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跟女生吃牛排時,女生對服務員說要八分熟,應該說些什麼來緩解尷尬?

問題描述:因為題主認為:牛排一般沒有偶數熟的,只有一分三分五分七分和全熟。
,
Aorqu用戶:
謝邀。

禮貌又有教養的回應是:「我和她一樣,謝謝。」

——紳士風度從不體現在時刻顯示自己多麼「高貴」,而是當別人失禮時,可以不動聲色的不讓對方覺得尷尬。

如果真的是有檔次的餐廳,服務生不會當面戳穿的,只會自己默默寫成七分熟,這是服務生的自我修養。

如果是檔次不高的餐廳,服務生就更不會見怪了,而且七分熟還是八分熟,做出來也差不太多。

…………………………………………………………
另外:

在外讀書的時候吃過很多中國餐廳,也見過許多老外不會用筷子,所以叫服務員換來叉子和勺子吃麵條炒飯——人家也不覺得尷尬,照樣吃得歡喜。

吃個牛排而已,哪就有那麼高大上,如果喜歡,您也大可以自帶筷子去吃。

食客反倒被食物給吃了,說到底,還是在西方文化前自卑罷了。


十二幻夢:
服務員沒有嘲諷你的女伴,
餐廳經理沒有指責你們無知,
保潔大媽沒有大笑你們見識短淺,
廚師也沒有因為她點了八分熟而拒絕烹飪…

題主你告訴我你尷尬何在


匿名用戶:
我在奶茶店打工的時候,我們做的奶茶,比如說一杯普通的珍珠奶茶,可以選擇全糖(100%),或者八分糖,或者半糖,或者三分糖,或者無糖。冰可以選擇正常冰,少冰,和無冰。

看上去很科學吧?

但是有的顧客會點:我要「四分之三的糖」,「我要一半的冰」,「我要四分之一的糖」,「我要一點點冰」,「我只要10%的糖」
這種情況,怎麼辦?難道和客人說:對不起,您點的這個選項我們沒有,請您按規范點單。
誰說這個誰sb。。。

當然是對顧客說:好的,沒問題。

那我們做的時候怎麼做?半冰就和少冰一樣做。冰這種東西,做出來多少和茶當時的溫度有很大關系。茶剛煮好是90幾度,越放越冷,所以熱的茶就會融化掉很多冰,冷的茶就會留下比較成型的硬冰塊,正常冰是多少,少冰是多少,半冰是多少,根本就沒有具體界限的。

而糖呢?你知道八分糖和四分之三糖(75%)差別是多少嗎?有的飲料一共就只有0.2盎司的糖,其差別也就是一滴糖漿的差別,手一抖誤差都超過這個數了,而且混在那麼一大杯液體裡面,你能喝出來差別?
半糖和三分糖都喝不出差別的!

再說牛排,八分熟和七分熟有什麼差別?無非是顏色的差別。熟練的廚師知道七分熟的牛排是每面煎幾分鐘,切開來橫截面會有多紅。但是牛排和牛排的厚度是不一樣的!牛排下鍋前的溫度也會有差別,所以你不可能保證每兩個牛排都是完全相同的。八分熟和七分熟,完全就是一個眼花的誤差範圍,看上去能有差別嗎?
沒有好嗎!

你點了八分熟,服務員和廚師已經自動在腦中給你轉換成七分熟了,只是嘴上按你說的重複一下而已!這有什麼好糾結的。。。


王帥:
你告訴服務生,來塊帶血筋兒的,多來點小茴香和大料,然後指著小提琴師說,那個彈棉花的,對就是,你拿個綳弓子往哪瞅,過來給我鋸一段,來段高雅點的,就來那個二餅的《二泉映月》。牛排上來你說太膩了再要瓣蒜,吃完了給服務員一手的鋼鏰,然後順走桌上的餐刀,我保證她要八分熟的牛排一點也不尷尬,服務生也不會暗自笑話她,因為你機智得帶了一波節奏!


