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書讓你覺得真正跳出了思維框架,觀點新穎深刻,對你造成了影響?

問題描述:這么說可能有點空洞,給大家舉個例子吧。 三年前看過尼爾波茲曼寫的《娛樂至死》和《童年的消逝》。兩本書的主要觀點類似,講電視媒體發展對人類思維方式養成的各種影響,我的感覺就是如果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兩本書了。 以前說電視發展的好處,可能想到的都是娛樂節目出現,新聞,資訊交流的方便。可能唯一覺得不好就是電視劇耗時間,甚至電視機傷眼睛。但是這兩本書給了我一個全新的視角,原本認為中立的傳…
, , , ,
匿名用戶:

凱文凱利《失控》
——————————————————————————————————————————–
當時還是個窮學生,好多書都買的盜版的,唯獨這本書為了表示對作者的尊重和支持專門去買了正版。


匿名用戶:


這本書(法語原版),中文名叫《解碼者~數學探秘之旅》。

直接導致我現在做的研究。

以前,我就一物理學渣,純的,裝逼都不會。

這本書直接導致我會裝逼了。


王振寧:

張鳴《重說中國近代史》
摘錄如下,讀了就明白:
中國近代史的心態概括為:怨婦、潑婦和情婦。怨婦凡事以哭鬧為主,時不時掀起衣襟給人看,我這傷疤就是當初你弄的。潑婦者凡事講打,打不過我撓。情婦覺得殖民是好事,能看到它給被殖民國家帶來文明,卻看不到殖民本身的掠奪和奴役。他希望人們擺正心態看歷史。
中國人對於宗教沒有特別的信賴,也沒有什麼真正的虔誠,很多人信教都是有功利心的。任何一種神靈體系在中國人看來可能都是他處理世俗問題的助力,可以來幫他忙的。你靈,我就信你;你不靈,我就去拜其他的神。多信一個神或少信一個神,對他們來說是無所謂的。
中國最根本的變化是要靠資訊的輸入,而不是槍炮,槍炮只是個引子,要想讓這個古老的帝國發生變化,其實還主要得靠新資訊的輸入,而當時的資訊輸入者之一就是新教。所以說,關於新教對近代中國的影響,在以前的中國歷史研究中,可能長期被低估了。
張鳴認為「晚清歷史的本質就是西方把中國拖入它們的世界體系的過程。」西方列強並不是一直在想吞併中國的,因為滅亡中國這樣的國家成本太高,他們更想中國開放後成為他們的市場。但中國人不想加入這個體系,於是列強就一次次暴打你強迫你加入。日本人就很乾脆,一看比我強直接貼上去,所以沒有挨打。
農民不是沒有力量,但這種力量需要整合,沒有人來整合,再大的力量也成不了大事。太平天國再次證實了這個道理。曾國藩弟子門生很多,都下鄉招兵,招最老實的農民。他們不要城市痞子,更不要當過兵的。招了以後,這些兵都是一個地方的,將領就是當地鄉紳,當然凝聚力很強了。
洪秀全當年創教是希望出人頭地而不是造反,只是一個失意的知識分子利用歪門邪道出人頭地。就像上世紀八十年代那些氣功師,大多都是因為無法通過正規途徑進入體制,然後通過創教迅速家喻戶曉。人性,在歷史上很難有變化。通過正規通路上不去,那就走邪道,只要能出名就行。
「太平天國之所以失敗,是沒有爭取到士紳的支持。那麼是不是可以這樣概括:開始時叫農民起義的運動,到了要奪取全國範圍政權的時候,都必須取得地主階級的支持,或者說轉變成地主階級或者其代言人。否則是很難獲得最終勝利的。」
我們的歷史書上所說的英雄,從關天培、定海三總兵到陳化成,這些英雄們的戰績都非常差,他們最偉大的地方就是死得比較壯烈。其實海齡是打得最好的,但是我們卻沒有把他當做英雄。海齡之所以能贏,是因為青州兵和京口兵駐扎兩百餘年,家產、親屬都在當地。對他們來說,不光是衛國,更是保家。
甲午戰爭後我們學習日本,「這種心態得從兩方面分析」:我們以敵為師,有氣量;日本學西方很在行,我們學習近鄰日本,只是想走捷徑。張鳴說「後一種心態其實一直貫穿中國人學習西方百餘年的歷史進程。」
我們一直有這種邏輯,就是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簡單地認為人民民眾的力量多大,如果不是清政府腐敗無能,不能發動民眾,使得外國侵略者陷入民眾戰爭的海洋中去,中國怎麼會一步一步喪權辱國呢?比如教科書大為贊揚的三元里大捷,其實只殺死一名英國少校。


QUEZ:

生命是什麼?為何時光一去不返?如何理解美的震撼?

