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留學會對人的一生有多大的影響?

問題描述:出國留學會對人的一生有多大的影響?
, , , ,
WordSunny留學:

留學歸國工作沒幾年,顯然談不上一生的影響,在此分享一點自己留學期間的感受吧。

首先是語言能力的顯著提升。

不光是為了申請時的語言成績而不斷刷分,更是拷問自己語言的實際運用能力是否真正具備在國外讀書的要求呢?

舉個例子,來自世界各地的教授的口音你是否能迅速適應?

英語學術寫作水準能否支撐起辛苦進行的大量研究,在期末大作業里拿A+?

與此同時,不光要求你懂得學術寫作里的語言能力,同時也需要你懂得當地社會的風俗習慣歷史文化、俚語俗語甚至是玩笑話,待了兩年之後你會發現,自己不但能夠無壓力理解了,更能融入到當地社會,像個本地人一樣生活學習工作。

這時候可以自信地說,自己的語言水準已經可以無壓力碾壓大陸不那麼刻苦鑽研語言的同學了。

其次學習能力得到磨鍊。

課前大量的閱讀材料能否及時完成?

課上提問能否清楚表達自己的疑惑?

小組討論時能否為自己堅持的觀點和同學互撕?

為了做畢業論文或者project需要收集整理數據,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學習新的統計軟體用來分析數據……

論文匯報需要製作精美的PPT和口頭匯報,這些都要求自己提升快速學習能力,邏輯思維能力和語言組織能力。

再次是交際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

一個人在國外生活,環境非常陌生,怎樣在瑣碎的日常生活中和眼花繚亂的社交生活中survive下來,也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

外面吃飯又貴又難吃只能自己買菜做飯,生病了自己一個人去預約排隊看醫生,與奇葩室友因為公共區域的衛生吵架,去商場買一件合適尺寸又能打折的外套,這些都需要你機智地利用雙商去巧妙解決。

為了跟教授套磁要推薦信,抱校友大腿得到一份暑期實習的機會,畢業之際無數次的求職面試,這些都對自己的溝通交流能力提出了巨大而艱難的挑戰!

在國外,只有自己在深夜睡不著的時候腦海里上演一千遍,對著鏡子深呼吸一千次,告訴自己厚起臉皮一千次,才能錘煉出的生存技能,難道不是面對今後社會生活的最真實的訓練嗎?

功利地講,如願申請到國外心儀的學校,始終自我學習,為研究所期間的學術研究做準備!

接著為找到一份暑期實習做準備!!

更是為畢業之後的求職面試進入職場做準備!

不功利地講,出國留學帶你「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成為充滿求知熱情,有邏輯,善思辨的更好的自己。

———————————————————————————————

歡迎關注

Aorqu機構號:@WordSunny

微信公眾號:wordsunny,每天一點留學乾貨分享。

花最少的錢,用最專業的導師,寫最走心的文書,上最牛的學校。

「WordSunny」,是一種留學方式。


Lidzia:

有了獨立面對處理任何困難的勇氣和底氣。
習慣了一個人在不同國家之間飛來飛去,做飯洗衣打掃都不在話下還學會了整馬桶通下水修門鎖等等,學習生活上遇到任何事都是自己去面對和解決問題。經歷過許多失眠和偷偷哭的夜晚,才學會了如今任何情況下都能笑著面對新的一天。


看到了更大更寬廣的世界。
大學部交換和讀研在歐洲3年多,憑借申根區的便利走過了20多個國家。為了節約錢經常半夜兩三點爬起來去趕早班廉航,也好幾次為了省一晚住宿費睡火車睡機場,沒錢吃飯的時候就啃全麥啃到吐。但北至冰島的冰川和挪威的極光,南至希臘愛琴海的日出日落,西至歐洲大陸最西端的羅卡角,冬至波蘭的許多城市,都從紙上躍然而成我鮮活的記憶。


尊重並包容多元化,不去評判。
留學遇到的不僅是多元的文化,還有多元的價值觀。我不再認為自己的或者大多數人的道德標准就是絕對正確的。每個人不同的背景和經歷塑造了其與眾不同的思維和行為方式,法律之外,對與錯、是與非並沒有絕對的標准,面對差異學會理解和尊重,即使自己不接受,但也不必評判。

