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後,男生什麼感受?還會想起女生嗎?

問題描述:分手後,男生什麼感受?還會想起女生嗎?
, , , ,
白茶:

他告訴我以後見一個愛一個,反正不是我了


摩西摩西:

我打死也不信她會把我送的東西丟掉,

她打死也不信我會把她從腦海中忘掉,

但我們兩個一致相信,

我們再也沒能在一起了。


匿名用戶:

分手一年了,每次下班路上,走過商場的玻璃展櫃,還是會不自覺的想,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會不會好看。


Ophelia:

時間好像真的可以沖淡一切。特別像感情這東西,說淡了,就淡了。便也就形同陌路。在一起時,好像很愛你,感覺從骨子裡愛你,但是分手了,就好像分手了,不可能再復合。


執著於愚: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會懷念過去的人,一定是現在過得不夠好。


匿名用戶:

在一起663天

分手的第五天

我提的分手,他果斷答應

剛分手他裝作沒事人,把我刪的一乾二淨

剛剛給我發了這些話

所以男人不是不傷心,都是裝的,只是不說而已。


俞美麗:

前人栽樹 後人乘涼 後來人希望你照顧好我的樹苗 這是我用青春養的樹啊 真捨不得呀 不知道是捨不得青春 還是捨不得這棵樹

真心祝你辛福


匿名用戶:

明明懂你,卻要假裝自己不懂,把自己在你面前扮演一個不好的角色,就怕你陷得太深。我愛你,但是我卻害怕你接受不了我減分的過去,離婚後,我一個人獨自生活,再也沒有遇到一個可以想你一樣可以給我感動和心安的人,我只能選擇迴避,你攢夠了傷心和失望,也許才能解脫,可是到最後,你也不會相信,我真的很愛很愛你


LYNNLYU:

分手的那一刻可能是真的悲傷難受,但這種悲傷是空洞的,真正悲傷的是當你走在你們一起生活過的地方,圖書館,商場,捷運站,當你回想起曾經開心幸福的一幕幕,眼淚會止不住的往下流。


bruce chen: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月亮:

在一起兩年 之前我問他 我和你分手你會很難過嗎 他說不會很難過 會難過
大前天晚上逗他 假裝生氣 他以為我要分手 他說他會很難過
然後


花開莫淡忘:

為什麼不會呢,看我名字就知道啦。

只要是用心的一段感情我想肯定是忘不掉的


查查理:

唯一放不下的前任是我現任。原來那幾年有多絕望,現在就多幸福。我很幸運。


么阿九:

我就是來看看。

假裝每一個回答,都是他的想法。

假裝他會想我,感動了自己,然後就可以安穩的睡去。

寧願跟你吵架也不願去愛別人,如果你願意回來,再也不跟你吵架了。我不願意去認識去愛另外一個人 ,我希望我的成長,你可以看到。

我們不會吵架了,沒人管著你了,我變得溫柔懂事了,可是你看不到了。


我是誰我在幹嘛:

準備在她生日那天送她的情侶T恤

到現在還沒送出去呢

在我的衣櫃里

靜靜的躺了一年呢

我會有什麼感受?

不就是浪費了點錢

對嘛?

不就是翻了很久相冊

找到了一張完美的合照

發給了店家讓店家幫我們做了情侶T恤

對嘛?

不就是提出分手那天

我的精神崩潰到了極點

對嘛

不就是每天晚上做夢都還能夢見她

對嘛

感受?

