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瞬間讓你突然覺得讀書真有用?

問題描述:哪個瞬間讓你突然覺得讀書真有用?
, , , ,
叫我小孔:

當我得知當初國中那些沒考上高中的同學開始在社會底層刷碟子刷碗擦玻璃而我那些考上名牌大學的同學開始出國交流發表paper拿到各種offer的時候。


山莨菪:

外公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急性發作的時候,知道當時危險,知道應該立刻激素+抗炎,知道應該馬上霧化理療。然後再轉中醫調養。在基層衛生院給醫生建議了治療措施並與他討論增減葯量。
非常幸運,激素+抗炎,霧化+吸氧,十天努力扭轉了這一病程。去醫院時走五步路一停,臉黑的難以呼吸。轉中醫治療十天之後,一切轉好。

曾經國小的我需要外公每天上下學接送。當時的他健步如飛。
現在他老了,我也開始有資格守護他。


Autism:

可能有點答非所問了,但還是想跟風回答一下:
前段時間微信上有款小遊戲風靡一時,噢,不是跳一跳,是頭腦王者。我是宿舍里最開始玩的,然後舍友們也被吸引,一起加入。某日大家都在答題,聽到其中一個舍友說道:「三蘇都有誰?誰快來告訴我!!快!!!」……
我也曾經無意中聊起三國中的人物,講到典韋,某舍友詫異道:「這不是王者榮耀里的角色嗎?歷史上有這個人?」……
全宿舍似乎除了我,無人知道蘭陵王何許人也…噢不,她們知道,那是王者榮耀上的人物。
我在宿舍看書,一個舍友湊過來看,然後看到我看的書後說「你竟然看這么高大上的書???」我語塞……書是《活著》……
學校不是有名的一本二本,但也不至於很差,為何會混進這樣的學生,我也很是費解……
嗯,她們不玩Aorqu,甚至有兩個人還來問過我,Aorqu為何物。


愛吃西瓜的胖達:

我曾經被人帶壞過,也算是陷害了。一朋友A(現在看不能算朋友,是個很惡心的人)天天在我耳邊灌輸考不上高中就打工的思想,我爸媽不讓我和A玩,說A在害我,我當年傻不拉嘰的,沒理我爸媽。要知道,從思想上開始影響人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初一時我爸就說,三年後你要是考不上高中。當你背著行李趕火車外出打工碰到你同學時,你們也只能打個招呼。別人背著書包光鮮亮麗的,和一群同學暢聊未來。而你,只能默默地想以後怎麼生活。

當年太小,沒想那麼多。中考後,挺走運的,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開最後一堂班會時,當時覺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朋友圈。沒考上的都聊怎麼打工,考上的聊暑假去哪兒玩?

高中畢業好幾年了,現在聯系的基本都是考上大學的。沒辦法,聯系過以前玩的好的同學,但是大家真沒共同話題,很難聊下去。畢竟,大家所處的環境不一樣。

一進大學,老師們就勸我們考研(本人在一所普通的學校)。當時不覺得非要考研,大不了畢業後找工作。其實,大多數人都是不知道以後幹什麼,才選擇考研。

今年,有很多關系好的學長學姐畢業了,有的選擇考研,有的選擇了就業。這時候,我感覺差距真的很大。考上的,可以選擇旅行、工作,基本上這段時間不會超級忙,而沒考上的就忙著找工作,找到的基本上都是自己不滿意的。

我認識一學姐,我以為她考了,實際沒有。她現在勸我繼續讀,不要因為別人而放棄。她說在不知道自己以後做什麼的情況下,這也是一條出路。

當時我很動搖,但是看到她的情況下,我想繼續讀。一是不想自己像學姐那樣很無奈的接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二是為了自己的理想(我喜歡的工作有學歷要求),三是想真正體驗到大學生活(這個學校像高中),四想認識到更多的人。

我還有時間,加油吧!小小胖子。


匿名用戶:
上年寒假我在一家火鍋店做兼職,因為笨手笨腳很多不會做,被那裡的一位前輩狠狠滴罵了一頓,我哭了很想反駁但是終究沒出聲,那時候我想我一定要好好讀書,好好珍惜,讀好書以後就可以找一份好工作,跟這些兼職說再見。

