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語言學專業讀書的感受如何?

問題描述:可以分國內大學/國外大學,或者具體方向這樣說。。 ——希望答主先了解語言學專業和外語專業的區別!
,
安時:

國外語言學的方向分為很多種,而且每所大學的學科設置都有所不同。

就拿我的專業應用語言學 Applied Linguistics 來說,除了學習最基本的入門課程,如 Introduction to Semantics/ Syntax/ Phonology/ Pragmaitcs(語義,句法,音系,語用),還有三個主要的方向:社會語言學(Sociolinguistics,研究社會生活中的語言現象),話語分析(Discourse Analysis, 揭示話語背後的權力抗爭,尤其是性別話語,政治話語),心理語言學(Psycholinguistics,跟心理學沒有太大關系,跟認知科學,神經科學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主要研究人腦中是怎麼對語言進行處理的,第一/第二語言習得也屬於心理語言學的範疇)。我屬於那種學了社會語言學又在寫畢業論文的時候轉投心理語言學的異端。因為在我學習的還不夠深入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

說句題外話,人生導師說的那些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想要什麼,真的是一句很扯淡的話。要知道是否真正喜歡,必須足夠了解,要了解就必須投入時間,投入了一定時間和精力發現並不是十分喜歡怎麼辦?

1. 任何一個學科在你只接觸到皮毛的時候,都是枯燥的,只有深入到足夠有趣的地方才有可能真正激發你的興趣。遺憾的是很多人在經歷了皮毛以後就放棄了;
2. 喜歡在多數情況下不是一見鍾情(就像M姐那樣幸運的情況),而是試著喜歡;
3. 如果真得確認不喜歡了怎麼辦,如果是要做學術,果斷抽身退出,任何時候都不算太晚。就像我要轉投心理語言學了請大家祝福我。

———————————————我是夾帶私貨的分割線——————————————————

看到這個問題,有一種眼淚都要掉下來的感覺。百感交集,無語凝噎。(看了 @MioraM姐姐的文章眼裡真的掉下來了)

保持我的老習慣,結論放前面,在國外,語言學系的學習跟其他研究所課程的學習並無很大的分別,貫穿著動力和壓力的疊加,有很多很多的困難和一點點的甜頭。有些人中途放棄了,有些人被摧毀但是最後又站起來了(比如說我),有些人自始至終都學得非常愉快。

你在研究所階段有怎樣的經歷取決於很多因素,但是有這樣兩個最重要:1. 你對這個學科的熱愛程度;2. 你是否能不斷從困難中爬起來。葉公好龍的,濫竽充數的,全部都淘汰下去了。特別是語言學這樣相對小眾的學科,任何功利、不純粹的讀書動機,都會在一輪一輪的攻勢面前土崩瓦解。最後剩下的,才是你能夠拿走的。

這個答案可能是我用Aorqu一個星期回答20多個問題以來第一個答非所問的問題,但是我一定要回答,也一定要這么回答,哪怕被摺疊。

簡單說一下我的經歷:
1. 拿到愛丁堡大學的獎學金過來讀應用語言學專業(全系另外一個拿獎學金的是一個德國的姐姐,她也就是我說的第三種自始至終都學得非常愉快的哪一類);
2. 第一個學期,系主任的課得了D(我們系的評定標準是,兩門及兩門以上D,或者平均分在50分以下的,不能寫論文,最後只能拿到一個Diploma拿不到學位),把平均分一下子拉了下來。盡管因為寫那篇得D的論文讓我暈倒在學校圖書館被救護車拉走(蘇格蘭的救護車服務贊一個);
3. 因為生病有一門論文可以延期交,整個Chrismas陷入深深的抑鬱當中,我寫這個答案的時候還在anxiety attack(恐慌發作)的過程中,不過現在已經淡定多了。經常看Aorqu討論抑鬱症的帖子,我心中會默默想,老子經歷的那種恐懼比你們厲害多了;
4. 第二個學期,重整旗鼓,因為第一學期的後遺症每一次要交論文的時候就會恐慌發作,必須跟朋友呆在一起,或者呆在人多的地方可以稍微減緩這樣的恐懼,經常在歐美電視劇裡面看到的朝裡面吹氣的那種紙袋子我備了一打(還有一個塑膠的)。這里不涅槃一下是不是對不起觀眾,是的,我第二學期的三門大論文全部是A,在一個半月的時間寫了一萬多字的論文;
5. 現在我坐在床上淡定地一邊等恐慌過去,一邊敲答案,旁邊放著剛剛發過來的碩士課程成績單,我的平均分在70分以上(70以上是first class, 65以上是2.1 class, 也是申請博士的標准)。心裡只是覺得很平靜。

@MioraM 姐姐描繪的狀況我非常羨慕,她對學科的熱愛程度我拍馬難及,雖然我一直以為我具有超出常人的語言天賦以及超出平均水準的對學科的熱愛。我的情況應該能夠代表廣大學習語言學的同志們的平均學術+智力水準。所以,以上「凄慘」的故事並不是要嚇走熱愛這門學科的小朋友,而是讓可能做出錯誤決定的小朋友回頭是岸。還有那麼多有趣的學科,如果僅僅是為了申請的便利,那就不要做出這個選擇。

————————————以下是個人經歷描述,長文慎入—————————————————

Who do I envy? The ones walking out the library with a peaceful smile

Who do you envy, 學期最後一節課上,教language research的老師問大家了一個問題,以上是我脫口而出的答案。同學們先是安靜,然後微笑,然後大笑。

What do you mean by ‘peaceful’? 老師追問。

我回答說,the sense of satisfaction, fulfilment, achievement. 最重要的是,我又加了一句,they must be very happy with the ending of their struggling day.

心中的喜悅。

說完這句話,我突然覺得很苦澀。無論是從普遍意義上來講,還是針對從事學術研究的人來說,心中的喜悅感都是支撐我們第二天從床上爬起來,繼續為這個操蛋的世界奮斗的那麼一丁點甜頭。

……………………………………………………………………………………………………………….

來愛丁堡已經半年了,這個美麗的城市帶給我的經歷跟兩年前來此旅遊的時候截然不同。20年的人生第一次經歷,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熟人,沒有善意的生活。

住在一個動不動就要威脅斷電斷網的瘋狂二房東的房子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室友們樂此不疲地建立陣營、轉換正營,唯一不變的就是相互攻擊和出賣,房子裡面沒有暖氣,更沒有溫暖。

為了逃避這一切,24個小時中有14個小時我都躲在學校的圖書館。至少這里溫暖,不斷網,和任何一個人的交往都不會深入到能夠發現其醜惡的地步。

在這樣的日子裡面,心裡面唯一的燭火就是自己在學術上的一點點發現和一點點進步:

推翻日本人的研究,一點點建立更加完善,更加符合語言事實的漢語音位系統;

翻譯喬姆斯基有關美國政治宣傳的學術著作;

設計實驗探索圖騰,符號對國家形象建構的影響;

利用當前有關語言偏見的研究進一步探索亞洲人口音相對於白種人口音受歧視的程度是否更甚;

利用話語分析發現政治話語背後暗藏的權力的較量。

我努力告訴自己,我在做有意義的事情,做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做我擅長做的事情,以證明我經受的欺侮和孤獨並不是荒謬的苦行。

即使這樣,學術的道路也總是異常艱難的。哪怕是在歡呼雀躍一點點新發現的時候,緊隨其後的是永遠是新的問題,新的缺陷,新的悖論,以及對自己更深一步的否定。永遠有新的研究不斷刷新對自己無知的認知。

學術帶給我了更強大的頭腦,更迅捷的思維,更敏銳的洞察力,但它沒有辦法給我一顆更加強韌的心。研究語言,這個密切參與人類日常生活的「伴侶」,對面的人隨意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個詞語,都像在我面前展開了一幅畫卷。

我看著他們的嘴巴一張一合,

我看著他們言不由衷,

我看著他們拙劣的演技,

我看著他們不可告人又急於告人的動機和秘密,

我不知道該如何理解,如何回應,如何釋然。

在未來和理想統統缺席的位置,我不知道哪裡才能找到一個僻靜之所。所以我那麼羨慕,走出圖書館的人們臉上帶著的平靜的微笑。至少他們操蛋的一天,有一個滿意的歸宿。

我想念我千里之外的家人。

我想念一直支持我的爸爸媽媽。

我想念我散布在全球各地的朋友。

我想念我無知快樂而不可一世的大學生活。

我想念我的祖國。

我想念沒有被艱苦的異國環境打回原形的,正常的,溫暖的,人。

我想我快抓不住心裡面的那一點燭光了。

……………………………………………………………………………………………………………….