我沒啥感受


匿名用戶:

盼望你沒有為我

又再度暗中淌淚


匿名用戶:

剛剛分的,一起從高中到大學,今年剛畢業,我還愛她,她不愛我了。雖然是個男生,斷斷續續一回到晚上就想哭,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就這么沒了啊。

後來去諮詢了各個朋友還有表妹,說女生長時間得不到回應,就會覺得在一起沒意思,以前什麼都要分享給我,我卻懶得理她,工作壓力大彷彿也成了一個正當的借口。男同胞們引以為戒,喜歡她就多陪她。不要到時候後悔。

是真的很喜歡她。

我想跟她結婚的。感覺崩潰了。


王一心曦:

我喜歡的女生竟然跟別人在一起

他們還會說說笑笑羞羞

萬一要是欺負她怎麼辦

她不會真的不喜歡我了吧

我該怎麼辦

我喜歡的女生竟然跟別人在一起

他們還會說說笑笑羞羞

萬一要是欺負她怎麼辦

她不會真的不喜歡我了吧

我該怎麼辦

我喜歡的女生竟然跟別人在一起

他們還會說說笑笑羞羞

萬一要是欺負她怎麼辦

她不會真的不喜歡我了吧

我該怎麼辦


小哥:

我從13年的6月11日開始我的初戀,至我提出分手,將近五年。說不上我追的她或是她追的我,從文理分科被分到一個班裡,我們慢慢認識後我的課桌洞里總是會多出來一個蘋果或是西紅柿,借東西的時候我也總是第一個想到給她傳個紙條,她也常常在課間從前排遛到最後一排,專門過來「敲詐」我一支筆或是本子。那時候她留的短髮,也沒精心打理過,在我看起來其實還挺丑的。舍友說她高中沒剪頭發之前也曾是學校里的一朵花,當時我怎麼都不信,後來她上了大學,才知道舍友這話說的沒什麼錯。晚自習她常常跑到後面來問我數學題,我也耐心地給她講,有時候一道題講好幾遍,她也從沒聽進去過。有次講到函數的一道計算題,題很簡單,我講的很快。她就在旁邊瞪著大眼睛不停地點頭嗯嗯。也不知是不是我腦袋突然的短路,還是我也被她這種心不在焉感染了,一番計算之後我得出結論:「因為1+1就=3,所以答案選C。對不對?」她還是在旁邊一副煞有介事地「嗯嗯嗯嗯」。等我反應過來,笑她是個笨蛋,什麼都聽不懂還嗯嗯嗯,她還不明白問題出在了哪裡。等她反應過來,我倆捂著肚子笑成一團,周圍人都投來異樣的眼光。

高三的壓力並沒有外界傳說的那麼大,相反在曹縣一中連續幾年都沒出過大學部生的文科班,高三幾乎是最輕松的。班導的工作主要是維穩。只要這幫沒什麼希望的混子學生不給他惹事,他的任務就算圓滿完成了。學生里,成績不好還想上大學部的,早早就報了編導,文管,美術等特長班。成績不好又根本不打算繼續上的就打量著混過這段日子,去社會上大展身手。成績特別好的,去了實驗班,在那裡還有一點希望能考上個三本院校。只有我這樣,成績中等偏上,既沒有錢去報特長班,也沒什麼能力進實驗班,又不想早早踏進社會的人,就在這普通的文科班裡,學點自己想學的,累了就趴桌子上睡一覺也沒人管。經常看看書,寫寫日誌,給那些成績比我還差但比我有上進心的人講講題。偶爾也會調戲一下偷偷溜到後排來的她,說一些讓兩個人都想笑的話,日子過得很快。

聯考前一天,因為考試這幾天要住,我們幾個一起在外面租了房子。她非要過來看看我租的房子怎麼樣,幾個舍友都自覺地借故出去了,她在屋子裡左右看看,然後停下來,我倆就挨著坐在床沿。我將永遠記得那一刻,屋裡很靜,我忽然覺得心跳得很快,臉上很熱。她低頭玩著手機,時不時跟我句話。我發誓,我根本聽不清她說的什麼。真的,她就挨著我在說話,可我就是聽不清。我一邊嗯嗯呃呃地應付著,一邊極力控制著自己。我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我想一把把她攬過來,緊緊地抱住,告訴她我想吻她。可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事實上她待了一會兒就走了,我也安心地參加完了聯考。一切都很平常,一如往年。

