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車諾比旅行有什麼經驗值得分享和借鏡?

問題描述:去車諾比旅行有什麼經驗值得分享和借鏡?
, , , ,
小明不得了:

因為規定要求18周歲以上才能進入隔離區,所以我一直看著這個問題眼饞,苦等著成年再去玩…然後今天終於可以來答題了!多圖預警!


旅行團的中巴

車諾比目前只支持團隊進入,所以我在SoloEast上報了一個英文一日團,早上八點在基輔獨立廣場集合,一起坐兩個多小時大巴去車諾比。全團一共15個人,亞洲人就四個,三個香港人+我一個大陸人。其它的遊客有來自英國的,澳大利亞的,美國的。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

都比我老

因為核輻射對於青少年的身體影響更大,所以官方有嚴格規定,進入隔離區的遊客必須滿18周歲。我去的這天剛好是18歲零24天,完美蹭上規定邊界。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普遍都是三十多歲的,最年輕的也是大學畢業的了,我一個還沒讀大學的真是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連導游也說我是他接待過的進入車諾比的年齡最小者了………所以大家都非常熱心地來帶帶我這個小朋友23333

雖然在車上吃完了整整三大包M&M朱古力的英國大叔經常會從某個廢墟里突然冒出來嚇唬我,但是在我下樓梯險些摔跤時,也是他扶住了我。香港的一個小姐姐不厭其煩地用國語陪我聊天,來緩解我的恐高症。導游先生也總是很耐心地等著我拍完照走出廢墟。

總之都是一群特別好的人吶。

導游在大巴即將駛離基輔市區時會故意問一句「你們確定要繼續往下走嗎?再往前走可就沒有回頭路了噢!」 在一天行程結束的時候,他也站在大巴上鼓動全車人給自己鼓掌,為了勇敢的心,為了我們成功逃離,為了我們平安到達。給大家狠狠安利SoloEast了!


正文開始!

進入隔離區要經過兩次護照檢驗,一次是在離中心30KM處,一次是在離中心10KM處。

30KM處
30KM處懸空輻射
10KM處懸空輻射

在測得輻射超出人體安全輻射值(0.3左右)時,探測器會發出警報響聲,如上所示,當探測器靠近10KM處土壤,可以看到這個時候的數值已經到6.0+了,遠遠超過0.3。

接下來就進入了真正的鬼城——普里皮亞季。目前開放的 可以進入的公寓其實非常少,我們也只能進入一些危險係數比較低的 行走沒有太大障礙的廢棄公寓。

廢棄公寓
公寓入口已經雜草叢生了
一樓的郵箱
樓道,牆面不少已經駁落
生鏽的百葉窗
發霉的海綿坐墊
頂樓風口
天台俯瞰鬼城

接下來就去到了一個曾經的體育館

籃球場
樓梯
破碎的地板
游泳館更衣室
游泳館洗手間
入水樓梯
儲物櫃
體育館外長椅

之後去了以前的某個學校

陰森森的走廊
破敗的教室
曾經的掛鍾

不知道為什麼…這里有非常多的毒氣面罩…

後來還去了曾經的監獄…

發現一間破敗的教室…

前方高能預警

不建議深夜獨自觀看!!!

幾個很Creepy的娃娃…

還有不知道誰掉落的鞋子…


恢復正經,嚇完就跑,真的刺激233333

之後還有固定項目,參觀新加蓋的石棺。


有幾個神奇的彩蛋…

1.在參觀離核泄漏區不遠的一家工廠里,我們發現了一堆輻射無敵高的金屬…如下圖所示…608.5…………

再提醒一下…人體健康輻射範圍是小於0.3…

當場嚇到遠離(逃

2. 在隔離區擼貓擼狗的正確打開方式

1.先看看它是不是還活著(有些只是趴著睡覺)

趴在路邊的小狗(其實是活著的

下圖可能引起不適 預警。

死去的小狗屍體

2.活著的話,再看看它長得奇不奇怪,從面相看有沒有變異。

3.用輻射探測儀靠近它,看看輻射值是否屬於自然範圍。

4.最好隔著衣物戴著手套輕輕撫摸,記得不要被咬到。


結尾插入溫馨提示

1.來時請務必穿長褲長袖,和底子厚實的運動鞋,盡量覆蓋住大部分身體,不要露腳踝。

2.在隔離區內被貓貓狗狗或者昆蟲咬傷,啄傷,叮傷請務必告訴導游!!!!!那些動物有可能是已變異的或是帶污染的,一般來說導游都會帶有專治蚊蟲叮咬的葯膏。

3.在隔離區內不要接觸自然水,碰都不要碰。

4.不要踩踏立有輻射標志牌子的地方。那些地方的土壤基本都自帶高輻射。

比如我就以身試法:

