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親歷的短短時間內,世界有哪些驚人的改變?

問題描述:此問題被修改多次,評論區內都是針對以前提問者補充說明的回復,大家可不必理會,照常答題即可。
, , , ,
Aorqu用戶:
班禪額爾德尼去世了。
阿沛阿旺晉美去世了。
鐵木爾·達瓦買提退休了。
阿不來提阿不都熱西提退休了。
布赫退休了。


Aorqu用戶:
大概八十年代初的樣子,一盒火柴五分錢。不知道現在一盒火柴多少錢,但很多九零後應該不知道五分錢長什麼樣子了。

當年電視台播《霍元甲》的時候,我們七八百人的村就兩三台電視機。現在,每家一般都是兩三台電視機。

即使是八十年代中期,家裡蒸饅頭還要在白面里摻點黑面。現在,老家的小孩子們,白面饅頭都不吃,就惦記著吃零食。

整個八十年代,萬元戶那是相當牛逼的。但是,現在一萬元能買一頭牛嗎?

1998年做英語閱讀理解的時候,有一篇是講電腦鍵盤的。問題是,不管老師還是我們學生,都沒見過鍵盤。現在,老家農村的國小都開設電腦課了。

1999年,網咖開始越來越多,那時候去網咖需要排隊。雖然QQ已經出現,但很多人聊天得找各種聊天室。現在,上網已經成了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絕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QQ和微信賬號。

即使是2001年,手機還是稀罕物件,很多人還掛個尋呼機在腰間。今天,人均不止一部手機。

2004年,用電驢下東西,實際下載速度不到100k。現在,我家的實際下載速度是3M左右。

2007年,大部分帶攝像頭的手機的攝像頭像素不足百萬。現在,已經以千萬計了了。

2007年,我買的房子是4500元/平米。現在,可以賣到16000元/平米。

2008年,我在BBS上看大家討論奧運會。現在,陣地放在了微博和Aorqu。

2008年,老家農村大部分人不敢生病,看不起。現在,大部分人參加了農村合作醫療。對於大部分人而言,看病不是太大的問題。

2012年,經常需要站在路邊等出租。現在,我自己以網約車為主,以出租車為輔。

2014年,我買的房子每平米25000元。現在,每平米可以賣到43000元。

即使是2015年,我還是以刷卡為主,以現金為輔。現在,以移動支付為主,以刷卡為輔,一個月也用不了一兩次現金。

—————向下的分割線—————
關於八十年代初火柴的價格,評論區有Aorquer說應該兩分錢,我特意問了下老人,確實是兩分錢。謝謝指正。

關於九零後沒見過五分錢,我願答案表述有誤。我想說的是,大部分九零後自己會花錢買東西的時候,應該沒有價值一毛錢以下的或者說價值五分錢的單個商品了。再次謝謝大家的質疑和指正。


趙大忽悠:

上學的時候一回家就打開電腦,爹媽總是喊:別一天到晚就盯著電腦,對眼睛不好

剛畢業一兩年一回家,爹媽總是說:一天到晚就是盯著手機玩,對眼睛不好

最近一兩年爹媽來北京看我,發的第一條微信就是:家裡的WiFi密碼是多少?


韻竹:

十幾年前,我上幼稚園 的時候,世紀之交,娛樂方式就是看圖畫書、玩玩具、聽收音機,最高級的也就是用電視放CD,同一部動畫片放了無數遍。

現在的孩子,都是玩著電腦、ipad、智能手機長大的。

我姐姐說,我們這代人是最後一代知道沒有網路的生活是什麼樣的人。


王偉超Mijiag:

見證了中國00年代網際網路普及初期那種開放包容友善的氛圍在2012年左右被「屌絲文化」扼殺,很快就變成了一個戾氣比現實社會還重的環境,這種戾氣又進一步傳染到現實社會。
在「屌絲」這詞發明以前,網上主流的輿論對於窮人、單身者等在普通人眼中生活不那麼如意的人大抵還是抱有一種對弱勢群體的同情的。「屌絲」這詞一出來,全都不一樣了,這些人突然變成了一種可鄙可憎的存在。甚至連討論政治話題的資格都沒有。
和「屌絲」大概同時出現的另一個很侮辱人格的詞是「備胎」,有誰還記得這類人在十年前的稱呼是帶點藝文氣息的調侃——「護花使者」?


