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底層(貧困、文盲、殘疾、老齡)同性戀者的生活情況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在當下的網路環境中,提起「同性戀」這三個字,第一時間浮現在人們腦海中的形象似乎是有品位的、生活富足的、不擔心衣食住行的、受教育水準良好的精英男同性戀形象。 當下的同志運動唯主流化、精英化,漠視不同個體,拋棄在整體社會性別不平等中雙重弱勢的拉拉、雙性戀和跨性別,以及擠壓已婚女男同志和草根階級同志。(邊邊小組) 你有否接觸和了解底層同性戀者的真實生活情況呢?那些貧窮(月收入低於該地區平均水準)、文盲(…
, , , ,
六月:

不管在國外還是在大陸,一提到同性戀就是比較禁忌的話題。有一次我跟我研究所導師聊天,他算是比較開放的一個人,我說:「哎,劉老師您知道好多國家同性戀結婚合法了吧?」
他特別詫異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想著說些什麼才不至於讓我尷尬:「你這小姑娘成天想這種事情幹嘛。說多了讓人笑話。」我當時就臉紅了。
因為大陸最近耽美之風盛行,很多人都覺得「搞基」是件很光榮的事情,甚至將它當做是一種時尚。久而久之,很多人覺得也許中國人對同性戀是很寬容了。
其實根本就不是。
但凡一對傳統的中國父母,誰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我們學校一個算是已經出櫃的男生在熟人圈裡非常出名,怎麼說?挺火的,他是那種一看就知道是小受的「美男子」。今天參加聚會,明天參加派對,男朋友一個換一個。他看得開,沒有一天不開心的。你問他父母怎麼想的?在知道他性向的下個月就離婚了。給他留了套房子,每月打錢,基本上不聯系。狠心嗎?狠心。殘忍嗎?殘忍。不過換個角度,要是你兒子是同性戀,你能怎麼辦呢?別假設,設身處地想一想。
我和他並不熟,有一天無意中聊起來了,他說,哎,我覺得我快得艾滋病了。是很平常的語氣,我當時身子就震了震,也不敢吃東西了。(我們聚會,都一起吃的。)。我知道艾滋病不是那麼容易感染的,但是就是害怕。我卑鄙嗎?卑鄙。我惡心嗎?惡心。可要是換了你呢?你能怎麼做呢?
說了這么多,也算是跑題了。言歸正傳,回答一下問題。
我覺得,所謂」底層「同性戀,最為出名的大概就是那位「百元哥」了吧。這位仁兄也比較符合傳統「同性戀」的形象。總而言之,「二腰子」似的。沒錢,沒臉,沒身材,娘娘腔。為了一百塊錢就能任人魚肉,什麼服務都做得。其實我覺得他其實活的挺真的,人家就願意打扮得跟個艷麗的中年婦女似的。人家高興。而且我誠心誠意地佩服他不在乎別人眼光的勇氣。
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一位年紀比我阿么還老的老阿公。早年唱戲,也是英俊小生一枚。文革被批鬥「生活作風有問題」,究其深意,大概就是喜歡別人弄其後庭。他和他「男朋友」要好時被人捉姦在床。「男朋友」受不了跳樓了,他心理貭素硬,活到現在。
你問他現在怎麼樣?活的倒也還行,主要是活的時間比較長,死對頭都倒在他前頭了。知道他「好那一口」的人也不多了。他算是比較「貞潔”的,男朋友死了好幾年才找新伴兒,比現在一個月換好幾個的強多了。四十幾歲又找了個,不知道是不是他克夫,又死了。又換了幾個,不固定。現在一個人孤零零的。
他現在自己住劇團的房子,兩室一廳,養花養草養貓養魚,是我理想的生活。退休金也不少。吃喝拉撒算是沒有問題。家裡親戚早就斷絕關系了。早幾年他想過繼自己侄子,他大哥一口回絕,託人捎話:』我可不想他把我兒子帶壞了。他這種人一來勁兒,親兒子都敢弄。」他當然氣死了。但也沒辦法。
他曾經想過去養老院。可是我們這是個小縣城,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基本上都知道他的事情。雖然我們這里的人都比較含蓄,可是看一眼就很有內容了。
他倒是想再找個伴兒,無兒無女的,房子和錢不知道留給誰。還問我怎麼在網上發布資訊。不少年輕人表示很有意願,但是結果就是人家不過想從他身上撈一筆。
他身子還算硬朗,醫生說再活十年沒問題。可他現在就想死了。一個人太孤獨。他向我訴苦,又說:」好多和我一樣的都娶老婆生兒子去了。「我說:」那你後悔嗎?當初娶個老婆是不是會好一點兒?「
老爺子眼睛一瞪,特別不可思議地看著我:「哪能害人家姑娘呢?」
他沒怨恨過誰,做什麼事情都心平氣和。我為他遭受的不公感到悲憤,他說:「臉都是自己掙得。行的正坐得直,不怕別人說什麼。」他對別人的不認同感到理解:「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我不能強迫每一個人都認可我。」他是個很高傲的「同志」,瞧不起把社會壓力和父母當做借口騙婚,生孩子的人。也對今時今日太過開放的男同性生活感到驚奇而不能理解。他是個非常乾淨,單純的人。
在我看來,他一點兒也不是「底層」的同性戀。他沒傷害別人,也沒想隱藏自己。他活的堂堂正正明明白白。他不拿家人的壓力當借口去騙婚,生孩子。他尊重每一個人,也愛惜自己。冬天他會戴頂非常漂亮的毛呢帽,穿暗灰色風衣,乾乾凈凈清清爽爽。夏天他頭發剪得很短很精神,見到每個人打招呼,就算是最陰暗的角落裡,他也能心事坦蕩地發出自己的光。
他是非常偉大的一個人。
有感而發。前幾天認識一個朋友,小受。剛開始還好,比較矜持。過了幾天大放厥詞說要掰彎直男並且嘗試多次。一次也沒有成功,失敗之後大罵詛咒直男及其女友,要多難聽有多難聽。我說你為什麼想跟直男戀愛?答曰:直男比較乾淨。
多次給我們顯擺自己和數個男人的親熱(注意,是親熱,不是親密!)和露骨的聊天記錄。沒過多久就沒人理他了,甚至和他同組的人主動要求調組。
他現在在一家中國小培訓機構兼職,經常找機會摸十幾歲男孩子的屁股,默默祈求本市的家長不要把孩子送到那裡去,一輩子心理陰影啊有木有!我怎麼知道的?呵呵他每天發在空間里還當做自己的豐功偉績!屏蔽之後耳根清凈好多,忽然覺得世界又美好了。
哎,要是我把這事兒跟大爺說了,大爺一定忍不住要扇他耳光。一顆老鼠屎壞了整鍋湯。
再有感而發一下。昨天和一個同性戀學弟聊天,他說:「我一定要結婚生孩子要不然父母不給我房子。」我說那你結婚了還會保持這種關系嗎?他哼了一聲說:「你們異性戀都不能保證忠貞不二,我們怎麼能呢?只是出軌次數多一點兒罷了。」
見過不要臉的。


