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瞬間讓你突然覺得讀書真有用?

問題描述:哪個瞬間讓你突然覺得讀書真有用?
, , , ,
堅硬的小石塊:

當面臨一個問題,找不到答案的時候。

1大學部畢業後比較落魄,琢磨著考研轉行,不知道選哪個專業好。後來運氣好,一位同學指點了幾句,篩選出計算機專業的道路。多年以後,在圖書館看書打發時間時,隨手拿了一本《跟波利亞學解題》,隨手翻到一頁,上面寫著「反向推導」以及「排除法」,恍然大悟。

2研一找實習,單位要求掌握php與mysql,抱著《mysql必知必會》和《PHP和mysql的web開發》啃了兩周,面了3次,拿到了個實習。

3開始實習以後,工作中需要用到很多工具,以及零散的知識,個人不是科班出身,基礎非常薄弱。學長以及同事都非常忙,根本沒時間也沒動機去帶你,只能從豆瓣上對著評分高的書單,早晚抽時間一本一本看,結果靠著積累,拿到了小sp畢業後順利入職,作為半路出家,很滿意。

4工作以後輪崗範圍廣,再加上leader屬於極客范,各種新技術調研與摸索,靠著文檔、書籍、他人blog分享挺了過來,能力上逐漸有了底氣,不像新入職時那樣患得患失。

5工作穩定後,開始考慮人生規劃與房車婚孩等問題,在探索過程中,偶然翻到《 如何建立自己的演算法交易事業 》,認識到技術並不是全部,嘗試去接觸並了解經濟方面的基礎知識。

6規劃明確後,按照計劃學習並推進,突然有一天整個人進入一種懈怠期。提不起勁,沒動力,很迷惘,翻了些心靈雞湯,無效。最後在《遊戲改變世界》這本書中找到了支柱,所有的知識、觀念都通過遊戲串聯起來,精神上不再四處漂泊。

7高強度工作了三個月,外加足不出戶從不鍛煉,身體上出現問題。最後翻啊翻,找到一本《囚徒健身1+2》,開始鍛造肉體;隨後又看了《 中醫體質學 》,大概明白正常情況下身體是怎麼回事,自此精力十足。

書中自有黃金屋, 趙恆老鐵,這句話沒毛病~

現在就差書中有女顏如玉了。

最近在看《男人來自金星,女人來自火星》《 把妹達人之迷男方法》《心理學與生活》《婚姻法》《性審判史:一部人類文明史》《江戶四十八手》

時刻準備著~~~


Aorqu用戶:
讀很多閑書以後,因為學習工作的原因,很長時間不能讀閑書,就會感覺自己是除了刷題/幹活之外的文盲,在忙裡偷閑終於有時間看到閑書的時候,這種感覺會達到頂峰。
而那種「寶寶終於可以看書」的愉快,就是答案^_^


張雨:

書猶葯也,善讀之可以醫愚 ——劉向
強烈推薦這套書,《只有醫生知道》,作者系協和醫院婦產科副主任醫師張羽博士
如何評價《只有醫生知道》這本書? – 張雨的回答
以下全部引用自《只有醫生知道》

曾經有位婦產科主任告訴我,一個病人停經、陰道出血、輕微腹痛,因為看過《只有醫生知道!》開篇那個生死時速的宮外孕故事,覺得自己特別像宮外孕,趕緊來到了醫院。這位主任在第一時間為她確診,給她打了一針,問題就解決了。而同一病房當天收治的另外一個宮外孕患者,因為缺乏健康常識,肚子痛還在上班,完全沒想過該去醫院,最後暈倒在洗手間,被同事送到醫院時已經休克,開刀切了輸卵管才保住性命。
醫生這個行業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總會有那麼幾個人,確實是因為你活了下來,因為你而獲得了更有質量的生活。雖說這是一個救死扶傷的行業,客觀情況卻是,大部分病人誰都能救,多數疾病並不嚴重或者病人命不該絕,落在誰手裡都能活,但是總有那麼幾個人,是因為你的努力才活下來,開始了新生。對我來說,更幸運的是,除了使用語言、葯物、手術刀,筆和文字同樣可以用來救人。
生命的無常、人性的復雜與疾病的善變,在醫生的世界裡被無限放大,面對疾病,醫生的無力感並不亞於病人。人世間的真實遠比劇本曲折離奇,涉及的醫學知識多如牛毛,將二者絕佳地糅合在一起,記錄那些真正打動自己、令自己一往情深並深深相信的東西,讓故事精彩好看,又能精準呈現知識,最終讓讀者在健康問題上少走彎路,才是我們的願望。我自己也是走了無數次的彎路,甚至走的很多是閉環的重複路,或者死衚衕,才最終決定寫下去和這樣寫。


李曉宇:

曾經和一個心儀的妹子聊天,說到想買一套很好看的茶具。

妹子問我,你知道狄德羅的睡衣理論嗎?

