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亲历的短短时间内,世界有哪些惊人的改变?

问题描述:此问题被修改多次,评论区内都是针对以前提问者补充说明的回复,大家可不必理会,照常答题即可。
, , , ,
木川:

2009年我大三,那年的11月11日,是我第一次用淘宝网,买了一件呢料风衣,因为真的好便宜:89块钱。
2016年,双十一一天的天猫营业额超过了1000亿……其影响力已经不仅仅是中国,而且是到了全世界。

2009年,谈恋爱就是“用一毛钱发一句 在干嘛呀”。
2016年,除了银行和商家,已经没有人给我发简讯了。

2009年,觉得动车已经够快了,直达车也不慢。
2016年,没有高铁的地方都不想去。

消费、交流、出行,全都颠覆了。


安雅:

我儿子晚上闹腾不肯睡觉,我婆婆就敲敲柜子吓唬他:“快睡觉!老鼠来了!再不睡觉老鼠啃鼻子!”他依旧闹腾。

我听了几次没觉得哪里不对,后来突然明白为什么他完全不怕这种威胁了:

他从来没见过活生生的老鼠,怎么会怕?

千百年来诗歌、童谣、民间故事里的各种常见生物,若不在食谱上或用来在景区赚钱,如今大抵不是灭绝,就是濒危,几乎完全退出城市人群的视野:大灰狼、老鼠、老鹰、黄鼠狼、蜈蚣、狐狸、燕子……水泥森林里他们筑不了巢穴,也无法寻觅食物,只能躲得远远的,甚至就此永远消失在谱系里了。

孩子们再也不怕童话里的动物了,因为没有见过——这种变化出现不过十来年。

很可能,他们吓唬下一代的方式会变成:再不睡觉,大bug要吃掉你的WiFi!


刘曲奇:

上国小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智能手机。老师联系家长,是用办公室的座机登陆e校通,给家长的电话录音留言。
大了一点,四五年级的时候,家住得远,用上了我爸换下来的飞利浦手机,java平台,彩屏,没开流量,倒是能听音乐,一周都不用冲一次电。班里有的学生用诺基亚,也有人到毕业,也没在同学录上留下手机号码。
六年级学习成绩好,换了步步高,翻盖的,外观很少女,不仅能听歌,还能挂qq,手机看图片是一大堆乱码,一个月32M流量,永远用不完。还能看小说,用电脑往sd卡里下载txt文件,金庸大概都是那时候看的。这个手机用了很久。
上了国中,老师不再给家长留言了,改成了发简讯。班级排名直接导入Excel就可以。
初二过年,亲戚送了第一部智能机。
高中时候,任课老师的孩子上国小一年级,他跟我们说,国小的老师都把全班孩子的家长拉班群,作业、收费都在群里直接布置,还能看到老师的朋友圈。
我今年才大一。


城堡:

1、我幼年时,1990年左右,家里的粮票和钱妥善存放在大衣柜的最深处。在那个象征著财富的大衣柜的抽屉里上著锁,每一分钱纸币(黄色,卡车图案)都整齐的折叠好。印象里,家人出门买食品时,要合计带多少粮票。

2、1992年左右我第一次见到电脑,觉得非常神奇。那时计算机机房严格管控,必须穿拖鞋、白大褂才能进入机房,以免外界的脏污损坏贵重的设备。我被父亲偷偷带进机房,看父亲在计算机上做图(他是单片机工程师),启动列印机。机房的噪音非常大,一直有奇怪的滋滋声。电脑上都贴著IBM的标志。

3、1995年我去电脑房(机房)打游戏(俗称包机),那时没有听说过网际网路这个名词,只知道电脑。电脑房相当于早期的网咖,二十多平米的屋子里有十多台电脑。电脑房藏在大学苏联式教学楼黑暗潮湿的地下室,不知道是谁开的,有一家显眼点,有一家经常关上门,藏得比较深。286电脑1.2元一小时,386是1.5元,486是1.8元,586只有2台,2元以上每小时。电脑通常只有键盘,租用鼠标玩游戏要另算钱,老板允许顾客自带鼠标(那时谁会去买鼠标?)。那时的电脑房热门游戏,有《仙剑奇侠传》《沙丘》《西游记》《决战中国海》《太空跳跳车》《大富翁》。玩《仙剑》《沙丘》要排队,只有比较高端的大学生有钱玩。我作为二年级国小生,通常只能玩低端的286上的游戏,并且经常可怜巴巴的问老板:能不能六毛钱包半个小时。

4、1995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台Windows95的电脑。听说那时已经有有钱人用上了Windows95,Windows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操作系统。那时我看了三本父亲买的Windows95的书,对上面的扫雷向往不已,把介绍扫雷的章节看了无数遍,做梦都梦见玩扫雷