剛剛出去幫同學買咖啡,寒風中又梳理了一下論文的思路。回到自習室,他們笑著對我說,我們剛剛在談論你。

談論我什麼?我實在感到很意外。對於我這樣一個facebook主頁什麼都沒有的人,一天4個小時的課程,我有什麼可供討論的。

我們說到班上最好相處的人。你是我們提到的第一個。

我更加詫異了。我說得了吧,我現在都快抓狂了,我自己都快不能跟我自己相處了。(就像sheldon一樣,跟自己都處不好)。

他們一下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笑了笑以後,低頭開始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突然有一個美國的同學打破了寧靜,因為你總是很善於傾聽。(因為我的生活裡面幾乎一無所有)

你總是很謙和,經常問一些很有趣的問題,而不是像某些know it all的smarty pants. 另一個美國同學說(因為我才開始覺得自己如此無知)

你很少爭執,在討論問題的時候總會給別人一些很有幫助的建設性意見。新加坡的同學說。(天天看著室友的勾心鬥角我已經深深地厭惡爭執,爭執是浪費生命「最好」的方式)

你很低調,跟你在一起沒有壓力。義大利的同學說。(因為我的生活裡面幾乎一無所有)

你很樂於分享,facebook 討論組上總是有你給大家推薦的好書和好文章。沙特的同學說。(因為我有的本來就不多,拿出來分享也有利於給自己取暖)

德國同學最後說,我很喜歡你的微笑。(雖然多數我認為是無奈的微笑)

我聽著,完全不能相信在他們的眼中的我是這個樣子。

我幾乎都要落淚。我說,你們不知道這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

德國的同學笑著說,我給他們講了你的crazy landlord, 雖然你和你的房東處在同樣的生活條件之下,但是他被激發出來惡的本能,你被激發出更加善良的本能。

會漢語的John磕磕巴巴地說,你是學霸,但是我們不恨你,我們都很愛你的。

…………………………………………………………………………………………………………………

在漫長的半年裡,我覺得我被強大的惡意逼到了生活的最角落。

遠離親友孤軍奮戰,我不知道我貯存的溫暖還能不能維持心中的燭火繼續燃燒。或許我的溫暖還沒有用盡,或許我像他們說的那樣「天性如此」,或許在極寒的環境裡面被迫開始燃燒自己。火焰向外,溫暖了周圍的人我卻絲毫不自知。

我想,人總是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苦難異常敏感,對降臨在自己身上的甜頭異常貪婪。

在惡劣環境的利刃逼迫下,我感覺自己毫無還手之力,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不能拔劍而對。我退讓,我降低對人對事對生活的所有期望。

這種生活奪走了我原有的,自認為的,所有優勢,我在一無所有的時候對任何一點點的饋贈都欣喜異常。

我見識過我以前從未見識過的怒目相向、咬牙切齒,虛偽欺騙、暗箭中傷,以及冷漠疏離和扭曲破碎,漸漸變得淡然而平靜。

…………………………………………………………………………………………………………………

在我以為我完敗給了兇惡的環境時,就是那麼一點點的堅守,無論是對自己的原則堅守,還是對學術和理想的不懈追求,讓我堅持下來,並看到了一個新的,從未見識過的,更加溫和而平靜的自己。

寫到這里,我突然想到幾天前我看到的那個乞丐。過去的幾天,我總是會在上學的路上,早上七點半,教堂門口看到他。愛丁堡的乞丐很多,有些乞丐甚至把自己的乞討生活經營得有滋有味。他是最與眾不同的那一個。

早上七點半,一天中最冷的時候,夜裡的寒氣積聚到了極點,而太陽還沒有升起。他就坐在教堂門口,台階的陰影裡面,很認真地讀著膝蓋上攤開的一本書,一隻手指著,一點一點地讀。我本來已經走過去了,但是又退回來了,把口袋裡面的零錢悉數給他,並伸手跟他握了手。

他抬起頭,張開嘴,露出因為營養不良已經參差不齊的牙齒,微笑。那是我看到的,最無所求的,最像孩童的,成年人的微笑。或許他本非如此,但是在生活剝奪了他的一切時,他選擇溫柔地對待。

他一無所有,同時,他也一無所求。

聖誕節快到了,我每次見到他的時候更多的是擔心他能不能撐過這個冬天,但是與此同時我安慰自己,他那樣平和安靜地看書,他一定在某一個地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

誰是我嫉妒的人?誰又是我想成為的人?我深深地憐憫那些跟隨了生活的惡意遠離平靜和淡然的人。與此同時,我也期冀我的朋友們,在遇到像我這樣險惡的山窮水盡處,尋找到足以慰藉自己的溫暖歸宿。

2013.11.30

愛丁堡

………………………………………………………………………………………………………………………………………..

今天收到Aorqu小夥伴的私信,告訴我這篇回答被收錄到「編輯推薦」裡面。印象中,這樣的推薦好像不是第一次。

我回來翻了翻自己的回答,想看看為什麼大家喜歡這個很稚嫩的答案。

生活中,我是一個 learning curve 比較陡峭的人(如果學習中也如此就好惹);也就是說每當我回頭看來時路,總忍不住當時的自己批判得體無完膚。這就是為什麼當我重讀這篇答案的時候,竟不願改動一字一句,如此令我自己吃驚。

老王看過我的每一篇回答,特別點評了這一篇,說裡面有赤子之心。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三年過去了,我仍然認同裡面折射出的每一個細小的觀點和態度。

我也很開心在凡體肉身經歷歲月洗鍊之後,這篇文章裡面的赤子之心沒有被洗涮掉一點一分。

或許是因為我本如此,或許是因為身邊一直有好人相伴,有神靈護佑,亦或許是求真求實的求學之路本不是一條世故之途。

現在的我還在愛丁堡,轉行心理語言學成功,已經博二了。雖然算不上什麼 happy ending,但好歹是一抹光亮。

作為一個悲觀的樂觀主義者,很長時間,包括到現在,我都認為運氣在「成功」或者「成果」裡面所佔的比重比我們從國小到的、聽到的,要高得多。因為曾經有過「站在運氣的對立面」的經歷,現在在分外珍惜已經收穫的果實的同時,對面對失去和得不到的時候也會坦然很多。

畢竟,沒有奮斗過就體會不到絕望的滋味,體會不到絕望的滋味,也就不會覺得好好生活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情。

堅持下去,每天都有新打擊呢。

筆芯。

2017.1.16

愛丁堡


Fan Francis:

幾周前,突然想起一個英語語法問題,就發微信給我家那位詢問。若干秒之後,收到如下的照片:

我當時的內心是崩潰的。。。

不過伊是搞language acquisition(第一語言獲得)的,對syntax(句法)僅是專業常識。

再有就是,作為家屬,因為被小白問得太多,我也早已諳熟如下的幾個話題的通俗答案了:

何為「語言學」?

為何「語言學」與「某語言文學」沒有半毛錢關系?

為何「語言學」不研究具體語言,而僅是通過具體語言來研究「人類語言現象」本身?

為何說「語言學」是「認知科學」的一部分,且是「認知科學」的核心?

