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瞬间让你突然觉得读书真有用?

问题描述:哪个瞬间让你突然觉得读书真有用?
, , , ,
君子不器:

刚看到一个。

3月20日,中国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的赵姓同学在学校食堂吃饭时,发现一只虫子。反感之余,他写信将此事反映给了校长:“足丝蚁多分布于南方,在北京从来没有被记录有野生分布。因此,这虫子是跟着菠萝从产地来到了北京……而根据那足丝蚁的死相来看,它是因为在蒸菠萝饭的过程中受热后乱爬,然后爬上了饭的表面,最后命陨(殒)蒸屉。”由此,赵姓同学推断出该校食堂售卖的菠萝饭所用的菠萝皮未进行清洗。并表示其已采集足丝蚁尸体,“若不服,可来辩。”21日中午,该校食堂经理证实事件属实,由于新员工操作不熟练,致使菠萝皮没有清洗干净,现已进行整改。——有文化,真可怕。以前只是觉得知识改变命运,现在觉得知识保障权益。不要得罪农大学生,尤其食堂,都是内行。

全文转载,侵删。
~~~~~~~~~~~~~~~~~~~~~~~~~~~~~~~~~~~~~~~~~~~~~~~~~~~~~
为何赞数涨得那么快,有点惶恐,希望各位能够像那位同学一样,学以致用,用自己的知识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菠萝饭甜的好吃还是咸的好吃?

~~~~~~~~~~~~~~~~~~~~~~~~~~~~~~~~~~~~~~~~~~~~~~~~~~~~~

中午准备动手试试,菠萝挖好,米泡下去,准备午觉起来蒸下去。然而,忘了交待我妈,她老人家见不得浪费,把整个壳肢解,剩下的肉剥出来了。

ㄟ(▔ ,▔)ㄏ


Aorqu用户:
过年在老家
“我这么大了,真不好意思再收红包了!”
“没事,你还在读书,还没挣钱呢!”


Visible Minority:

加拿大房东把公寓恰好租给了四个房客:一个黑皮肤,一个棕色皮肤,一个黄皮肤,一个白皮肤。

1994年,黄皮肤的我在杭州,跟随父亲和战士们住在军营。
同年,黑皮肤的房客亲身经历了卢安达大屠杀,棕皮肤的房客国家正在内战。
白皮肤的法国房客那年刚出生,但是四年之后他就已经在Haute-Savoie (著名滑雪胜地)开始第一次滑雪训练了。

这段话是我当时聚会后的一个感慨,发在朋友圈之后,大家的第一反应便是:人生来而不公平。
不仅仅是城乡之间的差距:生在战乱的废墟中千辛万苦地想要存活,含着银汤匙的已在高谈自由和民主。

但是当时我没有写出的另一半故事,其实是:

喝着红酒和香槟长大的白人小伙读到了高中,现在在餐馆打工。
童年在自己的国家经历了无数次恐怖袭击和反恐,长大以后被世界贴上“恐怖分子”的穆斯林小伙是航空航天学硕士,现在是一名飞行员教练。
亚洲的我,家庭平凡,拿着全奖在海外读到了硕士。
而在大屠杀中幸免,和母亲逃难了几个国家,辗转到了加拿大的非洲小伙,在加拿大最负盛名的麦吉尔大学生物医药专业就读。

我们的起点那么不一样,但我们坐在了一张桌上,云淡风轻地谈起世界的不公平。
当时就觉得,知识是可以诉求到的唯一公平。

————-
不逐一回复或解释了。
来源于我生活的一个片段,描述了我当时的感受。文字表述的都是准确的事实,但是肯定不是完整全面的,毕竟回答不旨在叙事。大家看到不同的层面,给不同的解读都很好。

关于肤色是因为在法语日常形容词中,确实会形容,白人blanc,黑人noir,黄种人不太说jaune(黄色),东亚会直接说asiatique,但是颜色稍深的例如印度、北非、南美会形容是brun(棕色)。我想了想,英语中好像也是这样,更多说asian。有意思的是,我学阿拉伯语的教材中,也是这个分类,亚洲人的肤色没有一个对应的词,但他们形容自己也是用棕色皮肤,这里不是讲人种。

殖民主义让肤色有了高低之分,在后殖民时期里很多观点colorblind,也有说因为我们还在谈论颜色才导致更多不公平,种族是“社会构建的”socially constructed,不是生物上人种的差别。

所以我很理解很多评论区里的一些观点批评我用颜色。我觉得提出这个点非常好,使用颜色不仅是描述我们的生理特征,也会粘带了我们各自的社会背景和际遇。可我想了想,这样表述确实最准确。
所以保持原贴,但是接受批评。


