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行為會讓你覺得對方很有教養?

問題描述:前幾日和久不見面的異性朋友吃飯,我拿了水壺禮貌問過她是否需要。在她表示不需要後,我給自己倒了水。之後很自然地把水壺把手的一面朝向她放在桌子上。 這是我眾多小習慣之一,自己似乎已經有了慣性,下意識作出的行為,但卻贏得了她的誇贊:「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有修養。」 然後接下來的晚餐時間我們兩人就一直在聊這件事情。 突然發現,原來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吃飯不吧唧嘴,手不接觸異性朋友裸露部位,包括非禮勿視;到後來長…
, , , ,
六鹿鹿兒:

答主提到的的確是全家也的確有煙賣,不過是代賣的不是全家自己的嗯。

———————原答案———————

1/晚上十二點多和男朋友在一個酒吧見他朋友,中途離開去找便利店買煙。路過捷運口有個老人蹲在那賣花,眯著眼垂著頭,應該是很困了。男朋友喝了酒已經有點迷糊,卻轉頭問我有沒有零錢,又把自己所有零錢拿出來一起給了賣花的老人。

2/深夜電影散場出來,男朋友看見門口還有電動車在拉客,說了句「大冬天的,真挺不容易的」

3/過完年男朋友回sz,下了高鐵就一直和我打電話,路過全家的時候他進去買了包煙買了點吃的喝的,然後又往家裡走。快走到小區的時候,他突然說」哎呀,我發現全家的收銀員少收了我五塊」,打算拖著行李就往回走。(路程不近,而且行李很重)後來算了算髮現錢沒錯。男朋友在電話那頭說「還好,不還給他我今晚肯定睡不著」

尊重、不歧視弱勢群體和窮人、有善心。這是我非常欣賞和喜歡他的一點。


歡度:

看了這么多回答,心裡很感動,就是有很多溫暖的人,才讓我覺得活著也挺有意思。

我也寫幾件小事,應該也沒什麼人能看到了,就寫下來做個紀念吧。

我以前住的小區,每棟樓第一層都有一個密碼門。我習慣每次關門都要慢慢關上,否則直接鬆手就會有很大的噪音,怕打擾到別人。

有一次走在我後面的是一對祖孫,我打開門讓他們先進去以後,就慢慢把門關上了。我很自然的做了這件事,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可是我們三個人一起等電梯的時候,我聽到那個小孫子跟他的阿么說,你下次也要這樣關門哦。

我當時聽完就覺得好開心啊,原來我的一個小舉動可能真的會影響到別人。

還有一次,我下晚班回家,下了捷運,我看到有直達電梯就進去了,剛準備按關門,發現我前面比較遠有一個姑娘急急忙忙想要跑過來,看我按鍵的舉動就停止了奔跑。我立馬按了開門的鍵,她看門一直沒關就立馬跑過來了。一進門就立馬跟我說謝謝。

我的工作經常會跟快遞員打交道,快遞員是那種流動性很大的工作,經常換。有一次又是一個新人,做的就比較慢,也不是很了解他的掃碼機。他不好意思的跟我講,對不起,我剛來的,不是很懂。我就跟他說,你別急啊,剛開始都不會的,慢慢來就會了,我們都是這樣的。

我同事就笑我跟誰都有話講,我說,我只是不忍心看別人難堪,我也有這樣的時候,所以能幫助別人就幫一下也沒什麼。

我講這些,並不是想體現我多麼有教養或者修養。其實生活中的我經常會不耐煩,脾氣也暴躁。我做的這些,只是因為別人也對我做過。所以我只是想要把這些舉動傳遞下來。能夠影響到別人更好,不能就讓我變得更好吧。


布衣班代:

看到一個身材特別好的女生,會聯想到健康和美,而不是性交。

和同事駕車外出,經常有這樣的經歷,車窗外出現一個美麗的倩影,當我在欣賞她的搭配得體,為了健身付出了多少辛苦的時候,開車的司機和個別同事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朵里,「你看那對奶子,揉起來肯定很舒服,腿那麼長那麼白,是一副好炮架…」

