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符合生物學規律嗎?

問題描述:進化的方向不應該是盡可能留下自己的後代並盡可能適應環境嗎?為什麼會出現同性戀這種明顯不會留下後代的行為呢?
, ,
趙庸:

  1. 同性戀群體,很大一部分,在兒童期、青少年期,很多都遭受過同性強奸、異性強奸、性騷擾、群體暴力、影響到親子關系的糟糕父母關系等經歷。這些個體,自暴自棄、試圖獲得認同、缺愛等等因素,導致產生同性戀心理。
  2. 還有一部分,因為性別特徵不強的原因,無法從自己的性別上,獲得異性喜愛性質的關注感,反而因為自己的異性特質,獲得同性的很多喜歡,導致同性戀心理的形成。
  3. 同性戀方面的研究,更多偏生物學研究,偏偏忽視個人心理髮展的影響。如果純粹從心理學角度來講,同性戀行為,可以理解為心理障礙的外在表徵。或者,更準確說,同性戀可以理解為,個體的情緒處理異常和經驗認知異常的外在表徵。
  4. 不建議對同性戀進行強制治療。

長風:

規律,還是生物學的,好牛逼的樣子。

我覺得有這么幾個事實:
一、首先,同性性行為,在生物界中普遍存在但佔比極低。沒人管也會一直存在。

二、同性性行為,只是一種行為,並非僅來自於固化的群體,比如被認定為「同性戀」的群體,這個被某些群體試圖固化的群體–被稱為「同性戀」的群體,其性行為方式也並非僅可固化為「同性性行為」。

另一方面,這種同性性行為,並不與固化群體固化相關,因此可以通過有意識推動提升發生比率。

三、同性性行為過程使用非性器官,不具備性器官專為性行為進化而得的適應性特徵,過程中對身體器官造成傷害的概率必然會高。

四、都知道這問題的潛台詞是啥。那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婚姻關系不是著眼於「愛情」或者「性」,婚姻關系是著眼於家庭關系中在同樣社會環境下生存能力有差異的個體,一旦婚姻關系破裂,如何獲得足夠保障的問題。

《婚姻法》開宗明義,保護婦女、兒童、老人的合法權益。

為何不提男人、成人?

五、合法非法。在中國,自古至今就沒人說這事非法。要單獨列個法條說一種生物學規律合法?別逗了,要不要申明一下吃飯拉屎撒尿合法?要不要申明人長四肢百骸合法?

因為歧視所以要申明合法?女權主義者整天說女人被歧視,要申明一下女人合法?小三被歧視,也申明一下小三合法?做奸犯科之人被歧視,申明一下合法?殘疾人被歧視,申明一下殘疾人合法?

亞伯拉罕諸教過去幾百上千年教化下,這事明白被規定非法、罪行,所以才有現在的大驚小怪矯枉過正拿雞毛當令箭,可中國人跟著湊什麼熱鬧啊!


Casement Lee:

相戀不僅僅只有生物學目的


匿名用戶:
我來說個觀點,一點也不嚴謹,單純只是觀點而已。
我們感覺同性戀反自然的基礎是——性是以繁衍為目的的。然而這點絕對正確嗎?
講講我們家的事。我是合租,另外兩房舍友分別都養有貓,一公一母,它們日夜恩愛產生了愛的結晶(不是要講同性戀嗎?對啊,別急)。然而,年富力強性慾旺盛,它們的小貓崽子還沒斷奶,它們就又發情起來了,整夜嗷嗷叫著要啪啪啪(生產後母貓被隔離了)。看著它們慾火焚身日漸消瘦,我們做了個很人道的決定——把它們閹了。所以,這個世界不管同性戀還是異性戀,都沒它倆什麼事了。
然後,它們的小貓——兩只漂亮的小公貓,成天打打鬧鬧兩小無猜,無憂無慮的一天天長大,一轉眼就到了青春期了。我們驚訝的發現它們的日常竟然增加了不可描述的內容,它們……搞……基……了……。我們很疑惑。我們以為按照生殖本能,它們就算沒見過正常的成年母貓,也不會對同性有興趣才對。我去看了一些資料,發現很多動物之間都有同性性行為,並且社會化程度高智商高的動物中好像更普遍,比如海豚和猩猩。
由此我就展開思考了。主要是以下兩點∶
1生物最初是沒有性別的,會不會對同性(自己)產生興趣的機制其實比對異性產生興趣的機制更古老更本能?
2性沖動就是生殖沖動嗎?性有生殖功能那麼生殖就是性的唯一正當功能嗎?

尤其第二點,我覺得是同性戀問題的核心。我隱隱覺得,生殖並不是高等動物性行為的唯一功能,另一重要功能是:某種特殊的社交。
如果這一點真的成立,那麼,從動物本能來討論同性戀是否符合自然規律,答案將是肯定的。當前主流的思想可能存在誤區,認為性的自然目的只有生殖這一項,這點至少是值得懷疑的。就好比,嘴的功能本來是進食,比如魚的嘴功能就那麼單一,但是人類卻可以用嘴說話交流,其中女人還可以用它來打架(誤,說到這,好像嘴甚至可以用來做不可描述之事……艾瑪我好污)。咳咳,反正,總之,我懷疑:性很可能不只有生殖這一個自然目的,很可能兼具某種特殊社交功能。而這個特殊社交,和所謂愛或者戀很接近。這本來就是顯而易見的啊,有誰對另一個人(無論同性異性)產生愛意是出於「我想和TA生孩子」啊,通常啪啪啪圖的是爽而不是孩子好嗎。


影虎:

我思考過這個問題:從進化論的角度,是否某一個現存的現象都有它的合理性呢?看起來好像是,但真的是這樣嗎?

以我自己的遺傳基因為例,我的外婆是精神分裂症,我的大舅是精神分裂症,我的母親也有點精神分裂的傾向。但與此同時,我大舅和我母親在上學的時候成績都很好,平時生活中也很聰明。
我看過相關的研究資料,容易引發精神分裂症的基因之所以能夠遺傳下來,是因為它能提高人的智商,精神分裂症只是它的一個潛在的副作用。

同樣的道理,容易引發同性戀的基因也許在某些方面有優勢,比如可能具有更好的同情心和社會交往能力,同性戀只是一個副作用。

在此引用饒毅先生的一段話:「可能同性戀的基因變化在不同性別起不同作用(一個基因變化在男性導致同性戀,而這個變化在女性導致更有生育力,這樣在女性中傳下這種變化);還有可能是有兩套染色體、每個基因有兩個拷貝的二倍體動物,有基因的劑量效應,一個突變和兩個的突變效果不同(比如,單一突變增加生育力、兩個都突變導致同性戀),等等。」

大自然進化出「性」,是因為有性繁殖優於無性繁殖。因此,從本質上來講,性的目的就是繁殖。而同性戀,失去了性本來的作用,使生物失去了繁殖的動力。
生物體失去了原本應該具有的某項功能,毫無疑問就是生病。例如一個男人的精子活力低,我們會說他生病了;一個女人的輸卵管堵塞,我們會說她生病了。
同樣冷酷的道理,一個人成為同性戀,他也是生病了。

這樣整個邏輯就清晰起來:
首先,同性戀是一種疾病。
然後,從進化論的角度,同性戀是一種特定基因的副作用表現。

補充一句,雖然我個人對政治正確毫不在意,甚至頗為蔑視。
但我從來不會去仇視同性戀者,他們只是病人而已。

饒毅先生的文章中也提到,同性戀相當大的因素是後天環境的影響。
所以雖然不應該去迫害那些同性戀病人,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夠把疾病當作正常。
少一個人得病,總是一件好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