最後,相信生活始終有無限種可能。
借用《瘋狂動物城》的台詞就是,Anyone can be anything. 明白人生並不只有讀書-工作-結婚-生子-養家-退休這一種路線,只是很多時候人會因為世俗的規律與壓力放棄了自由選擇生活的權利。盡管回國後生活在最規律平淡的日常里,但我始終相信,只要足夠勇敢足夠努力,依然擁有隨時改變的自由,未來也還有無限種可能。


匿名用戶:

多大影響?
我來告訴你出國對我造成了什麼影響。
我出國8年。
跟初戀分手,
追兩個女孩被耍,
至今單身一人。

初戀孩子都三歲了。
如果我當年沒有出國。孩子至少都四歲了。
我也不會整天在這刷破乎。
寫這些破答案。


Aorqu用戶:

在朱光亞85歲生日的時候,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杜祥琬主編出版《戰略科學家朱光亞》一書作為生日禮物送給他。在這本書的後記里有這樣一段話:朱主任對中國科技做了很多有分量的工作,但由於國防需要,至今還有許多不能對外公布。

1968年12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大陸務部授予郭永懷烈士稱號。

姚桐斌於1968年6月8日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毒打致死的。慘案發生後

總理極為震怒,指出,這是嚴重的政治事件,為黨紀國法所不容,一定要查明凶手,嚴肅處理。周總理隨即揮筆寫下了一批科學家的名字,命令嚴加保護,「必要時用武力保護」。上百位科學家被保護下來了。他們至今還念念不忘,是他們的同事姚桐斌,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才讓他們免遭厄運。直到撥亂反正的1978年,經中共中央批准,追認姚桐斌為烈士,並於3月18日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儀式,這一天,正是全國科學大會召開的日子

1968年6月,當火箭金屬材料研究專家姚桐斌被活活打死的消息傳來時,趙九章絕望了,他把自己關在家裡,不吃不喝,不言不語,甚至整夜不睡。

一封印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國慶請柬已經在三天前已經發到了中國科學院,但被「人」扣壓了,趙九章對此一無所知。

1968年10月10日晚,趙九章獨自一人伏在走廊里的一張桌子上,寫著他一生中的最後一份檢查。然後,輕輕拉開抽屜,拿出一個紙包,把平時攢下的幾十粒安眠藥全部倒進嘴裡,躺在了床上

中國兩彈一星怎麼來的?

