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是怎麼洗頭發的?

問題描述:題主頭發易油,每天都得洗,不洗就變油頭教授,每天洗頭都在想這個問題,如果我在古時候怎麼辦,還請Aorqu上大神們解答。
, , ,

蔓玫:

咦居然翻到這么個題。。
頭當然還是要洗的~洗髮水這個必須有。題主親不要害怕,即使沒有潘婷飄柔海飛絲你也可以活下去!

首先,古人洗頭一直洗得挺像樣的。
無論何時何地,個人衛生都是人類文明中的一個重要項目。中國漢字中,「沐」即為洗頭之意,在東漢年間的《說文解字》中已有明確解釋:

沐,濯發也。

而早在商周時期,定時沐浴已經成為重要的儀式或風俗。西元前約6世紀的《詩經·小雅·采綠》中也曾提及:

終朝采綠,不盈一匊,予發曲局,薄言歸沐。(老娘頭發都打卷了,我要回去洗個頭!)

——所以掐指頭算下,老祖宗們洗頭都洗這么多年了,沒道理不折騰出一些類似洗髮水的東西吧。。

而洗髮水的主要作用無非是(1)去除油脂(脂肪酸);(2)去除灰塵;(3)去頭屑,防脫發,保持烏黑順澤。。。
這裡面(3)屬於延伸性功能,一般來說只要滿足前兩條,就可以被認為是值得發揚光大的洗髮用品了。所以英雄不問出處啊,雖說古人對化工成分所知甚少,但自然界本身已經有足夠豐富的原料;憑著大膽嘗試和努力積累,還是開發出了很多洗髮路線的。

1. 皂莢
植物里最常用的應該就是它了。前兩位同學也都提到。
皂莢亦稱皂角,豆科植物,直至如今《中國植物志》里仍記載它「莢果煎汁可代肥皂用以洗滌絲毛織物」(我覺得頭發也是類似了。。只不過絲毛織物是動物毛,頭發是人的毛- -)。之所以這么好用,是因為其中含有的多種大量皂苷類物質

皂苷的化學結構中,由於苷元具有不同程度的親脂性,糖鏈具有較強的親水性,使皂苷成為一種表面活性劑,水溶液振搖後能產生持久性的肥皂樣泡沫。一些富含皂苷的植物提取物被用於製造乳化劑、洗潔劑和發泡劑等。(皂苷_百度百科

除了洗髮,皂莢一個更常見的用途就是洗滌衣物。據說柔順而不易褪色。另查了一些資料,說秦漢年間即始有皂莢洗髮的文字記載;但使勁兒搜了半天沒搜到原文獻,如果有同學知道的話煩請告訴一聲:)

值得一提的是,皂莢分布有限,這倒是個不小的硬傷。而其他許多豆科、無患子科植物的果實中都含有皂苷類成分,也可以起到類似的洗髮效果,只是使用體驗就不好一概而論了~

2. 草木灰
這個恐怕也是應用最廣泛的之一了。
稻草、秸稈燒成灰,即可用於洗髮。一方面其中含有碳酸鉀——溶於水後呈鹼性,可與油脂類反應;另一方面類似活性炭,也有吸附污物的功效。但草木灰似乎更多被作為輔材,配合皂莢、木槿葉等一起使用;不知道是不是用量大容易嗆鼻子。。
(另根據評論區

5. 淘米水類
這個也是很久以前就有人用了。。真心實在又容易獲得。包括但不僅限於大米,麩皮、糟糠、豆類之流似乎都是可用之材;亦可發酵、煮沸後再行使用,各自叫法也很多。不知是否種類與使用者的身份地位也有關?
《禮記》里就有秦漢時期貴族士大夫洗漱的相關描述:

日五盥,沐稷而靧梁,櫛用椫櫛,發晞用象櫛。進禨進羞,工乃升歌。

——別的且不理他。前面已提到「沐」為洗髮,「稷」則被認為是「取稷粱之潘汁用」,即洗滌穀米、高粱後留下的水。據說《史記》中亦有類似的細節記載。

(另外據說麵糊、澱粉類,加以食醋也可用於洗髮。但私以為對於古人來說會不會有點太浪費。。。)

6. 茶籽類
油茶、茶樹種實榨油後留下的殘渣。
這個古籍中似乎未見太多記載?總之我是沒怎麼查到,怕是和茶樹原生分布的地理限制有關,但民間老人家也多有口碑相傳的。
茶籽油的運作機理也類似皂莢皂苷,但更勝在護發養發。如今有些洗髮水還以它們為明星成分宣傳。。。但獲取起來便不太容易,畢竟是二次加工產物,恐怕古人也是本著物盡其用的心態拿來使用的吧:)
本尊長這樣。。

7. 芝麻葉
關於芝麻葉的記載並不多。所能找到的,是來自明朝郭晟的《家塾事親》:

脂麻葉,湯浸涎出,婦人用梳頭沐發去虱。

脂麻即芝麻,據稱部分中醫典籍里也有記載可以使頭發烏黑潤澤之效。我個人懷疑芝麻葉洗頭更偏重於保養而非清潔,因為實在不太能想到其中含有什麼去油脂灰塵的有效成分。。。

8. 桑白皮
即桑樹的乾燥根皮。和芝麻葉類似,多見於中醫葯記載,保養性甚於清潔性。據稱對脫發、頭屑有一定功效。總之煎成湯水後搭配著用吧~
長得略抽象。。。

9. 柏葉/桃枝
源自湖南地區的《攸縣志》:

七月七日,婦女采柏葉、桃枝,煎湯沐發。

桃樹倒罷了,柏葉只知道是當時本土的柏科植物,卻並不知道具體物種。柏科植物普遍含芳香油,可作殺菌之用;作為洗髮材料,想來也多半是源自這方面的功效。

——其他一些類似蛋清、首烏、生薑之類,廣為人知,且更像是護發素(養護功能>清潔功能)的,便不贅述了。

最後,其實肥皂之類的東西我們也挺早就有了。唐朝孫思邈《千金翼方》中已有關於「澡豆」的記載,即是以豆科植物種子研磨粉末,搭配各色香料製成的原始版肥皂。不過用來洗臉洗身體比較多。。。賣點在於白裡透紅香氣撲鼻什麼的。

及至清朝的紅樓夢,洗髮用品已經很全面了——

襲人道:「我要照看他那裡不照看了,又要他那幾個錢才照看他?沒的討人罵去了。」說著,便起身至那屋裡取了一瓶花露油並些雞卵、香皂、頭繩之類,叫一個婆子來送給芳官去,叫他另要水自洗,不要吵鬧了。

順便說一句,回到頭發出油的問題,光是從酸鹼中和的角度來說,或許尿液洗頭也是可以達成一定效果的吧。。。

P.S. 感謝評論區各位同學的補充與指正。之前文中出現了兩處基礎性的錯誤,實在過意不去,真是抱歉。各位見笑:)


劉瑩:

報告!
看了熱門回答之後我決定把裡面提到的所有「古法洗頭」全部試一次,已經完成兩項:茶籽枯和木槿葉。
茶籽枯:洗起來很方便,買那種磨好的茶籽粉,用包中藥那種網袋裝好,接一臉盆水,把整個網袋丟進去,揉搓到水變成褐色就可以洗頭了。去油去污能力超強,洗完頭發特別澀,千萬不要梳頭,吹乾之後會好很多。我已經屯了兩斤。就是記得洗頭的時候不要睜眼睛,不然疼死你。
使用感三星,價格五星,使用效果四星,回購率四星。
木槿葉:熱門評論里的唯美描述害死人!洗頭的時候一點都不唯美!我買的新鮮葉子,要先用剪刀剪碎再放進網袋,可是葉子里好多蟲!剪的時候各種擔心以及惡心。剪完了還要在水裡不斷揉搓,這個時間至少要15分鐘,還必須持續用力,直到水變成深綠色的粘液狀。並且!木槿葉更類似於護發素,不是洗髮水,去油能力幾乎為零,第一次洗完了還要再用洗髮水再洗乾淨,但配合茶籽枯使用效果很驚艷,頭發會柔順得不要不要的,就是太麻煩。
使用感兩星,價格四星,使用效果三星,回購率一星。
其他的等我慢慢試。


張三與我:

古人如何洗頭不知,但小時候有見過阿么洗頭。
夏天,午後,我從鄰村的皂角樹上摘來皂角,然後再爬到房前的槡樹上,採下很多槡葉。阿么先用皂角煮完水,晾在那兒,然後,把槡葉放在盆中的清水裡,用手慢慢的揉搓,槡葉的汁液被擠出,盆中的水慢慢變的細滑細滑,用手捧起,水如絲液般從指縫間滑下,用東西篦出碎葉,只留下槡葉水。阿么先用晾好的皂角水,溫溫的、澀澀的,洗了頭,然後用槡葉水,濃濃的、滑滑的浸泡頭發。等洗好,頭發晾乾後,不用梳子梳理,長長的頭發自然的垂順在肩上。我很喜歡用手撫摸阿么剛洗完的頭發,光滑柔順,好舒服,揉搓半天,才肯讓阿么給挽起盤上。。
那記憶有三十來年了,總覺得那洗頭的景象好美好。那時的夏日沒有焦灼煩躁急匆,樹蔭下的日光是柔和的,樹蔭下的人們是悠閑的,阿么坐在樹蔭下,慢慢緩緩的製作著洗髮的物品,慢慢緩緩的鬆開發髻,慢慢緩緩的洗著,慢慢緩緩的梳理著,所有的動作都是慢慢的緩緩的,時光也是慢慢又緩緩的,不匆不慌著。印象里阿么並不是六十多的老人,而是一個梳洗著的美人兒,悠然而又嫻靜,端坐在那安靜的時光中。