等等

而從我一個大學部學理論物理的徹徹底底的外行人對自家妹紙10年語言學自挖坑經歷的觀察來總結說,對於尚未入坑的人,能給出的最簡單直接的insight恐怕就是:

語言學是認知科學的核心內容,本身很難界定是文是理,而且這么去簡單強行界定,本就幼稚。但非要去強行界定一下,它更像是一個理科(因為其研究客體是一個「自然現象」–人類語言)。於是,其與類似「英文」、「中文」、「文學」等等學科,真的幾乎沒什麼關系。於是的於是,目前在學習這些學科的朋友,對語言學這個坑,慎入。

另外,入了這個坑,除非你是搞computational的,或者是抱到了工業界的大腿(好比說,招你來當個招牌,其實僅是個marketing tool而已,來顯得這公司很高大上,或者重視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 如馬雲支持自閉症研究種種),否則,老老實實當苦逼學術狗就好,基本上就甭想著賺大錢了

畢竟,從學科發展階段上說,現如今的語言學,像極了前牛頓時代的物理學 — 說白了,大家本質上都是「玄學家」23333。整個圈子的意識形態,也是典型的「象牙塔中的天真白左」

一個在Noam Chomsky和Lila Gleitman等人帶領下的,前後不超過3-4代師徒關系的,cult風格嚴重的,自娛自樂的變性搞基嗨草小團體。


Aorqu用戶:

大學部對外漢語,碩士Chinese Linguistics。

大學部做句法,碩士做句法語義,剛交完碩士論文定稿。

算是從漢語教學(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轉到理論語言學(theoretical linguistics)吧。畢竟大陸中文系做generative的很少很少。

私以為,不管是從某種角度入門,某門語言(或方言)也好,語言現象也好,某學派的哲學背景也好 ,語言學一旦進行到碩士階段,涉及到具體的論證和方法論的時候,這就要由表及裡,由興趣上升到「科學」了。

Linguistics從某種解讀上來說關注的是語言的3S:sound、structure和sence。與之對應的也是語言學系的核心課,語音學/音系學、句法學和語義學。如果更濃縮一些的話,linguistics關注的核心或許只是the structure of language.我碩士以來上的課也主要是syntax、phonology和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其中上過一個星期的formal semantics的workshop。算是知道了些baby linguistics的基礎知識吧。

就形式學派的立場而言,語言的音、形、義都是能轉換成相應的音系規則、句子樹形圖和語義表達式,而只有藉助形式化表徵(formal representation),才能將人腦中的具有模糊性的自然語言(natural language)轉換為相對應的較為客觀的、可以判斷真假的語言形式。

而一般的general linguistics,也即是我們所說的普通語言學,關注的更多是語言現象(language phenomena)、語言的歷時發展(historical development)和語言的使用(language in use),而這是大陸語言學(或者說語文學)研究目前所處在的階段。

需要說明的是,很多人還沒將語言Vs語文,語言學Vs語文學,區分開來。

這里所說的language有兩方面的內涵,一是LANGUAGE,指的是世界上所有的自然演化的人類語言;二是language,在中文語境下,特指單一某種語言(中文/漢語)。

這里的語文,指的是language art,對應的是語言使用中各種有趣的表現,是一種藝術(liberal art)。

語文學,對應的是philology,特指的是十九世紀歷史比較語言學產生之前的語言文字研究,給古代經典書面著作作注釋,幫助閱讀古籍和語言教學。是一門尚未獨立的學科,是作為其他學科的附庸而存在。偏重從文獻角度研究語言文字的學科總稱,一般包括文字學、訓詁學、音韻學、校勘學等。

當代的語言學linguistics,可以歸為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的一個組成部分。語言的表徵(representation),語言的理解(comprehension),語言的習得(language acquisition)、語言的產出(production),語言的加工/處理(processing)和語言的模擬(modeling),都可以歸為科學Science研究。

所以,對語言學的深入學習,勢必要經歷 語言/語文——語言學——科學 這對應著, 對某種語言現象的好奇——語言現象的理論解釋——語言本能的量化與形式化分析。

好的老師帶入門很重要,更重要的是通過多種現代交叉學科方法論的指導追尋語言本質的屬性,這也正是語言學有趣和富有魅力的原因所在,所以說,方法論是語言學的核心。

最近一直在思考是不是要轉行了。以前碩士考的是漢語應用和資訊處理,但是沒考上。現在在找學校讀PhD,偏認知科學或計算心理語言學(computational psycholinguistics)。在一個認知心理學實驗室幫過一段時間的忙,記得那個老師前幾天跟我說,你去讀PhD,就算掌握的理論或許比比人好?但是在技術層面(編程和統計)差了別人一大截,有的時候感興趣其實是很表象的,當深入到一個具體的Case的時候,還能弄懂整個case的邏輯和論點時,這才剛剛入門。這次對話讓我很有觸動。

現在馬上就要畢業了,再仔細回想這兩年的感受,我想說,這個專業真的很小眾,而且充滿了誤解。驅使這個專業的人繼續往下讀的原因或許只能是興趣了吧。

不要以為是漢語語言學就不用學英語,我們上課的大多數材料包括例句都是英語,雖然我碩士論文是用中文寫的。對linguistics來說,「國語」是English,漢語更像是「方言」。學語言學(理論方向),英語再怎麼好都不為過;而實驗方向,編程和統計也是必備技能。


青格樂:

不是很擅長寫感情題,這個問題是我第一次上Aorqu就關注的問題,當時還在努力考博士,突然發現如果這個題再不寫,就沒有機會寫了。權當紀念。

我2014年考入北語的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專業,研究方向是漢語作為第二語言習得專業,師從王建勤教授。當初是看到王老師的博士論文用人工神經網路模型模擬漢語聲調習得的過程,非常吸引我,決定選擇王老師作為導師。今年5月底,我通過博士論文答辯,研究的課題是漢語作為第二語言韻律習得的問題,8月份要去上海繼續做師資博士後,也剛剛和合作導師擬定了博士後做的課題。

博士整整讀了3年,但是其實是4年,我大學部畢業就去了美國讀語言教育碩士學位,又在美國公立高中教書,回國後,花了整整一年備考博士。這一年,就在五道口租了房子,每天去北語旁聽王老師的課,也非常認真地讀王老師當時給我開出的書單。這一年備考其實是真正幫我打下語言學相關基礎的一年,過了小半年聯考式的生活。

我的經歷,也是大陸語言學博士的基本狀況。需要選導師,需要通過考試,而導師每年只收1-2個學生,首先,無論如何,考試分數上一定要進前3名。北語的博士學制在我這一屆還是3年(現在好像改成了4年),王門的基本路徑是:第一年讀論文、選題;第二年定題、設計實驗、開題;第三年做實驗、數據分析、寫論文。王老師會手把手的帶你趕這些due,但是具體怎麼趕就是自己的事情了,他會讀你所研究課題的關鍵文章,但是文獻梳理都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博二第一節導師課,他就開始問實驗設計了,這一年,都是在打磨實驗設計,一般我們研究一個博論課題,從2-3個維度入手,做3-5個實驗(我的是4個),那麼也就是要有3-5個實驗設計,這3-5個是邏輯相關、環環相扣,這一年每兩周一次的導師課就是在不停地打磨實驗設計。博二是我們最痛苦的一年,因為這一年既要梳理文獻、寫綜述,還要follow新出來的文章,最痛苦的是和導師一遍遍打磨實驗設計,有時候是A版本到A1,A2,A3,最後回到A,然後又發現有問題,開始了A4,一直反反覆復地改,不斷地找一個最好的實驗設計。

貼幾個當時記錄的一些做實驗設計的心路歷程:

(博一的時候,有兩個師兄師姐抑鬱了…)

(抱歉粗俗了。。。。)

(當時最大的願景)

(抱歉又說臟話了。。。)

(能設計出來好實驗的我當時都覺得牛逼壞了!!!)

(抱歉這個又粗俗了….)

(感謝師兄)

(我「開始實驗」也開始了快一個月。。)

(做主試也不容易。。)

開題主要是和導師討論,而我又比較自負,自以為讀的文獻比導師多,在設計實驗和研究思路的導向上和導師分歧,不過我一直很愛他,always愛他❤️

(這是我導師諷刺我的實驗設計,題目很小,卻用了非常復雜龐大的實驗方法。。。)

(同上。。。)

(插播一則題外話。。。)

(當然我們也不只聊實驗設計)

(我掌門一直對我有一些誤解。。)

博二結束的時候經歷了開題,開題導師會選比較嚴格一些的老師,這樣可以給我們更有意義的建議,而在開題的時候,我們的文獻綜述和實驗設計都要比較成熟。在開題的時候,我也完成了一個一萬字左右的預實驗。接下來就是博三,博三和導師的互動反而稍微「不太學術」了,溝通也是一些數據分析、統計、論文寫作方面的小問題,這些小問題一般三言兩語也就說明白了。因為這最後一年就全靠自己寫,還是每兩周匯報論文進展。

(實驗設計以外的聊天。。。)

(因為我博三了,成大師姐啦)

(掌門知道我在Aorqu開live)

學術生活之外,博士三年和師門生活非常非常幸福美滿。

(「導師最喜歡的學生」—-是我自封的 )

(因為已經是博三下了,到了論文最後的沖刺階段。。而我溜回家了。。)

(我知道是因為我導師在人前喜歡誇自己的學生❤️)

❤️ ❤️

❤️❤️

(這時論文已經定稿了)

接下來就是寫論文階段:

早期寫論文:

寫博論,是一種享受。。。。。真得好欠

(一些現在也不知道這樣想對不對的想法)

(想法)

(貭素真得好低哦!!)