5、1996年时,同学说拷贝《仙剑》用了几十张3寸磁盘。一张盘十块钱,该同学自此被认为是家里有钱。那时听说,外国研发了一种非常高科技的东西,叫光盘,一张光盘相当于几百张磁盘!几百张!!!整整一个书柜的磁盘都放在一张光盘里!听说有些有钱人已经开始用了!……

6、1998年,我拥有了一台小霸王学习机(山寨FC,大龄人士自行脑补开机语音),不用再去同学家蹭玩了。当然,那时候为了玩游戏,一定要找一个借口:我要用学习机学习。每当我插入游戏卡带,看到198X年出品的字样会感到很正常。看到1991年的游戏会认为:哇,这游戏好新,肯定好玩!!!
那时,如果你告诉我一个游戏的服务器是把几十台小霸王连在一起,我肯定激动得要哭。

7、2000年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盗版光盘十多元一张。2000年左右时才听说“盗版”“正版”的存在,在此之前根本不知道原来游戏和软体还有这种区别!

8、同学国中时和逃课去包机房玩了几小时《合金装备索立德》,里面的哏,一直念叨到高中毕业,几乎每天都要念叨:叹号!影子摩西岛!Snake,Snake,Snake……(最早的游戏主播?!)

9、曾经有一段时间,盗版光盘里都是游戏的合集,其中的游戏越多被认为是好的,就像早期FC(红白机)轻度玩家比较喜欢180合一的游戏卡带。盗版商为了能在光盘中塞入更多的内容,用尽了各种压缩手段,并且删掉了游戏各种能删除的内容,比如过场动画、背景音乐、语音……

10、2000年左右,在一个经济不算发达的城市,会玩电脑、拥有电脑的小孩是蛮独特的,至少他自己会这么认为并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我国中时,微机课老师是病退的前数学老师。去机房上机,要穿鞋套。我们班大概有50个同学,只有3个左右的同学家里有电脑。上课时我会被老师叫起来,给其他同学讲怎么操作软体,老师也会向我请教基础操作(如全选,之类的)……由于我会玩电脑,顺理成章的好几年都是微机课代表,经常拷贝小游戏和GBA模拟器到学校的机器上,上课时和大家一起玩……后来我发现,其他班级的同学也发现了我藏在机房电脑上的GBA模拟器《口袋妖怪》,后来在这个机器上上机的所有同学,大家很默契的协力把初始妖怪练到了很高的等级。

11、2000年时我拥有了第一台个人电脑,CPU是英特尔的赛扬2,主频733MHz。玩《红警2》《盟军敢死队2》帧数严重不足,直到2003年,我才明白不是这些游戏很慢,而是我的电脑慢。

12、文曲星上的《黄金英雄坛说》曾经是物理课上最好的消遣。(那么,什么是文曲星……)

13、2000年左右,父母买房,二线城市,三万五千元。房子在二环路的边上,那时二环路还在建设。开挖的路段上满是泥巴和水,过马路像是过泥塘。没有车到这里来,举目四顾全是荒地。那时我一直以为,我家搬到了郊区。
【本条删去了一些内容】

14、刚过千禧年,网路聊天时有很多很多的网路流行语,“虾米”“偶系帅锅”之类的,现在已经没人记得了。那时有一种很潮的东西叫聊天室。其实感觉和现在的网路主播直播+聊天差不多,只是聊天室里没有主播,只有带节奏的帅锅、美铝……

15、用56K的Modem连电话线上网看黄色图片,滋滋啦啦的响好几分钟。自上而下刷出一张人脸可能就得两分钟,几乎很难看完一张全图。哦对了,那时的上网还叫冲浪……

16、2000年左右,听说过触摸屏这种东西,但感觉应该是那种科幻小说中才可能出现的神器,连想都不敢想,觉得那应该有多高档啊,跟我们普通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也就总统和主席能用这种高科技吧?

17、911事件发生时,完全不相信美国本土的大楼会被撞塌。

18、曾经,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翻译外国作者的书在大陆出版,是不用联系原作者或经纪人,也不用给他们钱的

19、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
在某一年,下岗这个词比最难听的脏话还令人难受。观看“我不下岗谁下岗”这个节目时,一向沉稳的我父亲突然对着电视破口大骂。我成年后有一天回想起来,才能理解他的心情。

20、曾几何时,有人向我抱怨:“Win XP简直就是垃圾,稳定性特别差,什么游戏都不兼容,而且特别不好用,不知道怎么操作。反正我只用Win 2000和NT,或者Win 95,等XP过后下一个版本再说……

21、我这个月为了和女朋友聊天,50块钱包了1000条简讯

22、我出生在1987年初,那时的苏联还是苏联。事实上,1990年代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学校的老师同学都没有改口叫俄罗斯,而是还叫苏联。那时对世界局势还完全没有概念,但已经有类似局座的人开始各种吹嘘了。

23、【本条被审查,已删。】【这都有人举报?简直不敢相信】

24、1990年初,我家据称是“万元户”,父亲的同事一直在跟我说,“叔叔跟你讲,你爸有钱,让你爸给你买游戏机”。但当时我看父亲的表情,能感到一种异样的割裂情绪:“万元户”真的很好吗?那为什么我们一家三口还住在拥挤不堪的单身宿舍里……?

