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麻醉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
, , , ,
匿名用户:
这个必须匿……

我12岁的时候做了一个手术,全麻之前,我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小jj。

然后我差点哭出来……大喊:“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然后整个手术室的医生都笑了……


胡33:

昨晚晚饭一不小心烫了一下把食指左右大小的猪软骨吞了下去 ,然后胸口疼死,马上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卡住胸4椎需要全麻从食道取出!于是终于有资格回答这问题了!! (PS我以为我生B才是我人生第一次住院呢)由于晚上11点时段检查时吃了钡餐,但全麻是需要禁食禁饮8小时,所以要住院延后到今早7点动手术!由于是第一次住院全麻,事前有点紧张,听说麻醉要从背脊打入长针,疼死,先到Aorqu看看别人家的经验 ,综合结果多数表示感觉还未数完十下就醒了完事了!!甚至还未睡够!而我今早的经验也是差不多:7点通知入等候区,麻醉医生简单解析一下麻醉的东东(怕疼的我还特意问的医生是不是要打背脊,医生说手臂打的,这才放下心来 ),7点15分推入手术室(躺着看见走廊的灯外加推著,有种电视描述的人进入时光隧道的feel ),入到手术室之后,妈呀,入了妙手仁心场景内 ,一大推仪器插上来,大大的手术灯在头顶,然而竟毫无紧张感,自己被自己的淡定点个赞 ,之后麻醉医生把一个面罩套在我嘴上,然后在吊针口打了一针,问了句多重啊,我答完之后数不到十秒就木有意识了,到我开始有意识的时候,我以为还在手术中,以为妈呀还未搞完就醒了,
正当我恐惧想大叫 的时候医生叫我了“XXX,做完啦,你已经醒,还问知道自己叫啥么”,我回答之后就被推出复苏室了!反正就跟大多数人一样,类似还未数完十就睡了,醒来的时候仿佛还在数呢!PS:丢脸的是由于骨头太大,原本医生觉得半小时就OK的,结果搞了一个半小时,一额汗那样跟我家属投诉 ,木有见过这么大的人竟误吞这么大的东东。


匿名用户:
12年前,我在301做了一个很成功的手术,医术精湛的大夫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至今记忆深刻。

走进手术室,全裸消毒之后,我身着非常简单的手术服,爬上手术台平躺。

护士们在周围噼噼啪啪的准备手术器具,侧头看去那一把把寒光闪闪的手术刀和叫不出名字的各种器具早已让我全身酥软大脑一片空白。

没等一会,护士们便凑了过来。手术的护士我都不熟,和住院病房的不一样。她们褪去了我的上衣,同时也褪去了我的裤子。于是我就这么赤裸躺在她们面前,我感到极大的不适应。

但她们习以为常跟我聊天让我放松,见我不能放松,就拿了一层布单遮住了关键部位,我笑着说:谢谢,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在姑娘面前。

她们笑着说我们知道你是XX大学的,你很有名的,住院部的姑娘都可喜欢你了,说你每天不停的唱歌可有穿透力了。她们聊天的同时,手一直没闲着。在我脚上插上了输液器,身上也插了一堆仪器检测的线路。

我说我也喜欢她们,有时还真想在这多呆一阵。输液器里面有镇定剂,我只感觉还在聊天的功夫就已经没有了知觉,望着头顶的手术灯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6个小时以后了。当时病房的护士正和我的家人一起把全裸的我从手术床上搬到病床上,在颠簸中我竭力睁开了眼睛:我靠,还是全裸,丢死人了。

这确是我全麻苏醒后的第一想法。接着我尽力睁眼环顾四周,眼前的家人和护士都很模糊。只见妈妈眼里含着泪,两个我熟识的小护士也守在我旁边。我心里一下就踏实了,然后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才感觉到头下没有枕头,嘴唇嗓子干的说不出话,麻药效力褪去,手术的右臂疼的无法忍受。

妈妈见我醒了,叫来了护士。第一夜的护士是和我最好的秀秀,比我只大一岁。她跑过来,一脸激动的告诉我说主刀医生保住了你的右臂,真的是奇蹟!你太棒了!

她说的时候眼里闪著泪花,接着说道,第一夜很难熬,我今晚换班来守着你,你要挺住啊!

那时那刻,我才发现全麻的感觉是如此幸福,如此安全。

感谢301,感谢白衣天使。

补充一下右臂手术为何全麻:
由于肿瘤造成右臂上臂部分骨质坏死,需要截断坏骨植入钛合金将右臂连接。手术时间长风险高,故全麻。之前在北京协和,北京人民医院诊断结果都是截肢。

补充一下秀秀的情况:
她后来嫁给了一位优秀的医生,过著幸福的生活。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们仍保持着朋友般的联系。

给我主刀的医生现在已经是大陆该领域的领军人物,我们也保持着联系。去年还当面拜访过,拿着十年前的合影照片,彼此感叹时光如梭。

谢谢关注!