張政:

我永遠都忘不了1997年夏天的一個午後,我偷偷拿著父上大人不用的45張1.44m軟盤,從一條街外的電腦公司拷回了用arj壓縮的仙劍奇俠傳。一張一張拷在母上單位的電腦上,然後輸入抄好rarj的命令後,運行pal,小夥伴們看著仙鶴飛起後都對我露出崇敬之情。
2011年我在自己越獄的iphone3gs上裝了個dos box,看到仙鶴飛起,又想起了那一幕。
那個夏天的我估計永遠都想不到,要用一大盒軟盤,耗費一下午才能拷好的,只有專業高配電腦才能玩的起的跨世代640480解析度的超級遊戲,只要幾十秒就能下載到一個不比一張軟盤厚多少的小手機里。

但是這種情況估計以後不會出現了。就算200年以後的最尖端機型,估計也無法流暢運行仙劍奇俠傳六:泰坦隕落。


跳舞:

忘記了之前在哪兒看到過一個笑話,大體是這樣的:

某人從事走私行業,一次被警察抓獲,但是死活不肯坦白把貨藏在哪兒,因為涉案貨值巨大,又頑抗不肯交代,於是被重判入獄二十年。二十年牢獄生涯,此人一直默默忍受,只等著出去的那一天,就可以風光暴富。

終於二十年牢獄生涯結束,出獄後,此人興高采烈的跑去了郊外山裡,在某個樹林里,挖出了自己當年藏匿下的走私貨物,一個巨大的箱子。

此人當時熱淚盈眶,大呼:東西還在!太好!坐牢二十年終於還是值得的,這批貨出手,我就發了!!

箱子里是……

滿滿一箱子BP機。


冷峻逸:

3年以前,百度是我最喜歡的網站。

2年以前,我認為360是中國電腦安全的未來。
1.5年以前,我覺得騰訊的遊戲都是業界良心。

到底是我變了,還是世界變了?

1年以前,我還以為Aorqu能幫助我學習。

==================

說真的,對於我,見到(非塞班)智能手機還是6年之前。而在我印象中,只用了2-3年時間,(非塞班)智能手機就從無人知曉走向了千家萬戶。


吳剛:

81年人。
我看大家寫的都是世界大事,我寫寫這些自己身邊的一些變化吧。

1,小時候,說人有錢叫萬元戶。
我爸的同事,買彩票中了一輛昌河麵包。把車賣了,交了稅,把單位分的房子買斷,然後工作辭了,在家閑著。這是大概92年的事情。後來可能坐吃山空又出來做買賣了。
現在Aorqu小年輕的月薪都是過萬起步。二線城市一套房子夠買十幾輛家用轎車了。

2,以前我有一塊手錶,可喜歡了。我爸給我的。上面有「263尋呼台贈」的字樣。
00年我上大學,用一個月生活費買了一個摩托羅拉的bp機。這個bp機我一直留著,大學和一個妹子談戀愛,在這bp機上留了很多留言。不過最近搬家我都找不到了。

3,我大一放假,01年,我爸用他一個月工資給我買了一部飛利浦的翻蓋彩屏32和弦手機。我們班就我這一個彩屏的手機,03年非典,靠這個手機和妹子黑天白夜的聊。05年我買了一台多普達的手機,可以安裝程序,在辦公室轟動了。現在智能手機已經普及,飛利浦手機品牌早已不是當初的飛利浦。

還有,03年非典。記憶中,非典過後大家恢復正常生活,我這一屆開始準備考研和找工作。跟我要好的一個女生一天晚上和我聊QQ到半夜,討論給她男朋友買什麼手機做生日禮物好記得那時候說的是摩托羅拉3233?另外還有西門子的,第二天晚上聽老鄉說在外租房的她煤氣中毒,男友搶救回來了,她沒有搶救過來。前幾天我打開QQ,她的QQ號還在。頭像還沒有改變,我記得是《玉觀音》裡面的安心。現在摩托羅拉和西門子都退出手機業務了。真的是物是人非。

4,04年工作,我用第二個月工資買了一台數位相機,柯達的7630,現在還能用,現在手機已經把數位相機擠兌的沒有了,柯達好像已經倒閉了。

5,09年我買房子,裝修時候是我和媳婦一趟一趟跑建材城定的。今年初我又買房,只去了一次建材城,還什麼也沒買。其他的都是網上訂或者聯系的。

6,00年我上大學,家裡聽說進入計算機時代了,支持買了一台計算機,清華同方的。奔騰1.4,128兆內存,tnt64顯卡。16g硬盤。這台計算機用到了05年。

7,04年畢業去的南京,屌絲單身男最喜歡去的地方是珠江路,淘電腦和二手筆記本。那幾年先後過我的手,就有x21,x31,x40,x41等等。

…………………………
想到就補充點。
8,我家到省會80多公里,國小時候眼睛不好,有段時間每天中午坐火車去省會醫院治眼睛。每天都做火車,80多公里要走兩個半小時,那時候只有綠皮車。現在的高鐵,35分鐘。

