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書讓你覺得真正跳出了思維框架,觀點新穎深刻,對你造成了影響?

問題描述:這么說可能有點空洞,給大家舉個例子吧。 三年前看過尼爾波茲曼寫的《娛樂至死》和《童年的消逝》。兩本書的主要觀點類似,講電視媒體發展對人類思維方式養成的各種影響,我的感覺就是如果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兩本書了。 以前說電視發展的好處,可能想到的都是娛樂節目出現,新聞,資訊交流的方便。可能唯一覺得不好就是電視劇耗時間,甚至電視機傷眼睛。但是這兩本書給了我一個全新的視角,原本認為中立的傳…
, , , ,
周光波:

一些哲學、理論物理學經典著作的確能夠讓人徹底反思宇宙、生命和自身。


伍欣:

三體:讓你站在不同層面思考問題
王小波的雜文:苦難的人生更需要歡樂
月亮和六個便士
少有人走的路


池太:

《懶人閑思錄》
Idle Thoughts of an Idle Fellow
作者 傑羅姆·K.傑羅姆

Idling always has been my strong point. I take no credit to myself in the matter—it is a gift. Few possess it. There are plenty of lazy people and plenty of slow-coaches, but a genuine idler is a rarity. He is not a man who slouches about with his hands in his pockets. On the contrary, his most startling characteristic is that he is always intensely busy.

懶散度日一直是我的強項,在這件事上我並不居功自恃——這是一種天賦。極少有人擁有這份天賦。這世上有許許多多的懶漢和做事不緊不慢的人,但天生懶骨頭卻極為罕有。他並非雙手插在口袋裡到處閑逛的傢伙。相反,他最引人注目的特徵就是:他總是忙得不可開交

It is impossible to enjoy idling thoroughly unless one has plenty of work to do. There is no fun in doing nothing when you have nothing to do. Wasting time is merely an occupation then, and a most exhausting one. Idleness, like kisses, to be sweet must be stolen.

一個人如果沒有許許多多工作需要完成,就無法徹底享受懶散度日的樂趣。而一個人無事可做的時候,無所事事也失去了它原有的樂趣。於是浪費時間僅僅變成了一項任務,還是最勞心費神的任務。懶散度日的感覺就像吻一樣,只有偷來的才甜美。

I like idling when I ought not to be idling; not when it is the only thing I have to do. That is my pigheaded nature. The time when I like best to stand with my back to the fire, calculating how much I owe, is when my desk is heaped highest with letters that must be answered by the next post. When I like to dawdle longest over my dinner is when I have a heavy evening』s work before me. And if, for some urgent reason, I ought to be up particularly early in the morning, it is then, more than at any other time, that I love to lie an extra half-hour in bed.

我最喜歡背靠壁爐算自己欠多少賬的時候,也正是我書桌上堆滿了郵差下次來之前必須寫好回復的信件的時候。我最喜歡慢條斯理享用晚餐的時候,也正是有一晚上的繁重工作在等待我的時候。另外,假如哪天因為某件急事需要起特別早,那一天我就比其他任何時候都更喜歡在床上多賴半個鍾頭。

Ah! How delicious it is to turn over and go to sleep again: 「just for five minutes.」 Is there any human being, I wonder, besides the hero of a Sunday-school7 「tale for boys,」 who ever gets up willingly? There are some men to whom getting up at the proper time is an utter impossibility. If eight o』clock happens to be the time that they should turn out, then they lie till half-past. If circumstances change and half-past eight becomes early enough for them, then it is nine before they can rise. They are like the statesman of whom it was said that he was always punctually half an hour late.

啊!能夠翻身再睡個回籠覺的滋味多麼美妙,「就再睡五分鐘」。我好奇除了主日學校「少年故事」里的主人公外,有誰會自覺自愿地起床呢?對於有些人來說,正點起床是絕對不可能的。如果八點鍾是他們應該起床的時間,他們肯定要躺到八點半。如果情況有變,八點半起也來得及,那九點之前他們肯定不會起床。他們就像有些政客一樣,據說每次都準時遲到半小時。

對我的影響:我一直懶,雞湯和勵志書籍讓我又懶又愧疚…
現在不同了,我懶得心安理得~

《第五個孩子》The Fifth Child
《浮世畸零人》Ben, in the World
作者: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
第一部是從旁觀的視角寫孩子的前半生,第二部以孩子的視角寫後半生。
不適合劇透太多

對我的影響:以為自己不會judge別人,以為自己支持的都是正義…
現在發現還是too young too simple


木森:

這是一本給我觸動很大的書。

然而,我估計,這本書很難有可能在大陸出版。

書的名字叫《醫學靈媒》,英文名——Medical Medium

書的副標題是「隱秘的慢性疾病背後的秘密,以及如何真正地療愈」。

這是一本奇書。而作者的身份就充滿神秘感。

作者名叫安東尼·威廉(Anthony William);他自稱是一個「靈媒」
他聲稱能和某個神靈(the Most High)對話,而這個神靈能夠告訴他許多資訊
——他遇到的人有哪些疾病,那些疾病又是如何產生的。

因為這種「玄幻」的背景,所以不難想像
——這本書可能會被當作封建迷信,也可能會被當作神棍的自傳。

不過,盡管飽受爭議,但它卻成為了美國亞馬遜的超級暢銷書
——在亞馬遜上的書評已經接近3000,超過80%的人給出了5星評價。

所以,不管你覺得這是玄學還是真正有價值的,這本書本身已經成為了一個現象級的事物。

而當我同時懷著「寬容」和「批判」的態度去閱讀時,我確實得到了一些啟發。

《醫學靈媒》解讀(一):隱秘的疾病

作者:安東尼·威廉 解讀者:木森

因為某些疾病,許多人在不停地就醫。

我所知的一位女士,在7年內看過了超過400名醫生。

在就醫的過程中,有些人得到了他們所屬的標簽——狼瘡、纖維肌痛、萊姆病、乳糜瀉、腸易激綜合征、慢性疲勞綜合征、類風濕性關節炎、多發性硬化、甲狀腺功能紊亂、失眠、抑鬱……

然而,他們卻一直無法好轉。

而對於另一些病人,醫生們找不到適合他們的標簽,於是索性告訴他們
——「你沒病,你就是想太多。」

而事實上,這兩種人患有的都是「隱秘的疾病」。

①三種不同的「隱秘疾病」

隱秘的疾病可以分成三類:

第一類叫「無名的疾病」。
一個人可能去看了一個又一個的醫生,做了一遍又一遍的檢查
血清檢測、核磁共振、超聲波檢查、內鏡檢測都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最後,醫生告訴他:你沒有問題。

這樣一來,唯一的解釋就是,病人的病痛來自於大腦
——他工作太忙太焦慮了,學習負擔太重壓力太大了……
而這,對於一個神志正常的人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如果,醫生相信病人的病痛是真實存在的,那麼醫生可能會管它叫「特發性XX征」。
所謂「特發性」就是「病因不明」,只不過「特發性」三個字看上去更加厲害一些……

第二類隱秘疾病叫「無效的治療」。

這一類疾病有確立的名稱,但沒有治癒的方法。
常規治療對病人的健康沒有任何作用——甚至可能會惡化病人的狀況。
在這種情況下,病人常常被告知要和這種病痛生活一輩子。

在最好的情況下,病人或許能得到控制癥狀的處方葯——比如「多發性硬化」的患者得到的激素治療。

然而,這些葯物不會讓疾病本身有任何改善。

第三類叫「錯誤的診斷」。在這種情況下,病人確實得到了某個疾病標簽。
只不過,這個標簽是錯的。
比如「乳糜瀉」被誤診為「腸易激綜合征」
……

在尋求疾病解決方案的路上,病人常常落入不同的分類中。

在看第一個醫生時,病人被告知她的問題是心理因素,轉移一下注意力就能馬上好起來。

在看第二個醫生時,病人被告知她的確存在問題,於是被貼上了狼瘡的標簽,並接受了無效的治療。

在看第三個專家時——這次,病人被誤診了。

於是,她離健康越來越遠……

②答案上癮症

醫學界已經患上了答案上癮症。

對於健康,醫生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威。

因此,無論是常規醫學還是替代醫學的醫生,他們都希望給出一個答案——給病人的病症做出一個解釋。

但如果,他們真的找不出答案呢?

他們會開始否認——他們絕對不會說「我不知道」。

這種否認有時會讓他們給出一個疾病的標簽。
有了一個標簽,他們就能開一些抑制癥狀的葯方或膳食補充劑。

有時候,這種否認會讓他們推卸責任——讓病人去看心理醫生。
……

如何解決這種怪象?
和所有的上癮一樣,第一步就是承認。

醫學界需要承認他們存在這個問題——向病人承認他們不知道。
與此同時,他們才會承認有許多女性確實因為疲勞和肌肉疼痛而飽受折磨
——這些病痛都是真實存在的,而並非是心理因素在作祟。

只有這樣,研究人員才能拿到足夠的經費去弄清楚「纖維肌痛」的真正原因。
——這對所有「隱秘疾病」都是一樣的。

許多母親告訴我,在20年前,她們就被這些慢性疾病所困擾。她們被診斷為甲狀腺功能紊亂、荷爾蒙失調或多發性硬化症。

而在20年後的今天,她們看著她們的女兒正經受著同樣的病痛。

這些母親告訴我,當她們第一次被診斷的時候,她們從未想過:

在醫療高速發展的今天,過了20年,她們的疾病仍舊無法治癒,甚至連一個合理的解釋都沒有!