伊心同学:

每次看到我的一个姐姐,都深切得相信读书有用。

她在一个年人均收入大约只有一千元的村子长大,还有个年龄只差四岁的弟弟,大概估计一下两个人的学费,就知道那点微薄的收入支撑两个孩子读完大学有多难。学校的教育环境更是恶劣,她国小高年级开始住校,一间平房几张大通铺挤一个学校的女孩子,冬天没有任何取暖设备,所有小孩的手指都生著触目惊心的冻疮。因为浓厚的重男轻女思想,从国中开始,班里就陆陆续续地有女孩子或主动或被迫辍学,九年义务教育的规定形同虚设。如此一来,她成为了村子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女孩。

可她说一路走来她心底只有感激,全是感激。因为相比于和她同龄的喜欢读书却被迫辍学、辛苦外出打工、不到二十岁便草草嫁人的女孩子,她深觉自己无比幸运。不是没有人劝她父母让她辍学,“好省点钱供她弟弟读书”,但他们仍然砸锅卖铁将她送到了大学,这其中也并没有什么伟大的望女成凤的思想在支撑着他们,你若问她妈妈,她只会略带不好意思地说:“她喜欢上学啊,就让她上吧。”

她大学学建筑,毕业之后,找到的工作是一家刚刚起步的设计院。前六个月月薪只有700元,还天天加班。我们都为她感觉委屈,但她觉得这地方不错,因为人少,大事小事都由她经手,虽然一开始待遇差,但喜欢的工作环境和很多的锻炼机会才是诱人的。

我不知道那段时间她办公室的灯光每晚亮到几点她才疲惫离开,也不知道她工作之余如何挤出时间去考建造师的职称,只知道从月薪700到7000,她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再从月薪7000,到1.5万,又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阅历渐长,正当盛时,七八年间人来人往,很多朋友也劝她跳槽,可她觉得这公司于她有一点知遇之恩在里面,所以仍然留在那里。她的老板是个比我妈妈还大一点的女人,因为她在她创业之初风雨陪伴的辛苦,待她堪比亲生女儿。

这几年来,她过地踏实满足,慢慢地也实现了很多之前碍于经济原因无法实现的愿望。

比如她想去旅行,以前哪里也没有去过,但工作之后表现出色的她经常被公司派去全国各地参观学习,几乎走遍天南海北,最近还去了韩国和日本。比如她想读研,大学毕业时急着工作养家糊口,前年攒够了学费,终于考上了一所名校的在职硕士。

去年的春末我去那座北方的小城看她。红砖铺就的道路笔直干净,遥遥相对的法国梧桐伸展着茂盛的枝桠在马路中央的天空交汇,阳光斜漏下来,将她的脸庞照地柔亮红润。我们手挽着手,鞋跟踢踢踏踏地踩在路上,耳边有猎猎的风声。

因为贫困,她度过了窘迫寡淡的童年,少年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忧虑明天还能不能上学,连别人最灿烂的青春于她而言也全是廉价的衣服和灰暗的债务。如今,她快要30岁了,还完了欠款,仍然兢兢业业地工作赚钱,但年少时的仓皇与胆怯已全部褪却,平淡和忙碌的工作背后还长出了新的心愿和希望。生活终于还她以礼,而她甘之如饴。

那一刻,我觉得再也没有谁比她更美好了。

忘了说,她的弟弟,今年也要医学博士毕业了。这个十年前站在寒风里因为冬装太单薄而打着寒颤的男生,也终于要飞向更广阔的天空。你看,连命运都不忍再苛待他们。

最近一直在读加缪的散文集,字字珠玑。尤其是看到他谈论贫困的那一段,感触至极。加缪说,“于我而言,贫困从来不是一种不幸:光明在这里散播著瑰宝,连我的反叛也被照耀得光辉灿烂。我甚至可以理直气壮地指出,这反叛始终是为了贫困中的众人,是为了使他们的生活能够升向光明。”他还说:“无论如何,那美好的炎热天气伴随我度过童年,使我不会产生任何怨恨。我固然生活在拮据之中,但也不无某种享乐。我感到自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贫困并不是这种力量的障碍。”

我把这段话给姐姐看,她亦感慨万分。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能体现读书有用的例子了。

——

想看伊心更多文章的,可以来公众号噢,找“伊心” (yixintongxue )


念缺一Miracle:

我是一个小工厂的老板,当初因为家里经济原因,我没能读大学。
大概是前年,厂里来了一个打来暑假工的大学生,他干了不到三天就指导了我管理上的一大堆错误,我也给他提了工资。
接下来他自己改了配方,造出来的产品质量几乎一样,成本减少了12%,他告诉我,这个东西的比例,在大学时学过。