(也是哭過得)

(感謝師兄again)

(誰寫論文的時候腦子里沒想過致謝呢?!)

(我博士能畢業都是我導師的功勞,真的)

甜食愛好者

(世界是黑白的)

(答辯前還去上外面試,回了一次母校)

(做博論最痛苦的事情是:一次次的否定自己,真得覺得自己好蠢。這個時候是心情最差最差的時候。。)

(後來人,以此為鑒。。)

(收到匿名評審後)

(終審後)

(已經糊塗了。。)

(這一天熬到了凌晨七點半)

(畢竟我也是快三十的婦女了)

我剛發現我寫了太多了,就不一一貼圖了。

(散花!)

這個過程的細節就是這樣。

要說還有什麼具體的感受?我把我的致謝部分也貼出來吧。

致謝

在最後一次校正論文結束後,我心中不由得感嘆,人類的言語科學的奧秘博大精深,我今天所研究的這個小問題,究竟是這個宏大命題下怎樣的存在?我不由得想,我究竟有沒有走入這個領域,還是依然在門外徘徊?

美國兩年的漢語教學經驗和我自身的英語學習體驗中,口語能力發展一直都是教與學的痛點和難點。有一口流利又準確的口語,不僅僅需要紮實的語言知識功底,也需要對知識高效提取和加工的能力,口語能力極大地體現了一個語言學習者的最高水準。在選擇論文題目時,口語產出成為我的關注點。但是,關於口語產出的研究真得不容易下手,不管是從衡量指標、研究方法、實驗範式還是從語料分析,學界都沒有統一的標准和結論,影響口語產出的因素太多。幸好有我的導師王建勤教授,從選題、文獻閱讀、探測性研究、語料分析、實驗設計,每一個階段、每一個細節,他都耐心地指導著我。他和我一起讀文獻、一起分析語料、設計實驗。在這三年的博士求學中,我每次敲開導師的門,他總是立刻放下手裡的活,解答我的問題,有時候他太忙,會非常抱歉地說等會兒啊等會兒,一忙完,就立刻找我解決我的疑惑。除了父母、愛人,導師是最把我的事情惦記在心上的人。

博士一年級我們主要學習社會文化理論,這個理論上升到哲學層面,非常抽象,是王老師一字一句帶著我們啃下來的,這是我第一次對一個理論有了深刻而又全面的思考。雖然我後來並沒有選擇在社會文化理論下做研究,但是這一份探索卻對我的思考方式、閱讀方式、學習方式甚至生活方式產生深深地影響;博二的時候開始做探測性研究、語音分析和實驗設計,也是王老師手把手帶著我研讀重點文獻、設計實驗。每一個變量的選擇與否、考察方式,我們都會有不下十遍的反反覆復地討論。有時候,我心裡都有點懈怠了,但是王老師還在孜孜不倦地思考和求證。我一直記得他說,寫到紙上的文字,一定要有理據,你為什麼寫這句話、為什麼選擇這個變量,你自己心裡要門兒清,整個研究才能有邏輯。這讓我形成了每寫一句話都反問自己一句「為什麼」的習慣;博三的時候,雖然我已經進入獨立做實驗、寫論文的階段,但只要遇到困難,我就會去敲1107的門,我知道我的導師在裡面,我就會安心一些。我一直對做學術研究有著無限憧憬,從一個理科生陰差陽錯入了對外漢語專業,又去了美國學教育學,我始終在二語習得的門外徘徊著,是王老師將我第一次領進學術的殿堂,讓我有了研究學術問題的能力。感謝他帶我推開了言語科學的大門,讓我有機會感受到這個領域的精奧與復雜,親眼看到這個領域的優秀學者們從言語的角度重新審視人類思維,解讀「人之所以為人」的終極命題。探尋言語產出的普遍機制似乎遙不可及,但是我有志於繼續在這個領域研究下去,王老師是我的intellectual father,他對我的諄諄教導和我對他的感激都一筆一劃寫進這本十萬字的論文里了。

不僅僅在學術上,王老師在做人、做學者上也不斷地感染著我。他是一位有情懷、無私、善良的學者,在他的影響下,整個師門的感情和氛圍都非常好。我要感謝我的師兄xxx,從我考博開始,師兄便毫無保留地幫助我,我讀博的這三年,不管師兄在美國還是在北語,不管他自己有空還是很忙,都耐心地、無私地回答我每一個小問題,師兄讓我看到未來的大學者風范,是我學習的榜樣。我也要感謝我的師妹xx、xx,她們兩個完整地陪我度過了三年博士生活,每一次組會的緊張氛圍、師門的歡樂聚餐都因為有了她們兩個而無比溫馨。師妹xx是我每一次有所成就、走入低谷時分享心情的對象,她接受了我無數的正能量和負能量,默默傾聽,從不缺席。在我完成博士論文的過程中,大家都無私地給予了我幫助。我經常遠程請教xxx師兄統計問題,師兄總是耐心、及時地回復我。xx主動幫我分擔枯燥的句法分析、語音分析的任務,xx和xx也經常被我「抓來」幹活,毫無怨言。這份情誼,終生難忘。感謝我的室友xxx,我們一起度過了兩年多愉快的同居生活,去年十月份她查出了癌症,她在和病魔作鬥爭的七個月里,我們幾乎每兩三天都會溝通一次,她的境遇,也讓我對人生有了一份全新的認識。

從今年3月1號開始,原本按部就班、不緊不慢寫論文的我突然開始焦慮,因為這一天語料分析剛剛過半,卻發現之前的評判方法有重大失誤,需要重頭開始。頓時時間緊迫、壓力加大,懊惱自己沒有留給自己犯錯誤的時間。於是我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晚上睡不著、早晨醒得早、一整天精神抖擻的狀態,這種焦慮的心態到今天從未停止。讀博士、做博士論文,每一步都比我預想的要繁瑣和復雜好幾倍,為從小極度樂觀、非常積極的我帶來了人生第一次艱辛的體驗。我要感謝自己,每一個凌晨兩三點的夜晚,都一次次地鼓舞自己再堅持一下。論文寫作讓我深刻地感受到學術之路不易,這個過程不是空有理想和熱情就能走下去,是需要將學術作為生活習慣,需要把自己塑造為強大而睿智的人,需要腳踏實地、心無旁騖才有可能將想法落地。當我在一條條、一遍遍反覆聽辨所收集的語料,一個個地整理所提取的聲學特徵,又一次次重複檢查、修正錯誤時,才對耐心、韌性和細心有了初體驗。這個過程也打磨了我的惰性和粗糙,對自己的品性多了一份了解,對科學研究多了一份敬畏。

感謝我的先生xxx,雖然這三年他遠在日本,但無數個挑燈學習的夜晚,都有他的陪伴。我的努力也是為了和他並肩而立,共同面對人生的考驗。

感謝我的父母和妹妹,我的每一份微小的進步,歸根結底,都是你們的。


Lorna:

作為一個被學術事業耽誤的段子手,我還是假裝「專業」一下吧,雖然並不專業~

什麼是語言學?這是人們時常問我的問題,不過我認為對於某一學科的準確定義是十分困難的。畢竟人家研究多少代的東西要是能用一句話就能說明白豈不是太……比如學計算機的人不一定會修電腦,搞金融的也不是印鈔票的,學表演的也不都是明星,所以,學習語言學的人也不是多國語言小能手(對於「精通數門外語」這種表述我只能呵呵,作為漢語母語者我也不敢說自己精通)。

