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什麼地方相對發達?

問題描述:
, , , ,
大米:

一樓說的沒有錯,但是沒圖沒真相,我填上幾張大概2012年我去玩的時候的的照片吧,隨手拍的。
1. 印度的發達在於人民生活悠閑,不屑於掙你哪一點錢,皇家大轎子你愛坐不坐,工作得舒服才是正解。
2. 印度的發達在於印度製造產品質量過硬,規定乘載人數是什麼意思?一家其樂融融才是重點。3. 印度的發達在於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你東亞某國也不能做到每個動物園里都有這種傢伙。PS: 羞澀的小猴子大了可不一定羞澀。4.印度的發達在於較早實現餐廳免費飲水,哪怕你只是打醬油路過。5.補上被人津津樂道的免費掛票。
可能是我太閉塞,那個時候還真心不知道什麼叫霧霾,大陸這個詞炒的也沒這么火,今天翻開照片才意識到,可能三哥這方面是我們的先行者。

每個地方都有人家的生活方式,開心就好。。。
最後,砍省人民放圖鎮樓。。。


開槍手傑克:

先上一個企鵝奇文,13個事實告訴你,和新聞聯播中不一樣的真實印度!
全文我就不放了,大家點進去自己看吧。
我就放2張圖,給大家感受一下




再說說我想到的,
印度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境內擁有這么多穆斯林,卻還能鎮住穆斯林的國家.
這個”鎮”大家自己理解吧
你能生?我比你更能生
你對宗教崇拜狂熱?我比你更狂熱。
你會鬧?我比你還會鬧,我還開掛的鬧
印度大概是唯一一個擁有那麼多穆斯林(已經達到1.8億多,佔比15%左右),居然是穆斯林被欺負的國度.
印度新總理莫迪怎樣解決穆斯林問題?沒錯,就是以血還血的報復
印度快訊553(2014大選印度穆斯林再遭屠殺)
印度穆斯林被指吃牛肉遭村民打死

想想我天朝,看見某族青年盯著你看,會下意識的看下自己錢包,多謝兩少一寬,他族青年都不怕派出所


藺且:

印度的怪力亂神比較發達,印度人對彼岸世界非常嚮往。

作者:白雲先生

鏈接:http://mp.weixin.qq.com/s/s41yfZkcQS-svMXFOoowvA

來源:至道學宮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

一、兩千隻茶壺在圍繞著太陽公轉

印度不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嗎?其實被稱之為四大文明古國的,那個古老的哈拉巴文明,和現在的印度文化,基本上沒有關系。印度的文化,出現了斷層。後來的印度文化,是一系列的外來入侵者,和當地的土著文化一起混雜而成的。

哈拉巴文明,處在印度河流域,從西元前23世紀開始,消亡於西元前17世紀。哈拉巴人,從他們的遺址出土的文物看,沒有兵器,說明他們的社會比較平和,沒什麼戰爭。從文明系統上看,他們造出來的文明輪子不夠完備,因為他們不懂軍事。一個文明,如果沒有進化出來軍事能力,只需要外族入侵一次,就要被滅亡了。哈拉巴文明,應該就是這么滅亡的。

哈拉巴人的宗教,是冥府宗教,和後來的吠陀教,婆羅門教,都不一樣。冥府宗教,大體上是瑜伽和冥想這個方向的東西,但是沒有瑜伽和冥想那麼膚淺。他們留下的文字不多,所以無從了解這個古老文明的更多細節。哈拉巴人和他們的文明消亡後,入侵的雅利安人,成了印度這塊土地的征服者。

印度歷史上,總共遭到過超過300多次的外族入侵。除了在孔雀王朝時期,他們打平了一戰,其他的都敗了。南亞次大陸,從最早的哈拉巴文明開始,就有這么先天不足的缺陷,軍事能力十分低下。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沒有軍事能力,就意味著,文明上缺乏深度生長,總是剛發育出來一點苗頭,就被後來的入侵者打斷,每一次新來的入侵者,覆蓋掉上一層的入侵者留下的文明足跡,每一層都很淺。

這個後果很嚴重,導致印度一直都沒有能走出蒙昧階段,他們幾千年,社會運轉和生活的中心,就是神話和宗教。他們對理解現實世界,缺乏興趣,對現實生活,也不怎麼在意,他們更在意的是,在那個虛構出來的神話世界和彼岸世界,死後會怎麼樣,而不是關心現實中的生存狀況。

因為大家都沒死過,所以活人們關於死後的世界是什麼樣的,各有各的說法。舉個例子,一群人在討論,有一隻茶壺在圍繞著太陽公轉這件事。大家都沒見過這只茶壺,這個茶壺到底長成什麼樣,理論上,隨便說它長成什麼樣都可以。一個說,我剛才自修自證過了,發現圍繞太陽旋轉的那個茶壺,有四個壺嘴。另一個說,好巧啊,我也剛剛自修自證過,可我看到的明明是五百個壺嘴。誰也說服不了誰,導致最後就有成千上萬個茶壺在圍繞著太陽旋轉。印度人管這種事,叫做辯經,辯經,是他們的日常生活方式。

印度人沒有歷史,嚴格的說,也沒有文化。因為有文化的前提是,這個民族得先開化。討論了幾千年的大茶壺之類的話題,他們甚至很認真的認為,現實世界都是假的,只有那個大茶壺才是真的。每天吃飽了沒事就聊這個,很難說這是一種文明人的文化。神話,是不理解現實世界所導致的,因為不理解,所以只好虛構出來一個不存在的世界來解釋現實世界。為什麼不理解現實世界呢,因為理解力低下,因為愚昧。

茶壺到底長什麼樣,到最後,還是看誰拳頭硬,誰說的算。作為征服者的雅利安人,他們說了算。他們的神,他們的宗教,在混合了一些被征服土著民族神話的情況下,統一了印度的茶壺界。到了西元前6世紀前後,印度又再次遭到大規模的來自古波斯人的入侵,波斯人,也是雅利安人。這次文化上的碰撞,為婆羅門教帶來了古波斯的拜火教基因,業力輪回思想。

前面的文章中講過,人類文明中,裝神弄鬼的始作俑者古埃及人,他們只是主張靈魂不滅,認為光明可以脫離蠟燭獨立存在,人的靈魂也可以脫離肉體獨立存在。古波斯人,在古埃及人的基礎上,又進一步升級了古埃及人的神話,認為不僅靈魂不滅,言行思,都不滅。拜火教的這一思想傳入印度後,婆羅門教,進一步改頭換面,就成了《奧義書》裡面的業力輪回思想。