在这两个月暑假里,我在他哪里受益匪浅,当他走时我给他包了两万块钱的红包,他奉劝我还这么年轻,要不复读两年,去读个大学。

我说:“读大学就算了,真要读了估计也就是普通大学,四年后出来怎么说也26了,现在家里条件也才刚稳定,冒的险有点大。”

最后到现在,我无论多忙,也都会拿出一部分时间来看书(虽然大部分是历史。。。)

大学生给我的部分建议

他把所有产品电子化管理了,所有库存和商品都能在电脑上处理。

以前是手写货单,现在是机打发票。

帮我请来很多他的同学来帮我去推销,拿提成。

还给我建了一个微信群专门联系安装和修理的师傅。

在网上帮我联系到了更便宜的供应商,原材料可以直接送到厂里,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和本行业才懂的。

————————————————————————————————

两个月前和我厂技术员搞了个新产品,然而因为成本太高并卖不动233


匿名用户:
2012年12月25日,我和几十个20左右的年轻人乘坐一辆从郑州开往河北廊坊的大巴车。

免票坐车,目的地是廊坊富士康。在去富士康之前,我一直在东南沿海大城市的小工厂里做抛光工人。时常会听一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同龄人给我讲,像富士康、华硕、三星这样的大厂子比较稳定,老板不拖工资,还给买保险。彼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养老保险,以为他说的是人身意外险。

抛光是带有危险性的工作,老板给买保险对我来说充满了吸引力。于是就有了我在网上看招聘资讯,独身一人冒着被骗的风险,来到郑州,再和几十个人一起被送到廊坊。

我的具体工作是摩托罗拉流水线上的装配岗位,负责给手机装上天线,装好以后流水线传送带给下一个人。夜班,一天装1800台手机。

我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很兴奋!


富士康的车间里一尘不染,比之从前的小工厂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每天上班穿静电衣,戴静电帽,自己的衣服也能穿的很干净。我一向是个邋遢的人,这下好了,慢慢也变成了个爱干净的孩子。

更让人激动的是,宿舍里24小时提供冷暖气,热水。
更让人激动的是,宿舍里24小时提供冷暖气,热水。
更让人激动的是,宿舍里24小时提供冷暖气,热水。

是不是有点傻?看客没有经历过说者的人生,其间的喜悦是难以感同身受的。

那几个月,我变得自信、乐观,浑身充满了正能量。
我学会了office基础操作,学会了给电脑装系统,背了两百多则《论语》,文笔也有很大的进步。

不一样的人生,从这里迈出。
我在文字交流群里,认识了一个在南方读中文系的女生。是个很活泼的姑娘。那几个月,关于文学和生活,我们聊了很多,也交谈的很开心。

我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就是彼此之间的惺惺相惜。
她羡慕我有工作有工资,羡慕我读了不少古代文学。(她肯定想不到两年后已经甩我好几个段位了)
我羡慕她的美好未来,羡慕她走的是我不敢想像的路。(2014年9月她从学渣逆袭某985比较文学,祝福。)

她毕业以后,可以去出版社、杂志当编辑,一辈子都跟文字打交道。那我呢?我很沮丧地问自己。
做这些工作都是要有学历限制的啊,虽然学历不是硬性指标,但是我没有学历,连实习编辑都不会要我,怎么办?

我也想上大学!真的。
回去参加联考显然是不符合现实的,从高一高二开始我也跟不上。我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了可以自学考试,那我就参加自学考试吧。

当时面临的情况是,家里准备过年回家给我找个邻村姑娘,相亲结婚。然后我带着她一块儿来富士康打工。我说自己要自考大专,当然强烈反对。

其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我一个大老爷们甚至想过轻生。

可是有个人一直在鼓励着我,全世界就剩她一个人站在我这边。

文婧是早起我在新浪部落格码字时的读者,湘妹子,白富美。我和这个姑娘在网上发生过近似“网恋”的中二故事。我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如果是单纯的喜欢,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我只是富士康流水线的一名普通工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从我这个世界,走到你的世界。

那段时间的颓唐,我一直用这样一个词语形容:万念俱灰。
我喜欢写信,写给黎姑娘的情书积攒了好几十页近十万字,一直在等著见到她那天,亲手交给他。当时轻生的我消极之下,全部烧掉了。

最后我用了非常特别的手段,取得了和家人斗争的胜利。原谅我所有的艰难都无法一一陈述了,我只要记得,我终于来到了学校,就好。

几个星期后,一次机缘巧合,亲戚给我联系了一所大专,从预科开始读起。一年后,参加升学考试。

我被录取了,就是在Aorqu里垫底的高职学历。目前正在自学考试求取大学部。我对当年扬州大学那个女生说:跟你比,我走了很多弯路,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彻底放弃过对自己想要的生活的追求。