劉晨宇:
上次我跟我弟弟去八喜店,我要了個綠茶味的,我弟弟說要個原味的,服務員上了個香草味的說「這個很接近原味,也很好吃。」當時我就覺得這個服務員真是機智可愛,我要是有門鋪,就挖牆腳讓她來管~~~~當然出了店門我就把我弟笑話了一頓,我弟反嘰「吃過幾塊錢的冰淇淋就生出優越感來了?」


Aorqu用戶:
作為餐廳服務員(曾經的)現身說法:1,誠如以前各位答主所說,在我們這種低級餐廳(正常情況人均不超過300),你點個八分熟,我也就照實寫了,心裡哪來的題主腦補的鄙視呀啊喂,廚師自己都不知道給你做出來的是七還是八或者九,盡量不全生就好啦。真心是做什麼你吃什麼啊,從來還沒遇到過顧客說「喂,我點的五分熟,你給我上的六分熟」之類的情況啊。-_- 2,跟女孩吃個飯,約個西餐廳,紅酒牛排,多好的溫馨浪漫氛圍啊,你卻還在擔心女主掉了八分熟給你顯得掉價,媽蛋果斷不是真愛啊,要是真愛就算女主說「服務員,我用不慣刀叉,給我雙筷子好不。」你也會覺得人家誠實可愛單純天真啊。所以,樓主還是換個和你一樣精確計較幾分熟左手叉右手刀的女孩吧。 哦,對了,正規西餐宴會刀叉擺放握法上百種,題主還是不要去知道的好,不然估計你這輩子都不想吃西餐了。
————————我是補充回答的分割線——————
沒想到一個有點抖機靈的回答能得到目前為止我在Aorqu最多的贊,來點乾貨吧。現在在某五星酒店餐飲部工作,得知了更多關於牛排的細節。在我們酒店,廚師出品牛排會「因人而異」,出於食品安全考慮:如果是國人,除非你點的全生的牛排,廚師一般都會給你做七分熟以上,謹慎的廚師甚至會做全熟,以避免因為有的客人因為腸胃不適而食用本店牛排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這也算是有圖有真相吧,剛剛在後廚拍的。——————我是三更的分割線——————截圖來自「守法公民」—2009。字幕組:冰冰字幕組。


毛草:
在北美15年。。。從來沒聽說國外有「X成熟」這個說法。。。只有rare, medium rare, medium, medium well和well done五個檔
「幾成熟」是中國人自己搞出來的。。。

再者,到了國外,你會發現各國食物都有自己的套路和說法,你去一個從來沒去過的餐廳問服務員怎麼吃再正常不過。。。說錯了讓服務員糾正也再正常不過。。。

真正懂西餐的人會覺得pizza就是把餡翻出來的烤餡餅,pasta就是義大利拌面,等等。。。而且當你可以底氣十足理所當然的和廚師這么說的時候你才能真正得到他們的尊重。。。食物只是食物,僅此而已。。。

怕丟臉的,恰恰是只懂那麼一點的人。。。


zacal:
我猜題主只是想問如何在女生面前顯得逼格比較高,而在顯逼格的同時又不讓女生尷尬?


極地的觀察者:

消費場所,特別是高端消費場所都存在一個非常明顯的意識形態質詢的場景。

比如,在西餐廳,服務員一喊:「先生」,你就覺得必須裝出點范兒來,否則就尷尬不自在。

比如,在寺廟里,廟祝一喊:「施主」,你就覺得必須拿出點錢來施捨,否則就尷尬不自在。

比如,在師妹前,師妹喊一句:「師兄」,你覺得必須要有所表示,否則就尷尬不自在。

對此,意識形態質詢的結果是讓你覺得你是「自由」地在行動,「自由」地掏包付賬,「自由」地跪舔小師妹,自由地在履行主體責任。但殊不知已經落入人家的圈套里了。意識形態質詢固然滿足了你對他人承認的需求,但對此要付出的代價可能卻更大。

正如阿爾都塞所說:「把意識形態作為一種行為手段或一種工具使用的人們,在其使用過程中,陷進了意識形態之中並被它所包圍,而人們還自以為是意識形態的無條件的主人哩。」換句話說,所以當你還在倖幸地為自己是服務員的上帝,廟祝的活菩薩,師妹的大師兄而沾沾自喜的時候,卻不知道你才是他和她的奴隸哩。

所以在這個故事裡,人們看到一個受到雙重幻象支配的愚者,當你不自覺為女生的行為感到尷尬,說明你已經不自覺地把自己看作她的行為的負責人(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ATM)。第二,因為女生說了不符合西餐廳身份的話,你因而感覺在服務員面前尷尬,換句話,說明你已經不自覺地把自己看作服務員的上帝(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ATM

所以很不幸的是,在這個場景里,我只看一個在自己無邊的想像中,竭力維持自己作為他人ATM ×2的主體身份的人。.


