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職業生涯中曾被人提過什麼不靠譜的要求?

問題描述:比如各種奇葩的要求
, , ,
張小放:

不請自來,怒答!

三年前接待一撥政府官員考察調研團參觀項目,在售樓處看完總規沙盤之類的,又在項目走了一圈。晚上又在公司會所請大伙兒吃飯,雖然這幫人對開發商來說就是浪費時間精力金錢和身體健康的蝗蟲,席間五糧液和大龍蝦共舞,法國進口酒庄紅酒和國家野生保護動物亂飛,作為冤大頭陪同人員(主要職責是買單,敬酒),我也習慣了,沒脾氣。

突然,領導秘書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一邊:
「我說小張啊,晚餐的氣氛有點悶啊,領導們都不是很開心,不如叫些同事來敬酒吧。」
「哎呀領導,這么晚了,我哪裡找同事啊,都下班了。不如我舍捨命再去敬一輪。。。」
「你去有什麼意思,你不是管銷售的么,把你那些售樓小姐們叫出來,陪陪領導,大家開開心!」

三年了,每次我回想到這個畫面,都不由自主的會嘟囔一句「F**k!」

回應各位Aorquer~~~

售樓小姐不是我姐,也不是我妹,她們是我的同事和夥伴。我們互相尊重。現代社會,自由自主,對方哪怕丑如雷政富,窮如撿垃圾,她們只要是自願,哪怕是倒貼,我也尊重人家的選擇。反過來也一樣,只要她們不願意,我不會有任何要求她們做出超過本職責任以外的行為。大家上班是夥伴,下班是朋友,這里有一個我正在更新的貼,大家也可以看看

銷售的另一半有什麼特點?做銷售家屬有什麼樣不一樣的體驗或故事?

那天我知道只要我開口,我的同事們不會基於我的職位比她們高,而是會基於幫忙,都會從家裡趕過來,但是,面對這群蝗蟲奇葩,老子就是不願意!

和家人午餐手機所答,心情澎湃,不能自已。行文不通之處,請諒解。

再次回應各位Aorquer(我是有多空啊)~~~~~~

我也不是辣么單純或者不懂潛規則的人,實際上,晚餐後的餘興節目,包括夜總會和失足婦女組織頭目,我也都有預定準備(您瞧發展商這個冤大頭當的。。。。)。但是,在我公司的會所晚餐檯面上要我叫我的同事來陪酒甚至唱歌跳舞,老紙就是不願意!

有Aorquer問最後的結局。比較悲喜交加。

當晚我的處理方法是再叫了幾個菜和2瓶五糧液,買單。把各位蝗蟲再敬了一圈,然後就裝醉不醒(其實也真的差不多了)。

第二天早上向我那逃席的老闆報告此事,老闆不愧是老闆,當場拍桌大怒:「這都是些什麼人! 把我們的銷售當成什麼人了! 你處理得完全對頭! 下次這種場合你一定要到場! 記住這個原則,就是哪怕你洗乾淨屁股坐在他們腿上也不能讓售樓小姐上! 」有這么腹黑的老闆,我驕傲,我自豪,我去哭會兒先。。。。。。

匯報之後老闆的八卦秘書在我的默許之下向銷售部透露了此事。她們怎麼討論的我不知道,後果就是下午我的辦公室里多了一盤水果和一個最漂亮的銷售留給我的字條「聽說您昨天又喝多了,以後還是少喝點吧,注意身體,小心肝。」不管你們怎麼理解這最後三個字,反正我是按照我的方式理解了,嗯,一定是醬的,一定。哇咔咔。


楊佳:

「這件事你們先做,我們是政府,不會差你們錢的。」


大媽:

比我早實習三個月的實習生跟我說:你怎麼這么不會做人,快去送一下快遞員啊

補充:卧槽!評論區的觀眾,人生的艱難你們懂不懂,沒碰到過賤人還是怎樣,這就是我職業生涯被要求做的事情,而且我還照做了。。很悲傷的。。。


Clown:

「給我打一束黑色的燈光」


nicol chen:

小陳,我希望你設計出溫馨大氣的現代簡約風格。

小陳,我希望你設計出溫馨大氣的中式風格。

小陳,我希望你設計出溫馨大氣的歐式風格。

小陳,我希望你設計出溫馨大氣的地中海風格。


太平天師:

第一份工作是貼吧管理員。
剛入職那段時間恰逢薄王事件……
各貼吧各種相關的作死帖子,根本停不下來
然後領導帶我們開會

扯了蠻久,最後說到了這件事兒
然後領導提出了一個十分優雅的解決辦法,我到現在還記得:
你們啊,每人註冊一個爆吧機
然後哪個貼吧這種帖子太多的話,刪也刪不完
就用爆吧機刷屏,刷下去。。。。。下去。。。。


趙四ZS:

你們做律師的,要有良心!不要給壞人辯護,有點憐憫心好嘛?

————–
本來對這個題沒什麼感覺,昨天我回答了一個招遠麥當勞事件中,麥當勞是否應承擔法律責任?(都是個人陋見,不成系統)後,收到了這樣一個評論:
(不針對Aorquer個人,只是這個觀點,不要打擾Aorquer)
我猜他想的是,我為什麼要給麥當勞這個有錢沒良心的「開脫」責任。

好耳熟。
在普法知識越來越好的今天,總還有一小撥人抱著凡是替有罪方辯護律師都是為非作歹泯滅良心的觀念。我們很容易發現某個被新聞媒體炒火案件中,辯護律師也跟著躺槍,因為替壞人辯護的律師在這些人心中是與犯罪人同流合污的。

再比如下面這個這個問題:
為什麼有人願意給惡人包括貪官做辯護律師?

那應該怎麼樣?規則和人權統統不要了,看到殺人犯我們就趕緊綁起來,管它什麼故意過失意外事件,殺了人嘛!都該死!一起拉到菜市口斬首,要是大家特別生氣,我們就凌遲他!這樣可爽啦!

案件事實呢,量刑分析呢,去它的!跟大家一起道德狂歡才是最重要的。

但別忘了,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種道德價值觀,必須要有客觀統一的準繩來約束。甚至,在一些情況下,「良心」「憐憫」的濫用,不比法律的濫用帶來的後果好去多少。

是啊,我承認,有的是拿著錢做偽證不顧案件事實的律師,正所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敗類。

可是,你不能把所有的正常職業行為,哪怕是對法條客觀的解讀,都歸到沒有憐憫心沒有正義感上。

在掌握一些基本法律概念之前,別跟律師們要求「有良心」。


Aorqu用戶:

警察叔叔拿著一張心電圖過來,說:「看看,出個他沒有猝死風險的證明,這個人要去戒毒」。抱歉,臣妾做不到啊。


鄧柯:

「我這里的聲音要多一些顆粒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