我說,不知道啊。

妹子說,你有了一套好茶具,就會覺得需要好茶桌,好茶葉,好礦泉水,最後你會為這一套茶具花數倍於它的價錢。

我立刻接上,這不就是象牙筷子的故事么,兩千年前韓非子就說了嘛。

妹子懵逼地去查了百度,半晌沒說話。

後來,終於沒有追到手。


木夕:

國中在家附近的一個小鎮上,班級有一半左右學生去了職高,一些國中同學的空間全是些抽煙唱K遊戲,轉發一些你不轉發就怎麼怎麼樣的說說,甚至還有黃色廢料……
高中大概算一個省二級重點,我剛進去那第一周世界觀就變了。我原所見的男生大多都是想著怎麼抄作業,遊戲怎麼怎麼樣,也有欺侮同學的。我覺得最可惡的是懷著一顆不善的心去詛咒為他擔憂,害怕他畢不了業的老師。而高中里的那些人,哪怕是最弔兒郎當的那個男生也有一份很堅定理想,並且會為之努力。 一次看空間,有個國中同學發圖自己夾著煙,雲霧繚繞,說什麼失戀,想去找小姑娘;而下一條是高中同學發的,講他最近在學篆刻,現在終於做成了一個成品,還說要練毛筆字,好用來耍帥。
對!我覺得練毛筆字耍帥就是比抽煙帥多了。
PS那個發說說自己失戀的國中同學,在我高一那年莫名其妙向我炫耀他有一群小迷妹,說他騙小姑娘很容易。我問他你告訴我這些不怕我說出去?他說你說出去我也不怕,小姑娘最好騙了巴拉巴拉……我超無奈的是我跟他完全不熟國中一學期講話不超過20句,總之從那以後對他各種沒好感。

我並不覺得成績好壞意味著讀書多或少,貭素高或低,但是我所見的大多數人都是,成績越好,讀書越多,人品也越贊,從心底里欣賞他們。
所以我想,讀書真的很有用,它能讓你成為一個不低俗的人。


傾城:

我是個容易滿足的逗比。


胖叮噹:

郎叫獸房子收回還賺了900萬


木村徹:

在日本的隨機聊天網上勾搭日本妹子
本來聊的很晚要結束了,該說さよなら的時候,兩人都捨不得,因為這樣關掉以後再遇到基本沒可能的了
當時line已經被牆了,skype也不能加.後來費了很大的勁讓她下載國際版qq,教她申請,最後終於能一直保持聯系


說時依舊:

昨晚看瓊瑤阿么的《煙雨濛濛》看到依萍和書桓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想到這個話題,看完了回來回答問題。以下是原文:
如萍的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了,我進來到現在,她始終沒開過口,兩只手一直放在腿中間,一股憨態。這時,我清楚的看到雪姨在如萍的腿上捏了一下,顯然是要她說幾句話。於是,如萍驚慌的抬起頭來,倉猝的看了何書桓一眼,臉漲得更紅了,口吃的,囁嚅的找出一句與這題目毫無關系的話來:「何……何先生,你……愛看小說嗎?」

雪姨皺了皺眉頭,爾豪把臉轉向一邊。何書桓也錯愕了一下,但他立即很溫和的看看如萍,溫和得就像在鼓勵一個受驚的孩子,他微笑的說:

  「是的,很愛看。你也愛看嗎?」

  「是,……是的。」如萍說,大膽的望了何書桓一眼。

  「你喜歡看哪一類的小說?」何書桓繼續溫柔的說:「我家裡有許多小說,我有藏書癖,假如你愛看小說,我相信,只要你說得出名字來,我都有。」

  「嗯,」如萍被鼓勵了,吞吞吐吐的,但卻振作得多了,雖然仍紅著臉,卻終於敢正面對著何書桓了。「我……我……比較喜歡看社會言情小說,像馮玉奇啦,劉雲若啦,這些人的小說。還……還有武俠小說也很好看,最近新出版好多武俠小說,都很好看。」「嗯,」何書桓鎖了鎖眉。「真抱歉,你喜歡看的這兩種書我都沒有。」他的表情有些尷尬,也有些難堪,我想他是在代如萍難堪。雪姨卻在一邊高興的笑著。「不過,」他又微笑著說,「如果你有興趣看點翻譯小說,我那兒倒多得很。」

  我的心癢了起來,何書桓一提到他有豐富的藏書,我就渾身興奮了起來,愛看小說,我的大毛病,一卷在握,我可以廢寢忘餐。這時,聽到他又說有翻譯小說,我就再也按捺不住了。「喂,何先生,」我插進去說:「假如你有翻譯小說,我倒想向你借幾本。」何書桓轉過頭來望著我,他的眼光在我臉上迅速的盤旋了一圈。然後點點頭說:「當然可以,你想要哪幾本?」

  這倒把我問住了,因為一般名著,我已經差不多全看了。於是,我說:「不知道你有哪些書是我沒看過的。」

  他笑了,露出兩排很漂亮的白牙齒。

  「這個,」他笑著說:「我也不知道!」

  我也笑了。我的話多傻!

  「這樣吧,」他說:「說說你喜歡的作家。」

「不見得吧,你說的都是過去的一些作家,你似乎並不喜歡現代作家的東西,像沙洛揚,湯瑪斯曼,福克納等人。」

  「是的,我喜歡看能吸引我看下去的東西,不喜歡看那些看了半天還看不懂的東西。」

  他嘴邊又浮起那個深沉而含蓄的微笑,我凝視他,想看出他有沒有嘲弄的意味。但是,沒有,他顯得坦然,很真摯。「你看了屠格涅夫一些什麼書?」

  「《貴族之家》,《煙》,《羅亭》,《春潮》。」我思索著說。

  「那麼我那兒還有一本《前夜》,和一本《獵人日記》是你沒看過的,可以借給你。蘇德曼的小說我有兩本,《憂愁夫人》和《貓橋》,哪一本你沒看過?」

  「《貓橋》。」我說。「好不好看?」

  「哦,」他把眉毛挑得高高的。「足以讓你看得不想睡覺,不想吃飯!」「啊哈!」我歡呼了一聲,迫不及待的說:「你什麼時候借給我?」「你什麼時候要?」「立刻!」我沖口而出的說。馬上感到有點不好意思,這算什麼,難道叫人家馬上回去給我拿書嗎?於是,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補了一句:「過兩天也沒關系!」

  「我會盡快借給你!」他笑著說:「最好有工夫你到我家裡去選,愛看什麼拿什麼!我那兒是應有盡有!」

  「也包括那些現代作家的?」我問。

  「也包括!不過,那些多半是原文版本。確實,他們的小說比較費解,但是他們也有他們的道理,他們的描寫是完全寫實派……」「我不同意你,」我說:「一本好小說要能抓住讀者的情感和興趣,使讀者願意從頭看到尾,像現在那些新派小說,一味長篇的描寫、刻畫,固然他們寫得很好很深刻,但是未見得能喚起讀者的共鳴。我們看小說,多半都是用來消遣,並不是用來當工作做,是不是?」「怎麼講?」他問。「那些現代藝文,你必須去研究它,要不然你是無法了解的,我是個愛看小說的人,並不愛研究小說。」

  他又笑了,興高采烈的說:

  「小說『看』得太多,不會膩嗎?也該有幾本『研究』的東西,你看過《異鄉人》嗎?」

  「看了。」「喜不喜歡?」「說不出來,我覺得這書所寫的人物和我們的背景一切都不同,我不大了解作者筆下那個人物。」

  「對了,」他深思的說:「就是這句話,有時候,背景和思想的不同,會使我們無法接受他們所寫的,但不能因為我們無法接受,就抹殺那些作品的價值。我也不大看得懂那些東西,但是我還是喜歡看,也喜歡研究,有時候,我覺得那些東西也有它的份量。」「你是個作家?」我突然問。

  「不!我從不寫東西,不過我是學文的!」他笑著說。

光從談吐就可以知道接下來書桓更傾心於誰。茹萍此後每周苦等書桓給她上英文課,書桓也是因為事先承諾好所以遵守約定而來;而依萍和書桓的第一次見面,書桓就樂意與她一路走回家,第二天就迫不及待送書給依萍看。別說什麼「人生出場順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如果換一個時間認識,就會有不同的結局」。即使茹萍比依萍更早遇見書桓,可是兩個人話說不到一起都是於事無補。

所以啊,讀書真的很有用!只要一開口,就可以分分鐘撩到優秀的男孩子和女孩子!