怎麼理解這個業力呢,好比說,有個人對著天空唱了一首《小蘋果》,他認為唱完了,這首歌也就消失了。但是拜火教和婆羅門教並不這么認為,他們認為,就算這個唱歌的人死了,這首歌都不會滅。不僅不會滅,而且在這個唱歌的人死了之後,這首《小蘋果》還得去輪入到下一個地方,小蘋果所可能去的六個地方,叫做六趣。後來漢傳佛教把六趣翻譯成了六道輪回,其實跟道這個字,一點關系也沒有。來世去哪一趣,取決於生前所有的言行思,於是,因果報應,就由業力輪回推導出來了。

婆羅門教,一直都是印度文化的正統。就好比中國文化里,長期以來,儒家是正統一樣。婆羅門教有四大主旨,吠陀天啟,婆羅門至上,祭祀萬能,種姓制度。婆羅門作為最高種姓的祭祀階層,壟斷了和神的溝通權,印度人能不能死後有福報,能不能解脫,都得靠婆羅門。為了能死後待遇高一些,印度人窮竭一生,都得不停的贈送財物給婆羅門。從食物,家什,房子,到土地,什麼都送。婆羅門最喜歡笑納的,是土地。在婆羅門的神權統治下,土地兼並現象很嚴重。

在西元前6-5這時期,印度大陸的狀況十分糟糕,社會秩序崩潰,幾百個小國林立,戰亂頻仍。又攤上波斯人從外部入侵,整個印度,徹底崩潰了,出現了無數的流民。雅利安人,摧毀了很多土著們的國家,並把他們洗劫一空。這些亡國的土著,失去了國家,也失去了土地,什麼都沒有了,被驅逐到了樹林子里,成了林居人。

這些林居人,漸漸的形成了一種和婆羅門相對立的新的文化思潮,沙門。在印度那種熱帶地方,住樹林子里,反正也凍不死。不過要解決食物問題,就只能靠要飯了。平時看到的,佛經裡面老說叢林,老說菩提樹,是因為原始佛教徒和其他沙門僧人一樣,都是林居人,樹林就是他們平時住的屋子。如果當時有橋洞,他們住橋洞的話,可能就會喜歡用橋洞代指智慧了。

這些住在樹林子裡面的林居人,聚在一起,印度的沙門思潮一時興起。當時出現了幾百個沙門教團,他們互相有爭執,通常也爭辯大茶壺之類的問題,也會在要飯問題上,產生地盤上的糾紛。但是對於婆羅門,他們是團結一致的激烈反對。沙門諸教認為,婆羅門教的祭祀萬能不對,婆羅門的所有思想都不對,他們主張禁慾,並認為苦修萬能。一個人死後能不能解脫,不需要靠婆羅門的祈福與禱告,需要靠自己苦修。

這些沙門僧人除了幾件遮羞的衣服和一隻要飯的腕,沒有任何其他的財產。所謂的衣缽,就是指幾件衣服和一隻要飯的碗。耆那教最傳奇,它們覺得穿衣服也是一種慾望,要徹底的禁慾就不能穿衣服,所以它們連衣服都不穿,他們的教團也叫天衣派。對於原始佛教而言,它們並沒有任何的宗教儀軌,它們的法器,不過就是三件衣服一隻要飯碗。頂多再加上一根棍子,要飯的時候可以打狗用。

沙門不事生產,行乞要飯的出家制度,是模仿的婆羅門。不過,婆羅門因為是社會正統的上流階層,人們都排著隊給他們布施食物和財物,他們不用擔心吃飯的問題,而且婆羅門祭司,二十歲出頭的時候,會結婚生子,生完孩子再出家。而沙門則不然,他們要飯很難,為了吃頓飽飯,不得不到處陌生拜訪去要飯,他們管這個叫化緣。因為食物短缺,吃了上頓沒下頓,他們無法負擔起妻子和孩子的生活,所以他們模仿了婆羅門的出家制度,但是他們不生育後代。並且,因為女性在要飯方面,效率不高,如果女性信徒加入教團,就會對他們造成食物壓力,所以很多沙門教團對女性,是非常憎惡的,佛教更是如此。

這群沙門諸教裡面,有幾個比較出名的網紅,沙門六師,和佛教教團的釋迦牟尼。牟尼,指的是一種修行境界比較高的人,神通廣大,可以騎著掃帚在天空飛來飛去。這是當時沙門中,對修行境界的一種追求和嚮往。釋迦族裡面,有一個人厲害得能上天,所以他的追隨者們尊稱他為釋迦牟尼。這群住在樹林子裡面的要飯的幫派組織,為當時的印度正統文化所不容的異端,開始向婆羅門發起一次次的宗教戰爭。他們沒有任何的軍事能力,要攻擊婆羅門,也只能靠打嘴仗。

佛教對婆羅門教的攻擊,還是很凌厲的。針對婆羅門教吠陀天啟的創世說,佛教提出緣起說,徹底否定了婆羅門的創世論。緣起說認為,世界沒有第一因,世界是世界自己生自己,緣就是條件的意思。具備了什麼條件,這堆原材料就合成出來什麼東西。但是這堆原材料最初怎麼來的,釋迦牟尼拒絕別人問,問了也拒絕回答。緣起說,是佛教的基本世界觀,也是佛教理論大廈的第一公理。

根據緣起說,既然整個世界都是碰巧才造就成這樣的,那麼就可以推導出來「諸行無常」這個推論,諸行無常,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這下把婆羅門教裡面,那些永恆的永在的神,宇宙的本體梵,也都推翻了。接著,既然世界都是無常的,那麼人的自我,也是無常的,也就是諸法無我。這個諸法無我,又打倒了婆羅門教的梵我合一。不能梵我合一了,那麼婆羅門的修行就不復成立。沒有修行神功不能再和神溝通的人,就無法再保持祭祀萬能這個神奇的法力。以前的解脫之道,祭祀萬能被破了,那人們以後靠什麼解脫呢,佛教說,靠寂靜涅槃。

