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事情永久地改變了你?

問題描述:哪些事情永久地改變了你?
, , ,
Aorqu用戶:

離考研還有二十天的時候母親腦出血病危,緊急手術,目前仍然深度昏迷,醫生說基本沒有希望了,她的生命體征都靠葯物和機器維持,沒有給她做腦電圖,但是很有可能已經腦死亡了,現在只是為了親屬們能再多看她一眼,我們還在維持她的呼吸心跳,要不了多久她就會臟器衰竭,離開人世。
這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母親第一次腦出血的時候還只是頭疼,這二次出血就直接要了她的命。她才47歲,我也剛過21歲,我還沒能好好孝敬她老人家呢,她就這么走了。
生命實在是太脆弱了。
這件事還沒有將臨到我身上的時候,我還在為考研發愁,還再為今後的人生髮愁,杞人憂天式地思考著自己的未來,還曾因為抑鬱想過要去死。現在不會了,我是她生命的延續,我要好好地活下去,成家立業,這一輩子好好地活下去,她一定會在天堂高高興興地看著我健康地成長。
世上只有媽媽好。

媽媽,你安心地去吧,到那個沒有痛苦,永遠幸福的地方去,不要牽掛我,我會好好的,我會自立自強,我會代替你成為我們家的頂樑柱,照顧好外公外婆,舅舅姨媽,兩個妹妹。你單身了二十年,為了我,為了這個家,受了那麼多苦,累了,你就安心地走吧!我長大了!

昨天葬禮結束了!我的新生活開始了!


木匠小強:

2013年春節後的那個下午,我在老爹新蓋的院子里,倒騰我剛剛做出來的傢具。

翻半天朋友圈,沒找到那個時候的工作照片,發幾張小院照片

當時,我折騰了個洗車店關門了又搞了個乾果店也關門了。思來想去還是搞老本行吧,就在自己家院子里搭了車間。

斷斷續續接一些小單,我記得做個小斗櫃衣櫃有幾把椅子,我的車間里沒有上蠟的地方,就搬到這個院子里操作。

我哥正好回來,看我的傢具,問道,你這什麼傢具?怎麼不是你們以前做的古董傢具了?你這擦的是什麼油漆啊?

當時我正在打磨上蠟,用的是歐詩木的木蠟油,我就告訴他,這個做的都是極簡現代的實木傢具,不是古董傢具,雖然工藝相對古典傢具並不復雜,但對木頭打磨和上蠟要求和古董傢具不一樣,這是木蠟油,不是油漆,德國進口的呢。

他轉圈看了半天說,別自己在家幹了,連個像樣的廠房和設備都沒有,我給你投點錢吧。

這是南通的新工廠


二期馬上投入使用


李旭:

我的答案是Aorqu,當然不是抖激靈。
我第一次知道Aorqu是2012年、朋友強烈推薦。但是當時正忙於擼啊擼事業、也沒看。
忘記了是多久後的某天晚上,遊戲更新。在這個間隙,突然想起來這個網站,就打開來看一下。
一開始我是把Aorqu理解為類似度娘的搜索網站。因為從小就喜歡電影,喜歡寫東西,就在搜索欄里打了編劇的關鍵字。@張小北就出現了,那時候也不知道是何許人也。只覺得他說話很幽默,很專業。再一查,《第十放映室》竟然是他撰寫的稿子。我只覺得膀胱微顫,褲襠溫暖了。對於愛好電影的人來說,《十放》絕對算是讓人膜拜的神欄目。我當時就不淡定了,撇下遊戲,一口氣看完張小北所有的回答。在天邊開始泛白的時候,我放下手機,揉著眼睛,我知道我已經愛上了Aorqu。
隨著深入,我關注了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更多有趣的問題和答案。我開始越來越感到自己的無知,和思想的狹隘。
當一個被安逸、享樂麻痹,整日宅在自己建造的安全屋內,刻意封閉自己的人。突然透過窗戶瞥見外面紛繁華麗的世界,那種對自己的質疑,對過去的悔恨,對無知的恐懼,如同黑暗,佔據每個失眠的夜晚。
我開始躺在床上回想以前。曾經我也是那個在父母面前興奮的說這理想,誇下海口的孩子。也會省下零花錢去買書,也會整日寫著日記,一遍遍的寫著自己編劇的夢想,也會被同學稱為藝文青年。但現在心裡早已被遊戲、正妹、享樂包圍,夢想只是再也無顏提起的笑話。

