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瞬間讓你突然覺得讀書真有用?

問題描述:哪個瞬間讓你突然覺得讀書真有用?
, , , ,
以澤:

俺也一樣。


刀下流人:

看到Aorqu大V把性愛描述成這樣:
蛋白質的聚合,角質化,形成了我們的皮膚。
皮膚之間,最近的距離,哪怕貼在一起,都要幾十微米以上,比一個細胞還要大。我們所謂肌膚相親,其實根本無法把兩個人的皮膚貼在一起。
末端神經因為受到壓力,產生電信號,傳到脊髓的一些部位。再反饋,再繼續運動、壓迫,產生電信號。進而促進各種腺體分泌,打開一通電路,大腦隨之產生幻覺,諸如舒服、快樂、忘我、極端的體驗、飛,以至於恍惚、需要結合,愛、永恆、意義這些抽象的情感也浮現。
………….
把100萬個人全部壓縮成中子星的物質,才只有一滴水的體積。
其實,什麼也沒發生。
兩個蛋白質聚合體之間的近距離高頻率位移罷了。


布爾什維克:

國小有次語文考試,出了一道題:
師卧龍,友子龍,龍師龍友;
兄玄德,弟翼德,德兄德弟。
問出現了那部作品的哪幾個人名。。。每空一分。。。
班裡同學都崩潰了。。。我從容不迫地拿了高分。。。

————更新————

如圖


匿名用戶:

看北美吐槽、樹洞等投稿的時候

差不多1/3的情況下我的內心都是:朋友不要為情煩惱了,多讀讀書提高一下敘事能力吧

還有少數情況,po主邏輯清晰,文字或簡潔明了,寥寥一段將故事前因、本質剖析得非常透徹,或文學底蘊深厚,把少女懷春描寫得生動細膩,看得我也跟著少女心怦怦亂跳,蹲在電腦前等後續甜文。評論里也是一群迷弟迷妹贊嘆此篇可讀性太強了!先誇再給建議。

最後給投稿的po一個建議啊!求求你們分一下男他女她好不啦!吐槽君里的奇聞軼事辣么多我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情況呀!

還有呀,當出現多個人物的時候,就算沒有代號,能不能標個他1他2他3,她1她2她3出來呀!行行好救救讀者吧!


desperado:

在面對不實資訊的時候。

網路上流傳的聳人聽聞的謠言,90%非常低級,靠常識就可以識破;剩下那10%搜索引擎隨便輸關鍵詞考證一下也很容易看穿——善用搜索引擎和論述講究reference也屬於常識範疇。

我不是醫學專業,但我學過國中生物。

p.s. 原文明顯是反諷醫患矛盾的段子,只是被很多沒腦子又喜歡見風起浪的人當真,比如圖上這個專打醫療事故官司的藍V賬號。


峰仔:

學生證打8折


旁白:

在我前面有8726個答案,
看了前排的高贊後我感到很疑惑:
這難道不是讀說明書的時候?
合著說明書不算書是吧?
那怎樣才能算作書啊?
給個自洽的定義唄。


元本初:

以前答的全刪了,重新總結。

第一,可以裝B,前邊很多人提到了,用一點知識挽回面子或者裝B成功

第二,關鍵時刻知識就是力量。

第三,不至於孤獨。

在真正的學者看來,知識多並不值得炫耀。就像飽滿的稻穀,總是垂下自己的頭顱,而秕子則高高揚起。所以第一點不是我讀書的目的。

我不算是多麼聰明的人,但學到什麼我就盡量記住什麼。時隔多年,老師教的知識我還能記得,但當我在朋友面前說出十年前高中學過的東西的時候他們卻一臉懵逼,彷彿這些東西從來沒進入過他們的腦子一樣。這種人對知識的尊重不夠,學得再多到頭來可能還是一場空。就像該題中的很多答主一樣。(該條會有爭議,但我保留看法。你有你的選則,我有我的立場)

重點是第三點。我和前女友就是因為對詩才戀愛的,後來感情的裂縫也是從詩詞開始。不是把一首詩背的滾瓜爛熟就是懂了,也不是找點作者的軼事就算是了解背景了。只有個人的經歷豐富了,才會對作者的處境感同身受,才會理解詩詞背後的激情。有一些小清新公眾號上喜歡通過找一首詞背後的小清新故事來讓人感覺到一種朦朧的興奮,這些都是虛無的,與讀書的本意相去甚遠。史湘雲學詩的時候,是林黛玉還是誰來著,告訴她,要先讀杜工部的詩,不要讀李義山,因為杜工部的格局大,李義山格局小,一旦進了小的格局就出不來了。我們讀書也是,習慣了淺閱讀就深入不下去了。這種讀書方式不會有太多樂趣,只是有點爽而已。真正的讀書,是有面對困境的勇氣,將書中的力量內化為自己的能量。不念過往,不懼將來。哪怕身無長物,只要將腹中所學拿出來反芻,便覺得樂在其中。


Echo:




你看,發帖不被刪的時候!


