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麻醉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
, , , ,
匿名用戶:
這個必須匿……

我12歲的時候做了一個手術,全麻之前,我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小jj。

然後我差點哭出來……大喊:「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
沒了沒了沒了沒了沒了。。。。

然後整個手術室的醫生都笑了……


胡33:

昨晚晚飯一不小心燙了一下把食指左右大小的豬軟骨吞了下去 ,然後胸口疼死,馬上到醫院檢查結果是卡住胸4椎需要全麻從食道取出!於是終於有資格回答這問題了!! (PS我以為我生B才是我人生第一次住院呢)由於晚上11點時段檢查時吃了鋇餐,但全麻是需要禁食禁飲8小時,所以要住院延後到今早7點動手術!由於是第一次住院全麻,事前有點緊張,聽說麻醉要從背脊打入長針,疼死,先到Aorqu看看別人家的經驗 ,綜合結果多數表示感覺還未數完十下就醒了完事了!!甚至還未睡夠!而我今早的經驗也是差不多:7點通知入等候區,麻醉醫生簡單解析一下麻醉的東東(怕疼的我還特意問的醫生是不是要打背脊,醫生說手臂打的,這才放下心來 ),7點15分推入手術室(躺著看見走廊的燈外加推著,有種電視描述的人進入時光隧道的feel ),入到手術室之後,媽呀,入了妙手仁心場景內 ,一大推儀器插上來,大大的手術燈在頭頂,然而竟毫無緊張感,自己被自己的淡定點個贊 ,之後麻醉醫生把一個面罩套在我嘴上,然後在吊針口打了一針,問了句多重啊,我答完之後數不到十秒就木有意識了,到我開始有意識的時候,我以為還在手術中,以為媽呀還未搞完就醒了,
正當我恐懼想大叫 的時候醫生叫我了「XXX,做完啦,你已經醒,還問知道自己叫啥么」,我回答之後就被推出復甦室了!反正就跟大多數人一樣,類似還未數完十就睡了,醒來的時候彷彿還在數呢!PS:丟臉的是由於骨頭太大,原本醫生覺得半小時就OK的,結果搞了一個半小時,一額汗那樣跟我家屬投訴 ,木有見過這么大的人竟誤吞這么大的東東。


匿名用戶:
12年前,我在301做了一個很成功的手術,醫術精湛的大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至今記憶深刻。

走進手術室,全裸消毒之後,我身著非常簡單的手術服,爬上手術台平躺。

護士們在周圍噼噼啪啪的準備手術器具,側頭看去那一把把寒光閃閃的手術刀和叫不出名字的各種器具早已讓我全身酥軟大腦一片空白。

沒等一會,護士們便湊了過來。手術的護士我都不熟,和住院病房的不一樣。她們褪去了我的上衣,同時也褪去了我的褲子。於是我就這么赤裸躺在她們面前,我感到極大的不適應。

但她們習以為常跟我聊天讓我放鬆,見我不能放鬆,就拿了一層布單遮住了關鍵部位,我笑著說:謝謝,我還是第一次這樣在姑娘面前。

她們笑著說我們知道你是XX大學的,你很有名的,住院部的姑娘都可喜歡你了,說你每天不停的唱歌可有穿透力了。她們聊天的同時,手一直沒閑著。在我腳上插上了輸液器,身上也插了一堆儀器檢測的線路。

我說我也喜歡她們,有時還真想在這多呆一陣。輸液器裡面有鎮定劑,我只感覺還在聊天的功夫就已經沒有了知覺,望著頭頂的手術燈很快就進入了睡眠狀態。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6個小時以後了。當時病房的護士正和我的家人一起把全裸的我從手術床上搬到病床上,在顛簸中我竭力睜開了眼睛:我靠,還是全裸,丟死人了。

這確是我全麻蘇醒後的第一想法。接著我盡力睜眼環顧四周,眼前的家人和護士都很模糊。只見媽媽眼裡含著淚,兩個我熟識的小護士也守在我旁邊。我心裡一下就踏實了,然後昏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才感覺到頭下沒有枕頭,嘴唇嗓子乾的說不出話,麻藥效力褪去,手術的右臂疼的無法忍受。

媽媽見我醒了,叫來了護士。第一夜的護士是和我最好的秀秀,比我只大一歲。她跑過來,一臉激動的告訴我說主刀醫生保住了你的右臂,真的是奇蹟!你太棒了!

她說的時候眼裡閃著淚花,接著說道,第一夜很難熬,我今晚換班來守著你,你要挺住啊!

那時那刻,我才發現全麻的感覺是如此幸福,如此安全。

感謝301,感謝白衣天使。

補充一下右臂手術為何全麻:
由於腫瘤造成右臂上臂部分骨質壞死,需要截斷壞骨植入鈦合金將右臂連接。手術時間長風險高,故全麻。之前在北京協和,北京人民醫院診斷結果都是截肢。

補充一下秀秀的情況:
她後來嫁給了一位優秀的醫生,過著幸福的生活。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我們仍保持著朋友般的聯系。

給我主刀的醫生現在已經是大陸該領域的領軍人物,我們也保持著聯系。去年還當面拜訪過,拿著十年前的合影照片,彼此感嘆時光如梭。

謝謝關注!