14年我来到这所高职学校时,文婧刚刚被复旦录取。我是班代,她也是团支书。一年后,她退学重新联考,要去北方读书。当时我还在吐槽:你是不是北大南开随便挑,转眼就再也找不到那个姑娘的身影。

她一直知道我喜欢她,可是我们真的走不到一起了。她不会怪我,我也不会自责,也许都是命吧。

文字交流群里的那个扬大的女生,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失去了联系。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影响过她,不过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考研会激励到我。

两年后的今天,我出来实习找工作了。虽然还没有毕业证,但是我真的是个大学生了。
目前在一家企业做新媒体运营,新手,还有很多要学的。可是,通过读书,或者说,通过上学,我再也不用去富士康每天1800台摩托罗拉手机了。介绍个邻村的姑娘相亲,听起来已经有些戏谑了。

当我听到扬州大学那个女生准备考研时,

当我听到黎姑娘准备出国留学时,

当我看到客户公司的工程师们每个月10K以上的工资时,

当我想到自己到四五十岁也只能是个流水线工人时,

特别特别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因为我知道,自己时刻不能懈怠。不然错过了黎姑娘,依然会错过下一个黎姑娘。

很多人给我点赞的时候,我正在吃饭。 @吃瓜少女喵发微信说,你上Aorqu看看吧。我知道也许是略带悲凉的故事,触动了不少朋友,不过很遗憾,我早已经不是那个意气风发仗剑屠龙的少年了。喝酒的时候,梦想已经成了很远的词了。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考上南大,甚至都买不起房子,再也不去想着去当作家,不想着浪迹天涯,除了依然崇拜韩寒,其他已经越来越市侩了。sorry,黎姑娘。

世界之大,我却不知其折或远。
朋友们,共勉之。


寒岩:

前天看了肖申克的救赎

在安迪与典狱长第一次交锋对圣经倒背如流的展现时
用银行家的理财能力和勇敢获得了第一桶啤酒时
为整个监狱工作人员整理税务时
为典狱长洗钱时
因为对地质有所了解而下定决心挖起地道时
逃离监狱用上早已备好的假身份重获自由的那瞬间

智慧 勇气 希望
知识

缺一不可


穿针走线飞芳华:

曾经参加一个讲座,一个据说非常出名的老师什么的,在那儿给我们做讲座。可能是当时瞧不起我们学校吧,而且因为时间安排比较紧,一天有两场,所以对我们的学生非常不好。讲话时候,总是让人觉得特别的难受。他讲到历史的一部分的时候,说到了皇权统治,然后就说,在欧洲,经常出现女性统治一个国家甚至几个国家,但是在亚洲这种现象根本就不可能出现,除了唐朝的女皇武则天。对于女性的压迫非常强,然后就谈什么封建礼教的发展,对于妇女的残害。我当时有点生气了,您学过历史吗?

当时气不过,也没多想什么,直接站起来说,老师我可以打断你一下吗?他很不开心呀,但是,还是给了我话筒。我就说,第一,日本就出现了多位女皇,日本的男尊女卑思想十分严重,但是却产生了10代8位女天皇,比如说著名的推古天皇,孝谦天皇。第二,封建礼教对于妇女的压迫只有在宋朝的理学影响之下,才这样发展,之前,女性并不需要裹足之类的,而且同样可以去学习,也可以抛头露面。最后,我说了一句,老师,我对历史还稍有研究,咱们可以多交流一下。

反正当时鼓掌声一直好长时间,包括我们的老师。最后,那个老师,草草收场。

我是故意的,因为,我不想看他那种傲慢的态度。做学问之前,要先学会做人。

我觉得读书最有用的地方就是让我明白,我可以在他们大放厥词的时候自己有判别的能力,我也不需要被那些所谓的光环吓住。我可以做我自己。


孜然:

看过很多关于读书人的故事,最喜欢的还是吴念真的这一个:

我定义的知识分子,是在一群人里面你的知识比大家多一点点,可是你会把多的那一部分奉献给大家,那才叫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很少,现在知识都是赚钱的。你看现在书店里的书,都是要在三十岁之前赚到一亿,你的知识比别人多就会比他更发达。或是孩子你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从没有说孩子,你要在起跑线上让人家一点点,或者你要把知识跟人家分享。

