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跟女生吃牛排時,女生對服務員說要八分熟,應該說些什麼來緩解尷尬?

問題描述:因為題主認為:牛排一般沒有偶數熟的,只有一分三分五分七分和全熟。
,
克蘇魯:
我每次要2π分熟的人家師傅也給做


何呵:
有天晚上在必勝客吃飯,旁邊桌子來了倆貨,一個貨手裡拎著一大瓶伏特加,倆人往那一坐就比比叨且不停大笑拿酒瓶那貨手一揮說:老闆,點菜!服務員一臉黑線拿來菜單,這貨看著菜單,跟對面的小子說:弄倆涼菜咱先喝住,一葷一素咋樣?對面的說:咋都中,你看吧。服務員插話:對不起先生,我們這沒有涼菜。那貨指著菜單上的沙拉說:啊?這不是么?服務員:先生這是沙拉。那貨:對對我要的就是沙拉,給俺弄一盤,來個葷的,都弄個靠魷魚吧。主食吃啥?對面的小子接過菜單:我懟塊牛肉吃吃,(那小子指著菜單上的西冷牛排說…)要西冷類。你吃啥?那貨說,我吃餅。然後點了披薩。點餐過程中二人泰然自若且情緒高漲,服務員從一臉黑線到笑的根本停不下來。

雖然這倆貨過於浮誇,不過菜點的精彩,吃的高興,我在旁邊聽著也有趣。題主,是你吃飯,而不是飯吃你。


太極堂主:

有一陌生人遇到章太炎:「先生尊姓?」他答:「敝姓章。」「是弓長張,還是立早章?」「立早章。」那人離開後在場的朋友問他:「你為何不說音十章,而說立早章?」他說:「一般人只知道立早章,懂得音十章的較少;何況對方問『是弓長張還是立早章』,我不能賣弄文字功夫說音十章,讓人難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答案被人舉報了,一萬個人都看得懂,因為一個人沒看懂,被摺疊。


Aorqu用戶:
說一個同理的故事吧…

之前和一個男生出去吃飯。吃龍蝦。

上了兩杯(確實是杯裝的啊~)洗手用的檸檬水…

他提醒我說…千萬別喝啊這是洗手的…

我說,哈哈…我知道呀…我當然知道呀…可是!要是我喝了怎麼辦?

他狡黠一笑,舉起手中的檸檬水,說,乾杯!

哈哈哈哈…想起來也覺得很溫暖呢!


李長:
題主應該站起來,嚴詞教訓那個女生,大聲說:「你這個連幾分熟都不知道的鄉下妹,怎麼配在這么高貴的餐廳,和我這么高貴的人,吃這么高貴的牛排?」
然後讓高雅的服務員把那個女生轟出餐館,
最後,面露微笑,優雅地對服務員說,給我一份7分熟的牛排,這樣就可以挽回題主的面子了


楊美味:
我差點以為這個問題是我男朋友提的。

是的,在我看到這個問題之前,大概一個月前,我和男朋友去吃牛排,我要了八分熟。
而我是因為題主提這個問題才知道,要八分熟的牛排是土鱉是沒文化。正是因為如此,心裡才源源不斷的湧出來溫柔。

我從小家庭教育就嚴格,後來家庭經歷變故,條件不好,所以我第一次吃牛排是在大學。我大學開始就經濟獨立了,可是畢竟是學生,也賺不了多少錢,吃不起貴的牛排,所以人生第一次吃牛排,也沒有覺得好吃(現在想來是因為太便宜,怎麼可能是好牛排)。
因為沒覺得好吃,所以再也沒有去吃過。

後來我談了一個男朋友。
他愛吃牛肉,各種各樣的牛肉,鍾愛牛排。
但是因為我不喜歡,所以我們在一起之後沒有吃過牛排,基本上都是我決定想吃什麼,他就再找地方。
有一天我收到了一筆拖欠了太久我以為不會再發的稿費,四千多,感覺像一筆橫財,我說我要請客,我要請你吃好牛排~!
於是我屁顛屁顛的拉著他找了一家很好的牛排餐廳。
他要了五分熟的。然後服務員問我的時候,我說,我要八分熟的(可能是電視劇看多了)……
他問,美味,八分熟會不會有點老?
我倔強地一昂頭,不,我就要八分熟的。
然後,更糟糕的是,我選了一個,極其奇怪的醬汁。

然後我們的牛排上來了。
我嘗了第一口,就皺了眉頭。
心裡想這特么什麼玩意兒啊?就這玩意兒憑啥賣這么貴啊?
他問,要嘗嘗我的么?
於是他切了一小塊給我嘗嘗。
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好吃的牛排是這樣的。

