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殘疾只能呆在家裡,覺得自己活著沒意義,怎麼辦?

問題描述:由於題主天生患有肌營養不良,所以在學校遷走太遠後,阿公阿么身體也漸漸不好,所以我就沒上學了。爸爸怕我在家無聊,所以給我買了個電腦解悶。可是,在我玩電腦的這幾年中,由於當時才13歲不知道節制,手也玩成了鼠標手。心理也出現了問題,社交障礙 每天這么枯燥的生活頭都要炸了,想幫阿公阿么減輕點負擔,我卻什麼也做不了,我該怎麼辦 我甚至連個愛好、興趣、夢想都沒有,在家的這5年中,我好像只是生理長了,心理卻一點都…
, , , ,
Aorqu用戶:
嗯嗯,我該回答了(^_^)
上網學習不可以嗎? 推薦滬江網校,學個英語或者別的不可以嗎。
還有就是,我原來有一個數學老師,他從小小兒麻痹,到現在四十多歲了都還是蹲在地上用手放在自己的腳上,一步一步搬著自己的腳走路的。他從小就是這樣,可是這個根本從未影響過他想要和接觸社會的想法。以前他家裡很窮,他沒有辦法為了謀生自己開著殘疾人助力車接客,別人欺負他他就和別人搶生意。他有喜歡的女孩子就直接去追求,並且居然成功了。當年他很努力想讀大學可是當時學校不收他,於是他自己好好學習,刻苦鑽研高中數學,最終成為了一個優秀的數學家教(真心不便宜啊,看數學基礎收錢,最貴的400一節課),他現在結婚了,有一個很優秀的女兒,老婆也是全職太太,全家靠他一個人養活,他現在還在民政局的支柱下開了一殘疾人的廠子。
而他的業務生活也很豐富,他這么的不方便卻一步一步的爬(真的是爬在地上爬!!)上了長城。爬上井岡山去唱紅歌,去和社會上的正常老師開教學研討會……
我覺得雖然他的生活充滿了各種的痛苦,過得很艱難,但是我覺得他的生活過得非常有意義(^_^),他也可以對自己說我就是這個樣子了,就這樣一生就過了,反正有爹媽養著姐妹兄弟照顧著沒有關系,死不了。但是他不一樣的,他會在自己的命運面前說也許我的生命不是這個樣子的,我有能力把自己養活。我有能力去追求我自己想要的。
他寫了一首詩,有一句話,走出去,讓我們的手搖車走出屬於我們自己的人生吧(^_^)
我覺得也許題主應該先接納自己的缺陷,告訴自己也許現在我的病就是這樣了,我現在很迷茫,也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也許我今天可以做一些事情讓自己的生活變得不和以前一樣,我也許不能找到最後的答案,但是我也許可以改變一點點,讓我的生活更加有希望(^_^)
加油,與你共勉(^_^)


刁雲逸:

艾瑪,這個問題簡直變成殘疾病友勵志研討會了。作為你的病友(進行性肌營養不良患者)必須回答一下。

人終究要死,為什麼還要活著呢? – 刁雲逸的回答
先做個廣告,想了解我的情況和生活態度的看上面的答案。
下面貼一篇我以前寫的文,希望能幫到你。

——————————對稱的分割線——————————

問:你幸福嗎?

答:我不姓曾。

問:幸福是什麼?

答:幸福是什麼?老的掉牙床的問題。幸福說白了就是每個人自己的感受,自己覺得幸福就是幸福,自己覺得不幸福就不幸福。比如一個人身體健康,家庭美滿,身家億萬,但他仍然不覺得幸福,別人肯定會說他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既然他是不知福又何來幸福呢?再比如一個人窮困潦倒,身體殘疾,露宿街頭,但他整天說自己幸福死了,大家一定會嘆著氣說:「這孩子瘋了。」可是對不住,就算他是瘋子,只要他從心底覺得自己幸福那他就是幸福的。

然而很遺憾,真正的幸福往往只有後人們才會去珍惜,而那時已經為時已晚。就像只有盲人才能體會看到光明的幸福:只有聾啞人才能體會與人交流的幸福:只有癱瘓的人才能體會站起來的幸福:只有廁所外的我,才能體會廁所里的你的幸福。

問:你心目中的幸福什麼樣呢?

