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是否可以動手打人?

問題描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我們的底線被人觸犯之時,便催生出了憤怒感。人類社會提倡文明,但眾所周知的是,現實並非如此。 我們會遇到一些與我們三觀格格不入的人,當與他們的觀點有沖突且被逼迫到「忍無可忍」之時(指人身攻擊、挑釁之類的言語及如手指指頭之類的肢體語言等),可否釋放出心口壓抑了很久的野獸?相似問題:如何優雅的表達憤怒--------------------依據此邏輯展開的相似問題------------------在「實在忍無可忍」的…
, , , ,
Aorqu用戶:
這是一個偽命題。

當你還能思考「要不要揍他的時候」,你就不是「忍無可忍」的狀態。


呂葡萄:

忍無可忍,繼續再忍。


我已經不養豬了:

要看主人的。


子楠:

我一直認為,真正的勇氣,是能夠面對譏諷與嘲笑,能夠面對不義與陷害,能夠面對唾罵與侮辱,在黑暗的巷子里,不去和往你身上吐口水的民眾爭辯,不被激怒出憤怒與沖動,堅持自己內心的公正,理智從容地應對人生。

但是不巧的是,社會上總有那麼一堆人,在他們心中,勇氣就是和別人打得頭破血流,或者別人沒惹著他,他也要激怒別人,然後自以為是被激怒的對方先動手,於是自己佔據了道德高點,於是拿出早準備好的武器,或吆喝在一旁的混混,一起去欺辱對方。末了還不忘說,我只是逗逗他,誰知道這B就動手了,我可是有底線的。

一旦某種模糊的定義可被當作行為的理由,就會被無數陰險狡詐之人利用。

又或者,只是我對勇氣的定義和這個社會大多數人對勇氣的定義有區別吧。


幸本善:

「能動手就別嗶嗶」這種話當玩笑說說就好了,
別真傻逼兮兮的當座右銘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哪來那麼多人崇拜暴力。
你打過幾個人,能打過幾個人,賠得起多少金錢和青春。
還心口壓抑了很久的野獸,看著真是羞恥。
三觀格格不入轉身離開就好了,
道不同不相為謀。
要有多中二才會想靠拳頭解決觀念沖突。
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重傷,死亡十年以上,無期,死刑。
當然,如果這些你都不在乎,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畢竟你爛命一條。


Kane讀作卡呢:

我一直在讀書呢,是為了,自己能心平氣和地和SB講話,
我堅持去健身呢,是為了,讓SB能心平氣和地和我講話。


匿名用戶:
諸位Aorquer,你們的答案都頗有道理。然而,人終究是人,並非機器。熱血上頭怒火攻心之時,壓抑自己的作戰本能,也是件極痛苦的事。然而諸君也都說了,若真的出手,後果可能不堪設想。所以在我認知里,高明的打者,會自備兩樣隱藏技能。有了這兩樣,再配合精準的打擊技,也能做到「該出手時就出手,風風火火闖九州」。

這兩樣技能,一主一副。主技能叫:「演技」。副技能我們文中再說。
須知,真正的高手對決,是極簡單的。你一招我一式,高下立判。然而碰上市井纏斗,太能打的反而吃虧。為什麼?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街頭鬥毆,講究的是一個勢均力敵。你太能打的話,在圍觀民眾的心目里,立刻變成了減分項你信不信。這就跟很多中立球迷喜歡支持弱隊一個道理。到時候警察來了,你能打,出手又重,對方倒在地上一副慘樣兒,民眾聖母心大發再一同情,你有理也變理虧了,多不值當。

所以這個時候,功夫高低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演技的高低。也便是,「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

甄子丹多年前有部電影叫《武俠》不知道諸位有沒有看過。(那個看過的,坐下,莫插嘴。。)
————–此處涉及劇透—————

如此能打的子彈哥,在電影里本是個響當當混社會的頭目,卻化名藏身一處世外山村。後來被兩個地痞無賴撩撥,只得出手。然而他畢竟是演員出身,演技高超,出手了,打死兩個,竟沒人看出來,只道是兩個混混不小心把自個兒整死了。若不是精通醫術又同樣習武的金城武明察秋毫,這事兒就算糊弄過去了。此為後話。這里想說的是,演技真的很重要。