白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讓我來回答這個問題,現在想來真是很逗比的體驗啊!~~

話說那是2010年冬天,我十五歲,剛過完年,我做個不小的手術,全麻。

我媽很擔心我,進手術室之前讓我穿了一套嶄新的紅襯衣紅襯褲。。。。沒錯就是那樣一套鮮艷得不要不要的紅襯衣紅襯褲。。。。。。

然後我就在我爹我媽無比擔心的目光中穿著大紅的襯衣襯褲戴著手術用的那種藍色的類似浴帽的帽子一臉天真地跟著醫生進了手術區。

當時的我一定是太美了!我的紅襯褲,時尚時尚最時尚!!~~(說有莫名喜感的人你出來,咱倆聊聊人生理想來來來)

進了手術室,發現手術室其實並沒有我想像中那種昏暗陰森,相反就像個明亮的教室一樣(那時候早晨八點左右),然後我看見一個長的好凶的中年男醫生(我的主刀醫生),不造為啥我注意到了他有點胖。。然後男醫生說:「把衣服脫了。」

我:⊙▽⊙ (°ο°) (⊙o⊙) ◑▂◐!!!

震驚了兩秒之後我弱弱地問:「都脫了嗎。。」

男醫生頭都沒抬:「對。」

媽蛋要脫光啊!!!不僅要脫了我時尚的紅襯衣紅襯褲啊!!連小內內都不留啊!!!我當時已經十五歲了啊!!花季少女啊!!該發育的羞恥心已經發育完全了啊!!!可是還沒談戀愛呢啊!!!!

我原地糾結了一會兒,然後就悲憤地,一件一件地脫掉了我的衣服,之後醫生讓我躺在了手術台上,用什麼東西蓋住了我,一群醫生圍過來,我當時的表情應該是這樣的●︿●

然後就有一個和藹的女醫生抓過我的左胳膊靜脈注射麻藥,一邊打麻藥一邊跟我聊天:「今年幾歲了啊?」

我看到這么親切的女醫生心情大好,把我的紅襯褲和羞恥心都拋到了西涼河,活潑又機靈地回答了她:「十五了~」

「哦,帽子遮不遮眼睛?」

我抬起右手擺弄了一下帽子,說:「不遮~」

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沒錯就是這么快O_o

等我再迷迷糊糊有知覺的時候就感覺他們在給我纏綳帶,意識完全清醒的時候我已經在重症監護室了,因為手術時間長,一直一個姿勢躺在手術台上,感覺屁股和腳跟疼得都麻了。然後第二天從重症監護室出來,自己溜達兒就回病房了。至於有說全麻影響大腦的,我倒感覺沒什麼影響,因為那年中考我考的還挺好的。

哦對了,那套嶄新的大紅的襯衣襯褲我後來再沒穿,它從買了開始我一共就穿了大概從手術區走廊到手術室的距離。

怪我咯~ = ̄ω ̄=

更新: 前幾天才從家裡人口中得知那時得的是癌症,現在想起來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兔二:

我:醫生這麻藥好使么?
醫生:必須好使啊。
我:你說我能堅持不睡么。
醫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告訴你,就是再堅強的共產黨員,也

眾人:醒了醒了,拿棉簽沾點水擦擦嘴唇。
醫生:你剛反覆念叨的那個女孩是誰啊?
我:我說了么?!
醫生:哈哈看你嚇得,原來還真有這么一姑娘啊。
我:-_-||


雙氧水:

七月份風雨交加的颱風夜正好趕上急性闌尾炎 頂著大颱風趕去醫院掛急診 確診後開始安排手術室準備第二天早上把磨人的闌尾給切了
護士說要打全麻的時候我的腦洞就開了 各種擔心麻醉麻不暈我或者手術動了一半我突然被痛醒了之類的 後來隔壁床的阿姨告訴我麻醉比安眠藥還靈 打進去數十個數兒一準醒不了 於是一直到推進手術室之前我就牢記數十個數兒 數十個數兒…
推進手術室經過走廊就聽到外面的颱風刮的嘩啦啦的 護士姐姐準備手術器材的時候就開始抱怨我幹嘛非挑個大颱風的來手術 我說我也不想的 要知道大半夜開車來的時候還差點被路邊倒下的歪脖子樹給砸了 我的闌尾也真是夠作的…
好了進入正題要開始麻醉了 麻醉師把針管巨粗的滯留針打進我手腕里 疼地我雙腳一抽 結果旁邊的兩個小護士居然拿出了白布條子把我手和腳都捆起來固定在手術台上了 我有點鬱悶…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了隔壁床阿姨和我說的十個數兒定理 於是機智的我開始數數了 大概數了有七八十個數兒我發現我居然還沒睡著 我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我一想這怎麼行 眼看就要手術了啊 我必須用自己強大的意志力讓自己睡著 於是我就開始裝睡了…
期間我聽到護士叫我名兒 各種人聽聽乓乓的聲音我都沒理 一心執著於讓自己睡著 直到我聽到了手術刀的聲音…於是我哇地一下哭出來了 一邊哭一邊喊我還沒醉我還沒醉先別切我…然後麻醉師就來了 她居然和我說小妹妹別緊張還沒打麻醉呢 我摔!我居然演了那麼久的內心戲 那你告訴我剛剛打的是什麼!
最後終於要打麻醉了…