說到語言學,就目前大陸高校而言,中文系有一部分學者在搞漢語語言學,英語系(外語類)的學者在搞外國語言學,以我碩士就讀的北大外院語言所為例,我們專業的全稱是:Foreign Linguistics and Applied Linguistics,即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

在談外院學習語言學的感受之前,有必要先講一下英語專業的學科設置。英語專業總共分文學、語言學、翻譯三個方向。除了搞創業的俞敏洪和搞網購的馬爸爸之外,如果想走學術路線,大多數人都要從這三個方向選擇其一,然後奮斗終身。至於為什麼選擇語言學,其實三個方向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搞文學的不是天天風花雪月,搞語言學不是曲高和寡,學翻譯的當然也不是「親愛的翻譯官」。

之前也有學妹問過我如何選擇方向,其實答案很簡答:如果只是混個文憑討個學歷,隨便選個方向就行,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不愛英語專業也就別指望英語專業能夠讓自己飛黃騰達封妻蔭子了(如果恰巧成為下一個馬爸爸到時候再來打臉吧~);如果是真的熱愛,答案就更簡單了:選自己喜歡的。

不過怎麼才能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呢?這畢竟不是結婚,一腳踏三隻船是完全可以的。我的做法就是用盡全力學習每一個方向(這個辦法雖笨卻有用),學習過程中的感受和學習成績起碼能說明一些問題。我能很好地「應試」文學和翻譯,但是僅此而已,而對語言學不一樣,一本教材也能看出新意,而且想迫切地了解更多,所謂的求知慾大概如此。鞋合不合適只有腳知道,不用在乎別人怎麼看,選「最愛」而不是「尚可」。如果都不喜歡,這是好事,做下一個馬爸爸啊~

我十分感激我的大學部導師毛延生老師,將我帶入語言學這門有意思的學科。語言學是:a scientific study of language as a system(原諒翻譯渣的「此處不譯勝有譯」),主要包括:phonetics, phonology, morphology, syntax, pragmatics, sociolinguistics, etc. (之前的答案有詳細的介紹,感興趣的可以翻閱)。這么多英語單詞堆在一起是不是覺得很高大上?哈哈,其實如果把張三李四王五寫成Zhangsan, Lisi, Wangwu也很洋氣。

語言學是研究語言的科學,所以不要問我會多少種外語,醫生不用得遍天下的疾病也能治病,語言學家不用學會所有的語言也能從事研究(這個笑話的出處不祥)。語言背後的規律和本質才是讓我們更感興趣的東西。不過我們的確會對某些語言格外關注,例如中文系的人主要研究漢語,我們主要研究英語。

是不是覺得語言學很高冷?以前我也是這么想的,覺得我們語言學就是「一覽眾山小」,現在逐漸明白,我們語言學才是最接地氣的,最平易近人的,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信?那就「舉栗子」。

1.微信中的「語音轉文字」就需要語音學、音系學、句法學的知識。還有那個體貼入微的Siri,也離不開語言學家的功勞。

2. 俞敏洪的紅寶書綠寶書其實就是形態學中構詞法的冰山一角:用詞根+詞綴解析單詞,再加入一些有意思的詞源,便奠定了大陸四六級、考研、出國「寶書」的地位。文化人賺起錢來也不手軟呢,不過誠如馬爸爸所言,我相信他們「對錢根本不感興趣」。

3.自然語言處理離不開喬姆斯基的轉換生成語法(現在進展到什麼地步我也不清楚)。

4.蔡康永的說話之道不過是Grice合作原則的拓展版(學好語用學,走遍天下都不怕)。

5.市面上各種暢銷書,什麼優秀的女人應該這樣說話,這樣說話的女人不愁嫁,不過是gender difference approach 的白話版,「性別差異論」在社會語言學界早就是明日黃花了。

6.更不用提鋪天蓋地的什麼雙語學習、口語輔導,但凡接觸過語言習得人就不會輕易被蒙蔽雙眼(這裡面有意思的事很多,以後有機會寫一寫)。

7.傳媒界更是離不開語言學,什麼「超能女人用超能」,「女神和女漢子」,都有專門的語言學論文。

語言是人類區別於動物的重要標志,無論從事什麼行業,都會用到語言,只要用到語言,便和語言學分不開,只不過大多數人並不知道背後真正的運作機制和原理罷了(就像我,蘋果砸下來只會吃掉,而不是想什麼引力定律)。所以,不要輕易套路學語言學的人,也不要總是在學語言學的人面前裝A或者裝C,很容易被呵呵~

語言學除了能給我帶來專業知識外,更主要的是早已融入到了我的生活中。無時無刻都在學習,也無時無刻都在休息,歷久彌新也是語言學的魅力。語言學也帶給了我看待世界新的視角:跨文化交際讓我變得更加開放寬容,形式語言學讓我變得更加嚴謹,語用學教會我為人處世好好說話,二語習得幫助我學習新的語言,社會語言學更是萬花筒,批評話語分析讓我看到更多語言背後的「權力與意識形態」。總之,學習語言學能夠少交好多智商稅(真是省錢小能手)。這或許就是在語言學專業讀書的樂趣,看到熟悉的東西,卻是不同的視角,再想到現實生活的應用便覺得妙不可言,回頭再看早就有人寫過專門的論文啦。

將語言學理論應用到實踐的周期可能會很長,但是所有實踐的飛躍都離不開眾多語言學家畢生的努力,生活便利的一小步,卻是人類歷史的一大步。有的時候不明白原理是什麼並不意味著某些知識不重要,只有經過足夠的理論積累才能實現質的飛躍,才能真正飛入尋常百姓家。不要輕易否定語言學的學科意義,或許多年之後我們的畢生所學也能點燃後輩「思想的火花」。

——————————————————————————————————————————
(前方裝B高能預警)

名校的意義不僅僅在於光環,而是更容易與大師親近,順著大師指引的方向看到人類的未來。

—–尼古拉斯歇爾·Lorna語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研究所(外國及應用語言學研究所_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是大陸境內語言學研究的獨立機構之一,大陸外的很多高校都是將語言學和文學劃分到英語系中。2010年,在所長高一虹教授的帶領下,語言所獨立了。至於獨立的意義,自己猜吧。

語言所老師們身上折射出的精神在這個略顯浮躁功利的年代越發彌足珍貴。我的碩導胡壯麟老師(這個B是不是滿分?不服來辯~實在不知道的,搜「語言學簡明教程」,非常有趣的一本書)耄耋之年仍走在學科最前沿,為後輩指路;高一虹老師總能力挽狂瀾,吐故納新;姜望琪老師博採眾長,在各個學科間遊刃有餘;錢軍老師(英語系教授)致力於布拉格學派,皓首窮經。「探索、果敢、開拓、專注」才能讓語言學蓬勃發展(我才不會告訴你們我們所有好所男神女神呢~)。

如果人人都能做到「探索、果敢、開拓、專注」,何愁不能齊家平天下?(說得好像自己做到了似的,雖不能至,心嚮往之~我和鹹魚是不一樣的~)。高校的生活不是風花雪月無所事事便能安枕無憂,讀書多的人也不都是是高分低能五穀不分的書獃子。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都在為社會添磚加瓦,只不過有的人的功績能立刻凸顯,而有的人會「潤物細無聲」。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常以老師們為榜樣,提高專業水準,增強教學能力,爭取為語言學事業貢獻自己微薄的力量(誰讓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呢?天安門城樓還有我的股份呢~)。

「願語言所千秋萬代,一統江湖」(小太陽語)。

歡迎報考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研究所,常年招收語言學專業碩士研究所及博士研究所。

在語言學專業讀書的感受真的挺好的,愛我所學,學我所愛,順便解決溫飽,的確是幸事。(反正這周不用寫論文,怎麼爽怎麼來)~


李藏謙:

大學部語言學狗。南師大,大三(寫的時候是大三,現在已經研究所了),前途迷茫。

語言學,一個在文學院,但是和文學院所有專業畫風都不一樣的專業。
其它專業在背詩的時候,我們在編程。
其它專業在考據的時候,我們在跑演算法。
其它專業在看作品的時候,我們在翻譯英文文獻。
其它專業不知道在幹什麼的時候,我們在學數學心理學哲學還有一堆奇怪的東西,西方語言學史課上老師講梵語,拍了一個字母發朋友圈嚇到了一波人。
教學檢查的時候從來沒有領導聽課,問了問老師,說是以前是有老師來聽過的,在教室後面攝像機都架起來了,院長教授坐了一排。但是那節課是數理邏輯,結果過了半節的功夫人就走完了,從此沒怎麼見過有領導來聽課。
領導都不傻,何必要和自己過不去呢?