答:我覺得幸福就是貓吃魚,狗吃肉,奧特曼打小怪獸。 說的漂亮些就是跟隨內心的指引,讓思想自由地飄盪,不受世俗的禁錮。當然也不能自由大發了,您老要是想去自由的搶銀行,那得來的結果將是失去自由。可見不管什麼事情一旦超越底線便會過猶不及,只有使心靈自由遨遊而不逾越規則的人,才能得到最大的幸福。即孔子所說的「從心所欲不逾矩」,希望我能活到七十歲吧。

問:那該怎麼去獲得幸福呢?

答;想要獲得幸福,最好的方法是讓自己變得平靜。面對幸福不需過分的歡樂,面對痛苦也不必過度的悲傷。因為幸福時越是快樂,痛苦時就越是悲傷,在同等時間下痛苦已比幸福顯得漫長許多,更何況「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呢。就像一個人在電影院昏暗的燈光下突然撿到一個鼓鼓的錢包,那人驚喜之下馬上沖齣電影院,一路狂奔,中間被石子絆倒還甩掉了門牙,最後當他拿出那個錢包時,卻發現是自己的。

問:最後再問一遍,你幸福嗎?

答;是的,我幸福。有人會說:你全身癱瘓,吃喝拉撒睡都得別人照顧,甚至想出門看看都是一種奢望,難道你不痛苦嗎?我當然痛苦,但痛苦並不妨礙我的幸福。幸福和痛苦其實並不對立,反而是互依互存的,如果沒有了痛苦,幸福也就變得毫無意義。在世界這幕永不停息的戲劇中,老天總要安排一些倒霉蛋出演痛苦的角色,很不幸我就是那倒霉蛋中的一員,扮演著襯托幸福的綠葉,然而如果沒有了倒霉蛋,如果沒有了痛苦,那幸福也不再是幸福,世界也不再是世界。

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不是佛,但卻在別人眼中的地獄。可我想說,我們不過都是人生旅途中的匆匆過客,天堂或地獄都有同樣的起點與終點,不同的只是代步的工具而已。你開著勞斯萊斯能夠到達終點,我趕著狗拉爬犁同樣能到:你坐在舒適的駕駛室,卻很難顧及路途的風景:我迎著遒風揚起駕鞭,倒別有一番格外的爽逸。更何況能和佛同坐在地獄牌爬犁上,也算是格外的榮幸了。

問:你既然對幸福有這么明晰的理解,又何必虛擬這一問一答,寫這一篇爛文呢?

答:因為寫的時候我很幸福。


劉霸天:

你聽說過淘寶嗎?


每日人物:

看了題主的提問,決定來說一個故事,故事主角叫「大三兒」,他是侏儒症患者,也是紀錄片《大三兒》的拍攝對象。

熒幕里的大三兒看起來一點也不慘。

有些觀眾認為大三兒是個殘疾人,兩個哥哥和母親都去世了,他就應該愁眉苦臉,或者整天被歧視,走在路上也有人上來對他說兩句污言穢語才行。可是這些電影里都沒有,他每天都過得很樂呵。

人對自己不了解的東西總是有很多獵奇的想像,其實大三兒從來都不是陰郁的人。他爸爸是參加過抗美援朝的,回來在運輸公司當工程師,那會叫技術工種,挺吃香。他的兩個哥哥都是跑大車的。他們家以前冬天下著雪在內蒙是可以吃到熱帶水果的,大三兒在那個年代那就是富家子弟,只不過現在落寞而已。

但是電影里沒有拍他的慘嗎?他們家裡那種狀態,斑駁的牆壁,老舊的傢具,兩個男人一人坐在沙發的一頭,也沒人多說話,翻來覆去就那兩個電視訊道輪換著看,吃飯簡簡單單饅頭就著冰箱里拿出來的冷盤,對吧!還有他的工作,一個月掙1600左右,工服為他的身材特意改過。他穿衣服的時候會說我比別人慢一點。

這是每個人都要面臨的問題,不管經歷了什麼,你有沒有勇氣去死?既然沒有,那就用更大的勇氣去好好活著吧,這就是大三兒的邏輯,和他的韌性

大三兒有他平衡的方法,比如說他買彩票,每次買完都要計劃自己怎麼花,邊想邊樂,彩票站的人和他說中了5塊錢,他還挺失落,覺得彩票這種事就要一次整個大的,中五百萬,把他那些「小人得志的卑鄙思想都滿足了」,這是他自己的原話。