哈哈,其實這塊標志牌是假的(逃


蘇小包:

精心剪輯的粗糙小視訊 膽小者慎入

如果問去車諾比危險嗎?我只能說沒有什麼絕對安全的地方,感興趣的可以去現場看一下,空氣中的輻射量已經比很多大城市都低了,地表和建築物之類的實物的輻射值還是很高的。如果擔心健康問題的話就看看我拍的視訊吧,視訊無核輻射。

車諾比博物館
車諾比博物館
車諾比博物館

1986年的車諾比核事故應該就不用科普了吧,這也是我來烏克蘭最期待的一個行程,簡單來說就是設計缺陷和操作不當導致的災難,據說這次的輻射量是廣島原子彈的400倍,而且輻射的雲飄到了西歐甚至北美,把核輻射塵帶了過去。官方宣稱受害者是56人,其實是因為前蘇聯刻意隱瞞,禁止醫生在死亡證明上寫「核輻射」才顯現數字這么小,綠色和平組織後來估計的傷亡人數是9萬多,也有報告指出傷亡人數超過20萬。

最詭異的Prypjat幼稚園

蓋上新石棺之後仍有人在那工作
離開之前檢測輻射量的輻射探測儀 雖然我覺得是假的

推薦幾部相關影片

【Top Gear S21E03】有一段是開往車諾比的;

【車諾比日記】其實一點也不恐怖的恐怖片;

紀錄片【搶救車諾比】;

除此以外在B站還能搜到很多視訊資料。

完整遊記見公眾號呀


小世兒:

小世兒搬家啦,請移步關注 @世界說,會為大家帶來更多精彩遊記!

今年三月,我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實習,那時得知發生核災的車諾比離得不遠,並且有專門的一日遊覽行程。於是在實習的最後一天,我終於找到機會,去了車諾比核電站。

車諾比事故發生三十年前,1986年4月26日。那天凌晨,核電站的第4號核反應堆在進行安全測試時突然發生失火,引起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質泄漏,成為一場核災。

三月的一天,天氣晴朗。早上八點半,我在基輔著名的自由廣場附近的一座酒店下等待出發。三輛12人座的麵包車坐滿了人,幾乎全都是金髮碧眼的遊客,來自亞洲的只有一個日本人,和一個中國人——我。

上了車,上面沒有什麼娛樂內容,只有一部車載電視在滾動播放車諾比核事故的紀錄片:「4號核反應堆發生爆炸後,蘇聯政府起初竟然選擇了向國際社會隱瞞。直至如今,主要的兩個受污染國家: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依然承擔著沉重的代價……」

「車諾比事件」,紀錄片的畫外音傳來低沉的男聲,「是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事故。」

△ 載我們的迷你小巴,外面印著小心輻射的標志

從繁華的基輔市中心到車諾比的第一個檢查點,路程僅僅兩個小時,相當於廣州到珠海的距離。事實上,當年核泄漏發生的5天後,基輔已經被核輻射污染,但蘇聯政府依然在基輔舉行了勞動節的露天慶典活動。

在檢查點,士兵簡單地檢查我們每一個人後,嚮導再次向我們重申重要的安全準則:

1. 這次的路線從1999年就開始設計, 所接收到的核輻射量是絕對安全的。

2. 身穿長袖衣服和長褲,以及封閉式的鞋子。

3. 嚴禁帶入帶出任何動植物、嚴禁飲用和食用非餐廳提供的水和事物。

4. 不要把隨身物品放到地上,盡量不要接觸裡面的物品。

△ 進入車諾比城見到的路標

在事故發生三十年後的今天,車諾比絕非空城——有數千名核電站的工作人員在這里工作,包括了新石棺的修建、以及核電站的監測和維護人員。他們以15天為一個班次進行輪班,居住在車諾比市區里。市區裡面已經有宿舍、餐廳、超市、甚至酒吧,除了學校之外幾乎和烏克蘭其餘的城市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除了這些工作人員,依然有數百人居住在附近的村落里——他們不相信核輻射這些看不見、摸不著、聞不到的殺手存在,堅持要在這里生活。

