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符合生物學規律嗎?

問題描述:進化的方向不應該是盡可能留下自己的後代並盡可能適應環境嗎?為什麼會出現同性戀這種明顯不會留下後代的行為呢?
, ,
選手九號:


重慶吳戈:

.

世界第一支職業軍隊 · 古羅馬軍團

同性戀是極端殘酷環境下產生的性取向變異

一、男同志起源

古羅馬軍團

是人類社第一支職業軍隊

強盛時達近百萬將士

這么多同性扎堆

白天肩並肩背靠背搏伐

晚上依然是肩並肩背靠背取暖

戰友間只能依賴同性以感情互慰

《漢書·董賢傳》記載

常與上卧起

嘗晝寢,偏藉上袖

上欲起,賢未覺

不欲動賢,乃斷袖而起

漢哀帝常與少臣董賢同起居

醒來,董賢仍熟睡

衣袖被董賢的身體壓住

不忍驚醒董賢

從床頭拔出佩劍,將衣袖割斷

此典史稱「斷袖之癖」

其實漢哀帝只是憐愛之思

並非性取向變異

1944年川大教援孫次舟發表論文

認為楚大夫屈原是同性戀

純屬扯淡

作為歷史系教授

實在是屍位素餐

佳麗三千

二、女同志起源

三、同志的權利

來源:Aorqu
著作權歸讀者所有
轉載無須聯系作者

(一己之見 · 僅供笑閱)2,399,998


南望:

曾經由男人來決定女人該不該受教育,白人決定黑人能不能活下去,後來我們都認為這是荒誕的,如今我們卻又讓異性戀來決定同性戀能不能相愛


葉餅:

文化總會說,它只是禁止「不自然」的事。但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自然的。

只要可能發生的事情,就是自然。

真正完全「不自然的事」,是指違背了自然規律,但這種事根本就不會存在,所以也沒有禁止的必要。比如,沒有任何一種文化會「禁止男性進行光合作用」,就是因為這講了只是白講,完全沒有必要。

事實上,許多人認知的「自然」和「不自然」並不是生物學的概念,而是基督教的概念。神學上所謂的「自然」,指的是「符合創造自然的神的旨意」。基督教神學家認為,上帝創造了人的身體,並且讓每個肢體和器官都有特定的目的。如果我們使用肢體和器官的方式符合上帝的設想,那就是個「自然」的活動;如果不符合上帝設想的方式,就成了「不自然」。然而,演化本來就沒有唯一的目的。器官的演化沒有唯一的目的,而器官的使用方式也不斷在變化。現在人體的所有器官早在幾億年前就已經出現了原型,而現在所有器官都不只做著原型所做的事。器官之所以演化是為了某種特定功能,但等到器官存在之後,要用作其他功能也並無不可。以嘴巴為例,嘴巴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最早的多細胞生物需要有辦法將營養成分送進身體里。而雖然現在嘴巴仍然有這種功能,但我們還能用嘴來說話、親吻,戰士還能用嘴來拔手榴彈的引信。難道,只因為我們最早那些像蠕蟲一樣的祖先在6億年前沒有用嘴做這些事,嘴巴的這些功能就變得不自然了?

同樣,翅膀也不是一開始就成了空氣動力學的奇蹟,而是從原本有其他用途的器官演化而來。有學者認為,一開始昆蟲都不會飛,而翅膀是幾百萬年前從蟲子身上突起的部分演化而來。蟲子原本身上會有突起,是因為這樣能增加表面積,接收更多陽光,也就更能保持溫暖。而在緩慢的演化過程中,這些太陽能接收器越長越大。想要吸收最多陽光,就要讓突起的表面積最大、重量最輕;而這種身體結構剛好對昆蟲來說也方便,蹦蹦跳跳的時候還能幫上一點忙,突起越大的,就能跳得越遠。有些昆蟲開始用這玩意兒來滑翔一下,接著只是再跨出一小步,昆蟲就真的在空中飛了起來。所以,如果下一次又有蚊子在你耳邊嗡嗡不停,記得要罵罵她真是太不自然了。如果她乖乖聽話,滿足於當初上帝賦予的功能,現在她的翅膀還只能做個太陽能板。

  這種多用途、多功能的道理,也同樣適用於我們的性器官和性行為。一開始,性行為就是為了繁殖,而求偶儀式則是為了要評估對方的健康程度。但對許多動物來說,兩者其實都有眾多的社交功能,可不只是為了趕快創造出自己的DNA小拷貝。舉例來說,黑猩猩就會用性行為來鞏固政治聯盟、建立親密關系、化解緊張局勢。難道這也是不自然?

——《人類簡史》尤瓦爾·赫拉利


張翼德:

同性戀並不「符合」生物學規律,同性戀就是生物學規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