25、1990年初,一大群男青年挤在单身宿舍里,用黑白电视机玩FC游戏也能玩得津津有味。

26、早期的掌机游戏机的液晶屏是不会自发光的,那时我们玩掌机,要在大太阳或者比较亮的日光灯下才能看清荧幕……和现在用移动设备正好相反。一般家庭小孩不会有几百块零用钱购买游戏机,最多有一台几十块钱的“掌中宝”,就是能玩儿俄罗斯方块的那种。Game Boy、GBP是土豪家庭小孩的标配,这些掌机都是黑白的。有些小孩会买一种外挂在GB上的设备,实质上就是一个灯泡,用来在黑暗中照见荧幕。
我借了同学的掌机躲在被窝里玩《第二次超级机器人大战》,用嘴叼着手电筒照亮荧幕。
我第一次看到彩色的带背光的掌机,就像看到了神话。

27、那时的人再怎么有远见,也想像不到:今天会出现一种叫做膜法师……的人……

28、1990年代特别爱看各种科学类的报刊杂志。上面提到的克隆、纳米、机器人、语音识别、基因改造、超级计算机等技术,在当时看来只有下辈子才能够享受到,当时很想多活几十年,想活着看看未来。

29、十多年前:
“不要上网!网上都是骗人的,胡说八道的。”
几年前:
“儿子,妈给你转了一个养生的权威文章你看看。妈最近发的文章你是不是都不看?你怎么不看呢?嗯?”

30、我刚加入游戏行业的2008年,市面上的绝对主流还是PC端游戏。那时的理念是,开发一款端游,赚十年钱。也有一些极小的不知名团队在开发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但如果你和同行说:我是做页游/手游的,没人愿意搭理你,觉得是脑残。很难想像竟然会有人跑去那种不健全的平台/设备上开发游戏……玩那种游戏的还是正常玩家吗……
我曾经极端鄙视做页游和手游的人……这玩意儿完全没有技术含量,而且根本挣不到钱啊!一个月能挣几百块?工资能发下来?能找到女朋友?
可后来大势所趋,不得已也转去开发页游和手游……
后来我做主策的手游,月流水过亿了……

欢迎点赞,想起什么再补充。
因为是游戏行业从业者,聊游戏和设备的变化,相对多一些。其他一些关于世界的变化,其他答主回答得都很不错,大家可以参考。谢谢各位。

最后:2015-2016年发生的各种事情,感觉上比之前经历的这么多年加在一起还要多……
真是一年当二十年活。_(:зゝ∠)_


匿名用户:

2003年,我和他13岁,初一。不在一个班级,考试都在第一考场。
2004年,闫老师的暑期辅导班,他说那时认识了我,我记不起他来,惭愧。
2005年,分到一个班级,前后桌。我不喜欢他,确切的说,我不喜欢任何一个男生。不知道他有没有一点喜欢我,虽然我死读书只知啃课本跪舔教参智商不高情商为负,但毕竟当时国中小女生的应试能力比他强嘛。
2006年,同班,同桌。他递来小纸条[我喜欢你]。点头,羞涩。不准他在课堂上搂我的腰,动手用圆规扎一下。课桌下我的左手他的右手偶尔偷偷牵一牵,在初二时开设暑期辅导班初四当我们班导的老师眼皮底下。
2006年9月,高中开学。他在实验高中,我在一中。高二文理分科,他学理我也跟着学了理。转去一中的东校一佳,开始出现情绪低落等等心理问题。”如果能考上大学就学心理学研究研究说不定能自己治治”,这想法大概是从那时开始。家境普通,手机见过没用过。写信,一封又一封。
2009年9月,联考数学八十六的我在山东省四线小城二本,线554我555,庆幸,听说三本学校学费死贵。他在大连211,看着同一张卷子一百四十几分的他自戴光环,智慧之光。手机不能安装软体。每天联系,简讯包月,电话卡不实名,30元买卡带50元话费,用完换新号。
2010年,手机换诺基亚,飞信天天叮叮咚。
2013年,大学毕业。诺粉换手机只得用Windows phone,对这系统又爱又恨。他在校签了三方协议去了滨州京博,我还待在海边小城,毕业季的3月开始在离家半百米的英语辅导班做实习生骗个实习章盖盖。本以为毕业了可以常常面对面,岂料还是一别三个月不见。
2014年初,他辞职回家乡来,终于有时间把联考后就缴了学费的驾照给考了,拖拉将近五年。找了离家百米远的单位工作,有夜班,却白了点也胖了点。我考了教师资格证,8月考编失利。
2015新年伊始,他再辞职,开启买买买模式做婚前准备。5.20领证。我全心投入再备考编,参与的唯一一项工作是电视背景墙设计。7月下旬举行婚礼,8月中旬我取得这小城西北部的县教师编。8月末起他陪我在离家300里路的乡村,我教学,他持家。
2016年初,我怀孕,他继续陪伴,照顾吃喝,安抚我极不稳定的情绪。

