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高中的小混混現在都怎麼樣了?

問題描述:就是動不動就叫囂著要打人的那些。
, ,
匿名用戶:
國中時被一個體育生混混從背後一腳踹倒。工作了見到過他,他已經不記得我了,我還記恨著,他開著個寶馬,車牌號我記下來了。找了個警察朋友查了他的資料,知道他住址工作單位,盯了他一個多月摸透了他行蹤,找了幾個人晚上在沒有監控的地方把他堵了。他永遠也不知道是誰把他打了。還有,他的車我心情不好了就去劃幾道
給自己更新一下,心底再暗爽一下。偶爾看到這個回答就會回想起那天晚上堵他的場景。一句話也沒說,抄起棍子就是打,自始至終他都是懵逼的,哈哈哈。估計他得罪的人也不少,我太享受他蹲在地上看著我們求饒,無比暢快,做人,還是低調點好。得罪人太多被打了都猜不到誰打的。嗯,太完美的報復。我能爽好多年


劉柯艾:

我很好奇的是,為什麼我買車的時候在各個4S店遇到了我國中高中時同班的歷任扛把子……


林煙:

我在鄉村、縣城、省會都上過學。要說小混混最大的共同點,兩個字,結婚。

我高中,有人結婚了;我大一,有人結婚了;我大二,有人結婚了,然而我還是一朵快樂的哈士奇。
就在剛剛,我統計了一下,我知道的有8個結婚的,另外還有不少國小國中的聯系不上,結婚人數按學歷遞減,高中同學即使是混混也沒有結婚的了。(補充一下全都沒到法定年齡)

但是還有一些不結婚的幹什麼呢。
其實也很好區分,子承父業。
農村的種地、鋸木頭、當建築工;城市裡家裡開飯館、開旅店的,那就是少東家。如果繼承不了父業的,多數都去參軍了。
當然,不管怎麼樣有一樣真理都是不變的——這么多同學當中,混的最好的就是有錢的。

其實學校的教育給了混混許多便利的條件,他們有大把的時間可以用來揮霍,從小就能夠學習的技術比方說挖掘機,也被家長以「我的孩子還在學習」而耽誤。
很多的小混混,都是得不到關注的一批人,他們還小的時候在學習上並沒有天賦,他們渴望得到一些關注,可惜的是學習實在太難了,在中國這種學習不好的孩子就不是好孩子的情況下,他們從小就受到歧視,你能說他們越來越混混沒有你們自己這種「好學生」的原因嗎。
跑題了,只是希望,能夠讓溫暖伴隨著每一個人。


奧卡姆的剃鬍刀:

國中關系最好的一個哥們,就叫a吧。剛入學的時候我們坐一桌,都喜歡玩些仙劍奇俠傳、武林群俠傳之類的rpg遊戲,家庭環境又很像,他父母是國企的工程師,都是體制內,所以成了鐵磁。我倆成績都不錯,算是當時男生少有的成績拔尖。

和我不一樣的是,a瘦瘦小小,白白凈凈,平常說話也不多,再加上成績好,自然就成了那些所謂「社會人」欺凌的對象。

有個常年坐最後一排,臭氣熏天的混混,就叫b吧。爹就是城鄉結合部的礦霸,老子英雄兒好漢,也繼承了家族混社會的優秀傳統。閑著沒關係,找a扇一巴掌,要幾塊錢,逼著替寫作業,都是常有的事。

想想當年我們也是真慫,a受了欺負,不敢和任何人說,我也在旁邊戰戰兢兢。我也就是長得稍微壯一些,b混混和手下那一幫人倒也很少找我的麻煩。

後來我們上了不一樣的高中、大學,都讀了研究所。研究所畢業後,a以高分考上了我們老家的市委組織部。

去年夏天一個周末,我回家探親,和a一起找了個酒店吃飯喝酒,敘敘舊情。酒過三巡,就說到了當時經常欺負人的小混混b,也不知道丫現在還活著沒有。

正說著起勁,旁邊有幾位大哥看到了a,過來很熱情地打招呼,原來是市公安局的幾個同事。又是敬酒又是搭話。

看來市委組織部確實是個好地方,雖然a只是個新人,但其他機關的大哥也會給幾分面子。

有位大哥問我們:兩位兄弟怎麼感覺心情不好呀?

我說,想起了國中時經常欺負我們的混混,唉,一直堵到現在啊……

幾個大哥一拍桌子:誰tm這么囂張,還有沒有王法了?這混混叫什麼名字?