但其實,土壤里的核輻射依然超標30倍。

△ 導游把輻射監測器靠近土地,告訴我們這里的土壤依然比人體正常可接受的輻射量超標30倍

在車諾比的餐廳旁邊,是政府為當年抗擊核事故的英雄們建立的雕像和紀念廣場。而另一邊,則是一些大量破舊的機器——這些在當年投入清理工作的機器,無一例外,都被超高濃度的核輻射污染迅速報廢。

△ 車諾比城市一覽。左上:消防隊員紀念碑;左下:名為「車諾比天使」的雕像;右上:處理核廢品後迅速報廢的機器;右中是可以提供乾淨衛生事物的餐廳,右下是紀念廣場

車諾比不僅是工業重鎮,還是軍事重鎮——因為核電站低廉穩定的電力,蘇聯在核電站附近設立過一個導彈基地。車輛在樹林的羊腸小道緩緩駛入,毫無徵兆地,一個巨型的鐵幕突然跳入視野。這個雷達特別針對美國,一旦監測有導彈蹤跡,蘇聯有25分鐘的時間組織核反擊。這個巨大高聳的雷達,以及象徵著蘇聯的紅星也都已經生鏽,全部散發著一種蕭瑟的時代錯亂感。

△ 車諾比導彈基地一覽。上方是巨型的雷達,緊張地盯著大洋對岸的美國;下方是印著一顆蘇聯紅星的大門

車諾比事件中真正的「鬼城」是普里皮亞季 (俄文:Припять;英文:Pripyat),距離車諾比市18公里。

事故發生在當地時間4月26日1時23分,然而直到34小時後,蘇聯政府才下達疏散命令,五萬人在4小時內就完全撤離了——但其實很多人在撤離時已經吸收了致命的輻射量了。

一開始,居民以為只需要離開家鄉三天;然而,只要一起風,城裡的核污染水準就會回到爆炸後的水準——離世的、倖存的,一切都回不去了。這座城市的時間就此停滯

更令人唏噓的是,從種種細節里可以看出,普里皮亞季曾經是一個生活質量相當高的城市——這里有帶跳水台的游泳池、商品豐富的超市(請注意,那還是個定量發放食品的年代)、潔凈漂亮的樓房、明亮的教學樓。而在事故發生後,當局並沒有妥善安置這五萬人。他們大量湧入基輔,寒冷、疾病、流離失所……急於自救卻遭受永不休止的折磨。

△ 「鬼城」里的學校一覽,教科書隨地丟棄,彷彿上一秒鐘還被握在孩子手中閱讀。三十年,彈指一瞬間。

走過了最後一個輻射檢查站,一份震驚依然遺留在內心裡面。面對斑駁的牆體,破碎的瓦礫,你很容易會明白,「車諾比的核事故」之所以持續地帶給世人這么多的驚醒,恰是說明了這不是一個技術性的悲劇;它的根源,也決不在於「如何安全地利用核能」。

真正振聾發聵的,是那個鐵幕時代下被扼殺的透明與公開,是如何釀造出了這樣一出「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悲劇。

發生在三十年前的車諾比核事故,就像是烏克蘭的一道漸漸結痂的傷疤。甚至連烏克蘭的年輕人也已經甚少提及。但是三十年過去了,我們是否已經從根源上杜絕了「車諾比式的悲劇」?恐怕並沒有。而這,才是車諾比事件值得我們銘記在心的地方。

世界說作者李沛哲

發自 烏克蘭 車諾比

http://weixin.qq.com/r/xEyFnSLEMX9OrWb_9xnW (二維碼自動識別)


李沛哲 Patrick:

在烏克蘭實習的42天里,最後一天,我終於找到機會,去車諾比核電站。

早上八點半,我在基輔著名的自由廣場附近的一座酒店下等待出發。三輛12人座的麵包車坐滿了人,幾乎全都是金髮碧眼的遊客,來自亞洲的只有一個日本人,和一個中國人——我。