2016年11月6日,顺产丫头。
2016年11月7日,他在这小城西北部的县开发区管委入职。

从13岁到26岁,人生因为有他而美好。
从26岁开始,美好+1再+1。
附宝贝照片。头发卷卷是因为羊水还没有洗掉啦! (˃̶͈̀௰˂̶͈́)


疯死沃:

1、

上图为星际迷航:原初系列的剧照,该系列拍摄于上个世纪60年代。剧中斯波克正在使用一台……手持式电脑并在荧幕上记录什么。这是当时人们可以想像得到的最先进的手持记录设备。

当然在我们眼中,这玩意已经相当落后了,怎么能这么厚嘛!而且还要用笔,荧幕也不够大,边框太宽,太笨重,论记录和便携,IPAD分分钟吊打它好吗~
有意思的是,剧中这种手持式记录设备叫PADD.

2、


还是星际迷航原初系列。这片子为什么这么牛逼,剧情是一方面,想像力,我是指,严肃的想像力(而不是随便瞎想的那种)所展现出来的当时人们对未来的展望,十分引人注目。
图片是剧中人物使用的无线通讯设备,可以翻盖,打开盖子即可按动按钮与远处的同僚进行无线通话。
在上世纪60年代人们心目中,这大概是可以想像出来的,最先进的无线便携通话设备了。
我们知道,其实这就是后来的翻盖手机,我们早已在十几年前将其淘汰。

3、

上图为2001太空漫游的剧照,该片上映于20世纪70年代。片中的宇航员一边吃饭,一边看BBC新闻打发时间……等下,这是平板电脑吗?没错……和星际迷航中的平板电脑不同,这台平板电脑更薄,荧幕比例更大,而且可以用来收看新闻(可播放视讯及无线连接),非常非常接近我们现在常用的平板电脑了,而这是上世纪70年代人类的想像,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未来,就应该有这么一样东西,很薄,而且不用太大,可以很方便的进行无线连接。

更重要的是,和星际迷航最大的不同点,70年代的人们认为,这种想像出来的轻薄的电脑,不一定非要用来作严肃的科学工作(星际迷航中的PADD是用来做科学和航行记录用的),他们认为,未来的人类,或许就应该用这种东西来消遣,或者是获得资讯。人们就该一边吃饭,一边看看平板电脑上的视讯。

再强调一下,这是20世纪70年代的电影。


在这个镜头里,两名宇航员同桌吃饭,却只盯着各自的平板电脑,人与人之间反而没有了交流。在上世纪70年代的人看来,这是一项很……科幻的事情。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变成了现实。就算是一家人,饭桌上也只是各自盯着自己的荧幕。几十年前人们所想像的不可思议的科幻事件,在今天真的发生了。

在这个片段中,还出现了宇航员操作微波炉加热食物,等了十几秒,然后取走的镜头。在当时,微波炉还没有真正普及,还是个很科幻的玩意,然而现在的生活,早已有了巨大的变化。

4、

还是2001太空漫游。上世纪70年代的人们,认为可以在电话间里给远方的亲人打一个视讯电话,该是多么美好的事。
想想吧,当你坐在电脑前,觉得和女神聊视讯是件很平常的事,但就在几十年前,这还只是科幻。

5、
还是2001太空漫游。
有没有觉得这个镜头很……不一般?
你可能觉得,很正常啊,飞机客舱里嘛,大家排排坐,无聊的看椅背上的电视。
但这个镜头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在当时,客机还没有椅背电视这种东西。又是一个几十年前的科学幻想,在现在变成了很平常的事情的例子。

6、
这条没有图,因为我找不到出处了。大概记得还是在十多年前,当时有一期科幻世界,里面有部小说,描述未来的生活,其中讲了一个细节。
就是用随身便携的电子设备进行交易。将电子设备进行无线对接,然后……拍一笔钱给对方。
在当时看来,这是很科幻,很牛逼的事情。然而现在……太平常不过了。

