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情面前你能卑微到什麼程度?

問題描述:說說你經歷過的,為了愛情而變得卑微的經歷吧。
,
盤腿小僧:

趴在地上給他剪腳趾甲


大愛海賊:

他因為不把你放在心上,你生氣然後他不開心,你還要去哄他開心。你哄他各種話語,他哄你:別生氣。


宇瑩兒:

受盡冷漠後,明明只想回一個「好」,硬是說了「好吧」。


STFXM:

大概就是微信通知個今日步數,都以為是她發給我的資訊,興沖沖的點進去吧


Mike:

長這么大還沒談過戀愛。

刻骨銘心的暗戀倒是有過一次。

一、

大概是2010年底,我讀高二,妹子(姑且稱作D吧)讀高一。

就是每天上下學的時候看見她,嫩嫩的,背着個壞笑的海盜的書包,打扮很青春略藝文,剛好是我喜歡的型。每天看見那個壞笑的海盜,感覺就像是她在挑逗我一樣。

二、

然後我就開始犯傻,每天晚上寫作業的時候,心裏就會有東西開始躁動不安,然後開始發一些又傻逼又矯情的說說,但那時候並不覺得怎麼樣,反而每天晚上會邊寫邊一個人呵呵傻笑,樂此不疲。朋友同學看見的多了,自然會問我怎麼啦,是不是在發情,是不是最近有新情況啊。

被逼問的多了,我就跟一個同班的妹子說了,然後讓一個觸角伸遍高一的哥們幫我去打聽她qq號。

哥們效率很高,晚上就把號碼給我了,我當時有點緊張,平時每天對着qq空間啊yy,現在面對她卻慫了,再加上她一直不線上,就拖了好幾天。

我記得是星期天早上,我在書房裡看書,媽媽在陽台上晾衣服。然後我給發了過去。

如果用王家衞的經典台詞來說就是,發資訊之後的三年七個月三天零五小時八分鐘,我又去逛了她的微博,不過這次,我沒再像三年前那麼傻逼。

我們之間就三句對話。

我:「你是xxx嗎?」

她:「是啊。」

我:「我喜歡你。」

沉寂了好一會。

她:「我被雷到了。。。」

又是很長的沉寂。

我:「在嗎?在嗎?」

That’s all.

然後我決定早上早點起來,去她家小區門口堵她,跟她認認真真老老實實好好的說,她應該會答應,我也應該會成功吧。那時候心裏就是這種天真的想法。

然後一個在冬天早上每天要遲到的懶人,每天6點就守在她家門口,等她。

有幾次我跟錯了姑娘,有幾次我嚇跑了人家,有幾次我幾乎已經走到她跟前,但總是開不了口讓她知道。最後這事就這么擱淺了。

後來我開始在百度上到處搜她的名字。(qq空間在她沒上線的那幾天基本已經看爛了。)

然後我搜到了一個她名字的貼吧,那時候只有她一個人在那裡活躍,帖子內容基本就是她的閨蜜,然後平時的學校生活和平時的情感發泄,就像日記一樣,很小女生。吧主,發帖,頂貼,瀏覽都是她一個人,換言之,我應該是第二個進入這個貼吧的人,然後我開始化身屌絲跪舔女神,開始大量回復她的帖子,反正就是那種跪舔的語氣,為了討歡心什麼都說,我現在想想都惡心,可能那時候也起到了反作用,反而讓她更厭惡我。

有一天,逛她貼吧時,發現她是有男朋友的,(我還記得那個傢伙叫張xx)當時看了他們的照片,心裏真的特別不舒服,那感覺就像是你養了一隻流浪貓好長時間,結果有一天她的主人卻找上門來了。

可是,這只貓還會回來挑逗你。

有一天晚上,我又開始給她發qq,這一次她破天荒的回我了,然後各種跟我聊,不過語氣基本都是女王施捨屌絲那種感覺,但我那時候沒管那麼多,只覺得渾身是勁,默認了自己是個屌絲。聊著聊著,我問她你有男朋友了啊?她說是啊。然後就開始給我發圖,她的單照,那個傢伙的單照

