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行為會讓你覺得對方很有教養?

問題描述:前幾日和久不見面的異性朋友吃飯,我拿了水壺禮貌問過她是否需要。在她表示不需要後,我給自己倒了水。之後很自然地把水壺把手的一面朝向她放在桌子上。 這是我眾多小習慣之一,自己似乎已經有了慣性,下意識作出的行為,但卻贏得了她的誇贊:「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有修養。」 然後接下來的晚餐時間我們兩人就一直在聊這件事情。 突然發現,原來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吃飯不吧唧嘴,手不接觸異性朋友裸露部位,包括非禮勿視;到後來長…
, , , ,
一隻FU:

當陌生人和我說話時,喊的是姑娘,不是正妹。

可能點很奇怪,但是這真的能讓我有好感。


Aurora:

上國中的某年冬天,初幾忘了。

我記得我們是五點多放學,冬天的哈爾濱天已經要天黑了,爸爸接我放學後帶我去一家小餐館吃飯。

只點了一盤尖椒干豆腐,一盤什麼別的素菜我忘了,記的尖椒干豆腐是因為爸爸最喜歡,而且他當時還說這個菜勾芡勾多了。

吃完正要走,爸爸突然又多要了一盤尖椒護心肉和米飯,說要打包帶走。我當時納悶,媽媽不在家為什麼要帶走?

打包完,我和爸爸出門了,爸爸把菜遞給了蹲在飯店門旁邊的老大爺,冬夜他穿著破舊的棉襖,呼吸都是寒氣。爸爸說,老爺子,吃點熱乎的。那老爺子接過飯菜也沒說什麼,看著我們傻呵呵的笑了笑點點頭。

那一刻,發覺我爸這個人還不錯,哈哈,算是有教養的表現嗎


路小尚:

我覺得有修養的基本表現之一,是寫完字檢查錯別字。


Sun Devils:

有一天,我給一位推嬰兒車的阿姨留住了門,幫她拽了一下嬰兒車,防止被卡。然後我輕輕放開門走了。等我要去乘電梯時,她先進的,就站在電梯按鍵旁邊,我說等一等,她沒理我。然後我趕緊閃進電梯,電梯門估計感應有問題,還是夾了我一下,讓我心悸了一下。進去,她假裝我不存在地逗著小孩。我什麼都沒說,她們先下電梯,我按著開門鍵,等她們出去了,我再按關門鍵走人。
其實,心裡有不爽。
但有一點,真的不能拿自己的行為標准去評價別人。只能在心裡希望她推車中的小孩能更好一些吧。
希望生活中,能有更多的人為他人多考慮一點點,也許只是順手的小事。
當然,有時,他人也是地獄。自己心中無愧就好。


羅庫溴銨:

在給癌症患者術前簽字的時候,我一般會把簽字單的上三分之一折掉,這樣患者就看不見自己的診斷,因為很多患者並不知道自己的病情,而且他們的家屬也希望盡量瞞著他們。我不希望他們帶著悲傷和恐懼躺在手術台上。這也是我的追求:麻醉軀殼,撫慰靈魂。


嘟嘟:

有一天,我和前男友一起開車出門,不幸擦掛,側面的車門留下了很嚴重的痕跡。於是我非常生氣的拉開車門準備下車指責對方,對方車主(性別男)當然也是一副非常生氣的樣子,很激烈的回應甚至大吵大罵。然而很久以後我看到我男友並沒有下車幫我跟對方理論(吵架),沒有幫我爭論是誰的責任,沒有幫我還擊對方。於是我非常生氣的拉開車門對男友也發飆了,問他為什麼不下車幫我。可是,他態度非常好的跟我說,「擦掛是很正常的事情,就交給交警處理好了他會判責的,何必要吵架呢,我已經打了電話交警馬上到。」 我當時心裡氣不打一處來,把他加進來一起罵,但又隱約覺得他的話好像有一定道理。最後,我和對方車主還是一直吵到交警來了判定了責任,非常不開心的各自開走,等周末去快速處理中心處理。後來,氣消了以後,我突然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世界如此美妙,我們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他告訴我,他在國外的時候知道大多數外國人撞車擦掛以後反而成了朋友,都在一邊聊天等交警來處理。

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卻突然讓我覺得他真的挺好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件事情後來我頻頻跟朋友們講起,可能是大陸的車輛擦掛總會引來一次爭吵和互相指責吧,比如到過車輛事故快速處理中心,總是一對對吵來吵去的人們。生活可以稍微溫和一點,把沒有必要的爭吵盡量減少,給別人一個微笑也會讓自己開心,也許這也是貭素吧。

就在上月的一次擦掛中,請原諒我這個女司機(囧),我果然用柔和的態度解決了事情,並且和車主成為了朋友,開開心心把事情留給交警和保險公司處理,一點都沒有心煩。

於是,這位「前男友」順利成為了我的老公。羞~

發個合照,請勿吐槽,我愛你們么么噠!


