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文字絕妙到「一句話就是一個故事」?

問題描述:哪些文字绝妙到「一句话就是一个故事」?
, , , ,
Aorqu用戶:
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Shen Homer:

大概八點二十發


王禹Wisdom:

你我他


北瘋:

你就是五百元錢大鬧天宮的孫悟空!?

——–更新一下——–


尾生:

瓶邪
「瓶」 指的是張起靈,外號「悶油瓶」。」邪「 指的就是吳邪。兩位都是盜墓筆記中的主角。
「瓶」字拆開為「並」與「瓦」,意思是「並肩,在屋檐下」。「邪」字拆開為「牙」和「耳」,意思是「在耳邊說悄悄話」。「瓶邪」最貼人心扉的理解方式是——與你並肩前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耳鬢廝磨,輕聲細語,白頭偕老。
至於為什麼是瓶邪而不是靈邪,那是因為:世上有很多張起靈,卻只有一個悶油瓶。原創不詳
盜墓筆記這本小說看了好幾遍,一直認為是無女主的,直到有天在網上看到這句話。三叔:來來來,筆給你們,坑你們來填。


Aorqu用戶:
我也開心飲過酒


ID被吃了:

從前有座山


王達達:

「石壕村裡夫妻別,淚比長生殿上多」
寫盡山河破碎,黎民血淚,也把某些只管雕欄玉砌、才子佳人的文人看透了。
爾等公子王孫也好意思叫苦?你們有石壕村裡被徵兵的老夫婦苦么?
後人多知道玄宗和楊貴妃的情史,可又有誰為安史之亂的森森白骨說話呢?


夢羽靈泉:

先說嚴肅的
渡河!渡河!渡河!——宗澤
(這個說爛了)庭中枇杷樹……
功蓋分三國,名成八陣圖,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杜甫
今當遠離,臨表涕零,不知所言——諸葛亮
我就做了三件事——他

再說不著調的
孫越家裡出事了,他媳婦給他生了個弟弟——岳雲鵬
他本來是一個掌勺的大師傅,後來陰差陽錯娶了安邱地面幫會首領的大女兒——蔡水根
皇軍沒來的時候你欺負我,皇軍來了你他媽還欺負我,那他媽皇軍不是白來了嗎——賈隊長
走進一間房,四面都是牆,抬頭見老鼠,低頭見蟑螂——小燕子


高遠:

好好活著


幾乎是廢材:

我未成名君未嫁,卿須憐我我憐卿。


陳磊:

當時只道是尋常。

人生若只如初見。

一句當時只道是尋常,說盡了亡妻之痛,在一起時,那些平常的歲月,尋常的生活,點點滴滴,湧上心頭,卻再也不會再有。
無窮的思念,最後只有一句:
當時只道是尋常!

可是,再也回不去當時了。

誰念西風獨自涼,
蕭蕭黃葉閉疏窗,
沉思往事立斜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
賭書消的潑茶香。
當時只道是尋常。

《浣溪沙》納蘭容若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霄半,
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
比翼連枝當日願。

情深不壽,所以納蘭性德才活到三十歲。


玉藻前:

媽的阿庫婭


抱著盒子的姑娘:

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


草莽不英雄:

留給中國隊的時間不多了


祀夜暗:

與君再世相逢日,玉樹臨風一少年

愛這句話,勝過那句已經被小清新們讀爛了的「人生若只如初見」,若是能與你再次相逢,我只願我只是一個玉樹臨風的少年,我們之間,沒有任何多餘的牽絆

嫦娥應悔偷靈葯,碧海青天夜夜心

很多人應該會對這句話深有感觸,很多時候我們年輕不懂事,傷害了最親最愛的人,等到長大了,經歷了太多,真正明白時,已是碧海青天夜夜心

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外婆沒讀過多少書,現在已經快八十歲了,記憶力衰退得厲害,可是說起和外公的一樁樁一件件卻猶如昨日一般清晰,所以這句話,我選擇送給我的外婆

你來人間一趟,你要看看太陽

很溫暖很溫暖的一句話,曾經陪我度過了很多心緒雜亂的長夜,為了明天的新一輪的美麗的太陽,繼續勇敢地活下去

自古美人如良將,人間不許見白頭

這句話,我想送給我認識的,一個老人家,老人家當年出生民國的書香世家,出國留學後回國成了一名教授,可惜在那個年代被打成右派,受盡屈辱,右腿也落下了終身的殘疾。最難過的,莫過於相濡以沫的妻子,在操勞和受苦中死去。他的妻子是與他青梅竹馬的戀人,兩人少年夫妻,卻不想到了半路已是死別。如今,老人不問世事,只是專心種花,因為他的妻子最想要一個美麗的花園。

何事不語?何情不訴?及今思之,空餘淚痕

這篇文章,當時學的時候,我是流著淚讀完的,一班同學,都覺得我太做作太誇張,可我就是覺得,這篇文章太難受。為家國大義忍痛作別深愛的妻子,何等悲傷,何等難過。意映卿卿如晤……每每讀起,都忍不住潸然而涕下


龍宇: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匿名用戶:
風陵渡口初相遇,一見楊過誤終身。

–後來,
世人尊你為神鵰大俠,
喚你和龍姑娘為神鵰俠侶。
而我於峨眉山巔,伴青燈古佛,將親傳弟子喚作風陵。
我的人生因風陵渡初遇你而易轍,
你的故事裡卻從來沒有我。


潘拾亓:

我願化身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從橋上走過。

這句話是在電影《劍雨》中看到的,很有畫面感,瞬間就被打動了。

【佛陀弟子阿難出家前,在道上見一少女,從此愛慕難舍,佛祖問他,你有多喜歡那少女,阿難回答:我願化身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從橋上走過

陸竹(李宗翰飾)在死之前對曾靜(楊紫瓊飾)說:「我願化身石橋,受五百年風吹……」 後來曾靜問陸竹的師父此話何解。 陸竹師父說了前面的那個故事,然後對曾靜說:「那他對你很好啊。」

以下是我保存的電影截圖,分享一下~

如果我對你用情至深,卻不得,那麼,化身石橋也好,用五百年的等待換你的一次經過。不語不動不息不止。

一個本該脫於世俗之外的佛家子弟的感情之語,輕易就被打動了,希望你們也喜歡(^-^)V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