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文字絕妙到「一句話就是一個故事」?

問題描述:哪些文字絕妙到「一句話就是一個故事」?
, , , ,
徹夜:

「你現在上課,老師和你說,一分超過千人,我告訴你,這是不對的。

一分,只差166個人,這166個人是1900KM的距離,是1000塊的機票,三小時的飛行時間,四年的思念,和一生的遺憾。」

上高中的時候刷Aorqu偶然看到的一段文字,記憶深刻,只可惜原答案已經找不到了。

————————————————————

感謝Aorquer @喜歡小董 發來當年原回答的截圖

現在看來,感觸良多


斌卡:

我知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暫。

然而,

然而。

—-小林一茶

—————————————

小林一茶是江戶時期日本俳人。一生坎坷,3歲喪母,父親續弦後,繼母把他掃地出門,61歲時小他20歲的妻子早逝,六十五歲,家屋連同所有財產盡付一炬。

最悲慘的,是白髮人送黑髮人。他所生三男一女,四個孩子,全部早夭。

這首俳句,就寫在他的小女兒死去的時候。一茶自己寫到:「她母親趴在孩子冰冷的身體上,呻吟著。我了解她的痛苦。但我也知道,眼淚是無用的。”

眼淚是無用的,世事是短暫的,這些他都知道。

然而,

然而。


馬丁.Success:

後遂無問津者。


經常檢查節操的jc:

下面我簡單說兩句


一生懸命:

最初不相識,最終不相認。

PS: 我在豆瓣發了個帖子,有在杭州的朋友嗎?一枚天真感性的INFJ男找呀找朋友~~~~


堅果叔叔:

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
出自littlesen先生的一首短詩節選。如果作者能看到,請接受我一個愛的么么噠。

沒有什麼故事能表達這種心意,我實在是想不出來。

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那我怎麼辦呢,我只有走。我只有走向你,像磁針尋找它的北極。
也許我到的時候,你已經走了。也許我到的時候,還碰巧趕上你的婚禮。我風塵僕僕,卻顧不得的只洗了臉,就匆忙忙看你春風滿面,娶妻生子。
或是嫁作他人婦。
銅像佇在懸崖上千萬個日日夜夜,不如在愛人的懷里痛哭一晚。

但我有什麼辦法呢,山海不可平啊。
借問靈山多少路,有十萬八千有餘零。

情山孽海,不可傾頹,男怕夜奔,女怕思凡,戲如此人亦如此,刀山火海果不如是。

既然山海不可平,那從你的婚禮上回來,我就在山上種田,在海里養魚。

今年的麥子長得很好,蘋果也生得很甜。
新釀的酒,剛好灑來給清蒸魚去腥,再烈一點的酒,我要拿來配生蚝吃。落了雪,就支一個銅火鍋,燉一個羊肉鍋。

如果你能坐在我身邊,嘗嘗剛烤出來的橙子蛋糕,那最好不過。
只是,如果你不在,日子還是要照樣過的。太陽照常升起,風吹過來的時候,也要吹到我臉上。

今年的麥子長得很好,蘋果也生得很甜。

這片山海,沒有平的必要了。


Nobravery: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


林家輝Aekley:

「年少時不能遇到太驚艷的人。」

光是這么一句話就彷彿看到千百個遺憾的故事。

配圖內容作者為@琦殿,侵刪。

真的,沒經歷過的人看這句話,永遠不會有那種心頭一揪、眼前浮現出一個身影、一段回憶、兀自望著發呆的感受。

寫於四個月前有哪些很短卻很悲傷的故事? – 林家輝Aekley 的回答
相信開頭那一句話,懂的人自然懂,都是有故事的人,不需要更多解釋。


顧團團:

「倘若我問心有愧呢?」

《倚天屠龍記》
周芷若冷笑道:「咱們從前曾有婚姻之約,我丈夫此刻卻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沒傷你性命,旁人定然說我對你舊情猶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罵我不知廉恥、水性楊花。」

張無忌急道:「咱們只須問心無愧,旁人言語,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倘若我問心有愧呢?」


Aorqu用戶: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羅炬:

奉勸世間夫婦,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過於情篤

——沈復《浮生六記》


迷途小書童:

A:你還記得她嗎?
B:早就忘了。
A:我還沒說她是誰。


Aorqu用戶:
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


Lens:

一句話可以是一個故事,有時候只有六個單詞也可以是一個故事。

For sale: baby shoes, never used.