終於有一天,我收起自己的筆電,代替它整日陪我的是kindle。代替遊戲的是整日的刷書,做讀書筆記,寫感受。我又找出小時候的日記本,開始在上面繼續寫著自己的理想。與以前幼稚的字體不同,我現在的每一筆一劃都顯得那麼堅挺飽滿。
現在的我,已經半年很少碰電腦了。也可以安靜的坐一整天看書,寫東西,不拿手機聊閑天。離夢想當然還有很漫長的路,但我已經在路上了。
這個自我認知且重新拾起夢想的過程自然是十分痛苦的。這期間,@張佳瑋:

我剛被伯克利音樂學院提前錄取了。
這將永久地改變我的人生。

我決定再給你們一針強心劑,那就是2011年的時候我唱歌是什麼樣的:
Our Song – cherry202
現在的我唱歌是怎麼樣的:
Video Games – Sherry Li 翻唱 (2013年初)
Supermassive Black Hole (2014年中)
Old Money「老錢」(2014年末)
Sherry Li的小站 (豆瓣音樂人)

從一個練K都唱不好的合唱嗓到伯克利Voice Major的大學部生,下面的每一件事和學會的技能都改變了我,讓我朝著我的夢想一步一步地邁進:

@周穎泉和所有其他朋友,感謝默默地看著我的你。我都被伯克利錄取了,你也別再猶豫了。

跟蹤我的進展:
Sina Visitor System


謎熊:

國小一年級遊戲廳開始紅警,二年級網咖開始了半條命,三年級網咖開始沉迷熱血傳奇一發不可收拾,靠在商店挑極品裝備搞定了點卡和上網費(當時點卡時代,1-3死神就可以賣300多),沒有了經濟負擔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每天睡覺把電視開到最大音量,然後靜音設定好自動開機,早晨六點便到了網咖。說到這你一定會以為這是一個沉迷網游的小子因為愛情轉變的故事,事實並非如此,請往下看。

這樣的生活一直到了初一,因為小升初考了優B所以家裡沒有過多干涉我打網游,但是在網游里賺錢越來越難了漸漸開始負擔不起了。萬幸,家裡給我淘了一台二手PC,不過因為當時上網還比較奢侈,就沒有接寬帶,於是開始了晚上沉迷單機,白天課堂睡覺的生活,暗黑、刀劍、秦殤,但是單機的魅力始終不如網游大,於是搞了一張熱血傳奇私服(單機版)的光盤,開始了單機傳奇的折騰之路。在沒有查閱任何幫助說明和根本沒有一篇自帶文檔的情況下,折騰折折騰折再折騰折騰,一個月後,我竟然運行起了單機傳奇(其實就是把私服的服務端架設在電腦上,然後用客戶端登陸自己架設的服務端,第一件事就是把稻草人調成爆一地金條)。興奮的我每天折騰傳奇,修改服務端。後來實在忍不住網游的誘惑,就偷了爸爸的身份證,拿著自己的零花錢開了寬帶。

然後又開始了沉迷,不過那時候的傳奇已經是道具收費了,自己存的幾千塊零花錢(全靠壓歲錢父母從來不收),不到2個月就燒完了,於是只能在遊戲里瞎逛,就這樣,結識了幾個熱愛傳奇的朋友,因為我有點架設服務端的基礎,就干起了私服的勾當。雖然在團隊里我是最小的,分到的比較少,但仍可以說是日進斗金(每天我可以分到300-500塊,私服的收入每天可以達到3K-5K塊,周末翻番)。賺的快花的快,在過了一年天天羊肉串麥當勞,日日買點卡的日子後,我們架設的私服關閉了。當時竟然手頭竟然只有500塊。然後早已習慣曠課的我,開始混起了A5站長論壇,期間靠SEO賺了不少,20來萬。不過可惜還是入不敷出,就這樣我稀里糊塗的到了高二。重點開始了。

