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應該採取什麼策略讀文獻?

問題描述:看到兩種相反的觀點: 1、盡可能多讀並整理,全方位了解問題的背景和來龍去脈。 2、盡可能少讀,而且每篇用很短的時間(20 min),只需要提取與課題直接相關的資訊即可,然後直接開始幹活,干不動再找。期間讀盡可能少的文獻了解進展即可(類似於這個:Philip Guo - Opportunistic Paper Reading)。 想知道各位都是怎麼做的。
, , , ,
Aorqu用戶:
也要看方向。

Stanford Li FeiFei老師說過每年cvpr那麼多paper,真正有意義的就那麼幾篇。cvpr是計算機視覺的頂會了。具體那個數字忘了,反正特別少。這個也是同學跟我說的。但是我覺得還挺有意義的。

比如機器人大家以為的頂會是icra和iros。然而icra錄取率34%以上,iros46%。魚龍混雜。相反rss去年錄取了49篇,wafr兩年來一次,上次錄取了46篇。看看委員會都是業內大佬。這種 paper可能都讀了一個有意義。


研之成理:

看了大家這么多分享,來點具體的吧

下面我以這篇文獻為例,介紹下我的閱讀方式,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Highly open metallic nanoframes represent an emerging class of newnanostructures for advanced catalytic applications due to their fancy outlineand largely increased accessible surface area. However, to date, the creationof bimetallic nanoframes with tunable structure remains a challenge. Herein, we develop a simple yet efficient chemical method that allows the preparation of highly composition segregated Pt−Ni nanocrystals with controllable shape and high yield. The selective use of dodecyltrimethylammonium chloride (DTAC) and control of oleylamine (OM)/oleic acid (OA) ratio are critical to the controllable creation of highly composition segregated Pt−Ni nanocrystals. While DTAC mediates the compositional anisotropic growth, the OM/OA ratio controls the shapes of the obtained highly composition segregated Pt−Ni nanocrystals. To the best of our knowledge, this is the first report on composition segregated tetrahexahedral Pt−Ni NCs. Importantly, by simply treating the highly composition segregated Pt−Ni nanocrystals with acetic acid overnight, those solid Pt−Ni nanocrystals can be readily transformed into highly open Pt−Ni nanoframes with hardly changed shape and size. The resulting highly open Pt−Ni nanoframes are high-performance electrocatalysts for both oxygen reduction reaction and alcohol oxidations,which are far better than those of commercial Pt/C catalyst. Our results reported herein suggest that enhanced catalysts can be developed by engineering the structure/composition of the nanocrystals.

大家在碰到一篇文獻的時候,看看標題基本上就可以劃分成以下這么幾種情況:
A. 跟我研究內容完全沒有關系,我也不感興趣。好吧,那麼恭喜你,看看熱鬧就可以了,你的時間可以用來做其他事情了。

B. 跟我研究的內容沒有關系,但是我想看看這些人到底在做什麼。這種情況下,不妨耐下性子繼續看看Abstract,看看作者想跟你說什麼。如果他在Abstract裡面傳遞出來的不論是背景意義,研究方法或者研究思路都不能打動你,那麼也恭喜你,你雖然多花了一點時間,但是也僅僅是花了這點時間,不過你知道了這篇文獻大概說了啥。雖然沒用, 和人聊起天來吹吹牛總還行吧(純屬玩笑)。如果Abstract裡面有些東西能夠打動你,你覺得有點意思,那麼你可以通過點擊閱讀全文獲得這篇文章的全文,然後有針對性的對吸引你的地方進行閱讀。當然,如果你讀著讀著,覺得作者太有才啦,也可以繼續啦。(友情提示:請記住作者是如何打動你的,下次你寫文章的時候就怎樣去打動其他人,切記切記)

C.跟我研究內容相近,但暫時沒有關系,但是我了解一些背景, 想知道這些研究都是怎麼做的。嗯,想要了解東西總是要付出時間的,文獻看一看總是必要的啦,重點還是你想要知道的那些點(不過,看下全文總還是能夠幫助你加深對這個領域的理解,不是么?)如果你以後可能會接觸到這個領域,那麼你就得用心點看啦,看看這個領域到底最前沿的在做什麼,用什麼方法,可以得到怎樣的結果。但是,很幸運,你不需要深究文章的數據比業界水準高了多少之類的無聊問題,這些留待以後你來做了,再慢慢對付吧。

D. 跟我研究的領域直接相關。好吧,都跟你相關了,而且別人發了這么好的文章,你就沒有興趣看一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好吧,大家都對這個領域很熟悉了,該看什麼呢?

