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職業會對人的性格造成長期負面的影響?

問題描述:哪些職業會對人的性格造成長期負面的影響?
,
張亞:

我覺得對性格會產生負面影響的不是某幾種職業,
而是具備某些特性的職業,或者更準確的來說,應該是職業里的那些特性。

1、工作內容單一且大量重複的
你雖然在單一工作的技能上有很大的提升,
但這會導致你的思維以及其他能力退化。
並且,最可怕的是如果這種工作收入還不不錯的話,
慢慢地你會喪失去學習新知識、接觸新業務的興趣和動力。

2、工作產出與工作時間為直線相關的
注意這里說的是直線相關。也就是說不論你怎麼努力、如何投入,
你與其他同事之間的差距,僅僅主要體現在投入時間的多少。
此外,如果一個工作的產出與工作時間幾乎成直線相關,
其實也側面地反應出這個工作並沒有太多的獨特性,而是非常標准化規范化的工作,
這種工作很難從競爭中脫穎而出,而且工作本身會相對乏味,
即使完成了大量工作仍然缺少一定的成就感。
這種極其平穩的工作模式下,難以積累到克服工作難題的經驗,
相應地也使人缺少克服困難的信心、和挑戰精神。

3、缺乏團隊合作的、與人交流機會少的
這導致不論是在思想還是情感上,與人交流的機會都變得很少,
時間長了個人的社交能力也會減弱(尤其是性格在內向的),
不論從心理狀態還是職業發展而言都是很負面的影響。
反饋和交流可以學習到別人的經驗和思維模式,認識自己的技能不足和思維缺陷,
還能夠發現與自己的性格和能力更加匹配的(團隊的)位置。
適當的團隊合作和交流才能成長的更快,不論是在專業性技能上還是業務性技能上,
甚至是性格和心態方面也會有正面的促進。

4、責任後果嚴重的
在有的工作中,不管是期限超期或者工作出錯都會產生非常大的責任後果,
這導致常態的工作狀態下壓力就始終保持在一個非常大的強度,
持續較高的壓力也會一定程度的反應到個人生活狀態甚至是健康狀態。

5、以時間計費的
這會導致從業人員形成一種習慣,
在對待娛樂、社交、旅遊、甚至葛優躺等各個方面的生活活動時,
都會用工作計費的方式來計算做這件事是否是值得?
這種思維方式滲透到你的每一個生活細節後,
會逐漸使得你以計費的方式來衡量你生活中每一個行為、每一段時間的價值。

當然,職業的好壞還要結合個人的性格、承受能力、價值觀來判斷,其影響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並不能一概而論。每一個職業也都多少會有它不好的一面,結合個人情況進行取捨和選擇,適合的才會是最吼的。


大白白:

我覺得是礦山工作,或者說一切野外和人隔離的工作。
如果給你住山間的小別墅公寓,所有的吃喝穿用全部備齊,呼吸著山間鮮美的空氣,工作輕松,只需要每天上山逛逛,和村民談笑風生,和工人吹吹牛。

唯一的條件是,每一天都是這樣的生活,每隔三個月,你才有一次接觸人類文明的機會。你才能見到你至親至愛的人。

這樣的工作你願意嗎。
當初年幼,有一份礦山的工作向我伸出橄欖枝,這樣的工作正是求之不得,天天上班吹吹牛,下班打打遊戲。
可真正過了半年之後,我就崩潰了,我面對這無窮無盡的大山,看著它在炸藥的淫威下四分五裂,無論暴雨烈日還是十年一遇的暴風雨,礦山還是那個模樣。
真正的孤獨是很可怕的。一群人在一起,長期和人類社會隔絕,一旦有悲傷的情緒,很快就會蔓延到大家的心裡,長久不和人說話會有點神經質。就像電影《月球》裡面那樣,真正支持他工作下去的,就是對家人無盡的思念了。人類最害怕的,就是孤獨。


呵呵:

所有讓人產生巨大壓力的職業!

其中首推銀行櫃員!

那時做櫃員的時候,天天面對各種奇葩無賴的客戶,被罵被侮辱只能忍著,沒有發泄的通路,每當想反罵回去的時候,想想被投訴的後果,內心也就強壓下來了,罵客戶被投訴,輕的處罰是罰款2000,重的處罰是直接解除勞動契約。

但是內心積累的負面情緒,並不會因為一直忍讓而消減,只會越積越多,積到後面,每天的情緒都是低沉的,上櫃比上墳還難受。

櫃員每天早上9點半到單位開始幹活,下午6點半結賬,最早到7點半才能走,中間只有40分鐘的吃飯時間,其他時間都在像機器一般在工作,結賬後還要不定期開會,嚴重壓縮個人時間。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櫃員肯定有辦錯業務的時候,辦錯業務要反交易,反交易一筆就要扣300塊,有一次我發高燒,第二天頂著39度的高燒去工作,辦錯了一筆業務,直接罰款300。

有人會問,發高燒了為什麼不請假?