白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想来真是很逗比的体验啊!~~

话说那是2010年冬天,我十五岁,刚过完年,我做个不小的手术,全麻。

我妈很担心我,进手术室之前让我穿了一套崭新的红衬衣红衬裤。。。。没错就是那样一套鲜艳得不要不要的红衬衣红衬裤。。。。。。

然后我就在我爹我妈无比担心的目光中穿着大红的衬衣衬裤戴着手术用的那种蓝色的类似浴帽的帽子一脸天真地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区。

当时的我一定是太美了!我的红衬裤,时尚时尚最时尚!!~~(说有莫名喜感的人你出来,咱俩聊聊人生理想来来来)

进了手术室,发现手术室其实并没有我想像中那种昏暗阴森,相反就像个明亮的教室一样(那时候早晨八点左右),然后我看见一个长的好凶的中年男医生(我的主刀医生),不造为啥我注意到了他有点胖。。然后男医生说:“把衣服脱了。”

我:⊙▽⊙ (°ο°) (⊙o⊙) ◑▂◐!!!

震惊了两秒之后我弱弱地问:“都脱了吗。。”

男医生头都没抬:“对。”

妈蛋要脱光啊!!!不仅要脱了我时尚的红衬衣红衬裤啊!!连小内内都不留啊!!!我当时已经十五岁了啊!!花季少女啊!!该发育的羞耻心已经发育完全了啊!!!可是还没谈恋爱呢啊!!!!

我原地纠结了一会儿,然后就悲愤地,一件一件地脱掉了我的衣服,之后医生让我躺在了手术台上,用什么东西盖住了我,一群医生围过来,我当时的表情应该是这样的●︿●

然后就有一个和蔼的女医生抓过我的左胳膊静脉注射麻药,一边打麻药一边跟我聊天:“今年几岁了啊?”

我看到这么亲切的女医生心情大好,把我的红衬裤和羞耻心都抛到了西凉河,活泼又机灵地回答了她:“十五了~”

“哦,帽子遮不遮眼睛?”

我抬起右手摆弄了一下帽子,说:“不遮~”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没错就是这么快O_o

等我再迷迷糊糊有知觉的时候就感觉他们在给我缠绷带,意识完全清醒的时候我已经在重症监护室了,因为手术时间长,一直一个姿势躺在手术台上,感觉屁股和脚跟疼得都麻了。然后第二天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自己溜达儿就回病房了。至于有说全麻影响大脑的,我倒感觉没什么影响,因为那年中考我考的还挺好的。

哦对了,那套崭新的大红的衬衣衬裤我后来再没穿,它从买了开始我一共就穿了大概从手术区走廊到手术室的距离。

怪我咯~ = ̄ω ̄=

更新: 前几天才从家里人口中得知那时得的是癌症,现在想起来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兔二:

我:医生这麻药好使么?
医生:必须好使啊。
我:你说我能坚持不睡么。
医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就是再坚强的共产党员,也

众人:醒了醒了,拿棉签沾点水擦擦嘴唇。
医生:你刚反复念叨的那个女孩是谁啊?
我:我说了么?!
医生:哈哈看你吓得,原来还真有这么一姑娘啊。
我:-_-||


双氧水:

七月份风雨交加的台风夜正好赶上急性阑尾炎 顶着大台风赶去医院挂急诊 确诊后开始安排手术室准备第二天早上把磨人的阑尾给切了
护士说要打全麻的时候我的脑洞就开了 各种担心麻醉麻不晕我或者手术动了一半我突然被痛醒了之类的 后来隔壁床的阿姨告诉我麻醉比安眠药还灵 打进去数十个数儿一准醒不了 于是一直到推进手术室之前我就牢记数十个数儿 数十个数儿…
推进手术室经过走廊就听到外面的台风刮的哗啦啦的 护士姐姐准备手术器材的时候就开始抱怨我干嘛非挑个大台风的来手术 我说我也不想的 要知道大半夜开车来的时候还差点被路边倒下的歪脖子树给砸了 我的阑尾也真是够作的…
好了进入正题要开始麻醉了 麻醉师把针管巨粗的滞留针打进我手腕里 疼地我双脚一抽 结果旁边的两个小护士居然拿出了白布条子把我手和脚都捆起来固定在手术台上了 我有点郁闷…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隔壁床阿姨和我说的十个数儿定理 于是机智的我开始数数了 大概数了有七八十个数儿我发现我居然还没睡着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我一想这怎么行 眼看就要手术了啊 我必须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让自己睡着 于是我就开始装睡了…
期间我听到护士叫我名儿 各种人听听乓乓的声音我都没理 一心执著于让自己睡着 直到我听到了手术刀的声音…于是我哇地一下哭出来了 一边哭一边喊我还没醉我还没醉先别切我…然后麻醉师就来了 她居然和我说小妹妹别紧张还没打麻醉呢 我摔!我居然演了那么久的内心戏 那你告诉我刚刚打的是什么!
最后终于要打麻醉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忘了我是什么时候被打麻醉了 反正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了 我觉着我好像失忆了 不过多亏了麻醉让我睡的那么香…
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 医生第二天来查房告诉我说 动了那么多阑尾手术就没见过我这样的 一边动手术一边流口水 手术快动完的时候 全组人都在看着手术台上的我表演流口水…我看着站在我床边的医生们 (哦对了几个实习的可能还比我小)简直想拔了管子立刻出院…
最后 真是难为我爸妈 在手术室外边等了一早上结果看见推出一个满脸口水渍的傻女儿…
最后的最后 有没有学医的旁友 帮我解释一下我一边手术一边流口水的傻逼行为吗 应该不是因为麻醉打多了脑子瓦特了吧(微笑