上了車,沒有什麼娛樂方式。車載電視滾動播放關於車諾比核事故的紀錄片:「4號核反應堆發生爆炸後,蘇聯政府起初竟然選擇了向國際化社會隱瞞。直至如今,主要的兩個受污染國家: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依然承擔著沉重的代價……

車諾比事件,」紀錄片的畫外音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是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事故。
從繁華的首都市中心到車諾比的第一個檢查點(checkpoint),僅僅是兩個小時的行程,相當於廣州到珠海的距離。事實上,當年核泄漏發生的5天後,基輔已經被核輻射污染,但蘇聯政府依然在基輔舉行了勞動節的露天慶典活動。

在檢查點,士兵簡單地檢查我們每一個人後,嚮導再次向我們重申重要的安全準則:

  1. 這次的路線從1999年就開始設計, 所接收到的核輻射量是絕對安全的。
  2. 身穿長袖衣服和長褲,以及封閉式的鞋子。
  3. 嚴禁帶入帶出任何動植物、嚴禁飲用和食用非餐廳提供的水和事物。
  4. 不要把隨身物品放到地上,盡量不要接觸裡面的物品。


在事故發生三十年後的今天,車諾比絕非空城——有數千名核電站的工作人員在這里工作,包括了新石棺的修建、以及核電站的監測和維護人員。他們以15天為一個班次進行輪班,居住在車諾比市區里,市區裡面已經有宿舍、餐廳、超市、甚至酒吧,除了學校之外幾乎和烏克蘭其餘的城市沒有太大的區別了。除了這些工作人員,依然有數百人居住在附近的村落里——他們不相信核輻射這些看不見、摸不著、聞不到的殺手存在,堅持要在這里生活。但其實,土壤里的核輻射依然超標30倍。

在車諾比的餐廳旁邊,是政府為當年抗擊核事故的英雄們建立的雕像和紀念廣場。而另一邊,則是一些大量破舊的機器——這些在當年投入清理工作的機器,無一例外,被超高濃度的核輻射迅速報廢。

車諾比不僅是工業重鎮,還是軍事重鎮——因為核電站低廉穩定的電力,蘇聯在核電站附近設立過一個導彈基地。車輛在樹林的羊腸小道緩緩駛入,毫無徵兆地,一個巨型的鐵幕突然跳入視野。這個雷達特別針對美國,一旦監測有導彈蹤跡,蘇聯有25分鐘的時間組織核反擊。這個巨大高聳的雷達已經完全生鏽,以及象徵著蘇聯的生鏽的紅星,全部散發著一種蕭瑟的時代錯亂感。

車諾比事件中真正的「鬼城」是普里皮亞季(英語為 Pripyat)。事故發生34小時後,蘇聯政府才下達疏散命令,五萬人在僅僅4小時內就完全撤離——但其實很多人在撤離時已經吸收了致命的輻射量了。一開始,居民以為只需要離開家鄉三天;然而,只要一起風,城裡的核污染水準就會回到爆炸後的水準——離世的、倖存的,一切都回不去了。這座城市的時間就此停滯。

更令人唏噓的是,從種種細節里可以看出,普里皮亞季曾經是一個生活質量相當高的城市——帶有跳水台的游泳池、商品豐富的超市(請注意,那個還是定量發放食品的年代)、潔凈漂亮的樓房、明亮的教學樓。而在事故發生後,當局並沒有妥善安置這五萬人。他們大量湧入基輔,寒冷、疾病、流離失所……急於自救的他們卻遭受永不休止的折磨。

發生在三十年前的車諾比核事故,就像是烏克蘭的一道漸漸結痂的傷疤。從傷疤中還可以窺探出這個國家與俄羅斯的歷史糾葛,但烏克蘭的年輕人已經甚少提及。


sherry雪梨君:

分享一下我去了車諾比的感受吧。大家可以關注我的公眾號:in旅行。更多攻略遊記哦!