當年希理:

我是真的真的沒有想像過,有一天,我會答這道題。

背景,阿公輩之上世代為農,父親兄弟姐妹共四人,文化程度均在國小以下。父親闖到城市成家立業,其餘的姑姑叔叔在農村,在14年左右先後遷居五線小城。是典型的小農家族,思想封建頑固到讓你不能相信這是二十一世紀。

我這代兄弟姐妹中只有我一個人讀書,其餘紛紛踏入社會,文化水準除我之外沒有一個國中畢業。

我少年時代長於農村,姑姑家的哥哥姐姐長我十歲,從小帶我,也叫看我長大。哥哥姐姐均已成家,哥哥離婚五年,有一子,現在和姑姑姑父一同居住在閉塞的五線小城,以開長途車為業。每天下午五點上班,凌晨三點下班,日復一日,終年輪回。

由於兒童時期的親近,假期時我都會去姑姑家住一住。

我其實有些後悔那天自己因為懶惰所以沒從自己的包里取出充電器。

我更後悔不該在借用熟睡中的哥哥的充電器的時候,往他的手機熒幕上瞄了那麼一眼。

就那麼一眼,一連串的同志交友微信群,QQ群的消息在熒幕上閃爍著,敲打著我他媽傻逼一樣不安的心。

我活在象牙塔的高處,自己的性向都模糊不定,每天接受大量多元文化,LGBT大旗扛了八百年。

只是我從來沒有想像過,從小看著我長大,粗糙無知率性沉默的哥哥,在父母包辦婚姻下幾經掙扎的哥哥,竟是離我最近的深櫃。

其實第一反應是震驚,之後便是長久的心痛。

我是真的真的心痛的,在我將這些年點滴的細節串在一起,拼湊成不完整的深櫃人生。

我的姑父是撿到錢包會把錢踹進自己口袋然後罵丟錢者傻逼的小市民,我的姑姑是在姐姐被婆家逐出家門最難過時罵姐姐不中用善良但無知的市儈。他們每天看著地方台的賣葯廣告,罵著電視劇虛構的婆媳恩寵,和我八歲的小外甥說等你國中畢業了就給你娶媳婦,天天盼著我進電視台然後給他們帶來無限榮華。