————————————————
2月20更
第一次有這么多人評論我
~( ̄▽ ̄~)~。
有人還覺得好笑,嘻嘻。

我那次是憋屈的經歷,寒假大過年的不能回家。有悲的同時也有喜啦!喜是那裡有一個叔叔很好人,還很可愛帥氣。有的同事很和藹。
不過可以再選,我一定不會選服務員兼職(正經臉)。因為有的客人真不好惹,仗著自己有錢。我打工的那個火鍋店裡的食物都很貴的(比其他店貴三倍左右,其實他的食材沒有上乘到哪裡去,這么貴都是因為那裡的服務很周到,其實收的是服務費。服務周到的話服務員最辛苦,比如我(눈_눈)),去吃的都是比較有錢的。有的客人財大氣粗,對與否都罵,某一些低貭素的還會抽你水,我被抽了一次,超級憤怒的ψ(`∇´)ψ。那時候心理超不平衡,我只是個服務員,夠累了,幫忙上菜煮菜收桌子而已嘛,哼哼哼哼哼。我想跟那裡的經理反應的,那時候真的很委屈,但是我的朋友說不要,因為經理她們應該也有不少這樣的經歷,跟他們說可能會令她們難做尷尬,我想了想,也是,她們應該也不會向老闆反應的,畢竟穩食艱難,忍忍就過了,不可以得罪客人,不然生意不好我們這些打工的也不會有好待遇。

這次經歷也是可以的,正所謂:經一事長一智,也是有所收穫,只是不會再選,這樣的經歷一次就夠,因為認真讀書的我可以選擇更好的,讀書是非常有用的呦,雖說不是唯一出路,但是我覺得是捷徑。我們一起加油 。

now,我在培訓機構教國小生做作業,也就是託管,快樂多了(。ò ∀ ó。),國小雞每時每刻都唧唧咋咋,很歡騰,我喜歡~( ̄▽ ̄~)~。

大三狗飄過。也在準備考研中。。。。累。


姬墨墨:

我有個同學叫孟憲某,我有一次問他,令尊是否叫孟昭什麼?他非常驚訝的看著我說,你竟然認識我爸?我……其實孔孟曾三個姓都用的歷代皇帝賜字:昭憲慶凡祥,令德維垂佑……


匿名用戶:

我媽是老師,暑假閑的沒事在老家辦了個輔導班,在城鄉結合部的拆遷小區租了個門面,辦了一個月就放棄了,因為看不到希望。

我媽80年代上的大學,科班教育學出身,後來當老師教的又是幼兒教育,一輩子的理想主義者,又善良的不行,總想著教育改變命運那一套,從小到大家裡邊寄住的孩子就沒斷過,從鄉下來的表哥表姐,到家庭遇到變故的學生,能幫的不能幫的都幫了。但面對輔導班裡的孩子和他們家長的不理解,我媽毫無辦法。有一天她對我說:「我想像不出來這些孩子長大後社會會變成什麼樣子。3年級的孩子連最基本的數學和英語問題都不會,我甚至覺得他們的認知水準連你那個姐姐家三歲的孩子都不如。」

這個姐姐指的是我媽朋友的女兒,在衡中拿了奧賽金牌一路保送到北大經濟學博士,畢業後留校,後來因為環境問題離開北京,在一票offer中選了一個送當地兩套房產的南方985。她三歲的孩子,從小上的是學校的附屬雙語幼稚園 ,父母都北大畢業,全家人精心教育,三歲之前不讓接觸電子產品培養專注力,說起話來邏輯性像個國小生。

可我媽輔導班的孩子們呢,他們的父母大多是在市裡當保潔或者外出打工(此處並沒有歧視的意思),靠著村裡拆遷在城郊小區里有一兩套房子。他們沒有早教課,也沒有上過正規的幼稚園 ,上國小後就被家長丟給廉價託管。他們的童年伴隨的是山寨安卓機上的快手短視訊和不懂要怎麼教育孩子的父母。

刷朋友圈時看到大學部的老師發朋友圈,陪目測剛上國小的兒子去英國參加夏令營,兩個人一起去看曼聯和利物浦的比賽。然後我突然想到了那些我媽輔導班上的孩子,他們甚至連利物浦在哪裡都不知道。

大學時跟一些一二線城市來的同學談起國小中學的生活,即使來自四線小城的底層家庭,我也並沒有感覺自己的童年跟她們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即使有些同學家境好一些,也在我們可以想像的範疇之內。可十年後的現在,面對這些孩子,我不知道說些什麼。更可怕的是,他們似乎對於另一種人生一無所知且毫無興趣。

這個社會正在以我們難以想像和覺察的速度變得割裂和分化。

我彷彿看到了一扇大門在我的眼前緩緩關上,那些已經進門了的人並沒有如我們所願的歡迎我們,而是在努力的讓門更快合上。這個時候,如果我們不在這扇門關上之前擠進去,我不知道這扇門再打開是何年何月。


Aorqu用戶:
學理工科出身,讀書時很討厭歷史和哲學,尤其討厭看歷史和哲學的書籍。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從事了不同的行業,最後全力專注於外匯交易,現在越來越喜歡讀歷史書,思考哲學和人生的問題,曾經有一天,一天的交易獲利超過了過去十年工作總的收入的總和,終於明白了一句話叫功夫在詩外。

現在經常讀書讓我感覺更平靜,感覺更幸福。


夜雪:

聽妹妹說,外婆的墳要遷。

我說是因為要修路嗎?