就是这短短的几十年,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常常幻想未来世界的面貌,遗憾自己不能生活在科幻世界里。但仔细想想,就在现在,我们使用着薄薄的平板电脑,使用手机,随意进行视讯通话,用手机进行无纸币支付,当面转帐汇款,扫一扫就能买东西或者获取资讯,开着电力驱动的单车和汽车,按个按钮就能知道最新的新闻,只要对方愿意,我们就可以在随身电子地图上对其进行定位,大街上随处都是超大的荧幕播放著视讯或广告……这在几十甚至十几年前,还只是幻想。我们现在就生活在十几年前的科幻世界当中,这个世界发生的这些惊人变化,已经渗入我们的生活,变成了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以至于你感觉不到——哦!原来我们的生活已经有这么大的变化了。

原本令人遗憾的7、
要感谢火星救援、地心引力等相对较硬的科幻片出现,让原本令人遗憾的第7条,可以只作为一个不严肃的碎碎念,而不用正式的写下来了。

曾经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及之后的一些旧时代中,虽然也诞生过很多批著科幻外衣的童话电影,但至少,当时诞生了星际迷航、2001太空漫游这样的严肃的科学幻想作品。我们从中看到了大量惊人的预言,和贴近现实的设想。IPAD、可视电话、自转人工重力系统、太空站、太空梭、远程无线采访、AI、后备系统、飞船加速与星际航行原理……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些都是非常真实,也相当现实的设想或理论。高级的幻想从来都是严肃的,有限制的,正因如此,它才显得格外有魅力。当你审视一件严肃的科幻作品时,同时代的你会认为这件事情虽然听起来很科幻,但仔细想想,它有切实的理论基础,也有可行的现实意义,更重要的是过了几十年后,再去看它,发现其中的设想已然成真,且和现实非常贴近,于是它又有了预言般的属性,这更加衬托了这些严肃作品的伟大之处。

然而现在呢?(感谢火星救援、地心引力等当代硬科幻作品的救场,使这段话里的言辞不再犀利)
我们只看见满荧幕的机枪打外星人,手雷丢外星人,电脑病毒对抗外星人。我们只看到外星人千里迢迢跑到地球来,只为了争夺……

这一早已被证实在宇宙中储量极为丰富的资源——它甚至不能被称为资源,因为宇宙中的水,实在是太多了。
又或者是为了争夺……

这早已被证实为由恒星大量生产的,事实上在宇宙中到处都是的资源。

我们看见可以跨越星系,实现光年级输送能力的外星人,整支军队被射程只有几百米的步枪打败。我们还看到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甚至还有只用爆炸特效和植入广告就撑起的连故事情节都没有的所谓科幻片,然而这类片居然都可以大卖。

这些可笑的电影现在充斥着我们的影院,就在现在这个“我们生活在前人的科幻世界里”的时代。前人通过科幻电影,预言了我们的生活,而我们呢,哪部电影敢说能预言几十年后的生活?
这是不是一个令人惊讶的改变?


章添湿:

在我国小时,应该是2000年的春天,两个外国人来到学校,正在上课的学生都把脸转向南边往窗外看,一个裤子剪裁合体的蘑菇头的金发女人在询问什么,另一个男人穿着电视上类似《成长的烦恼》里美国中年男子穿的那种亮蓝牛仔裤,他独自站在花墙上不说话,阳光穿过院子里的槐树,光斑落在他身上,隔着玻璃我们听不到声音,只觉得窗外画面新鲜,教室里静极了,总之他们看起来都很高,腿很长。

张老师说,那是‘ 国际计划’的人, 他们来实地考察,要提高我们的教育水准。

下课了,我们正在操场上玩,当时学校给我们摊派了一种杂志《少年月刊》(其实还有很多印的挺漂亮的杂志和书被老师锁在办公室里,我找老师借来看过,印象很深一种大开本的天文杂志《小哥白尼》。放学后,我仰头看着卢老师从柜子里取出一沓书给我,她锁上门腾出手帮我把书包装好,在我背上拍一把,我就向前跑去追先走的同学们),那个女人拿过我们手里的《少年月刊》,随手翻到最后一页的一篇散文说考考我们,然后她手指著“生机勃勃”,问我“勃”字什么意思。我说是很有生气的样子,感觉鸡同鸭讲,不了了之。

没多久,学生都会给外国人写我又考了一百分我又拿了乒乓球赛冠军了之类的谎话,过一段时间得到邮寄来的文具盒、书包和玩具。写好了信交给老师,由西安办事处翻成英文一起寄出去。

有一个加拿大老太太给她资助的学生回信写道,我住在一个五百人的小镇,每周末要去教堂。老师当笑话在课堂上讲,世上竟存在只有五百人的小镇?