夏蟲不可語冰:

作為一介教書匠,每當放寒暑假的時候,我就覺得,嗯,當年認真讀書是對的,﹋o﹋


陳瀛Neptune:

能找到目前工作的時候,我以前從來沒有覺得讀書原來這么可以改變命運。如果不讀書的話,我可能就是一個私企的小職員,估計哪天行業不景氣就被解僱了。

雖然目前的工作收入一般,但也可以夠生活。算是比較穩定的那種類型,在學校工作也是比較有意思的,可以說算是一個對我自己來說比較理想的工作了。

這些都是我讀書換來的,我的工作要求最低是大學部,但後來我發現身邊進來的全部都是碩士,我也是碩士,教課的老師那必須是博士了,所以讀書非常有用。

可能有的人覺得工作不同所以多讀書的想法也不一樣,這一點我是表示尊重的。我也見過家裡面做生意的同學,覺得讀書不太有用,賺錢才有用,我也能理解。

不過我想說,做生意是有一定風險的,失敗了賠的傾家盪產的也有。但是讀書在一定程度上知識就是在自己的腦袋裡,別人誰也搶不走,說不定哪天就用到了。

其實我現在的工作也不是絕對的穩定,需要不斷學習和進步。所以我覺得讀書還是有用的,不讀書我連進入這份工作的機會都沒有,對我來說讀書太有用了。


圓子:

最近遇到的事情比較多,最近看的書也多。看書多了,遇到問題時思考的角度,層次,方法都跟以前不一樣,潛移默化的會改變你的行事方法~以前不覺得,現在深有體會


Koko:

腹有詩書氣自華,胸藏翰墨懷若谷。


狗悅萌萌站起來:

小律師一枚,原來起訴狀最後通常為:為維護原告合法權益不受侵害,現特起訴至貴院,懇請貴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自從開始讀古文之後,現在寫的是,訴至貴院,懇請判如所請。


阿言:

本人比較喜歡歷史,中學之前父親買了一套《中國通史》很快就讀完了。有次歷史課準備講漢朝,老師先提問:誰能說一下「漢初三傑」和他們的主要事跡,我舉手起來說了大概3分鐘,在全班羨慕的眼光中坐下,老師也一下記住我了,下課後當時的歷史課代表(我們班花)還主動過來和我交朋友,從那以後得了一個綽號「歷史王子」


矮俠恨天高:

記得非誠勿擾幾年前的一期,男嘉賓是一個證券公司的操盤手,上來各種秀高大上,秀優越感。自我介紹也是講自己如何瀟灑,智珠在握的一天。接著忘了是孟非還是某女嘉賓問了句,你說的這些離我們太遠,可不可以簡單講講股票到底是什麼東西阿?

然後男嘉賓東拉西扯了半天,什麼股票就是讓大家跟上市賺錢,拿分紅的,但就是說不到點子上,台上女嘉賓也聽得雲里霧里,個個一臉崇拜又一臉懵逼的樣子,看得我都替他捉急。最後黃菡老師突然怯生生的插了一句 「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股票就是股權的證券化?」 滿場安靜,討論就此結束。

當時腦海里只飄過四個大字,智商碾壓。

這大概就是讀書到博士和只在三流大學混了個文憑的區別吧?盡管只是社會心理學博士。

————

剛查了下百科,

原來黃老師的丈夫是袁劍。如果男嘉賓知道這點,估計也不會班門弄斧了。

——————————————–

一些評論指出這個例子不恰當,股權和證券化的定義對非專業人員說過於生硬。對此我是這樣理解的,作為大部分的專業人員,如果不能用簡單幾句話把本專業的知識說清楚的話,說明專業是不過關的,簡明,易懂,準確,這也是演講的要素。男嘉賓在解釋股票時,用語確實很通俗,說的字人人明白,但第一,過於冗長,第二,極不準確和片面。有網友說嘉賓這個問題已經答好了,而且準確。如果這位網友不是金融專業,可以理解,因為這符合社會上多數人對股票的誤解,但如果是,我覺得很遺憾。個人而言,對嘉賓的回答,只能給0分。