他也憧憬愛情,嚮往那種心靈相通,下班以後兩個人能結伴出去走走聊聊天的感情。對他哥哥的事,他會說是老天爺眷顧他們,讓他們沒有了,這些話里都是他的生活智慧。

《大三兒》的導演佟晟嘉說:如果你讓我形容,我會覺得大三兒是一面盾牌。我沒有拍一把利刃,現在的人不缺武器,一旦被刺了,馬上就要戰斗。但是在大三兒的世界裡,他是屬於那種人,生活的波浪過來,我試著面對,先舉起盾牌遮擋一下,然後再說怎麼解決

一個人活著,每天都那麼努力。其實我覺得我們身邊的人,至少我見過的所有人都活得挺努力的,即便有些人看起來並不是盡如人意。活著是一件特別艱難的事,但是如果我們在艱難里找到一個支點,讓明天看起來更有可能性,我覺得是一個特別棒的事

回答編輯自文章《大三兒不需要凈化,<大三兒>不需要同情 | 每日人物》

文章為面孔Portrait原創,侵權必究

更多文章,請移步公眾號面孔Portrait(miankongportrait)


夢若生:

想問樓主對意義的定義是什麼?我覺得意義不在外面,別人覺得有意義的事情你未必認可。

我講一下我的故事。我和樓主得的是同一類疾病,進行性肌營養不良,我一歲多發病,三歲不能走路,十二歲不能爬行,十六歲不能翻身,二十歲不能自己吃飯刷牙,到現在每天吃喝拉撒睡都需要人照顧,除了一隻右手身體其他部分都不能動,我常常對家人自嘲我是還會說話思考的植物人。

講到這里大家可能覺得我的命運有些悲催,是的,有時候我也會這樣覺得,特別是看到同齡人活蹦亂跳戀愛唱歌滿世界旅遊,心中難免對造物主的安排有頗多不滿。不過大部分時間我感到自己還是幸運的,因為深知這世上同樣有太多比我不幸的人。幸福與不幸是沒有一個客觀衡量標準的,也無法進行比較,可是人們常能從比慘中得到一些慰籍,我也不例外,但這種在別人的悲催里獲得的安慰是很短暫的。

講完了悲催的一面,順便提一下我生活里稍微有一絲光彩的事。我從未上過一天學,至今仍渴望校園生活。小時候我喜歡閱讀,熱愛文字里的豐富世界,讀了很多書。十年前開始學習電腦,與網際網路的接觸為我打開了一個現實世界。在網上我開始聽各個大學的各種公開課,找一切我感興趣的東西,電影音樂圖書軟體。我自學了心理諮詢,現在在網上做義務的心理疏導。從2008年我開始練習寫作,前年有幸出版了一本自己的書。因為我的基本生活過得去,所以我聯系了我們當地的志願者組織,通過義賣的方式把所有書款都捐給了河南大別山區一所學校的留守兒童。這樣做讓我覺得有意義。

有沒有劇情反轉的感覺,講了這些樓主或者大家可能想要誇獎我兩句(希望不是我自我感覺太良好了,哈哈)。不過真的沒有必要,因為不管殘疾人健全人,人只有從自己認同並且能做的事情中才能找到意義和價值感。

你可能不喜歡文字,但你一定有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沒有就去找,如果不會就去學。在尋找與學習,在行動的過程中或許你慢慢就會感覺到生活的意義了。相信我,做自己就夠了。祝樓主好運。


四邊不錯:

謝邀。那就去作力所能及而又有意義的事情。


匿名用戶:
邀請我答這問題好尷尬啊(^_^;)

我不是肌營養不良,我是重度腦癱,只是下肢力量不強,肌肉有點萎縮,智力正常,上學要用輪椅而已(美帝的學校太大了)……感覺我是生活條件比較好的(畢竟移民了),所以我就不賣慘也不秀優越了。然而雖然在國外,老夫並不是什麼勵志典型,gpa只有3.5,並不是學霸,只是小屌絲而已……(跪)

我也不常出去室外玩。

我只是要告訴你,選擇爛掉,成為家裡的負擔,還是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都是你的選擇。別看有些「正常人」在指責你,他們有些人在家中也是天天宅著無所事事啃老的。

你說你有電腦,為什麼不好好利用呢?電腦是個很好的學習工具,你如果熱愛遊戲,你為什麼不試著自己寫一個呢?我小時候跟老哥用rpg大師寫了一些遊戲腳本,然後開始接觸腳本語言,最後有了對編程的興趣,走上了碼農之路(劃掉)……編程真的是一個入門門檻很低的東西,你可以從學習python開始。你甚至可以從網上下載教科書來補習你錯過的知識;如果你愛音樂,你可以在電腦上搗鼓軟音源用軟體寫歌……智力和科技是我們可以利用的東西。