文字不多,我覺得這個地方單是用文字是描繪不出的,但是圖片很多,希望這些圖片能幫助你感受車諾比。


從倫敦飛到烏克蘭首都基輔,在辦落地簽時在入境處拍了照,簽證官說我是這個星期來的第二個中國人。

從基輔到普里皮亞季大概兩個小時車程。普里皮亞季,如今已是一座幽靈之城。這個小城因為一座核電站而被眾所周知。那座核電站就是曾經造成巨大災難的車諾比核電站。

普里皮亞季是20世紀70年代,為車諾比核電站的工作人員建造的,那是一個代表著大好前景的核工業衛星城。

它擁有樹林、草地、溪流,精巧而美麗。三十二年前的春天,普里皮亞季的生活在一片驚懼中戛然而止。

車諾比事故造成的放射性污染遍及蘇聯15萬平方公里的土地,30萬居民被先後疏散,莊稼被全部掩埋,周圍7000米的樹木都逐漸死去。

進入普里皮亞齊之後,每個人都會收到不斷滴嗒作響的小小輻射測量儀。這里的很多地方已經被反覆清洗, 所以讀數正常。但靠近輻射很強的物體,輻射測量儀就會發出異響。

我拿著輻射測量儀漫步在這座小城,有時走到一個水井蓋,就會發出異響。為使廢棄的核電站不再繼續泄漏有毒物質,直到現在,仍有工作人員在禁區內做維護工作。

這里彷彿是一個安靜美麗的正常小城,樓上的窗戶打開著,衣服還晾在窗檯上,只有那些隨處可見的列寧頭像,鐮刀斧頭標志猛然間會提醒你,這里的一切都停留在1986年4月的某個瞬間。

事故發生後,這里的居民緊急撤離,人們被告知,只是離開三天,馬上就會回來,什麼都不允許攜帶。

但他們沒有想到,三天變成了十年二十年,其實在他們離開的那一刻,他們已經與這座小城——他們的家園,他們一手建立起來的生活永遠地告了別。


Aorqu用戶:

三周前去的車諾比,自己拍的解說視訊昨天才剛剛剪好:核事故31年後的車諾比是怎樣的?

去參觀沒什麼值得注意的,聽導游的話,不要作死就不會有危險。車諾比作為景點對外開放已經有好幾年了。

這里重發一遍:

核事故31年後的車諾比是怎樣的?_趣味科普人文_科技_bilibili_嗶哩嗶哩​www.bilibili.com

哈嘍大家好, 這個車諾比的視訊終於剪完了(視訊太長,不好直接上載Aorqu)!

做這個視訊初衷很簡單,因為油管上有不少關於車諾比現狀的視訊,可是相關的中文影像資料卻很少,所以我想給大陸的各位帶來不僅僅局限於圖像的第一首內容。 說實話,車諾比裡面並沒有那麼可怕,裡面每天有不少工作人員在工作,車諾比旅遊也已經逐漸做成了產業。只要聽從導游安排,不要在裡面作死,還是挺安全的。車諾比離基輔車程兩小時,一日游的價格連蓋革計數器和一頓午飯的價格是在140刀(910人民幣)。我個人覺得這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花的最值得的140刀。

由於全程我都是復述導遊說的話,所以用切換中文解說的時候有點卡殼,希望沒有影響到大家的觀看。

還有就是,我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要孩子的打算,所以大家不用擔心(玩笑話, 其實根本不必有這個擔心,現在那些核電站的維護人員都是有孩子的,沒有必要擔心,真正危險肯定不會對外開放的)。

更多圖片:

回基輔剛好在獨立廣場看到前敖德薩州長薩卡什維利發表彈劾現總統波羅申科的演講,過去湊了個熱鬧。

51號AI:

感謝 @安妮的小熊 提供精彩遊記。
反對 @Wang Tong 的答案。

在討論輻射對生物組織造成影響時,所使用的單位是 Sv。為了表示生物體單位時間內承受的輻射強度,在測量時一般使用 mSv/a 或 µSv/h。遊記照片中的蓋格計數器測量得到的單位就是 µSv/h

所以測量結果已經是單位時間生物體所受照射的強度!
所以測量結果已經是單位時間生物體所受照射的強度!
所以測量結果已經是單位時間生物體所受照射的強度!

下面來分析WT的答案

第一,你不能把一秒鐘強輻射的傷害性等價於飛機里三小時的弱輻射

根據統計數據*,測得乘坐洲際航空平均照射強度是 3~6 µSv/h。大家在遊記中看到,照片中的蓋格計數器讀數大部分時間都是 <1 µSv/h,按文中描述,大概推測出超過 4 µSv/h 會報警。這么比較下來,所以你猜猜,到底誰是「強輻射」誰是「弱輻射」?