等一下!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想這些東西有啥用?媽媽說結婚賺錢才是硬道理!

然而薛定諤《生命是什麼》一書,不但滿足了我對於「生命」和「時間」這些人類終極哲學命題的好奇,還讓我發現:「這思路居然實用到可以賺錢啊!」

I 生命,在混沌中孤獨逆行

把一塊方糖投入水杯,它會逐漸溶解消逝。

這只杯子從淑女手中滑落摔碎,便再也無法復原。

巨輪撞上冰山,這位淑女從甲板跳下,被人拉上救生艇。

她眼看著豪華巨輪載著無數人沉沒,心知這一夜,便是生離死別。

這艘船在海底銹蝕降解,昔日的金碧輝煌,和乘客的歡歌笑語,都灰飛煙滅。

一百年後,有多少人仍在泰坦尼克號的影像前落淚感慨:生命如此脆弱,生命算什麼……

而薛定諤指出,生命是一場混沌中的逆行。

是甘蔗進行光合作用,抓住自由散漫的水(H2O)和二氧化碳(CO2)的小分子,編繪成蔗糖的散文詩(C12H22O11),記錄下能夠還原在舌尖的,陽光的甜美。

是煤炭在爐火中熊熊燃燒,遠古植被的參天繁茂,讓巧手匠人在寒冬冒出熱汗。

是郵輪上舉杯微笑的貴族淑女,舞池中旋轉歡歌的平民少年,還有一百年後在博物館兢兢業業工作的修復人員:他們在燈光下清理沉船打撈上來的遺物,讓暗淡的珠寶再一次熠熠生輝。

世界像泰坦尼克號,無可逆轉地向著熵值最大化的方向下沉:融化的方糖,破碎的玻璃,老去的淑女,腐朽消逝的古船遺跡……隨著時光流淌,一切都將沉入無序。

唯有生命,在孤寂的混沌中執著逆行:用無機物合成糖的甜美,用土木砂石打造巨輪瓷杯;哪怕故人香消玉殞,仍有後代生生不息,將先輩的特徵發揚繼承。

原來生命是場孤獨的逆行,是無序中的動態有序,在時空中迭代循環。

II 壽司,蘋果,阿米巴蟲

同樣是米飯夾餡,為什麼壽司比飯團貴?

蘋果的極簡主義設計理念為何能夠深得人心?

一流的公司存在哪些共通點?

這些復雜的商業問題,如果借用薛定諤的生命理論去理解,竟能提供換繁為簡的新思路。

薛定諤認為生命的特徵在於無序環境中維護內部的動態有序。

文章的第一部分中,我們已經認識到大環境趨於混亂(即「熵值最大化」;物理中以「熵」描述無序程度)。而生命體則與環境不斷交互,提取外部的能量和有序(「負熵」),維護內部的秩序。

換句話也就是說,「序」是衡量生命的一大指標:原生動物阿米巴蟲只有一個細胞構成,是生命中的低級形式;相反,食物鏈頂層的人類不但有幾十萬億個細胞構成,這些細胞還根據功能,分成各式類別,通過神經細胞的內外通訊,組合成一個有機整體,在頭腦中形成個體意識(動動手指便能在Aorqu上吹吹牛逼)。這樣的高度有序,是我們自認為「高等生物」的根據。

接下來,不妨用同樣的角度,看一看商業社會。

為啥壽司比飯團貴?因為飯團相對無序:蒸一鍋米飯,煎幾根油條,揉在一起,便能成型。做壽司,卻要在米飯中加入醋料,切制食材餡料,用手工揉成飯團形狀後,再切成一口一份大小。

好吧,壽司相對米飯確實復雜,可為啥蘋果的極簡主義設計卻能賣上高價?

因為「簡單」不一定是「無序」或「低序」,也可能是摒除繁雜後的高度有序:把抬高「熵」值的冗餘去除,不也就提升秩序了嗎?正如下圖logo設計圖向我們直觀展示的,看似簡單的設計,背後蘊含著高度精準的設計原理,以確保沒有一項比例隨機,沒有一段線條多餘。

秩序不但在視覺美感、音樂鑒賞等藝術領域中扮演隱形的重要角色,還是社會組織是否具備競爭力的一大標准。

很多人反感大公司的臃腫,畢竟這總給人以官僚主義和人浮於事的刻板印象。殊不知利用好生命領域的啟發,便能從某種程度上提升效率。

京瓷的創始人稻盛和父便首創「阿米巴經營法」,通過全員獨立核算收支盈虧的管理辦法,極大程度地避免了企業規模擴張後,失去小公司的靈活度和競爭力。這種模擬「單細胞」的經營哲學,同時也為我們國家的企業家所稱道。2011年,任正非在廣州會見時年79的稻盛和夫,高度認同並努力學習阿米巴經營哲學,以將其植入華為的土壤。

「大而冗」是慣性因果,「大而精」卻需要孜孜不倦的經營。

當今社會,商業機構作為最普遍的經濟組織模式,通過模擬生物特性,提高內部「序」值,從而在競爭中脫引而出,影響全球,或許不是偶然,而是生命法則的必然。

你還不信「序」的力量?請回憶手機裝上手機殼正好配套的質感,打火機金屬蓋「啪」一聲嚴絲合縫蓋上的瞬間,床頭櫃正好塞入床/牆縫隙的愉悅感,還有下圖的莫名喜感:

這些「有序」帶來的奇妙感受,莫不是一種植入生命密碼的本能?

