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親歷的短短時間內,世界有哪些驚人的改變?

問題描述:此問題被修改多次,評論區內都是針對以前提問者補充說明的回復,大家可不必理會,照常答題即可。
, , , ,
木川:

2009年我大三,那年的11月11日,是我第一次用淘寶網,買了一件呢料風衣,因為真的好便宜:89塊錢。
2016年,雙十一一天的天貓營業額超過了1000億……其影響力已經不僅僅是中國,而且是到了全世界。

2009年,談戀愛就是「用一毛錢發一句 在幹嘛呀」。
2016年,除了銀行和商家,已經沒有人給我發簡訊了。

2009年,覺得動車已經夠快了,直達車也不慢。
2016年,沒有高鐵的地方都不想去。

消費、交流、出行,全都顛覆了。


安雅:

我兒子晚上鬧騰不肯睡覺,我婆婆就敲敲櫃子嚇唬他:「快睡覺!老鼠來了!再不睡覺老鼠啃鼻子!」他依舊鬧騰。

我聽了幾次沒覺得哪裡不對,後來突然明白為什麼他完全不怕這種威脅了:

他從來沒見過活生生的老鼠,怎麼會怕?

千百年來詩歌、童謠、民間故事裡的各種常見生物,若不在食譜上或用來在景區賺錢,如今大抵不是滅絕,就是瀕危,幾乎完全退出城市人群的視野:大灰狼、老鼠、老鷹、黃鼠狼、蜈蚣、狐狸、燕子……水泥森林裡他們築不了巢穴,也無法尋覓食物,只能躲得遠遠的,甚至就此永遠消失在譜系裡了。

孩子們再也不怕童話里的動物了,因為沒有見過——這種變化出現不過十來年。

很可能,他們嚇唬下一代的方式會變成:再不睡覺,大bug要吃掉你的WiFi!


劉曲奇:

上國小的時候,大家都沒有智能手機。老師聯系家長,是用辦公室的座機登陸e校通,給家長的電話錄音留言。
大了一點,四五年級的時候,家住得遠,用上了我爸換下來的飛利浦手機,java平台,彩屏,沒開流量,倒是能聽音樂,一周都不用沖一次電。班裡有的學生用諾基亞,也有人到畢業,也沒在同學錄上留下手機號碼。
六年級學習成績好,換了步步高,翻蓋的,外觀很少女,不僅能聽歌,還能掛qq,手機看圖片是一大堆亂碼,一個月32M流量,永遠用不完。還能看小說,用電腦往sd卡里下載txt文件,金庸大概都是那時候看的。這個手機用了很久。
上了國中,老師不再給家長留言了,改成了發簡訊。班級排名直接導入Excel就可以。
初二過年,親戚送了第一部智能機。
高中時候,任課老師的孩子上國小一年級,他跟我們說,國小的老師都把全班孩子的家長拉班群,作業、收費都在群里直接布置,還能看到老師的朋友圈。
我今年才大一。


城堡:

1、我幼年時,1990年左右,家裡的糧票和錢妥善存放在大衣櫃的最深處。在那個象徵著財富的大衣櫃的抽屜里上著鎖,每一分錢紙幣(黃色,卡車圖案)都整齊的摺疊好。印象里,家人出門買食品時,要合計帶多少糧票。

2、1992年左右我第一次見到電腦,覺得非常神奇。那時計算機機房嚴格管控,必須穿拖鞋、白大褂才能進入機房,以免外界的臟污損壞貴重的設備。我被父親偷偷帶進機房,看父親在計算機上做圖(他是單片機工程師),啟動列印機。機房的噪音非常大,一直有奇怪的滋滋聲。電腦上都貼著IBM的標志。

3、1995年我去電腦房(機房)打遊戲(俗稱包機),那時沒有聽說過網際網路這個名詞,只知道電腦。電腦房相當於早期的網咖,二十多平米的屋子裡有十多台電腦。電腦房藏在大學蘇聯式教學樓黑暗潮濕的地下室,不知道是誰開的,有一家顯眼點,有一家經常關上門,藏得比較深。286電腦1.2元一小時,386是1.5元,486是1.8元,586隻有2台,2元以上每小時。電腦通常只有鍵盤,租用鼠標玩遊戲要另算錢,老闆允許顧客自帶鼠標(那時誰會去買鼠標?)。那時的電腦房熱門遊戲,有《仙劍奇俠傳》《沙丘》《西遊記》《決戰中國海》《太空跳跳車》《大富翁》。玩《仙劍》《沙丘》要排隊,只有比較高端的大學生有錢玩。我作為二年級國小生,通常只能玩低端的286上的遊戲,並且經常可憐巴巴的問老闆:能不能六毛錢包半個小時。

4、1995年,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台Windows95的電腦。聽說那時已經有有錢人用上了Windows95,Windows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操作系統。那時我看了三本父親買的Windows95的書,對上面的掃雷嚮往不已,把介紹掃雷的章節看了無數遍,做夢都夢見玩掃雷