我覺得你是對一切都不在乎,那可能是因為從小就沒人在乎你做出的成就,慢慢地因為得不到認可就沒有動力前進。但是主流社會一直就在嘗試強制把癮君子、殘疾人、勞改犯吸收進去,你對「它」說不的話,還是有人想來強制拉你一把的(那個人可能就是你自己);要麼你就只能被主流社會拋棄。一切都在變,你不能總是坐在電腦前想著你的毛病。……我們這些人變成功(become successful)是不可能的了,至少不要讓自己成為負擔吧……畢竟不能沒有飯吃就自暴自棄去吃屎,至少吃上面。

我們天生就受了一場對殘疾人的審判,可不能輕易承認自己有罪啊!(感覺好中二……這句話靈感來自於小惡魔說的「侏儒的審判」,冰火里那麼多正常人,還都是俊男正妹,都逃不過便當的命運,反而是小惡魔靠著智慧,一根指頭沒少,好好兒活到了第五卷……)

臨表胡思,不知所雲。


劉心心:

摸摸頭,先推個輪椅走出去,放心,外面的世界沒人辣么關注你所以表有壓力~


Soningga Zhang:

說到拿電腦解悶,這真的是一個普遍的觀念,但是電腦不光能解悶,他還有另外的作用。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電腦是唯一一個平民能夠接觸到的、理工科的學習和生產工具。

對於一個普通老百姓來說,理工科的學習、實驗和生產工具是非常難找的。那些東西都在學校里、工廠里,你離開了這些地方,就再也碰不到了。你整個和他們隔離開了,所有希望都隔離開了。

好在,我們的這個時代有電腦和網路,大多數人把電腦當成娛樂工具,所以他被作為家用電器普及到了普通人家裡。但他同樣可以作為生產工具,幾乎是唯一能夠接觸到的生產工具。因為選擇唯一,反倒是剩下了選擇的時間。


溫酒:

你知道筷子哥嗎?


曾小音:

我也是殘疾人,但是我卻從來沒有認為自己是殘疾人,因為你承認的第一步就已經輸了,要把自己當做一個正常人,別人能做的我也能做的,別人不能做的我一樣能做!!!


匪爺:

爺坐公交經常會碰見一個患有侏儒症的男人。因為總在下班的公交站碰到,所以他應該是有固定工作的。他打扮時髦,所以總忍不住對他望兩眼,但也就止步於兩眼。
多出去走走看看,你會發現腦殘的人照樣在工作,沒良心的人也有一堆酒肉朋友。
沒有能力的人總是在嘗試,在你看不見的角落,他們都有出醜過。
你的擔心和焦慮,我們無法猜測。但你的努力和付出,總會被人看到!


蔡希瑀:

由於答主脊柱上長過腫瘤,對神經造成損傷,所以答主從記事開始就沒下地走過路。

當然我的境遇似乎比題主好很多,至少我一直從國小上到高三,今年聯考。沒上學的時候也是父母怕我無聊弄了個電腦在家裡,然後我也是經常折騰電腦,也有很長一段時間被罵不知道節制。 但是,我想我和題主有一點不同,就是我並沒有覺得生活因此枯燥或者乏味。同時,我也沒有覺得自己「連個興趣都沒有」,至少玩個電腦也能算個興趣愛好吧?即使只能玩電腦,你也不是什麼都做不了。

題主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題主心理上不能接受自己,不能接受自己的現狀。有句話叫「一根筋」,題主現在正是卡在了這「一根筋」上。你「有一些事情做不了」難道可以和「什麼都做不了」劃等號嗎?顯然這是不可以的。你覺得你自己連愛好,興趣和夢想都沒有,那我想問一下題主,你眼裡的興趣,愛好和夢想的定義是什麼?你說你什麼都做不了,那你怎麼就能玩電腦了呢?說白了,完全就是自己給自己造成的心病,是自己不能接受自己而對自己盲目的不自信。

想當年我在家,不知道弄壞了多少次Windows XP,不知道裝了多少次奇怪的軟體,不知道寫了多少個半途就爆炸的程序。這並不需要身為一個正常人才能做到。而我樂在其中,這就好了。我玩玩遊戲,累了就歇一會,然後再蹂躪(劃掉)折騰一下電腦,這樣的生活有什麼不可以呢?要想辦法讓自己覺得自己是個正常人,自己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這以後自己才能接受自己。比如說,在網際網路世界裡,我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我在GitHub上一年貢獻了1300多條提交,這還真不是每個人都能達到的數字。我上過XDA-Developers的首頁,我被新浪欽點過,這足以證明我也可以和某些正常人一樣甚至超過他們。