聯考結束,6月10日我帶她參加幾個好朋友間的同學聚會。她坐我旁邊,我頭一次見她這么靦腆,連吃菜都要我夾給她才拘束地吃掉。送她回去的第二天,也就是2013年的6月11日,我忐忐忑忑地跟她表白,毫不意外卻又驚喜異常地被接受了。後來我倆每次談起這個問題,她還一直厚著臉皮強調是我追的她。不知道是年少無知或是真的就相信愛情的力量,兩個人都要分開了才決定在一起。第一次牽手真是尷尬,明明關系更近了一步,表現出來卻反倒是像疏遠了。一塊散步的路上聊著些有的沒的,越是想去主動拉住她的手,心就跳的越快,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短短幾十步路,我下了上千次決心又一次次反悔。全身像是僵住了,勉強能邁得動步,手一會放在身前,一會放在身後,一會攥得很緊,一會又用力得展開。我費勁心力積攢的無數的勇氣,在打算牽手的一剎那,還是顯得渺小無比。幾年以後,看過了身邊許多人的分分和和,也發現了第一次牽手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可於我而言,那可算得上我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困難的事了。我至今回憶不起在那短短的幾十步里,到底是我主動拉住了她的手還是她主動拉住我的手,亦或是她主動讓我去拉她的手,總之,我們還是就這樣在一起了。

上學終究還是好的。我在蘇州打零工的那個暑假,見了太多中途輟學的年輕人。他們和我一樣大,工作之餘,出去喝酒,唱歌,忙著找對象。「我不願意像他們那樣,現在的生活毫無樂趣,未來又看不到希望」,我在自己的日誌里這樣寫到。終究還是回去復讀了,和我兩個最好的兄弟,我們一起讀完國中,一起考進曹縣一中,如今再一起去湖西復讀,分手後也是他們在勸我。她聽了家裡的話,去濰坊上大學。我去復讀前最後一次見面,沒有說什麼海誓山盟,海枯石爛的誓言。我知道她喜歡我,她也知道我也喜歡她,所以我們說異地就異地,沒什麼大不了。

關於湖西高中,我寫過很多。條件很差,管理很嚴格。讓以前在高中散漫慣了的我著實受了一番不小的打擊。晚上回到自己單獨的一間出租屋裡,簡單收拾一下就已經十點多,第二天五點半就要起床。在這不多的休息時間里,我們就每天打電話,聊天,從不間斷。經常一打就是一個多小時,十一點多,甚至十二點多,隔壁都睡了有一會了,我才關上燈,給她說晚安,要睡覺了。日子過得很難,那時候還沒有語音聊天,光是每個月二百塊錢的電話費就有些負擔不起,每天吃的最多的就是學校對面的板面,便宜,量也大,味道很好。我和朋友一連吃了一個月,以至於後來四年多我都沒再吃過板面。那時候見她一面很難,我時間緊,她就從濰坊坐車來看我。單縣沒有火車站,她就坐客車來,又好暈車,沿途十幾個小時,每次來到這里都臉色煞白。來回三百多的車票也是很大的負擔,但還是想見面。我倆就省著花,慢慢攢,攢夠了她就過來看我。每次回去,她都說心裡很難受,我也漸漸發現她原來是個愛哭鼻子的小女生。所幸她天性樂觀,而我彼時又想的不多,並不覺得這樣戀愛是多苦的事,反倒天天和她一起數著日子,今天是我們在一起第89天,第90天,第91天……那時候最鼓勵我們的是那些身邊的情侶。她常常打電話告訴我,她的大學里有很多情侶談了才一個月,或者兩個月就分手了,或是高中在一起的,到了大學也都分手了。我也告訴她,復讀生裡面也有很多我們這樣,一個在上大學,一個在復讀的情侶,可是漸漸地都散了。不過我們沒有,感情也很好,這讓她很自豪。她在大學里開始留起長發,但還是不太在乎打扮,永遠一副素顏的樣子。即便如此,在好久不見之後的一次見面,我也突然信了高中舍友的話。很漂亮,和之前判若兩人。我恍惚間覺得自己撿到了一個大便宜。