5、1996年時,同學說拷貝《仙劍》用了幾十張3寸磁盤。一張盤十塊錢,該同學自此被認為是家裡有錢。那時聽說,外國研發了一種非常高科技的東西,叫光盤,一張光盤相當於幾百張磁盤!幾百張!!!整整一個書櫃的磁盤都放在一張光盤里!聽說有些有錢人已經開始用了!……

6、1998年,我擁有了一台小霸王學習機(山寨FC,大齡人士自行腦補開機語音),不用再去同學家蹭玩了。當然,那時候為了玩遊戲,一定要找一個借口:我要用學習機學習。每當我插入遊戲卡帶,看到198X年出品的字樣會感到很正常。看到1991年的遊戲會認為:哇,這遊戲好新,肯定好玩!!!
那時,如果你告訴我一個遊戲的服務器是把幾十台小霸王連在一起,我肯定激動得要哭。

7、2000年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盜版光盤十多元一張。2000年左右時才聽說「盜版」「正版」的存在,在此之前根本不知道原來遊戲和軟體還有這種區別!

8、同學國中時和逃課去包機房玩了幾小時《合金裝備索立德》,裡面的哏,一直念叨到高中畢業,幾乎每天都要念叨:嘆號!影子摩西島!Snake,Snake,Snake……(最早的遊戲主播?!)

9、曾經有一段時間,盜版光盤里都是遊戲的合集,其中的遊戲越多被認為是好的,就像早期FC(紅白機)輕度玩家比較喜歡180合一的遊戲卡帶。盜版商為了能在光盤中塞入更多的內容,用盡了各種壓縮手段,並且刪掉了遊戲各種能刪除的內容,比如過場動畫、背景音樂、語音……

10、2000年左右,在一個經濟不算髮達的城市,會玩電腦、擁有電腦的小孩是蠻獨特的,至少他自己會這么認為並自我感覺非常良好。我國中時,微機課老師是病退的前數學老師。去機房上機,要穿鞋套。我們班大概有50個同學,只有3個左右的同學家裡有電腦。上課時我會被老師叫起來,給其他同學講怎麼操作軟體,老師也會向我請教基礎操作(如全選,之類的)……由於我會玩電腦,順理成章的好幾年都是微機課代表,經常拷貝小遊戲和GBA模擬器到學校的機器上,上課時和大家一起玩……後來我發現,其他班級的同學也發現了我藏在機房電腦上的GBA模擬器《口袋妖怪》,後來在這個機器上上機的所有同學,大家很默契的協力把初始妖怪練到了很高的等級。

11、2000年時我擁有了第一台個人電腦,CPU是英特爾的賽揚2,主頻733MHz。玩《紅警2》《盟軍敢死隊2》幀數嚴重不足,直到2003年,我才明白不是這些遊戲很慢,而是我的電腦慢。

12、文曲星上的《黃金英雄壇說》曾經是物理課上最好的消遣。(那麼,什麼是文曲星……)

13、2000年左右,父母買房,二線城市,三萬五千元。房子在二環路的邊上,那時二環路還在建設。開挖的路段上滿是泥巴和水,過馬路像是過泥塘。沒有車到這里來,舉目四顧全是荒地。那時我一直以為,我家搬到了郊區。
【本條刪去了一些內容】

14、剛過千禧年,網路聊天時有很多很多的網路流行語,「蝦米」「偶系帥鍋」之類的,現在已經沒人記得了。那時有一種很潮的東西叫聊天室。其實感覺和現在的網路主播直播+聊天差不多,只是聊天室里沒有主播,只有帶節奏的帥鍋、美鋁……

15、用56K的Modem連電話線上網看黃色圖片,滋滋啦啦的響好幾分鐘。自上而下刷出一張人臉可能就得兩分鐘,幾乎很難看完一張全圖。哦對了,那時的上網還叫沖浪……

16、2000年左右,聽說過觸摸屏這種東西,但感覺應該是那種科幻小說中才可能出現的神器,連想都不敢想,覺得那應該有多高檔啊,跟我們普通人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也就總統和主席能用這種高科技吧?

17、911事件發生時,完全不相信美國本土的大樓會被撞塌。

18、曾經,在中國加入WTO之前,翻譯外國作者的書在大陸出版,是不用聯系原作者或經紀人,也不用給他們錢的

19、咱工人要替國家想,我不下崗誰下崗?
在某一年,下崗這個詞比最難聽的臟話還令人難受。觀看「我不下崗誰下崗」這個節目時,一向沉穩的我父親突然對著電視破口大罵。我成年後有一天回想起來,才能理解他的心情。

20、曾幾何時,有人向我抱怨:「Win XP簡直就是垃圾,穩定性特別差,什麼遊戲都不兼容,而且特別不好用,不知道怎麼操作。反正我只用Win 2000和NT,或者Win 95,等XP過後下一個版本再說……