我在無意逛同學空間的時候發現了一個長的很精神的姑娘,然後情竇初開的我便跟她聊上了,半年後我開始追她,然後她同意了,這半年我沒有做事,記得第一次送她回家我口袋裡只有1塊錢連坐公車都不夠,最後她請我吃了碗拉麵還給了我20塊,讓我可以坐車回家,我們的進展一日千里,但被她媽媽知道我成天曠課,沉迷網路後,她媽媽堅決不允許我們在一起,最後不服氣的我,說我可以養活她,於是強勢丈母娘與叛逆姑爺的對決開始了。之後我就基本徹底曠課了,又開始了每天泡網賺錢的日子,幸運的是,就在我要養她的3天後,我就找到了一個月入5K+的生意,而且開始了量入而出的生活,完美實現了從叛逆青年到居家好男人的華麗轉身。半年後她媽媽心軟了,也承認了我,豎起大拇哥,誇了我一句:好孩子,能說到做到。(當時我腦海里響起了豬八戒背媳婦兒的音樂)

從此以後,我就開始了曠課差生+IT自由職業者的生活,因為執著到班導大早晨親自騎單車接我上學,我上兩節課就跑回家了,所以聯考沒有考好,沒能跟女朋友報到一個學校,一咬牙,復讀了,萬幸,最後還是跟她去了同一個學校。更幸運的是,大學時因為朋友的一句話做起了諮詢(網際網路和電子商務方面的),上了正軌,賺到了一個男人安身立命需要的一筆錢,一百來萬。後來竟然還做過幾次無限嚮往的(迷你的)天使投資人,投了幾個好項目,幫助了很多跟我有共同點的創業者(最重要的是幫了幾個曾經比我還不務正業的人,華麗轉身成了好男人),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小激動。再然後的事就是所有創業者都曾經歷過的艱苦奮鬥了。不過,幸運的是,有個默默陪伴支持了我N年的女朋友,一直在身後支持我。

呼應一下主題,改變我的並不是愛情,而是這些有點特殊的經歷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真心對人,真心做事,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幸運和回報。即使你曾經是個壞孩子……

再謝大家支持!評論另有千餘字,字字肺腑,大家有興趣可以看下(長評論有點靠後)


一葉清秋:

努力,相信自己能做到。

這不是市面上的自媒體所販賣的那些毒雞湯,而是真的要付出行動,一步步踏踏實實的走向自己的目標。

曾經的我,畢業於一個非常普通的學校,畢業後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在一家幾十人的小公司,乾著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有何意義的雜。我以為這就是自己以後的人生了,每天到點上班,到點下班,午休時和那些結婚有了孩子的同事一起家長里短,聊一些公司八卦,順便排擠一下新來的同事。

整個公司的同事文化和知識層次水準都不太高,周圍的同事最大的愛好就是購物和追劇,如果你是一個有一點想法的人,不想按部就班的做一個毫無思想的執行者的話,這個環境會讓你每天都懷疑人生。

所以,我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我要轉行,去做我喜歡做的職業,去我想去的公司,去考我想去的學校,就是這么任性。

我的父母大概是一開始最堅定的反對者了:在他們的眼裡,穩定的工作=好的工作,不管薪資有多低,女生嫁的好=人生最大的成功,不管你是否有資本嫁的好。畢業後在大城市漂泊的日子裡,我大概是非常深刻的感受到了一件事:把自己的人生命運交給別人來決定是最蠢的事,不管是交給父母還是公司領導,你必須時時刻刻保持著清醒的認知,才能不被他人的想法左右。