真不是裝,聽到這樣的言論,我是生理性地厭惡,並不是我想故意表現自己有多清高,多想和這樣的人保持距離,而是聽到這樣的話,身體的細胞就會自發反感。

我想,作為一個男性,看到一個身材姣好的女性時,默默欣賞,不立即把她和性交聯系在一起並用粗俗的語言表達出來,算是一種教養。


夜家子鳶:

當初維多利亞女王接待自非洲來的一位客人。結果客人沒見過英國的手指碗,不知道飯前端來的小碗檸檬水不是喝的而是用來凈手的洗手水,直接端起來就喝了。
其實我覺得不知道一點也不奇怪,因為看起來也挺像喝的。
不過當時場面一下尷尬了。
在場陪坐的諸位英國高層先是沉默不語,而後竊竊私語。
這時候,女王拿過來也直接喝了。
大家又沉默不語了,也都默默的拿起來喝了。
這件事被當作女王行為上的禮貌典範,不給人羞辱與尷尬,可以寫入教科書的禮儀案例吧。
………
評論區:中外歷史人物大全集錦。。。


文滔同學:

體驗於舉止間…


小仙兒鮮兒:

我必須回答這個問題。

我這二十多年來,認識的最有教養的人是我7歲的小妹妹。
1.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五歲,正是喜歡打鬧的年紀,當然咯,我也是個人來瘋,玩了一會兒,我就倦了,然後我就對她說:張詩涵,姐姐好累哦,不想玩了。然後她就立馬安靜下來,坐在我身邊了。
2.她的爸爸是開了一個小工廠,也因此認識了不少人,她長得非常可愛,大家對她都是寵溺。但是,好幾次,我帶她去樓下的小超市買零食,我都會叫她隨便拿自己喜歡的東西,然後,每次她都只拿一種零食,而且這種零食只拿一個。剛剛開始我覺得好奇怪,我以為她是不好意思,然後我會鼓勵她多拿幾個,或者是幫她拿,然後,她都會說,不要了。付錢的時候,超市的老闆總會說:她特別有教養,每次來買東西,只拿一樣。
3.今年,打麻將好累的,她一直幫我捶背。
4.她還有一個哥哥,比她大6,7歲左右。總是欺負她。然後,我會問她,你會不會討厭哥哥,她說不。我說,可是哥哥總是罵你耶。她說,如果哥哥罵我,那一定是我做錯了事,哥哥也是為了我好。我簡直太羞愧了。
5.聲音炒雞甜的。
對了,她長這樣。

更新一下啦啦啦。
剛剛去了印度,看可愛的寶寶們,好想好想好想偷偷帶一隻回來。


北理戀愛醫生:

第一個非業務內問題。

醫生的一位男友人,下面簡稱z。

先把大家都答得上的,z又會做的說一遍:

過馬路走有車的一側,快走一步,為女生打開門,或為後來的人留住門,買飲料先問女生需要冷的還是熱的,遞瓶裝飲料先擰松半圈,再往回稍稍擰緊(既解決了女生可能打不開的問題,又避免了擰松後對方不留神撒出來的尷尬),對服務員說謝謝,看完電影把所有垃圾帶出影廳扔掉…諸如此類

接下來說特別的

z對麥當勞的愛可謂狂熱,每次與他吃麥當勞,吃完他會讓你先等等他,然後把所有垃圾收到餐盤,把餐巾紙墊在餐盤與餐紙之間,再徑直到麥當勞食品垃圾箱,左手推開擋板,右手餐盤一傾,再把乾淨的餐盤放好,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偶爾會有人側目,估計在想:這傻孩子幹啥呢,這不是服務員該乾的嗎? 他多半是不在意的,他說,「又不是趕時間,為什麼不把自己製造的垃圾處理好呢。」