針對婆羅門的種姓制度,佛教又提出了眾生平等說。至此,婆羅門教的四大主旨,在打嘴仗層面上,似乎是被佛教全推翻了。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寂靜涅槃,也叫佛教的三法印。三法印是佛教的最基本理論,它並不是釋迦牟尼腦袋被閃電擊中一樣的突然想出來的,而是和婆羅門尖銳鬥爭的產物。原始佛教的思想和理論元素,都出自婆羅門和沙門諸教。佛教自身並沒有什麼原創和獨創的思想,只是對婆羅門和沙門諸教的思想進行了一些改編。所以,脫離這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來理解,佛教為什麼會有這種思想產生,就只能弄出來一堆的車軲轆廢話,甚至是腦殘粉的昏話連篇。

三法印就是把婆羅門的四大主旨給顛倒了過來。而佛教的四聖諦,苦集滅道,則是改編自沙門諸教的苦修實踐。八正道,是綜合了沙門和婆羅門的具體修行方法。而到了十二因緣,業力輪回和因果報應,又跑回到婆羅門的懷里去了。再比如,眾生皆有佛性,那麼佛性則成了一種本體,被打倒的梵,又復活了。原始佛教思想,因為匯編自不同的宗教和宗教團體,所以在邏輯上,很難自洽,處處自相矛盾,整座理論大廈,千瘡百孔。

比如,佛教的第一公理緣起說,和它的第二公理輪回說,就自相矛盾。既然緣起性空,諸行無常,那麼輪回的主體是什麼?釋迦牟尼拒絕別人問這種問題,問了也拒絕回答。涅槃之後,得到了解脫,成了佛,到了那個真實的世界。而沒涅槃的,還得留在現實世界這個假的世界,這依然還是婆羅門的那一套。並沒有本質上的革命。這處處的自相矛盾,為佛教的分裂埋下了伏筆。

原始佛教教團裡面,有個叫提婆達多的人,釋迦牟尼的堂弟,他十分的厭惡這種剪刀加漿糊的匯編宗教。他認為不應該把業力輪回,因果報應這種婆羅門教的糟粕加到佛教裡面來。他還十分反感釋迦牟尼認為涅槃之後成佛,說自己是覺悟的人。提婆達多認為,智愚不二,在他的觀念里,你釋迦牟尼妄自尊大說自己是佛,我還覺得你不僅不是佛,和沒成佛的大傻瓜也沒什麼區別。人既然有了佛與眾生的區別,那麼就不再平等了,又回到了婆羅門進行對人們進行精神控制和奴役的老路上來。也就是說,提婆達多這個革命派,認為釋迦牟尼已經成了不可救藥的走資派。

提婆達多的中心思想很明確,不要用婆羅門教那些裝神弄鬼的糟粕騙人,不要吹牛搞個人崇拜,你說你是佛,我還說我們全家都是佛呢,吹牛誰不會。他厭惡釋迦牟尼吃肉,後來釋迦牟尼也正是因為吃豬肉食物中毒而死。還有,他厭惡釋迦牟尼經常和上流社會勾勾搭搭眉來眼去的沒骨氣。反正就是怎麼看怎麼煩這個人。後來實在憋不住了,倆人打了一架,提婆達多帶著一幫小夥伴出走了,佛教陷入了分裂。提婆達多這個革命派一走,教團裡面的走資派馬上全面控制了佛教,把佛教徹頭徹尾的變成了婆羅門教二世,開始光明正大的搞起來了對釋迦牟尼的神話、崇拜和祭祀。大造佛像,佛塔和廟宇,變成了他們曾經反對的那種人。

提婆達多的出走事件,堪比石達開的出走事件。石達開一走,太平天國就剩下了一群蠅營狗苟庸俗無能之輩,原始佛教教團也是如此,提婆達多一走,宣告佛教對婆羅門教多年的革命運動流產。那群要飯的人裡面,唯一的一個正直的,聰明的,勇敢的,脫離低級趣味的人,憤怒的和一群革命叛徒決裂了。

隨著佛教的聲勢壯大,雖然也只是一個邊緣性的異端宗教,沒有成為真正的社會主流文化,但是大家都跑出去要飯,都沒人幹活了,對社會生產的危害還是很大的,這招致了統治階級對佛教的屠滅。釋迦族被滅了族,可見佛祖保佑這種事,都是虛的,他連自己的家人都保佑不了,哪裡能保佑一大群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不僅是肉體上的消滅,婆羅門教還對佛教發起了文化上的反攻,在理論層面上,進行滅佛。

做這件事的人,叫商羯羅,他把當年佛教用在婆羅門教身上的那一套如法炮製。佛教有什麼理論,發明一套新理論,針鋒相對的推翻就行了。他把梵一分為二,提出上梵和下梵,上智和下智說,宣稱佛教的佛性和空性,都只是下梵和下智的產物。他的滅佛策略簡單的說,就是認為佛教不是真正的茶壺,佛教這種一群要飯的發明的異端邪說,只是一個夜壺。而只有代表著印度文化正統的婆羅門教,和《奧義書》精神,才是真正的大茶壺。《奧義書》對於婆羅門教和印度教的意義,相當於《論語》之於儒家思想的意義。

商羯羅大獲成功,婆羅門教捲土重來,恢復了宗教和文化上的統治地位。沙門思潮被打壓了下去,作為沙門的一支,佛教就這樣在本土被剿滅了。這群要飯的異端,離開靠裝神弄鬼要飯吃,沒有其他的謀生手段,他們為了生存,只能向其他地方流竄繼續謀生。往南逃的,演變成了現在的南傳佛教。往北逃的,一隻和西藏本土宗教苯教融合,變成了藏傳佛教。苯教是人類歷史上最血腥和野蠻的宗教之一,大概在血腥程度上可以和瑪雅人的宗教爭奪殘暴界的桂冠。

往北流竄的另一支,到了西域。西域那時候的主流宗教是拜火教。從印度流竄過來的要飯團伙,在西域吸收了大量的拜火教思想。佛魔對立的二元思想,就是根據拜火教的善神惡神二元論神話而改編,這是原始佛教裡面不曾有的思想。又以拜火教的善神天團,發明出來了一套菩薩天團,根據拜火教的惡神天團,發明出來了一套魔鬼天團。彌勒佛,阿彌陀佛,原型都是拜火教裡面的密特拉。

原始佛教里,根本沒有救世思想。佛教里救世思想的產生,也是來自於拜火教。拜火教的善神,代表著人類中一切光明和慈善面,善神和惡神永遠對立和鬥爭著,在最後的審判中,惡神被打敗,人類和善神們一起,永駐第三個宇宙中的天堂和樂園,這便是西方世界和彌勒凈土的理論原型。佛教的慈悲概念,也是受拜火教的影響才提出的,原始佛教裡面,並不強調慈悲這種東西。苦修追求涅槃才是正經事,哪有時間學雷鋒做好事。