轉賣:嬰鞋,全新。

這是海明威在上個世紀20年代寫下的一個故事,雖然只有短短六個字,卻給人留下無限想像空間。

在這個故事的啟發下,Reddit網站發起一項名為「六字小說」(Six Words Stories)的活動,要求參與的創作者要用六個英文單詞來講述一個故事。下面選編了網站得票率較高的作品,讀下來每個都有點虐心。

I killed my dad』s only child.

我殺了父親唯一的一個孩子。

Introduced myself to mother again today.

今天又向媽媽介紹了自己。

My father finally quit smoking forever.

我的父親終能永遠戒煙了。

Sorry soldier, shoes sold in pairs.

對不起士兵,鞋子按雙出售。

Hearse driver. Finally driven to work.

靈車司機終於可以坐車去上班了。

Six floors down, he regretted it.

還剩六層時,他後悔了。

Finally spoke to her. Left flowers.

在我終能向她傾訴後。我留了一束花在那。

Son hit me. Grandson watched carefully.

兒子在打我,小孫子在一旁註視著。

Everybody liked him, nobody loved him.

誰都喜歡他,沒有人愛他。

Cancer. Only three months left. Pregnant.

癌症。只剩三個月。我懷孕了。

「Siri, delete 『Mom』 from my contacts.」

「Siri,把『媽媽』從通訊錄中刪除。」

The mortician sighed.

Another old friend.

喪葬者默默嘆了口氣。又是一位老朋友。

Drank, she left. Quit, friends left.

酗酒,她離開了。戒酒,朋友們不來往了。

Shaved my head to match hers.

我剃了光頭來和她相配。

Mushroom clouds illuminated their first kiss.

蘑菇雲點亮了他們的初吻。

Strangers. Friends. Best friends. Lovers. Strangers.

陌生人。朋友。好朋友。愛人。陌生人。

Brought roses home. Keys didn』t fit.

帶了一束玫瑰回家。但鑰匙開不了門。

Found love. Didn’t tell my wife.

找到真愛了。沒有告訴我的妻子。

「Why aren』t we talking anymore?」

✓Seen

「為什麼我們不再和彼此說一句話了?」

✓已讀

I met my soulmate. She didn』t.

我遇見了我的夢中情人。但她沒有。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Separately.

從此他們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分別。

I ate my wedding cake. Alone.

我獨自一人吃完了我的結婚蛋糕。

What』s your return policy on rings?

你們對戒指有退貨政策么?

Our dinner date ended with breakfast.

我們的晚餐約會結束於早餐之時。

「I do,」 he said, wondering why.

「我願意。」

他說,但仍思忖著原因。

「I do,」 she said, as told.

「我願意。」

她說,正如她被告知她該說的那樣。

My sex life requires running shoes.

我的性生活需要一雙跑鞋。

You took everything except my apology.

你帶走了一切,除了我的道歉。

I destroy myself so you can』t.

我已經毀了自己,所以你毀不了我了。

Forever only lasted for six months.

「永遠」只剩下最後六個月了。

Voyager still transmitted, but Earth didn』t.

旅行者號仍在訴說,但地球沒有。

Sticks. Spears. Swords. Guns. Nukes. Sticks.

棍棒。長矛。利劍。火槍。核彈。棍棒。

「That』s Venus. That』s Mars. That』s home.」

「那兒是金星。那兒是火星。那兒是我們的故鄉。」

Examining the cut, she saw wiring.

檢查傷口時,她看到的滿是電線。

Scientists develop first atomic bomb. Again.

科學家們再次造出了這世上第一枚原子彈。

Grandpa, what was 「the Internet」 like?

阿公,網際網路是什麼樣的?

I attended my funeral. Nobody knew.

我出席了我的葬禮,但沒人知道。

One bullet was cheaper than therapy.

一枚子彈比治療要便宜。

“Amputation complete!”

“Um…Doctor…wrong leg.”

「截肢完成!」「額…醫生…鋸錯腿了。」

They opened the coffin. Scratch marks.

他們打開了棺材。裡面盡是抓痕。

Me: O; wife: A; baby: AB

我:O型血 妻子:A型血 嬰兒:AB型血

I started wearing my seatbelt again.

我又開始系安全帶了。

“I’d kill for you.” “I did.”

「我要殺死你。」「我已經這么做了。」

Suicide letter. No comments. Two downvotes.

自殺遺書。沒有評論。兩個「踩」。

They both cried. Their newborn didn’t.