又此引申出一個小意外。就在今天早上,z跟朋友在網咖通宵完,去麥當勞吃了個早餐,錢包順手放在餐盤上……迷迷糊糊的他直接把餐盤和錢包一起倒進了垃圾桶,真讓人哭笑不得,中午上班才發現錢包丟失的z很焦急,那個錢包對他有特殊的意義。

他調了班,醫生陪他打車到麥當勞,他沒有沖過去說丟錢包的事,而是安靜地排起隊來,爾後給我們各點了一份午餐,然後問服務員今天早上有否撿到一個錢包,服務員的回答讓人失望,他卻只是點頭道謝,捧著餐盤和我坐下,慢慢吃了起來。輪到我懵逼了:「你錢包不找了嗎?可以讓他們查查監控啊。」

他看了看午飯時段的長隊伍,淡淡地說:現在人家特別忙,你看打領帶的那位就是經理,他還得忙美團打包的活,我調了班,你下午也沒課,咱們可以等等啊。

今天珠海天氣還是蠻熱,室內空調自然涼快,飯飽。z依然是流利地清理垃圾,然而這次他沒有把餐巾紙墊在餐紙和餐盤之間,我好奇追問。他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我:「之前是因為擠了番茄醬在餐紙上,不用餐巾紙隔一下,倒的時候臟的餐紙會粘住餐盤,今天我沒擠番茄醬啊….」

然後我就看著他把那包沒開封的番茄醬輕輕放在一摞餐盤旁邊,是的,我見過沒開番茄醬的朋友,有直接放著(也會被當垃圾倒掉),有自己帶走,甚至擠出來玩的。

而他這輕輕一放,我的心有被暖到,勿以善小而不為,再小的節儉也是好事。

然後他拉著我到店外的露天桌椅坐下,陪我聊起天來。

我一臉汗顏:大哥你還要等高峰過去幹嘛在店裡等?出來蒸桑拿嗎?

他壞笑了一下:陪我桑拿你也不虧啊,咱們吃完,可人家點了餐還沒地兒坐呢,我是為了自己的麻煩才等的,沒必要佔了人家的涼快啊,完了請你吃頓海底撈嘛

看在好(hai)朋(di)友(lao)的份上,醫生自然是氣不下去的。

等到13:10分,z看高峰終於散去,才去請經理幫忙看監控。

z:」你好,我今天早上可能在你們店裡丟了個錢包,我怕是放在餐盤上,倒垃圾的時候一起倒下去了」

經理:「(有點疑惑不解)是你自己倒的?」

……

監控結果仍然讓人失望。

說起z著急的原因,倒不是為了裡面的錢和證件。

z告訴我,這是一個女生的禮物,對他來說比什麼證件都重要。

他給我發的截圖:

那個女生再也沒回來過,

也再也沒從z的口裡聽說過。

直到今天。


maodouchan:

搭電梯的時候,身邊一個親戚在抽煙,然後很隨意地把手垂下,煙頭燙到了我的手。

後來有次在很擁擠的街上,對面走過來一個男孩子,和身旁的朋友有說有笑。和我擦肩而過的時候,一邊側身一邊把煙往裡收。感覺這套動作行雲流水渾然天成。

可能是我小時候被燙過的原因吧,我覺得他渾身充滿了金光。好高級。


小岸:

我是一個大學生,住大學宿舍,然後大部分學生都自配了電腦,但是有時候會存在,某某電腦出了故障,或者其他原因(這都不重要),需要向別人借電腦。

大學幾年我也被借過好些次電腦,和非隱私u盤。

至今只有一個女孩子,還電腦給我時,電腦桌面沒有任何她使用過的痕跡。
而普通情況下,電腦(或U盤)回到我手裡,桌面上滿滿的圖片、文檔、表格、PPT等。

作為一個見不得電腦桌面圖標數超過三排的人,真的十分反感。

雖然我自己選定然後刪除,然後清空回收站,只是很簡單的操作。

但是不置可否這個女孩子讓我覺得她有極好的修養。


胖丁:

我原來在班級里因為胖受到不少嘲笑,後來集訓去了別的城市,高三集訓畫畫的時候大家都是做那種摺疊凳,一天和往常一樣大家都在安安靜靜畫畫,班級里有個蠻胖的女生突然凳子坐塌了,整個人都很狼狽的坐地上了

但是

沒有我預想的鬨堂大笑指指點點

班級里安安靜靜的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班級里沒有一個人嘲笑她甚至都沒有太多目光停留

離她近的同學幫忙整理下這事就當沒發生過了

我那天坐著想了很久,可能這別人看來這只是普通的一件事,卻改變了我對生活的認知,我過了這么久一直記得

原來也是有這么善良的人們的啊,真好


劉奕聰:

珠海的很多司機會禮讓行人,尤其是公車司機,這是我在其他地方很少能看到的,一開始真的是被震撼到了。
去年剛來的時候過馬路,看到有輛公車遠遠過來,如果走快兩步也能趕過去,因為也不趕時間,就站在路邊準備等車走了再過去。結果公車慢慢減速,等我發現司機是在禮讓我過去的時候車已經減速停在斑馬線前了。在我震驚得邁不開腳時候,司機向我笑著擺擺手示意我過去。
莫名地被一個城市的善意感動了。


神武雞:

有一次我剛拿到外賣,去餐廳吃飯的時候發現同事A剛剛吃完,正坐在那歇著。

我當時點的炸雞,她看著我的炸雞一臉「啊,一定很好吃」的表情,然後我趕緊給她夾了一塊,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謝謝然後就吃了,

後來我看她掃了一眼自己吃完的外賣盒,好像想了想什麼,然後起身就走了。

兩分鐘之後她回到餐廳,給了我一大塊兒朱古力,跟我說:「哎呀,你的炸雞好好吃,剛剛我的外賣已經吃完了,也沒辦法給你嘗,這個朱古力給你!」

我當時就覺得,這女孩怎麼這么可愛hhh。

後來想了想,A一直是那種小心翼翼地不願意佔別人便宜的人,而且她真的很容易覺得不好意思,這很有教養。

我倆順路,我比她遠點,所以經常都是我打車順路載她回家,反正都順路我也沒覺得什麼。

兩三次之後,有一天下班我還是照例想打車,A突然把她的手機遞過來說:「你這次用我的打吧,還是打到你家,中途放我下來就行」。

我當時就???為啥這么麻煩

她就只是說:「每次都是你載我,多不好意思啊。」

我想像A這樣經常會擔心自己是不是麻煩到別人的人,其實一般都不會有多麻煩,反而是那種不覺得自己麻煩別人的人,才是真的麻煩。

——————割一下——————

評論里很多Aorquer認為這樣可能會顯得很生份,感覺這樣做很有距離感。

我交代一下背景資訊,A和我是同事關系,並不是朋友,也不是喜歡我哈哈哈。

我覺得在「同事」關系下,保持禮貌的距離是很有教養的,畢竟我們沒有很熟。

就算我和A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這樣做其實也是必要的,因為我們常常會忘了對親密的人也要有禮貌呀

—————再割————————

喜歡的話請順手關注一波~

我的其他回答請戳:

1.有哪些句子,一眼就會讓你愛上?

2.我們有哪些錯誤的常識?

3.你見過的情商最高的行為是什麼?

4.冥想的具體做法是怎樣的?

5.你看過的電影中最經典的一句電影台詞是哪一句?


樂吾鹿:

那一次,家裡人生了很嚴重的病住進ICU。

我的一個男性朋友的父親在那個醫院工作,當時一群家裡的親戚圍著這位醫生叔叔詢問病情,我也又急又亂忘了禮數。

在講話的過程中,醫生叔叔突然嗓子一緊,咳嗽一聲,我的這位男性朋友立刻起身拿起一瓶水,擰開瓶蓋,恭敬的送到他父親的手裡,整串動作一氣呵成,非常自然,一看就是非常習慣的!