姓 名 出生年 出生地 畢業大學

於 敏 1926 河北寧河 北京大學 碩

王大珩 1915 日本東京 清華大學 英國 博 36—48

王希季 1921 雲南昆明 西南聯大 美國 碩 48—50

王淦昌 1907 江蘇常熟 清華大學 德國 博 30—34

鄧稼先 1924 安徽懷寧 清華大學 美國 博 48—50

朱光亞 1924 湖北武漢 西南聯大 美國 博 46—50

孫家棟 1929 遼寧蓋縣 茹科夫空軍學院 蘇聯 碩 51—58

任新民 1915 安徽寧國 重慶兵工學校 美國 博 43—50

吳自良 1917 浙江浦江 北洋大學 美國 博 43—50

陳芳允 1916 浙江黃岩 西南聯大 美國 45—48

陳能寬 1923 湖南慈利 唐山交通大學 英國 博 47—56

楊嘉墀 1919 江蘇吳江 上海交通大學 美國 博 47—57

周光召 1929 湖南長沙 清華大學 蘇聯 57—61

趙九章 1907 河南開封 清華大學 德國 博 35—38

姚同斌 1922 江蘇無錫 唐山交通大學 英國 博 47—57

錢 驥 1917 江蘇金壇 中央大學

錢三強 1913 北 京 清華大學 法國 博 36—48

錢學森 1911 上 海 浙江大學 美國 博 35—55

郭永懷 1909 山東榮成 西南聯大 美國 博 40—57

潘守鍔 1917 浙江湖州 西南聯大 美國 博 41—45

黃瑋祿 1916 安徽蕪湖 中央大學 英國 碩 43—47

程開甲 1918 江蘇吳江 浙江大學 英國 博 46—50

彭桓武 1915 吉林長春 清華大學 英國 博 38—47

  從上表可以看出,中國最引以自豪的「兩彈一星」元勛科學家23人,除了孫家棟和周光召是留學蘇聯外,其他人都是到美英等國留學,獲得學位後回國的。

竺可楨 1910年清華留美生,氣象學家

侯德榜 1912年清華學校畢業,化學家

茅以升 1916年清華公費留美生,中國現代橋梁工程奠基人

葉企孫 1918年清華學校畢業,教育家、物理學家

楊廷寶 1921年清華學校畢業,建築學家

梁思成 1923年清華學校畢業,建築學家

張鈺哲 1923年清華學校畢業,天文學家

周培源 1924年清華學校畢業,理論物理學家,曾任北大校長

王淦昌 1929年清華物理系畢業,兩彈一星元勛,

「863計劃」倡議者之一,倡議者還有陳芳允、王大珩、楊嘉墀(均為清華大學校友)

華羅庚 1931—1933年在清華進修,曾任清華教授,數學家

趙九章 1933年物理系畢業,氣象學家和地球物理學家,被譽為「中國衛星之父」陳省身1934年清華研究所畢業,數學家、沃爾夫獎獲得者

錢學森 1934年清華公費留美生,應用力學、航天技術和系統工程學家,兩彈一星元勛,被譽為「中國導彈之父」

彭桓武 1935年物理系畢業,1935—1937年在研究院學習,理論物理學家,兩彈一星元勛

錢偉長 1935年物理系畢業,力學家

錢三強 1936年物理系畢業,核物理學家

林家翹 1937年物理系畢業,力學與應用物理學家

唐敖慶 1940年西南聯大化學系畢業,量子化學家

郭永懷 1939—1940年西南聯大研究所,力學家

楊振寧 1942年西南聯大畢業,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

李政道 1945—1946年在西南聯大學習,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

鄧稼先 1945年西南聯大物理系畢業,理論物理學家,兩彈一星元勛

周光召 1951年物理系畢業,物理學家,曾任中國科學院院長,兩彈一星元勛

趙元任 1910年清華留美生,國學大師

馬寅初 1911年留美津貼生,經濟學家、教育學家

金岳霖 1911年留美津貼生,哲學家、邏輯學家

陳岱孫 1920年清華學校畢業,經濟學家

潘光旦 1922年清華學校畢業,社會學家、教育家

賀麟 1926年清華學校畢業,哲學家

王力 1927年國學研究院畢業,語言學家

張岱年 1928年在清華學校學習,哲學家

錢鍾書 1933年外文系畢業,當代中國文學巨匠

曹禺 1933年外文系畢業,中國現代話劇奠基人之一

王鐵崖 1933年政治系畢業,海牙國際法庭大法官

季羨林 1934年外文系畢業,語言學家

吳晗 1934年曆史系畢業,歷史學家

夏鼐 1934年曆史系畢業,考古學家

(1938—1946年,清華大學與北京大學、南開大學在昆明組成西南聯合大學。)

《人民日報》 (2001年04月24日第十版)


蛋丁蛋絲:

德國留學,現在大陸一家德企工作。說說留學:

會變得更獨立。出了國才發現,靠一個人自己擺平各種生活上面的小事其實是挺不容易的。從最基礎的做飯、家務到簽證的續簽、找房子,和房東撕逼,樣樣都得自己來。和以前大陸幹啥都與同學抱團一塊不一樣,國外會讓你體驗一把獨狼的生存方式,也能讓你學會去體諒自己的長輩,知道他們其實挺不容易的。

我感覺我在德國呆半年對德語的強化都比在大陸學3年要多。語言這東西,真的得靠環境。

人也會變得更加佛系,歐美人的生活以無憂無慮著稱,尤其在德國,沒有那麼多的奮斗逼,不加班也不提倡,加班還會被領導找去談話。在他們的觀念里,家庭是第一位的,哪怕家人是條狗。經常看到一家人沒事在外面搭個帳篷,拉張躺椅在外面曬太陽。公司年假還給30天,簡直喪心病狂。人家度假也不像我們趕著相親一樣跑東跑西到處拍照買買買,你給他們一個露天咖啡館一本雜志他們能做一下午。晚上再來個酒吧,一天就沒了。最讓我無語的是那天在美因茨我看到4個德國人站成一個方型輪流朝對方扔飛碟,這是我沒事和我家狗玩的東西,他們能扔一個下午。。。不過看著他們扔一個下午的我也沒資格說他們什麼。看著他們這樣覺得自己整體累死累活給自己定這么多目標確實挺傻的,所以開心就好。可能是好的社會福利和低廉的生活成本導致他們這樣的,好像除了人力成本,那邊什麼都比大陸一線城市便宜,尤其房價。

科隆人的周末活動就是在草坪上曬太陽
號稱德國第三大城市——金融中心法蘭克福的郊區,中國農村都比它繁華,你說他們怎麼炒房地產?