我真的無法想像,在這樣的家庭里,哥哥是一個同性戀。

我穿雙粉色的運動鞋姑姑會告訴我這是不正經的人穿的,妹妹買條低腰褲姑父暗地裡說像個婊子。我不敢想像,這些年,哥哥揣著這樣一個身份,活的是多麼艱難痛苦。

更加難過的是,我並不能為他做些什麼。我不能像在網上和反同群體爭論那樣同姑姑姑父直言爭論告訴他們同性戀不是病,不能破口大罵說你們就是一群傻逼,甚至,我都不敢在他們面前提到,世界上還有同性戀群體這一回事。

我怕他們腐爛的思想繞過我刺痛本就在壓抑中沉默半生的哥哥,更怕在我一走了之之後,哥哥一個人面對這暗無天日的殘局。

所以我什麼都沒有說,甚至我都沒有暗示過哥哥,在那一瞬間我就發誓要把這件事帶進墳墓。

這些年,我陸陸續續參加過很多LGBT的公益,我做過校園LGBT的課題研究,我帶著紅絲帶滿校園逛以為自己還是帶著紅領巾的優秀少年。

然而在這一切真真切切發生的時候,才發現是真的無力。哥哥沒有辦法,沒有能力像我一樣,拋家棄口一走了之,沒有通路像我一樣到處嗶嗶,甚至因為生活的擔子都沒有時間好好看一看所謂的交友群吧。

他只能像眾多底層深櫃一般,腐朽的敷衍著自己的靈魂,拚命粉飾出一副日子很好,天下太平。

其實之後很長的時間我都有自責,恨自己沒有早些發現,沒有早些幫他些什麼。沒有在姑姑一番番相親中告訴她這樣不好,沒有在哥哥離婚時問他為什麼,沒有能力替他分擔些生活的爛攤子。

因為無力,所以沉默。

而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會為我編螞蚱逗我開心,會在我國中出遠門時偷偷塞給我幾十塊錢,曾經青春年少無比瀟灑的哥哥,沉默在腐朽的底層,連情感都無法正視,被生活一點點摧殘。

而我,無能為力。


阿強同志:

按照社會學常識,同性戀者占人口的3-5%,中國同性戀或超過5000萬(同性戀的調查報告)。同性戀者不僅生活在城市,在農村也同樣有很多同性戀者。同性戀者也並非某些人想像的都是高端大氣的都市白領,同樣也有很多生存艱難的。每個人對底層的定義不一樣,這里我就按照自己的理解來回答。

先說農村同志。我並不認為農村同志就一定是「底層的」,但總體而言,農村的同性戀者生存狀況更為艱難。我在安徽農村長大,直到現在回老家,也找不到一個出櫃的同性戀。在農村文化更為單一,相對來說更保守,因為是熟人社會,誰家有點事,全村人,甚至全鎮上的人都知道,隱私難以保護。這些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離開了農村,留下來的通常是中老年,幾乎不怎麼上網,他們對同性戀的了解更少,接納度更低,所以,壓抑是農村同志的共同特點。

找不到人傾訴,沒有城市裡常說的同志場所,更不可能有公益機構組織活動。跟異性結婚仍然是很多農村同志的不二選擇。好在移動網際網路刮來了一縷春風,一些上網的農村同志,可以用手機交友了,這至少填補了情感和性的剛需。

再說說城市裡的外來工同志。在我過去的工作中,也接觸到一些外來工同志,但總體來說比例不高,很多人還沒有融入城市,在城市裡,同志更容易解決性的需求,也可能會找到情投意合的人,但如果以同性戀狀態生活,對大部分外來工同志來說並不容易。一是家人在農村,封建文化的持續影響,父母催婚的壓力更大,很多人認為跟異性結婚才是「歸宿」,影響了與同性之間發展感情。二是,變動大,很多人出外謀生活,工作並不穩定,變動大,一旦工作變動,生活和情感交際圈也會發生大的變化。個人觀察,很多農民工同志進城後,TA還是會受到一根來自農村的「繩索」的牽引,這根「繩索」包括文化,也包括家人的壓力,還包括個人的思維局限。能夠剪斷這個繩索的不多。

殘障同志也值得關注,他們往往要面臨雙重歧視。身體殘障已屬不易,常要看別人的臉色生活。有聽障或視障的朋友,交友也會帶來不便,如果是截癱的朋友,則更加艱難,而且在交友的過程中也可能受到歧視。大陸,目前還沒有完整的關於殘障同志的調查研究,本回答,只是根據自己的工作經驗。

還有少數民族的同志。因為宗教信仰的原因,很多同性戀內在沖突劇烈,感受和本能指引TA去愛同性,但思想里的教規和周圍的文化,又逼著TA去跟異性結婚生活。這種沖突,直到我去新疆旅遊後,才了解的更多。當地少數民族的同志,去桑拿,去專門的同志酒吧,但就是不承認自己是同性戀。