因為無法請假,一個蘿卜一個坑,櫃台少一個人,網點的營業壓力會急劇增加。

櫃台的那些業務,幹上半年都能學會,一開始你會有新鮮感,然後就是遙遙無期的絕望,坐十年櫃台和坐一年櫃台在業務上的積累沒多大差別,而你卻浪費了十年青春。

我坐了兩年櫃台,然後考到了分行部門,想想那兩年的櫃台生活,簡直如噩夢一般。

櫃台坐的越久,人越容易倦怠,慢慢地就會失去朝氣,失去理想,甚至產生嚴重的心理疾病。

我知道的都有幾個人得了抑鬱症去住精神病院了,可想而知櫃員這個崗位對精神和心理的摧殘多大。

我勸那些經濟金融專業畢業的學子們,能不進銀行坐櫃台就別進銀行坐櫃台,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那一道防彈玻璃,隔絕的是你對未來的嚮往。我們行有很多到了四十多歲還在坐櫃台的,我想他們已經麻木了吧。

當然,也有一些人選擇反抗,那麼反抗的後果是什麼呢?

我們行原來有一個女員工,剛進行也沒幾年,一次客戶辦業務罵了她幾句,她怒不可遏,直接拎著狼牙棒就出去了,那個囂張的客戶瞬間全身癱軟,渾身發抖,不能站立,後面直接抬去住院了。

結果自然是開除,恐嚇客戶,造成對方多種疾病突發,雖說沒有用狼牙棒打人,但把別人嚇個半死。

客戶到底罵了什麼,能讓這名年輕櫃員做出如此沖動的事呢?

我後面聽說,因為那位客戶辦理業務沒有帶證件,櫃員拒絕辦理,那位客戶破口大罵這個櫃員:

「你這個婊子」

銀行的狼牙棒長這樣,拿上還挺有份量的,那個刺牙子挺鋒利的,還有倒鉤,專門對付劫匪的,以前每個櫃台下都有一把,還要定期演練


嗡嗡嗡嗡崽:

老師,天天和熊孩子和熊家長鬥智斗勇。

分割線

好吧,只能說和部分熊孩子和熊家長鬥智斗勇。但是部分也夠老師受得了…………希望各位能明白,不是所有老師都是勢利眼、都會向家長索要東西……哎,這個社會是咋的了。


Vincent Fu:

今年六月23號,英國進行去留歐盟的公投,而當天我作為劍橋選區的投票站工作人員全程體驗了poll clerk的工作流程,傍晚回到家,已是身心俱疲,形容憔悴,睏倦難耐,倒頭便睡。

起初申請這個工作一方面是想親身參與到全英公投這個重大的歷史事件中,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緩解實驗室生活的枯燥無聊,和人類接觸一下……然而那一天的工作,讓我對這個社會的基礎工作崗位有了新的認識。

英國的每一個投票站,基本有4個工作人員,其中三個需要同時配合工作,第四個是等待輪班換休的。而我們的工作,就是輔助選民投票。當天的投票從早上7:30開始,我們被要求提前一個小時到達投票站進行布置:推桌子擺椅子,張貼引導和警示標語,準備文書。一切準備就緒,我懷著激動地心情期待這當天第一位選民的到來。很快,在7:32分的時候,一位衣著和長相都非常典型的英國紳士夾著一個公文包踏進了我們的投票站,當他走到桌前,第一位工作人員在他說出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後,需要首先核對他投票卡上的資訊是否準確,然後在一本厚厚的選民註冊資訊中找到他的名字並做標記,同時喊出他的註冊號碼;此時第二位工作人員要在另一個本子上記下註冊號碼;然後第三位工作人員將選票對折後發放給選民,在選民填寫完畢後對選票進行回收。從上述描述可以看出,第一個工作人員的工作量是最大的,所以我們三個人也要在每個崗位上輪班,短短半個小時,我們就接待了近50位選民,我也輪替了到了每一個崗位,雖然一直在重複著相同的動作,但心裡還是保持這最初的那份激動,畢竟是在一線見證這個歷史性的時刻。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前來投票的選民也越來越多,望不到盡頭的隊伍催促著我們每一個人加快工作的速度,核對資訊時,我仍然要面帶微笑地和每一個選民重複同樣的對話「Could you verbally confirm your name and address please?」然後埋頭在註冊資訊里一大堆極為相似的英語姓名中苦苦搜尋。在將近一百次的循環之後我感到十分厭倦便和旁邊的同事換了位子改為記錄註冊號碼,雖然只是簡單地寫下幾個數字,但略微嘈雜的環境加上同事偶爾模糊的發音還是對我的記錄產生了影響需要時不時地進行確認,就在記錄了幾百組號碼之後我又受不了了轉而換到了第三個位子來給選民發選票。這下純粹就是體力勞動了:對折,遞票,「Thank you, have a nice day!」依然是不斷地重複。整個過程我不停地看錶,時間走的怎麼這么慢啊!再看看身旁的同事,大家也都表現出一些疲態,但都在堅持著。