你看像文學專業,都能想像一男一女在拐角撞到,女生手裡的書散了一地,男生幫女生揀書的時候拿起一本卡夫卡或者村上春樹的書,說「誒好巧,這本書我也在看哦」。但要是兩個語言學專業撿起一本書,拿起來一看是《元認知和話語的鏈接結構》,另外一方就算看過可能也沒有這迷之氣氛了。

不過呢,文學我們也學,古漢我們也學,除此之外還會有一些奇怪的題目,比如阿么和媽媽構詞方法的區別啊,每隔一個小時打一針和每隔一天打一針的區別這種乍聽起來像腦筋急轉彎的題目。

我們跑代碼,拆義素,扯語用,背中古擬音,但我知道我們是好專業。

其它專業在感嘆現代漢語難的時候,呵呵,我們是現漢n+1套餐,現在付款還附贈西方語言學理論,更有機會抽獎,贏取心理和超值計算大禮包哦。

我們專業最近十年來,只有兩個轉入的同學,其中一個還是報錯了的。因為專業名字和漢語言文學很像,有很多大學部也是不知道自己學的是語言學專業才報的(比如……我……)

所以你問我學語言學累嗎?
那當然是累的,我在大學部就累。認知語言學的論文剛開始翻譯,現在概念還沒懂。另外一個馬上準備做的實驗剛做字表出來沒多久,e-prime都沒學會,更不知道在哪找男被試啊(全年級男生加起來都不夠我是做了什麼死)(實驗結果出來發現不顯著我是做了什麼死)

那除了累呢?
還是挺高興的。
探討語言的語言是元語言,那語言學本身就是元一切了吧。
就是書上的這些東西,我們嘴裡的這些東西,編織了人類這個種族眼前和頭腦里的東西啊。

因為我們是……資訊時代的游吟詩人吶。

發了這個回答,幾天時間關注漲了三倍……
我一個學渣……突然驚方。

最後一句來自大劉的《我們是科幻迷》

半年前的答案,突然又被多點了四十多贊。
我一個坐在這里吹牛皮的語言學入門者,就是寫了如此情緒化的一嘟嚕東西,現在實在是瑟瑟發抖。

答主跑到了香港城市大學接著學General Linguistics。


匿名用戶:

1、文獻閱讀壓力很大,體現了文科的特點。有些書,比如喬爺、福柯、布迪厄的書都不那麼好懂。

2、寫作壓力很大,由於每一個方向都有很多現有成果,要做歸納和總結,尤其是用英語做文獻綜述,並不容易。

3、統計、R語言什麼的都要會,畢竟現在實證主義轉向很明顯,宏大敘事很難做得紮實。

4、民族志也最好會用,田野調查一去幾個月,體現了語言的社會學研究傳統。

5、大陸文章難發,全國那麼多外語學院、中文學院的老師都盯著為數不多的幾本核心。

6、國外文章也難發,語言關另算,研究方法這一關不容易過。學科派系很顯著,功能和形式各自都有陣地,常常處於局外人。

7、就業壓力還好,但是科研壓力仍然大,基本上外語類好學校的師資博士後都在實行非升即走政策。

好的方面:

1、比較有意思,語言和諸多學科都能組成交叉學科,所以可玩性很高。不像某些搞蛋白質結構的,每天重複實驗。

2、時間相對自由,只要出活,不用限制在實驗室。除了神經和心理那一派的,大腦和電腦足矣。


Yongxin Z:

坐標巴黎,專業方向語音學和音位學,碩士一年級。

這個學期還剩一個考試,三個大作業和一個小作業就要結束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最初選擇這個專業是因為大學部來法國交換的時候上了一門phonétique et phonologie的課,得分最高,覺得有趣,便最後在很多個學校的不同專業方向中選擇了三大的語音音位。

對專業的學習和未來的職業發展道路的認知在短短一個學期中經歷了數次改變。糾結了一個多禮拜最終接受了這個錄取,有那種很不安的確定感,這可是你未來兩年的專業方向呀。後來在Aorqu上搜索語音音位,看了更多解釋之後,才真正對這個方向有了較為具體的了解:要處理很多數據,和物理生物也密不可分,要研究從發聲到聲音傳播的機制。高中的時候我被理綜折磨得可慘了,大一的時候學高數也是舉步維艱,所以好不容易脫離數理化魔爪的我居然要在碩士階段重新接觸它們???媽媽知道之後很是為我擔心,覺得選的專業太難,我會步之前的後塵,所以還把她的醫學書厚厚兩本的拿給我看,書頁都是泛黃的,灰塵讓我過敏。嚇得我趕緊在網上買了兩本和語音音位相關的書籍,一本英文的,一本中文的。

後來八月份,還沒開學時,去蓬皮杜學習,帶了本《實驗語音學基礎教程》去看,一翻,「what,這都是些什麼?」喉頭軟骨圖,喉頭肌肉圖,聲帶示意圖,耐著性子一頁頁地看了下來。翻到後面,語音聲學基礎,好傢夥,出現的各種公式開始看不懂了。再往後面翻,很是絕望了。很擔心自己學不下來,也猶豫之後的就業方向。學姐建議我看看有沒有什麼商校還在補錄,讓我去看看。我覺得在猶豫不決的時候隨便做決定去走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也不是個明智的做法,所以還是算了。

開學第一個禮拜,在七大上了phonologie和phonétique兩門課,整個人都不好了,phono的課一開始就講SPE,接受無能。過了一個禮拜,三大開學了,接觸許多門課,開始選課。有的課完全聽不懂,比如Phonétique acoustique et physiologique(聲學與生理語音學)。剛開學的第二三個禮拜很是鬱悶,課聽不懂,自己在語言學方面的基礎有限或者可以說等同於沒有基礎,那個時候又萌生了換專業的想法。也差不多是在那個時候,在某節課上,因為之前學過這個知識點,所以很順利地回答出了老師的幾個問題,那天下午放學,感覺重新燃起了希望。

日子一周一周地過去,十一月中旬的時候心理語言學課程有個限時的線上questionnaire(作業),就是線上的考試了,沒答完,覺得很糟糕。鬱悶了兩天,又開始懷疑自己學習這個專業的意義和可實踐性了。想到明年重新申請別的學校和專業,想著要不要開始準備明年新聞學院的concour,想著要不要今年就不讀了。還有一些情緒上的原因,讓我想過要不輟學回國算了,可是,輟學之後的我可以幹什麼呢?陷入沉思。

後來看到了一個招聘廣告,阿里巴巴招聘語言學專家,做語料庫分析之類的,最為合適的是計算語言學方向的,但這則廣告讓我開始覺得學語言學也可以有其它的出路。那個周末模特姐姐又來巴黎了,新認識了一個司機,一個攝影師,一個廣告公司的老闆。攝影師和老闆都是三十幾歲的八零後,雖然年輕但是在各自的行業里從業時間都很久,積累的經驗很多,所以也是小有成就的。老闆哥哥和我說他大學的專業是工科,但在學校專業課學的沒別人好,學校也一般,在就業市場沒什麼前景,當時覺得廣告很有趣,就進入了這個行業。一開始是在幫別人干,幾年前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進入廣告行業14年多了。那個兼職的周末幾乎沒有寫作業,凈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雞湯,覺得自己的劣根性在於畏難而退。我喜歡語言學也喜歡新聞,沒有拋棄已經得到的去嘗試新鮮的未知事物的勇氣,也沒有面對困難要堅持到底的決心和堅定意志。其實現在已經在學著自己喜歡的專業了不是嗎,換專業的想法總是出現在遇到困難感覺受挫的時候。逃避並不是解決辦法呀。