妹妹說,不是。

是因為舅媽說外婆的墳地位置不對,旺女兒不旺兒子。

……

舅舅則由於種種原因在家務農,也曾經外出闖盪,但沒什麼改變。

平時酗酒,五十來歲就死於肝癌。

兩個兒子也是命運多舛,輟學、打工、做生意、倒閉,生活過得不盡如人意。

我媽媽出身農村,從國小習刻苦,考上了師范學習,當了教師。

和當軍人的父親相識。

我和妹妹則相對順當的上學、工作。居然都一步步把家從小鎮搬到了省城,生活還過得去。

舅媽一家覺得這是墓地沒有選好,

其實這是知識的力量。


袁榮:

有一天,一個朋友問我:「我在日本看到一家鬆餅店,說是源自比利時的手藝,但我想不通為什麼用一個小孩做標志呢?」

我看了一眼他拍的照片說:
這個撒尿的小孩是布魯塞爾最著名的雕塑,用這個作為品牌形象,可以讓去過比利時的人一看就知道這個品牌和比利時的關系。

有很多想不通的事,實際上並沒有什麼難度。


李二狗:

我在很小的時候,讀的都是堂哥堂姐留下的教科書。國小里的每一個吃完了飯漫長而無聊的中午,每一個晚上,我都抱著各種初高中的教科書在看。那些舊書簡直就是我最珍貴的玩具。看的遍數多了,整本書都能背出來,但是就那麼多書,也沒錢添置新的。後來我去碼頭潛水撈駁船掉在水裡的廢鐵,撈舊漁網解下上面的鉛墜,賣了錢去買盜版的書,排版錯的離譜的亂世佳人,唐璜,舊書攤上葉永烈時代的十萬個為什麼,文革時期出版的馬克思選集。周末的下午,自己一個人吃完一大碗剩菜泡飯之後開始讀著各種陌生的名詞,少昊,費爾巴哈,蟻酸是甲酸,菊石筆石四射珊瑚,山楂花和鯡魚的氣味,左江鰩魚,甚而是各種少兒不宜的甄監生浪吞秘葯,蜘蛛精的風流穴。那年六年級。
後來這些都沒給我什麼實際的幫助,但又給了我最大的幫助,那就是做一個快樂的人,知識就像喜歡吃的東西,吃的時候,本身就是快樂。


ZW HU:

裝比的時候


愛吃貓哆哩:

以前對讀書學習的感覺就是增加知識量,直到有一次:
我坐火車出門旅遊,拎著行李箱來到座位前,有一位民工打扮的40左右的中年人(不是黑民工,只是客觀描述),叼著一根煙,一邊搬行李一邊用很不中聽的臟話罵自己的妻子。他想把自己的大行李包放在貨架上,於是趁我不注意,把我的行李箱挪過去踩在上面墊腳,被我發現以後我很生氣,並要求他下來,他滿不在乎的說:踩一下又不會怎樣!我怒火中燒,提高音量說:我箱子里有易碎品,你踩壞了照價賠償!他聽到這里才下來,我拉住他,假裝說要先看行李有沒有破損再讓他走,他嚇得趕緊跑,一邊跑還一邊罵我。
經過這次以後,我突然覺得,讀書不僅是讓你增長知識的,更多的是提高貭素與自身修養的。


野生的狐狸:

也沒什麼時候覺得特別有用,就是曾經有一家公司因為經營不善,於是人力總監辭職了……
老闆看看我:「你就兼任人力總監吧。」

過了兩天,資訊開發部總監也辭職了。
老闆看看我:」你好像挺閑的,把這個部門幹起來吧。「

又過了兩天,市場部的總監也辭職了。
老闆看看我:「……去,搞起來。」

大概就這樣過了好久,搞了一套貌似還可以的軟體出來,然後做了幾期簡單的市場活動,還寫了點裝逼用的招商引資報告。

仔細想想就是招聘這塊實在搞不出來……

後來嘛……連銷售總監都要辭職了……於是我搶先一步……(攤手)


小軒窗:

在我下了晚自習回家的時候,阿么和爸爸正在聊屠呦呦,爸爸說道:「怎麼想的叫『呦呦』呢?跟個小孩名字似的。」我說,這是出自詩經里的一句話,「呦呦鹿鳴,食野之蘋。」爸爸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阿么贊許道,這是上學上的呀,我在心裡美了兩三天……