所謂旅遊一次等於飛機三個小時的劑量,只是為了讓大眾放心所做的,最淺顯、不準確的表述。這句話本來的意思是,進去一次受到的平均單位時間照射強度,不比坐飛機受到的平均單位時間照射強度高!!
但是,如果這么說,有多少人能聽懂?

第二,在現地旅遊時會不可避免地接觸輻射物品和吸入輻射塵,這部分沒有被算進去,這部分最可怕,會一直對身體近距離輻射,吸進體內的要是pm2.5的話,可以在體內持續輻射百萬年…

天哪嚕,pm2,5真可怕,輻射百萬年,嚇死寶寶了……
蓋格計數器原來可以把空氣中的顆粒都屏蔽掉,只測量「純凈空氣」中的輻射值,好高級。

無惡意調侃,言歸正傳。關於不可避免地接觸輻射物品,我想說,進那裡面的人除了熊孩子外,一般不敢隨便碰其它東西,導游也會提醒遊客不要隨便碰什麼東西,而且進去的人都要穿防護服(據我了解都得穿,如果現在不是這樣請告知)。輻射塵也要看劑量好不好,就算吸進去了幾微克的輻射塵,它的輻射強度是其實是很有限的,而且也會被代謝掉。

如果不小心摔跤了,又吃進去兩口塵土?那隻能自求多福了,聰明善良的烏克蘭醫護人員一定會全力救治你的(誤)。

*******放射性昏割線********

那麼怎樣才算對身體有傷害呢?
根據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 ICRP):
人體所接受的平均本底輻射約為 0.27 μSv/h(請自行對比遊記圖片的讀數);
20 µSv/h 被視為正常環境輻射強度的極限。
20 mSv/a (20000 µSv/a) 是輻射相關工作者年照射劑量的上限。

結語:
寫這篇答案的目的是為了讓大家對輻射強度有一個更明了的概念。既不要被這個東西嚇到,也不要輕視它。答主並不是慫恿大家去探險,只是希望大家在充分了解某件事情的利害關系之後,會有自己的(做或不做的)選擇,並為這個選擇負責就好。

*數據來源:Radiation Exposure During Commercial Airline Flights


Darlene:

少圖 其實當然照了很多
旅團:Chernobyl Tours by SoloEast

早晨在獨立廣場集合 旁邊就挨著麥當勞 於是早餐就在那邊解決了
味道感覺沒有什麼差別 但是 但是 之後買了個甜筒 給的量比大陸高一半 蛋筒里也都填滿了

集合很好找 老遠就看到了solo east標志的車 兩輛小巴一輛大巴 小巴可能是有人報的是private tour
過去拿護照簽到確認身份 和我們說今天團里還有一個中國人 但之後沒有遇到
環顧了一下有四五個日本人 剩下的都是歐洲人
當時說都沒有本地人 可能是本地人不來湊這個熱鬧 回來之後才想到 這個團是英文的 本地人也不來英文團啊

路上兩個小時左右 車上放了車諾比的紀錄片 事故發生時的
具體的行程不再細述了 和網站上的完全一樣

輻射什麼的 最高的時候到了10倍多 可能是我人傻膽大 完全沒有擔心
車諾比的旅遊已經十幾年了 也有很多人在區域里工作等等 還是相信是很安全的

走在區域里的綠蔭中 如果不說這里是車諾比 完全感受不到一絲的恐怖氣氛 反而很安靜 很靜謐 很祥和
事故發生後的三十年 人類離開了這片土地 一切交還給大自然
土壤深處隱藏著高倍的輻射 然而樹木 依舊繁茂 花朵 依舊會按時盛開

導遊說到有人會偷偷回到這里生活 捨不得離開自己的家鄉
也看到遊記說見到了一位生活在這里的老人 她自給自足 還拿來蘋果給他們
導遊說 一年前 這邊還有居民

下午四點左右在區域里就餐 吃到了疑似烏克蘭紅菜湯

基輔遊記:浮生一日 烏克蘭基輔 車諾比,基輔旅遊攻略


陸文馨:

2.18.5.30 兩天前來到基輔,今天就跟著旅行團來參觀事故發生32年後的車諾比。團成員先在基輔集合,一起乘車前往車諾比。因為有政府軍隊鎮守,所以要想進入就必須跟著有資格的旅行團才行。前後一共有3道門檢,第一個是4號反應堆30公里處,要檢查護照,第二個是10公里處,檢不檢查護照看運氣,最後一道是進入Pripyat皮里皮亞季小鎮時的,不用檢查護照。10公里以內現在是嚴禁住人的,之前曾經有一位老阿么和她的牛住在這里,可惜2016年老阿么去世了。據導遊說現在仍有一對夫妻住在10公里區域內,但是政府除了他們以外不允許人住了。30公里以內10公里以外可以住人,因為污染指數與外界已經幾乎一致,烏克蘭政府好像已經有了回遷居民的計劃。而"鬼城"皮里皮亞季恐怕會一直荒敗下去,直至徹底回歸自然。

三十公里區 車諾比小鎮

上圖是我們看到的第一個破房子。沿途雖然破舊的房子不少,但因為年久失修,存在安全隱患,所以導游只允許我們進入個別的房子。即便是這些被允許進入的"暫時安全" 的房子,也毫無人氣,一片臟亂,唯有照進房屋的陽光一如30多年前的那樣明媚純凈。自然對人類並不偏袒,沒有人類,一切也能很好。

這張圖好像是小鎮的一個公共場合,可以用來開會或者慶祝節日。圖里的紅色橫幅上寫的字大概意思是"共產主義是人類不可避免的未來,讓我們一起奮斗"。物是人非事事休。

下面三張隱約有些雜亂之美。雖然久無人氣,但卻充溢著自然之氣。屋內的破敗與屋外的生機盎然反差之大讓我本身對車諾比事故的沉重憂郁之情減淡了不少。

圖中的車被拆的只剩了個殼子。導遊說事故發生所有居民撤離後,外來的盜賊賄賂了駐守的軍隊或者民兵,偷溜進來把一切能拆的金屬都卸下來帶走了。這車裡面基本都空了,連輪胎都沒有了。

這是導游專門帶我們路過的一個核廢料掩埋處。當時很多核污染料都就地掩埋了。基本就是隨意找個地方,挖個深坑,然後把核污染料填進去,再澆築水泥封住,再填上土,最後豎個核危險的牌子。整個30公里區大約有80-100個這樣的掩埋地。當時說這些是"暫時"的掩埋地,可大概這些會一直"暫時"到未來很久吧。

水泥對輻射的抵禦效果比泥土要好很多。所以將蓋格計數器靠近牆壁或者進入房子顯示的數值要比近距離內樹木,尤其是樹根,顯示的數值低很多。這是我們能接觸到的範圍內的一個最大的hot spot,雖然不清楚具體原因,但這顆長在房子牆角下的樹的樹根處核輻射指數就高出很多。導游不允許我們腳踩在樹根附近的泥土上,所以圖中拿著蓋格計數器的小哥哥有一隻腳是踩在磚頭上的。

這是車諾比小鎮的一座紀念衛國戰爭勝利碑。碑上有一個婦女祈禱的畫像。導遊說前蘇聯有意識的將衛國戰爭(二戰蘇德戰場)從二戰中剝離,以塑造前蘇聯東歐附屬國的愛國意識。作為烏克蘭人,我們導游對前蘇聯還是有一定抵觸的。據說由於戰爭,男女比例失衡,當時的女孩子們出門一定要打扮的,來吸引為數不多的男人hh

接著我們來到了一處軍營。這幅圖說的是前蘇聯軍官指著你說:Did you volunteer?! 作用類似於美國山姆大叔的Your country needs you. 導游表示這圖很諷刺,都已經當兵了,軍官問士兵你是不是自願參軍還有什麼意義呢?

這就是車諾比有名的DUGA-3 莫斯科之眼雷達,建成一年後停止使用。據說這是前蘇聯用來探測來襲目標的一套系統的一部分,一共有三個部分,這個雷達只是其中接受信號的,分析信號的在幾十公里外。

下圖是綿延數公里的電網。當車諾比還在發電時,這個電網負責將電送到前蘇聯各個角落,現如今車諾比停止了發電,電流的方向就反了過來,由外界向這里送電。

下圖是曾經準備1986年10月就開始運行的5號反應堆。事故發生時,5號反應堆已經基本建好了,再過幾個月就可以投入使用了,然而事故讓一切建工都凍結在了32年前。好像現在建築場地的模樣與32年前並沒有變化。