再後來看到電視某廣告「絲般柔順」,我就想到了阿么自製的槡葉水,是多麼天然的護發素啊。
不過,那時,我們都希望能用上洗髮膏,覺得那是好珍貴的物品。那時,我們還不知道什麼叫護發素。


葉俊廷:

看了一下絕大多數人回答都是聚焦在中國古代人如何洗頭,在此補充一下世界範圍內,其他地區的人是如何在擁有Shampoo之前清洗頭發

首先大家可以想像古代人洗頭發的頻率遠沒有我們現代這么頻繁。現在有人一天可能洗三四次,但在過去可能一年的quota也就差不多。

其實洗頭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洗凈附著頭皮和頭發上的油脂皮脂以及汗垢灰塵等等,而Shampoo里最重要的成分—表面活性劑則提供了良好的去污能力。而古代的人雖然沒有各種化工合成的洗髮水,但是他們沒有浪費大自然給予的財富,用各種蘊含天然表面活性劑的皂苷(saponins)的植物作為洗髮的利器。而且每個民族每個地區都有不同的秘方:

像大家所知道的,中國古代有大量記載人民用皂莢,草木灰,淘米水等等來清洗頭發;

與中國相近,南美人會用一種含有天然皂苷的藜麥水(quinoa water)洗頭;

粘粘的蘆薈膠(aloe vera gel )會被加勒比地區的人從蘆薈里榨取出來用以清潔頭發頭皮;

摩洛哥人會使用一種叫哈娑土(rhassoul clay)的粘土;

印第安人則會用植物絲蘭根(yucca root)潔發。

以上。


真魅:

好吧,已經有人回復了古人洗髮的方法,我也來補充一下古人洗護發的一些方法:

1、捲髮伸直法

用麻葉、難能可貴葉各一半,用水煎後洗頭,堅持一個段時間,捲髮自然變直。

2、白髮變黑法

煎桐木水經常洗頭,白髮自然會轉黑,簡便可行。

3、拔毛不痛法

將糖放在陶器中,再將炭灰混合研成細末塗到需要拔毛的部位,毛髮自然脫落,沒有痛感。

4、白髮染黑法

少年白頭,最不雅觀。用反桐木帶皮燒成灰,再將胡桃燒成灰,加入菰米一起研成碎末,用黃蠟溶化,攪拌成膏狀,每天傍晚塗擦到頭上,白髮自然會變成黑髮。

5、治少年白髮方

何首烏150克,黑芝麻50克,桑椹子100克,萬年表2片,白果30個,桔梗15克,共研細末,每日早飯後服10克,連服一個月,可長出黑髮。

原文:古代美髮秘笈


阿靜:

古人洗髮,稱為沐。因為古人頭發長,又要盤各種發髻,所以沐起來很麻煩。

從漢到唐,公務員一直都有個沐浴假,就是5天專門放假1天回家洗頭洗澡。 古人洗髮的過程,在《禮記 玉藻》里有記載: 沐稷而靧粱,櫛用椫櫛,發晞用象櫛,進禨進羞,工乃升歌。

沐就是洗頭,靧(hui)就是洗臉,就是說洗頭用稷,洗臉用粱。稷是一種用粟黍之類煮的水,有鹼性,可以去污垢,要一邊燒熱一邊洗髮才有效果。洗頭的時候,去垢用一種比較硬澀的椫(白理木做的梳子);晾乾的時候(晞),要用象牙做的梳子,可以避免傷發。洗完頭就要洗臉(靧),洗面奶是用高粱之類的湯,滑溜發粘,連同鬍鬚一起沖洗,可以很光潔。 等到頭發幹了,還要再喝點專門為洗頭洗臉釀的酒(禨),吃點乾果小菜,廳堂上還要響起樂工的琴聲和歌聲。

——以上摘自中華書局出版的《看得見的古人生活》。

古代人洗頭發的有皂角或者豬苓。豬苓是富裕些的人才用的,豬苓里加了些香料,用後會有比較濃郁的香氣。平常人就用皂角洗頭發。

古代人比我們想像中要衛生的多,秦漢時,已形成了三日一洗頭、五日一沐浴的習慣。以至於官府每五天給的一天假,也被稱為「休沐」。《海錄碎事 臣職 官僚》記載「漢律,五日一賜休沐,得以歸休沐出謁。」

古人也用胰子,澡豆洗澡。唐朝的胰子兼有凍瘡膏的作用。高檔一點的稱為「面葯」和「口脂」,用來塗臉和嘴。宮中在冬天會發給官員。杜甫《臘日》中有「口脂面葯隨恩澤,翠管銀罌下九霄。」說的就是這種情況。敢情冬令勞保用品古代也有發。
古人洗衣服用草木灰和皂角。洗頭用淘米水,稱這潘。如《左傳 哀公十四年》,中有「合疾而遺之潘汁。」
——以上均摘自《中國沐浴文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