,兩個人的合照,兩個人的單照p在一起的合照,貼吧上有的,貼吧上沒的,總之她扔了無數把刀過來,然後我都一一接着,然後強忍着滴下來的血給她點評。

聊到快一點的時候,她說困了,想睡。我說你睡吧睡吧,早點休息。她說你呢?我說我馬上睡。

這是那晚的聊天第一次聊到有關我的話題,也是最後一句話。

我依然每天逛她的貼吧,早上起床了看看,下課了看看,放學回家途中看看,晚上寫作業時也看看,時不時也回不回,但頻率已經沒有以前那麼高了,而且也不會再回那種跪舔貼,而是提高了點逼格,我會發個自認為寫的很好的句子,或者偶爾回個類似汪國真的「我不在乎地老天荒,只要能夠如願以償」詩句。結果下次刷新時,我不是被她給刪除就是說一些帶點刺的話,可我還是感覺她一點也不討厭我,她對我的態度是沒辦法, 她是拿我沒辦法的tom貓,可偶爾我也會想到底誰才是那隻抓不到jerry鼠的tom貓呢?

日子就這么一天天過,貼吧我也一天天逛,但卻從來不敢再有進一步的想法。

直到到了2011年的五月,我發現了一點異樣。

她上載的和男朋友的新照,換人了。然後我就知道了,她換男朋友了。張xx也跟我一樣,被她扔到了不知道哪個角落裡了。

我有點生氣,因為她好像從來沒在乎我的感受,雖然她也沒有理由要在乎我的感受。但是這一次我真的有點不舒服,我感覺自己很賤,人家完全沒有考慮過你,你卻還死乞白賴的去窺探人家的隱私。

於是在五月的早晨,我終於丟失了睡眠了。不再去上那個貼吧,let it go.

三、

就這么過了幾個月,暑假一過,我就高三了,沒時間沒精力去想那些個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也盡力不去想。

2012年3月,距離聯考只剩3月,大家都很累,我也被繁重的課業壓得有點筋疲力盡,雖然自己並沒有多麼多麼的努力,事實上我還經常是老師教導人家的反例。

總之那天晚上我很累,於是我又上了那個將近10個月沒上的貼吧,這時候貼吧又多了兩三個人,還加了幾個友情貼吧, 看名字像是她閨蜜開始進來了。養了將近10個月的貼,著可夠我看了一會了,去年那種被忽視的感覺一掃而空,我又開始關注起她來。