所以,第一份工作的後期,我給自己每天都安排的滿滿的,投簡歷,找工作,看書復習準備考研,空餘時強身健體,不斷去結交一些我認為有價值結交的人…

直到幾個月前,我通過自己的努力,進了一家大公司,雖然在這份工作中還是有不少摩擦,我也在慢慢適應中,但至少,同事的文化層次、公司的福利待遇等等,都提升了太多,和我之前翻了幾倍的薪資相比,我甚至不敢相信,我人生的最初,竟然還曾有過這樣一段經歷。

漸漸的,父母不在執著於讓我回來,而是為我留在這座城市做準備,我用自己一點一點的努力,改變了周圍人的看法,一點一點接近我曾經定下的,認為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回想過去,如果在整個過程中,我如果輕易聽信他人的意見放棄的話,那麼就不會有今天的這個回答,我不是沒有動搖過,動搖之後,依舊相信自己,大概歸根到底,是強烈的想要往上爬,想要變的更好的慾望在驅使著我吧。

在這個蛻變的過程中,我最感謝的,仍然是自己。

感謝那個在一無所有時,依舊相信著自己的那個我;感謝那個在人生最低谷時,依舊對自己不離不棄的我,大概就是因為這些生活中不經意的想法,在堅持成一種習慣之後,漸漸的改變了我人生的軌跡,最後徹底的改變了我的命運。

甚至,我相信,在日後,它可能還會對我的未來,乃至下一代,都有非常深遠的影響。

畢業一年買的書,大概比我之前大學四年看過的還要多,你看,努力還是有用的吧~~


Aorqu用戶:

第一個喜歡上的人,永久的改變了以後喜歡人的標准。


Aorqu用戶:

謝絕轉載。

09年物理競賽失利,從此從一個理想主義者變得功利世俗。

一個喜聞樂見的開頭:國中生,對物理喜歡得一發不可收拾。狂妄,自傲,在學習上超過眼前的一切人。

高中就開始做物理競賽。剛開始,聯考競賽的時間分配是一半對一半,到高二就逐漸全職競賽了。幻想著被認可,拿到獎,去北大物院。

但盡管我的高中算是地區最強的,可是我省做競賽的學校集中在省城,其餘高中並沒有這個氛圍。我是我們高中唯一一個在做物理競賽的,連一個可以討論的人都沒有——甚至自己的老師也懶於指導。當時還有一個同學在做化學,在這種孤單和隔絕的環境下,我倆惺惺相惜。
一直在孤軍奮戰,是對物理的熱愛和對成功的幻想在支撐。無奈,自己的成績哪怕是地區第一,但眼界和技巧比起正規軍們實在差了太遠——而當時處在隔絕狀態的自己並不知道這點,當然了哪怕當時知道這點,也會拒不承認的。

09年9月,考試日。那場考試我在半年之內都不敢回憶。直到去做心理諮詢,在被催眠的狀態下才開始回想。哭得一塌糊。
帶著一瓶冰紅茶和一罐雀巢咖啡進考場。
第一題,填空題——復賽竟然開始有填空題了?(考試風格轉型我根本就不知道!)
沒問題,寫就好了
第二題,力學題。
第三題光學,卡殼了。
省隊教練闖進考場說,今年的題目有點怪,寫不出來,爭取省二也沒問題的。
手開始抖。
繼續抖。
當時的我接受不了失敗。也從來沒有想過會失敗。