我们村庄里有一个人,他到底念多少书我们都不知道,可是他很多东西很清楚。那个人常常知道矿工的各种事务,坐在矿坑边看书,他看的书是《艺文春秋》,日文的,代表他有奇怪的知识我们不知道。他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在日文杂志上看到盘尼西林,就会跟人家讲这个消炎很好用。小孩子在夏天被蚊子咬,伤口烂了,晚上哇哇哭。他就去买了盘尼西林,跟大家说要交钱,又说这个不能直接用,要试验。大家就围着看他怎样实验,用针头加一点水,然后注射,看皮肤有没有肿胀。他最先打针的是他儿子,他儿子很疼,就大哭。大家都说会死,他说书上说不会死。那天晚上他儿子没事了,第二天所有小朋友都把裤子脱下来打针。类似这种新知识,他会跟大家分享。

他会帮全村写信,经常很多女人都在村口拿着信纸等她。大家都对他很恭敬。他帮人家写信,很好地坐下来,很注意形象,毛巾雪白的,头发亮亮的,拿出一支很旧的派克笔,然后问人家要写什么。你知道村里的妈妈说话很粗鲁的,就说你跟我那个在台北的死小孩讲,他自己在台北逍遥没关系,全家都快饿死了。他弟弟妹妹学校要注册了,如果钱再不寄回来,全家上吊,我真的死给他看。

他就开始写,写完后还会念给人家听,说你看我这样写对不对。他会写——比如说——念真吾儿,最近家中有一点困难,如果有一点余钱就寄回来,弟妹也要念书要注册。都是父母无能才造成今天这样的。然后祝平安,身体要保重。然后问妈妈,这样写对不对。妈妈说,对。他通常扮演这种角色。

有一天,他把我们小孩全部叫过来说,让我们写信。他认识每一个小孩,会说你写信给嘉义的伯父,请他中秋节来。你写信给宜兰的姑姑。叫每个小孩写,比考试还厉害。交给他也不知道干嘛。

过了几天,他看到我,就说过来。我就过去。他说,有一天我会老,会死掉,就没有人帮邻居写信了,我给你们考试,发现你最会写,你要接替伯伯帮大家写信。然后掏出一样东西,用报纸包的好好的。我打开看,是《尺牍》,古代的应用文,第一封是写给祖父,都是文言文,都要背,“祖父大人尊前”、“敬禀者”什么的。问候语不用懂,但是要写。我国小三年级,真的看不懂,可是村子里的人知道我被他训练写信,看到我就说,你出师了没。其实才一两个礼拜而已。

小孩子很好胜。有一天一个伯母说你不是在学吗?我现在要你写你会写吗?我说会啊。她就让我帮她写信到宜兰,要几个老太婆用的发网。我也不知道写得对不对,反正最后真的寄来了。她就到处去宣传,说我出师了。从此我就过著一种比其他小朋友更被尊敬一点点的生活。有很多人找我写信,有人跟伯伯说,你的徒弟现在可以写信了写得很好。他就说,这样啊,他很认真,我就可以轻松一点了。有一天我写完,他说给我看看,看完后大笑,因为我尺牍根本背不完,所以不管写给谁都是“某某大人尊前”,“敬禀者某某”。写给儿子也是“吾儿大人尊前”。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大事,影响了我一辈子。

我们那边是矿区,很多人的女儿十五六岁就去工厂做工;要挣更多的钱养弟弟妹妹,就会去妓女铺或者茶室。我姑妈的女儿2010年才去世,她就是很辛苦的一生。我妈很喜欢她。有一次她带了个男人回来说要结婚,姑妈就劝她,希望你再忍耐几年,让弟弟妹妹都念完书,你再结婚好不好。她说好,就哭着去继续工作。两三年以后,她又带了一个男人回来。这次我有参与,因为那个男的是外省人,讲国语,我们那边都讲台语。因为是比较私密的事情,我要翻译。他是一个公家单位的秘书,他来跟姑妈讲,请求把女儿嫁给他。他陪长官去应酬的时候,认识了我姑妈的女儿。认为她很单纯,想跟她结婚。

那天村里的男人们陪他在外面喝酒,女人们在厨房忙。姑妈跟女儿说,那个人很好,但是妈妈也求你,弟弟还小,再等两年。后来那男人就走了。过了五六天,他寄来一封信,我还记得是公家的黄色信封,毛笔字非常漂亮。打开后是很长的国画宣纸,行书。我真的看不懂,前面讲被我们招待得很好,很感谢。好死不死我看到后面几个字非常清楚,叫“虎毒亦不食子”。我就跟姑妈说,老虎再凶也不会吃自己的小孩。我姑妈听了就开始撞墙,开始哭。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可是她必须要拜托女儿帮忙家里,然后一个男的竟然写信来指责她。最后所有女人都来抱着她劝,说我根本看不懂,是乱看的,骂我。