會發現其實哪個社會都差不多,即便是德國,也難以避免的有些官僚,關系社會。和教授搞好關系就是容易刷高績點,更容易找到實習,市長的兒子會去寶馬大眾這樣的公司而且很容易晉升,反之毅然。也別指望自己能在這個地方有一席之地,國外的大神很多,雖然考試考不過中國人,但是解決問題,處理問題的能力是一流的,實際讓你去研發一款產品,解決一個Case,沒幾個國人能和老外PK。你在大陸如果不出眾,最好別幻想去了國外能有什麼不同。

會時不時思考人生,覺得活著是件美好的事情。有次在法蘭克福市區商場和一個伊朗舍友吃飯,吃到一半突然被警察交出去,我和他兩臉懵逼。結果一看,商場裡面所有人都在警察的疏導下往外走,原因是商場裡面被某聖戰組織安放了炸藥,最後防爆小組成功拆除了炸藥,據說是真的炸藥,炸成功一層樓就沒了。有時候死神離我真的只是擦肩而過。雖然那年確實恐襲比較多,但這還只是歐洲,美帝這種不禁槍的估計更加呵呵,不得不感嘆還是大陸治安好。

世界是中國人的,沒事瞎逛的時候到一個偏的不能再偏的小城,人口大概就10來萬,裡面tm居然有個China Town。剛過去的時候還怕自己吃不慣那邊的菜,現在想想當時太年輕,坐車20分鐘就能到中餐館,樓下就有家有老乾媽和康師傅賣的亞超。

雖然剛過去的時候覺得德國各種高大上,街道乾淨,環境好風景好,食物健康,但經歷了這么多,最後還是選擇了回國,畢竟自己的根在這里。

隨手一拍就能當壁紙用

如果你選擇了留學以後回國工作,那麼可能對人的一生沒有什麼質的變化,大概也就是工作比較好找吧。出國留學主要就是有個不錯的文憑,深入掌握一門語言,長長見識,看看不一樣的生活,不一樣的人,懂得珍惜現在所擁有的。順便看淡生死。。。


MeilingDori:

在北美三年,最大的改變就是獨立和對個人財務的管理。

感覺錢總是不夠用但是一開始上學的時候物慾還很強,因為周圍留學生都是不差錢,一線的包包鞋子,只用兩年的車也要買新的,公寓要住離學校近的高級公寓,一到假期 (寒假春假暑假秋假)就出去旅遊。

讀到研究所第一個學期結束的時候,老爸公司財務出現問題,首先拿不出來夏季上學的學費,所以我一個暑假三個月沒回國,也沒車,哪兒不能去,感謝當時一起讀書的朋友來接送我還帶我去玩兒帶我飛 感恩!!我個人內心也是一個非常不堅強的人,一遇到缺大錢,首先是覺得沒面子,同學們都上Summer的課,就我自己在家,其次就是覺得遠在海外,身上也什麼錢就極度缺乏安全感。

暑假錢快用完的時候決定去一個中餐的外賣店打工,說實話以前在大陸從來沒有端過盤子干過什麼體力活。餐廳離住的地方近,走路只要15分鐘吧,但是這邊氣候白天能把雞蛋曬熟的,晚上路上一個人都沒有全是車,每次晚上走路回家的時候除了怕就是自憐。我做的是cashier,接電話幫客人點餐,經常被客人罵,因為首先是緊張,其次就是一百多種cheese黃油我TM的分不清好嗎?!在餐廳打工的時候認識一些同是學生的送外賣的朋友,晚上一起領現金工資的時候,才比較真切地體會到其實賺錢自己養自己挺值得自豪的。