最後半個小時,恢復理智,繼續答題,無力回天。

高一高二每天一點睡,七點起。當時是樂在其中的。深夜,檯燈,書桌前。解理題目,建構概念。帶著虔敬寫下每一張草稿紙,幻想自己是職業的物理學從業者。

然後競賽失敗了。

從考場出來,好多人啊。他們和自己的隊友討論著考試的答案。有學校的帶隊老師在安慰著發揮不佳的隊員。
我就是一個人呵,收拾行李回了家。

回去聯考。

九月下旬開始,每天十一點半睡,七點起。過得很舒服。做所有應該做的事情。舉止符合大家對一名優秀學生的期待。成績也慢慢從二十多名趕回到第二名。

去看心理諮詢師。被勸導,被催眠,被說服,去接受一個不卓越的自己。好像有什麼舊的東西死掉了,有什麼新的東西在長出來。

聯考發揮得很正常,實在出乎意料。沒有去到北大或者清華那樣耀眼的地方,而是去了合肥的一所科技大學。

大學四年沒有能量上躥下跳了,過得循規蹈矩,小心翼翼——像每一個人眼裡的好學生一樣。沒有幻想,沒有自傲,每天做應該做的事情。畢業攥著offer去了一所大家眼中世界前十的學校繼續做物理,每一步都踏得「符合期待」。

不知那一場失利對我是好還是壞。反正或早或晚,活在幻想里的堂吉訶德都是要死掉的。死前他才知道,原來自己是善人吉哈諾。唯一要抱怨的,或許是那場失利來得太早,讓我沒法好好保護那個意氣風發的自己平穩地成長,沒法把自己的鋒芒保存得再久一點。

五年一下子就過去了。一直在骨灰堆里扒拉著,想要撿出兩三塊閃著光的硬骨頭,揣在口袋裡往前走。我斷然是不能活在幻想里,但我還是要乞一塊骸骨揣在口袋裡,是記憶,也是祭奠。在某一個有風有雨不見星月的夜晚,他的魂靈會出來,撥開雲和霧,指給我看一小方燦爛的星空。


匿名用戶:

hello,大家好!我是lorna,土家族。

專精社交+旅遊,善於交朋友,讓貴人找到自己。

澤宇門徒+助教,1年時間,迅速成長,從0社交到1,善於將陌生人迅速變為朋友。

天生強執行者,富有靈性和創意。

今日,即將離開上海6日,乘坐動車。

這種出行方式,我是喜歡的。慢悠悠的,窗外是飛速而過的房屋,城市,樹木,鄉村。

在我還沒有如同現在坐國際飛機次數多的時候,我大多時候都是坐火車的。

那個時候,第一次離開家鄉是去武漢,湖北的省會。

那一次是去參加一個考試。興致勃勃的去了,頂著武漢毒辣的大太陽,找到了在網上預定的酒店。

第二天開始考試。

結束了,不開心,考英語的時候,緊張還是什麼的,腦子里一片空白,最後兩篇閱讀理解沒有做完,胡亂填了ABCD交上去了。

走出考場,整個人都不好了。心情失落,沮喪,難以言表的難過。

同學c見到了我,邀我去東湖玩。沒有心思去遊山玩水,滿腦子想的是兩篇閱讀理解沒有寫完。該死的英語!

這個情景,我剛剛突然想到,為什麼每年臨近聯考之日,我總是會夢見自己一直在緊張的做題,怎麼寫都寫不完,馬上就要交卷了,那個焦慮的心情……就是曾經自己的心情,這算是一種害怕考試的病態嗎?

後來,隨著學習到工作的變換,漸漸忘記了考試的痛苦。隨之而來的就是生活生存的壓力,如何在這個社會上生存,立足成了日常的考題。

攢錢找老外學了英語,15年跟隨時代潮流開了公眾號,沒什麼功底卻也偶爾寫寫文字,收穫了幾枚忠實粉絲,直到現在,嗯,三年多了。

三年裡,學會了怎麼排版的更好看,堅持日更了100天寫感悟,認識了很多寫作的小夥伴。

準確的說,是在第二年裡開始脫變的,因為線上投資了1000元,進了一個寫作群,天天自嗨,結實了一幫自嗨的小夥伴。

有一天,一個小夥伴說,停,該考慮一下個人發展的問題了。

天天這么寫些沒用的東西,還有人看嗎?