施眠:
題主咋一口紅酒,微微而優雅地一笑,睿智且平靜地看著女孩,手指已然撫摸上了女孩的手背:「我也點一個八成熟的,配你的偶。」


Aorqu用戶:
吃牛排你還吃出優越感了。


馬力:

「我認為,牛排的熟度必須用素數來表示。」 (2,3,5,7)

「不,它應該是一個斐波拉契數列!」(1,2,3,5,8)

「牛排的熟度不可能是任何一個有理數!更不可能是整數!」

「我要3又1/2熟」

(來源於評論中Aorquer貢獻)

—-

在Aorqu里寫了幾年東西,基本上都是平時的碎片時間、睡覺前、拒絕朋友叫我出去打德州的時候。覺得這是很好的積累,既能夠幫助別人,也能夠讓自己有總結的機會。

—-2018.08.20更新—-

我們在做的事

我是在2004年開始做設計師,之後又做產品經理、運營、增長,大概有14年在網際網路領域。

帶過的設計師應該有上百人,在這個行業資深一些的設計師(還有產品經理、運營增長等),應該有很多都是我的朋友,甚至很多工作十年以上的人,換工作都是通過我,大家也願意找我聊聊,所以對這個行業里的人很熟悉。

掌握了幾項還算不錯的技能,做出了幾家公司,也一直在探索如何能讓設計發揮更大的價值。

我們最近有一個產品叫「知群」,希望聚焦在職業人群的學習上,可以理解為是職場人士的加油站。現在有一些標桿的課程,例如知群的設計課(UI 和 UX 的入門與提高),希望幫到入門和三年以內的設計師。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打磨,請了多家知名公司的資深朋友來錄課、講課、輔導,目標是做成設計師領域質量最好的課程。目前已經有很多人從中受益,進入了很好的公司。

現在發起了『UI/UX 設計師百人百天計劃2.0』,如果想參加的同學,可以添加助理號izhiqun01邀請您入群~

看這篇回答的朋友應該很多都是已經從業的同行,如果你的朋友正在入門 UI / UX,請推薦給他們。

這里是介紹:

馬力·在招聘:設計師如何入門與提高?知群 UI/UX 設計體系課程全新版

【知群設計課M1】UI 設計師的入門與提高,升級版發布

【知群設計課M2】產品、交互設計師的入門與提高,升級版發布

這只是「知群」的一部分標桿課程,我們並不是想做出到處都有的培訓班,而是在探索新的模式,也不只是只有設計師相關的課程。我們選擇拿設計師領域來做標桿,是因為非常熟悉。做產品,都是從一個點開始的,朝一個大願景前進。

如果支持我們,或者我們做過的工作、分享曾讓你受益,都請幫忙宣傳。感激。

如果你的企業靠譜且需要設計師,也可以聯系我們,很多好友已經通過我們找到了很好的設計師。

這個內容也貼在:

馬力·在招聘:工作五年以上的 UI 設計師,你們都在幹什麼?

—-

在Aorqu里回答的問題集合:

索引 – Aorqu專欄


煙頭和胖胖爹:
什麼情況!
是被哪位大V眷顧了嗎!
最近突然好多贊!
受寵若驚!
BTW,姑娘是胖了
能吃
地主家也沒餘糧了(逃

——再更——

看到評論區有人問
跟大家分享一個好消息哦
今年12月12日
是我們倆在一起的7周年
然後我們家掌櫃的拍板
去把證領了!哈哈


——更——
感謝大家美好的祝福~~
突然看到前排答案有一個說你在對方心裡有幾分對方就會點幾分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羞澀
還有,我相信只要保持一個陽光的心態,保持一種積極乾淨的生活方式,大家都會找到自己的小可愛

以下為原答案
2011年,大一
第一次帶女朋友(呆萌屬性)去吃牛排,在武漢一家較為高檔的西餐廳(避免打廣告名字就不說了)
服務員問幾分熟
我說七分謝謝
女朋友說我要十分熟
當時旁邊桌子就有異樣的眼光投射過來
服務員也明顯愣了一下
我說
那我也要一份十分熟的,可以嘛
服務員也很機靈
「沒問題哥」
女朋友覺得氣氛不太對
獃獃地問我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啊,為什麼別人都看我」
我說
那是因為你可愛呀別人當然想多看你兩眼

其實我想告訴她
你沒錯
錯的是他們
錯的是他們自以為是的沾沾自喜
錯的是他們喜歡看別人出糗的竊竊私語
錯的是他們諂媚世俗的對西餐文化的卑躬屈膝

上面有位仁兄的答案我覺得寫得真好
「你是來吃飯的,不是飯吃你」

聽說放圖會長贊?

