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們每天科研時間是多久?

問題描述:近日得知老闆米國讀博士的時候一般凌晨 3 點休息,早上 8-9 點起床,頓時覺得自己太安逸了。。
, , ,
匿名用戶:
呃我讀博的時候是每天9點左右到辦公室,晚上12點左右回去。當然,具體schedule視任務進度(老闆心情)而定。
是不是很勤奮很感人?

可是在辦公室大部分時間里,我都在和基友們吹牛講笑話。。。中間還要集體出去吃飯喝咖啡,吃喝完還要坐一會兒繼續吹牛。
那時候我們辦公室里有博覽電視劇的,愛聽相聲的,收集搞笑段子的,所以我根本不需要Aorqu和微博就能跟上各種潮流各種梗。至於我,大概是負責跟進各種搞笑短劇,專業安利b站。。。

所以現在沒人聽我講笑話了,真是懷才不遇好憂傷。。。


弗蘭克揚:

讀一個實驗科學的博士,看起來大部分時間都在實驗室里度過了,但也分具體的情況,比如像施一公這種精確分工,高效工作並且各種表徵儀器齊全好用到飛起的實驗室絕對是打工型博士的天堂,只要你有一顆上進的心和超高的執行力,那麼你讀博士的時間一點都不會浪費。

1.物質條件

但是,現實就是一步步事與願違的過程,事實上許多實驗室的儀器設備甚至葯品都是極其不齊全的,有的課題組經費捉襟見肘的程度對於中科院大所以及985大實驗室的人來說都是不可想像的。比如,課題設計好了,才發現你需要一種催化劑,上sigma官網一查,五千塊一克,報告老闆,老闆往往想出的解決方案不是下訂單購買,而是,沒關係,咱換一個反應路線,換不了就把課題給換了算了。至於那種連國產試劑都不想買,要學生上阿里巴巴找工業試劑供貨商要樣品之類的案例,我都已經說過許多次了。

有的學校看起來化院,材料學院都有,整個學校就一台老舊的核磁,一台已經被嚴重污染,背景峰比你測試的樣品都要濃的質譜,三大電鏡要麼沒有,要麼排一次隊一星期也約不上。對於做納米材料的學生來說,TEM和SEM就是一切,對於做有機的學生來說核磁和質譜就是一切,對於做分析的人來說,色譜就是一切,然後每次從預約到測試拿結果都要等上幾周的時間,是中國許多高校的現狀。

2.非物質條件

許多化學類課題組都是大老闆帶頭,下面一群學生,根本管不過來,一般都是大老闆定一個方向,至於做什麼,怎麼出數據,如何發文章就統統不管了,許多沒有科研熱情和idea的只是想混個學位的人就慘了,一個月也想不出一個課題,想了幾個月想出來的一聽也多半不靠譜,許多基本上就是做完頭兩步反應就進行不下去了,許多學生欠缺實際操作實驗的經驗,反應失敗了自己也找不到原因,也沒人指導,基本上一個原本很好的課題,經常會因為這個人不會處理某個具體的細節而被草草放棄。

3.點題

許多看到這里的人就會問,你扯了這么多和題目有毛關系呢?

好,我來告訴你有啥關系,我原來讀博時經費不缺,課題也是很有延續性的,基本上最大的問題就是過柱子開反應後處理的效率和試錯的效率問題了,但是當我深入到大陸的第二第三梯隊的實驗室的時候,我就發現,並不是所有的實驗室都有必備的科研條件,這時你就會發現許多人本來可以按時畢業的,生生被某些條件拖到了延期,也有許多執行力和上進心很強的人,生生被拖成拖延症患者。


一個垃圾實驗室的博士生李勤奮的日常:

李勤奮前一天晚上進行了工作反思,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科研思路,總結了失敗的原因,以及新的方案,寫好了一個實驗計劃,準備明天大幹一場,懷著激動的心情睡去。

第二天早上一早七點半李勤奮就來到實驗室,攤開自己的實驗記錄本,開始準備實驗儀器,打開自己的乾燥器,發現自己之前洗好烘乾放進去的圓底燒瓶和抽氣接頭不見了,滿實驗室詢問轉悠,半小時後發現是師兄做實驗借用走了,拿來用過的玻璃儀器,全部洗乾淨,放進烘箱里烘乾,專門找來一張紙板寫著,裡面那一盤勿動!李勤奮。

然後開始尋找葯品,發現以前還有的某葯品找不到了,這可咋辦呢?於是趕緊跑到隔壁實驗室翻箱倒櫃借來一瓶,然後發現另一個葯品不知道誰用完之後沒有封好瓶口,有很高的被氧化掉的可能性,於是李勤奮糾結了十三分鐘究竟要不要冒風險去用,最後決定還是保險起見再去別的實驗室借吧,於是在被別的實驗室的同學諷刺了十分鐘,你們實驗室怎麼什麼都沒有啊,沒錢搞啥科研啊之後,成功借到了另一個葯品。