Aorqu用户:
医生:放松呼吸
我:哦
……
护士:你醒醒啊!
我:哦
……
我:能再睡一会儿吗?
护士:……


匿名用户:
现在就躺在病床上,怒答。

全麻,好爽,真的好爽。

首先,那个手术床,是散发著橘黄色光芒,且类似记忆塑胶的东西。

我还在想会很冷,结果躺上去很温暖。

医生特意问了我是不是左撇子,然后打针打右手。

结果没扎进去,最后打左手,害我接下来几天不会吃饭。拿筷子戳东西吃。

麻药刚打进去的时候,左手手臂会有同感,类似冻伤,一阵一阵的。

接下来呼吸面罩下来,你会感觉空气是甜的,当感觉到甜味的时候,就已经睡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我专业的东西了。

我确确实实看到了白光,然后异常舒适,甚至梦到了外星文明。

专业角度分析,白光是你意识消散前,手术室的灯光,异常舒适是因为你全身被麻醉啊喂。

至于外星文明,其实当被医生叫醒的时候,梦境中很多东西就开始模糊了。说不定没有做梦,只是在事后回忆时强加戏份,造成记忆偏差。

并且记忆中我和医生护士们用非常本土的日语交流甚欢。。。

护士也是这么说的。。。这么说,麻醉清醒的时候,你是用本能去沟通。

我还清楚的记得医生叫醒我的第一时间,我向右转身看了一眼钟,用日语说到:

“快一点了,大家辛苦了5个小时,非常感谢。”

然后医生的学生们震惊了:

“呐尼?他可以看清楚时间?”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那里有钟?我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

“他计算了5个小时的时间啊!”

。。。 。。。

那段期间我的大脑运转飞快。

全麻是一件非常舒心的事情。

但,我宁愿做一百次全麻手术,也不想做一次插管(尿管,胸管,排液管等)。

手术后的几天,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上个月赚的钱,全花护工外加VIP房间上了。

身上各种管子,只能动动手指,然后仰卧,硬挺三天。

这三天你只能仰卧,没有手机IPAD,动一下全身痛。

一个人跑到国外手术,吗的遗书都立好了,出乎意料的恢复迅速。

我这种性格,你不让我死,我就捅个天给你看。

哈哈哈哈哈哈。


小毛绿绿:

我做过三次全麻,深深觉得那真是比清明梦还要奇妙的东西呀

第一次,我躺在手术室上,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心里充满了忐忑和对未知的恐惧。反正我躺下之后也不知道医生在干啥,不一会儿我突然感觉右手好疼啊!!从打吊针的地方一直蔓延到手臂的比较强烈的疼痛,由于我是无(pa)知(si)少女,我当即惊呼“医生,我的手怎么这么疼啊………”
【在我的记忆力,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被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放倒了……】真是尴尬…

第二次,我已经说了我是无(pa)知(si)少女,胆子奇小。医生在我的要求下用了全麻,这次意外的是手不痛了,但我依然是毫无防备的被放倒了………并且比第一次更加尴尬的是由于前一夜没睡好,【医生叫不醒我!!】最后当我醒来,所有的医生、麻醉师什么的都走了,只留下一个护士不停的喊我的名字……
见我醒了她和我抱怨“你对你自己的名字也太不敏感了”。
我晕晕乎乎的问她 “ 你当时叫不醒我是不是以为我死了 ”温柔的护士姐姐笑着告诉我不是哒有监测心跳什么的,我试着离开护士姐姐的搀扶坐在手术台上,发现完全不可能,感觉身体异常的轻,头晕晕乎乎的,像是沉睡了几百年

第三次,乃是一周以前。吸取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我决定用我的意识和药物做抗争。这次我听到了主刀医生对麻醉师说“可以睡觉了”,感受到了手臂的胀痛后,依然拼尽全力保持清醒,结果是,我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内容记不得了,中途醒过一次,看见医生有好多好多只眼睛,意识沿着面前大大的黄色光源扭曲又进入了很奇妙的梦境……
但这次是我药物反应最严重的一次,恶心头晕了一个下午,也有可能是前几次记不清了吧~

如果再没有人赞我,我就要去淘宝看看有没有卖点赞加回复的了!!!
————————————————————
今天一看竟然13赞了,为了不负恩泽附图一张,最近恰好问了个医生,果然不出所料,作为一个被麻醉的人真的是太尴尬了………


Plus:

嘤嘤嘤嘤 你们懂我在手术前一个晚上刷微博翻到这样一张图片的心情吗看完我就跑到护士站找值班的护士姐姐瞎掰扯 说我好紧张 然后护士姐姐一直安慰我 扯开话题跟我聊别的

手术那天 早上十一点进的手术室 在里面等了半小时 我一个近视四百度的小女生!第一次进手术室竟然不能戴眼镜进来!什么都看不清楚!差评差评差评!!!