后来教我写信的伯伯回来了,看了信对大家说,他受到招待很感谢,这一群人这么诚恳,每个人都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疼爱,他也了解,不管怎样,他都默默等待。没有“虎毒亦不食子”。于是大家都骂我,姑妈也骂我,说差点被我害死。可是我真的看见啊,我就哭着回家。

有一天,我不晓得他是蓄意等我还是怎样,他把我叫到一棵树下,坐下来说你没有看错,但是要知道,话可以这样讲,也可以那样讲。他的意思是,你姑姑的女儿会不会嫁给这个男的,谁也不知道;那个男的会不会等,谁也不知道,反正都不知道,就慢慢等嘛。就这样解释就好了啊,你干嘛要去讲那个“虎毒亦不食子”,让你姑姑去撞墙,万一死了不也是多死一个吗?

那时候不觉得怎么样,长大了知道,那才是知识分子的典型。他不但知道如何奉献,还知道传承,还知道在这个过程中把苦难转化。除了他之外,我所受的教育,包括老师、教授,从来没有跟我讲过这样的道理。

.


Cecilia:

蹭个热门话题。看过谈判书籍的人应该熟悉一个原则,叫利用他人的规则进行谈判,多年前去雪梨旅游。提前定的酒店。前台是白人女孩。告知我我所定的酒店涨价了。需要我多付钱。我看了她半天。付了钱。留了所有证据。旅游结束后回国开始给澳洲公平交易委员会写邮件,说老娘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在澳洲第一次听说提前定好酒店还能涨价的。这是澳洲啥规矩?有种贴个澳洲法律条款给我。否则要求赔款要求道歉。对方迅速联系酒店施加压力。酒店马上赔款。而且是全款。

这不算什么。我要求酒店道歉。因为谁知道他们想什么呢。是欺负中国人英文不好当场吵架赢面比较小?还是看到华人就想讹?不懂也不需要懂。道歉就好。这简直要了白人老命了。坚决不从。我坚持写给公平交易委员会,就问你,什么叫公平?老娘不差酒店钱。对我来说公平就是做错事情就道歉。不道歉就是不公平。对方又弄的无话可说。

后来酒店经理亲自道歉了。


单曲循环:

大约是两个月前,微信上一姑娘,拍了好多梨花的照片配上了一句“一树梨花压海棠”发到了朋友圈里,看到后我就给她发了个“一树梨花压海棠其实苏轼为了调侃他的好友张先老牛吃嫩草而作的,不能这样用啊”的资讯,其实当时只是想善意的提醒一下她而已,然后她迅速删了照片,从此我再也没看到她更新朋友圈,后来才知道⋯

我被拉黑了!


张昱:

我仔细看了评论区,我也说两句吧。首先,我性别女,我的老师也是性别女。所以,没有什么不可描述的关系,,那些不存在。然后吧,对于那些在我的回答上追毛求疵的兄台呢,别那么较真儿,主要是烘托个氛围。最后吧,其实我说了以后呢,我的老师是给我纠正了的,只是我给忘记了,这点没有在回答上写出非常抱歉啊。
――――――
好了,以下是原答案。
――――因为zzmg我修正过,这是未改的截图。

添一个小插曲吧,近些天来,我的小同学们又掀起了一阵玩王者农药的狂潮(没玩过的也可以看看啊,无关游戏的)。
我刚开了一局,显然是开到了别人3排的车队里去了。我方周瑜是3排车队的一员,而他的昵称(这词儿应该没用错)恰好是“曲有误”,,看到这三个字,,我就忍不住自己想要装个X的冲动,打了一句“曲有误,周郎顾”。
然后,哈哈,我方李白小哥哥就夸了我一句,有文化,,,,然后,我最后2:9:3,,,,哈哈哈哈,没人举报我!


柒in:

第一次回答就这么多攒,真是感谢大家的抬爱!
—————————————————-

涉嫌剧透,没看过《战狼2》的小伙伴们请慎重考虑。

昨天在没有看过任何剧透的情况下去看了《战狼2》,在快结尾时冷锋(吴京饰)被雇佣兵头目Big Daddy(Frank Grillo饰)射出的子弹命中,打在了防弹衣上。冷锋拿起子弹,发现上面的花纹与龙小云失踪时留下的子弹花纹一样。冷锋暴怒,冲向了Big Daddy。两人开打前肯定是要互喷垃圾话,Big Daddy冷笑着问冷锋“Is that your girl? She’s pretty.” 然后冷锋咬牙切齿地回答“Blood for blood.” 开打。在冷锋用子弹刺破Big Daddy脖子后,Big Daddy失去战斗能力,但冷锋仍继续不断地刺下去,直到Big Daddy完全死亡。