她們無法想像,她們的女兒會經受和她們一樣的疾病
……

③並不是你想太多

當病人的疾病缺乏臨床解釋時,醫生們會想到一種自以為有用的方法——告訴病人,這是他們的心理問題。

醫學界相信,告訴病人心理有問題,病人可能會自我察覺,最終得到恢復——然而,並不是。

對於慢性的隱秘病症,根源往往是生理問題。心理問題只是一個表徵。

試想一下,一個天天腹瀉的所謂腸易激患者,他肯定會焦慮,肯定會緊張。
「我出門就會把大便拉到褲子里」
你說他能不緊張?

一個無法集中注意力的所謂慢性疲勞綜合征患者——無法正常學習,無法正常工作,他能不抑鬱嗎?

家人和朋友們告訴他們,不要去東查西查了,接受他們目前的診斷就好了。

然而,有些東西仍然會推著他們繼續向前走:
人類生存的本能;
活出極致的決心;
以及「我值得擁有健康」的信念。

如果你正在經受著慢性的疾病,我想你一定聽到過別人這么說

你看起來很健康的呀。

這時候,你或許會微微一笑。

因為你更無法承受的話是

「你怎麼還這么憔悴」
「你怎麼還這么瘦」
或者「你怎麼還這么胖」。

當然,這樣說都還算是好的。

更糟糕的是,會有朋友或家人告訴你,

「你聽我的,吃了這個葯就會好。隔壁老王他老婆就是吃這個葯好的」
「我跟你講,你就是運動太少了,你每天做100個俯卧撐保證『葯到病除』」
……

健康的人會認為患病的人只用改變他們的想法就能夠獲得康復。

他們會以為樂觀和積極的心態就能戰勝一切疾病。

他們會認為這些得慢性病的人就是矯情,就是希望多獲得一些關注——他們就是不想完全恢復。

然而,正是因為這些人的不理解,患者的狀況變得更糟糕了。
他們不願意再向別人提起他們的問題,也不願意再去尋求幫助。

讓我們把話說得更清楚一些:

沒有人希望生病!!!
沒有人不想恢復健康!!!

如果你的朋友或病人得了某種隱秘的慢性病,他真正希望聽到的是:

我相信你,我信任你。
我知道,你正在經受著這一切;
我能體會到你的痛苦。
但不管怎樣,我相信,我們一定有辦法戰勝它。
會在這里,與你同在。
與你一起堅持,直到治癒
……

木森說

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解讀這本書。
但檢視了日曆,我還是這樣做了。

不管「安東尼·威廉」是否真的存在超自然的能力;
也不管書中的內容是否科學,

我相信,在這個時代,一個敢於公開自稱「靈媒」的人一定不會太簡單。

他的視角,也許看到了我們沒有看到的東西。

至少他讓我牢牢地記住了這兩句「缺失」的話:

我相信你(I believe in you)
我與你同在(I』m with you)

解讀(一):完

若有可能,待續…


黃迪簫笙:

關於《思維》這本書

在這一點上,我特別相信柏拉圖。他認為每一個人本身都是具有思想的,只是每個人需要一個思想的「接生婆」。

我本身就是一個好奇心爆棚的人,經常會質疑很多經驗和習慣。所以得到此書,如同在思考中得到一地圖,從此再也不怕在思考的路上走丟。

本書的部分,主要分為:「是什麼」、「為什麼」和「怎麼辦」這三塊來進行的。

最最重要的當然是」為什麼「這個部分。並且本書中詳細的闡述了人們總總思維背後的」思維慣性「。每一項都是特別經典的思維誤區。聰明的人利用這些,來進行更隱蔽的」騙「,而不注意的人也經常勿入陷阱。

偷懶,把豆瓣er已經做好的成品放在下面充字數:

//**這里,我沒必要把28種謬誤全部販賣一遍,我只兜售最常見的幾種。

循環推理謬誤——拿需要證明的結論作為證明的依據。例如,我太太經常宣稱她是好人,她的論證如下:為什麼我是好人?因為我是賢妻良母。這里,她就是在循環推理,因為,「我是賢妻良母」這一斷言本身就需要證明。

「為什麼我是好人?」她有時也會這樣論證:因為我媽媽、我姐姐、我哥哥都說我是好人。這時候,她犯的是另一種推理謬誤:草率概括——從很少的樣本中,草率概括出結論。還有另一種版本:從精心挑選的樣本中,概括出結論,也是一種草率。我太太剛才概括的樣本,不僅數量很小,而且也是有意挑選出來的,如果她用我、兒子做樣本的話……我不得不公允地說,我太太在犯推理謬錯方面的確有天賦。