手术室里的姐姐把药物手术刀神马的准备好了 叫我进去了 然后 叫我把上面的都脱掉!!吓死宝宝了!人家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女 !这样全脱了真的好吗!在护士姐姐的催促下 我极不情愿的把内衣脱掉了 迅速上手术穿 把那张绿色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望胸上扯!嘤嘤嘤~

然后麻醉师来了!!!还是个男的!在模糊的视线里感觉长得好好看!麻醉医生开始问我体重啊身高啊年龄啊 我一边回答一边扯东西望胸上盖啊啊啊!因为护士姐姐要弄心电之类的东西 一直把我盖在胸上的东西扯!下!来!啊!啊!啊!

好了!重点来了 !麻醉师把一个类似氧气罩的东西放在我鼻子上 说小姑娘 你吸几口麻醉吧 一会儿就睡着了!
然后!我就吸了几下那清香沁人的气体!脑子里还在想!我为什么还没睡着!难道昨晚那张图是骗人的!手还在扯东西!嗯好了 关于在手术室的记忆就停留在了我扯了东西盖在胸上!

手术完在ICU里面 隐约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还一边用手拍我的脸!我听得到 就是睁不开眼睛!估计再拍了十几分钟吧 我睁开眼睛醒了 迷迷糊糊 手脚软趴趴的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喝下去之后!我吐了!对!我吐了啊!吐了整整一袋酸水!看护的护士姐姐说我对麻药太敏感了……之后虽然肚子很饿 但是一吃就吐一吃就吐 医生干脆让我喝了一天的葡萄糖…

全麻这个还是不要去体验了 妈妈哒 身体健康最好了

Aorqu首答献给了我不堪回首的手术+全麻。嘤嘤嘤 捂脸逃~


慢小慢:

我三年级的时候做过一次手术,全麻。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医生叔叔看我躺病床上紧张得想哭的样子,还很尽责认真地指著头上一个大灯企图分散我的注意力,说:‘这是无影灯哦!见过没有?投下来都没有影子…’

我内心就无比好奇,结果抬眼的一瞬间就睡过去了……

所以无影灯长啥样现在还没见过………

后来这件事就是听我爸说的了,我完全没印象。

据说我出手术室的时候麻醉作用还没消失,我睡得七荤八素。妈妈担心我一直睡下去醒不过来(…),硬是把我给叫醒了。结果我朦朦胧胧迷迷糊糊地看着她,第一句话是:‘你是谁呀?’

妈妈登时嚎啕大哭……

还好最后睡了一觉以后神智完全清醒了,没有发生失忆这么狗血的事情(≧∇≦)


唐缺:

静脉滴注,然后躺到病床上,和医生说了几句话,虽然很努力地试图把握住昏睡过去的那一瞬间,还是莫名地就什么意识都没了,下一个场景已经跳到了媳妇儿在耳边喊:“快起床!xx老师找你交稿了!”


骨科孙医生:

我们脊柱全麻手术一般2-4个小时,患者全麻苏醒后反应各不相同,有的会惊讶这么快手术就做完了,有的会说刀口怎么疼的厉害,有的甚至会为自己还能醒过来激动落泪……前两天一位20多岁的女孩麻醉醒后第一句话是抱怨:为什么不让我多睡会,我梦到了和彭于晏在一起!!!


雪阿:

感觉需要补充说明:手术是去年五月。

前面的几次都不记得了。好像有两次还是三次是全麻。
手术前几天看着隔壁床的啊姨术前准备很可怕,灌肠什么各种,那两天看她苦不堪言,我也看得害怕 ,到我的时候一直跟护士姐姐说术前针打轻点,温柔点。
后来发现原来是因为隔壁床的阿姨因为是肠子的手术所以才准备那么久。
到了手术的时候反而不害怕了,和爸妈一起跟着护士姐姐上到手术室门口,进去以后自己换拖鞋,跟他们说别害怕我很快出来,自己去戴手术帽。
在大厅里等待手术的时候有一堆叔叔阿姨阿公阿么,大家都邹起眉头,坐着什么都不说。
只好一个个搭讪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啊。虽然他们都不怎么理我。
我坐在手术室等候大厅里和阿公阿么们聊天,时不时和爸妈挥挥手,可是感觉他们担心想哭,明明我已经身经百战。
最后进手术室的是我,麻醉医生真的好美啊!记录好以后进去手术台直接躺下,然后!一个长得很温柔的医生进来了。顿时就不害怕了啊!
“你怎么这幺小就要手术啦,小姑娘?”
“嘻嘻,这就是命”
“小姑娘好勇敢咧”
“是啊,医生手术麻醉打轻点”
“好,可是会有点痛啊打进去的时候,忍着点”
“痛……医生,会痛 ”