然後他說,美味,我覺得你那個看起來比較好吃。我可以跟你換嗎?
我說,不用了啦,我的好難吃。
他說,沒事,我就喜歡老一點的牛排。
我問真的嗎?
他認真的點頭,說真的。
於是我們換了個座位。我很開心的吃完了那頓飯,在心裡想著,牛排原來這么好吃,下一次一定要五分熟。

寫到這里我都快哭了。
我之前一直沒去想,既然他愛吃老一點的牛排,為什麼只要了五分熟。
而他從頭到尾什麼都沒說。
沒有居高臨下的告訴我,點八分的牛排是土鱉,沒有讓我覺得尷尬,甚至看起來津津有味的吃完了我那份極其難吃的牛排。

他從小家庭富足,生活優渥,所以他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但是他也從來沒有因為這些事情,讓我有絲毫的自卑和尷尬。
謝謝你。

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的話,牛排幾分熟真的重要嗎?
你只是看著他在你眼前你就很開心啊。
管他牛排幾分熟呢。
牛排又不會因為你點了奇數熟就嫁給你。

—————-分割線—————–
今天早上問了他這件事。
女生頭像是他,他用的我的照片當頭像。
doge頭像是我。

—————–昏割線—————
而我,堂堂一個帥氣的boy,一個有真材實料的boy,既然你們都說我秀恩愛了,那我不秀都對不住你們了。
上合照。(突然覺得男友的隱私在我這里真廉價啊……

———————————————-再一次更新的昏割線————————————————–
這是你們要的頭像。

這個答案是凌晨兩點多寫的。我看了這個問題,翻來覆去想這件事,睡不著,所以就爬起來用手機寫了這個答案。
沒想到會有這么多人看。
我曾經被大家認知是因為寫文章和寫書,第一次因為寫完全沒有修飾和加工的日常瑣事被這么多人看到,也出乎我的意料。我很難過,我的人格魅力,竟然比不過我秀恩愛的人氣。
我一個有真材實料的boy,秀恩愛並不是我的本意的。(再說一遍)

接下來是跟牛排沒有關系的碎碎念,大家可以不看了。
謝謝大家的祝福。
我們比起戀人關系有時候更像朋友,跟他出去我可以不洗頭不化妝,可以吐槽想吐槽的事情,可以一頓吃三碗飯還炫耀我圓滾滾的肚子。
我曾經因為激素長滿臉痘,他也每天會對我說,「美味你好漂亮」。於是我就每天帶著一張爛臉出去晃。可能是因為心理作用,痘痘真的好了。
他剛剛工作的時候工資特別少,我是他的好幾倍,於是我們出去吃飯的時候我就去找那種便宜的店,想著給他省點錢。(因為不讓他買單他會覺得傷自尊)我也就給他買買錢包啊之類的必須品給他。總之我喜歡一個人就是想給他買買買。
半年以後他從那個公司離職,帶走公司大半員工,開了個新公司。目前收益不錯,生活也暫時穩定了下來。兩個人過得相對比較寬鬆了。
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是至少這一刻,我們都努力過,
對於以前以為已經不會再愛人的我來說,已經足夠了。
我已經覺得特別好了。

另外謝謝大家誇獎,他沒有那麼帥的。他只是個照騙。

—————————-打廣告的分割線——————————
作為一個作者
還是在給公舉號打個廣告吧
公舉號:楊美味 ID:yangmeiwei1
歡迎來找我玩歡迎來找我玩


小象Viola:
十二三歲的時候,爸爸帶我去吃牛排,第一次。
只是還小,很天真卻裝作老練的對服務員說:我要八分熟!
至今依然記得,爸爸只是對我很溫柔的笑了笑,然後對服務員說:和我姑娘一樣!
服務員也很懂事的去下單了,並沒有多說什麼。
當我吃的正歡快的時候,爸爸對我很溫柔的說:你知道嗎~其實牛排成熟度只有單數喔~
當時的我,沒有感覺到窘迫吧,反而是一種:哇噻 長姿勢了的感覺。

現在想想 這樣的男人好溫柔(⌒▽⌒)


周克:
曾有類似遭遇.
帶我妹吃西餐,服務生問牛排熟度,我妹思考一番後一臉天真地說”八分吧..”.
服務員倒沒什麼,反而鄰座拿著刀叉,慢條斯理切牛排的情侶投來了鄙夷的目光,
我妹當時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對服務員說:”牛排烤好後幫忙切塊,哦對了,再上兩副筷子,謝謝
也許因為我的聲音略大了,不光是鄰桌,周圍一些正在用餐的人也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我想在他們眼中我已經是個”土包子”了.
我妹反而卻差點笑了出來.

記得那天,我倆在周圍人鄙夷的目光中,大大方方地用筷子吃完了八分熟的牛排.

如果有類似情況,不妨試試我的方法.