张老师说,英语有什么难学的,前几天来的那个美国女的就是项目负责人,她在西安培训了一年都能跟你们对话,会说汉语一个月工资就四千美元,我一个月可怜的才六百元,人民币。在汇率还是一比八的2000年,月薪四千美元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自明的。我们都把它当作奇蹟。就像典狱长诺顿说Lord,it’s a miracle!

一天下午,我就站在甬道边的冬青树下,看着大卡车开进学校,拉了一车包装精美的糖果分发给学生,不知为什么吃了以后肚子发烧。蓝色糖纸上一个汉字也没有,我查了小小的英文说明,Made in Malaysia。

多年以后,我在《百年孤独》里读到奥雷连诺上前摸冰的片段,不自觉想起吃到马来西亚糖果的下午。它在烧。

现在到处都能见到进口零食店,超市都有进口零食区。写信也好像已经成了结绳记事一样的出土文物。只用了不到十五年。

——————————————官方网址———————————————

China | Plan International
https://plan-international.org/zh-hans/china


奉义天涯:

90后怒答一个。
我第一次接触电脑大约是2002年,我十岁。使用的windows98,当时那种里面有球球的鼠标,感觉神奇的不得了。当时有一种3.5英寸软盘 ,最大存储能达到1Mb还多!我记得有一天,我们老师拿来一个小东西叫做U盘,据说能有32MB的内存!我的天啊…清楚的记得当时那个老师拿出来时,其他老师的一脸羡慕…

(有一些善意的或者中性的怀疑…基本都是说,2002年还有98系统?还用软盘?…忘了交代背景了,我小时候在农村,我们国小5个年级加起来90多人。我三四年级的时候,城里的学校给我们捐了一批电脑。大约十几台吧,我们有了“微机室”。一大半的电脑都不能用。都是人家淘汰的东西。唉…没想到这么多人怀疑我在编…那时候的贫穷不是我的错吧……)


PenguinKing:

答主有个00后的表妹。
有一天我问她:
我有盘磁带~
我有根铅笔~
啊~
表妹:


宇航:

电影《回到未来3》里面有这样一段剧情。

主角因为各种原因要从八十年代穿越到五十年代,在五十年代和五十年代的美国人在用一个机器部件的时候坏了,五十年代的美国人问穿越回去的主角这个部件是哪国制造的,小孩说是日本制造的,于是发生了如下对话:

和咱们国家这些年走的路有那么一丢丢像。


姜小白:

1、
学生时代不务正业,完成了从未认真听过一节英语课的史诗任务,但依然知道一条常识,英文名字是“名”在前,“姓”在后。

所以我是Jiang Xiaobai,去美国得叫Xiaobai Jiang.

这也没几年,常识变了,中国姓名,无论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用Jiang Xiaobai了。

2、
09年大学的时候,看油菜花都是蹬单车的。
可今年这波大学生,学弟的学弟的学弟,发看油菜花的朋友圈,是四五个小伙伴,租一辆车,开着自驾游玩儿一天,所有的花费一起AA人均才一百块钱,也就一个周六兼职就能赚回来。
学生的生活品质跟状态真的提高很多了,越来越酷,这点很欣慰。

3、
农村生活真是翻天覆地了,家里的wifi特别快,过年杀猪都是o2o,屠宰场来家里把猪拉走,杀完把猪肉送回来,方便极了。


花村妇联主席:

10年前的鸡汤:
美国人在捷运上读书,中国人在捷运上发呆。
北大清华的学生非常努力,回家吃饭都是用跑的。
安南/普京/李明博每天睡4小时,其他时间读书

5年前的鸡汤:
美国人在机场候机厅读书,中国人在机场候机厅打牌。
哈佛耶鲁的学生非常努力,回家吃饭都是用跑的。
科比/詹姆斯/麦蒂每天睡4小时,其他时间训练。

最近的鸡汤:
机场贵宾候机厅里的人都读书,普通候机厅里的人都玩电脑。
伊顿公学的学生非常努力,回家吃饭都是用跑的。
某大V每天睡4小时,其他时间码字发图。

以下内容纯属YY:

未来的鸡汤:
spacex的宇航员出发前读书,神舟飞船的宇航员出发前玩随身VR。
火星大学的学生非常努力,回地球吃饭都是用跑的。
某归零者每天睡4小时,其他时间制造死线。


Sean Ye:

作为80后,本来想说报刊杂志:如今除了我爸这样的老一辈知识分子,已经很少有人看报纸了;
作为商业世界一分子,又想说机票代售点:当年遍布大街小巷的机票代售点已经全面被携程,去哪儿…取代了;

但这一切都不如这两张照片对比来得震撼

同一地点:梵蒂冈的圣彼得广场
同一事件:新教皇登基
时隔八年,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感谢科技、感谢网际网路


Aorqu用户:
变化巨大,举个例子,小时候,国小一二年纪,考试,用油印卷子
写错了答案,都不敢用橡皮擦,一擦,连题都擦没了,一片都花了


牧野公子:

2011年,我手机每个月流量70M、
2012年,我手机每个月流量200M、
2013年,我手机每个月流量1G、


朗博:

谢邀,变化最快的就是通讯系统,简直是惊天动地!