好像话没说完就没有意识了。
全麻的时候什么感觉也没有。
睡醒的时候喉咙有管子,插了尿管,脖子也有针管缝著,全身使不上劲。

还好手术前叮嘱了爸爸和护士姐姐和医生,把我放回病床的时候一定要轻,一定要轻!
这次没有被痛醒,感动想哭。

麻药过了以后,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姐姐很紧张的样子,超级开心。

全麻的体验就是
脖子的针管拔针很痛,不拔也很不舒服,尿管也是让我想狗带,喉咙睡醒的时候已经拔掉了,很痛啊很痛啊真的痛。然后最最接受不了的就是麻药过后的停不下来的干呕,伤口撕裂般疼痛,肚子里什么都没有,力气也没有,从白天干呕到半夜,最后实在受不了,让医生打了止吐针。第二天生龙活虎,只是没办法下床。

半麻是过程痛苦,全麻是过后痛苦。

好像偏题了。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翻旧照片翻到我在医院的日常




杏林小草:

@麻骑士 分享了“大全麻”(术语:吸入+静脉全麻+肌松),我分享一个“小全麻”(术语:静脉全麻)。

“小全麻”多用于简单的手术操作,比如内镜、清宫术等。我希望Aorquer们这辈子身体健健康康,没有机会做“大全麻”。但是“小全麻”却很有可能人人都要遭遇,因为肠镜作为重要的体检项目正逐渐被普罗大众接受。(注一)

我当时做“小全麻”的原因就是因为要做肠镜—-大便不规律有一年多了,再加上我有结肠癌家族史,于是下定决心利用年假做个肠镜检查。清醒下做肠镜是非常痛苦的,所以,我选择麻醉下做肠镜(俗称“无痛肠镜”)。

术前麻醉医师评估,因为麻醉时间并不长,而且我的身体状况也不错,术前评估很简单。主要是签字的问题,因为医院要求必须有直系亲属在场,但是这种小检查我又不想麻烦父母大老远地过来,就签署了一项授权,让我的好基友(也是医生)全权代理家属角色(那一年正值美国激辩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民事结合”这个舶来品就被同事们拿来损我俩←“还我清白”,好基友说)。
当然,为了减轻好基友的压力,我还预先把万一可能出现的插管、上呼吸机一类的知情同意书自己先签了,还把父母的电话,最近的亲属电话都给了他。(注二)

肠镜检查前要禁食、服用泻药和大量的水(术语:“肠道准备”),这跟全麻无关,略去不表。

肠道准备完成之后,去内镜中心报到,更衣(最主要是让你穿PP处有个洞的裤子),上床,护士把我绑好(错,是贴上心电监护仪的传感器和导线)←吖的,怎么有种小黄文的感觉。

护士打好留置针之后,麻醉科的师兄过来了,外带“围观全家桶”(嗯,这么好的model怎么能错过教学机会,当然把研究所、实习生、见习生、预见习生和暑期体验医院生活的中学生全叫上啦)。

麻醉剂是丙泊酚,俗称“牛奶”,还真的挺像牛奶的,不信你看: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版权已进入公共领域)

丙泊酚有一定的血管刺激性,所以,师兄开打前抚摸着我的手说:“有点痛哦”←吖的,越写越基情。是抚摸手上的血管减轻疼痛啦!!!
我说:“好”,刚说完,确实痛,正准备开口嚷痛呢,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爆)

(菊)





“起身啦!”我隐隐感到有人在拍我,然后听到疑似师兄的声音在喊。伸个懒腰,那感觉就像充分的深度睡眠苏醒之后,真的很舒服。当然,还要稍微想想才意识到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做完啦?”我问。
“做完了!”师兄说。
我感觉不对啊,菊花都不痛的,全身没有什么不适,“真做完了?没骗我吧?”
“操,一群人没事干专门演戏给你看啊!”师兄反问我。

全麻技术就像一把剪刀手,把清醒下极其痛苦的过程给你剪掉了,留有印象的只是术前和术后。

麻醉是一项人道主义技术

这是某位老前辈说的,如今深切地体会到了。
向麻醉医师致敬!

注一:大部分相关领域的指南都是建议一般民众过了50岁就要做结直肠癌筛查。至于筛查的方法各有见解,但是肠镜既能看病变,又能取材活检,甚至小病灶当下就能治疗,所以中国医生还是比较青睐的。国外在这个问题上有摇摆,一个重要原因是肠镜的经济成本必须考虑,嗯,国外做个检查不便宜的,再加上预约等时间成本,一算经济账的话,肠镜的优势就别刷下来了。再次映证了读书看文献一定要注意中外差异。
注二:
我见评论区中有人说“不用陪”,其实大部分人进展都是顺利的,确实会觉得陪人有点多余。但是个别人可能会出意外状况,家属在场的目的就是万一有状况时可以协助医生做进一步的处理。我当时没有直系亲属在,但是已授权的好基友可是陪着的,我还预先把抢救相关的同意书签掉了。