大多數西餐廳只是看上去逼格很高,但定位很低.(建議各位觀察一下,常去的西餐廳的用餐人群)
拿著比店麵價格便宜十幾元的團購券,在異性面前斯文切著牛排,憧憬著歐美文化的青年比比皆是.

我們因為錯誤的用餐方式而感到尷尬,實際上是鄙視鏈在作怪.
當用餐方式,形成標准的時候(包括用餐規則,用餐禮儀等),鄙視鏈也隨之形成.

遇到類似尷尬,最好的解決辦法便是跳出鄙視鏈.
最簡單做法是:承認我不會,我不懂,但我不會因此自卑.

因為:
我不用你們的禮儀,我也不想學習你們的習慣,並沒有任何錯誤
我就是來吃飯的,我有決定怎樣用餐的權利.

要知道:
牛排的本質只是一片牛肉而已


王路:
多放孜然。


李盆:
該吃飯吃飯,
煎的是牛排,又不是牛逼。


匿名用戶:
尷尬在哪啊非要說點什麼才奇怪吧。

通常就是顧客聊著天就和服務員說啊我要八分熟,然後服務員說好的好的心裡自動幫你腦補成七分熟,最後上來一塊牛排就是……七八分熟。

只有腦殘的服務員才會來一句對不起我們這里沒有八分熟請問您要七分熟嗎?那樣的話你就可以掀桌了好嗎因為連廚師也不敢說他是七分還是八分你就敢說知道嗎……

非要演體面,那我大可以在這里高冷地說一句只有人均五百以上的牛排屋才值得計較熟度,但是最佳熟度永遠應該是medium rare。對嘛,要說英文才顯得老練又內行。

然後我可以再高冷地說,人均一兩百的西餐廳就不用計較熟度了反正他們經常也過熟。

但是有意思嗎,想著這些鄙視鏈?

約會,吃飯,兩情相悅,看著對方的眼睛裡微微發著光,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取悅彼此。那麼好的時光,用來考慮自己在陌生服務員眼中的形象是否光彩,可不可惜。


昨天大半夜的看到推送隨便說了幾句結果這么多贊,噯大概和鄙視鏈相關的事真的很容易引起共鳴吧。

尷尬其實始終是個主觀感受。一個客觀事件對你的影響,取決於你附著在上的情緒:你覺得尷尬就尷尬,你覺得坦然就坦然,你甚至可以根本沒注意到,覺得它都不是個事兒。

現在餐館可難開啦,他們天天想著的是如何讓客人愉快。如果它讓你不開心,那就是餐館有問題。消費者就是天然無知的呀,又怎樣呢?一般來說,訓練有素的服務員會體貼地表現諒解,化解客人的尷尬。大部分服務員會像我昨天答的那樣,公事公辦地就下單了。只有小部分奇葩才會跟客人較真,如果你也想較真,別多說,叫經理,投訴他。

初入社會可以很青澀,可以擔心被別人否定。但是注意力不妨集中在對自己來說更重要的地方。一旦把自己納入鄙視鏈的一環,在意自己是否被鄙視,心態就壞掉了。

我覺得這個答案值不得這些贊,匿名了。


鄧文博:
你閉嘴就可以避免尷尬,你開口就尷尬了


Aorqu用戶:

我覺得,相對於「怎麼緩解尷尬」,「怎麼避免發生尷尬」更重要一些。

我剛上大學的時候,和幾個室友出去玩,第一次坐捷運,啥都不懂。然後他們在自動售票機幫我買票(廣州的捷運票是類似籌碼那種),進站的時候告訴我把票放在哪個位置觸發感應閘門,出站的時候把票從哪個位置塞回去。整個過程中,雖然我有點害怕出錯,可是一點都不會覺得不自在,也沒有被鄙視,是他們幫我避免了尷尬的發生。

兩個人的知識,總會有不對稱的地方。如果某一天,我大學同學去我老家玩,我肯定會主動給他們演示,怎麼在農村的廁所蹲坑,這樣才不會有「內急跑到廁所在外面猶猶豫豫轉了半天忍無可忍索性在旁邊的樹林里解決卻被鄰居發現趕忙擦腚走人隱隱約約覺得沒拉完」的尷尬……

再回到題主的問題上,如果你們去吃牛排之前,先問一下女生喜歡什麼口味的,有沒有試著自己在家煎過(原文為「之前是不是吃過」,確有不妥,謝謝大家在評論區的指正);如果她說不了解,就和她講一些牛排的小知識(比如幾分熟),這樣就不會出現尷尬啦。再如果,哪天你們倆商量去酒吧,可以提前聊聊雞尾酒的話題,從品類聊到口味在聊到調酒的過程,她很樂意聽你說這些。這樣,當服務員問你們倆喝點什麼的時候,妹子隨口說出:「給我一杯藍色瑪格麗特。」

你會發現,和喜歡的人分享未知的世界,不是很愜意嗎?