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沟通的方式只有写信。那么电话呢?普通人家谁能用的起。第一次听电话才是我6岁的时候,淘气我的一次跑进了一个招待所,正好没有门卫,大厅茶几上里面放著电话,我很好奇便拿了起来,学着电影样子放在耳边,没想到电话里面居然传出声音:请问您要转外线么?当时一下子懵了,赶紧扔掉话筒,直接跑回家了,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这印象太深刻了,真象做贼一样。当时电话就是这样子的。颜色只有两种,全黑或全红。

我是在东北出生,父亲在北京工作,我在北京的没呆两三年,就随着父亲来到了西北,美其名曰支持大西北的建设。父母就是那批所谓的“献完青春献儿女”的志愿者吧。所以,家中的亲戚全在东北。唯一交流的工具就是写信,当时写一封信寄回去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时间,寄信时贴一张邮票八分钱。要是有急事,则可以寄挂号信,要贴两毛钱的邮票。如果有特急的事,就需要跑邮局发电报。发电报很快,远方的邮局接到以后,立刻就把电报送到家中。发电报可真不便宜,一个字好像7分钱吧,反正一份电报怎么也要十几字,一次就要一块钱呀,当时我爸的一月收入才三十多元,所以,除了特急的事情,一般不发电报的。

电话的普及也就是八十年代开始的。一般人家也都装不起,那时候一部电话的初装费要是多少,说出来吓死你,最少的2800元。您想,一个知识分子的一月工资就是四十多元,要攒五年的工资才能装起一部电话。所以,当时人人家都有电视,但是有电话的寥寥无几。当时城市才有多大,找人说事也就走几步路的问题了,加上经济也不发达,虽然通讯闭塞,也真的觉没什么不方便。

八十年代末上了大学。在大学中我们的业余生活只有收音机了,我在大学中没看过一次电视。有时候上自习时,不想学习就是写信。班里的生活委员最大工作量就是每天给同学发远方寄来的信。如果男(女)朋友的在外地上学,一学期下来信就厚厚的一沓了。反正大学毕业时候,谁都有上百封信吧。

我记得我当时和朋友写信的内容,就是讨论政治历史居多,其功能作用就象现在的论坛发表的看法之类,只不过仅两个人交流。我真感叹现在的学生真是太幸福了,就资讯量和观点更新远远超过我们那个时候,一比起来简直是井底之蛙了。虽然我们闭塞,但也有两个好处:一是吸收大于输出,大量时间能踏踏实实看了很多书籍,这对于学文史的是很重要的。现在只要谈到政史哲学方面的知识,我可以不用百度,心中真有一个比较系统的书单。其次,写信能锻炼人的文笔和整体的文思的布局。只从有了电脑,便喜欢粘贴复制了,文笔真比以前差很多。但是写文章还追求谋篇布局,追求文章的完整,这点到没有丢掉。

通讯不发达苦了当时大学的“鸳鸯”了。想见女朋友了,女生宿舍楼不让进,男生在楼下只能扯著喉咙喊:“XXX宿舍的XXX,请你下来一趟。”一般全女生楼都能听到。如果喜欢哪个女生,也没有通讯方式,只能写个小条,偷偷给对方递过去。现在年青人谈情说爱的表达方式真让人羡慕呀,不仅能随时随地,而且还能用各种表情图片,丰富多彩方便快捷。但这好像也带来一个问题,好像感情不如以前的稳定了,能从一而终的痴心人真的不多了。即便大学毕业以后,电话也不普及,我记得我谈恋爱的时,每次都要走好远去女朋友的家找她。要是人不在就白跑一遍。即便到了女朋友的家里,女朋友的父母及其兄弟姐妹也要用狐疑审视的眼光打量我一番。所以,谈情说爱就得要出来,在马路上和公园里边走边谈。所以那时候我们把谈恋爱称之为“压马路”。夏天倒也罢了,但是冬季冰雪寒天的,虽然两颗心滚烫,但是也架不住寒风刺骨呀。谈个恋爱容易么?有人就会问怎么不去咖啡馆呀,那时候有么?即便偶尔有,穷学生毕业进的起么?所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们这一代的感情是“走”出来的。