上午的行程結束後,我們就準備去吃飯了。吃飯前人人都要過一下這個機器確認身上沒有超標的輻射,不過我覺得估計這機器從來都不會檢查出問題hhh 下圖是我的導游Davis,懂得很多,很熱情的回答問題。所以有要去的朋友可以試試能不能專門找他。

這就是我們的午飯啦,因為我不是素食主義者,我就有了一塊右下角的豬肉排。若是素食,則用一碗水果作為替代。豬肉排雖然賣相不好,但味道還行。還有的就是一晚素菜湯,一盤沙拉,一盤裡面是果醬的卷餅甜點,兩杯果汁。跟我在基輔吃的差不多。

下午行程的重頭戲自然是新棺。但其實並沒有什麼我們能做的,基本就是拍照合影。也許是我的問題,但我實在不能理解有些情侶親親熱熱的在紀念碑前歡喜的與新棺合影。我讀完《車諾比的悲鳴》序章之後看到新棺實在是笑不出來。這里曾經是人類和看不見的自然作鬥爭的地方,這里發生的故事曾經毀掉了一代人對國家、對物理的信仰,多少親臨戰場的清理人(liquidators)在絕望與痛苦中離世。後來我朋友說大概對西方人來說,前蘇聯的事故並不是苦難,而是活該。

下圖是新棺不遠處的車諾比建成碑。從建成,1號反應堆開始運行的1970年到4號反應堆爆炸的1986年,這個項目真是英年早逝。

Pripyat 皮里皮亞季

皮里皮亞季小鎮是當時前蘇聯生活條件、薪資待遇最好的地區之一,因為這里都生活著運營車諾比的工程師或者物理學家們,當時這里的居民的平均年齡才26歲左右。

下面兩張圖有點詭異。第一眼看到它們時,我突然想到了二戰末尾廣島核炸的時候好像因為輻射過強,有一位老人被直接轟成了地上的一片陰影。想到那個再看到這些塗鴉真是毛骨悚然。

烏克蘭很多建築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建築的側面牆壁上多半會有藝術作品。在基輔從機場開往住宿的地方是,很多二十幾層的住宅樓側面就是一個巨幅的花,有人有花,最漂亮的是一隻鳳凰。下圖是皮里皮亞季里某個建築的側面,導遊說現在這種藝術已經近乎絕種,只有北韓還在使用。

從下圖就可以感受到30年自然對環境的改變有多大了。導游手裡的照片是事故前這片土地的模樣,讓我們與現在做對比。其實現在也挺美的hhh

下圖是當年的自動販賣機。與現在不同的是,那時賣的果汁並不連著瓶子一起賣。每個機器上都有一個公用杯子。若有人想買果汁,先投幣,然後將杯子倒立在機器介面處,就會有水流噴上來清洗杯子,然後再將杯子正過來接果汁喝,喝完也不用洗杯子,因為下一個喝的人自己會洗。

這里曾經是一個體育場。看台上的木製長凳基本爛光了,正下方的一條橫路原本是橡膠跑道,再後面的一片小樹林原來是足球場。也就是說這些樹其實樹齡都不超過32年。

接下來就是很有名的遊樂場了。很有種殘毀蕭條美。

最後,導游著重介紹了這塊紀念碑。這是唯一一塊不在地方政府名錄上的紀念碑,因為這是倖存的清理人為犧牲的清理人所建的。紀念碑中間下方是被炸的坑坑窪窪的四號反應堆和它的煙囪,上方是一個地球,和象徵信仰的十字架。右邊是第一批毫無防護措施卻靠近四號反應堆試圖滅火的消防員們。左邊有四個不同的人,最前面的是拿著專業儀器測量輻射強度的人,緊跟著後面就是勇敢的回到四號反應堆拉下手閘的工作人員,跪著的是因受到過量核輻射,開始出現不良反應頭疼的人,最後面被擋住的就是救死扶傷的醫生。其實最令人難過的不是雕像,而是立在雕像前的花。與我的想像相反,這些花並不是外界來參觀的人帶來的,往往都是現在車諾比的工作人員送來的。他們因為深刻了解,所以感恩,所以悲憫。

最後的最後。敬英雄。

據說車諾比核電站的設計稿里有32個潛在危險。

願,前事莫忘,後事之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