不好意思我已經忘了我是什麼時候被打麻醉了 反正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病床上了 我覺著我好像失憶了 不過多虧了麻醉讓我睡的那麼香…
當我以為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 醫生第二天來查房告訴我說 動了那麼多闌尾手術就沒見過我這樣的 一邊動手術一邊流口水 手術快動完的時候 全組人都在看著手術台上的我表演流口水…我看著站在我床邊的醫生們 (哦對了幾個實習的可能還比我小)簡直想拔了管子立刻出院…
最後 真是難為我爸媽 在手術室外邊等了一早上結果看見推出一個滿臉口水漬的傻女兒…
最後的最後 有沒有學醫的旁友 幫我解釋一下我一邊手術一邊流口水的傻逼行為嗎 應該不是因為麻醉打多了腦子瓦特了吧(微笑


Aorqu用戶:
醫生:放鬆呼吸
我:哦
……
護士:你醒醒啊!
我:哦
……
我:能再睡一會兒嗎?
護士:……


匿名用戶:
現在就躺在病床上,怒答。

全麻,好爽,真的好爽。

首先,那個手術床,是散發著橘黃色光芒,且類似記憶塑膠的東西。

我還在想會很冷,結果躺上去很溫暖。

醫生特意問了我是不是左撇子,然後打針打右手。

結果沒扎進去,最後打左手,害我接下來幾天不會吃飯。拿筷子戳東西吃。

麻藥剛打進去的時候,左手手臂會有同感,類似凍傷,一陣一陣的。

接下來呼吸面罩下來,你會感覺空氣是甜的,當感覺到甜味的時候,就已經睡過去了。

接下來就是我專業的東西了。

我確確實實看到了白光,然後異常舒適,甚至夢到了外星文明。

專業角度分析,白光是你意識消散前,手術室的燈光,異常舒適是因為你全身被麻醉啊喂。

至於外星文明,其實當被醫生叫醒的時候,夢境中很多東西就開始模糊了。說不定沒有做夢,只是在事後回憶時強加戲份,造成記憶偏差。

並且記憶中我和醫生護士們用非常本土的日語交流甚歡。。。

護士也是這么說的。。。這么說,麻醉清醒的時候,你是用本能去溝通。

我還清楚的記得醫生叫醒我的第一時間,我向右轉身看了一眼鍾,用日語說到:

「快一點了,大家辛苦了5個小時,非常感謝。」

然後醫生的學生們震驚了:

「吶尼?他可以看清楚時間?」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那裡有鍾?我都不知道,他怎麼知道的?」

「他計算了5個小時的時間啊!」

。。。 。。。

那段期間我的大腦運轉飛快。

全麻是一件非常舒心的事情。

但,我寧願做一百次全麻手術,也不想做一次插管(尿管,胸管,排液管等)。

手術後的幾天,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上個月賺的錢,全花護工外加VIP房間上了。

身上各種管子,只能動動手指,然後仰卧,硬挺三天。

這三天你只能仰卧,沒有手機IPAD,動一下全身痛。

一個人跑到國外手術,嗎的遺書都立好了,出乎意料的恢復迅速。

我這種性格,你不讓我死,我就捅個天給你看。

哈哈哈哈哈哈。


小毛綠綠:

我做過三次全麻,深深覺得那真是比清明夢還要奇妙的東西呀

第一次,我躺在手術室上,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躺在手術台上,心裡充滿了忐忑和對未知的恐懼。反正我躺下之後也不知道醫生在幹啥,不一會兒我突然感覺右手好疼啊!!從打吊針的地方一直蔓延到手臂的比較強烈的疼痛,由於我是無(pa)知(si)少女,我當即驚呼「醫生,我的手怎麼這么疼啊………」
【在我的記憶力,這句話還沒有說完,我就被沒有一點點防備的放倒了……】真是尷尬…

第二次,我已經說了我是無(pa)知(si)少女,膽子奇小。醫生在我的要求下用了全麻,這次意外的是手不痛了,但我依然是毫無防備的被放倒了………並且比第一次更加尷尬的是由於前一夜沒睡好,【醫生叫不醒我!!】最後當我醒來,所有的醫生、麻醉師什麼的都走了,只留下一個護士不停的喊我的名字……
見我醒了她和我抱怨「你對你自己的名字也太不敏感了」。
我暈暈乎乎的問她 「 你當時叫不醒我是不是以為我死了 」溫柔的護士姐姐笑著告訴我不是噠有監測心跳什麼的,我試著離開護士姐姐的攙扶坐在手術台上,發現完全不可能,感覺身體異常的輕,頭暈暈乎乎的,像是沉睡了幾百年

第三次,乃是一周以前。吸取了前兩次的經驗,這次我決定用我的意識和葯物做抗爭。這次我聽到了主刀醫生對麻醉師說「可以睡覺了」,感受到了手臂的脹痛後,依然拼盡全力保持清醒,結果是,我做了一個漫長的夢,內容記不得了,中途醒過一次,看見醫生有好多好多隻眼睛,意識沿著面前大大的黃色光源扭曲又進入了很奇妙的夢境……
但這次是我葯物反應最嚴重的一次,惡心頭暈了一個下午,也有可能是前幾次記不清了吧~

如果再沒有人贊我,我就要去淘寶看看有沒有賣點贊加回復的了!!!
————————————————————
今天一看竟然13贊了,為了不負恩澤附圖一張,最近恰好問了個醫生,果然不出所料,作為一個被麻醉的人真的是太尷尬了………


Plus:

嚶嚶嚶嚶 你們懂我在手術前一個晚上刷微博翻到這樣一張圖片的心情嗎看完我就跑到護士站找值班的護士姐姐瞎掰扯 說我好緊張 然後護士姐姐一直安慰我 扯開話題跟我聊別的

手術那天 早上十一點進的手術室 在裡面等了半小時 我一個近視四百度的小女生!第一次進手術室竟然不能戴眼鏡進來!什麼都看不清楚!差評差評差評!!!