杨小妖精:

“叫什么名字?”……“杨某”。

“多大了?”……“二十几”。

“叫什么名字?”……“杨……”

“多大了?”…… “……”

————————

之前很紧张很紧张,类似于担心麻醉并发症以及害怕自己根本会睡不着。

尼玛真是瞎操心了。

有过两次全麻的经历,均是三秒之后眼前一黑。完全来不及担心。

醒来的时候瞬间清醒,其实麻醉就十多分钟的时间。像打了一个小盹,做了一个美梦。

饿死菇凉我了,终于可以吃饭了。


RUNNINJ:

2016.7.1 人生第一次体验全麻手术

虽然说以后不想再经历手术毕竟恢复很痛苦但是想到手术过程的新奇体验就很贱地想再来一次

好了进入正题

96年北京在读大学生,今年三月份在家乡南昌查出来右侧卵巢长了一个4cm*2.9cm大小的畸胎瘤,然后医生建议我尽快手术摘除以免以后癌变。所以今年暑假一放假就赶快回来复查,发现这个瘤又长大了一厘米,医生说事不宜迟赶快入院准备手术。

顺便给大家科普一下畸胎瘤这个东西。可能很多女性朋友听见这个名字都会有些害怕,每个字都够让人怕得抖一抖的,我当时听到诊断以后自然也怕的不行。于是去了解了一下:畸胎瘤属于一种卵巢生殖细胞肿瘤,来源于生殖细胞,这个病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专业人士能解释得清楚,据搜索引擎说,“可能与胚胎期生殖细胞异常分化等因素有关”,也就是说,可能妈妈怀的是双胞胎,而我在胚胎时期就把我的亲妹妹(也可能是亲弟弟吧)就给吃掉了!(黑童话而已大家开心就好)然后这个肿瘤在目前的临床中,使用的都是微创腹腔镜手术,就是在肚子上开几个洞,然后往里面充气体(据说是二氧化碳),让内脏啊肠子啊漂浮起来,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瘤给切下来。好了好了真的进入正题。

1、术前准备

因为是全麻,所以上手术台之前需要让你的各项身体指标都达到可以进行手术的程度,所以还是有必要和大家说明一下。我是6月28日办的入院,29日正式住进了病房。第一天,清晨抽了血做化验,做了胸片心电图这些常规检查,吊水六瓶,有消炎的有营养的,很快过去。第二天,上午依旧吊水,但医生开始让我不要吃东西,只能喝汤喝水。下午就开始让我吃泻药,每半小时吃三包,泻药的味道,嗯,很奇妙,奇妙得你根本不想去回味那个味道。禁食和吃泻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清空肠胃,便于手术。下午就被医生叫去签字,就是告诉你手术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什么什么情况让你相信医生都会处理好之类的,让你有一些心理准备。从这一天开始我就只能通过生理盐水和葡萄糖水来维持生命了(听起来很文学但事实就是这样)。

到了7月1日这一天,早上饿醒(真的好饿啊妈的),被护士喊去换药室灌肠(灌肠的感觉跟某些事情有那么一点联系我就不说是什么了),再次把肠子清得一干二净。然后又被叫去插尿管(插尿管的感觉因为太痛苦不想去回忆就这样一笔带过吧你们体验了才会知道的),这样排尿就直接通过管子进入随身携带的一个袋子里,不用上厕所了(听起来很方便?呵呵一点都不,刚插完尿管整个人像大小便失禁一样没有力气下半身不受自己控制啊妈的痛苦不言而喻)。之后吊水的时候用的针头和平时不一样,是那种又大又长的高级针头,插在通常手臂抽血的那个位置,可以在手臂上停留好几天,也是便于手术中失血过多输血使用。然后就等啊等啊,等到上午十一点左右,护士来病床前给我手腕上带了一个手环,表示我马上要进行手术,然后又给我念了几句注意事项(反正我十分兴奋一句都没听进去)。然后就有穿着隔离服的大叔推着手术车来病房前,我被扶著上了手术车,大叔给我盖上了重重的手术被子,就这样被推走了(在手术车上被推著走的感觉和电视剧里的镜头完全一样,你看着天花板以及灯光快速划过)。

2、手术过程

不知道其他要进行全麻手术的朋友在上手术台之前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整个人非常惬意平静,甚至哼起了歌。吊完一瓶消炎药,等待了大概半个小时才被正式推进手术室。我这个好奇宝宝,一进手术室就开始以我有限的视角观察手术环境,跟医生护士聊天,问东问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想用这种方式来抑制潜在的手术紧张情绪。聊天过程中,护士开始对我进行捆绑play,手脚全都固定在手术台上,一动不能动。接着给我带上手术帽,固定头部。我听见医生说:“把浓度调高一点”,知道他在说麻醉剂,就听见机器在咕噜咕噜地响。医生走过来对我笑了笑,说:“不要紧张哦小姑娘,你什么都不知道的哦!”然后就被带上了一个透明面罩,可以吸气的那种,医生让我均匀吸麻醉剂。吸第一口,卧槽橘子味的啊!好甜啊!顿时就被麻醉剂口味圈粉了,继续尽情吸收麻醉剂。大概到第六七口的时候,突然眼前就发黑了,感觉出现了一片银河,还没来得及享受两秒这个幻境就完全没意识了。

