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符合生物學規律嗎?

問題描述:進化的方向不應該是盡可能留下自己的後代並盡可能適應環境嗎?為什麼會出現同性戀這種明顯不會留下後代的行為呢?
, ,
亞歷克斯夢遊仙境:

這是一段時間以前我在Youtube上看到的一個Ted演講,一定程度上讓我知道了自己性取向的成因,我認為放在這里很合適。鏈接在這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Khn_z9FPmU

演講的主題叫做Homosexuality: It’s about survival – not sex(同性戀是有關生存的,不僅是性),演講的絕大部分圍繞男同性戀展開,我認為對其它性少數群體也有參考意義。我這里簡單的概括一下演講的內容,有不周全的地方可以指出。

演講者是一位心臟病專家,在他18歲的兒子Jimmy向他出櫃後,他和眾多LGBT的家長一樣,對自己兒子的也很擔憂。他最開始也認為同性戀是不符合自然規律的,既然大部分同性戀都沒有後代,為什麼還沒有滅絕?

Homosexuality seems to be a real self-defeating non-productive strategy. I mean gays have 80% fewer kids than heterosexuals. This is a trait that ought to go extinct in a few generations.

但之後他又發現,在有記載的歷史里,每種文化和許多物種中,同性戀都是數量很少但確實存在的。於是他又開始思考,他的兒子Jimmy有著聰明,討喜等眾多優秀的品質,Jimmy的兄弟姐妹都很喜歡他。於是在這里演講的James O’Keefe博士得出了以下結論。

Homosexual is not so much about sex. It’s really more about survival. (The family’s suvival)

同性戀並不只關乎於性,還關乎於生存(家族的生存)。人類作為地球上社會性最強的動物,我們進化而來並不是靠不斷地鬥爭和殺戮,而是靠著群體間的相互依存。

我們假設一個人是同性戀,那麼這個人擁有100%自己的基因,他的兄弟姐妹則擁有50%,這樣即使他沒有後代,他的侄子/侄女也會攜帶25%與他相同的基因。而同性戀因為獨有的特質和天賦,能提高他所在家族的生存幾率,這樣就保證了他的基因得以延續。

在這里,James O’Keefe博士引用了來自一位叫EO Wilson的進化生物學家的內容

Homosexuality gives advantages to the group by specialized talents and unusual qualities of personality.

同性戀通過獨有的天賦和不尋常的性格特徵給予群體有利條件。因此,James O’Keefe博士認為

A society that condemns homosexuality harms itself.

一個迫害同性戀的社會,也在迫害著它自身。

James O’Keefe博士舉出的這個例子,我認為存在一定的stereotype和倖存者偏差因素,但是一定程度上還是可以說明問題。他的朋友Jenny使35歲的一位單身異性戀女性,她在尋找一位聰明,幽默,體貼的男士。她有時也會遇上滿足條件的男士,但情況經常是這位男士已經有男友了。James O’Keefe博士對此做了這樣的解釋

Scientific studies do indeed show that people in the sexual minority tend to be intelligent but particularly when it comes t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So this study showed that boys and girls who scored the very bright IQ range were twice as likely to be homosexual as adults as those children who scored low to average range. And among gay males on psychological testing knows scored the gay males tend to score higher in metrics of compassion and cooperation and lower in hostility.

此處雖然符合我自己和我見到的情況,但我認為容易引起爭議,就不詳細說明了,原話在上面,Youtube鏈接也已經給出,可以自己去看看。大體就是說科學研究證明同性戀者情商更高,男同性戀者在測試中表現出攻擊性較低,合作能力更強,更容易產生同情心。

多元化是大自然的秘密武器。人類發展出現代文明的過程中,如果所有男性都是同性戀,肯定會出現問題。但如果所有男性都很好戰,那麼人類就會經歷更多的戰爭。人類的文化能如此成功的秘訣在於多元之間的合作。而同性戀是把不同族群的人類聯系在一起的催化劑。

下面的內容我用這張圖來說明(對於這一部分,因為我沒有專業基礎,寫出的內容可能有一定的問題,敬請指出

左邊的genetics是一個人具有的基因組,中間的epi-genetics在環境影響下決定是否要讓他的部分基因表現出來,最終形成右邊的部分,這個人就隨之具有了自己的特徵。James O’Keefe博士用螞蟻舉例。工蟻和兵蟻具有相同的DNA,而當部落收到攻擊時,蟻後會通過epi-genetics製造出兵蟻,而部落缺少食物時,蟻後會製造更多工蟻。

基因的篩選讓人擁有了不同的特性,這樣就保證了家族在當前的情形下有最大的可能性成功。一個人DNA中可能會帶有同性戀基因,而這樣的基因並不會表現出來,除非這樣的基因在母親的子宮里被開啟。