好了,以後請將「整理房間」視作跟吃喝拉撒、新陳代謝同等重要的大事。畢竟是通過「高度有序」的形體組織,人類才登上食物鏈頂峰;通過管理的「主動構序」,企業才達到世界一流。

再想想不斷更新的操作系統吧!手機或電腦光通過內部資訊的重構,便能在硬體不變(甚至略有老化)的情況下,提高運行效率,人類還有什麼理由沉溺於瑣碎懶惰,而不學習進化?

III 青春的小鳥一去不還,迴響的歌鳴泄機未來

以上,通過借鏡薛定諤對生命和秩序的聯系,我們反觀了身邊的現象。看似毫無關聯的事件,似乎也因此串聯在了一起:音樂節奏的秩序可以調動情緒,正好比榫卯結構給人以快感;極簡主義的設計風靡全球,「單細胞經營」又正好是跨國公司保持高效的訣竅。

再聯系壽司相比於飯團的高價,以及金融、計算機領域用至簡無形的數字模擬、重構現實,繼而得到巨大經濟回報的威力,「序」的魅力,可見一斑!

那麼「序」究竟是什麼?它還能有其他振奮人心的啟發嗎?

薛定諤將序視作「熵」的對立,而在上文中我們已經提到過,這個世界會隨著時間的推進,趨向於熵值最大化的混沌。

說到時間,這可是大家再熟悉不過的概念。從三國曹操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到當代女性打針拉皮,只為掩蓋鏡中的真實年齡,誰都遲早會深刻地體會到,「青春的小鳥一去不回來」唱的是何等的無奈憂傷。

然而,物理學家卻視時空中的這第四維為異類:三維空間上的x, y, z軸都是對稱的(即,小球可以向前或向後滾,可以向上跳也可以往下掉,諸如此類),然而時間的維度,卻只有前進的唯一方向。愛因斯坦甚至斷言沒有物體的運行速度可以超過光速,更是從宏觀物理的理論層面上杜絕了人類打造「時光機」的可能。

為什麼第四維的時間軸不具備對稱性?

難道是因為,就好比酒店房間被人住過會亂,宇宙演進產生的混沌也無可逆轉?

如果從「熵」的角度定義時間,那麼既然熵值具有不可逆的屬性,時間也便繼承了該特性:覆水難收,破鏡難圓,超新星炸成碎片,莫不是指熵值增大後,再也回不到過去。

然而有一項事物,伴隨熵值的增長而悄悄累積。

這便是資訊。

正好比Aorqu上的用戶越來越多,提問、回答也越積越多,在這個科技加速發展的時代,資訊的載體早已擺脫紙質媒介,而越發高效、廉價。從電子存儲的角度來說,一本厚厚的《紅樓夢》所包含的位元組數,跟一張手機拍的高清照片差不多。照這么說來,用戶在快手、抖音等app上一刷就難以停下的短視訊,從傳輸的總位元組數上,更是秒殺一座座國家圖書館的文字總量。

人類已經迎來「資訊大霹靂」的時代,而這種說法,其實源自「宇宙大霹靂」的概念。

作為一個總是喜歡問「有沒有用」的實用主義者,我曾有過「宇宙大霹靂」是物理學家和物理老師瞎編出來折磨學生頭腦的故事,卻又在衛星探測出宇宙微波背景輻射的實證前無可奈何。

宇宙微波背景輻射是宇宙誕生的證據,也是時間軸0刻度傳達出的資訊;人類光用肉眼都能看到超新星爆發(幾百年前便已有文字記錄該現象),那些微弱的可見光線,其實來自幾億年前!