可惜,這終究是一個吸血的無底洞。

過了幾天,看了她友情貼吧的一個帖子,讓我又開始感到惡心。

主題還是講她和她朋友,各種溫情小片段,兩人相約去吃早餐,去DIY玩,中間還有一段是寫他們接吻的。

其實內容並沒有多出格,就是蜻蜓點水一下,甚至還有藝文片的感覺。

但在我眼中卻是猶如金瓶梅般的大逆不道,我覺得我女神被玷污了。

就那麼一個人傷心了一會,再次決定離開這個傷心之地。

三、

2012年聯考結束,預料之中的差,復讀。

四、

高四一年的煎熬並沒有換來多少收穫,但至少13年的選擇比12年的選擇多的多。

我報了一個普通的院校。

五、

7月,去了鄉下外婆家,蚊蟲,花露水,西瓜,夜宵,空調,夏天的不能再夏天。

有一個午後,我發現了那個躺在qq好友列表盡頭的名字,想了想還是跟她打了個招呼,問她考得怎麼樣,她告訴了我她考得不好,要復讀,但仍舊是愛理不理的態度。

我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刪除了她。

六、

又是一年聯考,想起她考試結束了,不知道她考的怎麼樣,過得如何,是不是又有了新男孩在她身邊,她也有沒有在某個時候想起了我。

雖然這已經和我無關了。

七、

每次看人家的高中、大學好像都是那麼充實,那麼豐富,好像他們的青春永遠是這么絢麗多彩,而我的生活卻一直是蒼白無力,麻木,就這么一點點流逝。

這是我在Aorqu上最長的一個答案,也許跟那些大牛們一比,就是九牛一毛,但這確是我寫的最認真的答案,既沒有復制粘貼,也沒有抖機靈。

寫這個答案時,宋胖子的《安和橋》一直在耳邊循環,無奈也無力。

「我知道那些夏天

就像你一樣回不來

我也不會再對誰滿懷期待

我知道這個世界

每天都有太多的遺憾

所以

你好

再見」

我的青春履歷薄仍舊空空的,我不知道你算不算我的青春。

分割線:————————————————————————

好吧,我還是很賤的找到了她微博,她考得好像不錯,都是笑臉,貌似還換了新男朋友。

這么多年,她好像還一直不知道我的樣子,不過也許早忘記我了。

上一張微博上盜的圖吧。


一絲:

她說,你若放手,便是晴天…你若犯賤,我也不攔…

有時候明明深愛,卻還傷害著對方,這也許就是愛之深,痛之深…


匿名用戶:

不是我。

他要出軌我挽回,
心甘情願當備胎。
知道說謊不拆穿,
自覺自願被他騙。
賺錢全都給他用,
父母朋友靠邊站。
被刪微信又去加,
為啥每次都是我。
他問做錯沒做錯,
撲通跪下求不走。
平日不用多聯系,
最好只在床上見。
謹小慎微怕他怒,
被打了忍着不哭。
他炮別人你出錢,
只為留個風箏線。

上述的「你、我」都是愛情中卑微的人的某些行為的代表,真不是我本人,只是作個集合。

「他」不分男女,皆可。

愛情啊,傷人啊,尤其是過度的愛啊,變態的愛啊,最終會埋葬自己。

在她傷害我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有原則有底線的人,哈哈哈,當那一幕硬生生來到我面前的時候,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憤怒,不敢動她,還在怕她生氣;
傷心,不敢離去,害怕從此消失;
掙扎,不敢打他,害怕她幫他打我,更慘。

沒想太多,說了句:

「你回來好么?我不計較,我們重新開始。」

我現在很理性,很客觀,清楚知道自己的原則,但是在變態的愛情裏面,看不清。

有被出軌的朋友來問我:

「他都出軌了,我還想去挽回,你會不會很瞧不起我?」

我說:

「我經歷過,我懂你,你只是暫時走不出來而已,你現在沒有其他的訴求,你的訴求就是讓他回到你身邊而已。你想徹底改變,真需要時間,別太着急。」

在愛情中喪失原則的人比比皆是,如果每個人在炙熱的愛情中都能保持底線,可能會少很多很多痛苦吧。

可惜的是,當愛情這個東西來臨的時候,什麼原則啊,什麼底線啊,很可能消失殆盡的。

寫這篇文字,提醒自己,提醒各位吧:

保持底線,堅持原則
愛護自己,保護自己。

其實愛情中的其他卑微我都還能慢慢理解,但是有一點,的確理解不了,那就是:

為了所愛之人,把父母生活搞得很慘的。

前幾天看了一個視訊,有一個男的想結婚,他女朋友叫他一定要買房子,他沒錢。

他回到家裡,跟爸媽說:

「你們給我買房吧,我要結婚了。」

父母說:「孩子啊,我們沒這個條件啊,買不起啊!」

這男的說:「我女朋友喜歡,我不管,你們要給我買房子,你們這么多親戚,可以去借啊。」

可以預見的是這個男人的父母如果買了房子,會過得很慘很慘。

為了讓自己所愛的人開心,卻讓那些愛你的人背負痛苦,真的忍心么?未免太自私了吧。

父母在有能力幫孩子買房子的前提下,幫孩子買房子,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為了所愛的愛人,逼着父母借錢買房,讓父母背負債務苦苦掙扎,這TM不僅僅是愛情中的卑微了吧?