而我想題主也不是不可以。請你想想看,你真的對一切都失去興趣了嗎?請接受你自己,請告訴自己:「我也能像其他人一樣活著。」心靈雞湯的故事也許都很扯淡,但至少我覺得哪怕在「玩電腦」這事上,你也可以做的很好。前兩天不是還有個小盆友直播打擼啊擼月入幾萬的來著么。你既然被限制在這些東西的面前,那麼你就有理由能有更多的時間去折騰,你也就更有理由能比別人做的更好。

以上。


sunyy:

能上網就能看到一個世界了呀!這不,大家都一起聊上了么。。。。


任啟堂:

走出去,別擔心,社會上的好人沒那麼多,但關鍵時刻也有那麼幾個能幫到你,不要一味的沉迷於虛擬的網路世界裡,要和朋友多說說話,多交流交流,工作那麼多,總有適合你的工作,加油!


三藐三菩提:

看到這我想寫我的一位朋友,他先天性腦神經受挫,說話十分吃力,語言含糊不清,

他是個殘疾人,但是畢業於北京大學,他大學畢業後靠一直寫作營生,他的作品非常棒,據我所知至他今仍然單身,因為身體的殘疾對他的一生很受影響,

先佔坑,最近比較忙,事多,有機會再來寫,以前手機還有張和他的合影,他叫庄酷,可以直接百度搜,我每次去北京只要有機會就會去清華他買書的地方找他聊聊天。。。。


三玖:

有一個朋友說過 覺得沒事乾的時候就學習 學習什麼都好 學著學著你就會找到自己的興趣
殘疾什麼的 我眼裡從來都沒有殘疾人與正常人之分 只有需要幫助的人和不需要我幫助的人
別把自己當例外 在任何一件事情的開始 我們都是平等的 也會遇到不同的困難
別總覺得自己過得很辛苦別人過得很好
加油!希望你找到自己的興趣!這是最主要的!

——補充
電腦的用處太多了。。。。我覺得你肯定也沒有找到電腦有意義的用處。。。。
所以。。。充分發揮電腦的用途吧!!!
上些不錯的網站。。Aorqu會推薦的。。。加油加油加加油!!!


匿名用戶:
你覺得那些不殘疾的人一定都活得很有意思嗎?

我覺得讓你感到無聊的原因並不只是殘疾,所以雖然是個重要的原因但沒必要糾結殘疾。就算不殘疾,你也不能保證活得就一定比現在有意義吧,因為還有其他的因素影響,人生軌跡也會不同。

有些事該想還是該去想,要面對的還是要去面對,找一些客觀事實打掩護轉移話題,難道問題就不存在了?殘疾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保護罩~ 人嘛,是會有惰性。

┄┄┄┄┄┄┄┄┄┄┄┄┄┄┄┄┄┄┄┄┄┄┄┄┄┄┄
其實,殘疾可以理解為一種障礙,生活中有各種各樣的障礙,有人倒下了有人跨過去了,痛苦是避免不了的(這也是基於守恆定律)。

也許每人初始條件不一樣,但一個具有能動性的人不會太糾結於這些。因為他知道,最大值只有一個,但極大值卻不一定。

只要不是嚴重腦殘,一樣可以創造財富呀~ 多有趣。很多財富都可以坐著創造呢,關鍵是腦袋~

感覺我的回答讓世界變酷了一點點(這算不算財富…)


公子重牙:

我理解題主的困擾。是的,題主得了這種病,殘疾了,很不幸。但是殘疾的現實之殘酷並不能限制你自由的心靈(除非你允許)。

上世紀奧地利的一個猶太醫生叫維克多·弗蘭克。他經歷過納粹集中營,期間妻子、母親和哥哥都喪了命,但他倖存下來。後來他寫了一本書,書名是《人對意義的追尋》。這本書在他1997年去世時賣出一千多萬冊,被譯成24種語言。

弗蘭克認為:人活著的過程就是一個找尋意義的過程。受苦受難也是有意義的。關鍵不在受苦受難的事實,而在於你如何對待苦難,或者說你賦予苦難什麼樣的意義。

弗蘭克創立的意義療法,被看作存在主義分析療法的一種。其要旨在幫助病人尋找自己人生的意義。也許這是題主想要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