再次觉得重新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手术已经做完了。刚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身体很重,但是感受不到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能隐约听到周围有人在说话,想要努力睁开眼睛、想要努力开口说话却发现意念完全无法控制身体,什么也做不了。过了几分钟,就能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让我醒醒,又能感觉到有人在拍我的脸让我说话,但我还是没办法睁眼说话。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意念大概已经恢复到可以控制自己睁开眼睛和说话了,就发现我已经不在手术室里了,在麻醉室进行术后处理。被推回病房的路上,我用尽力气问了护士一句话,“手术顺利吗?”,我能看见护士很亲切地对我笑,“很顺利。”然后我大概又昏过去了。之后到了病房,我隐约记得是我爸和我哥把我从手术车抬回到病床上,又继续昏了过去。据我爸后来跟我说,那天回到病房已经下午四点多了,然后吊针一直吊到凌晨一点。反正我是一点印象没有,可能是全麻的劲还没过去吧。

3、术后恢复

7月2日上午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了。以前总是听说全麻手术可能会让人变蠢,手术过了快两个月,个人感觉还是有些影响的。毕竟麻醉剂对人体的神经系统有一定损害,思维过程多多少少变得缓慢而简单,但是因为年轻,恢复得还是比较快。手术后五天就出院了,没几天就开始写马上deadline的论文了(我真的是手术后立刻开始学习啊太感人了)。

经历过一次全麻手术,整个人的元气还是伤了不少,毕竟和这个世界失去意识连结好几个小时。无论是术前准备还是术后恢复都很痛苦,尤其是恢复,很漫长,需要耐心和毅力。虽然说全麻那一下感受到了无意识的奇妙,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感受,但是手术这种东西还是能少做就少做吧,太痛苦了真的。真心希望所有朋友都能照顾好自己,手术台这种东西,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Aorqu用户:
故事要从2015年的7月1号说起。
话说那一日,我因为一个很sb的原因,导致了右手第五掌骨骨折(成角)。刚开始几天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当时手肿的跟午餐肉一样,手不动的时候一点也不痛,所以根本没往骨折的方面想。后来的几天肿慢慢消下去了一些,可右手小指一直没法活动。心想这也不是个事啊,于是百忙之中抽空到医院找医生给给点消肿的法子。没想到到了医院医生就让拍片子,不拍不给看。很心疼的淘了100块,之后,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如图所示:

拿着片子,怀着“哎呀?卧槽?牛B啊,竟然断了哎。”这样的心情去找医生,医生瞅了一眼,头都没抬的说了俩字:“手术。”
说实话当时头就嗡的一下,人都傻了,答应了一声“哦”然后就退了出去。出来之后才想起来有大事忘了问,赶忙敲门进去“内个,医生,我这个活一个全套得多少钱啊….”
“一万五吧”
“哔,哔哔哔,哔!!!”
再次出来之后,我瞅瞅我这断掉的女朋友….无奈的摇了摇头
由于我当时是在外地,不在社保所在地,所以就又又拖着这条断手,踏上了回我大南京的路。

中间辗转折腾暂且不表,只说我成功住进江苏省人医。嗬!那条件,每个病房都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而且还是高层,病床符合人体工程学设计,躺上去别提多舒服了。刚进去的时候值班护士拉着我的小手问东问西嘘寒问暖,口罩后面的小嘴细声细语,上面露出的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看了舒心。

可舒服日子也就到这里了吧,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是苦难啊。首先第一关就是,憋。因为我的手肿的太厉害,不能立马做手术,错过了这个手术日,要多等4天。右手还包著石膏,病房没WIFI,每天早上6点被护士量体温,睡回笼觉,吃早饭看电视吃午饭,睡午觉,看电视吃完饭,等著睡觉。虽说邻床有病友,没事还能聊几句可还是无聊的紧。说道病友,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一个国企快退休的大叔,他有个在南京某名国中交英语的爱他的老婆,这么大年纪了,在病房还是很低调的秀恩爱。
一个当年打过对越反击战的老兵,一年的战斗生涯他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可他一点伤没受。退伍之后到处打工,前几天在木材厂搬木头的时候被木头砸了脚拇指,整根截掉。

前戏交代完了,总之我当时的状态就是:以前觉得住院好好玩,现在觉得住院好难玩啊。

终于熬到了手术日前一天,这一天中。麻醉师先来找了我,口罩帽子捂的严严实实,
“你是XXX么?”
“对,是我”
“你明天手术你晓得不?”
“恩,知道”
“全麻,来在这签个字” 说著递给我三四张纸。
“哦……恩?啥?全麻?为啥啊?我百度搜的这种手术人家都是局麻的呀?” (那个秀恩爱的大叔是上个手术日做的手术,全麻,回来的时候基本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他那温柔贤惠的老婆全程照顾,喂水,接小便,手术后前两个小时不让睡觉需要有人在旁边喊著。手术后如有异常反应帮忙叫医生啥的。但是!我特么的没人管啊,啥都靠自己,这做个全麻我要怎么搞?)