手術室里的姐姐把葯物手術刀神馬的準備好了 叫我進去了 然後 叫我把上面的都脫掉!!嚇死寶寶了!人家還是個十六歲的少女 !這樣全脫了真的好嗎!在護士姐姐的催促下 我極不情願的把內衣脫掉了 迅速上手術穿 把那張綠色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望胸上扯!嚶嚶嚶~

然後麻醉師來了!!!還是個男的!在模糊的視線里感覺長得好好看!麻醉醫生開始問我體重啊身高啊年齡啊 我一邊回答一邊扯東西望胸上蓋啊啊啊!因為護士姐姐要弄心電之類的東西 一直把我蓋在胸上的東西扯!下!來!啊!啊!啊!

好了!重點來了 !麻醉師把一個類似氧氣罩的東西放在我鼻子上 說小姑娘 你吸幾口麻醉吧 一會兒就睡著了!
然後!我就吸了幾下那清香沁人的氣體!腦子里還在想!我為什麼還沒睡著!難道昨晚那張圖是騙人的!手還在扯東西!嗯好了 關於在手術室的記憶就停留在了我扯了東西蓋在胸上!

手術完在ICU裡面 隱約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還一邊用手拍我的臉!我聽得到 就是睜不開眼睛!估計再拍了十幾分鐘吧 我睜開眼睛醒了 迷迷糊糊 手腳軟趴趴的 然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水喝下去之後!我吐了!對!我吐了啊!吐了整整一袋酸水!看護的護士姐姐說我對麻藥太敏感了……之後雖然肚子很餓 但是一吃就吐一吃就吐 醫生乾脆讓我喝了一天的葡萄糖…

全麻這個還是不要去體驗了 媽媽噠 身體健康最好了

Aorqu首答獻給了我不堪回首的手術+全麻。嚶嚶嚶 捂臉逃~


慢小慢:

我三年級的時候做過一次手術,全麻。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醫生叔叔看我躺病床上緊張得想哭的樣子,還很盡責認真地指著頭上一個大燈企圖分散我的注意力,說:『這是無影燈哦!見過沒有?投下來都沒有影子…』

我內心就無比好奇,結果抬眼的一瞬間就睡過去了……

所以無影燈長啥樣現在還沒見過………

後來這件事就是聽我爸說的了,我完全沒印象。

據說我出手術室的時候麻醉作用還沒消失,我睡得七葷八素。媽媽擔心我一直睡下去醒不過來(…),硬是把我給叫醒了。結果我朦朦朧朧迷迷糊糊地看著她,第一句話是:『你是誰呀?』

媽媽登時嚎啕大哭……

還好最後睡了一覺以後神智完全清醒了,沒有發生失憶這么狗血的事情(≧∇≦)


唐缺:

靜脈滴注,然後躺到病床上,和醫生說了幾句話,雖然很努力地試圖把握住昏睡過去的那一瞬間,還是莫名地就什麼意識都沒了,下一個場景已經跳到了媳婦兒在耳邊喊:「快起床!xx老師找你交稿了!」


骨科孫醫生:

我們脊柱全麻手術一般2-4個小時,患者全麻蘇醒後反應各不相同,有的會驚訝這么快手術就做完了,有的會說刀口怎麼疼的厲害,有的甚至會為自己還能醒過來激動落淚……前兩天一位20多歲的女孩麻醉醒後第一句話是抱怨:為什麼不讓我多睡會,我夢到了和彭於晏在一起!!!


雪阿:

感覺需要補充說明:手術是去年五月。

前面的幾次都不記得了。好像有兩次還是三次是全麻。
手術前幾天看著隔壁床的啊姨術前準備很可怕,灌腸什麼各種,那兩天看她苦不堪言,我也看得害怕 ,到我的時候一直跟護士姐姐說術前針打輕點,溫柔點。
後來發現原來是因為隔壁床的阿姨因為是腸子的手術所以才準備那麼久。
到了手術的時候反而不害怕了,和爸媽一起跟著護士姐姐上到手術室門口,進去以後自己換拖鞋,跟他們說別害怕我很快出來,自己去戴手術帽。
在大廳里等待手術的時候有一堆叔叔阿姨阿公阿么,大家都鄒起眉頭,坐著什麼都不說。
只好一個個搭訕了,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啊。雖然他們都不怎麼理我。
我坐在手術室等候大廳里和阿公阿么們聊天,時不時和爸媽揮揮手,可是感覺他們擔心想哭,明明我已經身經百戰。
最後進手術室的是我,麻醉醫生真的好美啊!記錄好以後進去手術台直接躺下,然後!一個長得很溫柔的醫生進來了。頓時就不害怕了啊!
「你怎麼這么小就要手術啦,小姑娘?」
「嘻嘻,這就是命」
「小姑娘好勇敢咧」
「是啊,醫生手術麻醉打輕點」
「好,可是會有點痛啊打進去的時候,忍著點」
「痛……醫生,會痛 」