那三個月的最後一個月我實在憋不住了,就死磕我媽贊助我買車,現在想想當時的自己真的白眼狼沒良心啊,本來家裡就困難我還非要買車。拿到錢買了一輛很久的2002年的二手車(這破車平均每兩個月出一次毛病,修一次平均500刀)。當然買到車我也不好意思跟朋友多說什麼,一聽到我這車是2002年產的,大家都是驚呼哎呀不安全,性能不好。這種時候我也沒辦法自我安慰,只能閉嘴,然後憋著。

暑期結束,就要交秋季的學費了,當時我爸真的差點拿不出錢來,我就天天微信我媽問錢什麼時候能到賬,天天躲在房間哭,覺得自己可憐啊,是不是書沒讀完就要回國了,自己給自己加戲。。後來在deadline的那天confirm銀行到賬才把學費交了。那時候每天自己情緒崩潰還把爸媽整的也頹了,到最後,平時都是堅強淡定的老爸都說可能真的拿不出學費,問我能不能申請休學。

之所以家裡財務困難,是因為同年秋季我弟在這邊也要大學部第一年開學了,我弟私立學校大學部的學費是我的一倍多,解決了我的學費之後,我弟需要的學費就拿不出來了。當時我爸媽還是堅持幫我弟買了機票,飛到當地,結果呆了十幾天等到要交學費了,我爸實在無能為力,決定給我弟買回國的機票。當時我媽就打電話給我哭崩了,讓我把我弟接到我這邊待幾天,好好帶他在當地玩玩兒。我弟全程都沒哭,有時候還開自己玩笑,反而是我哭的要死要活的。記得當時還不知道怎麼跟親朋好友解釋,我弟什麼都沒說,只說是自己不喜歡這個學校。(我這個做姐姐的真的好慚愧)

經歷了這些之後,我改變還是很大,打工也比較勤快了,參加商學院的networking活動開始找實習找工作。過了這個坎兒之後家裡情況好了很多,等了一年我弟申請了一所公立大學,現在已經大二了。我對我弟內心還是很佩服的,要說虛榮心自尊心,他也有,可是他能等這一年沒搞頹重新申請,換我不一定能做得到。

第二年我就通過networking找到實習,unpaid。。不管啦反正能寫到簡歷里,然後也堅持打工。哦,忘了說,我一開始學的是international managerial studies,雖說是商科但是一聽就知道水的不行,第二學期我就毅然決然的換了專業到business analytics,呵呵作為一個文科生上課統計和數據庫編程的課我就暈,沒辦法就天天泡圖書館,騷擾助教和教授問問題,一節課上兩遍。那個時候也還在打工,還去做了個networking學生組織的VP,天天籌劃請外面公司的managers來學校給同學講怎麼找工作。這一年真的成長的特別快,認識了厲害的大神們,當然也特別累。

投了好幾個月的簡歷,一直沒什麼回復,面試也沒幾個,終於在離畢業兩個月的時候拿到了full time的offer。美國公司,但是我的direct report老闆是美籍華人,看了我簡歷之後他也沒多問很多專業問題,倒是問了我很多behavioral的問題,比如遇到某種工作上的狀況你會怎麼處理之類的。我覺得我答的很一般,因為當時首先是緊張而且想表達的東西有太多沒有好好組織一下語言。

我覺得最後打動我老闆的是我跟他講,我現在這個實習沒有報CPT,當作volunteer在做。這么做是因為這個實習是unpaid,我不想交CPT那個錢,所以我只想工作積累經驗。然後就是當他問我工資的時候我說我現在在餐廳打工,時薪12刀,比這高就行(因為我還差兩個月畢業,畢業前也只能拿時薪)。當然啦,明擺著的廉價勞動力,但是我老闆比較認可這一點就是我在最忙的時候也要賺錢打工這一點吧。(後來才知道當年我老闆進公司的之前也是在餐館打工,可能是有共情的因素?)

現在已經在公司幹了超過一年了,中間也有很多苦難和想放棄的時候。學到了很多東西,也盡量多做事,工資當然沒辦法匹配同等學歷的美國人,但是我馬上要跟我老闆要求漲工資啦。求好運給跪!