以先後為因果的謬誤——由於結果總是跟在原因的後面,所以在結果之前出現的X往往被誤當做原因。每次公雞一叫,天就亮了,公雞於是以為天是它叫亮的。我太太不是公雞,但也像公雞一樣犯同樣的錯誤。她每次穿紅衣服搓麻時手氣都不錯,於是她就把紅衣服當成「幸運服」,有時幾天都不捨得換。

無限引申謬誤——也叫滑坡論證。用假定的一連串「可能性」建立起一個滑坡,「必然性」地一步一步往下滑,最終導出荒謬的結論。我太太無師自通,非常擅長此道。她對我抽煙就曾有這樣的經典推論:你抽煙,你就是煙鬼,你必然就沒有自製力,你必然就會被誘惑……一直可以把我「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實然/應然謬誤——把「是」當做「應該」。有些事是這樣,但不等於它應該這樣;是與應該之間有一道深溝,不能隨便跳躍,但我太太卻經常一躍而過。我「是」一直很聽她話,她於是就認為我「應該」聽她話。

還有三種「訴諸」——訴諸權威、訴諸傳統、訴諸無知。這些名詞你可能不熟悉,但它所指的情況你一定不陌生。這三個訴諸,可以翻譯成我太太經常掛在嘴邊的三句話:既然電視上(權威)這樣說了,當然就是這樣嘍;既然過去(傳統)一直這樣,當然這次也應該這樣嘛;既然你「不知道」(無知)我錯在哪裡,我當然就是對的啦。

看完了邏輯推理謬誤,接下來,我們再看看另一類——說服式思維的謬誤。由於我們普通人經常處於被說服、被灌輸、被教育的地位,識別這類謬誤更具有實用性,拿作者的話說,我們不僅要「防止被他人操縱,也要看看別人在試圖說服我們時所使用的典型花招。」

這典型花招居然有十二條之多。

登門檻技巧。基本要領是:先使你同意一個小要求,然後得寸進尺,提出大要求,使你難以拒絕。它的反用則是另一個技巧——門前技巧。先獅子大開口,然後等你拒絕產生負疚感後,再提一個略小一點的要求,你哪好意思拒絕呢?例子你自己想。

這類花招基本可以看著是訴諸負罪感、負疚感,還有一類是訴諸同情、恐懼、自豪感。偽乞丐說,如果你不給我一點錢我今晚就要餓死——訴諸同情/推銷員說,如果你不買這種防盜鎖你家就會讓小偷偷個精光——訴諸恐懼/還有訴諸自豪感。恰好,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好人,我們既有同情心、又有自豪感。所以這些花招屢試不爽。我太太在家對付我雖然奇招迭出,但她同樣是典型花招的犧牲品。比如買衣服時,面對店主花言巧語,常常經不起吹捧,受寵若驚,中了「訴諸自豪感」的奸計。

操縱戰術是隱蔽的、非暴力的,還有更主動的、甚至攻擊性的說服式花招,如人身攻擊花招、彼此彼此花招、稻草人花招。稻草人花招的訣竅是:故意扭曲別人的意圖,使之成為可笑、愚蠢的觀點(稻草人),然後不費吹灰之力擊倒在地,大獲全勝。例子么,還是舉我太太的。有一天,我看《水滸》順口嘆道「潘金蓮也可憐」;不料太太一聽柳眉倒豎:你們男人的心思我懂,你們就恨不得「天下婦人都不守婦道」——天地良心,我哪裡是這個意思啊

怎麼樣?這些花招似曾相識?好像在哪兒見過?在飯桌上在電視里在報紙中?你如果這么想,就對了,這些謬誤就潛伏在我們身邊。**//

花招、陷阱防不勝防—-但是作為一個普通讀者,你能做什麼呢?

訓練!!!

沒錯,就是訓練。訓練你的邏輯思維,訓練你的反應判斷。(畫外音:訓練是痛苦的)

這能讓你在這個危機四伏的地方,多一線生機—我又誇張了。

很多人喜歡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這句話,卻很少有人去關心思考本身。

誰不希望自己思維縝密、清晰呢?

這本書,我看過兩遍—一遍粗看,一遍筆記看。
裡面的序,有一段話特棒–
19世紀中葉,英國教育家紐曼說:「大學不培養政治家,不培養作家,也不培養工程師,大學首先要培養的是靈魂健全的,達到博雅高度的,即具有完整人格的人。人格的完整對個人來說,意味著健康,一個健康的,人格完整的人做什麼事情都更容易成功。」


郝泡泡大口吃蜂蜜:

第一本是數學分析 第二本是高等代數


何在:

國中與高中的《思想政治》,觀點十分新穎,作者極盡想像,對我造成了很大影響。。。


玉簫沙:

我,要成為雙馬尾
要不要匿名呢……


Sunny Xu:

上帝擲骰子嗎


嵩塬:

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 茅海建
從鴉片戰爭說起,重新認識中國近代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