看到語言學專業就業的多種可能性,也受到八零後前輩們在行業道路上的成就和付出,好像受到了鼓舞,覺得自己需要學好,也能夠學好。雖然有些課到現在還是非常極其的令人頭疼,但是這一切都變得可以接受了,我需要做的,只是跨過這道坎。

慢慢地迎來期末,各種各樣的考試和作業。噢,對了,碩士一年級一共有九門課,作為語音學音位學專業的學生,大部分課都是直接與之相關的,不得不說三大真的是很精鑽了。

Phonétique

Phonologie

Informatique et Phonétique

Eléments de Phonologie

Phonétique comparée des langues

Psycholinguistique

Phonétique acoustique et physiologique

Didactique

Phonologie de Laboratoire

課上的內容很多,老師講的挺好,期末要復習的內容特別多,但萬幸的是考的並沒有學的那麼難。(希望這個學期能valider。。)

還有一周就放假了,還剩一門考試兩個大作業。荒廢了周五。

所以,在語言學專業讀書的感受便是:糾結地自虐

——————————

18/12

晚上復習明天的phonétique考試,在youtube上搜索spectrogramme des consonnes,只出現了一個視訊,一看是三大一位很厲害的教授Jacqueline Vaissiere的採訪視訊。上過一節她的課,特別有激情和有感染力,講得也很好!真真正正的對學術的熱愛呀!

看了兩遍,又有復習的動力了哈哈哈~

————————————

22/12

為了Phonologie課的期末作業(Squib)真是從頭到尾焦頭爛額地愁,最開始找了同學的英語母語同學幫忙錄一串單詞,結果被放了鴿子,等了一天半都沒等到錄音,只得再找過。於是禮拜五晚上要交的作業我禮拜四晚上才拿到錄音然後凌晨開始設計問卷。在問卷星里插入音頻還要實名認證,手持身份證拍照並綁定支付寶,這都是些什麼操作。糾結了蠻久最後還是選擇了google表單,弊端是大陸的小夥伴們打不開。熬夜到凌晨五點終於把表單弄出來了,但是因為不知道在哪裡改代碼所以只能把音頻鏈接黏貼了上去,沒有實現音頻嵌入。整個問卷非常麻煩,點進去12次退出12次才能最終完成問卷,能幫忙的小夥伴我都超級感謝。小天使們無疑了吧。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Ax7T5aPZpaDVBQZvxU7snkipHjAY5MkcZiL5rt4LzgFsHAQ/viewform?usp=sf_link

這是我設計的問卷,第一次搞問卷第一次搞語音小實驗,多有不足。

亂寫一通最後在23:59提交了作業,好像是因為超過了23:59多少秒於是在網頁上還是顯示了「late」,但老師不會care所以我也不需要care。

終於!放假了!這個學期蠻煎熬,真的有些累,身心俱疲的那種。Anyway,擁抱假期。


李天:

不邀自來。很早就看到這個問題了,算算自己也已經是踏入語言學這個坑第四個年頭,也算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了。

照樣先說結論:語言學是個很費力不討好的專業,因為現在這個發展如此快的社會根本體現不出來語言學的價值,作為語言學的學生有的時候也會很心累。讀語言學很苦,但是嘗到一丁點甜頭都會讓我有翹起地球的決心讀下去,覺得有朝一日也可以做出一點成就出來。(以上言論說中二病也不為過hhhh)不得不說的是,讀語言學讓我看到了無限美麗的過去和各學科融合之後無限可能的未來。

先說說自己的經歷:大學部北京語言大學英語系,走學校交換去了曼徹斯特大學,方向為語言學專業;之後去了愛丁堡大學讀演化語言學及語言認知,現在在康斯坦茨大學和之前曼大帶我大學部畢業論文的導師讀博。

之前在北語的時候上了一些語言學的課,什麼詞匯學啊,還有什麼文體學blabla,上英語史的時候交了論文拿了高分還覺得語言學不過如此,事實證明我太輕敵了…去了曼徹斯特交換選了語言學才是我真正一腳踏進這個輝煌大門的時候。我在的兩年曼徹斯特大學語言科學學院真可謂是大牛雲集,教句法的就有Kersti Börjars,John Payne,George Walkden(我導師,當時還是Dr.,現在是教授了)三位教授,其中Kersti是做LFG的神人,John沒上過他的課,不知道他是不是喬派的,但是我導師是喬派的人。教語言變遷(Language variation and Change)的是Laurel MacKenzie,賓大Labov的學生,講課講的巨清楚,教語義學的是Andrew Koontz-Garboden教授,教語音學和音韻學的是Ricardo Bermúdez-Otero和Wendell Kimper,教二語習得的是Thea Cameron-Faulkner,類型學的是Eva Schultze-Berndt教授,也是我當時的個人導師(personal tutor),第一年的時候由於專業要求,必須選擇以下課程:introduction to syntactic theory(Kersti教),introduction to phonology(Ricardo教),semantic和typology選一門,我兩門都選了,之後又選了logic of English,Language variation等課,還選了我導師的古英語入門,選的課很雜,都入一下門,試試水深淺,看看自己對語言學感不感興趣。閱讀量從大學部開始就很大,也是慢慢將自己的閱讀速度提升上來了。一圈課上下來,還是發現自己最愛句法,但是也不得不說曼大的語言學大學部教學非常紮實了,我到現在有的時候都在吃老底。我導師當時對我句法學所有課的成績都很滿意——Kersti教的句法學入門我拿了83的高分,我導師上的歷史句法69,最簡句法我拿了78,都是基本上了distinction的分數,也順利跟了我導師寫畢業論文。

我導師是研究古英語和古德語的非常厲害的一位人物,畢業論文跟著導師寫的是古英語和古漢語的話題現象比較。當時一心想做古英語和古漢語對比,我導師給我指明了方向之後給我基礎文獻讓我自己啃,所以我算是我這一批人里寫畢業論文寫得最早的。一般都是從9月份開始寫到第二年4月份,我是從5月份就開始準備寫論文,寫了11個月。這個話題從來沒有人做過,所以自己做起來也很吃力,古英語僅靠自己學的那點知識根本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標准。一直到交二稿的時候我古英語方向遲遲沒有進步,我導師都開始勸我放棄了,結果也不知道哪來的這股勁我還是硬是啃了下來。當時寫論文不眠不休的那一個月一天只睡四個小時,寫個論文暴瘦10斤,篩語料的時候BCC在最重要的時候崩了,後來轉的CCL,中間的各種曲折也是很多…我記得我好像是4月19號那天早上十點半交的論文,好像是個周五,雖然那時候還有別的兩門考試,交完論文之後的那個周末我連著睡了29個小時,論文最後也拿了70的distinction,大三一學年的平均分也達到了70.2的高分。這個體驗也是讓我寫好這個答案的動力,因為我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所以就想盡可能幫助學語言學的小夥伴們,學術路上本來就很苦,別再因為找學術資料發愁了。這個答案一旦我找到很好的資源還會接著更的。

語言學的學生從什麼途徑找學術資料?​图标

在愛丁堡的體驗我在 李天:在愛丁堡大學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就讀是怎麼樣一番體驗?李天:作為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的研究所日常生活是怎樣的?這兩個回答中已經回答的很詳細了,就不贅述了,下面簡單說說在康大的這半年吧。

來德國純屬一個意外,因為導師升職了,在康斯坦茨大學做教授,所以我也就成為了他在康大帶的第一個博士生。因為有大學部的一年多接觸,他對我的學術能力還是很認可的,博士做的方向和大學部基本一致,只是開始做歷時而不是做共時對比,並且加入了方言學,所以現在還是處於每天讀文獻,寫LR的時候。導師對我很上心,這兩個學期一周都有一個小時的見面時間,跟導師合作也很好,所以現在就很現實安穩,在這里也交到了很好很照顧我的朋友,過的很平靜很滿足。不過逐漸發現自己讀語言學已經讀成了一個nerd…有的時候說話甚至都在分析對方的話語有什麼策略,聽朋友隨口說數據的時候都想問他reference在哪裡…幸好忍住了,要不然真心活不到現在…