在西域和拜火教充分混合之後,佛教傳入了漢地。進入漢地之後的佛教,再一次變形。匯編了儒家思想中的至善說,提出行善萬能論,代替了原始佛教中的苦修萬能。又匯編了道儒兩家的心性學說,和列子的色空學說,對佛教的基本理論和修行方法,進行了一次大改造。到了魏晉南北朝,佛教對漢地文化的匯編工程,達到了最高峰。

這時期出現了兩個人,他們對後世的漢傳佛教影響深遠。一個是支道林,另一個是僧肇。朱熹在《朱子語類》中說,佛教剛傳入中國,只是在北朝有坐禪之學,並無義學,漢地佛教當時的經典只有《四十二章經》。朱熹對《四十二章經》的評價是,甚為粗俗鄙俚。而在支道林對漢地文化的佛教化匯編改造中,魏晉玄學,搖身一變,改頭換面成了佛教的義學。後來又出現了一個僧肇,這倆人的影響下,佛教玄學化改造差不多完成了,《金剛經》,《心經》,《楞伽經》,《楞嚴經》等等,這些文字精美義理玄奧的佛經,都是玄學佛教化和佛教玄學化工程的成果。原始佛教的經典,並不這么說話,這點從原始佛教的經典,幾部阿含經裡面可以看出來。

至此,佛教成了一個混雜著婆羅門,沙門,拜火教,儒家,魏晉玄學的大雜燴宗教。到了唐朝,佛教又迎來了一個高峰,禪宗。禪宗,匯編自莊子的思想。它的實際創始人慧能,大概弄明白了一些莊子思想的皮毛,把庄學佛教化了,就成了那本《六祖壇經》。在慧能的思想里,想吃吃想喝喝順其自然就是自性,見了自性,就能見性成佛。把自性和佛性混為了一談。佛教到了這一步,徹底的被改編的面目全非。苦修不用了,涅槃不用了,也不用解脫了,隨便是個人,該吃吃該喝喝,就能成佛。

原始佛教到底說的是什麼呢,按照釋迦牟尼的本意,他說他只教導人苦與苦的止息。他在修行上,是沙門的那一套。可是這個人身在沙門,心在婆羅門,他骨子裡還看不起沙門那群要飯的,喜歡貶損沙門六師是外道。佛教作為一個有著拿來主義傳統的匯編宗教,很難說,佛教裡面到底哪一句才是它的創始人釋迦牟尼的語錄。不僅大乘非佛說,小乘也不是他說的。

佛經的理論大廈,東拼西湊匯編的痕跡太明顯,連婆羅門和沙門這種水火不容的東西,也能裝一起。說明,佛教這個系統,根本就缺乏一個架構師,所以它才會在邏輯上,那麼多漏洞,難以自洽。所謂的佛經的幾次大集結,嚴格的說,就是一群碼農,到處從網上收集代碼,攢的差不多了,大家碰個頭,拼成一套程序。可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架構師和設計師。

不過佛教也有一些長處,就是在產品經理的意義上來說,它總是能迎合當時社會的需求和潮流。雖然在基礎理論,產品技術實現上亂七八糟渾身都是漏洞一無是處,但是不得不說佛教體系裡的產品經理們的市場意識是很敏銳的。另外,佛教在對信徒的精神控制上,登峰造極,超過了它的老師婆羅門教。連天主教在這方面,也不是對手。

真正能徹底打倒婆羅門教的,帶領印度人走出愚昧的宗教黑暗,真走向開化和文明的人,不是釋迦牟尼這樣的走資派,而是提婆達多這種理想主義的不斷革命派,他是一個石達開,或者是托洛斯基這樣的人物。甚至可以說,他才能代表真正的佛教精神,而不是釋迦牟尼。提婆達多的出走,使得佛教分裂,對婆羅門的革命失敗。印度文化,又再次回到了一群神棍的控制之下。再次恢復了漫長的黑暗時代。

人活著,不是為了現實生存,不是為了活的好,而是為了死的好。這在中國文化中,難以被理解。所謂的死後的那個世界,在中國文化中,被稱之為鬼。印度人幾千年以來,都堅持認為,鬼才是真的,人是假的,他們管把人變成鬼,叫做度人。他們污衊熱愛現實生活的人為守屍鬼。而他們自己呢,雖然身體上是活著的人,但是滿腦子裝的都是鬼,像行屍走肉一樣,看上去更像是一群活死人和守鬼屍。

長達幾千年的活死人鬼文化,對印度人的精神影響可謂深入骨髓。如果我們把文明理解為活著的人,為了現實生活,在現實世界中,構建出來的一套生存和生產系統的話。從文化這個層面來講,那麼印度人的文明,並不能稱之為文明,因為他們並沒有活在現實世界中,他們活在鬼世界中。

這是一種比貧民窟更貧瘠的,也更黑暗和可怕的文明貧困。印度要想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印度人要想成為一個偉大的民族,首先第一步,就得從這個鬼世界裡面爬出來,先從鬼變成人才行。他們的路還很遙遠,他們還需要更多的提婆達多。只有如此,他們才能把滿腦子亂飛的成千上萬的大茶壺打碎,從借假修真人變鬼的癔症和幻覺中醒過來,睜開眼睛,走出黑暗,看到真正的世界。只有看到了,才能理解,理解才能改變,改變才能偉大。

二、屢次與工業化的機會失之交臂

這里指的工業化,不是點和線,而是面。優勢的商品競爭力,可以稱之為點,優勢的產業競爭力,為線。優勢的全體系工業優勢,稱之為面。一個大國,之所以能成為大國,全面的工業體系是必須的。沒有這個基礎,不足以談大國,更不足以談成為強國。

印度有建立全體系工業的體量和人口。而且,它的歷史機遇,比中國好的太多了。世界史上最近的三個強權國家,英國,蘇聯和美國,都翻過印度的牌子。這種機會,中國人做夢都不敢想。英國,蘇聯,美國,對中國的基本思路不外乎三點,利用,戒備和遏制。而對印度,他們都曾經付出過真愛。