Aorqu用戶:

出國前和外國朋友相處

「so how long you’ve been living here….you like Chinese food?..oh yeah, yeah, we can play Mahjong some day…」

回國後和外國朋友相處

「you speak Chinese?..you should learn.」


Shu Zhang:

一生,這個問題太大了呀,我還回答不了。

我是大學部畢業才出國的,年齡不算小,由於個人經歷和性格關系,自詡比同齡人成熟一些,心理也足夠強大,所以一開始覺得出國可能就是生命里小小的挑戰,所遇到的困難也遠遠觸不到自己的底線。

我在的城市在美國東北部,冬天很長,雪期能夠持續半年。一開始總會對這里鋪天蓋地的大雪充滿期待,因為中國南方長大的我見到雪的機會並不算多。

但波士頓的第一個冬天就讓我受不了了。持續的暴風雪,陰郁的天氣,絕望的孤獨感,沒有來由的痛苦。記得去年寒假,我剛從陽光充沛的佛羅里達回來,波士頓冰天雪地,很多這里的朋友要麼回國了,要麼還在外面旅遊,第二天就是元旦,我實在難受,就出去走了走,回來蹲在地上莫名其妙地流淚。哭完了就睡覺,這大概是我過的最孤獨的元旦了吧。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輕微抑鬱,這種情緒在那個冬天反反覆復,有時候我會有一些輕微的自殘行為,但也沒有嚴重到要去自殺,整個人還是十分理智的。我甚至開了一個微博小號,關注了自殺者遺言,轉發並安慰他們。因為在我最痛苦的時候,我也選擇了向別人求助,我從來沒有奢求別人的感同身受,但被妄自揣測,甚至用「矯情」這樣的詞來形容,簡直是落井下石了。

開春之後,我的狀態就好多了。一直非常好。很快波士頓的冬天就又要來了,雖然有些擔憂害怕,但畢竟有了一些經驗,應該會好些的。

又回到最初的問題,出國留學對我有什麼影響?我想就是我學會了對他人保有最大程度的尊重,即使有時候並不能理解,也依然不妄自揣測以己度人,也許他/她真的在經歷一個很困難的時期,而我們即使不能明白,也請收起言語上的稜角吧。

人生實苦,對他人溫柔一些吧。


簡洛梓:

看到題目靈感迸發,寫了一篇。沒人看就當娛樂自己啦〜

在我人生的前30年,我所收到的忠告基本都是努力學習,考一個好大學,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嫁個好老公,生兩個娃,人生便圓滿了。呵呵,如果人生真的有那麼容易就好了。雖然我沒有考上一本的大學,但是我後來的確找了一份好工作,身邊的人都覺得我運氣很好,找到一份清閑,穩定,又備受領導同事照顧的工作。所以當我決定要出國的時候,很多人以為我瘋了。

為什麼我要選擇在人生快要穩定下來的階段選擇去走一條從零開始的路,對於我來說,真的是從零開始,因為大學部是英語專業的我,去到一個說英語的國家,就等於沒有專業。在某些事情上,我的執行力很強,從做了這個決定開始,到我拿到簽證,隔了半年的時間。中間有過彷徨,無助,害怕,也有期待,憧憬,躊躇滿志。半年後我呼吸著紐西蘭新鮮的空氣,努力學習,想要成為紐西蘭的一名註冊幼教。

不得不說我的運氣挺好的,用了兩年多一點的時間,拿到了紐西蘭的永久居住權。今年是到紐西蘭的第三年,我常常回想起三年前的自己。如果有人告訴那時候的我,三年後,你移民成功,還自己創業,並因此接觸到各行各業的人,我一定會覺得,逗我玩兒呢!

出國留學,真的讓我改變了太多太多了。三年前,我一心只想做一個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現在,我為我之前的擇偶觀感到羞愧,這都什麼眼光啊!三年前,我下班回家就看電視劇和綜藝,現在,我想重回象牙塔,每天下班回家盡量抽出時間來讀書。三年前,我只會買買買,現在,我和紐西蘭商業部的人面對面討論我的商業計劃。三年前,我頭頂著一個英語專八的名頭,卻和外國人說一句話都會緊張地嘴角發抖。現在,我可以翹著二郎腿在沙發上和我的三個洋人舍友侃今天川普又幹了什麼傻事, 哈里王子和梅根出了一本書,哪部電影超贊!甚至宗教和哲學話題也已經難不倒我了。三年前,我遇到挫折總是怨天尤人,現在,我遇到挫折會反思,會正視自己的問題和弱點,會總結經驗和教訓,從向外看轉成向內看。