裴思然:

讀書有用的感覺,可能是誇人都會誇得好聽一些吧

誇女孩子清揚婉兮,顯得很好聽啊

可是。。。

居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
還能說什麼呢

給跪,還是得找有文化的去誇,哎


韋坤劼:

讀書怎麼可能有用呢。
說讀書有用的,都不是在談有用,談的是碰巧,機緣巧合,談的是用心險惡的有用決定論。

書這種東西啊,最開始就不是用來讀的,是用來做容器的。可以想像一下保險箱,或者密櫃,反正就是那類的東西。

人們會把什麼放在密櫃里呢?對了,就是珍貴的想私藏的東西啦。

在人類社會還很明確地劃分階層的時候,一般貧窮人家是沒有貴重物品的,只有大貴族大皇族這種統治階級才有,有了寶貝就要解決收納和展示的問題,於是有人就發明了一種叫珍寶櫃的東西,中西方文明露出史中都有,英文叫Cabinet Curiosity,有獵奇的含義。艾柯曾經在《無限的清單》中有一章說過這個東西,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珍寶櫃滿足了人們收藏和展示的慾望。書也是一樣的。最開始有一批人,屬於首先望向夜空的那撥,先天抽象思維比較發達,總結了一些模糊的道理甚至規律,這些東西比一張完整的皮毛珍貴啊,因為它們可以幫助少數人嚇唬大部分人,然後統治大部分人,於是被了解這些的人用血寫在硝制過的皮毛上,意思是我就把這些道理保藏在這里啦,兩個族群的老大喝酒時還可以互相顯擺下,你看我這張書怎麼樣?

這個大家都知道了。

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書在成為容器的那段時間里,曾經發展出一個秘密的分支。

當時有一些精力比較旺盛的女人們,采完果子縫補完皮毛後有了空餘時間,就開始琢磨。不知道是先發現了皮毛上的血書還是也有比較發達的抽象思維。總之,女人們開始琢磨了。

她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書(雖然那個時候還不稱為書但是一個意思)這個事情。她們發現,書並不僅僅是容器。

書其實是一種悉悉索索的符號。這些符號並不是二維的,它們只是假裝自己是二維的。

女人們在琢磨中發現了這個秘密。可以把書拆分成符號,一旦成為符號,並連接以適當的方位,放在五芒星圖案的中央,或者剛出生嬰兒的肚皮上,以一種恰當的節奏,這些符號就會保佑適當的降雨量。

或者保佑族群的繁殖力。

這是很重要很厲害的大殺器。但是女人們沒有說。只是以一種暗語般的方式將這種對書的使用保留下來。有時候會被誤解,有時候會被濫用,有時候也不斷地加入奇怪的新東西,讓人無法一眼就看明白。我甚至有懷疑過這種混淆和搗亂是被刻意授意的。

因為它們最關鍵的部分並沒有消失。

但這個秘密太重大了,真正了解的人都無限緘默。

我後來機緣巧合知道了一點點。就那麼一點就夠我琢磨了。原來我所知道的文明史有無數層帷幕。我膽子小,哪敢掀開。但有一天還是輾轉反側,就磨磨唧唧寫了一點放在一首詩裡面。那首詩叫做「有一個藍色入口我從不知道」。

我想我說的夠多了。打住吧。

所以,你看,書是個空間,是用來收納的,或者拿來做法的。它怎麼都不是用來讀的,所以讀書有沒有用?根本就是個偽命題啦。


Aorqu用戶攝影:

這里我想借用 @阿依谷 對於「普通人能否用iPhone X 攝制短片《三分鐘》」下的回答。

原帖鏈接如下:

普通人能否用 iPhone X 攝制短片《三分鐘》?​图标

我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這個回答——妙不可言!