終於找齊所有葯品的李勤奮坐到實驗台前輕輕地舒了一口氣,說,不容易啊,看一下手機,時間已經來到了上午九點五十,心想,得抓緊時間了,要不就得影響吃午飯了。

於是搬著自己的乾燥器準備去烘箱取出自己的玻璃儀器,剛走到放烘箱的屋子,就發現師弟王狗蛋正帶著棉手套準備拿自己的抽氣接頭,李勤奮大吼一聲,不許動!小碎步跑過去,一把奪過自己的托盤,小心翼翼地將所有玻璃儀器放進乾燥器,沖著王狗蛋說,「不能隨便拿別人的東西!」端著乾燥器,邊往回走邊想,好險!差點就又做不成實驗了。

於是李勤奮迅速將玻璃儀器和葯品都搬進自己和師兄共用的小通風櫥里準備搭反應,他在計算著放反應的位置,如何能精確避開師兄昨天架好的,還沒過完的超大號柱子。

一番精確計算後,李勤奮開始熟練地搭起了自己的反應裝置,十分鐘完成,望著自己搭好的裝置,心裡不禁自我感嘆了一句「簡直是藝術品,perfect!」於是趕緊去手套箱那邊稱自己的葯品,邊稱量邊抱怨老闆都不會買一個好的手套箱,用一個自己找木匠定製的木頭板子手套箱充數。

李勤奮抱怨完又心想,算了,趕緊弄完數據,發文章混畢業算了,實驗室條件再怎麼垃圾就都跟我沒啥關系了。

於是,李勤奮拿出注射器,開始去溶劑蒸餾區去取自己剛剛蒸餾好的無水溶劑,過去發現量好像不夠啊,自己明明之前蒸餾了200mlTHF,現在咋就剩一瓶底了呢?

然後怒氣沖沖地回到實驗室挨個兒問了一遍,原來是師兄第二天要用THF,今天來了,以為裡面的是以前蒸餾的,所以就旋開旋鈕把李勤奮的THF全給放走了。

於是李勤奮只能重新蒸餾THF,看一下表,已經十一點二十了,算了,下午再開反應吧!

於是李勤奮合上了自己的實驗記錄本,背著書包,去食堂吃飯去了,吃飯的時候越想越覺得惱火,計劃好的怎麼就這樣了呢,李勤奮心想,今天一定要完成任務,於是決定不午休了,吃飯完回去繼續做實驗。

等到了中午一點多,溶劑終於蒸好了,轉移到自己的反應裝置里,進行下一步,冷凍除氧,李勤奮熟練地用保溫瓶取了一瓶液氮,將反應裝置塞進去,另一頭接好高純氮氣和抽真空裝置,開始鼓泡,李勤奮熟練地扭開自己已經扭了九百多次的氮氣閥門,卻沒有看見這邊有氣泡,李勤奮摸摸自己的地中海發型,納悶,這壓力表明明顯示的是還有氮氣 ,怎麼就出不來呢?

折騰了十幾分鐘,李勤奮悲劇地發現,原來是壓力表壞了,裡面的氮氣早就用完了,只不過最近實驗室其他人都用不著那瓶高純氮氣,所以也一直沒人打電話換。

李勤奮癱坐在地上,覺得自己太TM倒霉了,要啥啥沒有,用啥啥壞。

經過了二十七分鐘的低潮期,李勤奮決定還是要勇敢面對慘淡的人生,李勤奮翻出實驗室的通訊錄,給送氮氣的打了電話,說了許多好話,送氮氣的師傅才決定插隊,下午就給他換氮氣。

下午三點半,在李勤奮的催促下,送氮氣師傅終於送來了氮氣,下午五點前,李勤奮如願開完了自己的反應,心裡美滋滋,不禁唱了起來,「就在那片更高的天坑~~~~」(李勤奮的口音使得他每次唱歌都會把天空唱成天坑,我覺得挺形象的,因為他就處在天坑之中)

李勤奮一邊算著,明天上午就能處理反應了,一邊開始計算自己這次裝多大的柱子可以過得完這次反應的量,一邊掏出自己的紅米手機給測試中心的核磁室打電話,準備約一個下周的核磁,李勤奮知道自己學校的破核磁出結果慢,得提前一周預約才行,電話通了,那邊說,核磁今天剛好壞了,由於零部件太貴,得上報到學校審批,所以暫停所有測試。

李勤奮大罵一句「Shift!」心想,算了,跟老闆說說好話,看他能不能讓我去隔壁學校花高價測一次,反正快畢業了,就最後磨老闆這一次。

這時候李勤奮的手機響了,是中科院某測試中心的電話,那邊說,我們的TEM要進行整修,所以你上周送來的樣品測不了了,預計到兩個月之後可以正常接樣。

李勤奮抱著最後的期望,說今天這么多倒霉事兒,根據人品守恆定律,總得有件好事兒吧,於是他打開電腦,登錄了某三區雜志的投稿系統,看看自己上個月剛剛大修完的文章狀態,點擊進入,發現狀態已經從revision in process變到了submission with a decision,李勤奮忐忑地點擊進去,映入眼簾了一個扎眼的單詞:Reject!