21、我這個月為了和女朋友聊天,50塊錢包了1000條簡訊

22、我出生在1987年初,那時的蘇聯還是蘇聯。事實上,1990年代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學校的老師同學都沒有改口叫俄羅斯,而是還叫蘇聯。那時對世界局勢還完全沒有概念,但已經有類似局座的人開始各種吹噓了。

23、【本條被審查,已刪。】【這都有人舉報?簡直不敢相信】

24、1990年初,我家據稱是「萬元戶」,父親的同事一直在跟我說,「叔叔跟你講,你爸有錢,讓你爸給你買遊戲機」。但當時我看父親的表情,能感到一種異樣的割裂情緒:「萬元戶」真的很好嗎?那為什麼我們一家三口還住在擁擠不堪的單身宿舍里……?

25、1990年初,一大群男青年擠在單身宿舍里,用黑白電視機玩FC遊戲也能玩得津津有味。

26、早期的掌機遊戲機的液晶屏是不會自發光的,那時我們玩掌機,要在大太陽或者比較亮的日光燈下才能看清熒幕……和現在用移動設備正好相反。一般家庭小孩不會有幾百塊零用錢購買遊戲機,最多有一台幾十塊錢的「掌中寶」,就是能玩兒俄羅斯方塊的那種。Game Boy、GBP是土豪家庭小孩的標配,這些掌機都是黑白的。有些小孩會買一種外掛在GB上的設備,實質上就是一個燈泡,用來在黑暗中照見熒幕。
我借了同學的掌機躲在被窩里玩《第二次超級機器人大戰》,用嘴叼著手電筒照亮熒幕。
我第一次看到彩色的帶背光的掌機,就像看到了神話。

27、那時的人再怎麼有遠見,也想像不到:今天會出現一種叫做膜法師……的人……

28、1990年代特別愛看各種科學類的報刊雜志。上面提到的克隆、納米、機器人、語音識別、基因改造、超級計算機等技術,在當時看來只有下輩子才能夠享受到,當時很想多活幾十年,想活著看看未來。

29、十多年前:
「不要上網!網上都是騙人的,胡說八道的。」
幾年前:
「兒子,媽給你轉了一個養生的權威文章你看看。媽最近發的文章你是不是都不看?你怎麼不看呢?嗯?」

30、我剛加入遊戲行業的2008年,市面上的絕對主流還是PC端遊戲。那時的理念是,開發一款端游,賺十年錢。也有一些極小的不知名團隊在開發網頁遊戲和手機遊戲。但如果你和同行說:我是做頁游/手游的,沒人願意搭理你,覺得是腦殘。很難想像竟然會有人跑去那種不健全的平台/設備上開發遊戲……玩那種遊戲的還是正常玩家嗎……
我曾經極端鄙視做頁游和手游的人……這玩意兒完全沒有技術含量,而且根本掙不到錢啊!一個月能掙幾百塊?工資能發下來?能找到女朋友?
可後來大勢所趨,不得已也轉去開發頁游和手游……
後來我做主策的手游,月流水過億了……

歡迎點贊,想起什麼再補充。
因為是遊戲行業從業者,聊遊戲和設備的變化,相對多一些。其他一些關於世界的變化,其他答主回答得都很不錯,大家可以參考。謝謝各位。

最後:2015-2016年發生的各種事情,感覺上比之前經歷的這么多年加在一起還要多……
真是一年當二十年活。_(:зゝ∠)_


匿名用戶:

2003年,我和他13歲,初一。不在一個班級,考試都在第一考場。
2004年,閆老師的暑期輔導班,他說那時認識了我,我記不起他來,慚愧。
2005年,分到一個班級,前後桌。我不喜歡他,確切的說,我不喜歡任何一個男生。不知道他有沒有一點喜歡我,雖然我死讀書只知啃課本跪舔教參智商不高情商為負,但畢竟當時國中小女生的應試能力比他強嘛。
2006年,同班,同桌。他遞來小紙條[我喜歡你]。點頭,羞澀。不準他在課堂上摟我的腰,動手用圓規扎一下。課桌下我的左手他的右手偶爾偷偷牽一牽,在初二時開設暑期輔導班初四當我們班導的老師眼皮底下。
2006年9月,高中開學。他在實驗高中,我在一中。高二文理分科,他學理我也跟著學了理。轉去一中的東校一佳,開始出現情緒低落等等心理問題。”如果能考上大學就學心理學研究研究說不定能自己治治”,這想法大概是從那時開始。家境普通,手機見過沒用過。寫信,一封又一封。
2009年9月,聯考數學八十六的我在山東省四線小城二本,線554我555,慶幸,聽說三本學校學費死貴。他在大連211,看著同一張卷子一百四十幾分的他自戴光環,智慧之光。手機不能安裝軟體。每天聯系,簡訊包月,電話卡不實名,30元買卡帶50元話費,用完換新號。
2010年,手機換諾基亞,飛信天天叮叮咚。
2013年,大學畢業。諾粉換手機只得用Windows phone,對這系統又愛又恨。他在校簽了三方協議去了濱州京博,我還待在海邊小城,畢業季的3月開始在離家半百米的英語輔導班做實習生騙個實習章蓋蓋。本以為畢業了可以常常面對面,豈料還是一別三個月不見。
2014年初,他辭職回家鄉來,終於有時間把聯考後就繳了學費的駕照給考了,拖拉將近五年。找了離家百米遠的單位工作,有夜班,卻白了點也胖了點。我考了教師資格證,8月考編失利。
2015新年伊始,他再辭職,開啟買買買模式做婚前準備。5.20領證。我全心投入再備考編,參與的唯一一項工作是電視背景牆設計。7月下旬舉行婚禮,8月中旬我取得這小城西北部的縣教師編。8月末起他陪我在離家300里路的鄉村,我教學,他持家。
2016年初,我懷孕,他繼續陪伴,照顧吃喝,安撫我極不穩定的情緒。