好像話沒說完就沒有意識了。
全麻的時候什麼感覺也沒有。
睡醒的時候喉嚨有管子,插了尿管,脖子也有針管縫著,全身使不上勁。

還好手術前叮囑了爸爸和護士姐姐和醫生,把我放回病床的時候一定要輕,一定要輕!
這次沒有被痛醒,感動想哭。

麻藥過了以後,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姐姐很緊張的樣子,超級開心。

全麻的體驗就是
脖子的針管拔針很痛,不拔也很不舒服,尿管也是讓我想狗帶,喉嚨睡醒的時候已經拔掉了,很痛啊很痛啊真的痛。然後最最接受不了的就是麻藥過後的停不下來的乾嘔,傷口撕裂般疼痛,肚子里什麼都沒有,力氣也沒有,從白天乾嘔到半夜,最後實在受不了,讓醫生打了止吐針。第二天生龍活虎,只是沒辦法下床。

半麻是過程痛苦,全麻是過後痛苦。

好像偏題了。不喜勿噴,謝謝合作。

翻舊照片翻到我在醫院的日常




杏林小草:

@麻騎士 分享了「大全麻」(術語:吸入+靜脈全麻+肌松),我分享一個「小全麻」(術語:靜脈全麻)。

「小全麻」多用於簡單的手術操作,比如內鏡、清宮術等。我希望Aorquer們這輩子身體健健康康,沒有機會做「大全麻」。但是「小全麻」卻很有可能人人都要遭遇,因為腸鏡作為重要的體檢項目正逐漸被普羅大眾接受。(注一)

我當時做「小全麻」的原因就是因為要做腸鏡—-大便不規律有一年多了,再加上我有結腸癌家族史,於是下定決心利用年假做個腸鏡檢查。清醒下做腸鏡是非常痛苦的,所以,我選擇麻醉下做腸鏡(俗稱「無痛腸鏡」)。

術前麻醉醫師評估,因為麻醉時間並不長,而且我的身體狀況也不錯,術前評估很簡單。主要是簽字的問題,因為醫院要求必須有直系親屬在場,但是這種小檢查我又不想麻煩父母大老遠地過來,就簽署了一項授權,讓我的好基友(也是醫生)全權代理家屬角色(那一年正值美國激辯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民事結合」這個舶來品就被同事們拿來損我倆←「還我清白」,好基友說)。
當然,為了減輕好基友的壓力,我還預先把萬一可能出現的插管、上呼吸機一類的知情同意書自己先簽了,還把父母的電話,最近的親屬電話都給了他。(注二)

腸鏡檢查前要禁食、服用瀉葯和大量的水(術語:「腸道準備」),這跟全麻無關,略去不表。

腸道準備完成之後,去內鏡中心報到,更衣(最主要是讓你穿PP處有個洞的褲子),上床,護士把我綁好(錯,是貼上心電監護儀的傳感器和導線)←吖的,怎麼有種小黃文的感覺。

護士打好留置針之後,麻醉科的師兄過來了,外帶「圍觀全家桶」(嗯,這么好的model怎麼能錯過教學機會,當然把研究所、實習生、見習生、預見習生和暑期體驗醫院生活的中學生全叫上啦)。

麻醉劑是丙泊酚,俗稱「牛奶」,還真的挺像牛奶的,不信你看: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版權已進入公共領域)

丙泊酚有一定的血管刺激性,所以,師兄開打前撫摸著我的手說:「有點痛哦」←吖的,越寫越基情。是撫摸手上的血管減輕疼痛啦!!!
我說:「好」,剛說完,確實痛,正準備開口嚷痛呢,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爆)

(菊)





「起身啦!」我隱隱感到有人在拍我,然後聽到疑似師兄的聲音在喊。伸個懶腰,那感覺就像充分的深度睡眠蘇醒之後,真的很舒服。當然,還要稍微想想才意識到我為什麼會在這里。
「做完啦?」我問。
「做完了!」師兄說。
我感覺不對啊,菊花都不痛的,全身沒有什麼不適,「真做完了?沒騙我吧?」
「操,一群人沒事干專門演戲給你看啊!」師兄反問我。

全麻技術就像一把剪刀手,把清醒下極其痛苦的過程給你剪掉了,留有印象的只是術前和術後。

麻醉是一項人道主義技術

這是某位老前輩說的,如今深切地體會到了。
向麻醉醫師致敬!

注一:大部分相關領域的指南都是建議一般民眾過了50歲就要做結直腸癌篩查。至於篩查的方法各有見解,但是腸鏡既能看病變,又能取材活檢,甚至小病灶當下就能治療,所以中國醫生還是比較青睞的。國外在這個問題上有搖擺,一個重要原因是腸鏡的經濟成本必須考慮,嗯,國外做個檢查不便宜的,再加上預約等時間成本,一算經濟賬的話,腸鏡的優勢就別刷下來了。再次映證了讀書看文獻一定要注意中外差異。
注二:
我見評論區中有人說「不用陪」,其實大部分人進展都是順利的,確實會覺得陪人有點多餘。但是個別人可能會出意外狀況,家屬在場的目的就是萬一有狀況時可以協助醫生做進一步的處理。我當時沒有直系親屬在,但是已授權的好基友可是陪著的,我還預先把搶救相關的同意書簽掉了。