谷山谷:

我選我。

我小時候吃香蕉,把大的讓給表妹。

國小班會上,老師讓同桌之間互相檢舉揭發,那個胖子揭發了我上課吃東西,但是我還是沒有揭發她抄作業以及打我。

國中,我總是第一個來到音樂教室,默默地把講台上的小凳子擦乾凈,然後欣賞漂亮老師走進來用好看的手指在凳子上輕輕一抹,會心一笑後盈盈的坐下。


沐夏:

說去年的一個小故事

去年夏天,和姑姑還有她朋友一起自駕去海邊。

朋友,中年男性,穿著有點時髦,是那種很紳士卻又不做作的穿搭,沒有啤酒肚,身材勻稱,戴著墨鏡,有點像吳秀波~

(當然當時並沒有想這么多,只是源於後來的行為,加了不少分。)

當時想,在這個年紀,還能把自己捯飭的如此精緻的人,一定活的也很精緻。

第一件事讓我覺得很有涵養的是:

從海邊瘋玩回來,褲子全部濕了,很尷尬在想自己一身可以擠出水,腳上全是沙如何上大叔的車。

我姑還特意說,要我在車旁,把沙子抖抖,褲子擰干再上去。

但是大叔,首先想到的是,我冷不冷,渾身都濕了,要我趕緊上車,他開大暖氣。

還給我打開車門(這是一個很自然而然的動作,不存在刻意。)

然後遞給我他平時常放在車上的外套,讓我包住,不要感冒了。

一路上問我還想去哪玩……

(之前也有這樣的經歷,但別人都是第一反應首先考慮到他的車(畢竟都是好車)

有沒有刮到,弄髒了座椅雲雲。)

他告訴我:「車只是一個工具而已,如果你關注一個工具的程度多過一個人,那他就不是一個使用工具,而是炫耀的東西。應該供養,而非使用。」

我記得那時,他開的路虎。

走馬路都讓我和姑姑走在裡面,他在外面。

這些可能他自己也沒留意,但是我留意到了。

動作自然而然,是長久習慣形成的風度。

第二件事,是在吃飯的時候。

本來這次外出,是我姑和那個朋友,談事情的,我只是借這個機會,出去玩,在旁邊陪襯。

吃飯的時候,他會一而再的問我想吃什麼,不吃什麼……

然後點上來的菜,也很精緻,是地方的特色,也符合我們的口味。

不油膩,清爽,味道也是很贊。

吃到很飽,還剩很多,我姑會習慣的說:「趕緊吃,不吃就浪費了。」

他的回復,讓我驚訝。

「飽了,不能吃了,攝入今天足夠的能量和營養就夠了。」

過多的攝入,看起來是浪費,實際上給腸胃增加負擔,與其打包,也不能讓胃一撐再撐,吃完再懊惱。

吃完之後,一般朋友之間都會搶著買單。

但是他三言兩語就說服我姑,直接買了單。(換作平時,我姑肯定是提前買單,不佔人便宜的。)

期間多次叫服務員,也很有禮貌,有一個菜,一直都沒上,後來一問,服務員忘了,她多次說對不起。

不過那位大叔,笑了笑讓我選一道菜,重新上來,就好。

中間還很多細節……就不多說了

可能是看見太多油膩的中年人,或者很多自以為是的有錢人,還有蜜汁奇怪穿搭審美的男士,我覺得這種有涵養的人真的不多見。

他的教養全藏在了對生活的態度里。

足夠自律,懂得審美,對人友善而細致。


哲也:

不要用手指指向他人,這個小細節如果你沒做我不一定會發現你有教養,但是做了我一定會覺得你沒教養。

高中時和舍友在網咖上網,他和我說,那個人胳膊打著石膏,是不是被人打了呀。我說,哪個?我咋沒看到呢?
舍友站起來直接指著那個壯漢,壯漢也看著我倆,那一瞬間我明白了豬隊友可能比對手還麻煩。