9,熊貓盼盼那一年亞運會是那一年?我記不得了。我記得那一年北京的親戚在亞運村附近分了房,方面去他家時候,輾轉倒公交用了兩個多小時。感覺北京好大。呵呵,現在再看看亞運村的位置。啊五環啊啊啊啊,你比六環少一環~
另,當年我爸帶著我妥妥的在北京立交橋上迷了路,沒記錯的話是西直門立交橋。。

10,02年米盧帶國家隊世界盃,第一場球,有個妹子約我去錄像廳看的球,沒錯,那時候還有錄像廳。現在的小朋友聽說過錄像廳木有?那種過了夜裡12年,所有男生敲著椅子喊「老闆,換片」的錄像廳。
ps
話說,當年那個妹子看完足球跟我說想去操場走走。我好像直接回絕了,因為想約人去網咖打cs來著。現在想來,好像我錯過了什麼?!?!

先想這么多吧。
忽然間想起來一句詩,十年生死兩茫茫,雖然不是說時光荏苒,但心裡翻來覆去就這一句。
想起來馮導的哪部電影《甲方乙方》,熱熱鬧鬧的,結尾的時候,大雪紛飛,鏡頭一直對著屋子外面的一面照壁,葛優在背景裡面有些落寂的說「1997年過去了,我有點想念它!」

現在忽然想起來前面哪句詩和這個鏡頭。


黒野恵里:

電視上的手機彩鈴廣告消失了。


電流之翼:

小時候最喜歡的是看火車,一個火車頭,後面拴著50節車廂,看著火車突突突的從旁邊開過,然後跑到軌道中間撿煤塊。

上了國小後,火車頭從一對變成了三對,車頭一個,車位一個,車中間一對,車廂好像是145節左右。。

又過了一段時間,有一群帶著黃帽子的工人給鐵路兩邊立起來了電線桿,似乎我問過我爸,為什麼電線桿這么低啊。我爸笑著說不知道。

大概沒過多長時間,火車頭變成了一個藍色的,能拉差不多230節車廂,旁邊豎起了綠色的圍欄,只能遙遙的看著火車。

大概是一年前,那條鐵路似乎已經不怎麼頻繁了,以前那些貨車也少了,站在綠油油的圍欄外看著火車拉著綠油油的客車車廂,感覺,我的童年似乎也像火車一樣,在鐵軌上滑向遠方了。。。


Belleve:

十年前搞 OI 要自己手寫數據結構的
現在都直接上 STL 了
人性墮落啊!


琉球縣令:

黨費已經可以微信支付了,金額自願申報。


Richard:

我今年二十五歲,三年前就已經達到了法定結婚年齡。我這個年齡原本該娶妻生子,繁衍後代,我的外公外婆在這幾年間相繼過世。因為沒有成家立業的緣故,我一直沒有意識到:其實我已經活過了一代人的時間。兒時記憶中的老人,在這二十五年裡,已經衰老死亡所剩無幾,最後只存在於那遙遠而模糊的記憶中。那些曾經風風火火的中年男人,已經須發皆白,佝僂攜杖,老態盡顯。有死便有生,這期間也看著蹣跚學步的幼童長成比自己高的小夥子,看著小姑娘出落得亭亭玉立遠嫁他鄉。

在這樣一種宏大的,充滿歷史感的敘述中,即便是生死也沒有太多觸動,又何況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小時候想,如果我們的至親離去,我們該會覺得天崩地陷,悲慟欲絕,而長大後我看到,兒子們只是披麻戴孝,有條不紊地料理後事,對他們而言,這個場景無可避免,終將到來。

除了人的變化更替之外,變化最大也最讓我懷念的是古樸民風的消失。我本人比較嚮往小國寡民的理想國,從前的村莊便是,雞犬相聞,鄰里互助,人心淳樸,心無旁鶩。哪有那麼多的誘惑與利益沖突,又哪來的不均與不公。

這樣的觀點會比較小眾,我並不反對社會發展,科技進步,只是社會進步的同時極大極快地改變了我們熟悉的生存環境,以及人心,這算是一個消極面。而我懷念從前那種簡單的快樂,哪怕它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像。