挺為遇到這樣子女的父母感到心寒的。

願自己做一個在愛情中有原則的人吧,曾經受過了苦,再也不想再來一次了,祝好,共勉。


蓓蕾:

反正我是裝高冷
其實老早就想撲倒他了


就是一天翻他八百遍微博
看他評論的有沒有女的
那女的是誰幹啥的有啥關系
看他關注的都誰
粉絲幾個男的幾個女的
朋友圈發啥照片
照片里有沒有露出半拉胳膊腿的女生
反正一天也就看個百八十遍吧


看到他就尷尬症
出醜的時候會比以前更尷尬
走路怕摔
吃飯怕丑
打噴嚏怕冒泡
他看我一眼就想繞操場跑兩圈


開口閉口都是他的名字
跟任何人聊天都想以他為話題
說什麼都能拐到他那


跟他說話
卻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說的歌馬上就去聽
他看的書喜歡的人就去了解
他說過一次的電影就會去看
他說的APP馬上就下載
太想靠近他的生活了


智商驟減
母愛泛濫


想盡一切辦法讓他覺得跟我志同道合
好不容易他主動找來了又各種高冷無視


想靠近又怕靠近
覺得他真好我好配不上他
本來是個不喜歡自我解剖的人
可是又想你知道我的生活我的矯情
所以微博發了又刪刪了又發


我的日記成為他的傳記
寫的每一個字都關於他

都是滿滿粉紅少女心呀

錄自「廣州大學城」,侵刪。

真的是夠卑微呵~……高中暗戀一男生兩年多,日記本寫滿了幾大本…………


松木:

我喜歡一個男孩,沒錯,是一個男孩不是女孩。

我們考上了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我們分在了同一個 班級同一個宿舍。我跟他形影不離,在外人看來我們就是關系很好的朋友,沒錯,我們關系就是很好,好到已經超越了朋友。他喜歡睡懶覺,每天早上我都會叫他起床,因為他知道我肯定會叫他起床,他也不會定鬧鍾,也不會害怕遲到,所以每次叫他起床他都會懶懶地再睡一會,因此每次都要叫他好幾遍。他沒有起床氣,早上醒來,我去拉他的手,我兩只手握住他一隻手,然後幫他按摩一下手腕「起床啦起床啦」 他懶懶地哼了一聲,沒有想起的意思,我去摸他的臉,輕輕拍兩下「起床了啊,不起遲到了」然後把手伸進他被窩里涼他,他坐起來,一副傻傻的樣子,打個長長的哈睡,摸衣服穿。我很喜歡叫他起床,我也很喜歡他起床時的樣子。

然後我們一起去吃飯「要遲到了,買杯粥得了」「嗯」我們一人拿着一杯燕麥牛奶粥去上課。我們會坐在一起,他可能無聊的昏昏欲睡,或者認真聽課,或者在玩手機,我喜歡看他兩眼,我覺得很開心。我也可能會認真聽課,因為這樣期末考試或者平時作業可以幫到他。課間,他直接趴在桌子上睡,我也在旁邊趴着,臉朝他的方向看着他,我不能表現的太明顯,看看他然後轉頭,或者去接杯熱水,或者去上個廁所。

上午的課上完了一起去吃午飯,「吃什麼?」「不知道」「你想吃啥?」「啥都行」「那一樓吧」「嗯」很平常的對話,每次都會問,然後我就跟着他去吃飯,吃飯可能會聊一些事情,或者遊戲或者新聞或者上課的作業。中午在宿舍睡午覺啊!他可能不睡午覺,看會兒視訊,或者聽會歌看會小說。