当时我心里就感叹了一下,如果冷锋英语学得好,可能就会把Big Daddy打个半死然后盘问龙小云的下落了。因为Big Daddy说的“She’s pretty”就隐含了龙小云还活着的意思。英语习惯中如果龙小云已被雇佣兵组织杀死,Big Daddy会说”She was pretty”。

正片结束时我把这个想法和小伙伴们交流了一下,小伙伴也觉得很有道理。之后果然在彩蛋中看到龙小云还活着,在玩狗拉雪橇的冷锋看到视讯直接懵逼了。真的是如果英语学的好,按冷锋的主角光环俩人早一起回家过年了。

其实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文法,不过学习时细节真的很重要啊。


Aorqu用户:
朋友讲的,跟我描述的时候她自己先笑到失控…

朋友前一阵在完全没被告知的情况下,被一个不太来往的搞代购的同学拉进群,天天被群里的代购资讯轰炸的不胜其烦,正准备撕破脸退群,反转的一幕出现了:

有次群主先在群里发表了一番唯恐天下不乱的“普通盐有害论”,紧接着赶紧抛出一个什么进口的粉红色颗粒盐的图片,大概就是这样:紧接着又吹嘘说此产品富含多种矿物质,还含有九十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能强身健体、除菌消炎,尤其适宜婴幼儿和老人食用巴拉巴拉的……

朋友一看小小一瓶近百块(代购卖的贵,其实国外价格还好),却还有不少人趋之若鹜的跟群主要链接,也是无语。

就在这时,群里一哥们发了一个与此时此景很违和的表情,如下…这气氛就有点尴尬了,群主不高兴了,问:你这怎么个意思。

哥们就说:“你让我说我可就真说了:第一,你这盐有的功效外面一块钱一袋的盐都有,而且还加了碘,能预防大脖子病;第二,婴儿不能吃盐;第三,你会背元素周期表吧?那你知不知道第八十三位以后的化学元素都是放射性的,你这好家伙一下含了九十多种还不得把我射死!”

你以为这就完了?呵呵太天真!过了几十秒,这哥们又抛出一个深水鱼雷:
“当然了,你这盐也不是一无是处。”

然后一个大喘气:
“好处就是:家里来人了,拿出来装个逼还是不错的!”

说完没等群主吭气,哥们直接霸气的退群了。

接下来的几分钟,群里完全没了刚热火朝天的景象,一片死寂,我朋友看完戏心情大好,也赶紧开开心心的退了⸂⸂⸜(രᴗര๑)⸝⸃⸃…


nuannuantang:

并不是我自己的事,是我办业务时碰到的一个贵州客户。我们农信银转账的手续费比较贵,他汇两千元就要二十块,我就建议他换一种通路,便宜很多。他坚持说没事,然后终于忍不住跟我说,他儿子今年考上清华了,村里面奖励了多少多少钱,他们包工头也给他包了多少钱的红包。骄傲和自豪让这个四十多岁的农民工笑的见牙不见眼。
哎呦真的,我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都莫名的觉得心情好好^_^


Jasmine:

读书能让人看清世间的人情冷暖。

我出身南方沿海三线小城市,父母离异,原本家境一般。大学部上的是内陆某省会城市的一本,对外汉语专业。

考研成绩出来后家中突然发生变故,欠下几十万外债。平日里相亲相爱的亲戚瞬间变脸,我跟妈妈连喝个水都要听些不干不净的话。只有我二舅出钱出力帮了我和妈妈,还帮我出了我读研的第一年的学费。

我读研期间努力学习英语,学习专业课,在学院里兼职教老外汉语,收入在上海生活不成问题。

后来,学校有对外的汉语教学项目,我被派出国实习了。虽说工资不是特别高,但对于还在读书的学生来说,真的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我还了二舅帮我交的学费,给父母买了东西。项目结束后,回国完成硕士论文答辩,然后依旧选择到国外工作。大陆房价太高,我希望能努力在国外安置我的小家,将来有能力让妈妈过上舒适一点的生活。

那些在我们家落魄时给白眼的亲戚,冷嘲热讽的亲戚,知道我读书读得好,知道我出国了,态度是180度大反转啊!眼巴巴地指望着我以后能帮他们的女儿上大学,帮他们的儿子在国外找工作,请他们全家出国旅游,回国要给他们送东西,不然就是抠。拜高踩低的嘴脸被我看得透透的。