英國人來了,給他們建設了龐大的下水系統,鐵路系統,還建了個那麼雄偉的火車站,看樣子英國人是想長期呆下去的。後來為什麼英國人又跑了呢,不是印度人鬧獨立,英國人不得不讓印度獨立,而是印度對英國來說,已經成了一個大包袱,他巴不得早點甩掉這個包袱,又見甘地那麼鬧騰,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就讓它獨立好了。英國人走了這么多年,印度基建的底子,還是英國人留下來的。他們自己,一點長進也沒有。

英國人不想走的話,憑借甘地那些人的裝死撒潑,沒有任何的可能會趕走英國人。英國人走,是灰心了,覺得這個國家爛泥扶不上牆。讓幹活,不幹。不僅不幹活,還要堵著英國人的大門要吃要喝,打他們,不還手,殺他們,他們反而更高興,認為死了之後就能去更美好的世界,過上更好的生活,反正對他們來說,現實生活都是假的,死了也就解脫了。當年沙門們反對婆羅門的那一套,又重演了。英國人的內心,估計很崩潰。

英國人走後,蘇聯人來了。印度獨立後,雖然在政治制度上是英美的那一套,在經濟制度上照搬了蘇聯的那一套。他們搞這種混合制經濟,每年的經濟增長率只有2%左右。1949年中國建國,印度經濟在各方面都優越於中國。他們在蘇聯的支持下,搞了幾十年的計劃經濟,反而越來越落後,被中國反超後,又被遠遠的拋在了背後。

蘇聯解體後,印度經濟的保姆沒了。於是開始倒向美國。美國把印度抱在懷里,又是各種疼愛,打算傾力把它打造成自由經濟體的世界樣板和標桿。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崛起,中國崩潰。龍象之爭,制度優勢,什麼都出來了。然後呢,幾十年過去了,除了印度經濟因為改制,所導致的長期經濟低效率的結構性反彈,印度經濟並沒有獲得根本性的發展。花了幾十年,連優勢產業都沒有建立起來。

印度值得一提的製藥業,不過就是美國製藥業廢棄不用的垃圾專利,授權給他們進行再利用,生產仿製葯。這是一個拾荒產業,保姆喂餅產業,並沒有什麼經濟上的亮點。另一個是軟體產業,因為印度缺乏中國這樣的內需市場,所以印度的軟體產業,做的都是外包,做一些給歐美企業搬磚的粗活臟活。因為缺乏龐大的內需市場,他們想從搬磚的升級成包工頭,設計院,可能性幾乎不存在。嚴格的說,這也是一個保姆喂餅產業。

美國對印度經濟的保姆式扶植,幾十年不過就是餵了兩個餅,它並沒有讓印度經濟獲得實質性的發展,就更不要說建立完備的工業體系了。印度進行工業化升級,有這么好的歷史機遇和外部條件,可是他三次機會都沒抓住。這不是巧合,而是內因,是印度自身的問題所致。如果印度不解決自身的內因問題,就算外星人來幫他們發展經濟,他們也發展不好。

三、龍象之爭與印度製造

無論從政治,經濟,還是軍事上來說,印度都沒有參加大國競爭的資格。鑒於它現在的人口體量,很多人認為,印度的未來肯定會崛起。那麼分析印度,就只有看它的潛力了。因為它現在的狀況,沒什麼可分析的地方,亮點都沒幾個。

龍象之爭,是美國華裔經濟學家黃亞生提出來的。這個人,跟章家敦一樣,都是拿著美國政府的錢,為美國政府提出來的政治課題做研究。龍象之爭,和中國崩潰論,都是這種政治學術的產物。他的研究經費,來自麥克阿瑟基金會。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落後,是在經濟發展模式上的政治不正確。即便印度不能追上來,也要大力的宣傳,在未來印度一定會崛起。就如同,即便中國經濟不崩潰,也一定要渲染中國經濟未來一定要崩潰。這種政治正確的燈塔國御用學術,除了文宣效應,對經濟本身幾乎沒什麼現實影響力。完全是不用腦袋看問題的屁股決定論。

對於這種屁股決定論的東西,龍象之爭,不值得人去用腦袋分析。直接用屁股對著他們就行了。印度經濟的問題,是出在自己身上,並不是外因可以改變。不要說它現在屁股坐在美國懷里,就是它屁股坐在雅利安人諸神的懷里,它也一樣的發展不好經濟。

現在穆迪提出了一個口號,叫印度製造。從戰略上看,印度製造這個理念,它是逆歷史周期的。因為全球工業化的進程,已經升級到了後工業化階段。製造業的紅利期,已經關閉。印度這時候列印度製造牌,無疑是大家都趕集回來午飯都吃完了,印度才想著說,我要起床了。

大曆史周期上,工業化階段已結束,全球經濟進入了後工業化階段。小的方面講,目前的世界經濟正在步入收縮,在這個收縮周期中,全球經濟主要表現為需求不足,和產能過剩。這個周期,可能會長達10年以上。在這個節骨眼上,印度製造,根本就不具備競爭力,一群餓狼盯著僧多粥少的需求市場撕咬,印度這時候想加入競爭,是不自量力。

製造業歷史窗口關閉,意味著,印度巨量的人口規模,不僅不能為它的經濟帶來紅利效應,反而是一種負擔和包袱。在後工業化時代,製造業型的人口多,不是優勢,而是短板。後工業化時代,需要的是大量經過高等教育的高貭素人口,因為在後工業化時代,智力才是生產要素,而不是體力。而印度呢,他們的人口,大部分都是文盲。

不僅製造業的歷史窗口對印度關閉了,後工業化的知識經濟時代這個歷史窗口,也不會對它開啟。最近網際網路界有一股歪風邪氣,鼓吹印度風口論,說白了不過就是一樁生意,給中國手機廠商,到印度傾銷廉價手機的輿論造勢。

網際網路經濟,說到底還是要有實體經濟的支撐。不可能在實體經濟落後的環境中,二產三產都沒有,就直接發展第四產業。就跟造樓一樣,不可能一樓二樓三樓都不蓋,直接就蓋一層四樓。

如果生意真這么好做,花1000億美元,免費給非洲人每人發一部廉價的智能手機,給他們連上網。這樣一下子有了十億用戶,相當於再造一個阿里巴巴。然後包裝成公司上市,估值2000億美元,凈賺1000億美元,這么好的生意,為什麼沒人做?印度風口論,道理也是如此。

印度的未來,比較暗淡,製造業的歷史窗口已對他們關閉。後工業化的歷史窗口,也不對他們開啟。在一波輿論造勢中,又淪為了中國廉價手機的傾銷目的地。印度的製造業大國夢,和印度的網際網路大國夢,都因為一團像爛泥一樣的經濟基礎而變得虛無縹緲。