有次帶著表弟逛街,街角有個人跪著乞討,但是穿著並不破爛,面前擺著一張紙,不知道寫著什麼。我不打算施捨,就直接走了過去。誰知道表弟直接拍我肩膀一下,指著乞丐說,這個紙上寫的是真的嗎?哥你幫我看看。那一瞬間我感覺表弟指的是我,如芒在背。趕緊從口袋摸出幾塊錢,說了句不好意思把錢輕輕放下了。

還有次在健身房,一群漢子在舞蹈房外面隔著玻璃牆看熱舞,旁邊幾個人爭論哪個正妹身材最好,說著說著幾個人開始用手指向一個正妹,然後被人家看到了,正妹臉色一下就變了,跳完那一小節沒結束就不跳了。。。

如果對象不是非常熟悉的人,盡量不要用手指向別人。可以用衣服,身高,位置很多方式描述一個人,雖然用手指出很簡單有效,但的確可能對別人不尊重,我想有些人說不定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過這點。


小幽香:

不被明顯發現的善待他人
幾乎所有答案都可以總結成這條


啟文:

前天和一位日本女客人在居酒屋吃飯,30出頭的女生,相貌平平,2000年就到鄭州大學學中醫,因為學費便宜,在日本基本是平民階層。
席間點了紅酒,她不小心沾到衣服上,自己不動聲響,藉著去洗手間,把污漬洗的很乾凈,濕痕也控制的很小。
可以手抓的小食如秋葵和小番茄都一定用筷子。會主動幫你斟酒,用雙手;熱心的向店主推薦她喜歡的日本啤酒; 中文流利,用詞謙雅。
我買單時,她站在我身後,送她回家,計程車上她拿出一半的飯錢,雙手奉上,非要我收下。當然,為了中國男人的面子,我沒要^_^


Aorqu用戶:

待家人也如待陌生人一般友好。(為了減少誤解,我加一個比較輕微普遍的例子:有時候我們對待陌生人比對待家人更寬容。)

這是基本的教養,並不很高級。但反省自身,我們連基本的教養都沒有的話,【高級的】教養不就成了道貌岸然的偽裝和贏取贊譽的卑鄙手段了么?

一些人外表光鮮,待人紳士,到家裡卻是禽獸本質。


阿舞:

2007年夏,家裡當時有經濟危機,我在夜場做舞蹈演員。

某晚來了個朋友,他帶了一群同學。當時他們剛剛高中畢業,所以跑到酒吧來high。這群人裡面有一個男孩子瘦瘦高高,長的十分帥氣,是那種於千萬人中,一眼就會被吸引住的人。

我只是和朋友打了個招呼,隨後就去表演了。下班時去告別,沒有看到我朋友,我就跟那個男孩子說,你跟曲xx說一聲,我下班回家了。男孩微楞,然後點頭說好。

回家途中,我收到一條簡訊「在嗎」,我直覺可能是他,果然是。他說,「明天可以請你吃個飯嗎?」,我沒有一絲一毫的矜持,馬上同意了。

第二天去吃飯時,我感覺自己簡直像中了彩票一樣興奮和幸福,因為他實在是太符合我的審美了,原諒9年前的我是個花痴。

這個男生家境優越,見多識廣,進退有度,我能看出他只是想認識我一下而已,所以我沒有自作多情到覺得他喜歡我。

吃過飯之後,我去上班,下班之後他接我回家。我們那天晚上在大街上一直逛一直逛,他剛加了一箱油都快跑沒了。當時我家住的離市區很遠很遠,是城郊,早上送我回來時,還看到了馬路上的小雞小鴨小鵝,嗯,還有牛。。。你們能想像到那個畫面嗎?但是當時並未覺得自卑,因為我覺得這樣美好的人,不可能是我的啊!我為什麼要自卑呢?

第三天晚上吃完火鍋,陪他辦了點事情,後來看他還有急事,我說我自己打車回去吧。他看了我一眼笑著說,你覺得可能嗎?於是堅持送我回了家。我下車後看到他的車急急忙忙開走了,心中忽然有點悵然。

隨後的日子,他就沒有再聯系我,也沒有再來酒吧。我清楚記得自己當時得了肺炎,每天表演休息時段,我都跑到門口椅子上坐著,一邊「咳咳咳」的咳嗽,一邊希望能夠看到他。什麼是望眼欲穿,我深有體會……

一周過去了,我實在忍不住,就發了一條資訊給他,問他是否可以陪我去吃烤串。他婉拒了。嗯,從那以後,再也沒有找過他。

然後就到了痛苦的後反勁兒階段。當時只道是尋常,哪知不知不覺間情根深種,開始了深深的自卑。我家這么窮,我也沒有那麼漂亮,能夠認識他已經很難得了,能得到他的尊重與平等對待就已經很不錯了,還奢望什麼呢?