2016年11月6日,順產丫頭。
2016年11月7日,他在這小城西北部的縣開發區管委入職。

從13歲到26歲,人生因為有他而美好。
從26歲開始,美好+1再+1。
附寶貝照片。頭發卷卷是因為羊水還沒有洗掉啦! (˃̶͈̀௰˂̶͈́)


瘋死沃:

1、

上圖為星際迷航:原初系列的劇照,該系列拍攝於上個世紀60年代。劇中斯波克正在使用一台……手持式電腦並在熒幕上記錄什麼。這是當時人們可以想像得到的最先進的手持記錄設備。

當然在我們眼中,這玩意已經相當落後了,怎麼能這么厚嘛!而且還要用筆,熒幕也不夠大,邊框太寬,太笨重,論記錄和便攜,IPAD分分鐘吊打它好嗎~
有意思的是,劇中這種手持式記錄設備叫PADD.

2、


還是星際迷航原初系列。這片子為什麼這么牛逼,劇情是一方面,想像力,我是指,嚴肅的想像力(而不是隨便瞎想的那種)所展現出來的當時人們對未來的展望,十分引人注目。
圖片是劇中人物使用的無線通訊設備,可以翻蓋,打開蓋子即可按動按鈕與遠處的同僚進行無線通話。
在上世紀60年代人們心目中,這大概是可以想像出來的,最先進的無線便攜通話設備了。
我們知道,其實這就是後來的翻蓋手機,我們早已在十幾年前將其淘汰。

3、

上圖為2001太空漫遊的劇照,該片上映於20世紀70年代。片中的宇航員一邊吃飯,一邊看BBC新聞打發時間……等下,這是平板電腦嗎?沒錯……和星際迷航中的平板電腦不同,這台平板電腦更薄,熒幕比例更大,而且可以用來收看新聞(可播放視訊及無線連接),非常非常接近我們現在常用的平板電腦了,而這是上世紀70年代人類的想像,在當時的人們看來,未來,就應該有這么一樣東西,很薄,而且不用太大,可以很方便的進行無線連接。

更重要的是,和星際迷航最大的不同點,70年代的人們認為,這種想像出來的輕薄的電腦,不一定非要用來作嚴肅的科學工作(星際迷航中的PADD是用來做科學和航行記錄用的),他們認為,未來的人類,或許就應該用這種東西來消遣,或者是獲得資訊。人們就該一邊吃飯,一邊看看平板電腦上的視訊。

再強調一下,這是20世紀70年代的電影。


在這個鏡頭里,兩名宇航員同桌吃飯,卻只盯著各自的平板電腦,人與人之間反而沒有了交流。在上世紀70年代的人看來,這是一項很……科幻的事情。
然而這一切都已經變成了現實。就算是一家人,飯桌上也只是各自盯著自己的熒幕。幾十年前人們所想像的不可思議的科幻事件,在今天真的發生了。

在這個片段中,還出現了宇航員操作微波爐加熱食物,等了十幾秒,然後取走的鏡頭。在當時,微波爐還沒有真正普及,還是個很科幻的玩意,然而現在的生活,早已有了巨大的變化。

4、

還是2001太空漫遊。上世紀70年代的人們,認為可以在電話間里給遠方的親人打一個視訊電話,該是多麼美好的事。
想想吧,當你坐在電腦前,覺得和女神聊視訊是件很平常的事,但就在幾十年前,這還只是科幻。

5、
還是2001太空漫遊。
有沒有覺得這個鏡頭很……不一般?
你可能覺得,很正常啊,飛機客艙里嘛,大家排排坐,無聊的看椅背上的電視。
但這個鏡頭發生在20世紀70年代……在當時,客機還沒有椅背電視這種東西。又是一個幾十年前的科學幻想,在現在變成了很平常的事情的例子。