不扯電影,還是說個我朋友真實的故事吧。

我這位朋友是武學世家出身。其父是散打教官,從小教兒子習武,高中時候就是市青少年散打前三。後來年紀大了,傷也多,加上愛玩,武藝也算半荒廢狀態,後來轉行去混文化圈了。不過他棄武從文,另有由來。年少氣盛的時候,他也和人動過手,也犯過高贊答主那種錯:把人打得頭破血流,自己啥好處沒撈著,還委屈地抱著爹的大腿一通亂哭。犯事那天晚上,他爹把兒子撈出來回家的路上,就連夜把自己的看家本領——演技,傾囊相傳了。那天晚上,朋友桌上的武聖關帝不見了,變了奧斯卡小金人。

就在前年春運前夕,朋友在火車站買票,那叫個人山人海鑼鼓喧天。他正排著隊呢,兩條隊兒中間,擠進來個胖大漢子,一閃身夾塞兒進來了,正巧插我朋友面前。朋友當下就不爽了,讓那胖子後面老實排隊。胖子大概是個混子無賴,橫了我朋友一眼,張嘴就問候他母親。這胖子一米八幾,又一身肥肉,旁人碰見這么個貨,估計嚇得就慫了。

可我朋友姓葉。這一刻,葉開葉問葉良辰的在他身上靈魂附體。況且,葉家人向來只願對有能力的人出手。我朋友已然怒發,此戰必然免不了了。但是,多年前血污滿地的一幕又令他心寒。好在此時的他,已經有備而來,只是又一次義正詞嚴地讓胖子去後面排隊。這時周圍民眾已察覺到殺意的波動,視線紛紛集中過來了。我朋友身高一米七三左右,加上多年不練,又走的是萌物文青路線,在圍觀民眾眼裡就是個弱雞沒差了。(估計這也是為啥胖子選擇他為目標插隊)然而胖子畢竟是混道上的,並非普通民眾,見我朋友底氣挺足,就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傲然逼視,並未急於出手。我朋友忍不下這口氣,又不想先動手,便使出了隱藏的副技能。

這個副技能,在WOW里叫「嘲諷」,在三國殺里叫「挑釁」,在諸葛丞相口裡叫「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朋友本來就占理,立刻站在道德至高點羞辱胖子,針對對方體型的人身攻擊也是少不了的。果然,胖子聽到罵他插隊沒啥反應,一聽到污他體質含量高,立刻就火了,王八拳往朋友臉上招呼。好了,對方插隊在先,又出口罵人,現在又主動打人,所有不佔理的都沾上了。此時我朋友開演了,假裝完全不會打架的樣子,嘴裡大聲嚷嚷:「你怎麼打人啊?你什麼貭素啊?」一副瘦弱青年遭遇土匪的模樣兒。然而嘴炮說歸說,步點是不會說謊的,連著幾下犀利的後撤步,胖子的王八拳愣是一下沒碰著。這一幕在民眾的眼裡,也就是一個慌忙遮攔招架的文青,在忙不迭後退罷了。

退了幾步,朋友選好了位置,暗中站定,不退了。胖子欺身過來,他略一招架,開啟纏斗模式。這也是早就計算好了的,纏斗模式下,做動作外行是看不清的,發揮演技的空間更大。君不見NBA和足球里近身纏斗的時候,各種鎖喉踹襠扯球衣肘擊的,連職業裁判都不一定能看仔細。

朋友一邊暗暗設法用固定技穩住對方的上肢,護住自己要害,一邊撕心裂肺地叫喚,然後纏斗中兩人一起摔倒在地。於是在圍觀民眾眼裡,形成了一個大白熊抱住一個弱雞暴虐,弱雞慘叫連天的假象。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朋友只真正出手了一次,戰斗就結束了。和《武俠》里如出一轍。

後來只知道,醫檢報告上,胖子的下巴骨裂了。但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裂的,根據圍觀民眾的證詞,兩人打在一起摔地上了,胖子的下巴正巧嗑在哪了就傷了。總之後來不了了之,朋友打了人,一點事兒沒有。真正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當然話說回頭,故事聽聽也就罷了。。充其量只是個例。一般人遇到忍無可忍的時候,還是喊治安人員出面,或者報警比較好。。畢竟一般人想練到那種功夫修為就得十數年,要練出挑釁嘲諷還得嘴皮子厲害,再要練出那種出神入化的演技就更難了。。歸根到底影帝這種東西,還是比較看天賦的,非科班出身還要跨專業修成正果的,那就更是寥寥無幾了。。


鋼鐵直男:

看著大家都在講道理,我也想這個社會是個講道理的社會。


Aorqu用戶:
之所以不建議打人往往是因為成本太高,畢竟這年頭打個人其實你要付出很多東西,時間金錢就不說了,還可能留案底,打重一點還要蹲監獄,其實挺不值得。

至於有人說什麼君子動口不動手的,你們是不知道過去君子多麼崇尚一劍斬仇人這一套,說動口不動手的一般都是因為打不過對方。


歌姬型rbq:

這不就是罵不過了嗎。還不如好好練練嘴皮子。真打起來你會發現,你不光罵不過,還打不過。


宋燕:

取決於你戰鬥力


Moriarty:

忍,然後遠離。

有什麼是忍不下去的呢?如果真到了那地步,訴諸法律是最優選擇。那麼在「惹了我但是沒到可以報警的地步」這樣一個條件下,忍耐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這個答案很糟糕,但卻是我的經驗之談。但凡哪些隨意挑釁欺負弱者(或平級)的人,多半有一個暗淡無光的未來和一個卑劣的人格,他們沒條件感受世間的美好,也不敢去面對需要努力的艱苦的未來,所以他們對弱者施以暴力,來換取一點點的優越感。可是我們不一樣,我們還要好好生活,對不對?

類似的事情我做了兩個不同的選擇,於是有了這樣一個有些阿Q的答案。

國小時被欺負孤立,但當時性格很要強,所以有時會被針對。有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和一個男生起了沖突,污言穢語被罵的不知怎麼還口,於是打算堂堂正正打一架。然而該男生找到了一個好方法:他比我跑得快,於是打幾下就跑打幾下就跑。我打不住他,又不會罵他,於是被硬生生氣哭,遭全班嘲笑。

中學時與人爭論,實際上是個沒什麼營養的知識問題,不存在言語沖突。對方說不過我,於是抽了我一巴掌。這算是最大的侮辱了吧。可是國中時男女差異已經變得明顯,他比我高一頭有我1.5倍重,我不可能再去打架,告老師會被瞧不起而且也沒什麼卵用,唯一的方法就是抄起板凳砸的他不能還手——免得被揍得更慘。然後呢?我只能道歉,拮據的家裡變賣東西去給人賠償,父母對這個沒教養的未成年卑躬屈膝。一瞬間想了這么多以後,我忍了,再也沒和他爭執。

當一個人這樣挑釁的時候,他已經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放在了賭桌上——賭你不敢去拚命。你忍了,裝逼成功,你拼了,兩敗俱傷。那些言語間的冒犯在你收穫一身傷痕一紙訴狀後變得輕如鴻毛,你當時不可侵犯的尊嚴在此時變得那麼微不足道。再回到當時,你會不會選擇扭頭走開?

我們的拳頭之所以被禁錮,是因為枷鎖的那一頭綁著沉重的東西——未來,生活,家人。之所以有諸多顧慮是因為還有一個以後。我們的生活總是一幅畫卷,不是一個碎片,當然你要是非要為了意氣之爭把它弄成一個碎片我也沒立場說什麼。

別把自己置於憤怒之中,當你和周圍人的任何爭執總是上升到相互侮辱攻擊,你就該想想——這群人是怎麼了。總是跋涉在泥淖里,怎麼可能一身清爽。

網上流行「要麼忍,要麼狠,要麼滾」,狠過之後呢?對方就慫了?如果不慫,相互狠到觸犯法律的地步,才想起一切的起源都是因為一句三字經和一個中指,何必呢。

我很懦弱,很無能,很膽小,所以現在在一個普通的大學努力苦逼地準備考研(話說我為什麼就答上題了啊魂淡(╯°□°)╯︵ ┻━┻)。當初那二位佔得先機高高在上的人,一個沒有讀到高中,另一個面對著一個破碎的家庭。

彩蛋:
又有一次和男生對峙(我發誓我是個乖孩子!真的!)該男生把鉛筆刀貼在我的手臂上,說:你再說一句我就劃下去。
我:有種你就劃呀!
他二話不說,拉出一條血痕,索性刀子很鈍,傷口不深。(劇本不對呀щ(゜ロ゜щ))
我閉嘴,認慫。因為我的鉛筆盒裡也有把小刀,新買的,比他的鋒利多了。


慕容玉京:

說得藝文一點,取決於你的涵養有多高。

說得現實一點,取決於你的錢包有多厚。

當然,以上前提是:

不打人你並不會有實質性損失。

什麼叫實質性損失?