黃老師的回答離「易懂」兩字確有欠缺,但至少簡潔,接近我讀書時的教科書標準定義,給一半的分不為過。而且請注意,她的專業是社會心理,並非金融。同一道題,一個本專業的人用了10分鐘,得了0分,另一個其他專業的人,用了10秒,得一半的分。除了智商碾壓,我找不到其他的解釋。

事實上,男嘉賓在回答的時候,也提到了股權這個詞,還有分紅,所以黃老師的回答並不算特別難懂。至於證券化,對於專業人員來說,簡單一兩句話的解釋,並不是難事。因為這些都屬於金融教科書最基本的內容,課本上的解釋也就一兩句話,如果你讀大學的時候有看過並記過的話。

這期節目已經過了好幾年,但我一直記憶猶新,其原因正在於男嘉賓極其業余的職業水準,而最可悲的,他並不是個例,在很多從業人員和市場參與者身上,都有男嘉賓的影子。期待暴富,又不願意踏實打好基本功,消息橫飛,惡意炒作,高頻交易,並自以為得。我們國家的證券化之所以怪相叢生,這大概也是原因之一。

——-

沒想到前幾天一個無心之答,居然惹來這么激烈的爭論,誠惶誠恐。

但非常抱歉,我要開始打臉了。

第一,回答中並未說過所有事物都可以用一兩句話解釋,原話是大部分。

第二,有位朋友在評論里關於證券化的解釋,我為你的老師感到遺憾。證券化的核心不在於現金流,而在於解決資產的流動性。 《 資產證券化-理論與實務 》(北大出版社,於鳳坤)的定義是證券化機構將可以產生穩定的可預見未來收入流的資產,按照某種共同特質匯集成一個組合,並通過一定的技術把這個組合轉換為可在資本市場上流通的有固定收入的證券。而 杜克大學的斯蒂文·L·西瓦茲教授在其書《 結構金融——資產證券化原理指南 》提到, 證券化中,公司部分地分解自己,把不具有流動性的資產從公司整體風險中隔離出來,隨後以該資產為信用基礎在資本市場上融資。 這些金融基礎教科書的定義,是不是都只有一兩句話呢?

第三,至於股票,股票的初衷就是為了融資(相比債權融資,不用付利息),後來慢慢增加了改善公司治理結構的功能,至於股權的證券化,這基本是教科書答案(所以最初我還對黃老師能做出如此專業回答很詫異,後來才知道她老公就是大陸證券化研究方面的專家)。維基百科的定義是股份公司為籌集資金髮給投資者為公司資本部分所有權的憑證,意思也差不多。說發股票是為了給股民分紅,享受公司成長收益,讓大家賺錢的。問問大陸幾千萬股民,他們同意嗎? 股市幾十年,上市公司一共分了股民多少錢?又從股民手裡掏了多少錢?

大概到2011年吧,上市公司總融資額是4.5萬億,分了多少呢?5000萬。而2016年,僅一年時間,上市公司就從股民手裡搶了1.6萬億。


醫僧小明明:

某晚,我爸熬稀飯往稀飯里加了小蘇打,也就是碳酸氫鈉。山東這邊管小蘇打叫「泡發粉」,而一般熬粥為了口感,會加一點食用鹼,也就是說碳酸鈉。但是那天家裡沒有碳酸鈉,只有碳酸氫鈉,我爹用碳酸氫鈉熬完粥偏說口感不一樣。
我媽這時淡淡說:這小蘇打受熱不就變成碳酸鈉了?
我狂笑不止,給了我媽一個眼神。
我爹好歹也是工科院校大學生一枚,作為我媽的學長,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我默默地在紙上寫出了碳酸氫鈉受熱分解的化學方程式:2NaHCO3=△=Na2CO3+H2O+CO2↑

嗯,讀書真好。
更好的是在生活中學以致用。


光棱折射:

每次吹牛b的時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