李勤奮滿心哇涼哇涼地靠在椅子上,頓時覺得人生失去了意義,正在此時,只聽見通風櫥里清脆而響亮地「Peng!」了一聲,原來是由於他忙著打電話看投稿系統和滿心悲傷,沒有及時更換反應裝置里的液氮,導致反應體系溫度過高,他一天精心弄好的反應沖料了。

李勤奮端來一個大塑料桶,把一地雞毛的反應儀器一起推到桶里,把桶往陽台一扔,背起書包準備走了,此時實驗室牆上的鐘表指向了晚上七點半,正好十二個小時,李勤奮看似勤奮地白忙活了一天。


這就是許多垃圾實驗室生化博士的真實寫照,要啥啥沒有,做啥啥不行,經常面對著空有勁兒使不出來的尷尬局面,你問我延期真的都是因為別人懶,或者運氣不好嗎?

我只能告訴你,對於有的實驗室的博士來說,延期對於他們而言,不是一種意外,而是一種註定。


吳思涵:

大陸讀博的時候,一般早上9點到實驗室,中午十一二點,以及晚上五六點叫外賣或者大家一起出去吃個飯,絕大多數人都有午睡習慣,一般十幾二十分鐘左右。晚上離開實驗室的時間不定,甚至十點以後什麼的都有可能。主要是,實驗室網速快,夏天有空調冬天有暖氣,何必回宿舍窩著。邊做點小實驗邊看片的感覺也是極好的。晚上要是留晚的人多了,就一起出去吃宵夜去了,有時候還打個球之類。

到了美國干博後,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美國實驗室,博後為主,博士很少,而博後大多數都是有家庭的,外加美國絕大部分地方可以算得上沒有夜生活,所以日常的狀況完全和大陸不一樣,大家都不會延遲下班,也不會說一條隊伍去吃飯那種。我早上8點半開工(沒人搶超凈台和其他儀器什麼的),下午四點半走人。盡量把所有工作都做完再坐到電腦前干案頭工作,然後才是刷Aorqu刷推特之類……效率完爆以前讀博的時候。


小秋:

我現在的狀態是——

文獻半天看一頁,文章一晚寫兩行。

慢工才能出細活,自由自在心飛翔。

洗個燒杯一上午,下午試劑庫打烊。

頭等大事是吃飯,細嚼慢咽養生堂。

新聞八卦不能漏,Aorqu耕耘寫作忙。

同學關系要搞好,聊天吹逼勿相忘。

哈哈哈,很久以前的段子,感覺跟我現在的狀況太相符了

——————————————————————————————

說說我的真實情況:

1 碩士時候,比較拼,連續兩年都是過年前一天回家,正月初六回來。

ps:大陸是每年3月提交基金申請,我每年冬天除了寫paper,主要是在寫基金申請。

2 現在不用我寫基金了(這些事兒導師親力親為了),基本上每年冬天就沒這么忙了。

3 有時候很閑的時候,早上10:00起床,11:00到實驗室,刷一小時淘寶,之後去吃午飯,下午睡到2點半,之後看個劇,就到下午三四點了。喊師兄來喝個下午茶,喝茶水果咖啡點心等,之後就快到5點了。之後去健身房,游泳館,鍛煉加洗澡,8點半回到實驗室。9:00-11:00把實驗室燈關了,用投影儀放個電影,大家一起看。之後看兩頁paper,12點回宿舍,躺床上刷淘寶,Aorqu,微博。。。。之後睡覺。。。。

4 忙的時候

a) 還是早上10點起床,到實驗室煮一杯咖啡,奶泡自己打(德龍意式咖啡機+德龍奶泡機,但是不用咖啡機自帶的蒸汽奶泡嘴打奶,而是用一個機械的奶泡機。ps:不是廣告哈)。放上郭德綱的相聲,11:00開始工作,午餐外賣,工作到下午5點半,吃個飯,洗個澡,回來繼續工作到凌晨2點,困了就休息會兒,或者去星爸爸買杯咖啡。。。。。

b)也有開seminar連續開一周,從早上8點一直開到晚10點的時候。。。。

~~~~~~~~~~~~~~~~~~~~~

2018年2.25更新

附上幾張照片

研究密碼學時的我

研究雲計算、數據庫與存儲系統時的我
研究所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時的我

結論——珍愛計算機,珍愛密碼學,遠離生物,遠離化學!!!!


ChristianZhao:

我來說說我吧

美國某玉米地大學IEOR系裡做金工/金數phd

因為想去去業界所以一直都在保持上各種課

每天大概是在早上八點起床,晚上一點到兩點之間睡覺(一般在兩點),周末大概是十點起床晚上十二點睡覺

基本上所有的清醒的時間基本上全在辦公室,平均每天工作時間在14-15個小時(除開早中晚飯時間,基本上都在辦公室解決)

但是其實科研時間不長,因為花在上的課上的時間不少,全是coding course就需要花很多時間寫作業

然後同時每天還有習慣看書,刷刷stochastic analysis的題目保持狀態為每天research預熱,這樣下來每天純做research時間平均下來大概也就只有6-8個小時,平常少一點周末會多一些

大概就是這樣吧,一般而言我這個不能算長的,而且我花了太多時間在上課上,因此不能算一個典型的北美phd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