射這個……好多。

接著從我腰椎那個針里放脊椎液(後來網上查了腰椎穿刺才知道)……他們又接著聊天,好像是聊晚飯還是什麼。因為腰上刺著東西,我一動不敢動,生怕一動就會刺穿我的脊髓。醫生偶爾問問我問題,過了一會兒把那個飲水機的管子接到了我的腰上。醫生說現在要給你注射麻藥了……然後那個飲水機里的活塞向下壓,感覺腰部一陣睏乏……

醫生問我有不舒服嘛?我說感覺腰部很困。醫生笑了笑說正常,一會兒你就感覺不到了。接著又跟那幾個醫生開玩笑……

過了一會兒醫生讓我動動手指,我照做了。他又說我刺一下你的大腿,疼的話告訴我。然後我聽到呲一聲大腿被刺了一下,我能感覺到刺的位置,但是一點不疼。他刺了幾下不同的部位,可能感覺我一點都不疼,覺得不好玩,於是邊聊天邊給我帶了呼吸罩,接著跟其他女醫生打情罵俏。

然後……我一睜開眼睛,感覺脖子上全是汗水,還帶著呼吸罩,覺得很難受。才意識到這是做完手術了。然後我試著摘掉呼吸罩,一個護士連忙跑來幫我摘掉了罩子。

過了一會兒給我做手術那個醫生來了,眯著眼睛問我感覺怎麼樣?我說感覺好熱……他抓了一下我的額頭說沒關係。一會兒你得尿個尿,我給你拿個導尿管。

導尿管?

我瞬間感到不好,在我清醒的時候給我雞雞里插進一個管子,然後讓我躺著尿尿?我做不到啊……

然後我說這會兒感覺還好。那醫生就走了……過了十幾分鐘的確感到尿意來襲。我跟我哥哥說我要尿尿,他要去叫醫生。我說別叫了,我能下床……然後他搖那個搖把,床慢慢的起來我差不多坐起來了,然後我看了看手術縫口貼著一個超級大號的創口貼,我掙扎著用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發了微博。

然後在我哥哥攙扶下艱難的下床,端著痰盂等了1分鐘……才尿出來。

病房裡人實在是太多……唉

接下來的幾天,因為肚子上的傷口剛開始癒合,稍微有點動作就會牽扯到傷口,然後我才知道笑也會扯到腹肌。只好忍著自己不笑,笑點卻變的異常的低。隔壁床有個老頭,他女兒帶著兒子來看他,那個小男孩兒百無聊賴,就把頭伸進T恤里玩。他媽冷不防說了句:看甚了看?看你奶子長沒長大?

當時真切的感受到了「憋到內傷」這句話的精髓。


周小哨:

我看著麻醉針在我的手臂刺入,我聽得見醫生護士匆匆忙碌的腳步和淺生交談。我睜著雙眼看著天花板發呆。可是我突然就困了,我沒來得及說完整一句話,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一個芝麻糕:

表示作為一個長期間斷服用思諾思並且多夢易醒受盡凌辱(?)的孩子 在手術室混的時候每天都想要被麻醉一次…睡的香香…而且牛奶白白好好喝的樣子好想嘗一嘗……可惜然並卵╮(╯_╰)╭


董小光:

我只記得推進手術室,大夫給我手上扎了一個固定的那種輸液用的東西,就是輸液嗎,可沒一會進來一個人把液拔了,往手上那個固定的東西里打針,我問大夫這是什麼
她說麻藥
然後……
下個鏡頭我就已經在手術室外面了


變態王子:

全麻沒有過,但是被半麻過,初三時做了一個可有可與無的手術……手術前不能吃飯,但是餓的不行…作死被我爸餵了一個牛肉夾饃…然後手術被推後了一天…我又被餓了一天……進手術室前,心情還算平靜…我哥說陪我進(他就是這家醫院的醫生)……進去後我發現我哥沒進………心裡開始有點恐慌…
脫衣服…
全脫?
全脫!
可是還有女…………
沒事!
然後我上手術台了………
全身抖個不停…
一針鎮定劑…然後又一針鎮定劑…
慢慢的不抖了…
然後脊柱上一針麻醉………
真的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後面的記憶就不太清晰了…
只知道很疼…然後疼得不行了給嘴裡咬著什麼東西……
然後還被護士調戲………
手術完美,現在也沒有了傷疤…
完美


陳峰:

膽結石切膽囊的時候 做過全麻
手術之前還是怕怕的- -沒做過手術
阿么個熊實在是疼的不行了啊 不切沒辦法
下定決心要給切了
手術之前簽協議 協議裡面居然有什麼如果手術刀掉肚子里不關醫生的事情 當時我就QNMD,但是想想那塊破石頭,想想應該也不會那麼倒霉吧,要是真的掉進去了 ,還有醫鬧這一說的,咬咬牙就簽了
進手術室了,進門前和老婆相視一笑,我老婆想:我次奧你特么居然要開刀了。我想:我次奧我特么要開刀了- –
進去之後 感覺好涼快啊 9月份的天氣,也沒那麼熱
手術台好小啊。 。我這么個胖子哪裡放的下去
趟在手術台上,真的覺得是冰涼冰涼的,當時我瞬間明白了小說裡面為啥都叫冰冷的手術台了,我還以為是心裡面冰涼的,原來是因為空調打的低- –
然後醫生扎管子輸液,當時很清醒,還和醫生聊天,後來醫生給管子里打了一針,我就斷片了- –
然後那40分鐘的記憶,一片空白
我局的我那時候和一具豬肉差不多- –
後來醫生擱那叫我!起來了!好了!!
然後眼皮子好重的感覺,努力想睜開眼,但是好睏難!終於睜開一條縫,發現我被抬出手術室了
就醬


厚朋:

2次全麻的經歷。
1、除了一瞬間的疼痛,沒有感覺。
2、完全沒有辦法抵抗那一瞬間的昏迷,很神奇,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舒坦感。
3、喚醒的時候一臉痴呆。
完。


Norst:

一開始還疼,醫生讓我數數,沒數到10就斷片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