下面以選取的這篇文章為例,談談我是如何來看跟我相關的文章的(假裝我是做電催化的, 好吧)。
首先,看到文章題目,我會想到什麼東西?Pt-Ni?電催化?好吧,大概這篇文章要講的就是ORR了吧。為什麼會是ORR呢?如果你沒有反應過來的話,我只能推測你是做納米合成的(原諒我確實不懂納米人的心,我只是個做催化的,納米合成這個方面太弱了。我猜你想看這篇文獻可能是想學習可控合成的技術吧);如果你是做電催化的,還沒有反應過來,那麼,很不幸,你對這個領域的了解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小夥子,小姑娘們,文獻看起來吧。

知識普及: 在電化學中, 有很多有名的火山型曲線,其中Pt基ORR催化劑就有一條, 請閱讀Nat. Chem., 2009,1, 552,裡面會告訴你為什麼PtNi,特別是Pt3Ni有很好的ORR活性。

然後,如果你第一眼看到的是文章插圖,再結合題目裡面說的形貌控制,你就會知道這篇文獻一定討論的是PtNi nanoframes的合成。
知識普及2:在Nat. Chem., 2009,1, 552以及Science 2007,315, 493這兩篇文章中都有提到PtNi稜角原子的重要性; 而Science2014, 343, 1339-1343這篇文獻會告訴你Pt3Ni nanoframes的優異性能。

接著,在讀Abstract的過程中,我對這么幾個東西很感興趣。a. DTAC; b. OA/OC;c. tetrahexahedral Pt−Ni NCs; d.transformation from NCs to NFs; e. ORR和MOR的性能。

我讀這篇文章的目的是什麼?1) 作者是怎樣控制合成的,DTAC和OA/OC有什麼重要作用?2)為什麼作者可以得到以前得不到的組成各向異性的tetrahexahedral Pt−Ni NCs?3)NCs到NFs是怎樣轉變的?4)NFs的ORR活性到底好到了什麼程度。

帶著這些問題去文章中尋找答案,看看作者是不是能夠說服你,如果可以, 佩服他,如果不可以,考慮有什麼可以改進的,或許這就是你的下一個課題。

好吧,其實我並沒有做過ORR,但是讀了這篇文章,我還是會有些問題,提出來跟大家討論一下,完成我的整篇文獻的閱讀過程。(個人覺得學會質疑是很重要的,看文獻不是看別人多麼牛,而是希望能夠學到東西讓自己也變得更牛)

疑問點:作者在計算NFs的specific activity的時候是根據NFs中的Pt的量來進行計算的。但是,從實際生產或者應用的角度來考慮,NFs的成本肯定也包括在酸處理的時候失去的那部分Pt。那麼,從NCs到NFs,到底損失了多少Pt?如果以NCs中Pt的量來算specific acitivity 又會怎麼樣呢?

以上純屬我個人的方式,不一定是最好的,甚至不一定是好的,大家有什麼更好的方法,歡迎交流分享,謝謝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研之成理」(ID:rationalscience)


Aorqu用戶:
?可以參考:http://www.andrewsun.net/panta_rhei/archives/6080


張心欣: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如果是計算機科學的話,不管哪個分支,重要的科研就那麼幾個,挑出來搞懂了就是,其他的全是灌水小文,不看也罷。 比讀文獻更重要的是深入實際去了解問題,博士研究要成大器,不能整天活在文獻的世界裡,去臆想所研究領域還存在的重大問題。
做出好的研究,最重要的是找到你所研究的領域,工業界上真正存在的問題。然後去解決它,解決的思路可以追求不拘一格,拋開腦海里存著的文獻去想問題,就像張三豐教無忌打太極拳一樣,把死板的招式全忘了,最後的目標就是解決問題。
我的意思是,與其讀一百篇文獻,你不如去發一封郵件問一個前線的研發人員 對現有的學術研究的看法,不如去逛一逛所學專業的專業論壇,總結下人們都在關注什麼問題能得以解決。不如去和該領域更有見地的人喝杯咖啡聊聊天。


姚腦師:

讀文獻這種事情談多讀少讀速讀慢讀都是很技巧的問題。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最關鍵的是要想清楚為什麼要讀文獻。必須先要有想解決的問題才會有的放矢的去讀文獻找答案。這個問題可大可小,可理論,可實際操作。比如你想要解決移民火星的問題。好,怎麼移民?然後你就會有細分的問題,比如坐什麼去,目前的火箭技術夠不夠,火星環境如何,去了怎麼生存等等。一旦有了具體的問題,搜關鍵詞找文獻就是順其自然的問題。不帶問題讀文獻,基本是前一分鐘讀,後一分鐘忘。沒有意義。即使學到了知識也不能有效的融入到big picture里。

帶著問題讀文獻的話,就很清楚什麼文章看個摘要什麼文章要細讀。比如你的問題是我想知道研究這個方向都用了哪些範式。那心裡就很清楚,ok,我搜相關關鍵詞,先看標題再看摘要。如果是相關方向的,我全文直接翻到method看。或者你想掌握某領域目前的進展,那你心裡就很明確我絕對是先找綜述看,然後再從綜述里引用的文章延伸。再比如你在寫論文,想說一個觀點,需要引用文獻。那搜了文獻直接看摘要的結論,看論文期刊的影響力和引用情況,然後決定是否引用。具體的全文就不需要細讀。

總之,先有問題,再讀文獻。如果不知道怎麼讀好,那一定是你還沒有想清楚要解決什麼問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