四、在一塊爛泥上面建房子

印度經濟發展落後的內因是什麼呢,它是一個全方位的內部貧困。文化上的貧困,政治上的貧困,經濟上的貧困。在這樣的一個全面貧困的國家,建設經濟,和在一塊爛泥上面建房子,難度一樣大。

宗教並不是文明先進的產物,而是文明倒退的產物。宗教的發達程度,和文明的發達程度,是一種負相關關系。在印度文明的最初的源頭上,哈拉巴人並不是一個怎麼熱愛裝神弄鬼的民族。他們消亡後,入侵的蠻族雅利安人和當地的黑種人達羅毗荼人的原始神話充分混合,才形成了這種熱愛裝神弄鬼的宗教文化。

所以說,一個社會,它的宗教有多發達,那麼它的文明就有多落後。歸根到底,文明是關於人和現實世界為中心的創造和建設,而不是關於鬼為中心的創造與建設。印度人,幾千年的以死後世界為中心的鬼文化,註定他們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也不可能走出這種大茶壺幻覺,真正的開化,真正的建立起來一套以現實世界和人為中心的文化。

這套以死後世界為中心的鬼文化,使得印度人的創造力和活力都被窒息。他們沒有奮斗的動力,沒有出人頭地的狂熱,也沒有關於成功的社會學教育。他們認為,在死後的那個真實世界裡,他們才是世界上,宇宙中最偉大的民族。

低種姓人家的小孩,路過高種姓家的門口,被主人開槍打死。小孩的爸爸只是抹眼淚哭,中國駐印度員工問他為什麼不憤怒不報仇,他表示很詫異,用看外星人的異樣目光看著這個中國人,他對這個中國人說,他孩子死後會過上更好的生活。他沒有憤怒,沒有對復仇的概念,只是悲傷了一陣子。在他看來,他孩子死的好,比高種姓人現實世界中的優越地位和生活,是一件更成功和光榮的事。

在政治層面上,印度的社會組織能力和施政能力,也是出奇的貧困。印度有200多個民族,有十幾種官方語言,各個地區,各自為政,整個社會嚴重的碎片化。而所謂的民主制度,又加劇了印度社會的碎片化,使得決策成本激增。這樣就完全沒有辦法形成國家戰略。民主並不是印度的制度優勢,而是它的制度劣勢。

政治上碎片化,那麼經濟上的碎片化,也是必然的後果。在一個政治上碎片化的國家,開展經濟活動,那麼,經濟行為的代價和成本,就會很高,因為社會組織體系的摩擦力太大。這是讓英國人束手無策的貧困,也是讓蘇聯人和美國人徒呼奈何的貧困。印度無論是計劃經濟,還是市場經濟,都沒有把經濟發展好。這不是制度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碎片化導致的系統性問題。

全球經濟剛打了個噴嚏,15年印度的進出口總額,就萎縮了25%。隨著全球總需求的收縮,作為初級產品出口國的印度,它的進出口數據還會繼續萎縮。印度主要的出口商品,礦產棉花白糖這種初級產品,價格會越來越低,會導致印度後面的經常賬戶的赤字進一步放大。外部經濟環境的惡化,也會讓印度政府財政赤字,進一步擴大。作為一個開發中國家,印度長期存在著孿生赤字問題。這將導致印度在後面越來越嚴峻的全球經濟蕭條中,抵禦經濟運行風險的能力不堪一擊。

長遠的看,印度全方位解除文化上的僧侶禁閉,破除蒙昧主義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雖然它在法律上廢除了種姓制度,但是它並沒有在法律上廢除印度教。在政治上,想要疏浚碎片化的社會,按照印度人的效率,沒有幾十年,這件政治層的問題,根本無法解決。經濟上的落後,只是文化層和政治層低效率的向上載導。

所以說,印度經濟的未來潛力問題,是一個屁股決定論的延伸,因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所以它經濟現在不好,未來肯定也要崛起。即便印度未來亡國了也沒能崛起,那麼它在死後的世界裡,也一定會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五、印度的失敗與啟示

作為一個失敗的國家,印度幾乎是一個完美的反面教材。它的失敗,從文化層,開始逐級向上載導。因為有了根深蒂固的鬼文化,那麼人活著不過就是為了以後死的更好,他們對在現實生活中創造美好生活和生存條件,缺乏精神動力。

一個國家,要想繁榮昌盛,那麼它的文化就要以現實世界為中心,而不是以那些死後世界的大茶壺和鬼魂為中心。宗教活動,必須不能失控。如果人人都以死後世界而活著,那麼現實社會,就會亂套。陷入妖妄的黑暗和癲狂。文化亂了,就會進一步向政治層面傳導。社會就會出現動盪。

印度社會以鬼文化為基礎,所建立起來的種姓制度,是一種文明之癌。它把社會各階層,徹底的固化。各階層之間,停止了對流。掌握印度社會資源的高種姓階層,裡面的失敗者無法被淘汰。低種姓裡面的有創造力的人,又無法上升到高種姓,進而掌控社會資源。階層固化,最大的禍患,就是把社會中的智力資源和要素資源錯配了。種姓制度,嚴重的窒息了印度社會的創造性和活力。僅在法律上廢除種姓制度並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除非在法律上廢除整個印度教才行。

印度的政治,是一個社會熵很高的樣本。熵,測度系統有序性的一個度量單位,一個系統越有序,那麼熵值越低,一個社會越混亂,則熵值越高。在這樣的政治生態中,議政成本,決策成本,施政成本,執行成本,試錯成本,改革成本都很高。有能力的人,有創造力的人,他們想有所作為,成本和代價就很高,效率就會很低。越前行,就越如同在荊棘叢中裸身游泳。只有不創造的人,庸俗無能的人,才會在這樣的生態中,如魚得水,因為什麼都不幹,也就沒有了阻力。

政治上混亂,經濟上想表現出來活力,是不可能的。所謂統治,沒有統怎麼治呢。統,是治的前提。對於印度這樣規模的大國家而言,它只是名義上的統一的國家,實質上,它的碎片化極其嚴重,做不到有效的統,那麼治就不無從談起。不統也不治,又何談經濟呢。