至于我二舅,我回国休假前曾问过他想要什么,他说什么都不用了,把钱存好,人能常回来看看就行了。
———————————————
更新
因为这篇回答收到了一些关于考研的私信,在统一回答我读研的基本情况吧。

我考研考的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专业是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上外不考古代汉语,这也是我当初选择上外的原因之一。

上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教授都很尽心尽责,讲课水准也高。想走对外汉语这条路的话可以申请到学院教老外中文,不想做对外汉语的也可以自己投简历到公司实习。看个人喜好吧。上海找实习挺方便的,研二基本上就没课了,想一边在学校教课,一边去公司实习,时间上也能安排得过来的。当然,专业知识的学习不能荒废,不然到了写毕业论文的时候就该难过了。

一个从底层出来的人,能把书读好,把学到的东西用好,能保持求知欲和努力向上的生活态度,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过得太差的。一直期盼的东西,最终也一定会有的。

祝大家都越来越好。


火火雪人:

重点高中
计算机老师上课,不知道是讲的太无聊了,还是我白痴,反正我越听越迷糊。

然后有懂的同学们开始指出不对,老师开始以老师身份反驳打压,同学们坚持,老师一句“你行你上呀!”一部分同学不说话了,

然而,我们班学霸就潇洒的上去了bla bla bla,思维逻辑清晰,表达流畅,
我惊奇的发现我能听懂了,跟我一样快睡着的同学也都清醒了。
老师也懵逼了。

知道学霸懂点计算机,没想到那么懂。
后来学霸大学部读的计算机,保研本校本专业。

我是特别佩服学霸在中学时代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且为之努力。


漫步书林:

一切的一切不如意,
好书都为你开解。

风起夜寒。
工作做不完。
晚饭难解馋。

《许三观卖血记》,教你用想像充饥。
第19章生动描绘了主角许三观乐观精神、生活智慧。

饥饿年代,许三观一家除了喝稀粥,就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保存体力。

生日这天,许三观的三个孩子,饿得忘了甜的味道。

心痛不已的许三观,用口述,为家人做菜,想吃什么点什么,他用说单口相声的方式来做菜。

结果三个孩子都只想吃红烧肉。于是许三观绘声绘色,口述了三次红烧肉烹饪过程。引发了吞口水声音的交响曲。

饥饿年代,书中人物,如此苦中作乐,而我们,生活在物质富足的年代,大家整天担心的,不是吃不饱,而是怕长胖!!

面对一些小困难,你对比书中人物,换个角度想想,工作做不完,说明工作需要你,代表持续不断的现金流。偶尔餐食不合口味,但总算可以补充基本能量,不至于食不果腹。不符合胃口,不就正好可以减少热量摄入嘛。

所思一时无回音。
所愿何曾时时有人听?
美梦未光临。

在书中,你会看到悲欢离合,有人时时被关注,未必幸福。

你看《红楼梦》,生长在温柔乡中的贾宝玉,时时受到众人瞩目。他喜欢林黛玉,林黛玉也喜欢他。

但是关系过于密切,就有不虞之隙。看看他们两个闹了多少小情绪。最后也还是有情人难成眷属。

宝玉的美梦中,红粉变了骷髅。
万物有时。
你想清楚这一点,就知道人生哪些该在意,哪些不必在意。

突然停电。
流量有限。
生活给你展现哪一面?

人生不容易十八九,
找房未遂居其六。
又道天凉好个秋。

风往哪个方向吹?
心向何处不时悲?
古来圣贤不曾回。

这些通通都是小问题,只要不涉及生死,不违反法律法规,都不是大问题。

你看刘慈欣的《三体》,最后整个宇宙都毁灭了,你的那些小挫折,又算个啥?

倒是《三体》中史强警察,五大三粗,举止粗俗,满脸横肉,却很有智慧。

当别人恐惧三体人对地球的威胁时,他很达观,举了人类与蝗虫关系的例子。

知道三体危机后,他带丁仪和汪淼到华北平原看蝗虫,重塑二人的信心。

人类对蝗虫来说,不是一个维度的。
人类经常给蝗虫的打击,是降维打击。
但是!这么多年来,蝗虫还是没有灭绝呀。

所以,你有啥看不开的?

读书多,你就见识过很多种世界,好多种宇宙。

想起浩瀚历史,无边宇宙,个人的小小挫折又算得上什么呢?

————————————————————

(如果你喜欢阅读、写作、旅行,想了解出版相关问题,欢迎关注我哦,么么哒~

你的点赞,是我继续分享的动力哦,比心(●’◡’●)ノ❤)


Aorqu用户:
玩填字游戏的时候,发现好多冷门的都难不住我,当时就感叹:

我擦,这我都知道!?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