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導師的指導下,研究所如何閱讀文獻、提出創見、寫出論文?

問題描述:據我所知,很多導師是不管學生的,更甚者不會指導學生完成論文。遇到這種情況,或者,比如說想嘗試獨立搞研究,應該怎麼做呢?(這里的情況針對碩士,當然博士也可以)
, , , ,
Dr.Wu:

這是鍛煉或檢驗是否有獨立研究能力的一個科研過程。簡單的說,我推薦的思路是:

  1. 腦中先存個思維,畢竟思維大於方法和技巧啊。這個思維就是首先要了解一個好的科研想法所具備的關鍵要素:創新、重要、具體、完整、(有趣)、落地且喜歡。
  2. 對於被放羊的孩子,只能默默地開始調研文獻了。不然,導師直接給個好想法,瞬間變高大上。調研從哪開始?當然是理解基本概念開始,最好的途徑就是經典教材,英文一般的同學那就先看中文教材,再英文教材。之後再閱讀英文綜述類論文和學位論文,這樣基本的研究大方向就有了,接下去就是期刊論文,也不要忘記國際會議論文,特別是主題發言的大牛,經常會總結過去,把脈現在,預測未來。
  3. 閱讀論文時,先不急,先來個篩選和整理論文,挑出高度相關和質量高的論文,find out “wow” research paper,分類歸檔,精讀他們,再加上一些泛讀。閱讀時,首先理解內容,其次理清作者的研究思路,最後消化成自己的東西,為我所用。
  4. 記筆記的重要性就不要多說了,關鍵是用自己話提問、記錄、思考、質疑、總結和提煉想法。
  5. 閱讀的速度也是關鍵的,但是理解是第一位的,先把高水準的密切相關的論文讀個稀巴爛,練好基本功,後面長進特別快。

最後祝各位被放羊娃整出天才科研想法 。


吳思涵:

XY

我就這么說吧,或許我們可以在這個問題下面得到許多字面上的建議,比如怎麼讀文獻啊,多去聽報告啊,鞏固基礎知識啊,blahblah。。。然後呢?真的覺得完全follow這些建議之後,就能變成independent researcher了嗎?我做了這么久科研,都不敢說自己可以不需要導師完全獨立幹啥啥。當然叫我現在自己開個實驗室自己單干,也未必不行,但這起步得多艱難,得多花費多少時間?

導師的意義在於帶你越級打怪,在你殘血的時候迅速奶滿,在你不知道點哪個技能的時候給出建議而不是練廢洗點重來。講簡單一點就是直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繼續往上爬,而不是從零爬起。好的科研,一定要有積淀。大學部上來的,基本都是1級新手,有何積淀可言?3-5年碩博生涯,又有多少時間可以讓我們從零開始?正確方法是去好好研究整個實驗室那麼多年搞出來的攻略,而不是想著單刷。

不管學生的老闆通常是大老闆,說不定還有行政職務,整天忙著基金開會社交。但這種大老闆手下一般會有小老闆。所以,你現在應該想辦法纏住大老闆,不斷地尋找各種機會跟他交流溝通,尤其是課題的大方向。主動問主動溝通,而不是等著大老闆來管你。遇到實際實驗的問題,可以去纏小老闆,再不成還有博後。務必抱住有經驗的大佬的大腿,讓他們帶你飛。

然後那些文獻啊教科書啊聽報告啊,無論有沒有人帶你打怪,都是必需的功課,沒有人可以代練。


Aorqu用戶:

1、關於導師的指導

如果在一個大組,沒有指導總的來說是個好事情。

在一個小組,導師學術精通的情況下,有指導才是一個好事。

在任何情況下,能夠進行獨立判斷——發現和解決問題——都是最必須的,導師適合錦上添花,不適合雪中送炭。

假如讀到博士,你會覺得,老闆不管你任何事,只丟個大方向給你,對你最好,因為你有那時候特別需要的東西,自由。這種自由不僅對你個人行事能力、性格是必須,也是你能在學術上找到重要東西的必要條件。

只有在自己沒有特定能力的時候,學生才會埋怨導師沒指導;一旦積累了能力,很容易厭煩老闆的指導(干預,這時候的指導已經不再是幫忙了),除非導師在領域內有卓越眼光,否則,一個認真的博士的眼光在ta研究的領域,是要強過ta師傅的。

我們這個組二十號人,如果問下,沒有一個人會喜歡老闆的「指導」;想反,大家都畏懼,因為最初的計劃又要推到重來,雖然這推倒重來挺多時候是正確的。一個稍微盡職的師兄才是最好,能夠給予足夠實質性的幫助,同時又不會強行讓你改道。

當然這其中存在你本身認識不足,導師高瞻遠矚。但這應該不是你需要的指導。

你需要的,絕大多數情況下,只是一個溫柔的討論環境。

其實國外導師的指導,也多限於態度良好,解決問題上,沒有本質區別。

2、如何做?