日子就這樣兜兜轉轉,在一次次晚安中又回到了聯考這個地方。她極力勸我朝自己想去的地方報志願,我自己孤注一擲全填在了山東。自己分數低,到了填報徵集志願才來了濟南,也學了自己最不擅長的英語。現在想想,我倆之後有許多的矛盾,她常常做出忍讓,想必也有因為此事覺得虧欠我的原因。分手後我朋友說我當初就不應該一心想著留在山東。如果去別的省份,離得遠了,我倆早就散了,何至於拖到現在分了,對誰都不好。

14年9月初,我爸送我去濟南。在坐公交去學校的路上,她在我的空間留言:不忘初心。她說她害怕我在大學里會喜歡上別的女生,因為這種事情她見的太多了。雖然她刪去了所有的留言,但是我記得這一句。中秋節的前幾天,我們大一的新生還在軍訓。她閨蜜陪她來找我,那時濟南的太陽還是很大,她撐著傘到操場看我軍訓。中間休息,大家都坐在草地上,她走過來,把傘舉高,分給我一半,又拿出紙巾小心翼翼地去擦我臉上的汗。我還從沒見她這么溫柔過,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後來想想,她也許多少是有點宣誓主權的意思在裡面,其實我知道,我並不是一個討女生喜歡的人,也不懂得怎麼去追女生,若不是她和我機緣巧合走到一起,我至今也沒談過戀愛。

她不喜歡濟南,而我覺得濰坊還不錯,所以我常去找她,她偶爾來看我。大學里經濟還是很拮據,既不願意跟家裡多要錢,兩個人在一起又不能不花,很是兩難,幾年裡我甚至沒送過她什麼像樣的禮物。她常出去做兼職,暑假也在外面打工,她也不捨得向家裡要錢,生活費要靠自己掙。我也去做兼職,然後省下生活費去找她,或是等她來找我。有時做兼職到很晚,公交沒了,打車回去又太貴,就在公交站牌的長凳上睡一晚。夏天濟南的蚊子真的凶,腿上為此還留下一片疤。有時候她只休息一天,也想來找我。頭天晚上過來,第二天晚上回去,就為了能在一起多待幾個小時。有時我去的時候說好了待兩天。鄰到了車站,馬上要發車了,看著她淚汪汪的眼睛,又決定留下來。日子就在這么你來找我,我來找你中一天天過去。

也許異地戀都是這樣,兩個人越來越沒話可說,她比我早畢業兩年,觀念上也有許多不同。很多時候很多話說著說著兩個人就自覺地停下了,氣氛變得很壓抑。除了觀念上的分歧,她不能理解我,我也不能理解她之外,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的狀態了。學習不好,有學業預警,沒什麼志向,對未來沒有計劃。有次她來濟南,我們坐在公車上,她很平靜地說,從你身上看不到希望。我好難過。現在再想起這話,才知道我們早就該散了,是我不甘心,才拖了她一年又一年。我朋友說我這人說好聽了是太理想化,說不好聽是想當然,不切實際,守不住她也是情理之中。我說怎麼切實際呢?他說:就是不要為了女朋友把學費給花了。我說,去他媽的學費。

一開始她常問我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結婚,我說畢業了就結婚;後來她常問我我們能不能結婚,我說能結婚;再後來她常問我我們要不要分手,我說不要。再到後來,我告訴她:我們分手吧。世上的事巧的很,表白是我說,分手也是我說。

陪朋友在濟南逛了逛,走過許多和她一起走過的路。看大明湖,爬千佛山,游趵突泉。回來之後我覺得疲憊不堪,心像死了一樣。有沒有那一刻,你也希望全世界都是永恆的黑暗,再也不要有光明。醒來時是2018.12.08 16:59 , 我對自己說,我們分手吧。事實上,我們已分手多時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