很多Aorquer加我的時候,他們問我出國的時候是什麼心態,雖然移民了,但是真的融入本地社會了嗎?說實話出國前當然害怕,那是對未知的恐懼,一般人很難在這種情況下做到胸有成竹。心路歷程我都寫在了當決定出國了以後,你害怕了嗎?一文里。但是我想說的是,有些事情啊,你不去做就不會知道其實比你想像中的容易呢!就像我不會開車的時候,覺得開車好難呀,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覺得會開車的人都好厲害呀!自己學會開車了以後發現,以前的自己好弱啊!開車都不敢。如果你一直想做一件事,卻又一直糾結彷徨要不要踏出第一步,總是徵求別人的建議,想從別人那裡尋求安慰的時候,別人不會同情你,而是會覺得你很弱,這個世界是強者的世界。

說到融入當地社會這個問題,雖然我不敢說我已經融入,但是我一直很積極地拓寬自己的當地人的人脈,因為當地人會知道很多我們這些外來移民不知道的資訊,這些資訊有時候能夠幫上我們很多。我租房子不用天維,只用trademe。我現在的三個洋人舍友雖然來自三個不同的國家,但是母語都是英語,你不會知道我和他們學到了多少地道的英語,從kiwi舍友那了解到多少外來移民很難了解到的資訊。如果你出了國,還不敢和外國人交流,你就想融入當地社會。朋友,夢想和痴心妄想還是有區別的。可能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只有你勇敢地走出舒適區,做好去迎接挑戰的準備,你的人生才能不斷進步,因為這樣才能激發出你的潛力。你不逼自己一把,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優秀。

寫到這里我挺自豪的,因為其實我出國的時候,擔心我的人,不看好我的人不在少數。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讓他們失望,我在紐西蘭遭遇過人生最落魄的時期,過了一段時間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但是我還是從谷底爬了出來,並深刻領悟了這句話:那些殺不死你的,終將使你更強大。

我感謝三年前的自己在一片質疑的眼光中義無反顧地做了這個決定,開啟了我人生的新篇章。 我慶幸我並不懼將自己推出舒適區,去迎接暴風雨。在我出國之前,我曾問過一位當時定居紐西蘭多年的姐姐,出國到底值不值?她回答我說,出國留學絕對是一筆合算的買賣,不管最後結果是什麼,你總會在某些方面得到回報。因此,我也想對後來的人說,只要你肯踏出這一步,你能看到更廣闊的世界。



張耿直:

看人。

看這個學生的狀態,他所尋求的,家庭背景,以及潛在的問題和能力。

對於 中學時期就出國過旅遊,且父母是受過高等教育有一定背景的學生,意義可能也大,但大不到那種會挑戰顛覆他原有關於這個社會的認知,這個世界的真切的體驗帶來一種世界觀的刷新的程度。對於這些孩子來講,他們出國其實就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以及知道具體地實現這些目標的路徑了,得到學位文憑,進一步深造還是試著留下工作。這些孩子對於現代化的社會交往以及諸多規范規則,以及實現特定目標的路徑都有著相應的了解。出國然後在這樣的路徑之中成長似乎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是這些都還不是我所認為的最深刻的影響,最深刻的影響常常會是不單是視野上的開闊,思維的發散了,而更多還得是觸發了他對於自身的某些深層問題的思考,如此以至起到了人生的旅途發生拐點的作用。這樣的學生在出去時相應地沒有像前一種那種對於許多事情有了明確地了解。比如有些孩子出身的家庭背景也許並不如前一種那麼好,父母的觀念視野,同時也即家庭氛圍都偏屬於保守,那麼他們在新的生活當中適應上相對不如前一種,但是也是因為這些新的環境新的生活能夠帶來新的挑戰的緣故,不少時候也許會觸發出一些潛藏的問題,以及他對於一些關於自身問題的思考。又或者這樣的孩子相比於前一種會更加地需要這樣的一個平台,因為也會產生「對這一生」有著別的事情所不能起到的影響。

當然,前面這些都還是積極的影響,一般來講,學生越是好學上進,越是願意接受了解新的事物和方式,其積極影響越深。而對於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生活不過只是被別人(家長)驅使安排的學生,出不出來其實對他們自身而言意義並不是太大。不少混日子的學生常常就是這一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