日子一天天的過,到了冬天我生日,我終於忍不住給他發資訊,我問他是否可以陪我過生日,他很痛快的答應了。我坐在餐廳等了他很久,見他提著蛋糕快步走進來,眼圈還有點黑,原來兩天沒睡覺了。因為當天才知道是我生日,於是轉了兩條街買的蛋糕,還送了我一瓶他從日本帶回來的香水作為禮物。(九年過去了,我一直完好保留,捨不得用)

那天聊的還算開心,我只記得自己萬分拘謹,我們談起色戒里梁朝偉的奮力一躍,還談起魚缸里清道夫的樣子,我依稀記得他模仿清道夫的樣子……買單時我迅速掏錢結賬,他又把服務員叫回來,說添一杯芬達,然後把我剛才遞過去的錢從服務員手中拿了回來,放回到我面前,又飛快把自己的錢遞過去。

我真的感動了,因為他對我並無男女之情,他知道我喜歡他,嚴重缺少睡眠的情況下,他本可以不來的,可是他不想讓喜歡他的女孩失望,所以他還是來了。不僅費了周折買了蛋糕,拿了禮物,還堅持請我吃的飯……我差點感動到哭。

然後到我工作時間了,他送我去酒吧。臨下車時我欲言又止,很想抱抱他,可是我不敢,我不想讓他有一絲的不適感。於是我下車了,並再無正式相見。只在街上偶爾看到過他,或看到他的車,我都是遠遠注視,從不打擾。

後來到了微信時代,加了他微信,也是互不打擾的模式。我會給他點贊,偶爾評個論。有一次實在想他,問他可不可以一起看電影,他同意了之後我又慫了,沒敢去,約會就取消了。直到他有了固定女友,我就徹底把自己變成小透明。

哎,我男神最近失戀了,他把女盆友的照片與合影都刪除了,看得出他為這段感情付出很多。

今年生日之前,給他試著發了個微信。

沒關系,yyb,我很滿足了,我希望你幸福。你的存在點亮了我的少女時代,只怪自己沒有長成你喜歡的樣子。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

以後的人生中,隨著家境慢慢變好一些,我的魅力也漸漸綻放。這幾年經歷了數不清的表白與搭訕,我會動心,但再也沒有從前那種心情了。

去年認識一個小我7歲的男生,跟他有九分相像,終於還是沒忍住,最近拿下。互相表白,還照了合影。但是相處起來,卻索然無味,這合影中的人畢竟不是正主。哎,一聲嘆息。

你相信嗎,
人終究會被其年少時不可得之物困擾一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沒想到一天而已就這么多贊和評論。首先謝謝大家,我無所謂「放下」這一說,畢竟我只是個龍套,路人甲,雖然認識他快十年,見過的次數卻不超過十次。難以忘懷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高他帥他有錢,這樣的論調真的讓我很不適。少女美好情愫不該被編排至此。

或許那是自己最黯淡的時光,每天忙於生計疲於奔波,而這樣的他太過耀眼,出現的時段也是我最為脆弱的時候。讓我不動心,怎麼可能?評論里有人說他渣,這個我很難理解。很難說他當初為什麼主動接近我,也許是看到了舞台上那個光鮮亮麗的我,也許是覺得我有某方面的特質吸引了他。至於後面為什麼沒有繼續找我,不得而知。但不能因此而罵他是渣男,他從來沒有任何曖昧,從來沒有,只是胸懷坦蕩地跟我交朋友的姿態。總不能要求所有想認識我的人都必須追求我吧。

還有人說我在強答,我只想說,你們在對待自己並不喜歡的異性時,會如此用心去滿足ta嗎?只因為怕ta失望?這不是有錢就可以的,而是看心,看行為。我只知道,在那年生日之後,我就再也無法抹去他的痕跡。即使我只是個路人甲,連龍套都不算。

還有那個小我7歲的小男友,他倆的長相真的達到了9成相像,我重新截圖了他們的五官。我沒有對不住他,我們早已經不了了之。

愛他十年,始終不悔。慶幸青春時光里遇到這樣好的人,讓我在心底苦寒時,也能有一絲暖。yyb,要幸福啊。


Rebekah:

我在過馬路的時候,經常急急忙忙的,馬路上車開很快,數量很密集。

但是我經常在過馬路的時候碰到願意停下車等我走過去之後再繼續駕駛的司機,感覺他們都是天使。

所以在碰到這樣的司機時,不管他看沒看到,我都會向駕駛座的方向投去微笑,謝謝他的照顧。

希望這樣的好司機一路平安。


Aorqu用戶:

我覺得禮貌不是難事,真正難得事情是:

受到不公正待遇、受到了苦難,還能溫柔的對待整個世界…….

才是真的棒~


不二:

有一次和哥哥跟一群領導出去吃飯,因為沒見過什麼場面所以膽小的不行,吃飯的時候只夾自己面前的菜也不怎麼敢抬頭說話。哥哥每次都會問我要不要吃點什麼菜?然後看我有所表示後都會用公筷夾到我碗里。大概是知道我不好意思選菜,所以多加照顧吧。大家相互敬酒的時候,我就傻傻的跟著一起站起來,哥哥的朋友見了直接就說我沒禮貌,不一起舉杯敬酒,只知道傻站著。哥哥聽到後一直說她還小呢,怎麼懂社會上這些酒桌上的禮儀,別怪她。
頓時覺得遇見了救星,真的~
感謝哥哥~


有書:

之前在香港太平山下山坐車,因為天色已晚,兩層巴士上上下下全是人,像雙面膠似的貼在一起。

我和同行的女伴J被擠在靠近門口的區域,車沒開多久,離我們最近的第一排座位上的印度婦女就爆發出一聲尖叫,車子很晃,這一聲尖叫弄的大家人心惶惶。

一時間所有的人全部看向那位婦女,大約幾秒過後,車廂內開始彌漫強烈的惡臭。

以那位婦女為圓點,周遭迅速被空出來一個圓,有人用粵語發出激烈的聲響,我聽不懂,只聽見那位婦女一直在說著印度口音的「sorry」。

那名婦女尖叫的理由是因為正在哺乳的過程中,自己的小孩拉肚子了。排泄物弄髒了婦女的衣服、車廂的座位還有地板,婦女另外一個孩子,看到此情此景在一旁歇斯底里地哭叫起來。

她完全招架不過來的樣子,車廂內也沒有人願意幫她,我跟同伴J彼此眼神交流了一下,我問她:「要不要去幫她一下?」,J對我說:「你留在這里幫我看包就好了,你一個男生也不方便過去。」

說著J把自己的包卸下來給我,然後擼起袖子逆過人群朝著那位婦女走過去。

接下來的二十多分鐘里,我目睹了J幫助那位婦女擺脫尷尬局面的全過程。

J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衛生紙和紙巾全都遞了過去,還不知道從那裡變出來一個塑料袋當作臟物的垃圾袋,她忍著所有人都嗤之以鼻的惡臭,一邊安撫著在哭叫的兩位小寶貝,一邊幫其中那個鬧肚子的小傢伙換好了紙尿褲。

那位印度母親似乎是察覺到了眾人的不滿,接過J的紙巾開始飛快地處理現場,這期間車廂里聒噪的氣氛逐漸冷卻下來,但臭味依舊存在。

J輕撫著小傢伙的背,用英語安撫著身旁母親的情緒。處理好一切的時候,車子到站了。

我跟J下車的時候,被那個印度母親追上,她對J重複了很多遍感謝,然後送了我們一個小胸針,她說那是她最喜歡的一枚胸針。

回去的路上,我腦海里一直在回放,車上的那二十多分鐘。惡臭、擁擠、燥熱、嬰兒的哭鬧,一切嘈雜的背景音卻在看到J有條不紊地幫助陌生人的時候靜止了。

我對J說你真的很善良很勇敢,J有些不好意思地搖搖頭,只是舉手之勞,不想看到別人絕望的樣子。

我很好奇地追問J,明明也才二十齣頭的年紀,竟然會換尿不濕?