楊小妖精:

「叫什麼名字?」……「楊某」。

「多大了?」……「二十幾」。

「叫什麼名字?」……「楊……」

「多大了?」…… 「……」

————————

之前很緊張很緊張,類似於擔心麻醉並發症以及害怕自己根本會睡不著。

尼瑪真是瞎操心了。

有過兩次全麻的經歷,均是三秒之後眼前一黑。完全來不及擔心。

醒來的時候瞬間清醒,其實麻醉就十多分鐘的時間。像打了一個小盹,做了一個美夢。

餓死菇涼我了,終於可以吃飯了。


RUNNINJ:

2016.7.1 人生第一次體驗全麻手術

雖然說以後不想再經歷手術畢竟恢復很痛苦但是想到手術過程的新奇體驗就很賤地想再來一次

好了進入正題

96年北京在讀大學生,今年三月份在家鄉南昌查出來右側卵巢長了一個4cm*2.9cm大小的畸胎瘤,然後醫生建議我盡快手術摘除以免以後癌變。所以今年暑假一放假就趕快回來復查,發現這個瘤又長大了一厘米,醫生說事不宜遲趕快入院準備手術。

順便給大家科普一下畸胎瘤這個東西。可能很多女性朋友聽見這個名字都會有些害怕,每個字都夠讓人怕得抖一抖的,我當時聽到診斷以後自然也怕的不行。於是去了解了一下:畸胎瘤屬於一種卵巢生殖細胞腫瘤,來源於生殖細胞,這個病因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專業人士能解釋得清楚,據搜索引擎說,「可能與胚胎期生殖細胞異常分化等因素有關」,也就是說,可能媽媽懷的是雙胞胎,而我在胚胎時期就把我的親妹妹(也可能是親弟弟吧)就給吃掉了!(黑童話而已大家開心就好)然後這個腫瘤在目前的臨床中,使用的都是微創腹腔鏡手術,就是在肚子上開幾個洞,然後往裡面充氣體(據說是二氧化碳),讓內臟啊腸子啊漂浮起來,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把瘤給切下來。好了好了真的進入正題。

1、術前準備

因為是全麻,所以上手術台之前需要讓你的各項身體指標都達到可以進行手術的程度,所以還是有必要和大家說明一下。我是6月28日辦的入院,29日正式住進了病房。第一天,清晨抽了血做化驗,做了胸片心電圖這些常規檢查,吊水六瓶,有消炎的有營養的,很快過去。第二天,上午依舊吊水,但醫生開始讓我不要吃東西,只能喝湯喝水。下午就開始讓我吃瀉葯,每半小時吃三包,瀉葯的味道,嗯,很奇妙,奇妙得你根本不想去回味那個味道。禁食和吃瀉葯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清空腸胃,便於手術。下午就被醫生叫去簽字,就是告訴你手術過程中可能會出現什麼什麼情況讓你相信醫生都會處理好之類的,讓你有一些心理準備。從這一天開始我就只能通過生理鹽水和葡萄糖水來維持生命了(聽起來很文學但事實就是這樣)。

到了7月1日這一天,早上餓醒(真的好餓啊媽的),被護士喊去換葯室灌腸(灌腸的感覺跟某些事情有那麼一點聯系我就不說是什麼了),再次把腸子清得一乾二淨。然後又被叫去插尿管(插尿管的感覺因為太痛苦不想去回憶就這樣一筆帶過吧你們體驗了才會知道的),這樣排尿就直接通過管子進入隨身攜帶的一個袋子里,不用上廁所了(聽起來很方便?呵呵一點都不,剛插完尿管整個人像大小便失禁一樣沒有力氣下半身不受自己控制啊媽的痛苦不言而喻)。之後吊水的時候用的針頭和平時不一樣,是那種又大又長的高級針頭,插在通常手臂抽血的那個位置,可以在手臂上停留好幾天,也是便於手術中失血過多輸血使用。然後就等啊等啊,等到上午十一點左右,護士來病床前給我手腕上帶了一個手環,表示我馬上要進行手術,然後又給我念了幾句注意事項(反正我十分興奮一句都沒聽進去)。然後就有穿著隔離服的大叔推著手術車來病房前,我被扶著上了手術車,大叔給我蓋上了重重的手術被子,就這樣被推走了(在手術車上被推著走的感覺和電視劇里的鏡頭完全一樣,你看著天花板以及燈光快速劃過)。

2、手術過程

不知道其他要進行全麻手術的朋友在上手術台之前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整個人非常愜意平靜,甚至哼起了歌。吊完一瓶消炎藥,等待了大概半個小時才被正式推進手術室。我這個好奇寶寶,一進手術室就開始以我有限的視角觀察手術環境,跟醫生護士聊天,問東問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想用這種方式來抑制潛在的手術緊張情緒。聊天過程中,護士開始對我進行捆綁play,手腳全都固定在手術台上,一動不能動。接著給我帶上手術帽,固定頭部。我聽見醫生說:「把濃度調高一點」,知道他在說麻醉劑,就聽見機器在咕嚕咕嚕地響。醫生走過來對我笑了笑,說:「不要緊張哦小姑娘,你什麼都不知道的哦!」然後就被帶上了一個透明面罩,可以吸氣的那種,醫生讓我均勻吸麻醉劑。吸第一口,卧槽橘子味的啊!好甜啊!頓時就被麻醉劑口味圈粉了,繼續盡情吸收麻醉劑。大概到第六七口的時候,突然眼前就發黑了,感覺出現了一片銀河,還沒來得及享受兩秒這個幻境就完全沒意識了。