中国通讯发展的飞速时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准高了,电话的初装费也降到了一千元以下。到了九十年代中期,电话普及了。这时候真感到方便了,找个人再也不用去对方的家里和单位了,可以直接打电话。但是有时对方不在,也很麻烦。于是一种新的通讯工具诞生了,它标着着随时可以与对方联系。这就是“BP机”。

1998年是BP机鼎盛的年代。那时的大街上到处可以听到BP机的“滴滴答答”的声音,然后人们一低头,从裤兜掏出BP机,一看显示屏的电话号码,然后立刻找个电话亭立刻给对方回电话。经常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找个电话亭但是有好几个人都在排队打电话,等轮到自己的时候,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结果是电话亭亭主的声音:刚才打电话的那个人走了。于是汉显的BP机就产生了。

我清楚的记得,我的一个汉显BP机就是摩托罗拉。当时价钱整整三千元,相当于我五个月的工资。只要对方有事情,直接打寻呼台,他的留言自然就可以出现BP机荧幕上了。年青的我把这代表身份的贵重之物就经常挂在裤腰带,时不时显摆出来,让大家看看我带的可是汉显的BP机!

当然,九十年代初也有了移动手机,俗称“大哥大”,这手机还是模拟信号的,通话不如现在的清晰有杂声,而且一次蓄电量仅仅能打半个小时。但这可是尊贵身份的象征,当时价值可是上万元,起码相当于现在的十万元了吧。在饭局上,有人把大哥大拿出来,“啪”往桌子上一立,那个派头就是牛掰。我清楚记得一幕,在街上闹市,有人拿出大哥大在人群中打电话,当时商店传出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的“千年等一回”的音乐,此人不知道是真有急事打电话还是在那里显摆,扯著嗓门便喊开了,引得行人注目。大哥大的收费标准可是真贵,市话每分钟就六毛前,而且还是双向收费的,这时的牛肉面一碗0.5元,一分钟电话费就是一碗牛肉面的钱。所以,我一直认为有些拿大哥大的人就是装逼的,当时真有拿着大哥大却挤公车的和在电话亭打电话的人。我曾经也暗暗励志发誓:这辈子我也要用上手机!

不过这个梦想很快实现了,当然不是我拥有了大哥大,而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手机已经开始普及了,我便拥有了第一部手机“诺基亚”。当时的功能仅仅能打电话和发简讯,但质量可是真好,一次我跑着挤公共汽车,手机掉了出来,前后盖和机身立即摔成三部分,我赶紧捡起来,边追公共汽车边组装,照用无误。

以后,手机更新越来越快,我一直也没有关注。直到六年前,我才开始用智能手机,才发现智能手机的是可以上网的,能玩游戏的,这功能也很太多了吧。现在手机不仅联系他人方便,还可以上网阅读,就连支付转账也离不开了。也许,这个过程变化是悄然著,平时也感觉不到什么,但是蓦然回首,我年轻的时代就像昨天发生事情,这样一对比,这时候真的不由感叹:翻天覆地的变化呀!这通讯手段简直是革命性的了。这种变化之快,恐怕只有计算机发展才能与之媲美。


口德普莱格玛:

12年的年初,高三
同桌她爸给她买了部iPhone4s,我俩每天都上课切水果,什么都不干,就切水果

现在,iPhone年年都换,手机里再也没有能让我点开超过三次的游戏了


Serena Yu:

乒乓球直径38mm->40mm

21分->11分

五局三胜变七局四胜

无遮挡发球

奥运会参赛人数

世锦赛参赛人数

限制颗粒胶

双打选手抽签

限制海外兵团

禁VOC

赛珞璐球改醋酸纤维,40mm->40+

醋酸纤维改ABS塑料

现在还在测试加高球网

国际乒联改规则上了瘾,如果穿越过来一名20年前的选手,现在都不会打球了。

说限制中国也不对,在ITTF开始折腾之前中国和瑞典、法国、比利时、韩国、奥地利、德国、南斯拉夫、白俄罗斯等还打得有来有回,现在改来改去把欧洲乒乓彻底折腾死了,因为欧洲后备人才少,欧洲每冒出一批天才就改一次规则,废掉一批。客观上实际在不断加强中国。

不知道图个什么,每折腾一次少一批球迷和运动员,再折腾真的要使这项运动走向死亡了。

想学网路游戏一个补丁一代神,享受”亲爱的玩家们我是你们的爹”的快感? WOW不服跟风练一个小号只要一个星期,体育运动职业选手练习一种打法风格以后基本上终身就不能改变了,业余选手也会浪费十几年的苦功。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