找個師兄帶;沒師兄,自己來。

從過往經驗看,不難,到博士畢業沒有什麼自己做不來的事情。

絕大多數情況下,知識需要我們自己去翻原版教材,看別人對某個自己猜想的驗證。實驗過程中也許有其他人幫忙,但只有自己是最投入的,出了錯也只有自己最關心如何修正。所有這些細瑣的工作,佔了所謂科研的八九成。也許你會覺得那一兩成是精華,最重要。道理上似乎是對的,畢竟過來人,經驗和教訓比你要多。但問你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你一碰到問題,就有一個萬能之人告訴你怎麼解決,你真的認為對你而言是最佳方案么?

有些人適合這么行事:一出現坑,立即呼叫施工隊補坑,然後踩著浮橋直線過坑,走完路後開心地給自己掛個完成徽章,然後領個好工資和證書。

最初,每個人都想這樣,去設施最好的實驗室,最有錢的課題組,在業內最有名的老闆那裡。。。總之,盡量少走坑。但實際情況是,任何一種最初的理想情況都會緊跟著預期之外的坑。不存在一勞永逸的無障礙通行。

說這些的意思,在於說明一個基本事實:自己不動手,不用眼,不費腦,一切方法論皆是空談。

你要做的本質上很簡單,把你的研究工作盡快開展起來,同時爭取在每一個錯誤處提出假設,實驗驗證,如此往複循環。如果你能做到一個學期進行二十輪實驗,這些實驗結果對你的指導超過任何導師理論層面的見解。文獻,書都在這個循環之中嵌在特定的地方。一旦車輪轉起來,加速就會自然地變得容易。就像老話說的:車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羅永霞 沒師兄,自己來!可是自己來很多問題花費的時間都比別人多得多,有時候真的很無助啊。。。。

絕大多數人都會面臨這個問題,但如果把我的話理解為個人單槍匹馬埋頭拉車就不是我的本意了。

學習過程兩種路徑,一是聽而學,二是問而學。前者強調有一個強者耳提面命,後者強調個人主動。自己來,我指後者。實驗室老師不會主動給我講解設備原理,我可以自己去看操作說明書,並嘗試改裝設備為我所用。如果我解決不了,我會向老師索要工程師電話,與之請教。重點在於,當出現問題時,是我在想辦法,而不是預先讓導師告訴我什麼地方會出問題以及怎樣解決。

再補

@劉宏 無助+挫敗感

有這種感覺很常見,絕大多數人都經歷過,很多現在已經在做導師的人經歷過的不僅是挫敗,而是絕望;但不要理解為很正常,很理所應當,進而作為停下來的理由。我停過,基本上浪費了一整年的時間。

問題出現時,你可以隨意哭鬧,苦惱,苦難……

這之後呢?如果認可了挫敗的合法性,可能就沒以後了。

變得平凡或平庸的人其實都努力過,至少在他們的世界裡。最後,成為了會有些後悔的自己。你不禁要問,到底是何時,在哪裡出了問題?

20180322補:

今天來了一位教授,上午聽其一個小時的報告,下午與其交流問答和聽其針對他人論文和實驗問題的評論。得出如下結論:

如果你現在的導師不能、或不指導你,找一個能+願意指導你的導師,換導師繼續讀,重新考試再讀,都可以。

一個導師的能力太重要了。

你五年的問題,人家一眼掃過去就指出關鍵,你只能一臉尷尬與無地自容。

如果把美劇counterpart搬到現實,使得你能夠對兩個世界的自己進行對比,那種自己瞎捉摸的狀態,和有人指導的狀態,兩者比起來的挫敗感是毀滅性的。你可能會認為你這一生可能都不會有什麼成就了。因為別人在強大的導師指導下進行開展工作。

不是你不勤奮,不聰明。是因為經驗多一年,思考多一層,對抗中就相當於一次降維打擊。


又紅又正:

這個問題已經有一些很好的答案了,但是都是一些大的方法。我想給大家分享一下做research的一些tricks。先說明以下內容並不是我個人的見解,而是來自Claude Shannon在1952年的一個名為Creative thinking的講座,講的非常好,強烈推薦大家看原文: http://www1.ece.neu.edu/~naderi/Claude%20Shannon.html. 下面是具體的解決research問題的方法。
———————————————————————————————————————-
1. 將問題簡化(Simplification)
這個簡單說就是把不重要的東西全部刪掉,只保留問題的本質。這一點看上去較容易,但是我覺得實際上是最難的,沒有深厚的功力不可能做到。一般來說非常好的理論(比如代數,資訊論)得到的結論會讓你覺得是顯然的,而讓人覺得顯然的東西一般都是最妙的。這背後的原因在於只有把問題本質抽象的非常準確(即剝離掉所有不重要的東西),才能夠讓結論的方向性變得顯然。
2. 研究類似的已解決的問題
這個應該是最常用的方法。比如你要研究的問題是P,但你不知道怎麼做,那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找些類似的已經被解決的問題P’, 通常如果你把P’的解決辦法完全搞懂了會對你解決P有一定幫助。這一點主要是要求經驗和文獻搜索的能力。
3. 從各個不同的視角來看待問題(Reformulation)
我們大家應該都有這種經驗,一個問題從某個角度想比較難,換一個角度就簡單一些。 個人認為這個方法主要是針對那些比較「巧妙」的問題,比如Aorqu上的這道數學題:
100人坐飛機,第一個乘客在座位中隨便選一個坐下,第100人正確坐到自己坐位的概率是? – 演算法 – Aorqu
對於research問題,這個辦法也有一定的作用,但是通常一個research難題的難度是擺在那的,並不會因為你換一個視角就簡單很多。
4. 把問題的結論推廣(Generalization)
比如你現在解決了一個2維情況下的問題,那麼下一刻你可以想一下能不能把你的結論推廣到N維。
5. 把大問題分解成小問題
比如你現在要證明一個Theorem,想要直接證明很困難,那麼一個辦法就是把一個Theorem拆成5個Lemma,先證明5個Lemma然後再利用這些Lemma來最終證明Theorem。這點在寫代碼裡面也用的很多。
6. 考慮逆問題(Inversion)
比如說你有一些前提P,你想通過P得到結論S,但是你不知道怎麼證明。這時候你可以把S當成前提,看看這樣能不能得到P。有時候通過這種方法可以讓問題容易很多。


Anna:

我們實驗室的博士碩士師兄弟經常開玩笑,導師要是一個學期都不要找我們,那該有多幸福啊!導師找我們,除了讓我們寫項目申報書,就是做一些報賬亦或幫其兒子寫申請外國學校的cover letter之類的事務性工作。

導師是一個極有學術野心的人,頗有大躍進畝產萬斤之勢,他給我們定的學術目標大到什麼程度?就好比讓學醫的博士攻克艾滋難關,卻不給我們提供具體的指導方法。因此,完全按照導師的指導干真是苦不堪言。後來我們師兄弟找到一種討巧的方法,那就是自己寫本子,以導師的名字申請我們感興趣並且擅長領域的項目,這樣既能兼顧導師拿項目,又能照顧我們畢業發論文的需求,大家都開心。

作為一名已經畢業的博士,符合沒有導師指導的情況,畢業時發了4篇2區SCI,其中3篇TOP,就勉強認為自己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吧。我的經驗如下:

1.多看專業領域頂刊,而不是綜合性頂刊。就我的閱讀體驗來講,我們研究領域Nature或Science上的期刊偏綜合和概述,對研究的啟發性遠遠沒有PRL的啟發性大。

2.有問題,找最專業的科學家和最專業的論壇。我通過researchgate聯繫到了領域很多厲害的科學家,跟他們有些學術上的合作,獲益匪淺。

3.避免無意義的學術會議。我參加過的國際大陸會議大多數都很垃圾,很多都是浪費時間,如果當做散心旅遊倒是不錯的選擇。

4.保持開放的心態,多跟周邊的同學師兄弟交流,可能會產生好的idea。

5.不要玻璃心,被人指正錯誤,或者被期刊拒稿都是很常見的,虛心接受建議並及時改正,尋求新的突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