6、
這條沒有圖,因為我找不到出處了。大概記得還是在十多年前,當時有一期科幻世界,裡面有部小說,描述未來的生活,其中講了一個細節。
就是用隨身便攜的電子設備進行交易。將電子設備進行無線對接,然後……拍一筆錢給對方。
在當時看來,這是很科幻,很牛逼的事情。然而現在……太平常不過了。

就是這短短的幾十年,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常常幻想未來世界的面貌,遺憾自己不能生活在科幻世界裡。但仔細想想,就在現在,我們使用著薄薄的平板電腦,使用手機,隨意進行視訊通話,用手機進行無紙幣支付,當面轉帳匯款,掃一掃就能買東西或者獲取資訊,開著電力驅動的單車和汽車,按個按鈕就能知道最新的新聞,只要對方願意,我們就可以在隨身電子地圖上對其進行定位,大街上隨處都是超大的熒幕播放著視訊或廣告……這在幾十甚至十幾年前,還只是幻想。我們現在就生活在十幾年前的科幻世界當中,這個世界發生的這些驚人變化,已經滲入我們的生活,變成了大家習以為常的事情,以至於你感覺不到——哦!原來我們的生活已經有這么大的變化了。

原本令人遺憾的7、
要感謝火星救援、地心引力等相對較硬的科幻片出現,讓原本令人遺憾的第7條,可以只作為一個不嚴肅的碎碎念,而不用正式的寫下來了。

曾經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及之後的一些舊時代中,雖然也誕生過很多批著科幻外衣的童話電影,但至少,當時誕生了星際迷航、2001太空漫遊這樣的嚴肅的科學幻想作品。我們從中看到了大量驚人的預言,和貼近現實的設想。IPAD、可視電話、自轉人工重力系統、太空站、太空梭、遠程無線採訪、AI、後備系統、飛船加速與星際航行原理……用現在的眼光來看,這些都是非常真實,也相當現實的設想或理論。高級的幻想從來都是嚴肅的,有限制的,正因如此,它才顯得格外有魅力。當你審視一件嚴肅的科幻作品時,同時代的你會認為這件事情雖然聽起來很科幻,但仔細想想,它有切實的理論基礎,也有可行的現實意義,更重要的是過了幾十年後,再去看它,發現其中的設想已然成真,且和現實非常貼近,於是它又有了預言般的屬性,這更加襯託了這些嚴肅作品的偉大之處。

然而現在呢?(感謝火星救援、地心引力等當代硬科幻作品的救場,使這段話里的言辭不再犀利)
我們只看見滿熒幕的機槍打外星人,手雷丟外星人,電腦病毒對抗外星人。我們只看到外星人千里迢迢跑到地球來,只為了爭奪……

這一早已被證實在宇宙中儲量極為豐富的資源——它甚至不能被稱為資源,因為宇宙中的水,實在是太多了。
又或者是為了爭奪……

這早已被證實為由恆星大量生產的,事實上在宇宙中到處都是的資源。

我們看見可以跨越星系,實現光年級輸送能力的外星人,整支軍隊被射程只有幾百米的步槍打敗。我們還看到各種不切實際的幻想,甚至還有隻用爆炸特效和植入廣告就撐起的連故事情節都沒有的所謂科幻片,然而這類片居然都可以大賣。

這些可笑的電影現在充斥著我們的影院,就在現在這個「我們生活在前人的科幻世界裡」的時代。前人通過科幻電影,預言了我們的生活,而我們呢,哪部電影敢說能預言幾十年後的生活?
這是不是一個令人驚訝的改變?


章添濕:

在我國小時,應該是2000年的春天,兩個外國人來到學校,正在上課的學生都把臉轉向南邊往窗外看,一個褲子剪裁合體的蘑菇頭的金髮女人在詢問什麼,另一個男人穿著電視上類似《成長的煩惱》里美國中年男子穿的那種亮藍牛仔褲,他獨自站在花牆上不說話,陽光穿過院子里的槐樹,光斑落在他身上,隔著玻璃我們聽不到聲音,只覺得窗外畫面新鮮,教室里靜極了,總之他們看起來都很高,腿很長。

張老師說,那是『 國際計劃』的人, 他們來實地考察,要提高我們的教育水準。

下課了,我們正在操場上玩,當時學校給我們攤派了一種雜志《少年月刊》(其實還有很多印的挺漂亮的雜志和書被老師鎖在辦公室里,我找老師借來看過,印象很深一種大開本的天文雜志《小哥白尼》。放學後,我仰頭看著盧老師從櫃子里取出一沓書給我,她鎖上門騰出手幫我把書包裝好,在我背上拍一把,我就向前跑去追先走的同學們),那個女人拿過我們手裡的《少年月刊》,隨手翻到最後一頁的一篇散文說考考我們,然後她手指著「生機勃勃」,問我「勃」字什麼意思。我說是很有生氣的樣子,感覺雞同鴨講,不了了之。

沒多久,學生都會給外國人寫我又考了一百分我又拿了乒乓球賽冠軍了之類的謊話,過一段時間得到郵寄來的文具盒、書包和玩具。寫好了信交給老師,由西安辦事處翻成英文一起寄出去。

有一個加拿大老太太給她資助的學生回信寫道,我住在一個五百人的小鎮,每周末要去教堂。老師當笑話在課堂上講,世上竟存在只有五百人的小鎮?