1.人家動手打/殺你。

2.人家要搶你的包/手機等財物。

3.人家要rape你。

具體情況自己判斷……

如果人家罵你兩句就氣血上涌……或者「你瞅啥?」「瞅你咋地?」「噗」……那就多多賺錢吧……不然真心不夠賠的。


虹小妹:

一般來說,打人前往往是失去理智的,你根本沒有辦法思考為什麼要打人,能不能打,打了會怎樣,所以,在你冷靜時,請一定先想好打人之後會出現的結果,無非以下幾種:
1、你先動手,別人沒還手,被你痛扁了一頓
2、你先動手,別人沒還手,報警叫了警察蜀黍
3、你先動手,別人還手了,沒打過你
4、你先動手,別人還手了,還把你痛扁了一頓
……
其他那些打電話搖人,事後報仇的就不算了。
這些情況,如果你本質上是個好人呢,一般第一種情況會讓你極為內疚,第二種情況警察蜀黍也會讓你不大好受,第四種情況就不說了,畢竟這種憋屈事,自己委屈一會就好了,要不也不知道什麼叫no zuo no die。也只有第三種情況,會讓你對於自己忍無可忍的這一狀態給出一個很好的交代,畢竟,你心裡是內疚的,要不然,為啥加一個忍無可忍的帽子。

盡管,東北有句家常話,叫做「能動手的話就別瞎吵吵」,但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有這么獨特的地域文化的,年輕人,有些後果能承受,有些未必,雖說不勸你「忍一時風平浪靜」,但是「沖動真的是魔鬼。」年輕時,盡量少做讓自己後悔和內疚的事,那滋味不好受!


Aorqu用戶:
看了幾個回答,感覺得這個問題和慢性病的治療挺像的。

日積月累產生的問題,想要尋求一種即刻解決的方法,要不然不可能,要不然就要付出相當的代價。

或者外形不夠強壯、衣著不夠彩色警示;或者平時行事懦弱,沒有在對方明目張胆前的試探階段給予警告;或者心智不成熟,沒有形成個人界限的概念,當然也不會有意識的去維持。

一個遇見到沖突來臨就會心慌的人,要去學習怎麼恰當的表現威懾,就像一個慢性病患者慢慢糾正生活中的不良習慣一樣難。

———————————————————————————————————————————
到了打或不打的地步,已經沒有多少操作性了,事實上在沖突明朗化之前,資訊交流已經發生了,資訊包括:服裝、用品的張揚程度,金錢價值;體格、長相還有最重要的你們接觸時你的表情和動作反饋。
打架在提問中被描述成釋放獸性,以我有限的來自紀錄片的動物知識來看,動物也是盡量不通過肢體沖突來決定勝負的——比較特異器官的大小、顏色、聲響等。

鮮艷、款式特別的服飾,大塊的肌肉,古惑仔的表情,應該都有助於減少麻煩找上門。


莫問天:

毫無疑問,能動手的絕不吵吵。

小偷偷錢被你抓,小偷叫囂,還動手,你干不幹它?

混子賴皮鬧事,你干不幹它?

人渣大放厥詞,自稱不怕挨揍,你干不幹它?

恐怖份子劫持人質肆意暴虐,你干不幹它?

城管無理取鬧,你干不幹它?

強拆明火執仗,你干不幹它?

流氓欺負你的妻子,子女,弟妹,你干不幹它?

本人抓過好多次賊,但是僅僅第一次賊反抗了。本人也碰上過不公,但是都只限於一次。

暴力不能徹底解決問題,但是暴力卻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護你的權利,尊嚴,親情,不受侵犯,我永遠不會放棄我動手的權利。

答題完畢,我默默的撫摸一下我床下的搞把,正因為我用過幾次它,而且別人知道我會用它,我有可能用它,所以我幾乎沒有再用它的機會了。

不匿名,我就是北方漢子,別扯那些沒用的,別說你帶火噴子,就算你丫帶核武器,老子空手也要上。


T.Sunny:

看大家都在講故事,我來從法律角度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吧。

答案是:不可以。

根據中國的法律,有且僅有以下幾種情況可以合法的打人。

一種叫:「正當防衛」,別人要打你,你為了不讓他打你,所以打了他。

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

PS.打架鬥毆不屬於此列。

一種叫:「緊急避險」,別人正在盜墓,你為了保護國家財產不受非法分子的破壞,動手打了他。

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發生的危險,不得已採取的緊急避險行為,造成損害的,不負刑事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一條第一款

可見,「忍無可忍」並不是能夠打人的法定理由。

如果實在是「忍無可忍」把別人打了。那恭喜你,你的結局將是: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

以及

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

恩,就是這樣。


李黯堂:

Never start a fight, but always finish it.

——《changeling(換子疑雲)》(2008)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