也不知道為何,我就對這件事記憶深刻,在我心裡,所有有教養的行為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孝順和眼力見兒。

在我的經歷中,年輕人對父母,衣來伸手的多,能夠對自己的父母照顧這么周到的,我只見過這一個!


Yoverload:

飛機顛簸十來分鐘,我非常反胃於是戴上眼罩休息。等平穩以後摘下眼罩,發現身旁那位先生慌不迭地縮手——原來他一直扶著我桌板上的飲料杯。當時我就……

所以!

Aorqu有尋人功能嗎?有沒有港龍國泰的工作人員可以?2016年1月26日中午大概十一點四十北京飛香港商務艙第一排中間左邊的這名目測五十來歲依然很帥(加粗)約一七七一七八一身黑色衣服頭發白了兩三成可能是香港人的男子能不能找到的……

———————————————

評論區有朋友提醒我航空公司不會輕易泄露這些資訊,那麼可能這類生活服務類問題歸步行街受理。


匿名用戶:

每一次撞到床頭的時候他都會第一時間用手溫柔地幫我擋住,即使是在沖刺的最後幾秒。


Aorqu用戶:

坐標廣州

一次,捷運上讓座給一個小女孩,大概四五歲的樣子。

孩子媽媽一開始堅持說不用,說還有幾站就下了,後來我說沒事你讓孩子坐吧。

孩子媽媽就對孩子說:「你看別人給你讓座,你應該說什麼呀?」

孩子:「謝謝叔叔!」,隨後趕忙改口「謝謝大哥哥!」

說完之後才坐下,我報以微笑。

隨後讓我感到驚訝的就是小女孩主動往旁邊挪了挪,並叫我和她擠一擠一起坐下,她媽媽聽到後都笑了

當然,最後是孩子媽媽和孩子一起坐下了。

在如今熊孩子越來越「蠻橫」的情況下,這小女孩真讓我感覺到一種平靜,一種教養。


Summer楠:

誰都不知道對方是誰的時候,才最能體現教養。

沒錯,就是網路世界。

我寫過一些回答,看過很多評論,也回過一些。

基本評論區會分三種:

第一,友好派。「答主說得對」「答主三觀正」「謝謝答主」,還有很多比較肯定的言論,每次看到這些我都心懷感激,覺得自己沒白費勁碼字,起碼在這些人眼裡我的文字還值得一看。

第二種,嚴謹較真派。這部分人會抓住文章里很多細節指出我的錯誤,基本都是文風犀利,一部分就事論事,一部分帶點人身攻擊。不過基本都是扎得我針針見血,這類的評論我願意回上一回,一是為了闡述觀點,二是確實有的話說得過分。比如上回有個評論說「做的是結構設計,成結構民工就不好了」,大概是這個意思吧,這種言語的傷害程度堪比指著我鼻子罵娘了,雖然最後握手言和,但是在心中久久不能揮去。

第三種,鍵盤俠,見人就噴。這類我基本不予理會。

言歸正傳,這個讓我覺得有教養的人是一個評論了回答的男生。

他屬於第二類評論人,指出了一些他看到的問題,我也同樣闡述了觀點,一來二去說了許多。後來發現是他對我的文章有誤解,我也告知了他這個問題,其實我想著這個話題就此結束了,按平時經驗來講,這也就是結束了。沒想到他給我回了一個「對不住,是我誤解你的意思了,還讓你浪費了這么久時間。」

說實話,一下我就愣住了。他。。他竟然跟我道歉?看過上萬網上的評論,第一次,我見到有人為了自己的失誤誠懇道歉。

這么大的一個網際網路,誰又認識誰呢。很多都是大家互相撕一撕,嘲諷幾句,或是站在高處點評點評,能聽到說謝謝的已經不易,何況是道歉。

我常常想,在一個用最惡毒的語言攻擊別人都不用負責的空間里,還能保持一個如此好的修養,那他在現實生活中會是一個怎樣優雅的人呢。


QueenS:

我說說我的日常吧。(對我就是臭不要臉~)
1 開門以後給後面的人扶門,進電梯問後上的人去幾層 對電梯里的工作人員致謝
2 判斷出一些乞丐的確需要幫助 蹲下給錢
3 大學時有家境不好的女同學 我買回新衣服後借稱自己太胖穿了不好看為由送給她 買了新口紅借故顏色不適合送她
4 如果看到對方穿著單薄而我恰好有披肩圍巾斗篷等 給她披上
5 不會大聲和服務員說話 上水上菜送毛巾一律注視其眼睛微笑致謝
6 遇到自己做錯了事主動認錯 但是不卑不亢 錯了我努力去改正彌補 你如果揪著我不放我也不會慫
7 在比我有錢的人面前不自卑 在比我窮的人面前不自傲會幫他們但是不傷他們尊嚴(除非玻璃心來諷刺我的人我可能會懟回去)
8 路上遇到人問路 如果我清楚的話我就帶她去 時間緊迫的話我就給她畫地圖
9 永遠保持善意
10 但是我不好欺負 來挑釁我的會比較慘 曾經有一個Aorquer追著罵我 我懟了他一上午 後來他就退出Aorqu了。。。

到了中午,辦公室經歷了一些日常,又想到一些,順手加上來

11 同事午休時穿高跟鞋的話換成平底鞋走動
12 別人討論其他人不好的時候絕對不跟風 保持沉默保持自己的判斷力
13 洗手的時候最後一捧水順手沖一下龍頭 因為有的人殘留了洗手液在上面
14 提前準備好個人垃圾繫緊放在垃圾桶邊 保潔人員給你換垃圾袋的時候 自己動手套袋子 因為好多保潔人員都已經六十多歲了 一下下彎腰去給別人收拾垃圾真的於心不忍
15 回答別人問題時要確保對方聽到 但是盡量不要大聲影響到其他人


我家有個肥蟲蟲:

我一直是個滿嘴臟話(口頭禪「卧槽」和「滾你麻痹」)又不細心的人 但是被好多人說過溫柔有教養 總結一下被表揚過的習慣吧

出門的時候一定會回頭看一下 有人的話就抓著門或者簾子不放手
坐電梯的時候 不管我先進後進 都會用手擋著電梯門
吃飯的時候吐東西一定會用餐巾紙擋住 吐出來的東西都包好不讓別人看到
聚餐的時候有人給朋友夾了她不愛吃的菜 會跟她說拜託她幫我夾那個菜 讓她能自然的把她盤里的給我
別人說話的時候不管在忙什麼 一定會停下來微笑著看他
只要是別人遞給我東西 包括買東西的時候 接東西都雙手並且說謝謝
自己坐下的時候如果擦了凳子 會把旁邊的位置一起擦了
別人跟我說什麼事的時候 我會在聽完後把關鍵詞重複一遍然後問一句「是這樣嗎」
坐下的時候一定會攏一下裙子或者寬松的褲子
提著東西在人群里的時候會用手在人和東西之間隔開並且一路說「不好意思」
遞給人東西的時候永遠不會彎腰 而是蹲下或者屈膝 而且雙手遞

————更新

剪刀杯子之類有把手的東西 一定把把手沖著別人
人越多的時候 與他人交流的聲音會越小
關乎大家的決定時 一定會問所有人的意見(比如開辦公室空調)
打完一句話會檢查有沒有錯別字以及會不會有歧義
站著的時候不會有無意義的小動作 坐著的時候旁邊有人就不抖腿
搬東西只要自己力氣允許 一定會讓它離地並且輕輕放 以免發出磨地板砸地板的聲音
拿東西的時候習慣問一下旁邊的人要不要一份 幫他捎著
打遊戲的時候 哪怕上一秒我還在「麻痹穩贏的局被這群臭傻逼浪輸了」 只要朋友有一點對他坑了我不好意思的樣子 立馬就會放輕語氣說「沒關系的 還玩嗎 我喜歡和你一起玩啊」

———————待補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