張老師說,英語有什麼難學的,前幾天來的那個美國女的就是項目負責人,她在西安培訓了一年都能跟你們對話,會說漢語一個月工資就四千美元,我一個月可憐的才六百元,人民幣。在匯率還是一比八的2000年,月薪四千美元意味著什麼是不言自明的。我們都把它當作奇蹟。就像典獄長諾頓說Lord,it’s a miracle!

一天下午,我就站在甬道邊的冬青樹下,看著大卡車開進學校,拉了一車包裝精美的糖果分發給學生,不知為什麼吃了以後肚子發燒。藍色糖紙上一個漢字也沒有,我查了小小的英文說明,Made in Malaysia。

多年以後,我在《百年孤獨》里讀到奧雷連諾上前摸冰的片段,不自覺想起吃到馬來西亞糖果的下午。它在燒。

現在到處都能見到進口零食店,超市都有進口零食區。寫信也好像已經成了結繩記事一樣的出土文物。只用了不到十五年。

——————————————官方網址———————————————

China | Plan International
https://plan-international.org/zh-hans/china


奉義天涯:

90後怒答一個。
我第一次接觸電腦大約是2002年,我十歲。使用的windows98,當時那種裡面有球球的鼠標,感覺神奇的不得了。當時有一種3.5英寸軟盤 ,最大存儲能達到1Mb還多!我記得有一天,我們老師拿來一個小東西叫做U盤,據說能有32MB的內存!我的天啊…清楚的記得當時那個老師拿出來時,其他老師的一臉羨慕…

(有一些善意的或者中性的懷疑…基本都是說,2002年還有98系統?還用軟盤?…忘了交代背景了,我小時候在農村,我們國小5個年級加起來90多人。我三四年級的時候,城裡的學校給我們捐了一批電腦。大約十幾台吧,我們有了「微機室」。一大半的電腦都不能用。都是人家淘汰的東西。唉…沒想到這么多人懷疑我在編…那時候的貧窮不是我的錯吧……)


PenguinKing:

答主有個00後的表妹。
有一天我問她:
我有盤磁帶~
我有根鉛筆~
啊~
表妹:


宇航:

電影《回到未來3》裡面有這樣一段劇情。

主角因為各種原因要從八十年代穿越到五十年代,在五十年代和五十年代的美國人在用一個機器部件的時候壞了,五十年代的美國人問穿越回去的主角這個部件是哪國製造的,小孩說是日本製造的,於是發生了如下對話:

和咱們國家這些年走的路有那麼一丟丟像。


姜小白:

1、
學生時代不務正業,完成了從未認真聽過一節英語課的史詩任務,但依然知道一條常識,英文名字是「名」在前,「姓」在後。

所以我是Jiang Xiaobai,去美國得叫Xiaobai Jiang.

這也沒幾年,常識變了,中國姓名,無論在中國還是在美國,都用Jiang Xiaobai了。

2、
09年大學的時候,看油菜花都是蹬單車的。
可今年這波大學生,學弟的學弟的學弟,發看油菜花的朋友圈,是四五個小夥伴,租一輛車,開著自駕遊玩兒一天,所有的花費一起AA人均才一百塊錢,也就一個周六兼職就能賺回來。
學生的生活品質跟狀態真的提高很多了,越來越酷,這點很欣慰。

3、
農村生活真是翻天覆地了,家裡的wifi特別快,過年殺豬都是o2o,屠宰場來家裡把豬拉走,殺完把豬肉送回來,方便極了。


花村婦聯主席:

10年前的雞湯:
美國人在捷運上讀書,中國人在捷運上發呆。
北大清華的學生非常努力,回家吃飯都是用跑的。
安南/普京/李明博每天睡4小時,其他時間讀書

5年前的雞湯:
美國人在機場候機廳讀書,中國人在機場候機廳打牌。
哈佛耶魯的學生非常努力,回家吃飯都是用跑的。
科比/詹姆斯/麥蒂每天睡4小時,其他時間訓練。

最近的雞湯:
機場貴賓候機廳里的人都讀書,普通候機廳里的人都玩電腦。
伊頓公學的學生非常努力,回家吃飯都是用跑的。
某大V每天睡4小時,其他時間碼字發圖。

以下內容純屬YY:

未來的雞湯:
spacex的宇航員出發前讀書,神舟飛船的宇航員出發前玩隨身VR。
火星大學的學生非常努力,回地球吃飯都是用跑的。
某歸零者每天睡4小時,其他時間製造死線。


Sean Ye:

作為80後,本來想說報刊雜志:如今除了我爸這樣的老一輩知識分子,已經很少有人看報紙了;
作為商業世界一分子,又想說機票代售點:當年遍布大街小巷的機票代售點已經全面被攜程,去哪兒…取代了;

但這一切都不如這兩張照片對比來得震撼

同一地點:梵蒂岡的聖彼得廣場
同一事件:新教皇登基
時隔八年,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感謝科技、感謝網際網路


Aorqu用戶:
變化巨大,舉個例子,小時候,國小一二年紀,考試,用油印卷子
寫錯了答案,都不敢用橡皮擦,一擦,連題都擦沒了,一片都花了


牧野公子:

2011年,我手機每個月流量70M、
2012年,我手機每個月流量200M、
2013年,我手機每個月流量1G、


朗博:

謝邀,變化最快的就是通訊系統,簡直是驚天動地!