老年同性戀並不一定是「底層」,一方面,城市退休老人經濟條件大多不錯,另外,戀老的比例龐大,老年同志在交友層面,常常「很搶手」。當然,農村裡的老同性戀,可能會壓抑一輩子。

回答到這里,我想厚著臉皮,重新定義一下「底層」,我認為,對同性戀者來講,「底層」不僅是物質條件,更多的是自我認同,自我接納。如果一個同性戀者自我認同良好,自信,悅納自己,就算日子苦一點也不是問題。相反,我見過很多被認為高階層的都市金領、白領,公務員體系的同志,卻活得很痛苦,很糾結。

一個沒有自我,沒有自信的人,無論你生活在哪裡,有多少錢,但你的精神都生活在「底層」。


紅佛夜奔尋無雙:

認識且只認識一個,男的。最近或者一直在為臉上的痘痘發愁。為他惋惜十秒,畢竟人年紀大了除了整容目測是改不了了233。 他的朋友他的同學都知道他是gay,有人嚼舌根說他是gay,別人去求證的時候他坦率地承認了,事情就這么傳開了。我不知道別人心裡怎麼想,至少表面看來都算尊重甚至喜歡他。講道理,在學校的時候每年都能拿獎學金,體育多次代人長跑,工作之後收入不說有多高也還算沒拖祖國的後腿,大家還是能看見他gay之外的標簽的。更何況他確實很會做人,我是指很會替別人考慮。這樣的人,他不在乎你說他是gay,別人一眼看到的也不是個gay。
嗯,還有他的女人緣簡直不要太好,無論大的小的,都愛跟他天上地下亂侃。真拿他當閨蜜——除了不一起上洗手間。確實性格偏女性化,女性的弱點也完美呈現。鑽起牛角尖簡直是拉不回來。然而明知他偏女性化,比如步子邁得很小啦之類,卻感受不到一般印象中的那種違和那種做作那種惡心。似乎他就是他,扔在人群里不會顯眼,但也絕不會認錯。 他沒告訴他爸媽他出櫃了,跟我們說以後打算找個能接受他是gay的女人結婚應付家人。wtf……當我們委婉地表示這種女人不會太好找你還是找男人吧的時候,他表示這幫男人不會跟他結婚的。 是的,幾年看下來,從最初的約會(他甚至帶他對象來給我們認識)到之後的約炮(還說過去就去,反正花的是他的錢之類的話,我表示目瞪口呆)。跟普通異性戀人一樣,看著他因為各種莫名其妙的理由喜歡某個人旋即分手,看他無力招架現實的殘酷。只是他要面對的現實不僅僅是物質或地理上的。沒多少人能坦率地承認自己的取向,連他自己都不能對家人坦白,結婚從何談起。
改變對同性戀的看法就是從他開始的,原來同性戀並不全是渣滓。我不滿他現在對感情的態度但並不會去指責他,有這功夫不如去嘲諷窮(炮)游的偽文青。
他同這世上其他人一樣努力工作,他同你我一樣熱愛生活。他同你我一樣希冀愛與純真。不同的只是他性別男愛好男。僅此而已。


匿名用戶:
我見過自稱同性戀的男生,一個在國中,一個在大學。
國中的男生很愛出風頭,交女朋友,穿名牌,像是混混里很出眾很的那種。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開始以姐妹和我們相稱,和女生摟摟抱抱,在女生脖子上留吻痕之類的。
在班裡明目張胆的炫耀自己和很多男性的性經歷,為了讓屁股看起來豐滿穿很多層的內褲,把套套拿出來給我們看。

第二個男生不認識,但身邊很多人認識是個受。
從前聽過他曾經給他的舍友看他和男生上床的照片。
最近向我們班裡一個男生表白了,那個男生是有女朋友的。他把聊天記錄給我們看。小受一上來就要求約約約去開房之類的。
後來又聽說小受在朋友圈發了一張自己的膝蓋,紅紅的,配文是怎麼辦夏天都穿不成短褲了。

我不歧視同性戀,我欣賞他們之間真摯的愛情。
但前提是以愛為名義而不是僅僅為了性交!

只是目前很多人只是把同性當做理由,廣泛約炮,因為不會懷孕,因為不用負責任,因為不會被冠以濫交不檢點惡心之類的名義,因為他們有一個擋箭牌,他們是同性戀,和我們不一樣。

也許你對同性有興趣,我不會說你是心裡變態,因為生兒為人你有你的權利我尊重你。

可你只是為了廣泛性交,還在以同性戀的幌子要求得到同性戀應有的尊重,我只能說你的存在只是玷污了這個名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