對於我來說想在理論語言學方向有什麼重大突破我就不做這個白日夢了,上面喬爺的大山壓著不說,SFG那邊也是很強有力的。不過就像我之前說過的,在語言學讀書一定要保持著一個懷疑的態度,並且還要保持著一個包容的態度。其實語言學始終是一個理科專業(畢竟我拿的是Master of Science學位hhh),需要很強的邏輯思維能力和建模能力,並且還要有debug能力…這個debug就是找出有哪些特例然後完善模型把他容納進去,畫句法學樹的時候也並不是亂畫的,也要有理論支撐,為什麼這里有movement為什麼這里沒有,所以語言學其實是一門很考驗人綜合能力的一個學科。研究所的項目讓我了解到了很多人類學和地質學的知識,並且到現在我都保持著每天看Nature語言演化方面的論文。我個人特別特別喜歡歷史語言學,因為我總能從這裡面研究出來一些好玩的東西,例如哪兩個音變有聯系啊,哪些用法是從哪些用法發展來的啊…這也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所以我真的樂在其中。對於我在愛丁堡的一年,我看到了語言學和計算機還有生物學相結合,用模型模擬語言是怎樣產生的,裡面加入了各種各樣的干擾項,最後做出一個預測模型,當把模型曲線畫出來的時候真的很美麗。大陸做語言學的大環境非常好啊,尤其是方言學和語言演化,希望十九大政委提出把語言學作為一個獨立學科加入大學這個議案被通過,並且多給語言研究所多撥點錢,好給大陸語言學研究提供一個理想的環境啊~

以上。


匿名用戶:
謝邀~

這個是long story了。我有在豆瓣寫了長長長文《學術愛情太堅貞》http://www.douban.com/note/350960665 有興趣可以一看~相信能夠讓你感受到很多。不過純屬個人感受求輕拍~

總而言之,因為自己本身興趣所在加上旅遊、語言學習經歷讓我本身對語言學有很大的熱情。其次,不得不說國外的學術環境讓我覺得學術很有意義也非常被尊重。每一次累到想放棄的時候只要跟教授一聊天,一指導就會雞血滿滿。

只想說,我和語言學的愛情太美好,太堅貞。

你感受一下;)
祝學習愉快!


村一同學:

最新回答:
明年夏季畢業。語言學專業三年的學習感受頗多。後面我會從生活和專業兩方面做一個相對全面的解析。部分要點如下。
1.讀研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25歲以後,人的精力會逐漸跟不上心思。
2.當你憑借知識賺錢的時候,才會對「知識就是力量」深有體會。
3.活著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人是社會的動物,更是語言的動物
4.學會了寬容,理解和辯證。能夠客觀對待各種偏激和腦殘現象。
5.對宗教和信仰抱有崇高的敬意,即使是個無神論者。
6.閱讀量決定了你是否比其他人擁有更廣闊的精神版圖。
7.研究所畢業後,大部分將是憔悴且務實的窮光蛋。
8.對愛情,婚姻和生死有更坦然的態度。
9.還能夠保持中文系學生的自覺――人文情懷。
――――――――――――――――――――――――――――――――――
本人很喜歡語言學。簡單來說,語言學腳踩著文理科兩只船。至於樓上說得讀語言學很辛苦,我不太認可,因為其他專業並不輕松。讀了兩年應用語言學研究所,準備詳細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太晚了,明天再說吧。


QQ yy:

雖然是港式教育,但在語言學這一塊感覺略有些填鴨式。喬姆斯基是鼻祖,從語音學、語義學、詞匯學到句法學,都是樣樣要深究的。
我們有月考、季考、期中和期末考試並包括無數的paper的presentation。基礎的學習包括髮音部位的研究和各個發音區別的分析(如舌尖音、齒齦音等)然後就是發音規律類似語流音變等,以及從古至今西語和漢藏語系的發展和變革。
中大注重科研較多,善於利用語言學和醫療相結合,比如EGG測試:根據人發音時腦部血液的流動,及控制語音的主要部位來判斷人腦哪些部位受損,從而治療失語症和老年痴呆症。或者根據兒童語音發展階段來判斷多語學習的關鍵期,做好早教工作或開發相關語音學習軟體。
中大有自己的人腦語音實驗室,也開發了一些學習廣東話的粵拼軟體,這些都是我覺得學習語言學感到頗有益處的地方。


匿名用戶:
大一。川大。中國語言文學類。大一不分小專業。
這里適合耐得住性子潛心搞學術的人,不適合浮躁者,汲汲營營者,以及無他人管束便懶散如我的人。

你願意用國際音標來重學一遍漢語拼音嗎? 你願意極力辨認龜背上的甲骨文嗎?
你願意每天看豎排繁體看到頭昏腦脹嗎?
你願意在論文大軍襲來的時候堅決不靠度娘、獨立自主思考嗎?
你願意不求富與貴、不問功與名嗎?
你想對古今中外的語言文學有一個系統而全面的認知嗎?
你想了解每一個字形 每一個語音 從遠古至今的變遷嗎?
你想在感受文學之美的同時,理性分析文學為何而美嗎?
你想用不一樣的方式了解他者的生活嗎?
你想探討魯迅、郭沫若等人的文學思想嗎? 你想知道如何賞析一篇網上根本無人問津的生僻晦澀外國詩嗎?
以及……
你想一直擁有一顆不被世俗功利所擾的赤子之心嗎?
你想從諸位國學大師身上汲取心靈的慰藉和感動嗎?
以上。
附部分課程名: 現代漢語 古代漢語 文學理論 文化人類學 現當代文學 寫作概論 音韻學 古代文學 世界文學 大眾傳播學 影視藝術概論

P.S. 雖然我選擇了轉系。
但是我非常熱愛我的專業。
並且為它感到驕傲。
並且為沒能好好學感到羞愧。
性格使然,我更願意閑時翻翻書,寫寫字,隨性自在。
命運使然,我沒辦法做到不畏前程,閑散悠遊。
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年中文系的生活,即使我頹廢、墮落、自暴自棄,大環境帶給我的熏陶,無論如何都銘刻在心。
謝謝它,讓我多做了一年烏托邦里的小姑娘。
若家境優渥,有志在此,大可不問前程,盡興盡趣。
若像答主這般,人間俗物,愚頑不悟,另覓他途,有何不可。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P.P.S.因為轉入的專業是五年制((其實對新專業也充滿興趣的說( ̄∇ ̄)我是不是很幸運( ̄∇ ̄)
所以幾乎每一個朋友都在為我嘆氣 為我大學部就要讀六年而嘆氣 似乎這是浪費大好青春一般 我想起了Aorqu上一條有關姐弟戀之類的問答 大意是
「有的人只是虛長了年歲 腦袋空空 歲月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不對等的」

願我能努力 成為讓歲月溫柔駐足的那一種人
即使離開了我的烏托邦 也永遠不停地走啊 不停地歌唱


楊加玉:

1、為什麼有些答主是中文系的還分不清語言學和文學?
2、語言學和外語學習不是一回事,據我所知,敝校外院大學部生學的語言學理論或是語言習得理論並不多。
3、個人認為,水不水在於自己和導師的學術態度吧。在我們大學部系學習的基礎課中,有些課的整體框架、設置仍然體現了結構主義影響的例子,但是隨著深入的學習,會發現老師們並不是還停留在結構主義中,比如我保研之後讀了幾本語言學理論的書,才知道的我們系有幾個老師的代表作其實運用的理論是和生成語法有關的,包括我的導師,導師也會讓讀一些前些年的或者近年的國外語言學家的著作。但是總體來說,大學部生語言學理論教育存在很大不足(量上的,必修課很少),至少北大是這樣。聽說清華的會上語言學史,聽起來很不錯。
4、根據近幾年的排名來說,北大的語言學學科排名是遠遠高於北大的綜合排名的。
5、我感覺可能學習語言學和學習其他學科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上升到研究領域的話,就是去發現這個世界未知的現象、規律,只不過認識這個未知世界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當我們發現了別人沒發現(或者只是自己認為別人沒發現)的規律的時候,會忘掉糾結與痛苦,有很大的滿足感。
6、因為即將就讀漢語史專業博士,且做語法,所以如果別人問我學的什麼,我一般會回答我是研究古代漢語語法的,對這個專業完全不了解的人,一般不會繼續問下去。

發表迴響