麻醉师倒也干脆“那等下我叫你的主管医生来,你跟他说吧”说完,就拿着那三四张纸出去了。

过了没一会儿,主管我的天使来了,没等我开口问,直接告诉我:“你这手术只能全麻,局麻熬不住的要做一个多小时的,人家有的人来取钢板的时候都疼得嗷嗷叫的,你这放钢板还敢局麻?别在这开玩笑了。”
好吧,听医生说的这么坚决,我也认怂了,乖乖的用我的断手签了字。

第二天一早,我是第一台手术,手术室会派一位推车的医生来病房接人,站在门口喊“30号!XXX!该上路了!”

我一拍大腿一咬牙,走你。

刚躺在接我的车上,当天的值班护士急急忙忙的跑来,问我,今天有家属过来么。我一脸茫然的回答她,“没有啊。怎么了?”
她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盯着我,提高了嗓门:“那怎么可以?做手术没家属来怎么行!快点,现在去叫。”
我想敷衍过去,装模作样的下床,回病房拿手机,回头一看她竟然跟进来了,好像非要监督我喊人似的,我说我发个短信。护士坚决不答应,非要让打电话叫。

呃….我这个,因为不是本地人,来南京找了工作以后被外派,大多数时间都在另一个城市,所以跟南京的同时根本不熟,更别提什么朋友了。于是,我拿起了电话:“喂?是我,今天我手术,你过来一下呗。嗯,好的,再见。”一气呵成,然后看着护士放心的微笑,我把飞行模式的手机放回了抽屉,毅然决然的迈出病房。

我相信大多数人跟我一样,都没做过手术,第一次手术的感觉….怎么说呢,其实很不好,平躺着被一个窄窄的下面装了四个轮子的车推进电梯,推出电梯,走进手术室,路上都只能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和白色的日光灯,偶尔还有驻足观看的民众。

进手术室之后,才发现,手术室其实很大,那一层楼都是,做各个不同手术的地方,我们一共那一批有10多个人,分别被推著进了各个房间。我的那间大约有50平米左右,中间一台手术床,同样很窄。上面挂著有四五个无影灯,周围有几台大型的我叫不出名字的仪器“滴滴”的响着。从轮子床挪到手术床之后,又是很无聊的等待,期间听里面三个医护正妹聊天,吃的喝的电影之类。她们聊天归聊天,手下可没闲着,中间完成了给我固定血压监测,留置针还有一系列准备工作。气氛一片祥和。

突然,手术室的门
开了
是我的主刀医生

一身绿色长衫
虽然一顶天蓝的帽子拢起了她一头青丝
虽然口罩遮住了她的嘴角
可从她的眼神里
我读到了

她们几个人就像这样围在了我的床边(呃…只露眼睛的)
突然我的视线里出现出现了一个面罩,就是电视里演的那种给病人呼吸用的面罩,覆蓋住了我的鼻子和嘴,大概也就5个呼吸的功夫,我就不省人事了。

然后我就听到有人在我旁边喊我的名字,我费力的睁开眼,又是一个只露了眼睛的,他看我醒过来了就去叫另外的人了,当时我的大脑已经能稍微动动了,于是我…….开始唱歌…….唱的什么歌我记不起来了,但当时我的想法是,不能睡过去,我没有家属来照顾,不能睡过去……
就这样,熬过了开头的两个小时,其实我发现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困(因为之前秀恩爱的大叔的状态我看到过,稍微不喊他立马就昏睡过去了)我想,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壮的缘故吧…..

我清醒的很快,只是身体感觉还是有些沉,动起来比较费劲。手术后两个小时(好像是两个小时,手术完的那段时间的记忆不怎么清楚,后来查了查,全麻会对人的记忆力造成短期的损害,但慢慢会好起来,估计是因为这个)不能喝水不能睡觉,四个小时后不管有没有尿意,都要进行排尿(害怕全麻导致膀胱的神经被麻痹,憋出事来,排尿顺利的话就说明膀胱是好著的)

因为下不了床,只能让护士给我整了个尿壶来,在床上解决的。话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躺着小便(小时候尿床的事情就不提了吧….)
要说的是….躺着尿尿,….有种特别的舒爽….哈哈

到这里,恢复意识了差不多我这次全麻的经历也到了尾声,之后的事情就是打各种各样的吊针,一天五六种那样。

这个问题貌似是很久之前提出来的,今天看到出现在TL上,屁颠屁颠跑来和大家分享。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看呢~

值得一提的是,术后6个小时我就下床到处跑了,因为我没家属照顾得自己打饭吃啊(泪)

看来,我是真的比较壮


Aorqu用户:
比纯棉的体感稍差,但穿起来也很飘逸。还是推荐的。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