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溝通的方式只有寫信。那麼電話呢?普通人家誰能用的起。第一次聽電話才是我6歲的時候,淘氣我的一次跑進了一個招待所,正好沒有門衛,大廳茶幾上裡面放著電話,我很好奇便拿了起來,學著電影樣子放在耳邊,沒想到電話裡面居然傳出聲音:請問您要轉外線么?當時一下子懵了,趕緊扔掉話筒,直接跑回家了,心臟「撲通撲通」直跳。這印象太深刻了,真象做賊一樣。當時電話就是這樣子的。顏色只有兩種,全黑或全紅。

我是在東北出生,父親在北京工作,我在北京的沒呆兩三年,就隨著父親來到了西北,美其名曰支持大西北的建設。父母就是那批所謂的「獻完青春獻兒女」的志願者吧。所以,家中的親戚全在東北。唯一交流的工具就是寫信,當時寫一封信寄回去至少需要一個星期時間,寄信時貼一張郵票八分錢。要是有急事,則可以寄掛號信,要貼兩毛錢的郵票。如果有特急的事,就需要跑郵局發電報。發電報很快,遠方的郵局接到以後,立刻就把電報送到家中。發電報可真不便宜,一個字好像7分錢吧,反正一份電報怎麼也要十幾字,一次就要一塊錢呀,當時我爸的一月收入才三十多元,所以,除了特急的事情,一般不發電報的。

電話的普及也就是八十年代開始的。一般人家也都裝不起,那時候一部電話的初裝費要是多少,說出來嚇死你,最少的2800元。您想,一個知識分子的一月工資就是四十多元,要攢五年的工資才能裝起一部電話。所以,當時人人家都有電視,但是有電話的寥寥無幾。當時城市才有多大,找人說事也就走幾步路的問題了,加上經濟也不發達,雖然通訊閉塞,也真的覺沒什麼不方便。

八十年代末上了大學。在大學中我們的業餘生活只有收音機了,我在大學中沒看過一次電視。有時候上自習時,不想學習就是寫信。班裡的生活委員最大工作量就是每天給同學發遠方寄來的信。如果男(女)朋友的在外地上學,一學期下來信就厚厚的一沓了。反正大學畢業時候,誰都有上百封信吧。

我記得我當時和朋友寫信的內容,就是討論政治歷史居多,其功能作用就象現在的論壇發表的看法之類,只不過僅兩個人交流。我真感嘆現在的學生真是太幸福了,就資訊量和觀點更新遠遠超過我們那個時候,一比起來簡直是井底之蛙了。雖然我們閉塞,但也有兩個好處:一是吸收大於輸出,大量時間能踏踏實實看了很多書籍,這對於學文史的是很重要的。現在只要談到政史哲學方面的知識,我可以不用百度,心中真有一個比較系統的書單。其次,寫信能鍛煉人的文筆和整體的文思的布局。只從有了電腦,便喜歡粘貼復制了,文筆真比以前差很多。但是寫文章還追求謀篇布局,追求文章的完整,這點到沒有丟掉。

通訊不發達苦了當時大學的「鴛鴦」了。想見女朋友了,女生宿舍樓不讓進,男生在樓下只能扯著喉嚨喊:「XXX宿舍的XXX,請你下來一趟。」一般全女生樓都能聽到。如果喜歡哪個女生,也沒有通訊方式,只能寫個小條,偷偷給對方遞過去。現在年青人談情說愛的表達方式真讓人羨慕呀,不僅能隨時隨地,而且還能用各種表情圖片,豐富多彩方便快捷。但這好像也帶來一個問題,好像感情不如以前的穩定了,能從一而終的痴心人真的不多了。即便大學畢業以後,電話也不普及,我記得我談戀愛的時,每次都要走好遠去女朋友的家找她。要是人不在就白跑一遍。即便到了女朋友的家裡,女朋友的父母及其兄弟姐妹也要用狐疑審視的眼光打量我一番。所以,談情說愛就得要出來,在馬路上和公園裡邊走邊談。所以那時候我們把談戀愛稱之為「壓馬路」。夏天倒也罷了,但是冬季冰雪寒天的,雖然兩顆心滾燙,但是也架不住寒風刺骨呀。談個戀愛容易么?有人就會問怎麼不去咖啡館呀,那時候有么?即便偶爾有,窮學生畢業進的起么?所以,毫不誇張的說,我們這一代的感情是「走」出來的。