阿涌:

前段時間房價又一路高歌,有許多人湧進了這波浪潮中,也有許多人望樓興嘆,還有許多磚家、技術人猿分析著中國實業經濟低迷,房地產泡沫何時出現。而對於我們而言,只能氣憤而又無奈地感嘆道,瘋了瘋了!似乎中國的有錢人真的挺多,離全面小康好像不遠了,比照前段時間發生的楊改蘭事件,你會發現貧富差距如此懸殊。當初說好了一起建設社會主義,可是卻有人離我們遠遠而去。

這種貧富差距的拉大,就城市與農村而言,一到過年,各種評論文章就冒了出來,當然,許多是為了吸引眼球而捏造的。對於這個問題,我並不是最有發言權的,但作為從農村裡走出來的孩子,我想,多少結合自身經歷談談。

教育

有人會把教育跟讀書等同起來,但其實教育和讀書應該是從不同角度談的。先說說教育,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等等,這里我只談家庭教育,毋寧說是父母重視教育。古書里就有講「孟母三遷」的故事,或許應該是學校開家長會可以援引的例子。在我父母那一輩,農村家庭總是一大堆孩子,生兒育女的目的更多是老有所依,只要把他們養活了、養大了,就是一個勞動力,因此我常常跟爸媽開玩笑,說你們以前的擇偶標準是不是龍舟比賽劃頭槳那個?因為這樣的人體格大、力氣大,干起活來自然不含糊。而事實確實如此。而當他們當了父母,多少有點過去的縮影,生孩子的觀念並不比以前開化多少,只是覺得,到了年齡了,就該傳宗接代,而並沒有想過任何未來,即使沒有任何經濟基礎,也要先生下來再說。更別提教育了,孩子樂意上學就行,不樂意也從不勉強,有的家長喜好賭博,孩子耳濡目染,竟也走了歧路。偶爾有些懂事的孩子,想通過上學改變命運,可是家長囿於經濟條件,早早讓孩子輟了學。記得我當時上國小時,村裡一起上學的大概有二十多個人,到了國中就基本少了一半,到了高中又少了一半,能堅持到大學的記得只剩3個人了。我很慶幸,雖然父母沒什麼本事,但至少在教育方面還是支持的。而大多數人,則沒有那麼幸運,或許他們也不覺得有任何不幸。偶爾回家,我還經常會問爸媽,現在村裡每年有哪些人上了大學。似乎有好幾年,這個數字都是0。聽到這個數字,多少有些讓人心寒。而在城市,當了父母的人聚在一起的話題永遠都離不開孩子的教育,成績多少、報了哪些興趣班,似乎少給孩子一點壓力,就會輸在起跑線上。即使考上了中山大學,即使在那樣的高等學府依然能保持成績名列前茅,即使現在有一份比較體面的工作,但我依然覺得跟許多大學同學有很大差距。這種差距來源於過去,來源於家庭背景。城市裡長大的孩子從小就接觸到更先進、更豐富的知識,也多了許多技能。雖然艷羨他們,但也不必自卑,因為假如我出生於那樣的環境,我想,我應該能比他們牛逼好幾倍。社會上總有一種聲音,寒門再難出貴子,雖然不可全信,但卻有一定的現實基礎,貧困真的是會代際傳遞,農村父母再不重視教育,恐怕貧富差距這條鴻溝會越來越大。

讀書

讀書應該是個人的事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標語貼的到處都是,但能不能入心,則要另外言語。說說上文我提到的3個上了大學(這里指大學部學歷)的小夥伴,一個在家裡中專學校當老師,一個在廣州某教育機構當老師,一個就是我(至於我做什麼,我只能告訴你:我做了社會主義的接班人)。雖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但至少避免了走放羊娃的設定路線。而村裡其他同齡人,有的在工地打拚,有的則在家種著一畝三分地,早早生了娃,開始重蹈父輩們的覆轍。至於為何中途棄學,原因各異,有的嫌太難,有的收不住心,而還有許多人,覺得小小年紀就能掙點錢是個大本事。那時候女孩子很流行做刺繡,我們稱綉花,跟十字綉差不多,把一張畫了圖案的紙鋪在毛衣上,一針一線把把圖案綉上去,有時候忙活一整天,腰也酸了,眼睛也花了,只有幾塊錢,速度快的,或許能有個十幾二十塊。而曾經以為,那是好多錢,她們總是沾沾自喜。有些國中年紀的人兒,輟學後便去了工廠打工,逢年過節回家總是打扮的漂漂亮亮,若不是見過外面的世界,定會以為他們在外面過得很風光,而實際上風光也只是在回家的這幾天,穿給別人看的,心中的苦楚怕是咽了不少。我唯一一次進工廠的經歷是在聯考後,為了賺點生活費,在一家做胭脂粉的工廠打了一個星期的工,每天帶著口罩,還把耳朵勒出了血,更別說那些員工長年累月在裡面吸著粉塵對身體的危害有多大。我想,能用自己的知識去創造財富,比這樣守著一畝三分地、在流水線上了卻一生,應該要舒服得多。有些人總是有各種理由搪塞,還會舉出許多例子來說明不讀書也能成才。是的,那是過去,但畢竟時代在發展,沒有一點知識儲存量,會被拋得越來越遠。至於那些暴發戶,若是沒有一點涵養,也常被人不齒。當「暴發戶」和「企業家」這兩個詞放在一起時,褒貶立判。