A recent groundbreaking study from UCLA found that by looking at a group of man (some gay, some straight) looking at epi-genetic tags in nine different sites, they could predict with 70% accuracy –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演講中在這里引用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一項研究,通過觀察一群男性(包括同性戀和異性戀)九處的epi-genetic tags,預測他們性取向的準確率達到了70%

那麼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母親的子宮會賦予孩子同性戀的特徵呢?這里列舉了兩種情況。

第一,一個男性的的哥哥每增加一個,他是同性戀的幾率增加33%。在我們發明了避孕藥之前,自然屆就在通過同性戀來控制某物種的數量。例如一個母親已經生育了四個異性戀的男性,自然界認為不需要更多的異性戀男性來繁衍了,這時母親子宮中的epi-genetics就有更大幾率使下一個出生的男性性取向改變。這時出生的這個男性既不會生育更多的後代,也不會與自己的哥哥爭搶配偶。

第二,這一點是為我解釋了我自己的性取向產生的原因。我認為大陸由於計劃生育政策,很大一部分人有不同性取向的原因可能也會比較接近這點。向James O’Keefe博士出櫃的是Jimmy,家裡的長子,他沒有別的哥哥。於是James O’Keefe博士開始思考,為什麼Jimmy的會是同性戀。在James O’Keefe博士的妻子懷有Jimmy時,她被查出乳腺癌,並且轉移到了頸部,需要接受化療。James O’Keefe博士認為妻子懷孕時的壓力影響了Jimmy的性取向。懷孕的母親這時會渴望一個善良,聰明的孩子來幫助支撐整個家庭,於是Jimmy以同性戀的身份來到了這個家庭,並且確實對維護家庭成員關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美國,同性戀青少年有兩倍的幾率遭遇欺凌,五倍的幾率嘗試自殺,29%的同性戀青少年曾經嘗試自殺。我沒有找到今天大陸的數據,但以我所見的情況來看,這些數據並不會低於美國。

同性戀沒有違反任何規律,自然界有數量眾多的物種存在同性戀行為,而反同與恐同的只有人類,違背規律的到底是誰? 同性戀沒有去傷害任何人,而恐同者卻讓十幾歲的同性戀青少年遭受欺凌,反人類的又到底是誰。無論同性戀是否促進了我們的文明發展到今天,我們都應該去尊重差異,以上。


BBKinG:

有一天,生命遊戲製作人上帝,召開了一場關於遊戲異常流討論的頭腦風暴,他召集所有的天使(遊戲策劃)參加,針對這一遊戲設計可能會出現的所有異常情況,進行深度思考和大膽的假設。

  大家積極討論了幾個宇宙年,對這個遊戲進行了大量的修改。

  直到最後一天,上帝覺得自己做的這個遊戲已經完美了時,有一個天使,弱弱的提了一句,如果,將來在生物中發生了一種疾病,或者極端的行為,把地球上所有的雄性,或者雌性都殺光了,那麼,這種時候怎麼保持生命的繁衍?

  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後來有人提議說,我們在生物的基因中,加入一個隨機性小概率的變異保險措施,並且在雌雄雙方身體中都保留重要器官,讓同性生物之間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依然有恢復生育機能的可能,上帝,你看如何?

  上帝,同意了。但他從骨子裡討厭提出這個假設的人,這讓他的遊戲看起來很蠢,於是他找了借口,把這個天使趕出了天庭,從此流落人間。

  而那個天使,叫Lucifer


chaowen lin:

我反對,單從生物學是不能真正意義上解釋同性戀。 將有以下三方面的補充, 社會性,心理,存在的意義。 由於我比較業余,平板手打速度慢,就簡單解釋。 社會性,包含社會發展,社會結構,社會流動性,社會產業利益,對人的影響。我換一個說法,為什麼,在改革開放前,離婚率很低,而之後離婚率如此之高?這是社會的結構改變,使人的流動性大大增加,從而使整個社會的流動性和聯系加強。 同性戀也是如此,為什麼這些年增加如此之快,之多,這是社會結構就註定了的!請記住!如果,現在還是計劃經濟或者中東的社會制度,根本土壤就大大被斷絕! 實際上,不管是房地產還是其他的發展,中國總體來說是按照


Aorqu用戶:
同性戀當然不符合生物規律。同性戀是不存在的。為什麼現在會有同性戀這個概念,因為這是人類一夫一妻忠貞觀下的產物。

人類這種淫蕩的動物,是多性戀,跨物種,跨物質的。

人類可以男男 男女 女女戀,可以人馬人羊人狗跨物種戀,你是不是還要確認一下 人馬戀的對象是公馬還是母馬?

現代,有人充氣娃娃戀,有人手戀。一個擼瑟在一個男性(自己)的手輔助下,完成了一次高潮,算不算同性戀?

上次還有個新聞,一男的在啪啪啪水管? 這種跨物質的戀,是不是要討論一下水管是公的母的?