中國通訊發展的飛速時代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人們的生活水準高了,電話的初裝費也降到了一千元以下。到了九十年代中期,電話普及了。這時候真感到方便了,找個人再也不用去對方的家裡和單位了,可以直接打電話。但是有時對方不在,也很麻煩。於是一種新的通訊工具誕生了,它標著著隨時可以與對方聯系。這就是「BP機」。

1998年是BP機鼎盛的年代。那時的大街上到處可以聽到BP機的「滴滴答答」的聲音,然後人們一低頭,從褲兜掏出BP機,一看顯示屏的電話號碼,然後立刻找個電話亭立刻給對方回電話。經常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找個電話亭但是有好幾個人都在排隊打電話,等輪到自己的時候,電話打過去的時候,結果是電話亭亭主的聲音:剛才打電話的那個人走了。於是漢顯的BP機就產生了。

我清楚的記得,我的一個漢顯BP機就是摩托羅拉。當時價錢整整三千元,相當於我五個月的工資。只要對方有事情,直接打尋呼台,他的留言自然就可以出現BP機熒幕上了。年青的我把這代表身份的貴重之物就經常掛在褲腰帶,時不時顯擺出來,讓大家看看我帶的可是漢顯的BP機!

當然,九十年代初也有了移動手機,俗稱「大哥大」,這手機還是模擬信號的,通話不如現在的清晰有雜聲,而且一次蓄電量僅僅能打半個小時。但這可是尊貴身份的象徵,當時價值可是上萬元,起碼相當於現在的十萬元了吧。在飯局上,有人把大哥大拿出來,「啪」往桌子上一立,那個派頭就是牛掰。我清楚記得一幕,在街上鬧市,有人拿出大哥大在人群中打電話,當時商店傳齣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的「千年等一回」的音樂,此人不知道是真有急事打電話還是在那裡顯擺,扯著嗓門便喊開了,引得行人注目。大哥大的收費標准可是真貴,市話每分鐘就六毛前,而且還是雙向收費的,這時的牛肉麵一碗0.5元,一分鐘電話費就是一碗牛肉麵的錢。所以,我一直認為有些拿大哥大的人就是裝逼的,當時真有拿著大哥大卻擠公車的和在電話亭打電話的人。我曾經也暗暗勵志發誓:這輩子我也要用上手機!

不過這個夢想很快實現了,當然不是我擁有了大哥大,而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後,手機已經開始普及了,我便擁有了第一部手機「諾基亞」。當時的功能僅僅能打電話和發簡訊,但質量可是真好,一次我跑著擠公共汽車,手機掉了出來,前後蓋和機身立即摔成三部分,我趕緊撿起來,邊追公共汽車邊組裝,照用無誤。

以後,手機更新越來越快,我一直也沒有關注。直到六年前,我才開始用智能手機,才發現智能手機的是可以上網的,能玩遊戲的,這功能也很太多了吧。現在手機不僅聯系他人方便,還可以上網閱讀,就連支付轉賬也離不開了。也許,這個過程變化是悄然著,平時也感覺不到什麼,但是驀然回首,我年輕的時代就像昨天發生事情,這樣一對比,這時候真的不由感嘆:翻天覆地的變化呀!這通訊手段簡直是革命性的了。這種變化之快,恐怕只有計算機發展才能與之媲美。


口德普萊格瑪:

12年的年初,高三
同桌她爸給她買了部iPhone4s,我倆每天都上課切水果,什麼都不幹,就切水果

現在,iPhone年年都換,手機里再也沒有能讓我點開超過三次的遊戲了


Serena Yu:

乒乓球直徑38mm->40mm

21分->11分

五局三勝變七局四勝

無遮擋發球

奧運會參賽人數

世錦賽參賽人數

限制顆粒膠

雙打選手抽籤

限制海外兵團

禁VOC

賽珞璐球改醋酸纖維,40mm->40+

醋酸纖維改ABS塑料

現在還在測試加高球網

國際乒聯改規則上了癮,如果穿越過來一名20年前的選手,現在都不會打球了。

說限制中國也不對,在ITTF開始折騰之前中國和瑞典、法國、比利時、韓國、奧地利、德國、南斯拉夫、白俄羅斯等還打得有來有回,現在改來改去把歐洲乒乓徹底折騰死了,因為歐洲後備人才少,歐洲每冒出一批天才就改一次規則,廢掉一批。客觀上實際在不斷加強中國。

不知道圖個什麼,每折騰一次少一批球迷和運動員,再折騰真的要使這項運動走向死亡了。

想學網路遊戲一個補丁一代神,享受”親愛的玩家們我是你們的爹”的快感? WOW不服跟風練一個小號只要一個星期,體育運動職業選手練習一種打法風格以後基本上終身就不能改變了,業余選手也會浪費十幾年的苦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