閱讀

這應該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了。因為許多人,即使受了高等教育,對於閱讀,依然提不起興趣,翻開書本,總是忍不住要找周公。閱讀的好處,不必多說,該是潛移默化的。我有時候也會很急功近利地想要從一本書中尋得黃金,帶著這種心態,總會一無所獲。如果要有立竿見影的效果,怕是很難。Aorqu上有個帖子《哪個瞬間讓你突然覺得讀書真有用?》,許多人都給出了答案。當你對社會事件有自己的評判標準時,當你面對台下聽眾激情澎湃演講時,,閱讀的好處就是體現出來了。你會有自己對是非善惡的標准,會形成自己的價值觀體系。

資本與智慧在享受著他們的饕餮盛宴,貧困和愚昧還繼續糾纏不清。只願你在物質匱乏的情況下,還能精神飽滿。知道了何所愛何所惡,便是嘗到了知識的滋味。


泡白的金魚:

昨天下午有人通過條件查找來和我說話


順便一提,這是他頭像

(英語不好輕噴)


匿名用戶

就算是在最依賴經驗和智慧的地方,也有人是反智的。但是,千萬別生氣。這種地方無法長久下去。


Summer:

最近面試一個公司,是做高新技術企業申報諮詢等方面的工作,以前一點也不了解這個方面的工作,面試前看了一下公司網站的簡介,大概都忘了,只記得高新技術企業,企業所得稅優惠,還有企業研究開發費用這幾個關鍵字。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就去面試了 。

果不其然面試的時候自我介紹後第一個問題,你了解什麼叫高新技術企業申報嗎,什麼樣的企業會想去申報高新技術企業,申報了對企業來說有什麼意義?

心裡只記得那幾個關鍵字,腫么辦,冷靜下。心裡想,企業所得稅優惠,那高新技術企業的所得稅怎麼個優惠法?沒記錯的話會計上學過目前企業所得稅是25%,高新企業是15%吧。那企業研究開發費用呢?可以稅前加計扣除,怎麼個扣除法?要看有沒有形成無形資產吧。沒有形成呢?沒有形成無形資產計入當期損益的,在按規定扣除的基礎上按研發費用的50%加計扣除。形成了無形資產呢?形成了無形資產按無形資產成本150%攤銷。企業申報了這個認定,主要的目的是?當然是少交稅啦。

把上面的思路整理了一下就回答了面試官的問題。面試官有點驚訝,問你以前做過這個?我說沒有。她說你說的很對,是做過功課吧?還是在哪裡學的?我不好意思地說,有學過一點會計,裡面無形資產那一章有講過。(還是所得稅一章…)

那一刻深深覺得,好好讀書真是有用,或者說,好好學好某個領域的東西真的是非常有用。道路漫長且仍需求索 ୧(﹒︠ᴗ﹒︡)୨


米久久2233:

吵架的時候


肆伍六:

這是一個與讀書無關的故事

兄弟酷愛買彩票希望能一夜暴富,從國小開始每天都買一個叫3D(三個號碼組合)的彩票外加一張雙色球。每天四元,從未間斷。寧可每頓飯少加個雞腿也要擠出錢來買彩票。精神可嘉,堅韌不拔,每天的娛樂活動就是穿梭於彩票站之間與彩迷相互切磋交流心得。彩迷忘年交朋友也是不少,都親切的稱他為三彩哥,,(體彩福彩及時彩——三彩又諧音散財),常年堅持為社會主義福利建設添磚加瓦。未曾聽過什麼中獎喜訊(後來知道三彩哥小獎從來不去兌,只會留下來做紀念)。國中情竇初開的年華,上課偷看小說,談戀愛,傳紙條,聊閑,這朵奇葩被班導多次逮住研究走勢圖,起初還以為是數學筆記,後來班導發現她父親有一本一樣的才知道是走勢圖。國中畢業前夕,他鄭重宣布中獎了,三個號全中,千元獎金。獎金加倒貼了幾百元請我們吃了一頓珍饈。喝到性情大發,他說我們都是票子上的細菌,卑微細小,繁殖的卻快,細菌繁殖的再快,也快不過無限的膨脹的慾望。