要是放在平常,肯定就算了算了,都過去了。偏偏當時a喝得暈暈乎乎的時候,說出來b的名字……

後來和老家的家人朋友閑聊時才知道,b後來開了一個小企業,傍著一個派出所所長,乾的還是強攬工程之類欺男霸女的營生。前些日子,b的企業被查了。現在檢察院正因涉嫌強迫交易罪審查起訴。

我問a,不會是你操作的吧。a說真不是,就那次喝醉了說出個名字,其他什麼都沒做。正好市局正在查一個故意傷害的案子涉及到b的廠子,巡視組也提出了那一塊基層政府中一些人員的違法違紀問題,就把b和保護傘一鍋端了。


正好看到這問題下有答主說,有個小混混後來開個私企,完爆那些正經大學畢業拿幾千死工資的小白領。於是就想起了a和b的事。

b確實比a掙的多多了,不過最後還是賠給了那些受害人,一分錢沒留下。按理說最後量刑一般會有罰金,但b肯定是交不出來了。

a還是拿著幾千塊的死工資,時不時地和我同病相憐抱頭痛哭:這點兒錢真心養不起老婆呀……

但我們每天晚上都睡得著啊〜〜


匿名用戶:

「兒子,他有聯系過你嗎……好,那他要是聯系你了一定要告訴我!」

這是兩年前哥哥欠債跑路後,乾爹電話中的第一句話。

對於哥哥我知之甚少,但在高中他就像人生贏家那樣,就讀的是全市最好的學校,成績中游,還有膚白貌美的女朋友,女友父親還是市某高官。在iphone4s剛發售那會兒,對方就給哥哥買了一部,即使是家長校方兩邊勸阻,女友也對哥哥不離不棄,可謂用情至深。

但哥哥在分手後變得自暴自棄,翻牆上網群架鬥毆之類的事家常便當,或許這些事有些普通,但它們的確能將一個乖學生變成混混。

事情最嚴重的是全校通報事件。

沒記錯的話是高一下期,某一天課上年級主任突然闖入,揮手叫走了班上幾個同學。中午回宿舍我才知道,昨夜他們夥同高年級翻牆出去上網,被老師當場逮到。

所有人拒不認錯還強詞奪理,以至於當時所有人的處分最少都是留校察看。

在我們班同學抗不住壓供出高年級後,哥哥帶著一幫子人跑到宿舍問我是誰供的,我深知就算現在不說他最後也能弄清楚,於是告訴了他,叫來同學道歉,哥哥看我還在不想讓我見到殘暴場面說兩句也就回去了。

自然而然的,哥哥聯考崩了。小女友成績好,北上去了帝都,哥哥留在本地念了個破學校。這一年聽說哥哥安分守己,小女友也保證會等他,女方父母看是在拗不過,也就給了個承諾,若是哥哥畢業後能接受女方父親的安排,先吃苦幾年,後面再慢慢升上去,那就同意雙方最終結婚。

一切看上去是美好而又自然的,哥哥每門課都沒有被當掉,女友又在遠方等待,拒絕無數男孩兒。第二年我的聯考也崩了,和哥哥一起在破學校念書。

事情發生的序幕是在大一快結束的時候。

作為不喜歡集體活動的人,我和室友老黃下課了就窩在宿舍打遊戲,班代敲門進來,一來就問能不能借身份證。

我聽到這話已經猜到了一些,表示不借。班代說你相信我,我很能的,我那台外星人就是贏的錢買的。我依然表示不借。

班代走後老黃說看你平時大方,這方面還是鐵公雞呀,我說這是原則問題,過段時間他要栽跟頭。

幾天後的全校例會上,校長親自開會,開頭便說校園貸,而後直指校內有人借了錢,現在已經跑路了,家長都聯系不上。我下意識抬頭找班代,班代坐在後面一臉看戲。

周末回家,父親問我最近你哥哥有沒有找你,我說沒有啊,怎麼了?

父親說,他欠了一屁股債,跑路了。

父親又說,乾爹也打電話過來問,你跟他說說。

於是有了開頭那一幕。

哥哥在誰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迷上了賭球,生活費輸完了用手機貸款,手機用完了借高利貸,本來想兼職還款,可利息越來越高,用戒賭吧老哥的話來說就是補天太難小貸爆了,跑路了。

小女友得知消息差點尋死,其父終於狠下心禁止他們的任何往來,乾媽直接氣暈過去,父親也在飯桌上怒罵哥哥不是個東西,同學們在學校把這件事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

乾爹報警尋人,也都是一無所獲,近五十歲的男人本到該半休息的年齡,卻身兼數職,只為盡早黑哥哥還上錢。

一夜夢碎。

後來我見過一次乾爹,印象中黝黑的頭發逐漸變白,也沒有最初見到他那時意氣風發的樣子,所幸最後還是還上了錢。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問父親哥哥找到了嗎,父親說他回家了。

兩年在外面流浪,又沒有一技之長,不知道哥哥這兩年是怎麼過的,但他的確讓這個大家庭傷透了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