因而資訊可以穿越時空;記載《史記》的古書在梅雨季發霉腐爛,也不妨礙後人從Kindle上下載它的免費版本。

同時,一點點資訊(加以邏輯推論)又能還原出大量史實原貌:法老的幾塊屍骨,甚至足以讓後人發現並八卦他為啥得了梅毒。

可見資訊不但伴隨熵值誕生,不怕穿越時空的傳播,還具有以小窺大的槓桿特性。

那麼,在這個大數據的時代,在人類可操控的數據資訊正乘坐摩爾定律(雖說有極限,但也有別的突破點)飛速追趕人類活動所產生的變化的時代,有沒有可能達到某個臨界點,資訊和熵值達到對稱

這個對稱點,應該是所有隨時間演進所增長的「無序」,能夠被數據實時記錄的時刻。

應該也是這些數據,能夠運算得出接下來「無序」該如何增長的時刻。

也就是:數據預見未來的時刻。而這些現象,在我們身邊的某些微領域(比如Aorqu、抖音等app根據用戶愛好推薦內容,淘寶京東根據用戶消費推薦商品)其實已經實現了。

最終,當一切有序可控的時候,是否宣告時間的終結?

人類這最高等的生物,自秦皇年代便有的永生夢想,又能否最終實現?

可以想見,量子資訊時代,DNA將不再是人類迭代繁衍的唯一手段。

我是個夢想成為一線企業家的科幻小說寫手

感謝陌生的你閱讀至此 跟2018年11月21-25日的我

共享薛定諤1944年出版《生命是什麼》時的激動和快樂


護耳大臉:

我純粹是進來看書單的,想收穫一些有意思的書。
結果看到好多層的回答,看得都是心靈雞湯類的書籍……哎,現在的人啊……


默震:

王東岳《物演通論》


Aorqu用戶:

稍微偏個樓。

我個人最大的思維轉變,是從高度崇拜西方政治制度、市場經濟、歷史終結論、「公知大師」,轉變到真正認識到中國國情、中國革命的價值、大陸各利益集團的本質和演變、資本主義的本質和優缺點、社會主義的本質和優缺點(對社會主義的認識過程是全面否定 → 認識到優點 → 再認識到缺點和問題)。

這個轉變,最終靠的是抓住 「利益」 和 「利益集團」 這兩個關鍵進行長期觀察、思考,而非閱讀。

否則,Aorqu上只會又多一個 「啊!曉松老師說了,在那美好的民國時代,大師一波一波來,大師一波一波走!」、「胡適先生,二十世紀的中國偉人!」、「資本主義,優勝劣汰;人間王道,弱肉強食;精英代議,歷史終結;寬刑廢死,法的統治」 的八流精英。

當然,觀察、思考的前提是自己的立場盡量不被自己的屁股左右。

這個世界的屁股豐富多彩、型號多樣。好在Aorqu網民的屁股還比較單一,能謹防不被 「我們精英自己的利益」 型屁股 決定自己的思維,即可。


孫崇:

文章,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愛。
坐在路邊鼓掌得的人。


蘇妙喵:

文史資料。尤其是真人經歷口述的部分。

我是多年前意外看到一本台灣中研院的口述歷史系列,發現了很多歷史事件完全不同的角度和完全不同的真相。順藤摸瓜摸到文史資料系列。全套全國應該幾萬本吧,開始的時候真心不好找全配齊所以走了不少彎路,現在不敢說齊了,但是重大事件重要人物基本都有記錄,也許不全但是是完全與以往了解的官面資訊不同的。

對於歷史,親歷者的口述比別人斷章取義更有利於知道真相。

這些真相完全顛覆了我之前的了解,完全是另一個資訊體系。

以上是台灣中研院的。忽略那個蹩腳的盛宣懷。

全國文史。我有不少單本是重複的。讀材料就是順藤摸瓜的過程,越摸瓜秧子越長,瓜就越大,處處是料。

各地也有自己的。有的和全國重複有的不重複。

這項工作是周總理委託政協做的,當年溥儀等人的主要工作就是這個。
貌似現在這個工作越來越水了,大概因為親歷歷史的人…越來越少了吧……而建國後的歷史原本要麼沒啥可整理的,要麼就不讓整理。


蔡先生:

《學會提問——批判性思維指南(第七版)》

在資訊爆炸、大量噪聲的今天,看這本書顯得尤為合適。因為它讓我能判斷某些結論是否可以接受或是否有價值;讓我不再像貪婪的孩童不加選擇地接受網路的資訊。

這本書讓你通過提問的方式明白什麼是論題,什麼是結論?得出結論的理由是什麼?在說話人的語句中哪些詞句會造成誤解或歧義?說話人的背景是什麼,他表明觀點時帶有什麼價值觀假設?描述性假設是什麼?推理過程中是否存在謬誤,比如不爭辯觀點而是人身攻擊……

當你問出這一系列問題,一堂講座一個報告或者一篇文章里的觀點是否合理且有價值,你是否接受就十分明白了。

這樣做雖然看似復雜,但能讓被資訊(微博、微信、門戶)淹沒的大腦重新運轉,擺脫單調地接受資訊,給生活帶來光明。

一旦開始思考,幸福感將會急劇上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