綜上所述,人類這么淫蕩,怎麼可能存在同性戀這種單調的情感方式。


[已重置]:


  參考消息網11月19日報道 外媒稱,對409對同性戀雙胞胎所做的基因分析提供了迄今最有力的證據,證明同性戀生來就是同性戀。該研究將喜歡男人的性取向和人類基因組的兩個區域(一個在X染色體上,一個在8號染色體上)明確地聯繫到一起。

  據英國《新科學家》周刊網站11月17日報道,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是生物學因素而非對生活方式的選擇決定了一個人是否為同性戀,上述研究對這一結論有重大貢獻。在烏干達等一些國家,同性戀仍被視為犯罪,而一些宗教團體則認為同性戀者可以在接受「治療」後變成異性戀。
  研究帶頭人、美國北岸研究所的艾倫·桑德斯說:「這動搖了性取向是一種選擇的觀念。」
  該研究在X染色體上挑出的區域被稱為Xq28,最先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迪安·哈默於1993年識別出來,但在那之後,試圖證明這一發現的研究未能得出一致的結果。該研究挑出的另一區域位於8號染色體中心的扭轉處。被稱為8q12的這個區域在2005年首次被標示出來。
  這項最新研究的參與人數約是此前最大研究的3倍,意味著從統計學角度看,它要穩妥得多。
  在過去5年中,桑德斯從384個家庭的409對同性戀異卵雙胞胎處提取了血液和唾液樣本。而哈默的研究只招募了40對雙胞胎。
  桑德斯的團隊梳理了這些樣本,觀察了被稱作單核苷酸多態性(SNP)的遺傳標記的位置,並測量了研究中的男子共同享有每個SNP的程度。
  全部818名男子唯一明確共有的特徵是,他們都是同性戀。由於這些雙胞胎是異卵雙胞胎,基因並不相同,因此一對雙胞胎中的個體之間、雙胞胎與雙胞胎之間的發色、身高、智力等其他特徵都有不同程度的差異。因此,在同一遺傳位置全部發現的任何SNP極有可能與性取向有關。
  只有5個SNP比較突出,其中最常見的是位於X染色體的Xq28區域和位於8號染色體的8q12區域。但這並不意味著該研究發現了兩個「同性戀基因」。這兩個區域都包含許多基因,下一步就是集中注意力找到哪些可能對性取向有影響。

駁斥:

  1.其中最常見的是位於X染色體的Xq28區域和位於8號染色體的8q12區域——「最常見」意即,不是所有被試都具有這倆基因,換言之,有非這倆基因以外的因素:這個因素是另外三個突出的SNP,還是非共有的基因,甚至是非基因的——也就是後天的,該實驗、或者說以往的一系列實驗,都沒有回答:它們都沒有承認或否認,存在一個被試,不具備任何一個為其他被試顯著共有的基因。

  2.沒有實驗證明,具有上述SNP的男性都是、幾乎都是、多數是同性戀者,這些實驗都沒有選取異性戀者作為對照組,無法說明上述SNP與性取向的必然關系。
  既然這些實驗既不說明有某基因必是同性戀,又不說明同性戀必具備某個基因、或某些基因之一,那麼它們就僅僅指明一種實驗者眼中很強烈的相關性,卻實實在在與因果性無涉。
  哈默研究里有7對同性戀孿生兄弟沒有「gay」基因(Xq28),似乎「基因學說」在這7對兄弟里失效了。哈默的研究方法也被質疑。耶魯大學的喬治•里施採用同樣的研究方法,結果沒能重複出哈默的研究結果。

  Hamer的研究方法為什麼被質疑呢?如我在上一層指出,這些實驗沒有異性戀作為對照,更沒有雙盲。也就是說:

  ①無法得知異性戀與Xq28的關系;

  ②所有被試都知道實驗目的、可能混有故意的干擾,這在科學的絕大多數領域都是不被允許的。非常不幸,這個實驗的結果偏偏不被重複,關於實驗方法的所有指責都不會過分。
  貝利和皮拉德研究同卵雙胞胎、異卵雙胞胎以及普通兄弟三群人中的同性戀。他們統計這三群人中假如其中一個兄弟是同性戀,另一個兄弟也是同性戀的幾率。他們發現同卵雙胞胎中同性戀幾率是52%。而在異卵雙胞胎中,這個幾率是22%,普通兄弟(不同年份出生)的幾率則更低,只有9.2%。

  Xq28隻能來自母親(父親給了Y染色體),母親在同一位置具有另一基因,同性戀的異卵雙胞胎或普通兄弟得到Xq28的機率應當是50%,何以只有22%、10%?既然是基因的因素為主導,遺傳學上幾乎沒有差別的異卵雙胞胎和普通兄弟為什麼在同性戀機率上有這么大的差距呢?這個意在證明同性戀是天生決定的實驗,其結果反而恰恰指出環境因素可能具有更重要的作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