在政治經濟學中,統是最根本的底層。一個國家統一了,然後才能談施政。就好比說,只有在把土地先修整好了,才能談接下來種什麼莊稼。治,是施政的後果和體現。統治體系建立之後,個體的人和組織,才能在這個底層的系統中,煥發生命力和活力,完成自我實現和生長。個人與組織的經濟行為,都是根植於政治這個底層系統中的草木。種什麼,怎麼種,收穫後怎麼分配,這是統御與運籌層面的經。這里旱了要澆水,那裡澇了要排洪,這個叫濟。

以印度來看,它在政治經濟學上,嚴重的缺乏組織性,沒有統,沒有治,沒有經,也沒有濟。這就是他經濟發展滯後的內因,這是系統內部的缺陷所致,並非系統外部的外因所能改變。所以,無論是英國人,蘇聯人,和美國人,他們都弄不好印度的經濟。而民主制度加自由放任,更是增加了印度的社會熵,加深了印度在政治經濟能力上的貧困。使得原本就缺乏統御的經濟,倒退到了刀耕火種這種更落後的生態。

對於個人來說,印度這個反面教材,給人的最大啟示是,無論生活怎麼樣,無論命運多麼坎坷,都不要用一套死後世界的鬼文化麻痹自己,美化苦難,並以鬼文化來指導自己的現實生活,甚至放棄對現實生活和生存的經營,那將會是後面一系列更大不幸的開始。

一個人的文化人格,會決定他的社會人格,社會人格,又會進一步決定他的經濟前途。一個熱愛生活的人,應該提防不要患上文化上的印度病,沉湎於鬼文化不能自拔,每天都在頭腦中思考那些大茶壺,這是一種病態的文化人格。這輩子過不好的人,即便有下輩子的話,下輩子也不見得能過的好。中國人對自己死後的寄託,是自己的子孫後代,而不是那些死後世界裡,根本就不存在的鬼。

什麼是中國人的精神呢,中國人的精神,體現在在《易經》中,在《道德經》中,在《論語》和《春秋》中,那是一種對現實生活深沉的熱愛,和關於對民族永續生存的卓越智慧。這種熱愛和智慧,支撐著中國人,堅韌不拔,百折不撓,自強不息。從幾千年前的一個小部落,繁衍成地球上最大的民族。在我們的文化中,我們的聖人和先賢,他們不討論圍繞著太陽公轉的大茶壺這種鬼文化問題,而是認為這種問題是怪力亂神的癔症,腦子里的大茶壺跟是不是宇宙真理無關,只是一種病。

中國人討論什麼呢,中國人討論聖人和英雄。中國人追求的是文昌武盛,是百姓安康,是子孫祭祀而不輟,而不是怪力亂神,更不是在死後的世界裡的滿嘴跑火車一樣的不存在的偉大。我們文化的一切,都是以現實世界中人的生存為核心。我們的祖廟裡面,從來不供奉大茶壺,而是供奉聖人和英雄。三皇五帝,老莊孔孟,文廟七十二子,武廟七十二子,還有當代的英烈們,他們都是我們民族中的偉人,他們給我們民族帶來了昌盛和安定,所以他們就是我們祖廟里所崇奉的神,也是我們史書中所頌揚的神。

我們崇奉聖人和英雄,並不是為了把他們變成怪力亂神的大茶壺,而是把他們當做一種照亮人生道路的精神明燈,指引著自己和自己的子孫,成為像他們那樣偉大的人,使我們這個民族在未來變得更加的文昌武盛。這就是中國人的精神,在我們的文化里,沒有留給鬼神們的位置,只有被放大的人,只有人,才能創造文明。只有自強不息,才能保證華夏精神永存,才能永續的傳承我們的文明。


匿名用戶:
這是美國日本俄羅斯在Aorqu上一起被黑的最慘的一次


Aaron Liu:

印度軍隊的摩托化步兵挺厲害的,一是人家名副其實,而是運輸效率非常高。


世界你好:

卧槽卧槽,我就是瞎JB一扯,你們也瞎JB贊啊。

一個國家發達,不能只看經濟,教育等方面,還要看人民的自由程度,而這也恰巧說明出印度的發達程度。
印度人民擁有這個世界少有的自由,每天自由的遊走在各個角落,想方便了,便直接脫下褲子,想啪啪啪了,褲子都不用穿上,拉一個雌性就啪啪啪,啪啪啪完想去洗澡,衣服乾脆脫光,找最近的水溝洗澡。這種自由連美國都無法做到,印度做到了。
而國家層面上來說,所有觀看過印度閱兵的人都會感嘆印度的發達,單從兵力輸送方面來看,他們的一架摩托輸送量可以媲美數架運輸機。單兵貭素也是無法媲美的,他們可以存在所有你意想不到的地方。這種軍力連美國都做不到,印度做到了。


彌勒:

對比中國還真難找出印度的優勢。
如果要說的話,可能就是英語了,雖然印度因為被殖民很多地區放棄了印度語,而說英語,是一種比較無節操的奴隸心態。但也不得不承認確實就業有優勢,也使很多三哥跑到歐美謀生,比較優秀的做個IT,沒什麼能力的開個飯店或打工什麼的。當然歐美工廠搬到印度後工人也比較好交流管理。


senyan guo:

以前在武漢青山電廠聽到一個段子……為毛是青山電廠?因為此電廠雖說很破,但是卻是個試驗田,培訓田,常有外國友人在此學習,也常有國外項目部需要天朝人出國幹活。
正文開始……我也只是聽說的段子
某年,來了兩個三哥在此學習。青山電廠,在工人村附近……顧名思義就是棚戶區,現在當然好多了,已經改造。
六哥剛來,還沒去市區和其他城市玩,只在廠區附近溜達。於是發表意見:你們天朝不是好牛嗎?怎麼看上去也是一攤翔?天朝人員還是很客氣,沒說什麼。
過了一周,六哥去武昌買些生活用品,回來以後口氣就變了。原來你們天朝也很不錯啊!當然,我們大三國也很好,大家彼此彼此。
再一周,六哥去了漢口玩。回來以後,口氣又變了:你們天朝這么好啊,我們大三國真的不是對手。
又過了些日子,六哥因公出差魔都一次。回來以後,基本成了啞巴。

求六哥心理陰影面積。

再次重申,我只是在青山電廠聽到的。我沒親眼見過這六哥。


青棗:

去印度前,聽說印度窮,而且強奸犯遍地。
所以公司派我去出差,我是拒絕的,能哭的那種,畢竟本人是姿色還不錯的鋁孩子啊。。

1.下飛機。出機場空氣中就有一種奇怪的味道,我感覺像溫度高菜餿掉的感覺。但同行小夥伴說是一股尿餿味。。。

2.出於安全考慮,我們住的孟買滿好的酒店,服務很好。但是但是,基礎設施。。那個wifi要瘋。。那個早餐。。

3.出行,我們坐的多是突突車,類似大陸小地方的那種三輪車,也是打表的哦,道上飛車一般,啥車都有,有一次還看到一頭牛。。。

4. 印象最深的就是,沒有想到印度貧富差距這么大,我印度朋友真的超有錢,帶我們吃飯玩耍各種大手筆,他的朋友也是各種奢侈。但是路上的那麼多貧民和乞丐,穿的破破爛爛臟兮兮的,蓬頭垢面,在中國真的很少看到哪個乞丐穿成那樣,只看過一些瘋子神經病那樣打扮。我們坐車最怕等紅燈,因為一停,很多乞丐就上來乞討,不給錢就用手來碰你祈求你,雖然同情他們,但是他們真的很臟,很不健康的樣子,真的害怕被他們碰,給錢給了一個,其他的就會圍上來要,很恐怖。
有一次實在是沒零錢給了,小夥伴喝了一半的飲料都被拿走去喝了。

5. 最大的感受是,城管真的很必要。
在中國,哪怕是偏遠地方的城市,都沒有他們的街道臟亂差,感覺遍地是貧民窟的趕腳,我們老闆說,他小時候,七八十年代雖然也窮,但是家鄉也沒有這么臟亂差(他是河南農村走出來的)。可那是孟買啊,印度的上海啊

6. 吃的。。。沒啥吃的,早餐我們只能吃水果,印式早餐沒法吃,午餐我們只能吃漢堡,晚餐偶爾朋友帶我們跑很遠去吃中餐,但是大多數是不吃的,因為沒啥吃的。我們老闆厲害,帶了十幾包泡麵,干吃的。。因為燒自來水水泡麵怕水不幹凈。。當然了,後來學聰明了,買礦泉水燒水泡麵。。可是他還是沒法呆,只呆了兩天改簽回國了。我們幾個繼續熬。本人還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感覺印度人長得有點嚇人,人高馬大黑黑壯壯,但是我感覺他們大多都很熱情,很nice.問他們路,一個不知道,馬上把旁邊的人叫過來幫忙啥的。

8.他們待客有點像中國人,很熱情,甚至有點超乎熱情,國人喜歡勸酒,他們喜歡一個勁勸吃飯吃東西。。。。

9.強奸之都,貌似有點誇張,感覺沒有那麼恐怖。可能是孟買還好吧,我印度朋友老是告訴我孟買很安全啥的,可是我還是不敢一個人出門。。。


畫家王:

尼瑪這個問題終於還是出現了。。。


tensorspace:

貼個原來的答案,我覺得天朝是日本和印度的加權平均


隱卷序:

破陣子—-唁白象未來感懷

  七十年前立國,六千里地山河。兩百民族鑄象魂,四大種姓齊歡樂,第三奈我何?
  一朝打回原形,只能牛皮吹破。最是那兔絕塵時,我象猶唱皿煮歌。何顏見濕婆。(轉自兔吧23333)


Shunyata:

製藥業啊,印度被稱為”世界的葯房”,絕不是空有其名的。印度的仿製葯行業非常發達,療效也和正品差不多,所以大陸很多癌症患者依靠印度代購的葯物維持生命,在基本保證效果的前提下能省下一筆相當可觀的錢。且不說抗癌藥物,今年春季我過敏性蕁麻疹發作,校醫院給我開的就是印度生產的阿特拉。
再就是最負盛名的寶萊塢電影業和計算機軟體行業了吧。


糖糖豬:

【我所認識的印度】
先簡單說下我的感覺,相對發達的地方,孟買是絕對的,德里也是必須的。加爾各答也還行,昌迪加爾也還好,特里凡得琅真心不錯。其他的一些邦的首府根據地理位置,發達程度不一。至於印度”矽谷”班加羅爾,沒去過,暫不作評價。

看了好些答案,有些分享和我所看到的差不多,而有的,和我所感受到的千差萬別,畢竟「一千個遊客就有一千個印度嘛「。

先廢話簡單介紹下,曾赴印度學習一年,學校在古吉拉特,期間走過一些地方,艾哈邁德巴德——德里——拉賈斯坦——昌迪加爾——阿姆利澤——克什米爾——孟買——果阿——阿勒皮——特里凡得琅——加爾各答。試了好久,一張照片都傳不上,等網速好的時候再慢慢上載照片分享觀感好了。

以下分享的照片並沒有什麼代表性,純屬個人偏好。畢竟印度這么大,這么復雜,走不全,也照不完。只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所認識的印度,但希望大家不要只是透過我淺薄的感知或是他人的所思所感去判斷印度,更不要通過網路媒體的導向去作何評價。永遠不要去評價你不了解的事物,真實的印度,需要你親自去揭秘。

———————–首更2016/1/7————————

1、時間:2014/09 , 坐標:艾哈邁達巴德
(同學照的,我也比較喜歡的一張。個人認為,這是一種屬於印度的生活方式。)

(不刻意的美好,只是覺得很生活化。同樣是在景區)

(乾淨的印度——景區)

(乾淨景區幾步之遙的門口,是另一個世界。只是想說,印度的相對是挺難劃分的,乾淨與不幹凈,發達與不發達,安全與不安全……畢竟,高樓大廈和貧民窟並存的情況,在印度是相當多的,兩重天的反差,從中便能體會一二。)

(來到印度,就好像進了動物園一樣。而且印度的動物貌似都能很好的與人和諧相處。這種小松鼠在我住的城市隨處可見,學校里也到處都是。大街上也經常能看到猴子那些,等我找找在後面貼出來吧)

又傳不了照片了,下次繼續好了。。。


js xs:

體術


藍星教主:

自古以來,印度擅長思想精神,中國擅長物質經濟,精神容易畸變為迷信,物質容易畸變為拜金,兩者可以互補而不是拆台。


ny sun:

沒去過,但早晚會去看看,我想看一下印度這種大不同於其他國家的文化究竟是怎麼樣,也請只是通過網路看世界的各路大神高抬貴手,不知為不知,不要想當然


一鄴:

肌肉發達,思維發達。


烏薩蜜:

IT及服務業,比如印度酒店行業服務水準,高出我朝不止一丁半點啊啊啊~ 單單服務行業的英語普及率就完勝我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