大家來點實際的吧,去學習社交吧。

好,我就去學習社交,導師是澤宇,一個還在美國念大學的男孩子。19歲買超級跑車,北美30歲以下30位青年創業者之一。

我一看,這個好呀。老師說:「每天認識一個新朋友。」

我就這么做了,在迪拜,我成為了一個樂於助人,喜歡交朋友的中國女孩兒。很多人來我們公司,給我帶好吃的,請我去吃飯,游泳,聚會……

跟不同的人接觸,聽不同的故事,視野變得開闊,把過去在城市裡泡吧和跟男人曖昧的時間,拿來閱讀,見有能量的人。在鄉村,能踏在泥土的路上,有花草的芬芳,還有農民打招呼的問候。

是時候,給自己一個放鬆的心態,寫寫這些感觸。

澤宇一直說,見識,視野這些東西是能改變人的命運和氣質的。

以前不能夠很好的理解。

最近跟人聊天,說我跟其他的女孩有點不一樣。

我說哪裡不一樣。

他說跟他們的格局不一樣。

我說怎麼不一樣。

他說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往國際方向發展的。這一點上,跟很多女孩都不一樣。

是的,沒錯。我從山裡長大,從小我就勵志要走出大山。

上大學的時候,老師說,資產有兩種東西,一種是土地,另一種就是人。

土地就是房產之類,人就是各種各樣的貴人。

正是這樣各種各樣的貴人,才帶領著進入了一個更大的精彩的世界。我花很多錢學習英語,向來自全球英語為母語的老師學習英語。然後我遇到在德國留學工作的上海老闆,然後進入上海一家國際展覽公司工作,跟來自世界各國的老外打交道,隨後我便通過其中一個老外朋友去了迪拜工作。

這就是我這兩年裡迅速發展的根基。加上一系列流程系統的指導,讓我幫助更多人走向通過網際網路賺錢的方式,建立自己的個人品牌。

而過去一年前,我的理想生活,我已經幾乎快實現了。結婚/留學/別墅里有貓有狗有大樹/做一個環球旅居的人/做一個幸福的人。

我的目標並不是成為一個女強人,過好這一生就好,順便去經歷各種精彩的生活,通過旅行/閱讀/見人去豐富自己的靈魂。

希望你也在路上,跟我一起往理想生活前進。

我不會告訴你,會帶給你改變有多大,反正我僅僅只用了一年,就實現了我想要的狀態。

在上海,指導學員,幫助學員解決迷茫。

過一種旅居的生活,怡然自得,看世界看自己。

旅行結實的, 塞爾維亞大小正妹的友誼

與喬治亞batumi正妹的歡聲笑語

在mestia長途跋涉的路上,與一堆母女的短暫的溫馨畫面

被波黑正妹瞄上,要我合照,誰讓我這么美,哈哈哈

哥們,是黑了點哈

白俄羅斯的帥哥,超級高,目測1.9米。

阿么一般的親切,在第比利斯的老城區,謝謝您溫暖的咖啡。

住在老城區的民宿里,一下車就被一個長得跟吸血鬼一樣帥的小哥迷住了,還幫我提行李,大飽眼福,他轉身離開後,在陽台上看見他在街頭和小朋友踢足球。

陽光很好的灑在身上,斑駁的樹葉陰影倒影在地上,我與鮮花,向你走來。

我要用力奔跑,奔向未來和自由。

庫塔伊西的春天,讓我不願醒來,化作春泥,或者一株草,一朵花也好。

如同家人一般的民宿房東,真情流露在臉上,洋溢在心裡。

rada和阿么,有愛的世界,就是幸福的。

孩子的笑和羞澀,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禮物。

從此,我也是一個背包行走在冰川山脈,越過原始森林,無人的星空下,自由行走的人。

國際友誼情深

把我從無數個踩空的積雪覆蓋的空洞里出來的女孩

生命真是無限美好呀,我滿心歡喜的擁有她!

理想,幾歲?

用前半生努力變成的一個成年人,用後半生學習如何做一個小孩。

願你有喜歡的身型,經得起的愛情,獨自出發的旅行。

當然,最好你的身後,有一個人生導師在,一直在,顛覆你的傳統生活,改變你的命運!

關注Lorna,邂逅精彩!


Aorqu用戶:

出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