就像這樣,我們不停地輪崗,換休,chitchat,和選民寒暄,保持微笑。不知多少次獃獃地望著牆上的鐘表緩慢地滴答,也不知多少次機械性和下意識地和同事聊天,而大腦中卻一片空白,意識不到自己在說話。可以說,我的激情和耐心早在上午9點前就用光了,而從那以後一直到晚上10:30投票結束的近10個小時,我都是在期待著這一天趕快結束,而時間就是這樣,你越希望它快點流逝,它就越慢給你看,你就越煎熬。而就在晚上10:30投票結束的那一刻,我終於如釋重負,仰天長嘆,這是我到英國以來最難熬的一天啊!而這一天的報酬,也僅僅110英鎊。

我原本以為科研工作是最難熬的,想idea,設計實驗,分析數據,寫文章;然而就在我經歷了這一切之後,我發現世界上很多工作,比我想像的要殘酷很多,比如醫院的護士,銀行的櫃員,公司的接線員,餐廳的服務人員和各種辦事處的接待人員,他們的工作環境和狀態也和我當天的工作類似,而真正體會到了這樣的工作之後,才發現,機械性的重複動作會磨掉一個人的熱情和意志,繁重的體力勞動讓人根本無暇思考和反省,而規范化管理模式更讓一個基礎崗位缺乏提高和晉升的希望而無法提供任何工作動力。雖然很多企業都會給一線的從業人員很多激勵和績效考核,但這些都無法彌補工作本身的無聊乏味和對人性格的打磨。這樣的工作,有多少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重複著,幹了一天,我已經筋疲力竭,要是干一個禮拜呢?一個月呢?一年呢?一輩子呢?我不敢想像!於是我再也不忍去責備那些社會底層的勞動人民不夠努力不夠有野心,而是對社會分工導致的對人的摧殘表示惋惜和憐憫。每個月只有那麼點死工資,他們每天都做著對自己的人生沒有任何幫助和意義的事情,只是為了吃上一口飯養活一個家,完全沒有在工作中得到快樂和成就感。而我現在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讓自己今後的人生,可以擺脫單純為了錢而勞動的桎梏,有能力從事那些可以動腦的,有發揮空間的,有即時反饋的,能讓自己不斷學習提高和向上晉升的工作。

之後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英國竟然脫歐了……
我在上個禮拜也終於拿到了那天掙的這110英鎊,去中餐館大吃了一頓,一口氣花掉了。


大河水:

你們這些答案對我造成了負面影響。

媽的,還有什麼工作是你們沒說的?


匿名用戶:

產品經理。

幹這一行干久了,就覺得站著和坐著都不舒服,動不動就想跪著。


Zhang Leslie:

當然是法律職業。「法學院的教育將給你們的大腦帶來永久性的損傷」,當年法學院的教授如是說,當時沒體會到。後來發現,如果在生活中將法律人的思維特性完全代入,真不是件好玩的事兒:永遠在issues spotting,永遠在reasoning,永遠在思考正反面,永遠力圖完美無缺無漏洞。

尼瑪,這樣會累人累已的。所以,法律人可以在生活中保有自己思維特性,但不要完全把工作里的理性代入生活。不然,嗯哼哼。


匿名用戶:

醫生和護士吧……
在醫院的環境里待三年,我從熱心助人易感動,變得淡定過度。

一開始治病救人的動力來自於同情,後來則來自於職業道德。

醫院的各種患者和家屬,還有各路領導,讓我覺得人類果然是一個充滿了罪惡的物種。
當我某一天,看到某個患者時,我發現我心裡一點對於他的同情都沒有了,腦子里全是這患者和家屬白天刁難實習護士的嘴臉,當時我覺得這太可怕,然後就離開了醫療行業。


Aorqu用戶:

基本上每個職業都會有人過來和你說會造成PHD,所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