何言:
我會說,那我也要八分熟。因為我平時都只吃七分熟,這樣我們就可以熟一點。


匿名用戶:
尷尬個頭啊 也就你自己那麼覺得吧 當年留學的時候好朋友是某名門貴族(家裡住城堡 有管家那種) 有一次拉著我去吃牛排 我腦洞大開的在超級高級餐廳里 說我要80%熟的 我朋友看我就樂了對服務員說 那我要40%的好啦 服務員也照樣端了好吃的牛排上來啊 從頭到尾沒有一點尷尬~
一切的所謂的高貴到了極致都是返璞歸真 真正的教養表現出來也不是所謂的教條 而是見過一切後回歸對人的寬容
再說了八分就八分唄 有什麼可尷尬的 說的好像你說偶數廚師師傅就會把你的牛排換成麻辣燙一樣…


雨天里:
東北人的回答是
消停吃飯,別比比


匿名用戶:
我就是那個妹子,已拉黑


Aorqu用戶:
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和爸媽去港式茶餐廳,不知道點什麼好,看見開發式廚房的檯子上擺了好多鴨翅鴨掌什麼的,就讓他們拼了一盤。
我一吃就和媽媽說「這味兒不錯哈,有點像久久鴨的味兒。」
正吃著呢,服務員蠻熱情地過來問「味道怎麼樣啊?吃不吃得慣?」
我就說:「嗯嗯!很好吃,要是再辣點就更好了!」
服務員一愣,然後說「那我去廚房給你拿點辣椒油吧。」轉身進了廚房,小聲和老闆說「呵,大陸人,吃鹵水沾辣椒油。」然後一陣竊笑。我們就坐在廚房旁邊,不想聽見也聽見了,尷尬得很。
我想了想,用廚房裡都聽得見的音量和爸媽說:「我給你倆講個笑話:說有個外國人去唐人街吃餃子,廚子問他好不好吃啊?他說好吃啊好吃!要是再來點沙拉醬就更好了!」
爸媽聽完忍不住笑,廚房裡倒是不笑了。

不同地區的飲食習慣不一樣是必然的,出點所謂常識性錯誤也都正常。沒有高低之分,好像我不懂就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
我吃鹵水沾辣椒,我就沾了,服務員覺得這破壞了這種食物的原味可以好好介紹好好解釋,沒必要背後嘲笑。
你女朋友吃牛排點八分熟,隨便點,你覺得點奇數才是大陸普遍的西餐點餐方式,你也可以好好地和她分享,沒必要覺得尷尬。
說到底是你在西方文化面前自卑,和那個女生點幾分熟無關。


芝士就是力量:

「這家店的牛排偏硬哦,大概是這樣的」

(伸出右手,手心朝上,大拇指和食指指尖自然接觸。示意姑娘觸碰伸過來的右手拇短展肌,也就是大拇指下面那塊肌肉。)

「兩分熟的牛排,是這樣的硬度,原汁原味,有生有熟。吃的時候既坐擁身處食物鏈頂端的優越感,又有回歸自然的快感。適合被當掉、失戀、丟錢包、文檔未保存當機後食用。」

(大拇指和中指指尖自然接觸,示意姑娘繼續摸。)

「這是四分熟的感覺,似熟非熟,就好像剛才的咱倆一樣。」

(大拇指和無名指指尖自然接觸。)

「六分熟的牛排,表面看起來平平無奇,但內部的溫度是很高的。」

(對著自己的手掌長吹一口氣,輕微地左右搖晃腦袋。)

「切下一塊後,稍微等一等,一方面避免燙到嘴巴,一方面也讓切開的部分與空氣充分接觸。這樣,在北京,能吃出霧霾的醇香;在上海,能嘗到弄堂的清新;在西安,可以品味歷史的厚重;在巴黎,可以騰出時間來擺盤拍照發朋友圈。專業術語叫醒牛排。」

(大拇指和小拇指指尖自然接觸。)

「這是外焦里嫩八分熟的感覺,也是我最喜歡的。牛肉與佐料的味道在高溫下完全融合,溢出的油脂形成一層薄膜,包裹住整個牛排,既營養,又美味,每一口都是精華。來,你把手攤開,手掌朝下,放鬆一些,自然一點,對就是這樣。」

(左手輕輕搭在姑娘的手指指尖下,類似吻手禮的姿勢。右手握拳,伸出食指,用食指側面摩挲姑娘的手背,望向右上方,定格。)

– 這是什麼感覺?

「一個漂亮的姑娘,皮膚還這么好,生命待我如此不薄的,感覺。」

———————————

微信公號:芝士之事

———————————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