他們都哭了。他們的新生兒卻沒有。

▼更多人文生活美學內容和原創視訊,歡迎關注Lens – Aorqu

“即使是一道最微弱的光,我們也要把它灑向需要溫暖的生活……”


超不耐煩糖:

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


饃獸:

那年我大她兩歲,今年我已經大她九歲了~


劉憶飛:

但你沒有。


酥雞:

我養的含羞草被我摸死了


Aorqu用戶:
「 其實我只是愛上了峨嵋山上的雲和霞,
像極了十六歲那年的煙花。」
還記得在蒙古軍營中,小郭襄有段獨白,碎碎念道:可惜我遲生了二十年。倘若媽媽先生我,再生姊姊,我學會了師父的龍象般若功和無上瑜珈密乘,在全真教道觀外住了下來,自稱大龍女,小楊過在全真教中受師父欺侮,逃到我家裡,我收留了他教他武功,他慢慢的自會跟我好了。他再遇到小龍女,最多不過拉住她手,給她三枚金針,說道:小妹子,你很可愛,我心裡也挺喜歡你。不過我的心已屬大龍女了。請你莫怪!你有甚幺事,拿一枚金針來,我一定給你辦到。
附一首網路上的小詩
我走過山時,山不說話,
我路過海時,海不說話,
小毛驢滴滴答答,
倚天劍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
才在峨嵋山上出了家,
其實我只是愛上了峨嵋山上的雲和霞,
像極了十六歲那年的煙花。

_______小詩出處_______
我走過山的時候山不說話,我路過海的時候海不說話;
我坐著的毛驢一步一步滴滴答答,我帶著的倚天喑啞。
大家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實我只是喜歡峨嵋的霧,像十六歲那年綻放的煙花。
我路過海的時候海不說話,我走過山的時候也聽不到回答;
我騎的毛驢步步滴滴答答,悠悠飄向遠處可從不想要回家。
正當喜樂無憂年韶華如花,遠游風塵之色卻不似十九風華;
愁思襲人無計迴避真牽掛,不知天涯何處有那我思念的他。
沒半點音訊怎續風陵夜話,見不到大哥哥願知他如何行俠;
上少室山想找無色問一下,老禪師亦不知他是在何處為家。
聞琴聲似和鳥語交相應答,百鳥朝鳳曲難道還有人能撫它?
白衣男子劃了一畫又一畫,不是劍法是痴迷在那棋子圍殺。
旁觀者清一語道破危難局,我彈奏古曲留下了他獨自驚訝;
高歌一曲輕身去不想其它,屈指崑崙三聖闖少林又有何法?
三個老者連騎而來又迴轉,以為是留書之人卻是少林俗家;
他從石亭頂抱著瑤琴落下,教訓了青臉人只為他將我威嚇;
在亭上聽了我和三人對答,其實他也不知名滿天下的爹媽;
這人姓何,雙名叫作足道,名字謙遜得哪有半點狂妄自大?
琴劍棋三絕技藝冠絕西域,崑崙三聖並非三人就是一個他;
抱著瑤琴到處找我為新曲,豐瞻華美奇妙調和考盤與蒹葭;
伊人難道是我,思慕如霞,右手彈琴左手使劍退敵亦惆雜。
從萬里遠趕來原為送句話,什麼經書是在油中好讓覺遠拿;
平生足跡未履中土乘此游,路上碰到三個西域少林要比劃;
非逼他去了劍聖名頭不可,反正上少林寺一番做教我猜岔。
萍聚緣和山花與風的爛漫,我怎會不知自己是他心中的她?
若是真能為我再重彈一曲,或許我大哥哥找不到還有個他;
他那張嘴會說話可真不假,憑片言折服老和尚請我進奉茶;
為我一句話願意不來打架,比劍嫌霸道青石板上把棋盤劃。
覺遠擦掉棋盤又將他劍夾,君寶斜擊一掌他沒能分身招架;
他誓用十招將這少年打發,雖取巧讓君寶倒下也算輸此架。
足尖一點身已在數丈之外,傳完話就走人怎麼忘了叫上咱?
挑著張君寶和我覺遠迅跑,到深山裡面疲累過度圓寂坐化;
讓傷心的少年去找我爹媽,自己卻不知何去何從心亂如麻。
不是為楊過才在峨眉住下,我喜歡峨眉的霧像那年的煙花;
我身上佩的倚天寶劍暗啞,崑崙何足道心頭定未將我丟下;
自少林飄然遠去不再回頭,他瀟灑的身影為何卻淚如雨下?
程靈素《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