再次覺得重新回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手術已經做完了。剛恢復意識的時候只覺得身體很重,但是感受不到身體任何一個部位。能隱約聽到周圍有人在說話,想要努力睜開眼睛、想要努力開口說話卻發現意念完全無法控制身體,什麼也做不了。過了幾分鐘,就能聽見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讓我醒醒,又能感覺到有人在拍我的臉讓我說話,但我還是沒辦法睜眼說話。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的意念大概已經恢復到可以控制自己睜開眼睛和說話了,就發現我已經不在手術室里了,在麻醉室進行術後處理。被推回病房的路上,我用盡力氣問了護士一句話,「手術順利嗎?」,我能看見護士很親切地對我笑,「很順利。」然後我大概又昏過去了。之後到了病房,我隱約記得是我爸和我哥把我從手術車抬回到病床上,又繼續昏了過去。據我爸後來跟我說,那天回到病房已經下午四點多了,然後吊針一直吊到凌晨一點。反正我是一點印象沒有,可能是全麻的勁還沒過去吧。

3、術後恢復

7月2日上午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意識恢復得差不多了。以前總是聽說全麻手術可能會讓人變蠢,手術過了快兩個月,個人感覺還是有些影響的。畢竟麻醉劑對人體的神經系統有一定損害,思維過程多多少少變得緩慢而簡單,但是因為年輕,恢復得還是比較快。手術後五天就出院了,沒幾天就開始寫馬上deadline的論文了(我真的是手術後立刻開始學習啊太感人了)。

經歷過一次全麻手術,整個人的元氣還是傷了不少,畢竟和這個世界失去意識連結好幾個小時。無論是術前準備還是術後恢復都很痛苦,尤其是恢復,很漫長,需要耐心和毅力。雖然說全麻那一下感受到了無意識的奇妙,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能感受,但是手術這種東西還是能少做就少做吧,太痛苦了真的。真心希望所有朋友都能照顧好自己,手術台這種東西,還是離遠一點比較好。


Aorqu用戶:
故事要從2015年的7月1號說起。
話說那一日,我因為一個很sb的原因,導致了右手第五掌骨骨折(成角)。剛開始幾天沒有放在心上,因為當時手腫的跟午餐肉一樣,手不動的時候一點也不痛,所以根本沒往骨折的方面想。後來的幾天腫慢慢消下去了一些,可右手小指一直沒法活動。心想這也不是個事啊,於是百忙之中抽空到醫院找醫生給給點消腫的法子。沒想到到了醫院醫生就讓拍片子,不拍不給看。很心疼的淘了100塊,之後,結果讓我大吃一驚,如圖所示:

拿著片子,懷著「哎呀?卧槽?牛B啊,竟然斷了哎。」這樣的心情去找醫生,醫生瞅了一眼,頭都沒抬的說了倆字:「手術。」
說實話當時頭就嗡的一下,人都傻了,答應了一聲「哦」然後就退了出去。出來之後才想起來有大事忘了問,趕忙敲門進去「內個,醫生,我這個活一個全套得多少錢啊….」
「一萬五吧」
「嗶,嗶嗶嗶,嗶!!!」
再次出來之後,我瞅瞅我這斷掉的女朋友….無奈的搖了搖頭
由於我當時是在外地,不在社保所在地,所以就又又拖著這條斷手,踏上了回我大南京的路。

中間輾轉折騰暫且不表,只說我成功住進江蘇省人醫。嗬!那條件,每個病房都有獨立衛生間和浴室,而且還是高層,病床符合人體工程學設計,躺上去別提多舒服了。剛進去的時候值班護士拉著我的小手問東問西噓寒問暖,口罩後面的小嘴細聲細語,上面露出的兩個水汪汪的大眼睛讓人看了舒心。

可舒服日子也就到這里了吧,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都是苦難啊。首先第一關就是,憋。因為我的手腫的太厲害,不能立馬做手術,錯過了這個手術日,要多等4天。右手還包著石膏,病房沒WIFI,每天早上6點被護士量體溫,睡回籠覺,吃早飯看電視吃午飯,睡午覺,看電視吃完飯,等著睡覺。雖說鄰床有病友,沒事還能聊幾句可還是無聊的緊。說道病友,在這里簡單介紹一下:

一個國企快退休的大叔,他有個在南京某名國中交英語的愛他的老婆,這么大年紀了,在病房還是很低調的秀恩愛。
一個當年打過對越反擊戰的老兵,一年的戰斗生涯他看著身邊的戰友一個一個倒下,可他一點傷沒受。退伍之後到處打工,前幾天在木材廠搬木頭的時候被木頭砸了腳拇指,整根截掉。

前戲交代完了,總之我當時的狀態就是:以前覺得住院好好玩,現在覺得住院好難玩啊。

終於熬到了手術日前一天,這一天中。麻醉師先來找了我,口罩帽子捂的嚴嚴實實,
「你是XXX么?」
「對,是我」
「你明天手術你曉得不?」
「恩,知道」
「全麻,來在這簽個字」 說著遞給我三四張紙。
「哦……恩?啥?全麻?為啥啊?我百度搜的這種手術人家都是局麻的呀?」 (那個秀恩愛的大叔是上個手術日做的手術,全麻,回來的時候基本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他那溫柔賢惠的老婆全程照顧,喂水,接小便,手術後前兩個小時不讓睡覺需要有人在旁邊喊著。手術後如有異常反應幫忙叫醫生啥的。但是!我特么的沒人管啊,啥都靠自己,這做個全麻我要怎麼搞?)