晚上下課,我倆一起走在暗黃燈光的路上,路上有很多下課的學生,說說笑笑。我就在他的旁邊,可能隨便說兩句話,可能不說話。我就安靜跟着他。清爽的風吹着我們,路兩旁的楓樹沙沙地響。我的手可以放在他肩膀上,然後給他按摩一下肩膀或者老老實實在他旁邊走。我一定會跟他一起走,就好像我要向別人彰顯他是我的一樣。

到宿舍啦!我倆用一個暖壺,我去打水,回來幫他倒杯水,「你喝不喝咖啡?」他肯定會說不喝,或者嘲諷我兩句喝啥咖啡,晚上睡不着覺。其實我覺得咖啡沒啥提神功效,對於我來說。我睡前喝杯咖啡我還是能睡得好好的。他如果洗腳的話我幫他弄好水。他在那坐着玩手機看小說,或者看電腦,我喜歡在他後面,或者可以把頭搭在他肩膀上面,我能感覺到他的溫度他的呼吸。他不會說我,他不會介意,我喜歡這樣。睡覺啦。我們是四人間上床下桌,我和他的床是同一側的,用一個樓梯。他先上床睡覺的,我可以腳踩在階梯上,坐在他的床上脫衣服,然後把衣服扔到我的床上,然後我在去我的床上睡覺。或者趴在他床上煩他一會我再回我的床,不會太過分。我倆跟其他人關系都挺好的,但是出去玩的話一般不會叫其他人,就我們兩個,我喜歡就我們兩個人,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覺得他是屬於我的。

好吧,講實話。上面都是我想像出來的,他是直男,我和他在不同大學,一年見不到幾次。

我經常找他聊天,給他發消息,說說我今天的心情,碰到了什麼傷心事,或者開心的事,他不經常回我,但是我知道他都看了,他也沒有嫌棄我,有時候也會安慰我。我太喜歡他了,但是他有他更好的生活…

——分界線——

我們會去很多地方旅行,旅途的意義不在於目的地,而在於途中,我可以靠在他身上睡覺(想想就超級開心),當然我也可以做他的枕頭。

有時候我真的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可以抱着他大哭一場,他坐在沙發上,我趴在他背上抱着他,他不用安慰我,也不用說話,他就安安靜靜陪着我任我哭。哭完了,一切都沒事了

——分界線——

我真的好想你啊,可能過一會我會覺得我自己為啥要說這句話,但是現在,我真的很想你。

有時候我會想同性戀真的令人惡心,但是我卻身處其中,我有時候覺得我自己很惡心,但是我真的不是很多人想的那樣。我和普通人一樣,各方面,只是性取向不同而已。

我不是因為同性戀而喜歡他,而是因為喜歡他而成為同性戀,我愛上了一個人,只不過他跟我同性罷了。

——分界線——

我想跟你穿一樣的衣服,鞋子,就是那種同款不同色的,同色的也可以,衣服臟了咱們的可以一起洗,沒衣服穿了可以穿我的,誰都不會嫌棄誰。

我們可以在被窩里一起看劇,遊戲直播啊或者類似徐老師來巡山的搞笑視訊啊或者恐怖片啊哈哈哈,困了就睡,想想你在我身邊呢我做夢都是笑着的。

以後的生活呢,我想肯定一起住,或者大城市的樓房裡或者空氣好環境好風景好的鄉下,不過我還是傾向於大城市,幹啥都挺方便的,主要是還有工作,住在小縣城裡是最好的,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一起去國外生活,雖然有點渺茫,但人畢竟應該有夢想的嘛。總之吧,可能會離開熟悉的環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有時候我在想為什麼要把這些寫下來,就好像我快死了沒人知道我的夢一樣


George:

剛才吃飯邊上來了一對情侶
一進來就吵架 女的一邊哭一邊說你天天玩遊戲也不理我也不照顧我 男的就說天天幹什麼都得我照顧你了你也不是照顧不了自己
然後吧啦吧啦一頓給那女的說 那女的就自己低頭擦眼淚
後來點餐的時候那男的給那女的點了杯可樂 那女的擦擦眼淚就樂瞭然後親了那男的一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