——–//———//———//—

補充之前寫的一首詩,這是我童年記憶中的鄉村生活。

《夕陽無限好》

風和日麗的五月天氣

陽光均勻地灑在兩座相連的山頭

幽靜的山谷杜鵑花開成一片

充滿希望的明亮色彩

山腳下開闊的草地

像一幅展開的寫意畫卷

疏朗地點綴著幾只悠閑的老黃牛

一頃湖水如新開之鑒

倒映出時光里的閑適愜意

清風夾著花草的清香

拂面不寒卻勾起濃濃的睡意

牧童在樹蔭下打起盹兒

草叢裡的蟲鳴起起伏伏

似有意合著那勻整的呼吸

無憂無慮的日子那麼漫長

像那低矮的丘陵 一直綿延到天邊

薄近西山的落日似一個大火球

把天邊的雲彩燒得通紅

在湖面拖著長長的影子搖曳

雁兒排著隊消失在山的那頭

牧童騎在牛背上

慢悠悠朝著家的方向

那掩映在山重水複間的村莊

村口的石板路布滿青苔

歲月的痕跡悄無聲息

駝背的阿婆蹣跚走過

夕陽柔和地照在她安詳的臉上

孩童在老槐樹下追逐嬉戲

只等母親在門口呼喊一聲吃飯

房前屋後都是稚氣的笑聲

炊煙裊裊升起時

天邊已出現零零幾顆星星

餵食的母雞爭搶著穀子

狗兒仍然慵懶躺在一邊

院子里女人們一邊擇著菜

一邊和男人說著白天里的事

劉婆婆出嫁的女兒回來省親了

張姐幫忙從集市捎回一瓶醬油

小小的村莊淡淡的日子

每個風吹草動都像是自家的事

平凡的幸福在心頭緩緩流淌


Aorqu用戶:
1994年,外婆家安裝座機電話花了2000塊錢,就算不打電話,每個月都要給月租。
2014年,我家裝的寬帶綁定固話,因為是老用戶,不用給月租,每個月還送20塊錢話費。


Aorqu用戶景觀設計:

感覺不久前,還在擔心動感地帶套餐裡帶的300條簡訊不夠用。


lllp:

看到這個問題好有感觸。
還記得大一大二,每個月月初的幾天,學校門口的中國銀行總是有同學排很長很長的隊,因為大家要取生活費。
那個時候移動支付還沒有這么便捷,我讀書的城市是重慶,我依稀記得那個時候只有周末去三峽廣場或者是解放碑這種主城區大商圈的時候,那周圍的便利店才普遍支持支付寶付款。

我當時覺得超級方便,因為那個時候支付寶存入的利息比較高,所以我習慣每個月生活費一到賬就全部轉進支付寶,每次看到有能支持支付寶直接付款的店都會由衷的覺得,實在太方便了吧。要是所有的店都能支持支付寶就好了,出門帶個手機不就行了?
可是遺憾的是,大學附近幾乎還是得把錢和卡帶齊了才敢去逛。
然而,大三的時候我出國交換了一年,回國之後,才感觸到什麼才是真正的日新月異。幾乎所有店鋪都支持支付寶和微信轉賬付款,最誇張的是我們小區樓下六十多歲的大爺開的那種小賣鋪,也標明支持支付寶和微信付款。
我覺得現在在中國,是真正可以做到一分錢現錢都沒有但是想買什麼都能買,想要什麼服務也能得到的。
還記得國小的時候,媽媽有一次心情好給我十塊錢,我拿著特別開心,然後轉過頭想去買好看的小本本的時候,發現錢已經不見了,然後我真的難受了好久,就算媽媽再給我十塊也不能讓我開心起來。所以我從小到大就特別討厭掉錢掉東西。
自從轉賬支付變得便捷以來,我再也沒有掉過錢了

因為,我光掉手機。


騰天:

五年前我們面高級程序員,來的人個個都是好手,各種演算法設計模式多線程架構。

最近我們面高級程序員,來的人連hashmap都不懂,死鎖是啥都說不清。


Aorqu用戶:

2009年的時候把,我陪女朋友看韓劇

突然發現: 漢城怎麼改首爾了?!!

什麼時候改的??!!

後來上網一查發現改了好幾年了··

額···棒子的存在感有這么低嗎?

———————————————–

大家回復的大多是科技上的變化

對我而言,最大的變化啊,是98年以後,старец立項的神威啊等等都在現在開花結果啦

而98年,參加數學奧林匹克被старец親切接見放佛還在昨日啊··

沒有старец當年的堅持,一直造不如買買不如租的下來,呵呵····我們能享受到科技的便利的,估計也沒幾個人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