2017年
我依然和這個呆萌的小姑娘
在一起


提提:
其實在美國,牛排沒有「奇數」分熟這么一說,也就是說在美國,你說七分熟和八分熟,一樣服務員都聽不懂。服務員不會說要幾分熟?而是一般問「how do you like your steak done?」回答一般根據不同level的doneness,回答如下圖,有圖片參照分別對應的牛排的樣子。


基本上,有官方烤的溫度標准。
Rare – 120° – 125°
Medium Rare – 125° -135°
Medium – 140° – 145°
Medium Well – 150° – 160°
Well Done 160 – 170° (170° being almost inedible)

餐館里,舉例下面這個圖是medium rare

而下面長這個樣子是rare

美國人,比如我男朋友,會偏向喜歡偏rare風格,喜歡medium rare,喜歡偏滑潤的口感。而中國人的口味,尤其是從小的教育影響,認為生肉無法入口,選medium或者medium well比較合適。而美國大多數人認為medium well是已經overcooked了。
我一個讀博士的朋友,帶兩個交流訪問學者大叔,一個在北京的牙醫,另一個上海的皮膚科醫生,一起想周末我們去搓一頓,去家好餐廳。然後,一起去了加不錯的餐廳,點了三份牛排,服務員問要哪種熟度?我朋友特別清晰的說了seventy percent,大概是直接翻譯7分熟來的,最後服務員一臉懵逼,解釋了半天也沒弄明白。最後,我朋友換了各種方法解釋,最後牛排是終於點上了。

這個事情,他給我講了以後,笑的不行。我說去吃牛排前,你怎麼不google一下,他說也想不到啊!
所以,我也是來到美國之後,才清楚如何點牛排這里的服務員才能聽懂。
有一些美國人點牛排會按照「color」來點,比如說「warm red center」「cool red center」「hot pink」,服務員也會核對客人期待的是不是和標準的「rare」 「medium rare」之類的對應。一般認為medium是由「red」變「pink」的開始。
但是,因為說7分熟就笑話8分熟,只能是以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magasa:
題主被吐槽得夠了,我從中國人語言習慣和翻譯的角度談下我的理解。

在英文里牛排的熟度被分為rare, medium rare, medium, medium well, well done幾檔,中文裡依次譯作一成、三成、五成、七成及全熟,這是事實。

從翻譯的角度,選擇用「一、三、五、七、全」這個等差數列(除了最後一個)來表示,是非常自然的,但「七成」卻是個不符合中文習慣的表達方式。

請大家回想一下,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會經常用到「七成」來表示幾率么?很少。

在表達對一件事把握很大但還不是百分之百時,我們會說:「我有八成把握。」

如果把握不太大但又不至於九死一生時,可能會說:「這事有三分希望。」

如果機會均等,那麼說法是「五五開」。

也就是說,「三、五、八」才是中文裡表達非精確概率時最常用的數字。

當一個中國人想表達接近全熟的牛排時,他幾乎會本能地說「八成」而不是「七成」。

而且中國人飲食習慣里不太吃較生的肉,一般也較少點五成熟以下的牛排。據我個人和朋友吃飯的有限經驗,「八成」在點牛排時出現的幾率大大高於其他幾種,至少對非西餐老手是如此。所以我想,即使把「medium well」翻譯成「八成」,又有什麼要緊呢?


謝熊貓君:

謝邀

熟度究竟應該是奇數還是偶數?
大陸流行的是奇數熟度,但我是一向反對牛排熟度的奇數叫法的,而且我一向以身作則,要不用英文說,要不用中文偶數說。

為什麼我要這么做呢?

牛排的通常做法裡面有六種熟度,分別是

blue rare(全生)
rare
medium rare
medium
medium well
well done(全熟)

不同熟度的區別呢,請看下圖

六個不同的熟度,如果一定要用0-10來表示的話,那麼全生的blue rare是0,全熟的well done是10,其它四個不同熟度正好各自之間差2,多麼有規律,多麼統一,這才是生命的大和諧。

而且你仔細看看圖,你真的覺得那個medium well是只有70%熟的程度,而那個medium只熟了一半嗎?就算是從視覺上來看,也是偶數熟度更加合理。

所以,我提倡大家從自己做起,以後在講熟度的時候,用偶數熟度。我建議你們把我的這個回答保存在手機了,以後如果別人試圖用奇數熟度糾正你的時候,你直接拿出來給他看。

blue rare 全生
rare 二分熟
medium rare四分熟
medium六分熟
medium well八分熟
well done全熟

天滅奇數派!偶數保平安!
———————————-

牛排應該吃幾分熟
如果是比較好的牛肉,只能吃四分熟(medium rare)。去外面吃另說,但是來我家只吃得到四分熟。
之前一位好基友問我為什麼我要說只能吃四分熟,我的回答是:「再熟就不禮貌了。」
為什麼說不禮貌呢?