J回答我說因為自己有個相差十歲的小弟弟,父母又忙,所以從自己中學的時候就要擔任起照顧弟弟的責任,換尿布也是在那個時候學會的。

知道嗎,那一整個晚上我都覺得自己像是活在一個很美好的夢境里。

在當我看到J挽起袖子,穿過車廂里擁擠的人群時,那個瞬間,不能再簡單地用「有修養」「很善良」「很勇敢」「樂於助人」諸如此類的詞匯去形容,而是,我看到這個女生身後透出了光芒。

J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因為共同上一節毛概課認識的。最初吸引我注意的,是J一個很特別的小舉動。

她總是很早到教室,因為是流動教室,上節課往往會遺留下很多板書,這時她就會自己走上講台,拿黑板擦擦乾凈,再將所有的粉筆頭歸納進粉筆盒裡。

不管教室里有沒有人,她每節課前都會提早到教室,重複這個似乎已經成了習慣的行動。

下課也不例外,會等到老師和大部分同學都離開後,自己上台把黑板和講桌打理乾淨。

有次不小心聽到過一個坐在我前面的女生議論她,說她每次這么主動的擦黑板,無非就是做給老師和同學們看。

聽到這樣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內心裡竟然產生了一種被冤枉被誹議的感覺,我主動上前替J解釋了一通,卻被對方扣上了「你不會是喜歡她吧」這樣的帽子。

沒辦法,很多誤會就是這樣產生的,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名字傳到了J那裡,身處於兩個不同學院的我們就這樣誤打誤撞認識了。

在發現我們竟然都曾經參加過新概念作文大賽後,許多共同話題和興趣一下子全被打開了,我們逐漸成為好朋友。

不知道為何現在的世道,看到有的人敢為人先地做了一件本身值得贊賞的事情,卻總會被誤解為故意表現出來的作秀。

其實,有的時候不是我們誤解了別人,往往是我們誤解了我們自己。

有一次跟J從一個藝術展逛完回學校,分道揚鑣說完再見後沒走多久,我發現J借給我的充電寶還在自己背包里,就趕快追回去把東西還給對方。

當我看到J的時候,她蹲在一隻小貓的身前。

那隻小貓是我們學校很出名的一隻流浪貓,因為每天都會準時躺在人群經過的階梯那裡睡懶覺,所以總是會得到很多人的投食,喂什麼的都有,牛奶、朱古力、薯片、雞腿、牛肉、豬排……還有很多吃剩了的食物,漸漸的,這只貓被喂的越來越肥,圓滾滾的。

J背對著我,我定睛一會,也沒搞清楚她到底在做什麼。

只見她挑撿著小貓窩前面的食物,把挑出來的那些扔進旁邊的垃圾桶里。

我走到她身前,著實把她嚇了一跳,我問她在幹什麼,她說在幫小貓把對她身體不好的食物都挑出來。

J一副很懂的樣子跟我講解著貓咪不能吃什麼類型的食物,也是從這開始,我才知道原來給貓餵食大量含鹽、含糖的食物,會讓貓咪患上蛀牙,損害他們的腎臟和尿路系統。

因為可愛,所以吸引了很多投喂,但其實大多數的食物對於貓來說都是不健康的。

J說自己沒事的時候就會來看看這只貓咪,幫她挑揀一下食物。

不知道為什麼,J身上彷彿有一種魔力,那就是讓你發現這個世界上細微卻有溫暖美好的存在。

後來,我也經常跟著J一起過來看這只貓,但遺憾的是,這只貓還是越來越胖,最後有一天徹底消失在了那裡,聽人說是因為一場颱風死掉了。

說實話,大概因為自己是一個寫作者的緣故,在真正的了解J以前,我一直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么純粹的姑娘存在。

無論是誰跟她講話,就算自己手頭上在忙著什麼工作,她也會停下來,雙目認真地注視著你去傾聽你。

她也從來不輕易地去評判別人,即使自己遭受了誤解,仍在內心裡為對方留存一塊理解的土壤。

她的舉手投足總會讓你覺得自己作為一個個體,得到了對方百分之百的尊重。

很多人眼中之所以看到了真摯而美好的世界,恰恰是因為他們自己也是真摯而美好的存在。

很多我們可以輕而易舉做到的事情,不是因為缺少勇氣,而是因為我們不敢跳脫出那個所謂的「大多數」。

我永遠會記得在那個逼仄惡臭的車廂里,所有人嘴裡嘟囔著側目而視的時刻,有一個姑娘,沒有猶豫卸下包就迎了上去。

在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生活著的這個世界,有血有肉,有惡意有善意,有糟糕也有美好。


唐缺:

我和初次見面的人一起吃飯時,一般會留意這個人會不會對服務員說謝謝。


晨韋:

為他人的據理力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