蜀中小白:

沒買太多鹽


喬Joshua:

4.26更新
  想起以前媽媽老說腰酸背疼,然後有一家店,說有「電椅」讓老年人免費去享受一個小時,於是爆滿,那家店當然也都是老年顧客。
  然後,店裡的服務人員,每天就在那裡陪老年人聊天,對老人們也是恭恭敬敬,因為大爺大媽們的孩子普遍工作忙,沒法陪伴,於是在這里得到了慰藉。
  有一天媽媽突然回來說,想買一台電椅,當時那口飯離我的喉嚨只有四分之一厘米,但過了一秒鐘我噴了出來。一台電椅可是要9999元啊。
  然後媽媽就說:店員說了,這是利用什麼什麼原理(老年人記性不好了),然後給身體通電,說是能把血液中的毒素排出體外,凈化血液,還能治療高血壓和糖尿病(真能扯)反正好處大大地。店員還說了,這種東西在美國賣得可好了,我坐了幾天,很麻很舒服,你張姨也買了一台,她兒子多孝順(親情綁架),現在只要五千了,店員要我們抓緊買。
  我說,通電是不能治病的,更不能治這些葯物幾十年都治不好的慢性病。不就是給椅子通的低壓電嘛,就是平時衣服靜電,也能打你個疼。這種通電,還不如給你敲半小時背,而且坐久了還對身體有害,你們說舒服那是因為他們不停地給你灌輸「這東西舒服」,這叫心理暗示。這種東西我聽說過,**省(防地圖炮)以前有過,不過因為是三無,被取締了,現在到我們這兒來騙錢了。這種三無產品,很可能質量不過關,如果有漏電,那就是一條命,估計你那個店也沒有《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這種商家就是騙一次換一個地方,像打游擊一樣。再說了,現在網路這么發達,我隨手搜一下就知道,他們吹牛在美國賣得好,就是想忽悠你們,還用親情綁架逼年輕人買,不買就是不孝,真是夠毒的。這種東西,別說五千,成本估計不到兩百,賣一千都是賺的。
  後來我百度到了一則新聞,又百度到一則網友尋醫的帖子,這下她不再提買電椅的事了。

4.24

今天晚上去超市買東西。收銀阿姨是個中年婦女,脾氣好像還很急,當然這是我五分鐘之後才知道的。

來了一大波扶桑人,像是一大家子,有男有女,有年輕人有中年人,不停地交談。(有朋友覺得日語和韓語不好分辨,我覺得差別挺大呀。)

然後,排隊的時候,讓我感覺東瀛人如此刻板,明明旁邊那一列只有一個人在結帳,還排我後面,這不是乾等嗎?

於是我讓後面的扶桑人去那邊排隊,他一個人屁顛屁顛就過去了。後面的幾個人還接著排,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東西。

我東西少,很快結完帳了。收銀阿姨仍是習慣性地問「有會員卡嗎?」排我後面的扶桑人當時就這表情

阿姨居然用家鄉話(家鄉話啊,方言啊)說,快點,不要浪費她時間。扶桑人不說話。

我看不下去了,對阿姨說,日本人,聽不懂的。阿姨不作聲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客串了一把中日民間溝通的友好橋梁,還是免費的。

然後就這樣,順利地把他們帶了出去,並順利地節省了阿姨時間,也順利地裝了一回逼,我感覺胸前的紅領巾,呃,不是,我感覺日本人和我們並沒有什麼兩樣,他們其實也挺煩這些禮節的,但禮貌作得很足,謝謝時不停地鞠躬,讓你沒話說,看到超市貨架上的傑士邦也會相視一笑,也會講一些色色的話,但做事有點刻板不知變通,在中國呆久了應該會好一點吧。


DYLAN:

高三快畢業 同學比較喜歡帶MP3來學校聽歌
今天突然過來問我 他的MP3突然蹦出兩個單詞 他聽不懂 過來問我(我英語比較好)
後來我聽了之後 說是Battery full(電池充滿的意思)
他恍然大悟然後就走了哈哈哈
充滿了小小的成就感~


Aorqu用戶:
在我小時候上奧數的時候,兩個疊放的圖形,老師問應該如何描述兩個圖形的關系?

然後在若干「摞一塊」!「放一塊!」「堆一塊!」的稚嫩聲音中,我說了一句:重疊。

被老師狂誇,當時因為我們太小,現場還有很多家長陪聽,其他家長都紛紛對我媽露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

從此我要買書我家絕對不說一個不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