都喝醉了,他沒醉,研究這個已經成為了他的愛好,就像是伴隨他十幾年的影子,燈光下在身後踟躕,幽暗的寂夜裡不知道它在哪。時光荏苒,再見面他還是沒變,只是鬍渣子和手中的大綠棒子以及有點發亮的腦袋深深的暴露了他與命運對抗的決心,路過彩票站,我買了兩張刮刮樂,沒中,又買了兩張,沒中,想走,又想著下張也許是頭獎,遂又買了一張,五張連著沒中,旁邊的他哈哈大笑,你這沒有技術含量,又沒有刺激感,笑的像個200斤的孩子,笑著笑著嗓子啞了,乾澀的說著,我要堅持到中了大獎那天,都捐出去,領著山裡的孩子看看外面的世界。「你好好學習吧,我已經不想再回頭了,我未讀完的書彌補給孩子們吧」這個邏輯那時我不理,而後我看透,也就懂了。(他一直在向助學基金捐款)

高中時他幻想著去人大學習彩票發行管理,我到今天還是不知道竟然有這么逆天的專業,最後去了大專的他也算很閑,每天依然在努力的研究。不再幻想著一夜暴富,而是轉戰體彩,也多了些愛好,籃球足球,所謂的愛好無非也就是一身孤勇背對著懸崖。幾次問我,你能去看歐冠現場啊,幫我看看哪支球隊能贏,不喜歡足球的我,也去看了兩場比賽,賽後給他認認真真地分析,我所看到的比賽。我懂他的苦,有時堅持到荒蕪的時候,也期盼一絲慰藉。勸了他十年了,他是醒著做夢,夢未醒,淚先流。

讀書讀到一定境界,從一葉障目到一木知舟是個過程,讀書上學範圍很廣,從一事,持一世,何嘗不是讀書啊。這些年三彩哥從一個頑劣的孩子積累到創造了一個自己的精神世界,這是讀多少書學多少學問能累積的,或許,三彩哥若是選擇鋼琴,書法,美術,舞蹈,滑雪,滑冰,薩克斯,等等其中的某一樣,藝術界出個大師?奧運會出個冠軍? 這些成就何嘗與買彩票並無區別,有時成功是一次命運與幸運女神的眷顧,有多少人才的成績,多少藝術愛好者被默默埋不被認可。「這世上只有一種成功,就是能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度過自己的一生」,誰做到,這一生就讀夠了。

最近一次聊天,他說著說著就開始懷舊,「XX,你記得那次我買號碼么,回去我燒了所有我攢下來的舊彩票,我到今天還堅持每月讀兩本書呢,故事會月刊上-故事會月刊下」我嗓子眼像是有根倒著的魚刺,咽不下去,又搔的我痛癢。要從幾年前說起,有次興沖沖的給我打電話,你在哪呢,「在釣魚」 我找到了一條路,每天內幕消息,會告訴我買某一個號碼增加中獎率,並告訴他如果是騙子死全家。興沖沖把我從魚塘拉出來吃冰糕。正當我捋清邏輯時,他說昨天他已經實驗過了,中了,今天要把獎金的一半和介紹費給那個小道消息者匯過去。第一念頭這就是騙子,何必啊,這小把戲就是把1到0發給不同的批量的人,再就繼續發1到0給這批中獎的人,以此類推。發出的簡訊越多,最後的結果上當的人越多。正當我想既能維護他的面子的情況,又能說明時,他始終還是堅信要去,最後我還是挑破了水泡。大聲的告訴他這個騙局並請他清醒不要再這樣下去了,依然沒能阻止他。第二天我猜他摔電話之前應該已經問候了騙子的祖宗。若干天後電話響,三彩哥:「你怎麼知道那個是騙局」 。讀書,讀了就知道了。「什麼書」 故事會?「哦」 自己都已忘記,在哪了解到的。只是,這些如鯁在喉的陳舊往事,終將過去,回憶也將被覆蓋。雨後的空氣清新,濕潤,忘記了乾燥。冬日裡的陽光,再暖也化不了潔白的雪。

這些年他自己做了幾本厚厚的筆記,十幾年下幾箱子泛黃的小紙片賣廢品倒也能得個兩瓶啤酒。


王行之:

看了一些回答,大多都是讀書讀到一定境界才有資格淡定地回復這個問題。有的人博聞強記,有的人精通詩文古韻。
想我這種正在仰望前方大山默默讀書的少年——只能老老實實繼續看書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