麻醉師倒也乾脆「那等下我叫你的主管醫生來,你跟他說吧」說完,就拿著那三四張紙出去了。

過了沒一會兒,主管我的天使來了,沒等我開口問,直接告訴我:「你這手術只能全麻,局麻熬不住的要做一個多小時的,人家有的人來取鋼板的時候都疼得嗷嗷叫的,你這放鋼板還敢局麻?別在這開玩笑了。」
好吧,聽醫生說的這么堅決,我也認慫了,乖乖的用我的斷手簽了字。

第二天一早,我是第一台手術,手術室會派一位推車的醫生來病房接人,站在門口喊「30號!XXX!該上路了!」

我一拍大腿一咬牙,走你。

剛躺在接我的車上,當天的值班護士急急忙忙的跑來,問我,今天有家屬過來么。我一臉茫然的回答她,「沒有啊。怎麼了?」
她一臉看傻逼的表情盯著我,提高了嗓門:「那怎麼可以?做手術沒家屬來怎麼行!快點,現在去叫。」
我想敷衍過去,裝模作樣的下床,回病房拿手機,回頭一看她竟然跟進來了,好像非要監督我喊人似的,我說我發個簡訊。護士堅決不答應,非要讓打電話叫。

呃….我這個,因為不是本地人,來南京找了工作以後被外派,大多數時間都在另一個城市,所以跟南京的同時根本不熟,更別提什麼朋友了。於是,我拿起了電話:「喂?是我,今天我手術,你過來一下唄。嗯,好的,再見。」一氣呵成,然後看著護士放心的微笑,我把飛行模式的手機放回了抽屜,毅然決然的邁出病房。

我相信大多數人跟我一樣,都沒做過手術,第一次手術的感覺….怎麼說呢,其實很不好,平躺著被一個窄窄的下面裝了四個輪子的車推進電梯,推出電梯,走進手術室,路上都只能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和白色的日光燈,偶爾還有駐足觀看的民眾。

進手術室之後,才發現,手術室其實很大,那一層樓都是,做各個不同手術的地方,我們一共那一批有10多個人,分別被推著進了各個房間。我的那間大約有50平米左右,中間一台手術床,同樣很窄。上面掛著有四五個無影燈,周圍有幾台大型的我叫不出名字的儀器「滴滴」的響著。從輪子床挪到手術床之後,又是很無聊的等待,期間聽裡面三個醫護正妹聊天,吃的喝的電影之類。她們聊天歸聊天,手下可沒閑著,中間完成了給我固定血壓監測,留置針還有一系列準備工作。氣氛一片祥和。

突然,手術室的門
開了
是我的主刀醫生

一身綠色長衫
雖然一頂天藍的帽子攏起了她一頭青絲
雖然口罩遮住了她的嘴角
可從她的眼神里
我讀到了

她們幾個人就像這樣圍在了我的床邊(呃…只露眼睛的)
突然我的視線里出現出現了一個面罩,就是電視里演的那種給病人呼吸用的面罩,覆蓋住了我的鼻子和嘴,大概也就5個呼吸的功夫,我就不省人事了。

然後我就聽到有人在我旁邊喊我的名字,我費力的睜開眼,又是一個只露了眼睛的,他看我醒過來了就去叫另外的人了,當時我的大腦已經能稍微動動了,於是我…….開始唱歌…….唱的什麼歌我記不起來了,但當時我的想法是,不能睡過去,我沒有家屬來照顧,不能睡過去……
就這樣,熬過了開頭的兩個小時,其實我發現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因為之前秀恩愛的大叔的狀態我看到過,稍微不喊他立馬就昏睡過去了)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壯的緣故吧…..

我清醒的很快,只是身體感覺還是有些沉,動起來比較費勁。手術後兩個小時(好像是兩個小時,手術完的那段時間的記憶不怎麼清楚,後來查了查,全麻會對人的記憶力造成短期的損害,但慢慢會好起來,估計是因為這個)不能喝水不能睡覺,四個小時後不管有沒有尿意,都要進行排尿(害怕全麻導致膀胱的神經被麻痹,憋出事來,排尿順利的話就說明膀胱是好著的)

因為下不了床,只能讓護士給我整了個尿壺來,在床上解決的。話說,這是我第一次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躺著小便(小時候尿床的事情就不提了吧….)
要說的是….躺著尿尿,….有種特別的舒爽….哈哈

到這里,恢復意識了差不多我這次全麻的經歷也到了尾聲,之後的事情就是打各種各樣的吊針,一天五六種那樣。

這個問題貌似是很久之前提出來的,今天看到出現在TL上,屁顛屁顛跑來和大家分享。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看呢~

值得一提的是,術後6個小時我就下床到處跑了,因為我沒家屬照顧得自己打飯吃啊(淚)

看來,我是真的比較壯


Aorqu用戶:
比純棉的體感稍差,但穿起來也很飄逸。還是推薦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