四分熟是最好的熟度,肉從內部已經溫熱,但是還是能吃到內部未熟部分的柔軟和汁水。再生一分,溫度不夠;再熟一分,口感不對。

我一般在家請客吃飯,會把一些細節提前搞得很清楚,比如忌口,酒水偏好,飯量、酒量,我甚至會和老婆一起提前一天把餐具和盤子的位置擺放一遍。

但是我從不問客人牛排要幾分熟——我做四分熟,就吃四分熟,不然對食材不禮貌。

一頭牛身上適合做牛排的好肉就那麼幾塊,你這么不尊重食材,對得起死去的那頭牛嗎?
————————————-

碰到想要吃高熟度牛排的人怎麼辦
英國名廚Gordon Ramsey曾經在一次採訪中被記者「埋伏」,被追問一位食評家在Ramsey名下的米其林一星餐廳Maze吃到的糟糕的牛排的問題。
視訊鏈接在這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Cc8IEvh70w

Ramsey的回答是這樣的:

How sad is this? You ask for a steak to be cooked well done. Ok? Now, whatever quality of beef it is, it’s gone past any form of taste when you cook it well done. So you present me with a picture, God bless you, and you say is that right. I don’t eat steak well done, that’s your prerogative, ‘cos you are the customer. But, unfortunately, you will never be able to identify the quality of the beef when the steak is well cooked.

你知道這有多蠢嗎?你點了一塊全熟的牛排。不管牛肉質量如何,當你把它煎到全熟的時候,它就完全失去了本身的美味。你現在給我看這塊全熟牛排的照片,買了個表。我是不會吃全熟牛排的,你作為顧客,你有權利點全熟的牛排。但是如果你要點一塊全熟的牛排,你是永遠吃不到牛排本身的美味的。

我覺得Ramsey講得很好了,我就不補充了。
有些人不能一起吃飯,但是可以通過其它方式來歡樂的玩耍嘛,不一定非要一起吃飯嘛。
——————————————

怎麼化解點牛排時對方點八分熟的尷尬
首先,你讀到這里,應該明白,叫八分熟的不一定是不懂,也有可能和我一樣是(善良正直理性無私…)偶數派人士,而不是(人雲亦雲…)的奇數派人士。

還記得我在前面讓你們把這篇回答存在手機里嗎?如果對方點了偶數熟度的牛排,你可以拿出手機,兩眼泛著淚光地說——終於找到組織了!
============================

同志們,偶數派的事業任重而道遠,也許窮極我們一生也未必能獲得勝利,但是,你們願意加入我嗎?

關注我的知識星球/小密圈:

https://t.xiaomiquan.com/UBMJMn6

https://t.xiaomiquan.com/NzVBIm2 (二維碼自動識別)


無缺:

看了半天,發現樓主原來是想搞奇(基)。這女孩不適合你。真的,聽從自己內心吧。


好吧,抖個機靈也能有近千的贊。。那為什麼不關注我認認真真分享的公眾號呢。。。


王瑞恩:

你知道嗎,別說八成熟的牛排了,我還吃過八成熟的刺身呢。

那時我好像是五歲還是六歲,第一次在超市裡面見到了刺身,鋪在鵝黃色的塑料盒上,旁邊還襯著一篇綠色塑料紙裁成的「海草」。現在看起來很廉價的東西,在當時卻要使勁咬咬牙才能下決心買一盒嘗嘗鮮 — 所以我也是在過年的時候,才戰戰兢兢地問媽媽,能不能買一盒年夜飯吃。

媽媽說,這什麼啊,生不拉幾的,吃了得病怎麼辦? 嘴上說著,卻已經把一盒吞拿魚,一盒三文魚放在了購物車里。

電視台的台標下已經開始了春晚的倒計時,爸爸媽媽手裡包著餃子,嘴裡在嘀咕,這東西到底是生吃的嗎?沒事,老爸擺擺手,那個芥末能殺菌,日本人都這么吃。老媽卻還是不放心,放下餃子,取出一個小奶鍋,倒上水擱在爐子上。

等水咕嘟咕嘟冒泡了,她小心地夾起一片吞拿魚,用涮羊肉的手法在水裡燒了燒,不時拿出來看看。待暗紅色的吞拿魚變成了和煮熟的豬肝一樣的顏色,她放在嘴邊吹了吹,又咬了一口,看到中間還有一點點暗紅,於是很滿意地沾了點醬油,放在小碗里遞給我。

這么一大盤吞拿魚,媽媽就吃了那麼一小口。

–這就是我吃八成熟刺身的故事。

–你也一定有一位偉大的媽媽吧?


龍牙:
請幫我們切一下,順便拿兩雙筷子,謝謝!

茹毛飲血,鐵器為食,蠻夷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